• 注册
  • 查看作者
    • 44
    • 甄嬛同人打屁股

      始桃花[1]

      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

       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常健。

      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始桃花[1]

      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

       一愿郎君千岁,二愿妾身常健。

      三愿如同梁上燕,岁岁长相见。

       

      本篇为甄環传同人文,私设较多,短篇。

       

      “皇后在何处?”

       

      “回禀陛下,娘娘已至景仁宫。’

       

      “拟旨皇后黄觉寺祈福归来,凤体违和,即日起于景仁宫静养,无诏不得打搅。

       

      “臣遵旨。”

       

      “陛下驾到一-”

       

      “莞莞。”玄凌挥挥手,一干奴才早都退避,只怕他还在气头上,从未行这样久的蹲安礼,索性一侧身坐在赤色地板上。当日撞见他与那异族公主交谈甚欢,一时不忿顺了三两件衣物逃出了宫,谁知竞闹错了变扭,那公主竟是十三的心上人,再赌气倒似乎是我的不是。

       

      “玄凌,我是不该出去的,我不和你闹了。”

       

      “这倒奇了,皇后闹了什么,我竞不知,皇后这趟微服私访,替朕体察民情,可有所得?”

       

      听着他又是“皇后”又是“朕,倒也有些讪讪。”哪有什么所得,来这之前都道大家闺秀第一次离家总要被捉去青楼,什么晴川,什么若曦。虽然对于穿越者来说自己是毫无用处的英语专业,好歹也是得素质教育多年,谁知一出了宫,也没跑的了。

      “你不都知道吗?”我早除了钗环配饰,不过一身素衣,春寒料峭,忽的一阵寒噤。

      他也察觉了,蹲下托着我的膝弯臂膀,把我抱了起来,在我耳畔轻轻言语:“规矩都去哪儿了,朕说过,若离家出走,怎么罚?“

       

      日见他与十三同那白胡子礼部尚书商讨到深夜,哪有那时间收拾我。我自然今日去闹端妃姐姐,明日去调戏齐妃。所幸端妃姐姐倒-向宠我,齐妃虽生的貌美却又怯懦,没胆子也没机会去找玄凌告状。偶然被哪起子小人嚼舌根,也不过是晨起被拨了寝衣,按在床上,屁股挨上十几巴掌,再揉两下,恐吓两句也不过是“再闹立规矩、晚上再收拾你”云云,知他最近忙得很,用不着怕他。

       

      离家出走,离家出走照从前自然是要打断腿,还要立规矩。怕,自然是怕的。

       

      “这哪里算得上离家出走!玄凌哥哥我知道错了,我怎么敢离家出走,我就是散散心,鸣鸣鸣—”这时候不认怂,板子上身哭只怕他也不减了半分力。

       

      如今西夏和亲的事倒也了了,是时候再说另一件事了不是?

       

      “玄凌哥哥我当真再不敢了.”

       

      “也出去玩了一礼拜,该收拾收拾了,你也知道规矩,墙角跪着,劳烦两位姑姑了.”

       

      “玄凌哥哥,求玄凌哥哥给脸,菀菀再不敢了。”

       

      谁知他真的忍心,给我立规矩。这一世从小便在他身旁长大,上一世就是他的被。双双穿越而来,重逢之初就曾戏谑若是犯了什么大错,不会再揍几个巴掌了事,就要按这一世他的规矩立规矩,从前我心里倒有两分隐隐的期盼。

       

      我不知道他要怎么样,如今两个教养嬤嬤就站在身后,违逆他也只不过是被罚得更狠,只得装出-副温柔小意的模样,乖顺弯弯扭扭跪在墙角,绞着衣袖。

       

      “啪啪”竹息姑姑四十许,玄凌哥哥从前宠我,从不愿我受他人责罚,故而免了我的教养嬷嬷,也不要我有什么规矩,无非是不胡闹,不伤了自己就好。若不是竹息姑姑这两巴掌夹着风揍上屁股,倒忘了竹息和芳若两位姑姑是从前幕后指的教养嬷嬷,“娘娘, 省罚是要去衣的,跪要直,奴婢等在身后提醒娘娘。”

       

      听得身后纸页翻过的声音,玄凌约莫在看奏折,谁知他要看到什么时候,嘟起嘴,手偷偷挪到前头想揉一揉跪得麻痛的膝盖,便又得了几巴掌。几巴掌上身,火辣辣的痛意炸开,缠缠绵绵,照理是凉飕飕的空气,只是身后便是暖炉,更是暖融融的,烤得屁股发烫。此时才知从前玄凌待我有多宽容,从不叫我跪,更不在规矩上苛责。

       

      如今这两个老妇,跪姿稍有两三分不正,或是弯腰,或是低头,那铁似的巴掌便夹着风抽上屁股。不敢向后看,倒想起高中受力分析,兀自分析起这嬷嬷到怎样在如何动手,又是如何顺着她的力装作昏倒才能让端坐批折子的他察觉不出,而后转念又想,他一个学机械出身,我如何班门弄斧想着想着,竞笑了出来。

       

      “这可是反省好了?”暖阁里很静,他说话的声音里夹着些许纸页沙沙声,只怕他连头也不曾抬,自然看不见我通红发亮的屁股,只顾着自己挑奏折,早忘了还跪着受罚的我,“还是这才一盏茶的功夫,就跪不住了。明儿起劳烦两位姑姑每日早晚教导皇后跪一刻钟。

       

      刚想说句己反省好了,就听得这样噩耗,背着他挤出两滴眼泪,鸣鸣咽咽地求饶讨好。他仿佛又什么也听不见了,仍旧翻着他的奏折。

       

