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领导者

      又一年金秋,棠伊坐在车里,看着窗外百米长的银杏路,“王叔,开慢点,把天窗打开。”

      “好的,棠总。”被叫王叔的人从后视镜里看了眼棠伊,暖暖地笑了笑。

      坐在副驾驶的小助理有些惊奇的从后视镜看着自己的老板。平时不苟言笑,端庄大气的老板怎么会露出孩子般的笑容?

      金色的叶子在秋风中群魔乱舞,毫不客气地进入棠伊为他们敞开的‘大门’。棠伊拾起一片银杏叶,伸到小助理旁边,“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问什么捐助金叶中学吗,现在能不能想到?”

      “您不会是因为喜欢银杏树吧。”

      “算你答对了一半。我确实喜欢这条路的银杏,特别是秋天的时候。每到这时候,我上学都会特意提早出来五分钟,因为想在这条路上走得慢一点。”棠伊说完,搓着叶梗,看着金黄的叶片在自己手中左右旋转。

      小助理突然觉得自己好笨,怎么最直接的一个原因一直被自己忽视,怎么从来没有想到棠总曾是金叶中学的学生。

      “你不用觉得是自己观察力不够,金叶确实不是最好的试点对象,所以我没有以公司的名义捐助。按说我不应该将个人情感放到工作中的,更何况我这么做只是为了一个承诺而已。”

      “棠总?”小助理更加疑惑地看着棠伊,看着自己敬仰多年,数一数二的大制片人,竟然在做一件可以称之为任性的事。

      “怎么了?我才三十多,任性一点也没关系吧。”

      小助理已经习惯棠伊能猜透人心的本事,对于棠伊也向来唯命是从,所以只能含着疑问看着窗外纷飞的金叶。

      “开我那辆法拉利,是不是更配这条路。”

      “是呀,艳红配金黄绝对亮眼。”

      “但是太招摇了,毕竟是去学校。”

      小助理看棠总心情不错,也没有太多顾忌,“您还怕招摇,那辆车没少给您拉风。”

      棠伊苦笑了一下,“嗯,但是来这里,我可不敢。”

      小助理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叱咤影视圈的幕后女王竟然开口说自己不敢。

      “走吧,估计老师们已经出来有一会儿了。”

      棠伊难得没等司机开门。小助理也赶忙下车,看着出来迎接的老师感觉阵仗还真是不小,乍一看得有十几个人。但仔细一想也是,一个图书馆,一个多功能礼堂,一整个试点教学的师资团队,棠总这次绝对是大手笔。看那个校长见了棠伊,嘴笑得都合不上了。

      小助理跟在棠伊身后,看着棠伊含着公式化的笑容主动跟校长握手,听校长介绍身后的各位老师。介绍到一位徐姓老教师的时候,只见棠伊标标准准的90度鞠躬。

      小助理感觉今天自己太凌乱了,眼前这个精致的女人又一次让自己目瞪口呆。伶俐的女王,此刻竟如同学生一般,乖顺地给一位长者鞠躬。修身的风衣,雅致的小高跟,一丝不苟的盘发,怎么都让这个动作显得格格不入。

      老教师赶忙扶起棠伊,校长上来赶忙说,“棠总,您这是……”

      棠伊难得有些失礼地没有理会校长,“您怎么亲自出来了,外面风大。”

      “听说是你,我当然要来。赵老师本来也要出来的,但是有课。”

      “赵老师也知道是我?”棠伊眼里毫不掩饰的激动,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在眼里,而且似乎都明白了什么。

      “棠总,您怎么一直都没告诉我们呀,我们都不知道您是校友。”

      “段校长,我们进去说吧,别让老师们都在外面站着。”

      “好好,会议室已经准备好茶了。”

      【2】炫技

      棠伊凭借着钢琴满级的加分,以高于录取线一分的态势进入金叶中学高中部。并且幸运地进入到特级语文教师徐雅欣的班级,玩一般的心态晃荡了整个高一。

      “组长,这次文理分班,好像就7班变化不大。”

      “是呀,这个班的孩子大部分都有艺术特长,选择文科的最多,所以没拆班。孩子都不错。”徐老师很满意7班的学生,虽然都是特长生,但是成绩都不错。要不是之前的年级组长请了产假,她不会接手年级组的工作,而是一心一意带学生。

