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162
    • 【转载·帖子重整】【雪鹤之章】白鹭公主的自律 原神同人(西西弗斯)

      。荧视角

      该如何形容神里大小姐呢?

       

      容姿端庄、举止得体、仪态优雅,聪慧而坚韧、温润而谦和—无论是鸣神大社的巫女,还是稻妻城内的民众,都不吝惜这些溢美之词来形容她。

       

      她是令人倾慕的「高岭之花」。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出身于贵胄的社奉行家大小姐,是凡间庶民难以企及的存在。如孤傲地绽放于高岭之巅的神樱一般,只可远观、不可触及。

       

      她是冰清玉洁的「白鹭公主」。

       

      「如霜在华、如鹭在庭」,无论是清丽秀美的外表、还是聪敏得体的谈吐,都恰似白鹭般纯粹而高洁。街坊邻里谈起她,总会露出真心实意的赞叹之色。

       

      她是傲立霜雪的「冬日寒椿」。

       

      「寒椿吹雪,白鹭归庭」,就像在霜雪纷飞的凛冬、也依然顽强地保持着光泽的山茶花,这份傲立霜雪的坚韧和优雅,正是这位白鹭公主的写照。

       

      不过,这位白鹭公主,近日似乎有些疲惫。

       

      「神里小姐,最近太过操劳了么?」

       

      无论是神里家的仆人、还是前来办事的客人,都会忍不住这样问道。而一向关心神里的荧自然也不例外。毕竟近日的神里似乎总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脸上也挂着显而易见的疲倦与困乏。

       

      「近日府上事务繁多……在下力有不逮,还请多多谅解……」尽管面色略显憔悴,但神里还是优雅地回应着来自大家的关心。

       

      在派蒙的提醒下,荧决定去看望一番神里。不过考虑到每次都会被神里用亲自制作的料理盛情款待,为了不让她额外操劳,荧这次并没有提前告知,而是打算给神里一个「惊喜」。

       

      「原来是异乡的旅行者阁下呀,您也是来拜访小大姐的吗?」

       

      「是呀,听说神里大小姐近日夙兴夜寐、多有操劳……不知在下前来探望,是否打扰到了大小姐的静养……?」

       

      来到社奉行门前的荧,就连谈吐都情不自禁地模仿起了神里绫华的优雅。

       

      「承蒙您的挂念,大小姐近日确实深居简出,谢绝外人登门拜访。不过大小姐吩咐过,如果来客是您的话,便可随意进出府中,不必受此限制……您若要见大小姐,直接推门而入即可。」

       

      由于早已是神里家的熟客,荧和社奉行府上的守卫们简单地例行寒暄了几句,就步入了神里屋敷的庭院。

       

      而每当步入庭院,荧的脑海中都会浮现出神里大小姐那熟悉的的面容。当然,还有耳畔那声再熟悉不过的问候:

       

      「稻妻神里流太刀术皆传—神里绫华,参上!」

       

      不仅是剑术修习日臻精进,作为社奉行家主理内务的大小姐,面对府上诸多繁杂事宜,神里绫华亦是处理得井井有条。就连神里屋敷的院落,也总是被手下的家仆们洒扫得纤尘不染。

       

      饰以假山、植以松木、覆以白砂、缀以椿纹……每当荧漫步于神里屋敷,都会被庭院内的「枯山水」景观所惊艳:据说这景观来源于璃月的古典园林,又借鉴了来自枫丹的艺术技法,才形成了这般蕴含稻妻本土特色的典雅景致。

       

      不过在颁布了锁国令的稻妻,与海外交流属于被三奉行家族垄断的特权,这种舶来的雅致必然是与庶民无缘的;也只有在神里家这样的宅邸高墙内,才能瞥见这囿于一隅的上流风雅了……毕竟,「社奉行本部」这样戒备森严的所在,绝非外人能够轻易踏足。

       

      但荧是个例外。

       

      作为神里大小姐的挚友,荧可以随意地出入于此;在被天领奉行通缉后,这里更是成为了供荧栖身的避风港湾。每当在冒险途中感到疲惫或是遭遇困顿之时,荧都会前来寻访神里,或是品茗论茶、或是切磋剑术、或是促膝长谈。而日常忙碌于府中事务的神里,也会在百忙之中抽出难得的闲情逸致,与荧一同享受浮生半日的恬静时光。

