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62
    • 妹妹主2

      我无助的抱着枕头愣在阳台门外,要知道,我现在这样脚踝缠着脱下的裤子、光着屁股的羞耻样子,怎么敢走进阳台。想逃跑而不敢挪动脚步的我,只能哀求的看着妹妹。

       

      “把枕头放在地上摞到一起,然后爬在上边。如果姐姐拖拖拉拉,我就让姐姐光屁股冲着窗子挨打。以后邻居就都会知道,姐姐这么大了还会被打光屁股。”

       

      我只能硬着头皮,用最快的速度摆好枕头趴下,希望阳台的墙壁够高,可以挡住我,此时的我已经不敢抬头看现在的情形了,只能尽量的将头埋得更低。随后藤拍又毫不留情的亲吻我的屁股,妹妹似乎打定主意不会让我的屁股轻易过关,每一下都力道重的让我失声叫痛,身体也忍不住小幅度的扭动。

       

      然而我忽略了今天趴的位置,三个枕头摞到一起实在不怎么稳定,所以随着我的挣扎,三个枕头倒塌的同时,我也趴在了地上。妹妹似乎以为我是故意再跟她作对,于是没等我起来,就气急败坏的继续狠狠抽打我的屁股。

       

      我对天发誓,那样被藤拍咬进肉里实在太痛了,我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做出这么愚蠢的行为。藤拍是实践以来我碰到的最可怕的刑具了。

       

      “啊,对不起,我错了、唔,不敢了、我不敢了,不要,停一停、停一停吧。”

       

      现在这令我害怕的刑具正毫不留情的打在我的屁股上,几乎打散了我的语言能力,于是我只能尖叫着,说着支离破碎的话求饶,希望妹妹能暂时放过我可怜的屁股。

       

      等妹妹终于停下的时候,我趴在那里一动都不敢动,任凭屁股不受控制的抽搐,借以消化那让人发疯的责打。

       

      “恢复刚才的姿势,我会再给姐姐的屁股二十下,如果枕头倒下的话,就重新打过。”

       

      听到妹妹的话后,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抱着她的腿求饶。正如我刚才所说的,藤拍打在屁股上实在是太痛了,恐怕就算把屁股打烂,这20下也打不完。

       

      可求饶只换来了打20下加罚,怎么都逃不过的无措跟恐惧,让我只能颤抖着身体乖乖将枕头摆好趴在上边,重新暴露在高出的屁股被轻轻拍了拍示意放松之后,藤拍就又肆虐的打下来了。

       

      大概人在极度恐惧的时候真的能爆发潜能,所以在挨打的过程中枕头只倒塌了一次。尽管屁股多被打了20多下,但我已经对此十分庆幸了。等到规定的惩罚终于打完,我的屁股除了红肿之外还泛着白,大概除了以后的几天,可怜的臀瓣都会是青紫的吧。

       

      之后我被命令跪趴在阳台上写检讨,并将检讨大声朗读给妹妹听。过程中妹妹时不时的呵斥、抽打,臀肉上传来的疼痛使我不停的抽泣,边哭边写着检讨的我像足了犯了错的小学生,唯一的区别只是,小学生写检讨的时候是不需要撅起光屁股准备随时挨打的。

       

      读过检讨的我仍然没被允许站起来,像是没有打够似的,妹妹继而开始用手抽打我伤痕累累的屁股,天知道这时候的掌掴对我的杀伤力有多大,不停抽泣的我不由自主的又开始放声痛哭,竭尽全力的维持着姿势。

       

      等到妹妹认为我得到了足够的惩罚,才终于允许我穿上裤子。可这时候的我已经顾不得在阳台上会被看到的危险,因为正如以往一样,肿大的屁股已经穿不进牛仔裤了。

       

      托了妹妹的福,宽松的运动裤几乎是我最近最常穿的衣服了。换好衣服之后,妹妹不顾我还痛得要命的屁股,执意要出门逛街。我只好忍着每走一步都能牵扯到的伤处,亦步亦趋的跟着她。刚刚被打了屁股的威慑力还在,一路上我都小心翼翼的十分顺从,生怕再做出什么惹妹妹生气的事。

