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夫妻sp (二)

      在我的叫喊声中,老公停了手,我以为他这就是教训完了,谁知道他却说:“哼!这么个不老实法儿,看来还是不知道自己错了!”老公把我从他腿上放下来接着说:“去,到床上趴着去!”

       

        

        我又羞又怒,哭着说:“你……”

        

        不等我说完,老公在我屁股上狠狠的踹了一脚,吼道:“罗嗦什么!”

        

        我被他踢倒在地,裤子都来不及提上,连滚带爬的趴上了床。回头看老公,却见他脱下了皮鞋,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皮鞋“啪”的一下就扇在了我的屁股上!

        

        “啊!”

        

        “啪——”

        

        “啊!”

        

        “啪!啪!啪!啪!啪!”

        

        “啊————”这连续的5个鞋底子扇在屁股的同一个地方,屁股火辣辣的疼,我只得向老公求饶:“我错了!别打了!疼!”说着用手捂住屁股。

        

        “不想让我把你绑起来打,就给我老实一点!”

        

        我害怕了,只能把手从屁股上拿开,紧紧地抓着床单。

        

        “啪!啪!啪!”

        

        “老公!”

        

        “啪!啪!”

        

        “疼——别打了!”

        

        老公不听我的呼声,依旧不停的拿着皮鞋扇向我的光屁股,边打边吼着:“让你不认真工作!让你冤枉别人!让你推卸责任!让你不知悔改!”

        

        “老公我知错了!啊!啊!”我哭着求饶!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p#分页标题#e#

        

        “啊——啊——”我只能用喊的方式发泄着屁股上的疼痛,嗓子都哑了:“老公我求你了!我真的知道错了!疼啊——”

        

        老公停了手,也不再按着我的腰了,我仍旧哑嗓子哭着求饶:“我知错…呜…真的知错了…饶了我吧…呜呜呜……”

        

        老公在一旁大口地喘着粗气,“既然知错了,跪到一旁写一千字的检讨书。”

        

        我就这么光着屁股,在床边写检讨书,膝盖下面是我们家的搓衣板。老公坐在床沿上看着我,屁股上还是隐隐作痛,但是已经没有刚才挨打的时候那么疼了,只 是倍感羞愧。羞的是这么大的人了,竟然还被脱了裤子打屁股,而愧的是自己没有担当,如果白天在公司不是一味的逃避推卸责任,也许不用挨这么重的打。

        

        “写完了?”老公的声音冷冷传来,听得出还是有些怒火未消。

        

        “恩。”把检讨书递给他。

        

        他看了一会,抬头看了我一眼,问我:“知错了?”

        

        “恩,知错了!”我偷偷瞅了老公一眼,看他仍然黑着脸,连忙说:“真的!老公我真的知道错了!我,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哪里错了?”

        

        “我不应该马虎工作,不应该推卸责任。”我低着头回答,不敢看老公。

        

        “就这些?没有了?”

        

      #p#副标题#e#  我吓了一跳,听老公的口气,好像我还有错没认,可我真的想不出还有哪里错了。

        

        老公看我不说话,叹了口气,说:“还有撒谎不认错,非得屁股上挨了打才肯认错。”

        

        听老公这么说,我又忍不住轻声啜泣了起来:“呜…我知道错了。”

        

        “那你说,你犯了这么多错,该不该罚你。”

        

        “该!该!该罚!”我连忙顺着老公的话说。

        

        “该怎么罚?”

        

        “打…嗯…该打,该打……”我知道老公想让我说“打屁股”,可是无论如何说不出来。

        

        “恩?打哪儿?”

        

        听的老公口气有些不耐了,我把心一横,说:“打屁股!”

        

        老公点点头,说:“只打屁股吗?撒谎怎么说?不诚心受罚怎么说?”

        

        我这时候又已经泪流满面了,但是还是老老实实回答说:“掌嘴!罚跪!面壁思过!写检讨书!”

        

        “恩,不错,都说对了。”听老公满意了,心终于放下了,可是哪知下一句话却是几乎把我吓了个半死!