      接手7班的是高一时7班的数学老师,赵云萍。

      赵云萍看着名单说:“刘芸去了理科班,这班长的位置就空下来了。我原来的数学课代表也走了,还有学委……”

      徐老师微微一笑,“你要是让孩子们重新选班长,那一定是棠伊。数学课代表或是学委你可以找童鹤。她是刚从江苏来的,成绩非常好。”

      “棠伊?我还挺喜欢这孩子的,本来想让她当我数学课代表的,她数学一直不错。”

      “那大材小用了。”

      “您这话说的,当我课代表也不是容易的事。”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对这孩子还了解不多,她是7班最让人头疼又最让人放心的一个,你得费点心。”

      赵云萍拿出棠伊的高一的成绩单,这是她第一次看这孩子的整体成绩,百分制的考试,数学93,语文73,英语80,化学100,物理96,生物98,地理95,历史61,政治60。全班第10,年级第87。真是让人头疼的成绩,理科这么好,文科这么差,偏偏选择了文科班,而且现在3 x的考试制度,明显对棠伊不利。

      “这孩子怎么这么拧巴?”

      “是吧。她就是学感兴趣的,不喜欢的就不学。思维方式也跟其他孩子不一样,你都想不到她选文科的理由。”

      “什么呀?”

      “她说理科班男生太多,夏天太臭。”

      赵云萍顿时觉得棠伊有她太多不知道的一面。数学课那个总是专注看着黑板,却从来不记笔记的女孩;练习册空白处总是写满凌乱的草稿,但是正确率极高的学生;考试总是能提前做完,可总因为跳步被扣分的败家孩子。有本事,又任性。要想加以培养,却是要用些手段。

      办公室外响起了悦耳的钢琴声,打断了赵云萍的思路。赵云萍的丈夫是一名指挥,所以她少不得听世界名曲。这钢琴弹得确实不错。

      “走走,午休呢,别老办公室坐着。学校新买的钢琴,看看这帮孩子怎么造。”

      古朴的三角钢琴静立于教学楼的中厅。中部镂空,四面环绕的建筑结构使每个楼层中部都能听到钢琴的声音。各层都有学生扶着栏杆探下头看看是谁在弹奏耳熟能详的卡农。

      “那是高二的张俊鹏吧。”

      “对呀,人长的帅,弹琴还好,听说还是年级前三。”高一小女生窃窃私语讨论着高二的级草。而男生更愿意起哄,“鹏哥!手速!秀一个!”

      “快看快看,他笑了,好帅!”

      “你淡定一点。”

      风格突变,一曲欢快的卡农龙卷风一般变为火热的摇滚风。张俊鹏的左手已经变成了不可捕捉的残影。

      “噢噢噢噢!”

      “现在的孩子真能折腾。”赵云萍对旁边的徐老师说。

      一曲闭,不管在哪层看的女生都在鼓掌。下边的男生接着起哄,看见旁边有7班的女生在,“特长班的,来跟我们俊哥PK一下啊!”

      “来来来!”

      也不知道是谁带的头,本来张俊鹏的秀场变成了军训的拉歌。都知道7班漂亮女生多,而且多才多艺,这时候不逗,更待何时?几个小女生,不好意思地往后退,准备回班。

      “欺负我们7班没人是不是!”一个女生叼着棒棒糖推开围着钢琴的一小圈人,对着张俊鹏毫不客气地说,“让地儿!”

      “哈哈,原来是棠郡主,请!”

      “那不是7班的棠伊嘛。”

      “嗯,是她,听说她也是钢琴十级。”

      从操场回到教学楼的7班学生看见棠伊坐在钢琴凳上调整高度都凑上来。打完球的7班体育委员用衣服擦擦脸上的汗,“我C,伊姐弹琴啊,都都都过来!”

      棠伊拿出棒棒糖,深吸一口气,又把棒棒糖放回口中,把手缓缓放到钢琴上。

      “棠郡主您到是快一点。”旁边的一个男生不耐烦,张俊鹏直接冲着那个男生说,“安静!”