       

      等到逛街的时候我才恍然大悟,这么做是没有用的,我的惩罚并没有结束。妹妹在试衣服的时候总会要求我坐在试衣间里等,可那疼痛实在让我坐立难安,只能忍着疼痛尽量不要掉眼泪。反复几次之后,我终于作出反抗,心怀着在外边不会被惩罚的侥幸心理,我固执的站在试衣间外不肯进去。

       

      令我惊讶的是妹妹竟然真的就此作罢了,在沉浸于反抗成功的喜悦中时,我被不知不觉带到了洗手间。反映到自己已经被妹妹带到最靠角落的一个隔间的时候,我才开始感到史无前例的恐惧。我不敢想象,如果妹妹想要在这打我屁股的话,我会是怎样的下场。

       

      可求饶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我就被妹妹强制着按到坐便上,双手支撑着坐便撅起屁股,随后紫肿的屁股就又从裤子中被剥出来了。

       

      之后妹妹的双手便大力的在我屁股上揉掐,锋利的指甲还会时不时的划过,而我只能忍受着让我想要尖叫的疼痛,做出顺从乖觉的样子,好让妹妹消气,停止蹂躏我的屁股。

       

      那之后的15分钟里,妹妹一刻都没停止对我屁股的掐弄,外边人声嘈杂的时候还会时不时的拍打。疼痛、羞耻、恐惧,在我以为要忍不住哭出声来的时候,妹妹才终于停下了。

       

      我仍旧撅着屁股不敢动,回过头看着妹妹等待指令。随后让我心安的是,妹妹在看够了我撅着的肿胀屁股之后,没有再惩罚我,而是让我穿好裤子回家,做一些消肿的措施,尽管我宁愿她什么都不要做,因为那实在是非常痛,简直像是变相的惩罚。

       

      那次挨揍,让我在接近两周的时间里,屁股都疼痛难忍。以至于从那以后每次看到藤拍,我都忍不住屁股痛。妹妹还以此戏谑我说,我和藤拍就像老鼠和猫一样,可我总是觉得,老鼠即使是被吃掉的时候,也没有我被妹妹打屁股时的一半痛。

       

      高三的最后三个月,我没有和妹妹再实践,所以我的屁股轻松的度过了一个春天。然而我总有预感,在马上就要到来的暑假里,妹妹这三个月所积累的实践的欲望,大概会爆发。所以我不得不为未来的日子感到忧虑。不管是暑假,还是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变得轻松的妹妹,大概实践的频率也会增加吧。我已经,不可避免的担忧屁股未来的悲惨命运了。

       

      事实证明我的担忧是正确的,暑假来临之后没有几天,我和妹妹约好到临近的城市去旅行。起初的我还感到十分开心,因为妹妹从高考的苦海脱离出来之后,第一件要做的事并不是约我去实践。但是旅行的第一天,我就明白了自己的想法有多么愚蠢。

       

      旅行的第一天晚上,回到酒店刚刚洗过澡的我,就被妹妹命令脱下睡裤到电视旁边罚站。

       

      “为…为什么…”。前一秒还在开开心心的考虑明天要去哪玩,下一秒却被得知屁股将要遭罪。这样的落差实在太大,导致我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只能无辜又无措的愣在那看着妹妹。

       

      “去电视旁边站着,在那有的是时间给姐姐想为什么。”

       

      之后她就转过头去看电视不再理我了。尽管我丝毫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但只能乖乖露出屁股,老老实实站在电视旁边反省,以免增加不必要的惩罚。

       

      电视在一旁吵闹的播放着,而我只能站在它旁边,露出光屁股和它一起供人观赏。但妹妹像是觉得这还不够似的,命令我绷直双腿,双手扶膝撅起屁股,让它更加突出。

       

      好久都没有挨揍的我,也逐渐淡忘了被惩罚时的羞耻。所以当面对现在这突如其来的惩罚时,羞耻感像是被无限放大了似的,让我无地自容。于是我只好埋着头,拼命回想到底做了什么需要被揍屁股的事。