        

        “既然知道错了,那就正式开始家法吧!”

        

        我突然瞪大眼睛看着老公,整个人吓傻了:“什……什么……”刚才打的,都不算是在执行家法?难道只是家法前的热身吗?!

        

        老公似乎知道我心里的疑问,皱着眉头说:“自己认了错接受惩罚,才真正开始家法,懂了么?”

        

        “懂…懂了……”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在颤抖。

        

        “自己说,从哪里开始罚起。”

        

        “撒谎……所,所以,先掌嘴…”我把头抬起来,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啪!”左脸挨了一个耳光。

        

        “啪!”紧接着右脸又挨了一个耳光。我想我的脸已经红肿了,却不敢用手去摸。

        

        “接下来打屁股,把你的皮带抽出来给我。”

        

        我拿过早已脱下来的裤子,把腰带抽出来递给他,我知道,他是要用皮带抽我了。我浑身颤抖的伏在地板上,老公没有让我趴在床上受罚,而是膝盖继续跪在搓 板上,上身趴伏在地上,腰部下压,屁股高高的翘起来。如果是趴在床上,小腹下垫个枕头,屁股就自然翘起了,而现在,必须要自己努力翘高屁股,这无异于我自 己主动迎打而非被动挨打了。这样的姿势,让我更加羞愧难当。

        

        “一共责罚十皮带,屁股必须始终保持翘高的姿势,但是如果低了或者乱动,那只能加罚了,乱扭一下,屁股就会多挨一皮带,懂了么?”老公的话适时响起。

        

        “恩,懂了。”

        

        “咻——啪!”

        

        “啊————!!!”没有任何征兆,皮带搜的一下就抽打上了我的屁股。我心里毫无准备,大喊了一声,原来皮带作用在屁股上,竟是这样撕心裂肺的疼痛!

        

        “咻——啪!”

        

        “啊————!!!”还是一声大喊,眼泪滚滚,而且,很想动动腰,摸摸屁股。

        

        “别喊了!屁股给我翘起来!!!”

        

        老公话音里有一丝怒气,我只能使劲撅着屁股,等着下一皮带的来临。

        

        “咻——啪!”

        

        “嗯~”我不敢喊了,闷哼一声,眼泪早已滚滚落下。

        

        “咻——啪!”

        

        “嗯~”还有六皮带,可是我真的撑不住了,屁股慢慢的扭动了起来,我哭着求饶:“老公求你了,呜呜呜…让我换个姿势吧……”

        

        “少罗嗦!趴好!”老公不为所动。

        

        “咻——啪!”不急不缓,又是一皮带狠狠抽上来。

        

        “啊————”我彻底支撑不住身子瘫软在了地上,只能再次开口求他:“呜呜呜……老公……我保证没有下次了好不好……呜呜呜……求求你了!”#p#分页标题#e#

        

        老公怒道:“刚才怎么说的?非要让我加罚是不是!”

        

        “不是……呜呜呜……不是的……”

        

        “不是就快些趴好,这两次我不追究。”

        

        老公的声音有些冷,我没有办法,他不同意,我便不敢换姿势,只能趴到地上翘起屁股。

        

        “屁股撅高!你难道不会撅高屁股么!”

        

        我又更使劲儿的撅了撅屁股,老公似乎满意了,接下来就是他抡皮带的声音。

        

        “咻——啪!咻——啪!咻——啪!”

        

        “啊————————”我顾不得加罚不加罚,这连续的三皮带抽在屁股上,我已经完全承受不住了!

        

        也许老公看我冷汗直流,是真的有些支撑不住了,终于发话:“趴床上去吧!不过要加罚五皮带,你自己斟酌吧!”

        

        “呜呜呜……我、我选择趴到床上加罚五皮带……呜呜……”我颤抖着趴上了床,腹部下垫着枕头,屁股自然翘起。

        

        “咻——啪!咻——啪!”

        

        “嗯~啊~!”疼痛不减,可我却不敢像刚才那样大声喊出疼痛。

        

        “现在开始加罚五皮带!做好准备!”

