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给白雪姬的惩罚 MF 转载 原创未知

      刚从舞台上走下来的浅尾千雪还扎着双马尾,身上穿着可爱的绀色洋装,精致的小脸上却带着些许疲惫。她从小时候起就梦想成为一名舞见,如今这个梦想通过她不懈的努力终于得以实现,然而整日繁忙的训练对于一个只有14岁的孩子来说还是有些沉重。东京的夜场巡演持续了3个多小时,演出结束时已近11点了,炫目的彩色灯光和过于嘹亮的音响让她有些头疼,现在她只想快点儿换上衣服去好好睡一觉。

      “唔……”正低头走路的她根本没注意力去看前面,感觉自己撞在了什么人身上,结实的身子愣是将她撞得后退了几步,下意识捂住了额头,准备道声歉快点儿离开。千雪缓缓抬起头来,在看到面前人的瞬间下意识避闪开了人的视线。面前的人头戴一顶黑色的宽檐帽,一头被挑染成亚麻混金色微卷的短发,一撮头发斜耷下来,遮住了半边右眼。俊俏的五官,身着混色的暗色系的衣服,手上还带着朋克风的手环,漆黑的紧身皮裤将双腿衬得修长。

      他是著名的唱见,日美混血儿,因为低沉且富有磁性的特殊声线而赢得了许多粉丝的喜爱,虽然已经三十多岁了,还是拥有很高的人气,在动漫演绎圈中是如同太阳一般耀眼的存在。而她也是因为曾经无意间听到他翻唱的一首歌而喜欢上了他的声音,开始努力了解他,直到如今能和有机会他一起登台演出,虽然只是偶然,她却依然觉得宛如梦境一般美好。

      但是今天千雪如此避闪他的原因是因为……是因为她偷了他的专辑CD…趁他为粉丝签字时候悄悄拿走了几盘…十分珍稀的CD…为什么要用偷的呢?大概是因为她还不够直率吧…如果被人知道喜欢上一个年龄可以当自己父亲的唱见,会是一件可笑的事情吧…

      “对不起…”她低头小声道了歉,就要走过人的身旁。手腕猛得被人攥住,力气虽没大到能将她拽回来,却也是让她后退了几步。他修长的手指钳制住千雪的下颚,迫使她直视自己。“呐,今天粉丝们有些不高兴,我的限量版CD好像少了几张,关于这件事,你知道些什么吗?”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因为混血儿而有些灰蓝色的眸子紧盯着千雪。

      “我…不太清楚…”千雪下意识撒了个谎,大概是因为心虚,总是试图避闪他的视线。“欸……”听到千雪的回答,他嘴角轻扬,上扬的眉毛挑了挑,目光幽幽的盯着千雪,犀利的目光仿佛能洞穿她的心事。

      千雪被他盯得心里发寒。“不好意思,我能看看你的包吗,千雪小姐?”他轻笑着挑挑眉毛,目光游移到了千雪肩上的制服包上。那一刻,千雪感觉自己的心停跳了半拍。手心因为紧张而有些出汗,她有些颤抖着用冰凉的小手拉开了制服包的拉链。中间的一层…没有…前面的一层…也没有…只剩下贴近自己身侧的夹层了…只要打开就会找到那三张CD…她犹豫着,不敢再拉开那一层的拉链。“可以让我看看那一层吗?”他半开玩笑一般轻松的用手扯扯胸前的耳机线,笑着盯着千雪。而此刻,千雪的心情却远不像他一样轻松。她轻轻阖上了眸子,指甲刺进掌心,微微的刺痛。她睁开眸子,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拉开了夹层的拉链,三张包装精美的CD安静的躺在她的包里,仿佛在无声的诉说着她的罪行。