       

      可事与愿违,我还没想起原因,妹妹就已经起身开始找工具了。然而酒店实在没有什么可以用来当做工具的东西,不论是一次性轻飘飘的布拖鞋,还是外边裹着可爱小碎花布的海绵衣架。

       

      我不得不为酒店人性化的设施窃喜,这至少避免了我明天带着肿痛的屁股四处走的悲惨命运。可妹妹就没有这样的好心情了,因为我明显能从她说话的语气中听出不满。

       

      “找不到实践工具姐姐很开心吧,酒店没有工具的话不如我们干脆用数据线好了?”

       

      妹妹边说着边用手拍打我的屁股,像是在借此抒发心中的不快。我只好委委屈屈的努力维持撅高屁股的姿势,找不到工具并不是我的错不是么。

       

      说实话,让我十分放心的是,除非是犯了非常严重地错,否则妹妹轻易是不会用数据线惩罚我的。因为妹妹不是很喜欢数据线,因为数据线没多少下就可以就将屁股打成青紫。换句话说,妹妹更喜欢慢慢将我的屁股打到疼痛难忍,红肿不堪的程度。当初她是这么说的,当然,我并不为此感到轻松。

       

      所以那之后妹妹并没有动用数据线,而是让我面朝电视跪撅在床上。而她将一条腿伸到我的两腿之间,自己靠着枕头躺好。于是我只好抱着她的一条腿,维持着跪撅的姿势将屁股摆在她伸手可及的距离,以便妹妹一边看电视,一边掌掴捏掐我的屁股。

       

      我实在不能明白妹妹是如何想到这种姿势的,不能摆脱羞耻姿态的我,只好拼命埋起头装鸵鸟,盼望妹妹赶快停止惩罚。

       

      可似乎是故意不随我愿似的,尽管妹妹没有逼问我犯了什么错,但还是一直抽打着我的屁股,介意抒发找不到工具的怒气。直到妹妹想要去洗澡休息,我已经十分疼痛的屁股才得到解脱。然而我却被命令继续维持的这个羞耻的姿势,撅起又红又热的屁股等着妹妹洗完澡,直到妹妹关灯休息,才结束了晾臀的惩罚。

      不得不说的是,巴掌的威力并不怎么强,所以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屁股就已经恢复如初。以至于我足足开心了一整天,认为旅游的几天都会如此轻松地度过。直到那天下午,我才意识到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下午回酒店之前,妹妹美其名曰要买一些生活必需品,于是我就这么被她带到超市,眼睁睁的看她挑选揍我的工具。

       

      这实在是一件非常悲惨的事,可我只能哭丧着脸跟在她身后,时不时回应她的询问。

       

      “姐姐说这个是不是很好,用着很顺手哦。”妹妹挥着的鸡毛掸子在我眼前呼呼生风,我简直可以想象它抽在屁股上会有多痛,可不敢提出任何反对意见的我,只能站在一旁拼命摇头,小心翼翼的拉着妹妹往其他地方走。

       

      如此以往了几次,妹妹开始不耐烦的忽略我的反应,挑选自己喜欢的工具自顾自的到收银台结账,随后我只好自己提着她一会儿要用来收拾我的工具——木质饭铲、塑料跳绳、宽柄鬃毛发刷,心怀忐忑的往回走。

       

      说实话,我不确定今天会不会每样工具都挨上一遍,可是恐惧感已经足够让我不由自主的求饶了。

       

      “今天能不能不要打的太重,会影响明天的行程…”我委屈又小心翼翼的注意着措辞,希望不要让妹妹认为我想逃避惩罚。然而就和从前一样,这些哀求并不能奏效,回到酒店的我,马上就尝到了木质反铲的滋味。

       

      “姐姐自己现在将光屁股露出来,到厕所的洗手台上撅好,不准低头,好好抬头看着自己等着挨揍的样子。”不知是不是出于故意,妹妹一脚刚踏进房门,就大声的说出了一连串的命令,丝毫不顾及可能会被别人听到的危险和依旧站在门外的我。