       

      身处深闺的神里绫华,总是会津津有味地听旅行者讲述发生在提瓦特大陆的奇闻轶事;而身为旅行者的荧,也会默默聆听神里大小姐诉说自己的小秘密。从沏茶的技艺,到制作料理的手法,再到流传于鸣神岛的怪诞奇谭……似乎每次寻访,二人都有聊不完的话。

       

      就连「通宵看完了民间流行的璃月武侠小说,还给作者写了一封匿名信」、「深夜肚子饿了,避开佣人溜到厨房,哼着歌为自己做一碗茶泡饭」、「茶道课上,偷偷根据茶叶形状占卜恋爱运势」这样的小秘密,神里绫华也会略带羞涩地向荧娓娓道来……

       

      但这些,似乎并不是神里大小姐的全部秘密……

       

      当荧轻轻推开社奉行本部的门扉后,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点缀着寒椿和雪花纹样的天蓝色屏风。按照稻妻贵族的规矩,像神里绫华这样地位尊贵的千金大小姐,向来不会轻易地将身形示于屏风之前。而登临府上的访客,也难以窥见大小姐置于屏风之后的真面目。

       

      不过,荧这样的挚友自然是例外。在按照习俗脱下靴子后,荧踱步绕过屏风,蹑手蹑脚地踩在柔软的榻榻米上,生怕破坏了屋室内的幽静。由于榻榻米被打扫得纤尘不染,荧丝毫不用担心会弄脏脚上雪白的丝袜。而屋内梦见木质地的名贵家具,也散发着樱花树特有的淡雅清香。

       

      尽管早已前来探访多次,但荧还是忍不住环顾四周,仔细地打量着社奉行室内的摆设与装潢—无论是装裱在墙壁的字画作品,还是陈列在漆木架上的武士佩刀,都透露着完全有别于市井庶民的上流气息。而镶嵌在正厅最显眼位置的鎏金「寒椿吹雪」家纹,更是象征着神里家族的尊贵地位与悠久传承。

       

      和往常一样,空旷的正厅是空无一人的;但门口又摆放着神里小姐的一双木屐。那么,神里小姐一定是在她自己的闺房里了。穿过正厅后,荧缓步来到了位于最深处的神里绫华的房间。

       

      「好久没见神里小姐了,今天一定要给她来一个惊喜……」

       

      荧下意识地放慢了轻盈的脚步,尽量避免发出声响。不过,被雪白帘子遮住的闺房里面,似乎传来了沙沙作响的声音,以及隐约的敲击声和低吟声……

       

      「奇怪……难道神里小姐的房间中还有别人么?……」

       

      荧一边暗自嘀咕着,一边掀起了门帘。但是,就当帘子被掀开时,荧却目睹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房间中只有神里绫华一人。只不过,神里大小姐是以双腿岔开的姿势跪撅在榻榻米上的:被解开的衣带摊在身旁,雪色的银发凌乱地搭在肩头,及膝的裙摆被掀起到腰间,白色的衬裤褪到了膝盖的位置,露出了神里小姐赤裸的、白皙的、浑圆的臀部……

       

      她的一只手肘撑着榻榻米,另一只手则背过身去,挥舞着一柄木制的折扇,轻轻地敲打着她撅起的裸臀,在白皙的臀瓣上留下了淡粉色的印迹……

       

      「神、神里……」

       

      荧本想说些什么,但是眼前这一幕的冲击让荧的头脑霎时陷入了空白,以至于她还没能看清神里绫华震惊的目光,就一个后撤步仓皇地退到了屋外……

       

      「天呐……我、我看到了什么……」

       

      荧实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仿佛刚才的一幕是梦中所见。就算是第一时间跑到了室外的庭院中,荧也依然是一副惊魂未定、不知所措的样子,甚至连靴子也忘记了穿……

       

      「神里大小姐……竟然会光着下身跪在地上,用折扇……抽打她自己的光屁股……」

       

