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虹光楼

        第一部

       

                                        

       

          虹光七彩实业有限公司,总部座落在江南,五年前白手起家,旗下子公司由大江南北遍布中华大地,而高居第一把交椅的总经理却是一名年仅二十七岁的女子——虹霓裳。(既然是她一手打下的天下,为什么她只是总经理而不是董事长呢?以后自然会在文中交待。另外说一句,本文当然是纯粹的意淫,二十七岁的商场女强人,白手起家,子公司还遍布中华大地,现实生活中根本是不可能的,五十七岁还差不多,不过SP小说嘛,哪有五十七岁主角女打手的道理?希望不要影响大家的兴趣。)

       

          五月的最后一天,下午炽烈的阳光照进宽大的总经理办公室,室内格外明亮,不过高质量的超静音空调把炽烈的夏日变成了妩媚的春光,只是一个只穿着浅色半袖职业装的美女秘书额头上却涌出大颗大颗的汗珠。因为她是跪趴在办公桌上的,蹶起的俏臀上布满了纤巧的红手印。

       

          “罗茜雪!你还不说实话吗?为什么要把秋梦瑶安排到绣厂当刺绣女工,笔试、面试的第一名,B大学毕业的高材生,24岁就拿到管理学和金融学两项博士学位的人才,我们公司的用人方针就是这样的吗?如此大材小用难道人家不会走吗?”说着,虹霓裳又恨恨地在那已经布满指痕的俏臀上扇了几巴掌,打得罗茜雪珠泪滚滚而下,却咬着牙一声不吭。

       

          “总经理,我敢保证,秋梦瑶绝对不会被别人挖角的。”见总经理停下了巴掌,罗茜雪肯定地说道。

       

          “为什么?”虹霓裳对罗茜雪这种莫名其妙的肯定感到十分奇怪,毕竟像秋梦瑶这样的高尖端人才哪个公司不是求之不得,像罗茜雪这样对人家大材小用,怕是人家现在已经走了。

       

      ……

       

          见罗茜雪又闭紧了嘴巴一声不出,虹霓裳不禁七窍生烟。这个罗茜雪是自己大学时的学妹,比自己小上两岁,称得上精明能干,进入公司以来一直是自己的首席秘书,算是自己最得力的心腹,处事也十分公平,像这样贬抑新人的事情还是第一次,不禁让她十分恼火。

       

          “看来,不好好地打一顿屁股是问不出什么来了。”虹霓裳冷声说道。从办公桌里拿出一个遥控器按了一下,天花板上打开一个暗门,一条绳子缓缓地垂了下来,绳子的末端连着一副纤巧的皮制手铐。

       

          “下来,到那边站好了!”虹霓裳冷叱道。

       

          对学姐兼上司的话罗茜雪向来不敢违背,依言站好后,虹霓裳把那副专为罗茜雪量身打造的皮手铐铐在她的皓腕上,一按电钮,绳子缓缓收紧,把罗茜雪双手拉过头顶吊了起来。当罗茜雪的双脚刚刚离开地面时,虹霓裳走过去,问道:“茜雪,最后一个机会,还不说吗?”

       

          见茜雪还是不出声,虹霓裳彻底火了,说道:“既然不说话,还要嘴做什么?”说着,她拿起挨打前茜雪脱下的蕾丝内裤,右手在她刚刚饱受了一顿巴掌的屁股上用力地掐了一下,痛得茜雪痛苦地张开了嘴,把内裤塞了进去。

       

          “待会儿若是想说了就点点头。”虹霓裳说着蹲下身,拿出一个精致的小铐子把茜雪的两个大脚趾铐在了一起。顺便说一句,在虹光七彩这个公司是有体罚的,不但公司有专门的体罚部,虹霓裳本人更是深谙体罚,一些古怪刁钻的刑具和体罚方法都是她发明出来的。为了防止挨打时双脚乱踢,这个精致的脚趾铐就很好地起到了这个作用。将绳子的高度调整到茜雪的双脚要拼命下坠才能勉强触到地面后,虹霓裳取出了总经理办公室的常用刑具,一根名贵的黄花梨木做成的训戒鞭。

       

          这训戒鞭长约1米2,大约有食指粗,鞭头稍细,整支训戒鞭从头到尾被车的浑圆光滑。抓手处被细心地雕刻出一圈圈细痕后缠上了淡黄色的细线,十分便于抓握,而黄花梨属于家具用材中的硬木,质轻防撞,就是整天不运动的办公室女性白领全力挥上百下也不会太辛苦,而且木质温润如玉,触手滑腻。当然,这温润滑如玉的木头打在屁股上的感觉可同温润挨不上半点儿关系,绝对是热情如火。

       

          刚刚在被吊在空中的“美人鱼”屁股上不紧不慢地挥动了两下训戒鞭,“恶毒”的虹霓裳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先是去打了个电话,又批了几份文件,把个倒霉的罗茜雪晾在了那里。二十几分钟过去了,茜雪感到手腕的拉痛比屁股上挨得训戒鞭要疼得多了,之前虽然也挨过不少次体罚,但被吊起来打还是头一次。虹霓裳的理论就是拷问一个人,绝不两次使用完全相同的刑罚,以免受刑的人产生耐受性。当然,拷问之外的惩罚性体罚不在此列。茜雪做为虹霓裳的贴身秘书兼心腹,体验拷问这还是第一次。这十几分钟的吊刑让她感到,刚刚跪在办公桌上挨的那顿屁股巴掌简直是在天堂了。

       

      所以,虹霓裳处理完文件后刚刚只挥了一下训戒鞭,罗茜雪就忙不迭地点起头来。

       

      虹霓裳停下手来,走过去问道:“雪儿,你愿意说了?”

       

      “唔、唔、唔……”罗茜雪口不能言,只能拼命地点着头。

       

      “没记错的话,这还是雪儿第一次有事情要瞒我,也是第一次品尝我问人时的手段吧?怎么才轻轻三下就受不了了?”虹霓裳伸手拍了拍茜雪的俏脸,逼问道:“小丫头,以后还敢不敢骗我了?”

       

      “唔、唔、唔……”茜雪拼命地摇头,希望快点儿结束这可怕的拷问。

       

      “那,要不要告诉我事情是怎么回事呢?”

       

      “唔、唔、唔……”,又是一阵拼命的点头。

       

      “真乖!不过你现在想说,我还不想听了。严刑拷打哪有三下就完事的?还不得吊上一天,打上几百?”说着,虹霓裳索性搬过了椅子,为自己倒了一杯咖啡,然后又扬起了训戒鞭,狠狠地挥了一下。看茜雪青春的娇躯像美人鱼一样在空中挣扎,然后轻轻地呷了一口咖啡。就这样时不时地呷咖啡,再挥一、两下训戒鞭,这顿香艳的拷打不紧不慢地持续了很久,直到咖啡都有些凉了,虹霓裳才打完最后一下,按了下电钮,把罗茜雪放了下来。

       

      虹霓裳现在坐的真皮椅子是没有扶手的,她把茜雪横放在自己的膝上,刚刚拷打的成果历历在目,茜雪虽然哭得很哽咽难抬,但说是打上几百,但不过是虹霓裳为了增加震慑的效果罢了,其实加上最初的拷打,也不过十条鞭痕隆在红云之中,不过这十下可着实不轻,紫色的痕迹高高隆起。轻轻一碰茜雪的娇躯便忍不住一阵颤抖。

       

      “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敬酒不吃吃罚酒的小丫头。”虹霓裳一面给茜雪上药一面问道。

       

      ……

       

      “小丫头,还想推三阻四的?”见罗茜雪不出声,虹霓裳作势又把巴掌扬了起来。

       

      “别、姐姐别打了,我说,我全说!”