        

        “咻——啪!”

        

        “啊————”这一皮带,我明显感觉到老公增加了力度。

        

        “咻——啪!”

        

        “啊————”我嗓子早已经喊哑了。

        

        “咻——啪!”

        

        “啊————”这三皮带,一下比一下打的狠,绝对是钻心的疼!这股子狠劲儿,完全是要打烂我屁股的架势!

        

        “咻——啪!咻——啪!”这两皮带快,但力度明显轻了许多,是老公手下留情了。

        

        “墙角罚跪,面壁思过半小时。”老公的惩罚仍旧在继续,刚松懈下来的精神又紧张了起来。

        

        我从床上下来的时候,双腿都在打颤,慢慢走到了墙角跪在了地上。

        

        “好好跪在这里反思反思吧……”老公转身走了,我刚想伸手摸摸受伤的屁股,就听见老公的声音带点戏虐的响起:“不要妄图摸屁股或者摸脸,我要是看见你摸脸,就扇耳光,要是看见你摸屁股,那就只能继续用皮带抽屁股,你好自为之吧!”

        

        我就这样光着屁股跪在那里,轻声啜泣着,屁股上仍然阵阵作痛,本来第一次用鞋底打屁股的时候已经把屁股打肿了,又怎么顶得住这力道如此大的十五皮带!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老公走了过来,擦干我脸上的泪痕,把我抱起来放到床上,我以为他又要打我了!身体不自觉地发抖!

        

        “老公……我错了……”

        

        “呵呵”老公却笑了起来,“好了,宝贝乖,好好趴着,我给你上药。”

        

        我愣了愣,突然有些不习惯老公突然的转变。

        

        “打疼了吧!哎!谁叫你犯错了,错了就要责罚。”老公边给我上药边说,“好了,今晚不多说了,思过什么的,咱们明天再说,宝贝今晚好好休息,老公给你揉屁股,睡吧!”

        

      #p#副标题#e#  我就这么浑浑噩噩的睡过去了,第二天醒来已经临近中午了,我起来洗了洗身子,从浴室出来看到老公坐在沙发上看报纸,想起昨晚睡前他说的是么反思的事儿,我想我还是做点儿什么讨他欢心吧!

        

        我忍着屁股上的疼,跪到了他的脚边。

        

        老公放下报纸看着我,却什么也没有说,我知道他在等我开口。

        

        “老公,昨天的事,我真的知错了!这顿家法让我清醒地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我保证,今后绝不再犯,如果再犯,严惩不贷!”我说完这些,心中紧张的不行,汗都流了出来。

        

        “严惩?如何严惩?”

        

        “家法严厉处置!”

        

        “恩,不错,长进了”老公态度温和,说:“我已经订做了工具了,下回家法,就不需要用皮带了,有大小不一的木板和棍子,还有皮鞭。”

        

        我身子不自然的抖了抖,心理恐慌极了,好像老公现在就会用这些刑具来打我的屁股,这些东西,打在屁股上一定会疼死的!

        

        “老公……呜呜呜……”我又哭了起来。

        

        “好了别哭了,我承认,昨晚第一次家法,十五皮带确实有些重了,尤其是家法之前已经打了顿屁股了。”

        

        我一听老公温柔了下来,胆子也大了起来,娇嗔说:“那你还下那么重的手……”

        

        “打疼你了吧!”

        

        “疼得我都要死了……呜呜呜……”

        

        “乖~不哭了,都过去了。”老公还是很温和:“打屁股不疼,那还能叫打屁股么?打不疼你,你能记住教训么?”

        

        “呜呜……老公……我记住这次的教训了……”

        

        “恩,记住就好了,以后可不准犯同样的错了!”

        

        “恩,知道了!”

        

        “要是敢犯,板子棍子鞭子一齐上,看我不打烂你屁股!听明白了吗!”

        

        “听……听明白了……”#p#分页标题#e#

    • 0
    • 0
    • 0
    • 1.3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