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这个游戏王跟我记忆中的不一样

      这个游戏王跟我记忆中的不一样!

        夜幕降临在及其繁华的现代都市,沿街的路灯和广告牌逐渐睁开了眼睛。缤纷的彩灯和电子屏幕的光亮相互辉映,灯光将马路照成了金属般的色泽,这……这是哪…

        我——游宇,一个沉迷于游戏王的普通人,每天最大的快乐就是抱着妹卡喊老婆(大雾)咳咳,开个玩笑罢了,每天最大的快乐莫过于跟别的牌佬绞尽脑汁通过各自的操作来取得胜利。今天,我像往常一样,轻车熟路的连上了加速器,打开了牌佬最常用的决斗软件之一——决斗链接,突然一阵晕眩后,我便看到了上面的场景

        我站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目光里透露出迷茫,好一会后…“卧槽”我惊叫出。这…应该是童实野市吧…我晃了晃头,确定了这一切都不是幻境。“难道我穿越到了决斗链接的世界里?”心中暗自发问,同时嘴里开始小声暗骂:“吗的这种呆逼穿越套路十八线网文作者也不好意思写出来吧”一番挣扎无果后,我愉快的接受了这个现实(真的很愉快)“都快饿死了,不接受也没什么办法吧”这种话绝对不是我说的。

        等等,这既然是游戏…那大概可以…?心中默念菜单,果然出现了正常游戏里的菜单

      姓名:游宇

      类型:NPC

      魅力值:95

      幸运值:20

      体力:3/3

      评价:一个平平无奇的决斗者

        魅力值95也太赞……了个屁啊,拜托这里可是游戏王啊,你长的再好看有什么用啊。又默默看了眼自己的幸运值,内心暗下决定:以后一定远离赌狗。算了…还是看下卡组吧,众所周知,卡组就是游戏王里最重要的武器,默念卡组后一个决斗盘连带着上面的卡组出现在了我的胳膊上。拔出卡组一看,哇,是元素英雄卡组诶,这可是主角卡组,那岂不是嘎嘎乱杀…个锤子哦。“英雄到来什么的key卡你不给我算了,u连天空哥不给我一张,这怎么能当英雄”看了眼自己卡组里的“四大废侠”默默叹了口气(补充说明,天空哥即元素英雄天空侠,战士族,四星,攻击力1800,守备力300,每次召唤或特殊召唤时可以发动下面两个效果之一,效果一:从卡组将一张怪兽卡加入手牌。效果二:破坏场上除自己外的英雄数量的魔法陷阱卡)(四大废侠指羽翼人,爆炎女郎,粘土人,电光侠)

        画面一转,午夜的我在街角来回游荡,做这种事的一般会有几种人:混混,醉鬼,还有一些不怀好意的人。

        至于我,抱歉,看颜值就知道我不属于上面的那几种,怎么会有这么帅的混混(doge)

        我已经按照路线走了四圈了,重新整理了下记忆,没记错啊…论坛上的大佬就是说这里有隐藏任务的啊。正当我百无聊赖的在这里闲逛的时候,一个穿着黑色厚袍带着白色面具看上去就很诡异的人走了过来,他望向了我的决斗盘

        “要来场决斗吗…?”诡异的声音从他嘴里传出:“赌上自己的稀有卡的那种”

        “稀有卡猎人?对吧”我反问道

        “嚯,居然知道我们啊”

        “因为海马公司举行的决斗者大赛,世界各地的决斗者都来到了这里,你们决斗卡猎人肯定不会缺席的吧”

        “正是如此”稀有卡猎人带着笑意说到:“喂,既然你也有海马公司的新型决斗盘,那就来一次赌上稀有卡的决斗吧”他举起胳膊,手臂上的决斗盘已自动打开

        “隐藏任务触发——来自古鲁斯的挑战

        说明:来自强大的古鲁斯的决斗者猎人——魔术师潘多拉向你发起了挑战!

        获胜奖励:得到UR稀有卡“黑魔术师!”