       

      被打怕了的茜雪就趴在虹霓裳的腿上一五一十地说出了事情的原委。原来,这个秋梦瑶是她的表妹,虽然是表妹,自幼却比亲姐妹还要亲。罗茜雪本来不愿意让表妹来自己的公司工作,以免因为自己身为总经理秘书的原因而落人口实。但秋梦瑶却执意要来虹光七彩公司工作,并以笔试和面试第一名的身份考了进来。结果罗茜雪为了处事公允,不惹人闲话,竟然把表妹分到了绣厂。当时虹霓裳正在外地,回来后检查人事部这批新进员工的履历,才发现了这一问题,然后虹霓裳先是去绣厂以普通管理人员的身份同秋梦瑶长谈了一番,发现这个女孩子确实是人才难得,于是认定了罗茜雪压制新人,才在自己的办公室上演了大刑伺候这一幕。现在,听完了茜雪的这段话,她倒是松了一口气。

       

      “雪儿,看来是我误会你了。”虹霓裳抱起茜雪说道。

       

      “雪儿不敢。只要总经理不怪雪儿就好。”

       

      “谁说不怪?下去穿好衣服站好了,要快!”虹霓裳正色说道。

       

      茜雪赶忙下地,忍着屁股上的疼痛迅速穿戴整齐,取来随身的化妆包飞速地补了个淡妆,然后双手扶着裤线恭敬地站在虹霓裳面前,一幅干练精明的秘书打扮,连刚刚哭过的泪痕都被巧妙的掩饰过去,丝毫看不出刚刚挨过一顿好打。

       

      “两分三十六秒,还算不错。”虹霓裳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雪儿有不任人唯亲的品格当然好,但这顿打却并不冤枉。”

       

      “先不说你有所欺骗,而且‘外举不避仇,内举不避亲’。古人尚且如此,难道我的用人之道还及不上古人吗?”虹霓裳训斥道:“若是因为秋梦瑶是你的亲戚,我们公司便不用她,或者给她不公正的待遇,这对她公平吗?这更有利于公司的发展吗?”

       

      “总经理教训的是,我知道错了。”虹霓裳这一番话如醍醐灌顶,让她豁然开朗。

       

      “知道错了,可见今天这顿打没白挨。”虹霓裳斥笑道:“若是这么好的人才让你给赶跑了,看我不打烂你的屁股。”

       

      见总经理兼学姐已经不生气了,茜雪腻上去说:“学姐放心好了,雪儿敢拿屁股担保,表妹是不会跑的。”

       

      “为什么?”

       

      “因为,她还在上学时,雪儿就经常同她说姐姐的故事,她对姐姐佩服的不得了呢?所以我那样阻止她来,她还是要上我们公司来,又怎么会跑呢!”

       

      “好嘛!功也是你,过也是你,学姐这次就放过你了。”虹霓裳一笑后,正色说道:“不过公私分明,学姐可以放过学妹,但是总经理不能不罚犯错的秘书。”

       

      “是!罗茜雪请总经理训示!”罗茜雪立刻摆出了虹光七彩公司秘书的标准站姿,挺胸拔背,螓首微低,双腿并拢,膝盖间连一张纸都过不去。

       

      “鉴于罗茜雪秘书在用人上的错误,总经理虹霓裳决定给予以下处罚:1、下周全周每天提前一小时上班,代替服务人员清理总经理办公室卫生;2、于每天工作前进行晨训,内容为打二十下屁股,执行人为本总经理。听清楚了吗?”

       

      “是!”罗茜雪规规矩矩地答应后苦着脸站在那里。看她可怜的样子,虹霓裳不禁扑哧一笑,说道:“还不走,等着我现在就打吗?”

       

      茜雪见虹霓裳笑了,赶忙可怜兮兮地问道:“总经理姐姐还用训戒鞭打吗?”

       

      “训戒鞭还没挨够吗?看你的屁股肿得那样,早餐就简单些,吃顿巴掌就行了。”

       

      “可以趴在总经理姐姐的怀里打吗?”

       

      “得寸进尺,好吧!每天多打十记做为场地租金,姐姐就让你趴怀吧!”

       

      “……”

       

      “好了,雪儿。今天下午是双月罚日,和我去体罚部巡视一圈。”

       

      在虹光七彩总部地表高达十六层的办公大楼里,并没有体罚部的存在,为了增添体罚的恐怖性和隐蔽性,虹霓裳特意在建设大楼时增设了两层地下室,地下一层是陈放公司普通文件的地方,除了材料保管员并没有什么人在此办公,而整个近千平方米的地下二层就是体罚部所在,再加上地表的十六层,这体罚部就有了十八层地狱的戏称。

       

      而通向体罚室的电梯是专用的,每个入口都在办公楼各层的角落里,被称为地狱之门。

       

      两人通过地狱之门来到了体罚部,虽然这里灯光明亮,但看着鞭刑室、杖责室、笞责室、板责厅、吊站厅、花刑厅……的牌子还是让人不寒而栗。当然,虹霓裳是不会不寒而栗的,因为他就是这制造地狱的阎罗。

       

      来到体罚部经理秦凤仪的办公室,见总经理光临,秦凤仪赶忙起身恭迎。

       

      “凤仪,这个月有多少人挨罚?”虹霓裳问道。

       

      “报告总经理,本月我公司下属十七个部室例行责罚照例为五十一名,女员工二十一名。一级加责十人,其中女员工两名,无二级以上加责。另有各部室正副经理判罚共计十二人。还有您亲自判罚的两人。”

       

      “详细材料给我。”说着,虹霓裳在秦凤仪的办公椅上坐下,开始翻开长达二十几页的体罚资料。

       

      同虹霓裳责罚罗茜雪一样,部门经理也有在部内体罚下属的权力,这相当于“私刑”,而同“私刑”相对的“官法”就要到体罚部来施行了。通常情况下“私刑”是上司惩罚对比较亲密的下级所采取的体罚,由于带有亲昵的味道,所以又称为“办公室闺罚”,而“官法”则是十足的公事公办,在实行时,通常由上级向受罚者下发通知书,同时向体罚部行文,说明希望对下属刑罚的种类以及数量,同时允许下属越级向上申诉,一直可以诉状交到总经理那里,以免上级对下级滥施体罚,不过越级申诉如果经上级审核并无问题,则往往会增加体罚的一定数量。另外体罚部经理秦凤仪有权对行政级别低于自己的人签署的判决书进行更改,即使是对各部门经理的判决书也有最终抗辩权,若该部经理依然坚持判决意见,这样的事情会上报到虹霓裳处进行最终裁决,不过这种情况通常会造成虹霓裳同时对两人进行处罚。

       

      而例行责罚则是该公司各部门对下属每月的业绩都进行排名,而排名最后的几人要受到例行处罚,通常根据各部门的人员总数每部都有2到4名末位人员要受到处罚。由秦凤仪或下属负责人随机指定刑具,数量通常为十二下,如果连续两月排名末位,会受到一级加责,即为十八下,加责共有三级,依次为十八下、二十四下和三十六下,三级加责后仍排名垫底的会经人事部门讨论,依本人实际情况,采取重新培训或调离岗位等措施。

       

      一页一页看着,虹霓裳十分满意秦凤仪工作的严谨,突然问道:“我的文件秘书慕容秋雨的体罚记录呢?”