      「而且似乎还从口中……发出了疑似享受的……呻吟……」

       

      荧呆呆地站在庭院的回廊中,一边试图平复自己的心情,一边努力地确认这个不可思议的事实。

       

      「真是糟糕……进屋前应该先敲门的……」

       

      「这样冒犯地闯进来……神里小姐一定会很生气吧……」

       

      「可是,刚才的那一幕……真的不是在做梦吗……」

       

      「要不……先找个理由离开好了……下次见面的时候,就,就当作无事发生……」

       

      就当荧慌张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身后的屋门被缓缓地推开了。伴随着的,则是木屐缓缓踏在廊道木地板上的回音。

       

      深黑的木屐,纯白的足袋,及膝的天蓝色裙摆下是一双纤细的玉腿,贴胸的板甲上绣着寒椿图案的神里家纹,雪色的及腰银发上束着粉色的樱纹绳饰,冰蓝色的羽织翻领包裹蔽着白皙的脖颈。遮住脸庞的是一柄张开的折扇,蓝金相间的扇面上绣着一株山茶花。而没有被折扇遮住的,则是眼角的一颗泪痣。

       

      走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神里绫华大小姐。

       

      就像一只行走在雪地上的白鹤,神里绫华踱着轻盈的缓步来到了荧的面前,在恰如其分的距离礼貌地停下脚步、收起面前的折扇,露出了即使素颜也依然冰清玉洁的脸庞,又像平常接待客人那样,露出了一丝嫣然的微笑,

       

      「旅行者,好久不见!在下有失远迎,还请恕礼数不周……」

       

      荧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站在自己面前的,是这位和刚才判若两人的、以优雅而称的「白鹭公主」、社奉行家的大小姐—神里绫华。

       

      「好……好久不见……神里小姐……」

       

      荧心不在焉地回应着神里,似乎还能没能从刚才的震惊中平息过来。但是神里接下来的一番邀约,让荧试图寒暄几句后就赶紧告辞的想法泡汤了。

       

      「那么,如果旅行者不介意的话,愿意陪在下进屋坐一坐么……?虽说想要闭门修养,但整日独自一人深居宅中,终究有些孤寂……最近社奉行收获了一批上好的茶叶,不知旅行者是否有兴趣……」

       

      荧突然感到有些无所适从,难道刚才的那一幕,只是自己的幻觉么?不然的话,站在自己面前的神里小姐,为什么会如此……若无其事?但如果现在就匆匆告辞的话,反而,会显得欲盖弥彰吧……想到这里,旅行者还是怀着忐忑不安地心情,跟随着神里绫华走进了屋内。

       

      按照稻妻的礼节,二人面对面跪坐在柔软的榻榻米上。屋内散发的梦见木的香气依然令人安心,但荧却紧张得说不出话来,甚至仍有些难以相信刚才看到的那一幕。直到神里绫华一边摆弄着桌上的茶具、一边将溢着热气的茶杯恭敬地递到荧的面前,荧才稍稍冷静了下来,并用略微颤抖的双手接过了这杯茶。

       

      「旅行者远道而来,本当以宾客之礼相迎,却让旅行者在屋外等待多时,实在有违待客之道,真是抱歉……」

       

      「不……不好意思……是我来得太突然……没有提前告知……听,听说神里小姐近日十分操劳……所以才会前来探望……」

       

      「原来如此,真是烦劳旅行者费心了……其实在下身体并无大碍,只是前些日子事务繁多,百忙之中难免心生倦怠,这才决定闭门谢客、潜心静养一段时日。府中事务,我已交付托马代为处理。」

       

      望着面前谈吐自如的神里小姐,荧逐渐怀疑自己刚才一定是看错了什么。不过荧还是有些拘谨,不知是因为神里屋敷肃穆的氛围,还是因为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缓过来。

       

      「唔……神里小姐……」

       

      荧本想试探性地向神里绫华求证些什么,却欲言又止,不知该从何问起。

       

      「怎么啦,旅行者?」

       