      灵活的手指在黑白琴键上舞动,悦耳的音符不断涌出,驻足观看的人越来越多。要说炫技,《月光奏鸣曲》第三乐章绝对是极佳的选择。

      整栋楼,除了钢琴声,再没有其他声音,所有人都停止了窃窃私语。赵云萍干脆闭上了眼睛,享受着没有任何杂质的琴音。虽算不上顶尖,但是演奏级的水平足以征服在场的所有人。

      结尾,当不熟悉曲谱的人以为减缓减弱就是结束的时候,一小段手速max的旋律让所有本已平静下的心脏又疯狂的跳动。几个强音,戛然而止,似是将激动的心情瞬间封锁在了体内。棠伊的手悬停在了半空,微微喘着气。

      张俊鹏带头给棠伊鼓掌,眼波里流出青春年少特有的情愫。

      “伊姐,再来一个!”

      赵云萍睁眼,惊讶的看着中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围过来这么多人,各层栏杆已经趴满了人。

      棠伊看了张俊鹏一眼,微微一笑,啄了一下棒棒糖。《残酷天使的行动纲领》,那个年代的记忆。围观的同学几乎是在欢呼。棠伊弹完,一个请的手势。张俊鹏爽朗一笑,《Brave Heart》,数码宝贝进化曲,是那时年少的激情。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两首曲子,在以后的十几年里,一直被不同的学生在这台钢琴上演奏。

      “四手联弹,四手联弹,四手联弹!”张俊鹏弹完,大家都在起哄。

      张俊鹏看向棠伊,棠伊嚼碎了棒棒糖坐到了张俊鹏右边,周围起哄的声音更大了。

      “匈牙利舞曲No.5?”棠伊问张俊鹏。

      “没问题。”

      曲子的结束,伴着午自习开始的铃声。棠伊只感到心中的畅快,她从没想到事隔三年再一次合作竟然如此顺利。除了一些小错,大体上竟然没有任何失误。张俊鹏则是长长呼出了一口气。

      回到办公室,赵云萍收拾东西打算去班里。

      “如何?”

      “什么如何?”赵云萍明知故问。

      “你即将上任的班长如何?”

      赵云萍勾勾嘴角,“得好好管管。”

      【3】班长

      不出所料,48人的班级,30个选了棠伊当班长。由于棠伊之前一直是班里的闲散人员,所以没有任何推脱的理由。下午自习的时候,赵云萍说放学后班长过去找她。

      “哎呀,伊姐,你这回真是一姐了。”体委坐在棠伊身后,直接说。

      “一什么姐,全是麻烦事儿。”其实棠伊心里有数,若选班长,一定是自己。人缘好,成绩说得过去,虽然没当过班委,但是没少给班里出谋划策。去年联欢会,帮宣传委员排的一出古装小品更是让全年级记住了‘棠郡主’。棠伊也确实很高兴赵云萍成了自己的班主任,她喜欢数学,喜欢赵云萍。赵老师很有气质,每天都精神饱满。但是,因为赵云萍的些许刻薄让棠伊跟老师总是亲近不起来。不像和徐老师,棠伊可以软磨硬泡。面对赵云萍,棠伊自知不能随便。

      放学以后没多一会儿,赵云萍就听到有人喊报告。

      “请进。”

      “赵老师,您找我。”

      “来,搬把凳子,坐。”

      “没事儿,我站着就好。”

      “坐吧,我仰头说话累。”

      “哦。”

      赵云萍觉得棠伊还挺乖巧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平时一丝不苟还是跟学生接触不多,总感觉棠伊有些拘束。

      “当班长,有什么想法?”

      徐雅欣推门进来,棠伊回头,“徐老师!”

      “棠伊”,徐老师叫的很亲切。

      棠伊没想到徐老师和赵老师分到了一个办公室,而且办公室还挺大,里面有给年级组长的休息室。不过棠伊也不再多想,“当班长,好好干呗。”

      “怎么好好干呀?”

      “听您的。”

      “听我的?”

      “嗯,全听您的。”棠伊信誓旦旦地说,因为她也不知道要做什么。

      “好,我的要求很简单,就两条。对于你个人,成绩不要求有多好,班里前十是底线。对于班长,除了早上上学有人迟到,只要班里出别的问题,我就找你。做得到吗?”