       

      “今年以来,为详细管理,我们体罚部对体罚记录进行了分类。首先把普通员工按工作部门进行了分类,而对部门小组负责人以上级别按级别进行了分类,共分为小组负责人、部门副经理、部门经理三个级别建档、这样也有利于您在年终时进行考核。”秦凤仪对自己分类的原因进行了详细说明。

       

      “而这一本就是我们公司部门副经理以上级别的体罚记录,按级别,慕容秋雨任职总经理您的文件秘书,级别等同于部门经理级别,所以她的体罚记录是在这里的。”

       

      虹霓裳接过记录本翻看,上面写到:

       

      受 罚 人:慕容秋雨

       

      职 位:总经理文字秘书

       

      受罚原因:六月份连续三次出现文字校对失误

       

      判 决 人:虹霓裳

       

      职 位:总经理

       

      刑罚制定:秦凤仪

       

      职 位:体罚部经理

       

      执 行 人:明秋华(体罚部特级训戒师)

       

      刑 具:枣木训戒鞭

       

      数 量:八

       

      地 点:杖刑二室

       

      执行时间:六月一日

       

      具体要求:1、无抵抗形式;2、……

       

      见虹霓裳看得认真,秦凤仪解释道:“因为总经理下达的命令是给慕容小姐一个难忘的教训,而且受罚后不影响第二天的工作,所以我亲自负责了慕容小姐的身体检查,结论是她身体缺少锻炼,属于典型的办公室白领体质,但目前处于健康状态,应该能够承受我部标准杖击力量十八记左右而不影响第二天的行走,之所以判决杖刑数量为八下,是因为采用了受刑人无抵抗的处罚方式,即每打一鞭之后,要求受刑人的全身必须在人体监视仪监控下完全放松再打第二鞭,如果一分钟之内,受刑人不能控制自己身体达到要求,则前一鞭不计数。据我对秋雨小姐身体的反应,她的实际受鞭数会达到十六、七下左右。而且为了以防万一,我派了我的副手,杖刑最有经验的明秋华作为执行者,保证完成总经理的要求。

       

      “很好。不过这里为什么没有公司副总经理以上人员的记录呢?比如……罗茜雪秘书的?”虹霓裳合上本子问道。

       

      “根据公司规定,体罚部只能执行公司部门经理及以下人员的体罚,至于罗秘书身为总经理的首席秘书,级别已经是公司副总,所以没有记录。”秦凤仪回答后,心道:“总经理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从今天起,建立公司副总级别的体罚档案,除本人与董事长之外,体罚部可以执行公司所有职员的体罚,当然,公司副总级别的体罚命令需要本人亲自签署。”虹霓裳说着,指了指罗茜雪:“这个丫头成天气我,我也打不过来了,说不定那天就把她发过来交给你,到时候替我好好地修理。”

       

      罗茜雪俏脸一红:“秦姐姐,到时候请您多多关照了。”

       

      “还没挨打就套交情,欠揍。”虹霓裳拍了罗茜雪屁股一巴掌,说道:“秦经理,告诉明秋华,慕容秋雨的处罚可以开始了,我和罗秘书要旁观。”

       

      虽然罗茜雪强作无事,但经验丰富的秦凤仪自然能够从她的步伐看出这位美女秘书长刚刚挨了顿好的,所以到了杖刑二室,体贴地为两人搬来了柔软舒适的真皮椅子,还低声在她耳边嘱咐:“小心些。”

       

      “谢谢姐姐……”罗茜雪呢喃一声,耳根“腾”地红了。

       

      坐好后,虹霓裳挥手示意可以开始了。明秋华点了点头,向慕容秋雨宣布道:“慕容秘书,你要受的刑罚为枣木训戒鞭,受罚部位是臀部,总数八下,就在这个刑床上执行,现在请自行裸露臀部,俯卧刑床,做好受刑准备。”

       

      刑床高一米,长、宽各两米。慕容秋雨趴在上面后,四角的皮制手铐将她手脚分开锁住成“大”字形,明秋华按下床边的一个按钮,从慕容秋雨的小腹处隆起一个结实的软托使她的屁股高高耸起。同时,她眼前出现了一个闪烁的计时器,而脚下出现了一盏红灯。

       

      “慕容小姐,锁在你手、脚踝上的手铐不单是起到固定身体的作用,其中暗藏的金属导线可以监控全身肌肉的紧张程度,只有你的身体完全放松时,你脚下的这盏红灯才会熄灭。而红灯熄灭时,我才会执行杖责,而每打一鞭,你有一分钟的时间放松身体使红灯熄灭,若是在规定的时间内无法熄灭红灯,那么上一鞭便属于无效鞭打。所以,请尽量控制自己的身体,以免承受不必要的鞭打。”介绍完了鞭打规则后,明秋华最后说道:“最后,你可以选择是否‘热臀’,也就是由本人用手进行三至七分钟不计数目的拍打,并涂抹‘热臀’油膏,虽然‘热臀’也是一种处罚,但接收这种处罚的好处是,可以加快臀部表面血液的循环速度,以减轻正式处罚的伤害和痛苦。”

       

      “不要!”慕容秋雨一口回绝了明秋华的建议,现在,多一下也不想挨。

       

      “很遗憾你没有选择‘热臀’,照我来看,以你的身体和意志直接承受杖责的痛苦会超出你的想像,做为执法者我有权为你选择口塞,以免刺伤我的耳朵,同时对你的嗓子也是保护。”说着,明秋华取出了虹光七彩公司标准的口塞,这种口塞吸水后会不断膨胀,将受刑人凄厉的叫声永远地封在身体里。

       

      “现在!正式处罚开始,秋雨小姐,请放松身体让红灯熄灭,如果一分钟内不能做到,将增加额外的一鞭处罚。”明秋华不带感情地说道。慕容秋雨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放松全身紧绷的肌肉,脚下的红灯熄灭了。

       

      “啪!”训戒木鞭打在了慕容秋雨高耸的臀峰正中,打得她全身一阵痉挛,脚下的红灯腾地亮了。半分钟后,慕容秋雨才从突如其来的第一鞭中恢复过来,努力地放松着,而明秋华的训戒鞭就高举在空中,像悬着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四十五秒后,红灯灭了。

       

      “啪!”第二鞭落了下来,位置平行偏下。慕容秋雨的眼泪奔涌而出,五十秒后红灯方灭;

       

      “啪!”第三鞭落下,五十五秒灯灭;

       

      “啪!”第四鞭时,五十九秒灯灭,四道平行的鞭痕几乎覆盖的她整个白晰的臀部。

       

      慕容秋雨出人意料地坚强,只剩下四鞭了。然而,事情真的如此简单吗?明秋华邪恶地一笑,悄然站到了慕容秋雨身后,一鞭垂直而落!贯穿左臀四条伤痕。慕容秋雨全身绷紧数秒,开始了剧烈的挣扎。双手妄图伸向屁股的方向,只是却不能稍动。五十八秒时,总算勉强停了下来,屁股上的肌肉却依旧在不停地痉挛,一分钟时,红灯闪烁依旧。

       

      “秋雨小姐,时间已经超过了一分钟,这一鞭为无效鞭打,你现在剩余的鞭数依旧为四鞭,请尽快调整自己的身体熄灭红灯,否则,我有权增加你要承受的鞭数。”明秋华不带感情地说道。

       

      接下来这种刑罚的威力充分显示出来,必须放  第一部

       