        战败惩罚:被对方夺走任意卡牌。”

        任务描述如同穿越前那个世界的任务描述一样含糊,奖励还算明确,惩罚压根没说清是什么

        不过之前已经玩过那么久这个游戏的我早已经习惯了,随机性也是这个游戏的特点,不同的玩家做相同的任务奖励都可能不同。

        至于我选择这个任务的原因则是安全,毕竟潘多拉在动画设定中只是一个炮灰,根本没有超凡力量,就算输了也只是受到一定的冲击罢了,再有就是被对方抢走稀有卡

        然而这一点……对于我来说基本可以忽略,卡组里只有四大废侠和一堆基本用不上的魔法陷阱卡,一张能算的上稀有卡的东西都没有,总之,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决斗×2”

        【游宇,LP 4000】

        【潘多拉,LP 4000】

        “先攻归我了,抽卡。”

        潘多拉抽了一张卡,加入了手牌,看了一眼,语气里都带着一丝轻笑

        我看着他的动作,心中不禁感叹……NND先手还能抽卡的日子真的美好啊

        “我这里召唤它……杀手番茄!攻击表示”

        【杀手番茄,攻击力1400】

        “我的回合结束了”潘多拉道

        我叹了口气,不是我吹 对面这样的起手如果我在大号必不让他有第二个回合,罢了,好汉不提当年勇,还是要看现在的战局…

        “我的回合”

        我抽了一张卡,扫了眼自己的手牌,思考了许久,终于抽出了一张卡,狠狠地将卡拍在了决斗盘上

        “我守备召唤元素英雄·羽翼侠,回…回合结束”

        【元素英雄·羽翼侠,守备力1000】

        我他喵的还能怎么办,起手两张羽翼侠一张爆热女郎,还没有融合,你让我怎么打

        “只能打出一张杂鱼怪兽就无计可施了吗?”潘多拉甚至还嘲讽了一句,接着他又抽出了下一张卡

        “我的回合!”潘多拉发出了奇怪的笑声:“呵呵呵…既然让我碰到了一个初学者,那就让我试试我的新能力吧…黑暗游戏…启动!”

        “什…”我瞪大了眼睛,这…这明显不对吧,怎么一个炮灰角色都有开启黑暗决斗的力量了,这是我记忆中的游戏王吗???我连忙呼唤菜单,打开菜单后菜单解释到,这个决斗世界是正常决斗世界的平行线,已经被黑暗力量占据,所以黑暗游戏在这个世界里十分正常”

        “草啊!系统我*你大爷!*** **!这么重要的事不早点说”我在心里怒骂,而现实里已因为黑暗游戏的压迫感微微有些腿软了

        “呵~果然是个怂包呢”潘多拉继续嘲讽,随后他把刚刚抽到的卡拍在了决斗盘上,“召唤怨念之杀手人偶!”

        一张怪兽卡随机出现在了场地上,交织的光影勾勒出了阴森的玩具娃娃形象,它的下巴像是脱臼了般错位,手里还拿着把小斧头,被召唤时还发出了阴阳怪气的笑声

        【怨念之杀手人偶,攻击力1600】

        “首先用杀手番茄干掉你守备的杂鱼怪兽”我们可怜的羽翼侠好歹是个英雄,但那只1000点的守备力却让他面对这个番茄的进攻都抵抗不住,这个大番茄怪叫着撞向了羽翼侠,羽翼侠绷紧了肌肉,却还是没能抵抗住这个大番茄的冲击,羽翼侠如同被敲碎的玻璃般粉身碎骨,从场上消失了

        “这样一来保护你的怪兽就没有了,杀手人偶,直接攻击!”

        我抬起胳膊挡在身前,但小小的人偶却给我带来了巨大的伤害,我被打退了一大截,正常站着对于我来说仿佛都已经很困难了

        【游宇,LP4000→LP2400】

        “哼,只是个三流水平的决斗者么?回合结束”

        “我的回合!”

        我抽了张卡,面色轻微一变

        “哦?抽到稀有卡了吗?那就让我见识下你的稀有卡吧!”

        我白了他一眼

        “好,那就让你见识下我卡组里的最强怪兽!来吧,元素英雄·电光侠”

        【元素英雄·电光侠,攻击力1600】

        潘多拉愣了下“这…这就是你的王牌…?”

        我认真的点了点头:“是啊是啊”场上的电光侠仿佛听到了我说的话,整个人气势大增,大有一股万夫莫开的气场(电光侠有恐怖的1600打点,在四大废侠里确实是打点最高的)

        “上吧电光侠,去击破对面的杀手番茄”

        【潘多拉,LP4000→LP3800】

        “杀手番茄的效果发动,在被战斗破坏时可以特殊召唤一张攻击力在1500以下的暗属性怪兽,我要召唤的是第二张杀手番茄”潘多拉说道

        “所以你一张稀有卡都没有…?”潘多拉强压着怒火发问

        “对啊对啊”我两手一摊:“我也没说过我有啊”

        “既然这样就别怪我了…”潘多拉手指搭在卡组下一张卡上,同时阴沉道:“新规矩,等你输了,我要拿走你的整个卡组,还有你的生命…”

        “我的回合,抽卡!”他讲新的一张卡加入了手牌,抬起眼睛瞪着我

        “就让你特别见识一下好了,决斗怪兽中级别最高的魔术师,你这种三流决斗者一辈子都见不到的顶级怪兽”

        他动作夸张的把手里的一张卡高高举起“我把杀手番茄和杀手人偶作为祭品,上级召唤,我最强大的仆人———黑魔术师!”