      她不敢再去看他的神情,径自低下了头,身子与笔直的双腿垂直,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说谎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对吧,小姐?”他依旧轻笑着迈开脚步,缓缓走到她身旁,俯下身在她耳边低语道。“真的…很抱歉…”她卷翘的睫毛微微颤抖,两条长长而墨黑的双马尾乖顺的垂了下来。

      “那么,你要怎么补偿我呢?”他的声音中多了一丝明显的玩味。

      “我……”千雪无言以对。“去换好衣服,在大厅门口等我。”用容不得一丝抗拒的语气说完,他径自走过千雪身边。

      千雪被惊得一丝倦意也没有了,披散着一头柔顺的黑发,换上了来时穿着的学校制服,披着呢子外套走到了大厅门口,深秋的凉风顺着旋转门掠过大厅,有些刺骨的冷,千雪不由得缩了缩手。一辆黑色的斯巴鲁停在了马路边。“让你久等了,今天累了吧,千雪,快上车吧。”经纪人松下摇下车窗,关切的对千雪说道。

      “啊…松下先生…我今天有点儿事…大概要晚一点回去了…”千雪有些心虚,支支吾吾的说着。“怎么回事?”松下刚要询问,一个声音就打断了他。“是我找她有事,今天我先带她走。”他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站在千雪身旁盯着松下说道:“就是这样,今晚先把她借给我。”说完,向千雪扬扬头,示意她跟自己走。

      “等等,你…”没等二人走出两步,松下急忙打开了车门跟了上去。“经纪人先生,您不能跟着。”他微微偏过头,帽檐下挑染成亚麻色的眉毛挑挑,斜了一眼西装革履的松下智博。“我说过,只带她一个人走。”他轻扫了一眼把手缩在袖口里的千雪。已经中年的经纪人听到这话,火气不禁上来了,松下盯着他道:“这要求太过分了!她还只是一个14岁的孩子,而且这么晚了,你要带她去哪…”

      “啊啊…您真是会关心人啊…那就是说,我把她偷东西的事告诉社长也没关系了?”“什么?”松下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把疑惑的目光转向了千雪。千雪觉得头皮发麻,但她还是咬了咬牙朝松下走了过去。

      “其实是今天…我偷了3张限量版的CD…所以…”她硬着头皮说出实话,声音越来越小,脸上也不由得有些发热。“但是……”松下看着低着头的千雪,似乎还是不太放心。“做错事的是我,所以您不用跟上来。”千雪咬咬唇,微微低下了头,“给您添麻烦了,您也早点儿去休息吧。”

      从12岁的千雪刚进入演绎圈开始,松下就作为经纪人一直在她身边,鼓励她,支持她,照顾她,仿佛自己的的父亲一般,如今要让这位经纪人因为自己的错误再为自己费心,千雪也实在是惭愧。松下微微叹了口气,自己跟在这个孩子身边两年多,虽不敢说有多了解她,但千雪着实是一个努力又懂礼,敢于承担的孩子,或许正是因为这份努力,才会让她变得更加可爱和耀眼,然而正是因为如此,松下也会不由得心疼起这个孩子。

      “我会送她回家的。”他在一旁静静的听完,淡淡说了一句。没再说什么,松下目送着千雪娇小的身影模糊在黑夜里。他迈开脚步走在前面,没说什么,千雪也只好忐忑不安,不近不远的默默跟在他身后。这个时间,停车场的车已经不多了,他一边漫不经心的转着车钥匙,一边径直向停在不远处的一辆黑色英菲尼迪走去,车门自动打开了,千雪悻悻的坐在了后座上,系好了安全带。

      “你叫千雪?”他突然问道。“啊…是的…我叫浅尾千雪。”千雪对于这突然的询问有些吃惊,轻轻答道。一路无言,千雪忐忑不安的坐在后座上,眼睛只好看向窗外,路边的霓虹灯伴随着陌生的景色飞逝而过,更是加深了千雪心中的不安。车在一栋公寓前停了下来,他打开车门下了车,千雪也慢慢跟了上去。