       

      我不敢确认周围是否有人听到,只能迅速的关门,摘下背包迅速的到厕所趴好,自行脱下裤子的狼狈样子在镜子里展露无遗,我红着一张脸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尽管羞耻却不敢低下头,只盼着妹妹赶快进来结束惩罚,却又对屁股即将迎接的责打感到恐惧不已。

       

      “过了这么久,姐姐的屁股终于又能挨打了呢~有没有很开心?”妹妹语调轻快的走进来,径自打开水龙头给水池蓄水,而我只能眼巴巴的期盼着水能慢一点没过饭铲,好延缓屁股将要遭受的痛打。

       

      “不回答别人的问话是非常不礼貌的,果然时间长了屁股不挨揍,姐姐就会不乖了呢!”妹妹一边说着,新买的塑料拖鞋便抽打在了我的屁股上,那本来是我新买来洗澡用的,却先成了肆虐的武器。

       

      妹妹一边抽打,一边命令我抬起头看着自己挨打的惨样,一旦忍不住低下头,屁股便会迎来一阵更剧烈的责打。我满脸委屈的说十分开心能再被妹妹揍屁股,她却还不满意似的,要求我每挨一下,都要对妹妹进行感谢。

       

      尽管拖鞋并没有带来太多的疼痛,但羞耻感却让我提前哭出了声,因为拖鞋抽打在屁股上的声音实在有些大,我不确定酒店是不是有足够强的隔音效果。我小声的呜咽企图唤醒妹妹的同情,最终却只换来了饭铲。

       

      妹妹从水池里捞出饭铲,饶有兴致的用它摩擦戳弄我已经发红微热的屁股,潮湿微凉的木质触感,莫名让我想起压舌板放入口中时的感受,不知是因为勾起了幼时看病的恐惧心理,还是单纯因为屁股上感受到的阵阵压迫,等着挨打的我心惊肉跳,妄图从镜子里看到饭铲的动向,害怕却又移不开目光。

       

      “昨天罚站的时候让姐姐反省自己的错误,现在想起来了没有?”妹妹突如其来的问题让我措手不及,昨晚又是抽打揉捏又是晾臀之后,误以为已经过关的我,早就忘了要反省犯过什么错,所以如今我只好忐忑的看着镜子里妹妹渐渐浮现怒意的脸,嗫嚅着想要解释,却什么都说不出口,只好偷偷绷紧双腿,以防它们抖得太厉害。

       

      等不到我的回答,妹妹便开始毫不留情地让饭铲狠狠亲吻我的屁股。没有预料到浸过水的木质饭铲的威力,我下意识的低下头好让自己忍住不要发出叫喊声,可这违抗妹妹命令的举动,换来的只是更快而有力的抽打。

       

      “我说过姐姐要好好看着自己挨打的样子不准低头吧,果然一不好好收拾这个欠揍的屁股,姐姐就不听话了。”

       

      “我听话,听话…求求你,轻一点,唔”

       

      我只好急忙开口道歉,努力抬起头看着自己被揍哭的惨相,余光甚至可以扫到妹妹不停挥着饭铲的手臂,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屁股挨打的恐惧,让我忍不住缩紧身子向后蹲,好逃避即将狠狠抽到屁股上的刑具。

       

      我意识到自己又一次违反了妹妹的规定,却因为实在没有勇气抬起头来面对,只好捂着发烫的屁股缩成一团瑟瑟发抖。出乎意料的,我听到了妹妹离开的脚步,之后的几分钟里,只能独自被未知的恐惧和被抛弃的无措感折磨着。

       

      所以在听到妹妹回来的脚步声时,尽管害怕我也还是仰起脸,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就被揪着衣领拉回到洗手台上趴好,随后两节被剪开的跳绳、一个晾衣架也被甩在了我旁边。

       

      “本来跳绳是用来抽姐姐屁股沟和肛门用的呢,看来现在还要麻烦它做些别的事了。”

       

      我来不及想那些“别的事”是什么,双手就被妹妹用一节跳绳绑在了水龙头上。

       

      “跳绳被用来抽姐姐的臭屁股就已经很辛苦了,现在还因为你不好好受罚而被剪成两段,姐姐是不是要想它道歉?”