      “啊?那您别的不管啊。”棠伊有些觉得条件太简单,但又不好做到,谁知道班里会出什么问题。

      “我管你呀,但凡出了错,你就乖乖来办公室‘领赏’。”

      “啊?”

      “啊什么?”

      棠伊试探地问:“我是不是必须当班长?”

      “同学们都那么信任你,你要推辞吗?”

      “当然不要!”棠伊眼神很坚定地说,被人信任是无比幸福的。

      赵云萍看着棠伊的眼睛,不知为什么愿意百分之百的地相信眼前的这个孩子。那么清澈,那么坚定,稚气当中透着稳重。

      “嗯,那第一个任务,班会。搞点活动,让新分进来的同学尽快融入。”

      “那就户外的吧,可以吗?现在天气不冷,操场上搞一节室外活动课。肢体接触总能让人很快打成一片。还有,如果可以的话,座位最好在明天重新排一下。现在新进来的十几位同学都是坐靠墙的两组,感觉被孤立了。换好座位,跟同学接触两天,户外活动时交流会更好。虽然是户外,最好您也参加,师生关系也是很重要的,我们也想多了解您的。”

      赵云萍认真地听棠伊说,只觉得这孩子的点子在不停往外冒,而且想到的事情已经把她等一下要安排的事情说了。

      “多了解我干什么?摸清楚我的脾气你们就可以胡作非为了是吧。”

      棠伊咽了下口水,心说老师怎么这么刻薄,但嘴上还是说,“怎么会……”

      “棠伊的想法挺好,我刚才还和几位班主任聊新组班级的问题,干脆来一个趣味运动会,让体育老师组织一下。”徐老师出来帮腔。

      “那就这么办吧,你今晚回去拟一份新座位表给我。”

      “好。”

      “行了,回家吧。”

      “哦,老师再见,徐老师再见。”

      棠伊出了门,徐老师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干嘛对孩子那么刻薄。”

      “怎么了大组长,心疼了?”

      “我现在可顾不了那么多,随口一说。走了,明天见。”

      【4】XXXX(1)

      赵云萍看着棠伊交过来的座位表,心里暗说,果真不是个老实孩子。7班的大体情况赵云萍还是了解的。座位表看上去很好,新来的同学都分配到了原7班的同学当中,可是原本的同学,谁和谁关系好,棠伊全都排在了一起。

      棠伊站在赵老师旁边,心里有些打鼓。几个和棠伊关系还不错的同学知道她排座位表,都将小私心告诉了棠伊。棠伊当然不会回绝什么,大家开心就好,她也希望和自己玩的好的小伙伴坐在一起。其中也不乏一些同学有美好情愫地掺杂。棠伊很怕赵云萍提出意见,毕竟合了谁的意,不合谁的意了都不好。最公平的按成绩排,是她最摒弃的,也是金叶中学从来不用的方式。所以,人情,最难保证公平。

      “就按这个排吧,先试试,要是有不合适的以后再调整。”

      “好的。”棠伊惊觉赵老师竟然是如此省事的一个人。

      教师节,棠伊和班里的同学给了赵云萍一份大礼。两个男生抬着一个大箱子进了办公室,说是传达室老大爷让他们抬上来的,是赵老师的包裹。赵云萍觉得新奇,自己没有亲戚说要给自己寄东西呀。也没有寄件人地址,上面的邮戳好像被水浸湿,什么都看不清。这么大一箱,都能装个小海尔洗衣机了。两个男生先出去了,特意没把门关严。一个小脑袋趴在门缝向里张望,看着赵云萍确认了收货人信息,拿出刀划开上面封的胶带。

      放箱的位置,摆放方向,男生在里面呆的时间,全部都经过严格计算。保证箱子把过道占上,把老师堵在里面,开箱的时候只能面对门。

      突然,箱子被人冲破,文艺委员将一大束花捧到赵云萍面前。赵云萍大惊,但却也喜从中来。没想到偶像剧里的情节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一群孩子涌进办公室,大声喊教师节快乐。正好下一节数学,学生们簇拥着老师进班,班里同学早都在黑板上写好了字,还画了赵老师的卡通版大头像。赵云萍承认,7班的学生确实多才多艺,可爱的让人喜欢。

      不想扫了孩子们的兴致,赵云萍的课这次柔和了一些,但是依旧没有落下任何进度。刚回办公室,棠伊就过来了,手里拿着几张照片。

      “赵老师,节日快乐!”