                                        

       

          虹光七彩实业有限公司,总部座落在江南,五年前白手起家,旗下子公司由大江南北遍布中华大地,而高居第一把交椅的总经理却是一名年仅二十七岁的女子——虹霓裳。(既然是她一手打下的天下,为什么她只是总经理而不是董事长呢?以后自然会在文中交待。另外说一句,本文当然是纯粹的意淫,二十七岁的商场女强人,白手起家,子公司还遍布中华大地,现实生活中根本是不可能的,五十七岁还差不多,不过SP小说嘛,哪有五十七岁主角女打手的道理?希望不要影响大家的兴趣。)

       

          五月的最后一天,下午炽烈的阳光照进宽大的总经理办公室,室内格外明亮,不过高质量的超静音空调把炽烈的夏日变成了妩媚的春光,只是一个只穿着浅色半袖职业装的美女秘书额头上却涌出大颗大颗的汗珠。因为她是跪趴在办公桌上的,蹶起的俏臀上布满了纤巧的红手印。

       

          “罗茜雪!你还不说实话吗?为什么要把秋梦瑶安排到绣厂当刺绣女工,笔试、面试的第一名,B大学毕业的高材生,24岁就拿到管理学和金融学两项博士学位的人才,我们公司的用人方针就是这样的吗?如此大材小用难道人家不会走吗?”说着,虹霓裳又恨恨地在那已经布满指痕的俏臀上扇了几巴掌,打得罗茜雪珠泪滚滚而下,却咬着牙一声不吭。

       

          “总经理,我敢保证,秋梦瑶绝对不会被别人挖角的。”见总经理停下了巴掌,罗茜雪肯定地说道。

       

          “为什么?”虹霓裳对罗茜雪这种莫名其妙的肯定感到十分奇怪,毕竟像秋梦瑶这样的高尖端人才哪个公司不是求之不得,像罗茜雪这样对人家大材小用,怕是人家现在已经走了。

       

      ……

       

          见罗茜雪又闭紧了嘴巴一声不出,虹霓裳不禁七窍生烟。这个罗茜雪是自己大学时的学妹,比自己小上两岁,称得上精明能干,进入公司以来一直是自己的首席秘书,算是自己最得力的心腹,处事也十分公平,像这样贬抑新人的事情还是第一次,不禁让她十分恼火。

       

          “看来,不好好地打一顿屁股是问不出什么来了。”虹霓裳冷声说道。从办公桌里拿出一个遥控器按了一下,天花板上打开一个暗门,一条绳子缓缓地垂了下来,绳子的末端连着一副纤巧的皮制手铐。

       

          “下来,到那边站好了!”虹霓裳冷叱道。

       

          对学姐兼上司的话罗茜雪向来不敢违背,依言站好后,虹霓裳把那副专为罗茜雪量身打造的皮手铐铐在她的皓腕上,一按电钮,绳子缓缓收紧,把罗茜雪双手拉过头顶吊了起来。当罗茜雪的双脚刚刚离开地面时,虹霓裳走过去,问道:“茜雪,最后一个机会,还不说吗?”

       

          见茜雪还是不出声,虹霓裳彻底火了,说道:“既然不说话,还要嘴做什么?”说着,她拿起挨打前茜雪脱下的蕾丝内裤,右手在她刚刚饱受了一顿巴掌的屁股上用力地掐了一下,痛得茜雪痛苦地张开了嘴,把内裤塞了进去。

       

          “待会儿若是想说了就点点头。”虹霓裳说着蹲下身,拿出一个精致的小铐子把茜雪的两个大脚趾铐在了一起。顺便说一句,在虹光七彩这个公司是有体罚的,不但公司有专门的体罚部,虹霓裳本人更是深谙体罚,一些古怪刁钻的刑具和体罚方法都是她发明出来的。为了防止挨打时双脚乱踢,这个精致的脚趾铐就很好地起到了这个作用。将绳子的高度调整到茜雪的双脚要拼命下坠才能勉强触到地面后,虹霓裳取出了总经理办公室的常用刑具,一根名贵的黄花梨木做成的训戒鞭。

       

          这训戒鞭长约1米2,大约有食指粗,鞭头稍细,整支训戒鞭从头到尾被车的浑圆光滑。抓手处被细心地雕刻出一圈圈细痕后缠上了淡黄色的细线,十分便于抓握,而黄花梨属于家具用材中的硬木,质轻防撞,就是整天不运动的办公室女性白领全力挥上百下也不会太辛苦,而且木质温润如玉,触手滑腻。当然,这温润滑如玉的木头打在屁股上的感觉可同温润挨不上半点儿关系,绝对是热情如火。

       

          刚刚在被吊在空中的“美人鱼”屁股上不紧不慢地挥动了两下训戒鞭,“恶毒”的虹霓裳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先是去打了个电话,又批了几份文件,把个倒霉的罗茜雪晾在了那里。二十几分钟过去了,茜雪感到手腕的拉痛比屁股上挨得训戒鞭要疼得多了,之前虽然也挨过不少次体罚,但被吊起来打还是头一次。虹霓裳的理论就是拷问一个人,绝不两次使用完全相同的刑罚,以免受刑的人产生耐受性。当然,拷问之外的惩罚性体罚不在此列。茜雪做为虹霓裳的贴身秘书兼心腹,体验拷问这还是第一次。这十几分钟的吊刑让她感到,刚刚跪在办公桌上挨的那顿屁股巴掌简直是在天堂了。

       

      所以,虹霓裳处理完文件后刚刚只挥了一下训戒鞭,罗茜雪就忙不迭地点起头来。

       

      虹霓裳停下手来,走过去问道:“雪儿,你愿意说了?”

       

      “唔、唔、唔……”罗茜雪口不能言,只能拼命地点着头。

       

      “没记错的话,这还是雪儿第一次有事情要瞒我,也是第一次品尝我问人时的手段吧?怎么才轻轻三下就受不了了?”虹霓裳伸手拍了拍茜雪的俏脸,逼问道:“小丫头,以后还敢不敢骗我了?”

       

      “唔、唔、唔……”茜雪拼命地摇头,希望快点儿结束这可怕的拷问。

       

      “那,要不要告诉我事情是怎么回事呢?”

       

      “唔、唔、唔……”,又是一阵拼命的点头。

       

      “真乖!不过你现在想说,我还不想听了。严刑拷打哪有三下就完事的?还不得吊上一天,打上几百?”说着,虹霓裳索性搬过了椅子,为自己倒了一杯咖啡,然后又扬起了训戒鞭,狠狠地挥了一下。看茜雪青春的娇躯像美人鱼一样在空中挣扎,然后轻轻地呷了一口咖啡。就这样时不时地呷咖啡,再挥一、两下训戒鞭,这顿香艳的拷打不紧不慢地持续了很久,直到咖啡都有些凉了,虹霓裳才打完最后一下,按了下电钮,把罗茜雪放了下来。

       

      虹霓裳现在坐的真皮椅子是没有扶手的,她把茜雪横放在自己的膝上,刚刚拷打的成果历历在目,茜雪虽然哭得很哽咽难抬,但说是打上几百,但不过是虹霓裳为了增加震慑的效果罢了,其实加上最初的拷打,也不过十条鞭痕隆在红云之中,不过这十下可着实不轻,紫色的痕迹高高隆起。轻轻一碰茜雪的娇躯便忍不住一阵颤抖。

       

      “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敬酒不吃吃罚酒的小丫头。”虹霓裳一面给茜雪上药一面问道。

       

      ……

       

      “小丫头,还想推三阻四的?”见罗茜雪不出声,虹霓裳作势又把巴掌扬了起来。

       

      “别、姐姐别打了,我说,我全说!”

