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挨打的妻子

      洛轻早早起床,洗漱完毕之后就跪在床边,等着老公林霁寒起床。林霁寒给洛轻定的家规之一就是晚上九点之前必须回家,而她前一天回家很晚,所以她早早准备好挨罚,就希望老公看在她态度好的份上能轻点打。

      林霁寒起床之后,看到跪在床边的洛轻,说道:“去把戒尺拿来。”

      洛轻起身,去书房拿来戒尺,又重新在床边跪下。

      “不必跪下了,把裤子脱了趴在床上。”

      洛轻下半身穿的是一条运动短裤,她缓缓脱下短裤,又把白色蕾丝内裤也脱掉,支撑着上半身趴在床上,脚还踩在地上,,这样屁股就自然撅起来了。

      “啪”毫无征兆的一戒尺打在左边屁股上,洛轻“啊”的一下叫出了声音。

      “啪,啪”又是两下,都打在左边。

      “老公,轻点打好不好,我错了。”

      “不打的时候就不知道错,屁股挨上板子了才知道错?忍着。”说完,林霁寒又在洛轻的右边屁股上“啪,啪,啪”打了三戒尺。

      “呜呜呜,疼,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呜呜呜”屁股上火辣辣的疼,但更害怕的在于老公根本没说要打多少下,那这还得挨多少戒尺啊?

      如果打之前说个数,心里好歹有个底,戒尺打下去虽然疼,但是好歹有个盼头,毕竟固定的数目总会打完的;而这没说要打多少下,那挨多少下也是白挨,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正想着这个问题,洛轻的屁股上又挨了几下戒尺,白皙的屁股上已经浮现出交错红痕。

      “啊,疼,我错了,我知道自己该罚,老公说个数儿,我一定好好挨板子。”

      “怎么?知道怕了?”其实,林霁寒是故意不说打多少下的,就是要让洛轻害怕,达到一个震慑效果。现在震慑效果达到了,林霁寒也就不再这样吓唬她,转而问到:“那你自己说,该打多少下?”

       

      隐藏内容需要登录才可以看见

      马上登录
    • 0
    • 0
    • 0
    • 834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