      又过了一阵,才听得他一句一一烦请两位姑姑搀着皇后上凳。这时转身才注意到我这西暖阁偏角处竟多了一张木凳,白色羊毛似乎柔软得很,脚步却沉重了起来,怎么都不敢上那刑凳。两位嬤嬤手上劲儿极大,托着我便向那凳子走去。我稍挣扎几下,扭动几分巴掌就上了身,我不敢再动,轻轻松松就被按上了凳,小羊皮的手铐,脚铐,与腰上牢牢扣住,两个嬷嬷这才又停了。

       

      我被摆弄在刑凳上,我转头看,却见屁股翘得很高,倒也不是我想的那般红肿透亮,还不过是微微泛红,双脚分得倒有大半米宽,哭笑不得,只怕是自己从未尝过的附加刑。

       

      始桃花[2]

       

      “请两位嬷嬷给皇后松松皮子。”如今我见他倒是清清楚楚了,再不用转过头偷偷地瞥,他菜头也不曾抬,只是淡淡地发号施令,我才是真的怕了。虽说我是他的被,好歹两世情侣,他从来温柔,哪怕再犯错也不过是教训一时半刻,我们又是双双穿来此处,好歹过命的矫情,他怎么能这么狠心,由得旁人惩戒我,我倒颇有些委屈。

       

      “娘娘放松菊穴,奴婢们方便,您也少吃些苦。”

       

      如今才是真真吓哭了,呜呜地求他,“玄凌哥哥”,“陛下”,“老公”地乱叫,他抬头看我,面上还有些怒色,我怕得狠,身后自然紧绷,嬷嬷便是一阵巴掌抽上臀肉,打我得臀肉乱颤,只觉得屁股上哪里都是火辣辣的,哭喊出来,便再不是什么柔眼温语了,“负心汉”、“不喜欢你了”胡乱喊。

       

      他神色愈发不好了,眼神就更凌厉了,两瓣臀肉被反复扇打,愈加痛得难忍,只得乖乖忍痛放松了跳痛得臀肉,才松了些就觉着一双粗糙的手把臀肉拔得更开,塞进了一段又糙又辣的东西,辣痛得我即时便哭出了一-汪眼泪,扭无可扭,只得呜呜咽咽直求饶,当真是略紧绷些菊穴里嫩肉便被那汁水辣得麻痛,仿佛被煎在滚热的油锅之中。约莫五六十下,这巴掌总算停了,这开胃小菜就教我抽抽噎噎连求饶的话也说不出了,只知呜呜地哭。

       

      我想伸手去摸摸我那辣痛得屁股,却连臀肉都不敢挪动,稍稍移动那要命的汁水就被挤得顺着嫩肉灼烧我。真是个负心人,倒比那“画楼云雨无凭”更负心些。

       

      才一晃神儿,身后的痛便又炸开,这下才教我知道还是巴掌好捱些。

       

      听着声儿仿佛是皮拍,面积极大,一下便可盖住一个屁股蛋。

       

      从前宫里并不知有这些东西,只怕是我出走这些日子他才做的,封建王朝什么都不好,只是这点极好,他要作什么便都能得到精品。从前不论是打手心的小板子或是平日里教训臀腿的轻戒尺,或者犯大错时该自己捧着请罚的小杖,一应俱全,金丝楠木的或是紫檀木的,只挑他看着顺眼的,说要厚半寸绝不多毫厘。

       

      两个嬤嬤总是同时抽下,整个屁股没有一寸皮肉不被抽得火辣.早听得说皮板子威力巨大,从前就最怕皮带一类物什,如今得了这份教训更怕这样的东西了。皮拍也不知挨了多少,只觉得皮肉俱烤的焦了.方才巴掌是小火慢炖,如今便是上了最大得火,熬得两瓣儿臀肉再没一块儿好肉。那高位子上坐着的人.仿若是真要炖烂了我这皮肉,只得服软“真的不敢……求哥哥……求哥哥饶了我罢。再偷跑出去,我自请廷杖打到腿断。”只能发狠赌誓,让他心疼.能有两分心软不叫嬤嬤下手,他自己动手绝没有那样狠得心当真这样狠打我。

       

      “拿皇后出去那日就泡好的藤条,先打二十。”他抬头看了一眼,“赏帕子吧。谁成想他这样狠了,一早泡了这样几日的藤条,只怕要把屁股抽得皮开肉绽了。本以为他是赏了掩口的帕子,免得我求饶或是哭喊扰得他心烦,这也太过无情了些,不想是要竹息嬤嬷拿了帕子给我擦擦口水和满脸得眼泪,又拿了一盏茶与我润润哭喊了半日得喉咙。心下竟欣喜了几分,只怕他心里还有几分不忍的,这便足以。

       

      后又听得他低声对竹息嬷嬷不知说了什么,他走到我边上,本以为他要揉揉我的屁股,给我些安慰,再不这样狠心。谁知他撸起袖子就是两下狠厉的巴掌,听得我哭也不安慰安慰。

       

      “先教嬤嬷们好好教训,晚上哥哥再亲自招待你的胖屁股。”他说的声音不大,也听不出喜怒,前世因为他极清朗的声音迷上他,如今这一世他竟是低音炮,更多了几分性感,听得他的声音又酥又怕,只得揪着他的衣服求他别走。我手劲儿本就小,这一世养尊处优便更懒怠,如今连他的衣角都揪不住,哭天摸地听得他关了门出去,心下惴惴。

       

      始桃花(3)

      那门才“嘎吱”一声合上,两个嬷嬷也不知道在已然火辣的臀瓣上抹了什么,清清凉凉却有些腻腻的。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9
    • 44
    • 0
    • 151
    • 3.7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zzjj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忘记Lv.3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羽毛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yofu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ACBLv.3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谢蕴Lv.3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懒懒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526191625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zxdf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乐123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jing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加载更多评论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