       

      被打怕了的茜雪就趴在虹霓裳的腿上一五一十地说出了事情的原委。原来,这个秋梦瑶是她的表妹,虽然是表妹,自幼却比亲姐妹还要亲。罗茜雪本来不愿意让表妹来自己的公司工作,以免因为自己身为总经理秘书的原因而落人口实。但秋梦瑶却执意要来虹光七彩公司工作,并以笔试和面试第一名的身份考了进来。结果罗茜雪为了处事公允,不惹人闲话,竟然把表妹分到了绣厂。当时虹霓裳正在外地,回来后检查人事部这批新进员工的履历,才发现了这一问题,然后虹霓裳先是去绣厂以普通管理人员的身份同秋梦瑶长谈了一番,发现这个女孩子确实是人才难得,于是认定了罗茜雪压制新人,才在自己的办公室上演了大刑伺候这一幕。现在,听完了茜雪的这段话,她倒是松了一口气。

       

      “雪儿,看来是我误会你了。”虹霓裳抱起茜雪说道。

       

      “雪儿不敢。只要总经理不怪雪儿就好。”

       

      “谁说不怪?下去穿好衣服站好了,要快!”虹霓裳正色说道。

       

      茜雪赶忙下地,忍着屁股上的疼痛迅速穿戴整齐,取来随身的化妆包飞速地补了个淡妆,然后双手扶着裤线恭敬地站在虹霓裳面前,一幅干练精明的秘书打扮,连刚刚哭过的泪痕都被巧妙的掩饰过去,丝毫看不出刚刚挨过一顿好打。

       

      “两分三十六秒,还算不错。”虹霓裳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雪儿有不任人唯亲的品格当然好,但这顿打却并不冤枉。”

       

      “先不说你有所欺骗,而且‘外举不避仇,内举不避亲’。古人尚且如此,难道我的用人之道还及不上古人吗?”虹霓裳训斥道:“若是因为秋梦瑶是你的亲戚,我们公司便不用她,或者给她不公正的待遇,这对她公平吗?这更有利于公司的发展吗?”

       

      “总经理教训的是,我知道错了。”虹霓裳这一番话如醍醐灌顶,让她豁然开朗。

       

      “知道错了,可见今天这顿打没白挨。”虹霓裳斥笑道:“若是这么好的人才让你给赶跑了,看我不打烂你的屁股。”

       

      见总经理兼学姐已经不生气了,茜雪腻上去说:“学姐放心好了,雪儿敢拿屁股担保,表妹是不会跑的。”

       

      “为什么?”

       

      “因为,她还在上学时,雪儿就经常同她说姐姐的故事,她对姐姐佩服的不得了呢?所以我那样阻止她来,她还是要上我们公司来,又怎么会跑呢!”

       

      “好嘛!功也是你,过也是你,学姐这次就放过你了。”虹霓裳一笑后,正色说道:“不过公私分明,学姐可以放过学妹,但是总经理不能不罚犯错的秘书。”

       

      “是!罗茜雪请总经理训示!”罗茜雪立刻摆出了虹光七彩公司秘书的标准站姿,挺胸拔背,螓首微低,双腿并拢,膝盖间连一张纸都过不去。

       

      “鉴于罗茜雪秘书在用人上的错误,总经理虹霓裳决定给予以下处罚:1、下周全周每天提前一小时上班,代替服务人员清理总经理办公室卫生;2、于每天工作前进行晨训,内容为打二十下屁股,执行人为本总经理。听清楚了吗?”

       

      “是!”罗茜雪规规矩矩地答应后苦着脸站在那里。看她可怜的样子,虹霓裳不禁扑哧一笑,说道:“还不走,等着我现在就打吗?”

       

      茜雪见虹霓裳笑了,赶忙可怜兮兮地问道:“总经理姐姐还用训戒鞭打吗?”

       

      “训戒鞭还没挨够吗?看你的屁股肿得那样,早餐就简单些,吃顿巴掌就行了。”

       

      “可以趴在总经理姐姐的怀里打吗?”

       

      “得寸进尺,好吧!每天多打十记做为场地租金,姐姐就让你趴怀吧!”

       

      “……”

       

      “好了,雪儿。今天下午是双月罚日,和我去体罚部巡视一圈。”

       

      在虹光七彩总部地表高达十六层的办公大楼里,并没有体罚部的存在,为了增添体罚的恐怖性和隐蔽性,虹霓裳特意在建设大楼时增设了两层地下室,地下一层是陈放公司普通文件的地方,除了材料保管员并没有什么人在此办公,而整个近千平方米的地下二层就是体罚部所在,再加上地表的十六层,这体罚部就有了十八层地狱的戏称。

       

      而通向体罚室的电梯是专用的,每个入口都在办公楼各层的角落里,被称为地狱之门。

       

      两人通过地狱之门来到了体罚部,虽然这里灯光明亮,但看着鞭刑室、杖责室、笞责室、板责厅、吊站厅、花刑厅……的牌子还是让人不寒而栗。当然,虹霓裳是不会不寒而栗的,因为他就是这制造地狱的阎罗。

       

      来到体罚部经理秦凤仪的办公室,见总经理光临,秦凤仪赶忙起身恭迎。

       

      “凤仪,这个月有多少人挨罚?”虹霓裳问道。

       

      “报告总经理,本月我公司下属十七个部室例行责罚照例为五十一名,女员工二十一名。一级加责十人,其中女员工两名,无二级以上加责。另有各部室正副经理判罚共计十二人。还有您亲自判罚的两人。”

       

      “详细材料给我。”说着,虹霓裳在秦凤仪的办公椅上坐下,开始翻开长达二十几页的体罚资料。

       

      同虹霓裳责罚罗茜雪一样,部门经理也有在部内体罚下属的权力,这相当于“私刑”,而同“私刑”相对的“官法”就要到体罚部来施行了。通常情况下“私刑”是上司惩罚对比较亲密的下级所采取的体罚,由于带有亲昵的味道,所以又称为“办公室闺罚”,而“官法”则是十足的公事公办,在实行时,通常由上级向受罚者下发通知书,同时向体罚部行文,说明希望对下属刑罚的种类以及数量,同时允许下属越级向上申诉,一直可以诉状交到总经理那里,以免上级对下级滥施体罚,不过越级申诉如果经上级审核并无问题,则往往会增加体罚的一定数量。另外体罚部经理秦凤仪有权对行政级别低于自己的人签署的判决书进行更改,即使是对各部门经理的判决书也有最终抗辩权,若该部经理依然坚持判决意见,这样的事情会上报到虹霓裳处进行最终裁决,不过这种情况通常会造成虹霓裳同时对两人进行处罚。

       

      而例行责罚则是该公司各部门对下属每月的业绩都进行排名,而排名最后的几人要受到例行处罚,通常根据各部门的人员总数每部都有2到4名末位人员要受到处罚。由秦凤仪或下属负责人随机指定刑具,数量通常为十二下,如果连续两月排名末位,会受到一级加责,即为十八下,加责共有三级,依次为十八下、二十四下和三十六下,三级加责后仍排名垫底的会经人事部门讨论,依本人实际情况,采取重新培训或调离岗位等措施。

       

      一页一页看着,虹霓裳十分满意秦凤仪工作的严谨,突然问道:“我的文件秘书慕容秋雨的体罚记录呢?”