       

      我听着妹妹的教训,脑袋却被恐惧所占据,无暇回应妹妹的责问。因为我从镜子里看到她将洗发液拿到了身后,随后我便感觉被扒开的屁股缝里流进了冰凉而滑腻的液体。我因为恐慌而呜咽着,却不敢问妹妹要做什么。

       

      “姐姐真是没礼貌又不听话呢,不过没关系,今天我和这些工具会教姐姐做个乖孩子的。”

       

      妹妹的话让我不寒而栗,我拼命摇着头企图说些什么,好让自己得到饶恕,可妹妹接下来将淋过洗发液的晾衣架,拼命往我可怜的屁股里面塞的动作,却打断了我的思考能力。

       

       “不要啊塞不进去的,我不敢不听话了,呜呜,饶了我”。

       

      我语无伦次地保证会好好等着受罚,不会再躲,可昨天那个还让我窃喜的裹着海绵的晾衣架,还是拼命地往肛门里钻,曾经可爱的小碎花布料如今却成了残酷的刑具,即使淋了洗发露做润滑也减少不了带给肛门的摩擦力,我哭爹喊娘地求饶,不由自主地加紧了屁股想要阻止异物的侵略,可是却换来了妹妹更加用力的抽打和插入。

       

      “姐姐不是摆不好抬头的姿势吗?那就麻烦晾衣架和跳绳帮你吧。”

       

      等到挂钩已经插进我的屁股里面,妹妹用跳绳将我的头发和晾衣架连接起来,这时候的我已经不得不仰着头看着镜子里自己羞耻的样子,因为低头只会让晾衣架塞的更深。

       

      随后妹妹不紧不慢的重新拿起饭铲,好像是故意要让我看到似的,让饭铲分别从右两侧扇到两瓣屁股上,缓慢而有规律,让我的屁股能够充分感受到被抽耳光似的疼痛和羞耻。

       

      “诶呀,姐姐只有外侧的屁股又红肿起来了,屁股中间还是白白嫩嫩的,那里是不是也想挨打呢?”

       

      妹妹边说着这样的话,边加大了抽打屁股的力度,不敢也不能躲闪的我,只能乞求她能先放过一直挨打的位置,将疼痛分散到屁股的中间。

       

      “是,屁股中间也想挨打,求求妹妹打那里吧,换个地方打吧。”

       

      我看着镜子里求打的自己,泣不成声的说着,任凭妹妹接下拴在头发上的跳绳,晃动着还塞在屁股里的晾衣架,感受布料摩擦肛门难以忍受的疼痛和灼热以及挂钩部分的戳弄,而我只能尽心尽力的哭泣着,保证屁股撅高不乱动,避免再次惹怒妹妹。

       

      “你看,姐姐只有在屁股被罚的时候才会变乖呢,晾衣架和跳绳帮了姐姐这么大的忙,乖孩子应该对它们说什么?”

       

      “谢谢晾衣架和跳绳帮了我……”

       

      我被打的七荤八素,大脑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这个时候应该怎么做,只能心虚地应和着。可妹妹显然对我的答案不满意,手里的晾衣架又开始大力地往屁股里面挤。

       

      “说清楚,它们是怎么帮姐姐的?帮姐姐做了什么?”

