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毕业生10

      不一会儿,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传来,十几个按摩小姐鱼贯而行,来到三楼的大厅里,面对着林洛和陈松依次站好,陈松背着手审视着眼前这十几个女人,林洛在旁边一眼就发现了其中站着一个身高在174cm左右,带着眼镜的女人,这个女人并没有像其他按摩女那样穿着统一的工装,而是一身上白下蓝的短袖连衫裙,脚上穿着平底休闲鞋,气质明显和其他按摩小姐不同。

      娱乐休闲场所的按摩小姐,即便是视力有问题,也没有谁会戴着眼镜出来给客人服务,更不会戴着眼镜让客人挑选,这个女人身材很好,长得不算漂亮,但是很有味道。林洛不知道为什么她也来这里供客人挑选。

      陈松从中选了一个年轻的按摩技师,又对林洛说:“哥,你也挑一个吧,捏一捏放松放松,都记我的账上。”

      林洛盛情难却,于是胡乱找了一位,一起去包房做按摩。

      包房里空调的温度被设定得很低,让林洛感到一丝寒意,他思绪万千地躺在床上,心里还在记挂着韩洁。按摩女非常卖力气地给他按摩头部和肩膀,林洛感受不到任何放松。他最渴望的是见到韩洁,他甚至发现自己可能已经爱上了韩洁,这种爱的萌发,居然肇始于这次让韩洁屁股开花的北京之行。以前和韩洁共事,林洛更多地感受到的是关爱,自己对韩洁连暗恋都谈不上,可是就在这两天,他亲眼目睹了韩洁在自己面前,顺从地被公司总部的孙忠群不分场合地打屁股,甚至在娱乐场所被用雪茄烟插入后庭侮辱,韩洁忍辱负重地承受着这一切,还把自己邀请到房间里谈心,耐心细致地告诉他,他所看到的一切,都是每一个毕业生所必须要经历的过程,是成长的烦恼与困惑,一定要正确对待,才能在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坚强地活下去。尤其是韩洁第一次主动握住林洛的双手,望着林洛,眼神中充满了爱怜和期许,那情景让林洛所有的心理防线都已崩溃,他不能不面对一个现实:他已经陷入情感与理智的争斗中无法脱身。

      按了大约四十分钟,林洛感觉包房的气氛实在太压抑,就对按摩女说:“就到这吧。”按摩女见状就离开了包房。林洛整理了一下思绪,决定还是继续保持低调冷静的姿态,陪韩洁度过这一周所谓的主题服务,既然韩洁已经在自己面前露出光屁股被惩罚了,那么自己也就无需再考虑面子问题,韩洁的安危是第一重要的,他已经依稀感觉到陈松也好,孙忠群也好,绝对不会让韩洁在这里好过的。自己在关键时刻,有必要挺身而出,保护韩洁。

      离开包房后,林洛见陈松还没出来,就躺在休息大厅的沙发上休息。休息大厅里面能有大约七八个客人,有的在做足疗,有的在看电视,还有的在打盹。这时一个女人突然走到大厅前面的空地,背对着所有客人,兀自站立着。林洛看着眼熟,这不是方才选按摩技师时那个戴眼镜的女人吗?她还穿着那身衣服,不知道为何又来到休息大厅。不一会儿,从楼下上来一个彪形大汉,手里提着一根一米长的竹棍,直奔这个女人走过来,只见大汉问这个女人:“你叫陈琢吗?”

      女人点了点头。

      “检察院的办案人?”

       女人又点了点头。

      “你连续三天没上钟是吧?”

      “是的,没有客人选我。”

      “那你想好了吧?准备接受惩罚?”

      “我接受。”

      “你知道惩罚是什么吗?”

      “知道,打20棍子。”

      “知道要打哪个部位吗?”

      “屁股。”

      “没错,就在你的屁股上敲20棍子以示惩戒。”

      “嗯,我知道了。”女人点了点头说道。

      “那咱们现在就开始吧。”

      叫陈琢的女人犹豫着弯下腰,挽起蓝色长裙的边缘,缓慢地撩起裙子,似乎在做一个艰难的决定,随着长裙慢慢升起,健康肤色的大腿先展现在众人面前,随后就是粉色内裤包裹着的丰满臀部。

      那大汉又干咳了一声。陈琢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一咬牙把内裤在大庭广众之下褪了下去,两瓣性感挺翘的臀部挑逗似地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大汉似乎对这种场面已经司空见惯,只是往后退了两步,然后说了声:“开打!”就舞动手中的竹竿,朝陈琢的屁股抽了下去,陈琢双手提着裙子,笔直地站立,将屁股微微向后翘起,等待竹竿抽打在自己光裸的屁股上。

      “啪!”

      “一!”

      “啪!”

      “二!”

      “啪!”

      “三!”

      “啪!”

      “四!”

      “……”

      每打一下陈琢都会大声地报数,她报数的声音非常动听,即便是在被竹棍抽打屁股的时候,可以想象平时说话声音一定更美。直到二十竹棍打完,陈琢的屁股上已经布满一道道肉棱,那大汉收手,对陈琢说了声:“二十竹棍打完,晾臀一小时。”说完离开了三楼。

      林洛亲眼目赌了方才这一幕,他已经开始对这种事情麻木了,在他看来,陈琢无非是因为种种原因被裹挟到这里,被迫从事按摩的服务,但是她又没有经验,客人本来就少,更不可能点她去按摩,所以就要被体罚。

      为了印证自己的判断,他特意叫来值班经理,问他休息大厅那个戴眼镜的女人是怎么回事?

      值班经理笑道:“她叫陈琢,是检察院的检察官助理,考公务员去的,办案的时候得罪了人,结果后来查出办的是错案,就找人来摆平这件事,虽然工作是保住了,但是帮她的人面子大,非要她来培训中心进行一个月的主题服务,就类似于美国的社区服务一样,这女人是公务员,平时养尊处优的,哪干过按摩这种体力活啊?所以就一直没活。按照培训中心的规矩,这种情况培训学员是要被惩罚的,所以你看到了,刚刚被打了20下屁股。”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1
    • 7
    • 0
    • 7
    • 414
    • 海天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thegoat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云下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喵11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poiuy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mood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dwety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