       

      “今年以来,为详细管理,我们体罚部对体罚记录进行了分类。首先把普通员工按工作部门进行了分类,而对部门小组负责人以上级别按级别进行了分类,共分为小组负责人、部门副经理、部门经理三个级别建档、这样也有利于您在年终时进行考核。”秦凤仪对自己分类的原因进行了详细说明。

       

      “而这一本就是我们公司部门副经理以上级别的体罚记录,按级别,慕容秋雨任职总经理您的文件秘书,级别等同于部门经理级别,所以她的体罚记录是在这里的。”

       

      虹霓裳接过记录本翻看,上面写到:

       

      受 罚 人:慕容秋雨

       

      职 位:总经理文字秘书

       

      受罚原因:六月份连续三次出现文字校对失误

       

      判 决 人:虹霓裳

       

      职 位:总经理

       

      刑罚制定:秦凤仪

       

      职 位:体罚部经理

       

      执 行 人:明秋华(体罚部特级训戒师)

       

      刑 具:枣木训戒鞭

       

      数 量:八

       

      地 点:杖刑二室

       

      执行时间:六月一日

       

      具体要求:1、无抵抗形式;2、……

       

      见虹霓裳看得认真,秦凤仪解释道:“因为总经理下达的命令是给慕容小姐一个难忘的教训,而且受罚后不影响第二天的工作,所以我亲自负责了慕容小姐的身体检查,结论是她身体缺少锻炼,属于典型的办公室白领体质,但目前处于健康状态,应该能够承受我部标准杖击力量十八记左右而不影响第二天的行走,之所以判决杖刑数量为八下,是因为采用了受刑人无抵抗的处罚方式,即每打一鞭之后,要求受刑人的全身必须在人体监视仪监控下完全放松再打第二鞭,如果一分钟之内,受刑人不能控制自己身体达到要求,则前一鞭不计数。据我对秋雨小姐身体的反应,她的实际受鞭数会达到十六、七下左右。而且为了以防万一,我派了我的副手,杖刑最有经验的明秋华作为执行者,保证完成总经理的要求。

       

      “很好。不过这里为什么没有公司副总经理以上人员的记录呢?比如……罗茜雪秘书的?”虹霓裳合上本子问道。

       

      “根据公司规定,体罚部只能执行公司部门经理及以下人员的体罚,至于罗秘书身为总经理的首席秘书,级别已经是公司副总,所以没有记录。”秦凤仪回答后,心道:“总经理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从今天起,建立公司副总级别的体罚档案,除本人与董事长之外,体罚部可以执行公司所有职员的体罚,当然,公司副总级别的体罚命令需要本人亲自签署。”虹霓裳说着,指了指罗茜雪:“这个丫头成天气我,我也打不过来了,说不定那天就把她发过来交给你,到时候替我好好地修理。”

       

      罗茜雪俏脸一红:“秦姐姐,到时候请您多多关照了。”

       

      “还没挨打就套交情,欠揍。”虹霓裳拍了罗茜雪屁股一巴掌,说道:“秦经理,告诉明秋华,慕容秋雨的处罚可以开始了,我和罗秘书要旁观。”

       

      虽然罗茜雪强作无事,但经验丰富的秦凤仪自然能够从她的步伐看出这位美女秘书长刚刚挨了顿好的,所以到了杖刑二室,体贴地为两人搬来了柔软舒适的真皮椅子,还低声在她耳边嘱咐:“小心些。”

       

      “谢谢姐姐……”罗茜雪呢喃一声,耳根“腾”地红了。

       

      坐好后,虹霓裳挥手示意可以开始了。明秋华点了点头,向慕容秋雨宣布道:“慕容秘书,你要受的刑罚为枣木训戒鞭,受罚部位是臀部,总数八下,就在这个刑床上执行,现在请自行裸露臀部,俯卧刑床,做好受刑准备。”

       

      刑床高一米,长、宽各两米。慕容秋雨趴在上面后,四角的皮制手铐将她手脚分开锁住成“大”字形,明秋华按下床边的一个按钮,从慕容秋雨的小腹处隆起一个结实的软托使她的屁股高高耸起。同时,她眼前出现了一个闪烁的计时器,而脚下出现了一盏红灯。

       

      “慕容小姐,锁在你手、脚踝上的手铐不单是起到固定身体的作用,其中暗藏的金属导线可以监控全身肌肉的紧张程度,只有你的身体完全放松时,你脚下的这盏红灯才会熄灭。而红灯熄灭时,我才会执行杖责,而每打一鞭,你有一分钟的时间放松身体使红灯熄灭,若是在规定的时间内无法熄灭红灯,那么上一鞭便属于无效鞭打。所以,请尽量控制自己的身体,以免承受不必要的鞭打。”介绍完了鞭打规则后,明秋华最后说道:“最后,你可以选择是否‘热臀’,也就是由本人用手进行三至七分钟不计数目的拍打,并涂抹‘热臀’油膏,虽然‘热臀’也是一种处罚,但接收这种处罚的好处是,可以加快臀部表面血液的循环速度,以减轻正式处罚的伤害和痛苦。”

       

      “不要!”慕容秋雨一口回绝了明秋华的建议,现在,多一下也不想挨。

       

      “很遗憾你没有选择‘热臀’,照我来看,以你的身体和意志直接承受杖责的痛苦会超出你的想像,做为执法者我有权为你选择口塞,以免刺伤我的耳朵,同时对你的嗓子也是保护。”说着,明秋华取出了虹光七彩公司标准的口塞,这种口塞吸水后会不断膨胀,将受刑人凄厉的叫声永远地封在身体里。

       

      “现在!正式处罚开始,秋雨小姐,请放松身体让红灯熄灭,如果一分钟内不能做到,将增加额外的一鞭处罚。”明秋华不带感情地说道。慕容秋雨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放松全身紧绷的肌肉,脚下的红灯熄灭了。

       

      “啪!”训戒木鞭打在了慕容秋雨高耸的臀峰正中,打得她全身一阵痉挛,脚下的红灯腾地亮了。半分钟后,慕容秋雨才从突如其来的第一鞭中恢复过来,努力地放松着,而明秋华的训戒鞭就高举在空中,像悬着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四十五秒后,红灯灭了。

       

      “啪!”第二鞭落了下来,位置平行偏下。慕容秋雨的眼泪奔涌而出,五十秒后红灯方灭;

       

      “啪!”第三鞭落下,五十五秒灯灭;

       

      “啪!”第四鞭时,五十九秒灯灭,四道平行的鞭痕几乎覆盖的她整个白晰的臀部。

       

      慕容秋雨出人意料地坚强,只剩下四鞭了。然而,事情真的如此简单吗?明秋华邪恶地一笑,悄然站到了慕容秋雨身后,一鞭垂直而落!贯穿左臀四条伤痕。慕容秋雨全身绷紧数秒,开始了剧烈的挣扎。双手妄图伸向屁股的方向,只是却不能稍动。五十八秒时,总算勉强停了下来,屁股上的肌肉却依旧在不停地痉挛,一分钟时,红灯闪烁依旧。

       

      “秋雨小姐,时间已经超过了一分钟,这一鞭为无效鞭打,你现在剩余的鞭数依旧为四鞭,请尽快调整自己的身体熄灭红灯,否则,我有权增加你要承受的鞭数。”明秋华不带感情地说道。

       