      电梯的数字停在了17,他走了出去,打开了正对着电梯的那扇门,千雪注意到门口有个小牌子,上面写着“入江”平时只知道他的艺名…千雪心中这么想着,为这个小小的发现稍微高兴了一下。当然,只是稍微而已,接下来发生的事证明千雪真是想得太天真了。进门,他就脱掉厚重的衣服,只留一件黑色衬衫,千雪看着,也脱掉了呢子大衣,连同他的外套一起细心的挂在了衣架上。他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微微眯了眯灰蓝色的眸子。看着站在一旁刻意和自己保持着距离的千雪,轻轻扬了扬嘴角。

      “别那么紧张,我又不会吃了你,坐下吧。”千雪只好悻悻的坐在了沙发上。“想喝什么?”他没有回头,摆弄着咖啡机。“热可可?”“啊…嗯…”千雪闷闷应了一声,开始四下打量起屋里的摆设来。客厅不算大也不算小,屋里的摆设大多都是以黑白为主的,看上去很简洁。她的目光停留在一台耳机上,这台耳机很特别,虽然颜色是以黑白为主的,却有一些很精美的花纹,这些花纹好像蝴蝶一样环绕在耳机周身,栩栩如生。

      “漂亮吗?”他将一杯热可可放在茶几上,顺着千雪的目光幽幽的看向那台耳机。“嗯,很特别…”有些看入迷的千雪被他的声音唤回了思绪,捧起杯子,抿了一口热可可,温暖的感觉从掌心传到了胃里,驱散了些许紧张与寒意。“这是一个朋友送给我的…”他也坐在一旁,喝了一口咖啡,不紧不慢的继续说道:“他曾经说过要和我一起唱歌,所以送给我一个同样的耳机,这样音质会一样清晰。”

      他盯着那个耳机,微微眯起眸子,“我每次都用这个耳机听歌。确实,音质很好,学歌效果也很棒。但是……”他顿了顿,习惯性的用右手调整了一下调音器,“那个说要和我一起唱歌的人却再也没有回来。”他的目光幽幽转向一直没有作声的千雪,嘴角露出一丝戏虐般的微笑,“所以呐,我可是最讨厌说谎的人了。”这句话让千雪的身子不受控制地打了个寒战,手中的热可可差点没溢出杯子。

      “差不多该干正事了吧,”他的笑容中多了一丝邪魅,起身,打开里屋的一扇门,“进来。”千雪忐忑不安的跟了进来,屋里的色调明显沉重了许多,似乎是一间书房。没再多说什么,他用手指点点书桌,“衣服脱了,趴下。”

      “什…?!”千雪有点儿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睁大眼睛确认一般望着他。“衣服脱了,趴在书桌上。”迷人的声线再次重复了一遍命令,他一手撑着桌面半靠在书桌上,玩味的看着她。

      “你…要干什么?”一种极度不安的预感渐渐弥漫至她的心头,下意识后退几步,想要逃离他的视线。

      “嗯?”低沉磁性的声音微微上扬,他嘴角笑意更盛,“你这是想到什么有趣的事情了?”他说着,渐渐逼近她,千雪被逼得连连后退,直到身后触及冰冷坚硬的墙壁。他轻笑着,挑起她的一缕发丝,距离近到可以感觉到面前的小人儿急促的心跳。似乎真是被吓得不轻啊…不满的让发丝从指尖滑落,停止了戏弄。他直盯着千雪漆黑的眸子,轻松的说道:“放心吧,我对还没长开的小鬼没什么兴趣。”

      “只是…”他话锋一转,笑容中多了一丝邪魅,“有时候…需要施加一些必要的惩罚呢…惩罚你的话…就要用惩罚小孩的方法吧。”他身上特有的淡香从鼻尖掠过,刺激着自己脆弱的神经,千雪感受得到自己已然紊乱的心跳…这是什么感觉呢…