      荧缓缓地抬起头,只见一副略带莞尔的笑颜映入了自己的眼帘。在银色的齐刘海下,是神里绫华如雪般澄澈的眼眸。而她才刚化过淡妆的白皙脸颊上,则泛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绯色红晕。

       

      「嗯……绫华的茶艺……果然是堪称一流呢……」

       

      相比于「神里小姐」这样的略有距离感的尊称,荧还是更喜欢「绫华」这样亲切的称呼。荧一边说着,一边缓缓地放下了手中的茶杯。就连荧自己也分不清楚,这究竟是在试图缓解尴尬氛围的闲言碎语,还是因为这茶香而情不自禁发出的感慨了。

       

      「能让见多识广的旅行者这样夸奖,真是有些不好意思……」

       

      「神里小姐对于诸般技艺,无论是茶道、花道还是剑道,都可以说是天赋异禀,这些可都是在稻妻城家喻户晓的哦……」

       

      「真是过奖,在下只是从小就跟随师傅们修习罢了,实在不敢说有什么天赋……」

       

      神里绫华娓娓道来地向荧讲述着小时候就跟着师傅学习茶道的故事。在稻妻,若是出身于名门望族,诸如茶道这样的风雅技艺绝对算是必修课程,更不要说是执掌祭祀与文化事务的「社奉行」神里家了。

       

      也正是通过修习这些风雅的技艺和礼仪,神里绫华拥有着与凡间庶民截然不同的优雅姿态。就连教授这些技艺的私塾师傅们,都对这位「白鹭公主」的优雅和勤奋赞不绝口,表示「青出于蓝看而胜于蓝」。不过,当真正与神里绫华共处的时候,荧还是感受到了远胜过用言语描述和形容的风雅气质。

       

      「唉,真是怀念儿时的茶道课呢。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沏出曾经那份质朴的茶香……」

       

      「绫华是回忆起了什么吗?」

       

      「嗯……儿时的茶道课上,茶道师傅曾经提到过「茶心」。不知道旅行者对于「茶心」是怎么理解的呢?」

       

      「唔,用一句绫华经常提起的话来说,就是「茶要细细品味,才能了解其中的风雅」

       

      吧。」

       

      「没错,茶道师傅也是这样讲的。其实不仅是茶,无论是锐利的宝剑、还是幽香的鲜花、抑或是天地间的一草一木,都是蕴含了风雅在其中的……」

       

      「想不到这简简单单的一杯茶里,竟还有这么多门道……」

       

      「其实儿时的我,也会因为茶道课上诸多繁琐的流程而头疼、但是师傅却告诉我,要在枯燥的仪式中寻求内心的平和与寂静,这也正是「和、敬、清、寂」的正心之道……可惜那时的我,却总是会因为些许杂念而在课上走神……」

       

      「完全看不出来呢……」

       

      「就算是一潭如明镜般平静的池水,水面之下也会暗流涌动。更何况我们这些奔行于尘世间的凡人呢。其实不瞒旅行者说,就算是在外人眼中如凝冰般纯粹的「白鹭公主」,也会被一些芜杂的意念所困扰……」

       

      神里绫华一边说着,一边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轻轻地叹了口气,像是欲言又止的样子。而杯中的茶水,也微微泛起了荡漾的涟漪……

       

      「就连如白鹭般高洁的绫华小姐,也会有这样的困扰吗……」

       

      荧似乎想问什么,但同样欲言又止。和绫华朝夕相处的直觉告诉荧,绫华一定是有什么心事,要向自己这位虽来自异乡、却又值得推心置腹的知己诉说。

       

      「旅行者,你刚才……是不是看到了些什么……」

        

      隐藏内容需要登录才可以看见

      马上登录
    • 30
    • 162
    • 0
    • 6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金杭宇Lv.1
      打赏了10金币
    • 0
      1yLv.1
      打赏了10金币
    • 0
      六十八Lv.1
      打赏了90金币
    • 0
      wzryzzhhgLv.3
      打赏了10金币
    • 0
      十几杀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甜甲反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花瓷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1qazse4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XSGZYTLv.3
      购买了付费内容
    • 1
      修行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无法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乐子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妃妃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hi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Shadow.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6669999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爱知县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save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加载更多评论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