        红色的高帽,如盔甲般的法袍,淡青色的法杖,最顶级的魔术师悬浮在了潘多拉面前

        【黑魔术师,攻击力2500】

        这就是潘多拉的王牌怪兽,也是决斗怪兽界的传奇怪兽黑魔术师

        “黑魔术师,给我粉碎掉那个杂鱼怪兽!”潘多拉手一挥:“黑暗魔术!”

        红色的黑魔术师飞了起来,法杖凌空挥舞,魔力的波动从法杖末端倾吐而出,漆黑的魔力轻松刺穿了光之战士发身体,闪电侠随之粉碎

        “额啊…!”这一击对我来说并不轻松,我觉得我的身体也马上要碎掉了

        【游宇,LP2400→LP1500】

        “我覆盖一张卡,回合结束”潘多拉面前的魔法陷阱区多了一张卡

        “到我了,抽卡”虽然形式并不乐观,但是我的脸上却浮现了淡淡的笑意,发动技能——命运抽卡(当你在血量在1500以下时可以使用,使用后必定会抽到你提前设定好的牌)

        而我早知道了对面的卡组,所以自然设定了针对卡“我通常召唤元素英雄·电光侠!”电光侠二号机上线

        “打开盖卡!黑魔术的幕帘!我可以支付一半的生命值,从我方卡组特殊召唤一只黑魔术师,出来吧,黑魔术师!”

        【潘多拉,LP3800→LP1900】

        “我的卡组里足足有三张黑魔术师,卡片就是决斗者的力量所在!哈哈哈哈哈…”

        “所累哇多卡呐”(日语,意味那又能怎么样呢)“发动魔法卡,魔女狩猎!”没错,这就是我刚刚用技能抽到的牌“这张卡的效果很普通”我慢慢的开口:“场上所有的魔法师族怪兽破坏!”没错,这就是我对付潘多拉的针对卡,刚刚用系统送的卡劵换的(反正也换不了什么好东西)

        “什…什么?”潘多拉一脸震惊的样子:“你…你这明显是刚印的卡吧,我不服”

        然而潘多拉再不服也没用,他的两只黑魔术师已经在绝对的压制下灰飞烟灭了

        “没…没关系…我的生命值还有1900,而你最强的怪兽也只有1600的攻击力,胜利还会是我的,呵呵呵…”潘多拉很快就恢复了镇定

        我没有反驳潘多拉,默默的开口:“发动装备魔法,传说之剑,战士族怪兽才能装备,装备后攻击力和守备力各增加300,装备给元素英雄·电光侠”

        【电光侠,攻击力1600→1900】

        “不…不可能!”

        “结束了…电光侠的最后一击!”电光缠绕的剑刃猛劈而下,带来的真实冲击感让潘多拉发出了惨叫,倒在了地上

        【潘多拉LP1900→LP0】

        我慢慢靠近了潘多拉,轻轻摘下了她的面具,露出的不是什么五大三粗的大汉,而是一张细腻光滑精致的脸。“wo…woc?潘多拉怎么成女的了啊?”正在心中思考这个问题时系统突然传来了提示“检测到此人身体中具有黑暗能量,是否净化后吸收,能量足够后甚至您也可以进行黑暗决斗以及把怪兽实体化等等”

        “嗯哼?还有这等好事?那肯定要来啊,系统gkdgkd”

        “好的,请你选择姿势”随机在我眼前出现了很多的我不懂的名词

        “这么智能嘛,还能选择姿势,那,就这个OTK吧,看起来就很高端大气上档次”我在心中跟系统对话

        “好的,净化过程已开启,在您完全吸收前这个过程不可停止,否则会发生不可预料的事情”

        随后潘多拉——不对,准确说是下半身全裸的潘多兰趴在了我的腿上…“卧槽!”我惊叫了出来,“这…这是什么东西!系统,系统你给老子爬出来”

        “这是净化吸收过程的一部分,具体方法是用手拍打她的臀部使其完全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然后系统就可以把黑暗能量抽取出来为您所用,俗称,打屁股”

        “??????????”我晃了晃头确定自己没有听错:“吗的咱们这不是个正经游戏吗,怎么回事啊?怎么回事啊!”