      明明是害怕的…可是为什么…还会有一丝期待呢?她不知所措,挣扎着下意识想要逃离他的禁锢,却被他的双臂更紧的禁锢在了墙边。“这么不听话?”他微微挑了挑上扬的眉。“这样就等同于对我说,请更严厉的惩罚我吧。哟。”

      她敏感的神经一次次被他的话语所触动,咬了咬唇,声音有些发颤,“不要…我不会了…”他勾唇一笑,松开了双臂,“这才是乖孩子。”千雪颤抖的小手解开了毛衣开衫的扣子,褪下绀色的毛衣,雪白的衬衫在色调沉重的书房里格外显眼。看着小人犹豫要不要解开裙子调节扣的样子无奈一笑。现在的孩子都这么害羞啊…

      “给你2分钟。”他幽幽的说道,转过身去。千雪慢慢褪下裙子,叠好放在一旁的桌上,看着身上仅剩的纯白小内裤,求饶般的瞄了他一眼。“唔……”听见身后的小人发出一声类似猫叫的呜咽,不影响也知道是为什么。“要我帮你的话,惩罚就加倍。”不容抗拒地说道。

      千雪咬了咬唇,认命般脱掉了小内裤,虽说屋里的暖气开得很足,敏感的皮肤突然暴露在空气中的凉意还是让她脸上发烧。

      趴在了书桌上,从小腹传来的冰凉触感让她身子微微一颤。

      衬衫的下摆被人卷到了腰上,感受到赤裸的肌肤暴露在人的视线下,紧接着有什么冰冷的东西贴在自己的臀上,这样的感觉让她一阵颤栗。说不出的恐惧…夹杂着隐隐的兴奋…

      “不许用手挡。”

      “啪!”话音刚落,钢尺带着风落在千雪小巧的臀上,在她白皙的臀上印下一道深粉的痕迹。“呃…”火辣带着刺痛,仿佛一排针贴着皮肉扎了下去,千雪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啪!”用同样的力度在稍下的地方落下第二尺,千雪的臀上浮现出一道三指宽的红痕。

      “嘶…”从没挨过打的千雪对于这突如其来的疼痛饶是有些吃不消,倒吸了一口凉气。“啪 啪 啪” 他盯着小人儿有些可爱的反应,有些坏心眼的连续落下三尺,千雪咬紧了唇抵抗着疼痛,身子不由得有些扭动。

      “啧,那来说说吧,为什么说谎,嗯?”他轻轻将冰冷的钢尺贴在千雪有些红肿的臀上,质问到。千雪的身子不由得一颤,身后随时可能落下的钢尺,那是一种无声的威胁。她的双手抵着桌面,将头埋在臂弯里,默不作声。

      “不说?”他微微挑眉,扬手挥起钢尺,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银色弧线。“啪!”毫不留情的使力抽在小人儿的臀腿交接处,疼得千雪差点儿跳起来,下意识用手挡在了身后。“手拿开。”他淡漠开口。

      千雪不听。

      “非要我把你手绑起来?”大概是被他的话吓怕了,也算清楚他说得出就做得到,千雪缓缓将小手重新放在了书桌上。

      “啪 啪 啪…”他没再说什么,每一尺都间隔三四秒左右,照着这个力度又抽了十几尺下去,不一会儿,小人面积不大的臀上遍布着尺子印,呈现出比天边的火烧云还要红上几分深红。真是不禁打…才二十几下就这么红…他心中暗暗叹到。“呜…”感觉到小人儿的呻吟中已然多了一丝哭腔,他耸了耸肩,暂时停止了惩罚。

      “想得怎么样了?”他半倚在书桌边,灰蓝的眸子盯着桌上软趴趴抽泣的小人儿。“我…”平时只看得见他在舞台上的专注和对粉丝的温柔,从没见过他这样毫不留情的一面,千雪大概是着实被吓着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害怕了?”随意理了理亚麻色的发梢,看着有些发颤的小人儿,轻笑着问道。