       

      “帮我…我固定住挨打的姿势呜呜,帮我听妹妹的话受罚……晾衣架插到我的…我的…屁股里,用跳绳和头发……”

       

      说不下去的我哀求妹妹,不要再让我说这么羞耻的话,可回答我的只有又开始往屁股里插的晾衣架,和开始抽打屁股的饭铲。

       

      “别…还有,还有…屁股里的晾衣架和系头发上的跳绳,帮我做好妹妹要求的姿势,看着自己怎么挨揍,呜呜,谢谢妹妹用它们教我做乖孩子……”我不顾羞耻地形容着被罚的过程,直到妹妹满意地停止抽打,此时已经被解开双手的我却仍旧维持着姿势不敢乱动,认命地等着妹妹的下一个命令。

       

      随后,我便被妹妹拉扯的晾衣架,踉踉跄跄地带回到了床边。

       

      “现在,姐姐头朝下爬在地上,两条腿挨着我身体两侧架在床上。”

       

      我看着好整以暇坐在床边的妹妹不知所措,在那之前还没见识过这种羞耻姿势的我,下一秒就被摁倒在地,双腿在拉扯中被抬起,分别搭在妹妹腰两侧的床上。

       

      “呀,姐姐的腿分得这么开,屁股所有的地方这下都可以看到了呢,其他人最隐秘的地方,姐姐的却经常亮出来受罚,姐姐不会害羞的吗?”

       

      我当然知道身体最私密的地方传来斯斯凉意以为着什么,可这个时候还能怎么样呢?只好把脸埋起来装鸵鸟,羞耻感早就让我抬不起头。

       

      “看在姐姐明天还要陪我出去玩的份上,就先饶了本来应该被狠抽的屁股中间吧,不过,为了明天能好好挨揍,今晚我要先帮姐姐清理一下这些见不得人的地方~”

       

      像是要证实自己的话一样,妹妹还没有说完,我就感受到了鬃毛发刷刷在屁股沟里所带来的异样感和疼痛。

       

      “姐姐得到饶恕之后难道不应该感谢别人的谅解和宽容吗?”

       

      我绷紧身体尽量不去乱动,好避免徒增的惩罚,还要拼命克制嘴里发出丢人的声音,还无暇顾回应妹妹的要求,左边的屁股就被用力的分开,随后发刷背面就毫不保留的拍了下来。

       

      “看来姐姐不挨打,就永远不知道有礼貌的孩子应该怎么做。”

       

      “啊,我知道的,别打,我知道,谢谢妹妹原谅我…饶…饶过我的屁股,呜呜别打了…”

       

      妹妹用双腿夹紧我的身体防止我乱动,因此我只能徒劳的小幅度扭动着,希望求饶的话能快一点打动妹妹,因为发刷抽打在屁股沟里的疼痛实在太难以忍受了,我再也无法估计哭喊被隔壁听到的危险,自顾自自哭爹喊娘的求饶。

       

      “姐姐的屁股沟整个变得红彤彤的真可爱呀,今晚姐姐就夹着晾衣架睡吧,毕竟姐姐需要时刻被提醒,才能避免犯错呢。”

       

      妹妹说完,晾衣架的挂钩部分就又回到了我的屁股里,我不敢争辩这样实在无法入睡,只好小心翼翼的到床上趴好准备入睡,祈祷自己明天能在妹妹醒来前,检查好晾衣架是不是还好好插在里面。

       

      可事与愿违的是,等到转天早上饭铲代替闹铃,抽打在屁股上叫我起床时,我才发现晾衣架早就不知掉到哪去了,只能在饭铲一下一下的问候中撅好屁股挨打,担心自己带着哭肿的眼睛和红肿的屁股该如何度过难捱的一天。

       

      幸好妹妹早上不想耽搁太久,随后被勒令起床洗漱的我,以最快的速度整理好自己,除了出门前又被剥出光屁股,站在门口挨了一顿打以作提醒之外,没有再遭到其他的训斥。

       

      当时的我十分感谢墨镜这个伟大的发明,尽管在室内也带着墨镜显得稍微有些怪异,但至少避免了哭肿眼睛的狼狈样被人看到,减少了那种好像所有人都看穿了我刚刚被痛揍了一顿屁股的羞耻感。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4
    • 62
    • 0
    • 79
    • 2.7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73488320Lv.2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123456瓜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bakayarou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258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阿里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一川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幺勺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qiruiii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阿不思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ls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spank2022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信阳坊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LH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zackr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加载更多评论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