        “净化过程一旦开始就无法停止,否则会发生不可预料的事情…”系统只是一直重复着这句话

        “吗的你还跟我装傻”我奇迹败坏却又无可奈何,只得微微低头看向了腿上的人儿。光滑,细腻,白嫩,浑圆,这就是我的第一想法,我不由得吞了口口水。

        对于我一个初哥来说在这种情况下转移视线这种小事都显得格外困难。我鬼迷心窍似的抬起了手,巴掌高高的抬起,随后落在了潘多拉的屁股上

        “我在干什么啊?”这是我昨晚刚刚的动作后的第一个想法。“貌似手感挺好的?”这是紧接着第一个想法出现的第二个想法

        看着眼前的“大白馒头”我的手不由得自己动了起来(真的是自己动的,大家请相信我这个正人君子)“咳…这…这是为了帮她摆脱黑暗力量,对,就是这样”我恬不知耻的给自己开脱手上的动作由开始的青涩逐渐变得熟练起来,这时我突然感觉到腿上的人好像动了动,潘多拉…好像醒了?!

        “你…你干嘛?!”潘多拉被吓了一跳,开始挣扎起来,但由于黑暗游戏的绝对性,潘多拉只能乖乖的趴在我的腿上

        “你这个变态,无耻,下流的混蛋!”潘多拉又羞又气,骂完后又开始了无意义的挣扎

        我见此状知道自己怎么也洗不白了,干脆就破罐子破摔:“怎么了吧?我就想打你一顿,怎么了?!反正你也跑不掉”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越想越气,巴掌全力朝着潘多拉的屁股上打去

        “流氓!混蛋!变态!…”潘多拉还是嘴上不饶人

        “任务完成,已解锁UR稀有卡黑魔术师!”系统的声音突然出现“解锁工具,黑魔术师的法杖!是否现在使用?”

        没有过多犹豫,我便选择了“是”随即一把淡青色的短法杖便出现在了我手中

        【黑魔术师的法杖,拥有黑魔术的加持,可以使被净化者的疼痛感和敏感度增加”

        我打量了一下手中的法杖,这也没什么特别的啊…稍微用了些力打向潘多拉的屁股

        “唔…!”潘多拉的反应仿佛格外强烈

        “这么厉害嘛?”我心中暗想,随后增加了一些力气再次挥舞起淡青色的法杖

        “唔啊…”腿上的潘多拉已经开始小声呻吟了…

        我笑了笑,开始快速挥舞起法杖,可能是因为法杖有魔法加持的原因,我觉得使用起来格外得心应手。“怎么不骂了啊,刚刚不是还挺嚣张的嘛”恐怕我都没有注意到我的心态已经从开始的不能接受慢慢变得习惯甚至有些喜欢…?

        “唔啊…唔啊……”潘多拉的身体微微扭动着,似乎期待着能够躲过一两下的拍击 眼中似乎已经有了水雾

        我完全没有察觉,手中的魔杖不断挥舞着

        手上的动作稍微慢了下来,潘多拉小声的抽泣把我从刚刚那个状态拉了出来。“现在好了吗…?”我一边暗骂自己真不是个人一边询问系统

        “还不够”系统冰冷的说道

        一不做二不休,做到一半半途而废怎么能行,心里下定决心,挥舞法杖的力度又大了几分

        潘多拉小声的抽泣也变成了哭喊:“别打了别打了…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啊”

        我才注意到潘多拉的屁股已经从原来的光滑白嫩变成了现在的深红色,有些地方甚至已经微微发肿了

        三十多下的连续抽打后,系统终于提示到:“黑暗能量收集完毕”

        我把魔杖收了回去,看着抽泣的潘多拉,手不自觉的攀上了她的屁股,开始轻轻揉着

        “唔…”潘多拉面色绯红,似乎已经没有反抗的力气了…

        等到潘多拉情绪稳定后我把她放了下来,“按照约定,你的卡组我就拿走了,还有,记住以后别在进行黑暗决斗了”

        “等…等等…为什么是整个卡组啊,不是稀有卡吗…”她小声嘟囔着

        我把魔杖又拿了出来,在她面前晃了晃“你刚刚说什么?”

        “没…没事了”她穿上长袍转身就跑,连决斗盘都没带走

        我微微笑了笑,抬头看向天空,所以…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 0
    • 1
    • 0
    • 628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孙填峪Lv.0
      打赏了10金币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