      千雪感觉眼睛有些发酸,慌忙咬住嘴唇抑制着泪水。“因为…害怕说了实话之后…你会讨厌我…”因为疼痛,千雪说得有些断断续续的,声音中还带着哭腔,听起来分外惹人怜爱。

      “就这样?”他似乎对这个简单的理由有些吃惊。“嗯…”千雪闷闷应了一声。他有些无奈般抚额,背对着千雪,过了一会儿,幽幽说道:“那来算算你偷东西的账吧。”千雪一惊,意识到这句话意味着惩罚还没有结束,她回过头求饶般看着他,纤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啧…本来是想饶了你的…可是你刚才那么不听话…”他轻笑着,将目光转向一旁书柜上的一条皮带。“用这个也不过分吧。”千雪顺着他的目光看到那条做工精致的黑色皮带,只觉得浑身肌肉都抽搐了一下。银光闪闪的皮带扣看起来就让人不寒而栗,千雪不敢想象它落在自己身上会是什么滋味。无视小人儿的恐惧,他走过去将那条皮带折了两折,握在手上。“你悄悄拿走了3张CD对吧?”他勾唇轻笑,用轻松的语气吐出残酷的话语,“那就打你30下吧。”

      听到那个数字,千雪都觉得双腿发软,甚至连求饶的话都忘了说。感觉到硬质的皮带轻贴在红肿的臀上,千雪的眼泪抑制不住般流了下来。“报数。”无视小人儿的眼泪,他又补了一句。“啪!”话音刚落,皮带伴随着凌厉的风声抽在千雪的臀峰上。“呜…啊…!”一种凌厉而剧烈的疼痛从身后传来,千雪的低吟终于变为了喊叫,也早就将他的那句话抛于脑后。“那就从你报数开始算咯。”他有些不满的挑挑眉,又一皮带抽在千雪的臀峰上。“呜…1!”千雪拼命抑制住将要出口的喊叫。“啪 ”“啊…2!”“啪!”“呜…呜…3!”“啪!”……就这么一边打一边报数,皮带清脆的抽打声夹杂着千雪的呻吟和抽泣,在这样的夜里形成了一曲暧昧的交响曲。

      10下之后,他停了手,给了千雪一个短暂的休息。千雪趴在书桌上,急促的喘息中夹杂着抽泣。“好…疼……”少女的喘息夹杂着低吟,听起来真是引人犯罪。“当然了…不疼的话…就不算是惩罚了。”他走上前去,手指轻柔的理顺她有些凌乱的发丝。“那么,我们继续吧。”他俯身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完美的声线听起来仿佛是在挑逗。

      “啪!”清脆的抽打声再度响起,方才有些麻木的肌肤重新变得异常敏感,疼痛直冲千雪的大脑,让她一阵颤栗,她下意识想要伸手挡住身后,纤细的手腕被人握住,紧紧钳制在腰上。“这已经是第二次了,我不希望再看到第三次。”他警告着千雪,刻意惩罚般,抡了一皮带狠抽在她的臀上,“啪!”格外清晰的声响,千雪痛到大脑缺氧般眼前发黑,这样的疼痛让她有一瞬间的错觉,如果他再用这个力度接着抽下来第二下,自己会不会就这样痛死。

      她有生以来第一次这样后悔自己的过失,在痛苦之中的忏悔。一道深紫色的痕迹浮现出来,千雪的嘶喊提醒他,这一下着实是有些重了。然而他不能承认,这样有失尊严,做主的尊严。将腿软滑落的小人儿重新提起来,拎到书桌上,继续这毫不留情的惩罚。

      千雪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这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体验这样的感觉。极度的痛苦…恐惧…羞耻…夹杂着隐隐的兴奋…“啪!”“28!”“啪!”“啊…29!”“啪!”“啊啊…30!”漫长的惩罚伴随着千雪近乎嘶喊出的一声“30”而终于结束。