      接下来这种刑罚的威力充分显示出来,必须放松身体挨打,使每一鞭都有突如其来的感觉,尤其这种一鞭贯四伤的方法更加增加的慕容秋雨的疼痛,她不断在放松—疼痛—绷紧—再放松的循环中迷失着。所以,当他白晰的娇臀上被鞭打出一个4*4的方格时,剩余的鞭数依旧为四。

       

      “总经理,明天的会议十分重要,今晚我还需要慕容秘书加班准备文件。您看对她的处罚是不是就到此结束?”罗茜雪实在看不下去,张口为自己的属下求情。松身体挨打,使每一鞭都有突如其来的感觉,尤其这种一鞭贯四伤的方法更加增加的慕容秋雨的疼痛,她不断在放松—疼痛—绷紧—再放松的循环中迷失着。所以,当他白晰的娇臀上被鞭打出一个4*4的方格时,剩余的鞭数依旧为四。

       

      “总经理,明天的会议十分重要,今晚我还需要慕容秘书加班准备文件。您看对她的处罚是不是就到此结束?”罗茜雪实在看不下去,张口为自己的属下求情。本来被表姐取笑得无地自容,秋梦瑶却敏锐地抓住了她的后半句,问:“总经理的调教,姐姐一定领受过了?”

       

      “小丫头,现在是说你呢?又扯我做什么?”罗茜雪本来是在取笑秋梦瑶,却不防反被表妹捉住痛脚,顿时大窘了起来。

       

      “本来嘛,从小到大都懒得像加菲猫一样的你,自从上了大学之后,突然间做起事就精明干练了起来。”秋梦瑶不依不饶地乘胜追击:“我还以为是真的女大十八变呢?原来是……”

       

      “死丫头!”受窘不过的罗茜雪伸手打过去,早有准备的秋梦瑶却轻笑着一闪而过,两个人闹做一团。罗茜雪虽然在虹霓裳的强迫下做过一些体育锻炼,但是比起从来就喜欢健身的秋梦瑶体力可差得远了。只消几下,罗茜雪便被表妹轻松“一本”。

       

      “刚才都比你看那里了,你还要笑人家,现在我要看回来。”说着,秋梦瑶三下五除二就把表姐身上的衣服“清洁溜溜”,当她把内裤褪下来的时候不禁愣住了,表姐滑若凝脂的肌肤上布满了纤巧而鲜红的指印。秋梦瑶心中一阵悸动,在心疼表姐的同时竟然模模糊糊地在心头升起奇怪的感觉,好像正在欣赏景德镇烧出的一件构图精美的白地釉里红瓷器。

       

      “姐,这又是那位总经理大人的杰作,这次是为了什么?”秋梦瑶愣了会儿神,清醒了过来。

       

      “快放开,我要生气了!”被表妹羞辱的罗茜雪恨声嗔嚷。

       

      “就不放,你还没说因为什么呢。”秋梦瑶得意地说。

       

      “不告诉你,快放开!”

       

      “就不放!”

       

      ……

       

      两人坚持了一会儿,秋梦瑶突然坏笑着掏出手机,快门“咔嚓、咔嚓”几声脆响,就把那件“瓷器”来了个全方位多角度拍摄。

       

      “姐,不知道我把这张照片传到网上去会有什么效果?我的拍摄手法应该不比那个姓陈的差吧,这是艳照门II耶!”秋梦瑶恬静的笑容下隐藏着赤裸裸的威胁:“说不说?”

       

      被秋梦瑶抓到痛脚的罗茜雪无奈地答应:“我说,我说……”她知道表妹不会把这些照片传到网上,但只是放在她手机中时不时地奚落自己也够难堪的了。

       

      秋梦瑶放开手,罗茜雪边整理衣服边想:“同样是做姐姐的,总经理还只是干姐姐,就能把自己收拾的服服帖帖,而自己这个做表姐的,怎么在表妹面前半点威严也没有?反而被妹妹要胁。”

       

      见表姐整理好衣服,秋梦瑶得意地把手机在她面前晃了晃,说:“从实招来!”

       

      无奈之下,罗茜雪只好羞涩地说出了自己娇臀上伤痕的来历。早在大学时代,她因为对学姐虹霓裳的崇拜,加入了学生会,而虹霓裳当然是那时的学生会主席。不久精明强干的虹霓裳就发现自己的这个部下兼学妹是属于典型的大事精明、小事糊涂,在她接连几次犯错之后,虹霓裳不动声色地把学生会办公室中所有人清场之后关上了门,“耐心”地同罗茜雪谈了一下午的心。谈话结束后,罗茜雪双目红肿地出现在同学面前。听她自己说是虹主席“语重心长”的话感动得她流下了忏悔的泪水,听得众人对虹霓裳的思想工作能力是大为感叹,当时Q大学教学楼的隔音并不好,在那个阳光灿烂的下午,许多人清晰地听到罗茜雪十几次发忏悔的哭声,一番思想工作能让犯错误的人忏悔得如此深刻,可见这思想工作的不单单是触及灵魂的。

       

      自从两人间有了这次特殊的事情后,罗茜雪就算完完全全地落到了虹霓裳的“魔爪”之中了,一段时间之后,她便在虹霓裳的调教之下性情大变,不但做事精细到了极点,而且速度比以前突飞猛进,这种情况从学校一直持续到她进了虹霓裳的公司,成为她的首席秘书。虽然虹霓裳手痒难耐,但是做事越来越精细的罗茜雪已经很少给虹霓裳惩罚她的机会。上个月因为秋梦瑶的事情,还是罗茜雪今年以来第一次受罚。不过即使没有惩罚,并不意味着罗茜雪就会白璧无瑕,因为两个人之间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姐妹约定”。这不平等条约规定了一个月内,即使罗茜雪没有犯错,也照例要接受学姐巴掌调教一次,除非这个月罗茜雪做事格外的出色,虹霓裳才偶尔会取消一次,据虹霓裳说这当然是为了避免罗茜雪好了屁股忘了疼,其实真正的原因……

       

      在今天下班之后,罗茜雪是在虹霓裳家中用的晚餐,而晚餐之后的“甜点”就是每月一顿的巴掌催熟果,却不巧被表妹看了个正着,其实这样的巴掌并不难挨,也没什么伤痕可留,只是秋梦瑶来的太巧,此刻离罗茜雪离开虹霓裳的家还不足一小时,刚刚挨完打的罗茜雪由于自身肌肤格外洁白,映衬得虹霓裳纤巧的指印就特殊的鲜红,才让秋梦瑶拍下了这难得一见的美景。

       

      听到这里,秋梦瑶不禁气愤地说:“总经理这样欺负姐姐,亏姐姐还对她忠心耿耿。”

       

      “不许……”罗茜雪只说了半截话,秋梦瑶就从她又生气又尴尬的表情中看出了表姐的心理活动。

       

      “原来,表姐……”秋梦瑶笑了起来:“也是,表姐能取得今天这样的成就,看来总经理大人的巴掌还是有效的。”

       

      “不过,我可不像姐姐那样软弱。”秋梦瑶说:“我倒想将来好好地让这位总经理头疼一下。”

       

      “阿瑶!我不许你同总经理作对。”罗茜雪真的恼了。

       

      “姐,你放心好了。我现在是公司的职员,怎么会公私不分地同她作对?”秋梦瑶见表姐真的生气了,解释说:“何况总经理对我如此信任,一进公司就把这么大的任务交给我,我真的很感谢她对我的信任,就算将来犯了错,她要惩罚我,我也会心甘情愿地接受。不过,你不要把我让那个色狼打了屁股的事情告诉霓裳姐,她会伤心的,而且会不让我继续做下去的。”

       

      “既然关心她,还说要让她头疼?”