      千雪此刻早已没了力气,樱瓣般的唇被咬出了血印,精致的小脸上挂着泪痕,身子瘫软在了书桌上,急促的喘息着,拼命与四周争夺着氧气。他盯着有些狼狈的小人儿,微微皱了皱眉,出去了片刻,回来时,将一条温热的毛巾敷在千雪红肿而紫红印记交叠的臀上,又喂她喝了口温水顺了顺气。

      千雪此刻只觉得浑身都烧了起来,不是因为疼痛,而是因为羞耻。她因为偷CD而被自己喜欢的唱见,一个年龄足以当自己父亲的唱见狠狠教训了一顿,而且还是用这种难以启齿的方式。

      她自己都不愿意去回想。“起来吧,你再这样趴着,我可不敢保证不会对你做什么。”他盯着依然在喘息的千雪,半开玩笑的说道。千雪这才回过神来,急忙想站起来,却牵动了身后的伤口,疼得倒吸一口凉气。

      “把衣服简单穿上吧,我送你回去。”他看着千雪说道,随后就走出了书房。千雪小心翼翼的提起内裤,试图穿上,奈何身后的伤口轻轻一碰都会疼得要命。马马虎虎提上内裤,将裙子的调节扣调得宽松了一点儿,整理了一下衣服和领结,勉强迈开脚步走了出去。

      他已经换好了出门的衣服,正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浅笑着看着行动困难的千雪。“车就在门口,忍忍吧。”似乎是清楚她身后的疼痛一般,他上前,为她披上大衣,让小人儿半倚在自己身上。车确实就停在离公寓不到10米远的地方,然而此刻千雪却觉得这距离格外漫长。车门打开,千雪刚坐在车后座上就身子一颤,身后的伤口被挤压,无一不在叫嚣着疼痛。“你趴着吧。”看着小人儿略带痛苦的表情,无奈的说道。“不好意思…”千雪低下头小声说了一句,蜷缩起身子,半靠在车左侧的玻璃上。

      车窗外的景色因为黑暗而变得模糊不清,只看得见路边霓虹灯的光影一个个掠过,车里的暖气开得很足,温暖的气氛,加上今天千雪也真的是很累了,轻轻阖上眸子想休息一会儿,没想到竟沉沉的睡着了。

      他从后视镜里看着她安静的睡颜,轻轻扬起嘴角。

      他将车开得很稳,尽量不惊醒她。

      车停在了一栋小别墅门前,他解开安全带,侧过头来盯着千雪,她微微蹙眉,似乎睡得并不安稳。精致的小脸被墨黑的发丝遮住了大半,在黑夜的映衬下显得更加苍白,纤长分明的睫毛上似乎还挂着点点泪珠,蔷薇般的唇瓣上还印着方才咬出的血痕,样子分外惹人怜爱。

      似乎是感觉到了人的目光,千雪蹙眉,轻哼了一声,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感觉眼皮有些沉重,她朦胧间看到那个人影,他好像在轻笑。他盯着面前的小人儿迷迷糊糊,将醒未醒的样子,不由得唇角轻扬,将身子微向前探去,在千雪的额头上落下一个浅浅的晚安吻。

      眸子中他的脸骤然放大,感觉到他的唇在额上蜻蜓点水般轻轻一点,千雪困倦的意识骤然清醒,睁大了眼睛,有些难以置信的盯着他。看着小人儿可爱的反应,他勾起唇角,轻笑道:“今天的事让你讨厌我了么,公主?”千雪一怔,随即反应过来,脸上泛起两片潮红。

      “不…并不讨厌…”她低下头,轻声答道。

      直到现在,我还是喜欢着你。

      即使是这么毫不留情的你,我还是…最喜欢。

    • 0
    • 0
    • 0
    • 1.1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