       

      “当然啦!我是以罗茜雪表妹的身份,来向这位三**时就打表姐屁股的人,讨一个公道。”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罗茜雪放下心来,微微一笑,心想:“让姐姐刹刹这小丫头的傲气也好。”

       

      “对了,姐。这次我来是想向你打听一个人。”秋梦瑶终于说到了正事。

       

      “谁啊?”

       

      “请姐姐帮我查一查雁子凉这个人的资料。”

       

      “雁子凉?”罗茜雪一愣,半晌才说:“这可是个有些……奇怪的年轻人。”

       

      “怎么个奇怪法?”

       

      “公司里每个人的基本资料都在我的脑袋里,甚至许多人的生活习惯我都了如指掌,但这个人几乎在我的印象中没有做过任何事情,而且,他只是初中毕业。”

       

      “什么?”秋梦瑶心中一惊,一个只接受过初中教育的人怎么会有如此深厚的传统文化修养,和深藏不露的能力?不过想想也是,若不是初中毕业,他今年才二十二岁,怎么可能已经进入公司四年多了。

       

      “让我想一想……”罗茜雪困惑地边思索边说:“他应该是四年前进入公司,最初只是负责清扫卫生的服务人员,历经内部计算机中心微机员、财务部职员、企业文化部宣传员、体罚部处罚记录员、去年才转入采销部,真是……奇怪,他居然从事过这么多职务!我怎么对他一点儿印象都没有?”罗茜雪通过回忆惊讶地说。

       

      “年轻的首席秘书长,若是你的总经理姐姐问你,怕是有人的屁股要万紫千红了吧!”秋梦瑶又取笑起了她。

       

      “少来……”罗茜雪不忿地甩了表妹一眼,打开了随身的笔记本电脑。公司里的人事资料库统统都在电脑之中,输入雁子凉的名字一查,这个名字后面除了历次转职的时间之外,后面的员工奖惩记录居然是惊人的一片空白。罗茜雪知道,公司对每一名员工的奖惩记录是十分精细的,不要说曾经接受过的体罚,就是每月获得最低的嘉奖——即月奖增加5元,或者扣罚5元也会在奖惩记录中详细地体现出了。所以即使是进入公司不到半年的新员工,在这一项中也会有不只一页的记录,而雁子凉进入公司四年多,这一项居然是完全的空白!

       

      罗茜雪不甘心地把电脑联在网上,登录到公司资料管理网站,输入了**密码,这是代表了公司副总以上级别的访问密码,直接进入了公司各部门工作详细纪录,查看雁子凉曾经工作过的部门工作日志,一边看,罗茜雪一边苦笑着摇头,这个小子的工作作风简直可以用一句话总结:“我一点错不犯,多一点活不干!”就拿在采销部的业绩来说,没有一个月的业绩进入后三名,但几乎是牢牢占据了倒数第四、五的位置。所以他工作四年,不但没有到体罚部报道过一次,就连最微小的一次扣奖金的记录也没有,当然也没有受到过嘉奖。

       

      “如果说职场上的总经理像飞天的凤凰,炽烈而耀眼,那这个人就像生长在湖边的大树,静静地看着春花秋月。不动,但并不是没有力量。”秋梦瑶感叹说。

       

      “他有什么可以和总经理比的?奇怪是奇怪了些,不过是个不求进取的家伙罢了。”一向把虹霓裳奉为天人的罗茜雪本能对表妹的说法嗤之以鼻。

       

      “事实上并没有那么简单,别忘了我昨天之所以那么……倒霉”,说到这里,秋梦瑶脸色一红,继续说道:“就是因为我们组这个月的业绩排名本来是倒数第一的,是因为他早就准备好的订购单才变成这样,而郎抱天轻描淡写地把功劳归到了胡丽丽和我的头上,他倒是一付无所谓的样子,不过我倒是觉得如果想去查郎抱天黑账的话,他应该帮得上忙。”

       

      姐妹两人研究了半夜,第二天上午,罗茜雪在自己的办公室处理完日常工作,来到了虹霓裳的办公室,把利用雁子凉的计划说给了虹霓裳听(当然隐瞒了秋梦瑶挨打的事情),没想到虹霓裳听了“雁子凉”三个字之后立刻就点了头,答应的这么快,让罗茜雪居然有点儿发愣。

       

      “对于这么一个看起来如此平庸的人,让他加入对付郎抱天的计划,总经理就一点儿也不担心吗?”罗茜雪说:“毕竟,郎抱天不是我们公司普通的部门经理,一旦反噬会很麻烦的。”

       

       “大隐于市。”虹霓裳淡淡开口:“如果说现代社会仍然有隐士的话,这个雁子凉无疑是‘职场隐士’。”

       

      “是吗?”罗茜雪实在没有想到,除了表妹之外,总经理也会对这个人有着如此之高的评价。

       

      “号称对公司人事了如指掌的首席秘书罗茜雪小姐,居然对进入公司已经四年的一个人没有一丁点儿的了解。看来本总经理有必要调教某人一下了。”虹霓裳脸上的虽然带着笑,但纤手指了指宽大的沙发,要惩罚罗茜雪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不要啦!姐姐又欺负人家。”罗茜雪撒娇地说:“姐姐若是早就知道雁子凉是优秀的人才,怎么会放任他一直做个默默无闻的小职员?”

       

      “想知道?”虹霓裳问。

       

      “当然,姐姐就会欺负人家,无缘无故乱打屁股。”罗茜雪可爱地噘着嘴说。

       

      “想知道就乖乖地到沙发上准备好,姿势要标准,等一下吃完了这顿巴掌红烧肉,我再告诉你原因。”虹霓裳活动了几下手腕说:“雪儿,向来是打得疼才记得牢不是吗?”

       

      见这顿打已经必不可免,罗茜雪只好嘟囔着跪到宽大的单人沙发上去,解开腰带,将职业的制服外裤褪到膝弯后,伏下身纤臂交错环抱,把红红的俏脸深深地埋到臂弯之中。同时心中暗自庆幸,幸好只是一顿巴掌而已。

       

      所谓的标准姿势罗茜雪再熟悉不过了,这几乎是每月一次的调教中最常采用的方式了。罗茜雪跪在沙发上,纤腰和双肩必须努力下压,而大腿与沙发面必须保证九十度角,让屁股尽量地高耸起来。这样被调教的重点取代了平时的脸成为了身体的最高一处,无遮无挡的裸露在学姐面前,给罗茜雪带来强大的羞辱感,而这正是虹霓裳最想要的。

       

      在虹霓裳强迫下锻炼的罗茜雪身体柔韧性算得上良好,纤腰全力下压之后,腰与臀之间会出现一个迷人的反弓形。若是虹霓裳看不到这个反弓形,是不会开始调教的,而脸埋在自己臂弯的茜雪,是无法看到自己的姿势是否到位,所以每次在调教开始之前,茜雪都会不安的调整自己的姿势好一会儿。

       

      虹霓裳现在就站在罗茜雪的身后,好笑地欣赏着茜雪不断努力地压腰耸臀的过程。

       

      “姿势已经合格了!”虹霓裳终于忍不住出声提醒:“雪儿是觉得有块遮羞布,会疼得轻一点吗?这次是办公室调教。

    • 1
    • 0
    • 0
    • 771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