      “快乐!今天都快乐多少回了?”

      “给您的!”

      赵云萍看着几张照片,都是她惊讶的表情和激动地面孔,佯装生气地说:“鬼丫头,什么时候拍的,哪来的相机?”

      “拍立得是对面影楼借的,当然都是我找准时机拍的,给您留个纪念嘛。看咱们班同学多喜欢您。原来徐老师可没这待遇。”

      “算你们有心,别忘了赶紧把相机还人家,少拿出来显摆,让大家再给玩坏了。”

      “知道!”

      暖心,确实暖心,可爱,确实可爱。但是,该管还得管。不会再让这帮孩子过多久随心所欲的日子了。

      半个月,棠伊还是一贯的放任自由,真的一副郡主姿态。可是棠伊的内心总是不踏实,甚至是疑惑。班中所有的事情都在按部就班地进行,可是各种小问题都在慢慢滋长,而赵云萍全部选择了漠视的态度。

      周三放学,棠伊被赵云萍请到了办公室,“来,大班长,坐。”

      棠伊这次真的心里发慌,但却也踏实了。也许这次谈话会结束7班半个月的散漫状态。上课纪律散,作业教的散,课间操做得散,值日……更不用说了,统统可能都会被终结。

      “您还是让我站着吧。”

      “怎么了?”

      “也……也没什么,就是感觉,可能站着会比较好。”

      “算你有觉悟,来吧,咱们聊聊,觉得这半个月怎么样?”赵云萍用笔戳着桌子问。

      “不太好,散。”

      赵云萍听了倒是有些欣慰,“嗯,你觉得什么原因呢?”

      棠伊摇了摇头,总不能说:是您不管吧。

      赵云萍直接把座位表拍在了桌子上,“原因有很多,咱们先来一件一件解决。”

      棠伊吓了一跳,看着座位表,只觉得浑身的毛孔都打开了,她瞬间明白了老师的用意。原来,赵老师不是不管,而是故意放任自流。

      “你回答我,你们来念书,是为了学习,还是学退休老太太纳凉聊天?”

      “学习。”

      “那你的安排,目的是为了学习吗?”

      棠伊咽了下口水,感觉嗓子有点紧,摇了摇头。

      “我本来以为找你谈话的日子会再等一等,因为我觉得要所有代课老师向我反映问题要不了太快。可是就在今天下午,我已经被所有老师找齐了,你说,我是不是可以召唤神龙了?”

      棠伊只感觉姜还是老的辣,这不是就想看7班的问题都有哪些,暴露出来逐一解决吗。而且,竟然直接就拿自己开刀。看来,今天一顿骂是逃不掉了。

      【5】XXXX(2)

      “自己说!你那点私心,是真的为了大家好吗?”赵云萍严肃地看着棠伊。棠伊第一次觉得赵云萍的气场如此强大,自己再没有平时同学面前的潇洒和从容。

      “把头抬起来!说话!”

      “我……我当时没想那么多。”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不可能像一个三十多岁师长考虑那么全面

      棠伊抬起头也不敢看赵云萍的眼睛,那种可以窥探到内心的目光她承受不住。

      “现在,你觉得,有必要重新安排一下座位吗?”

      “嗯……老师……”

      “怎么了?”

      “您排吧,我没您想的全面。”棠伊的声音不大,却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为什么你的失误要我帮你挽回?”

      “不是,老师,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就在这里重新排,坐徐老师那里去,而且最好快一点,后面还有事要做呢。”

      “哦。”

      “先给家里打个电话,说今天留下来帮老师忙,晚点回家。”赵云萍的语气和缓了一些。

      棠伊忙说:“没事儿,我爸我妈今天回家晚。”

      排座位这种工作,要不了太多时间,没一会儿棠伊就把新的座位表交给了赵云萍。

      “怎么考虑的?”

      “就是……”

      “大点声!堂堂一班之长怎么唯唯诺诺的?”

      棠伊抿了下嘴,“这次的座位表排列方式有点像卫星城,将班里前十名交错分散在各个组,成绩稍微欠缺一点都学都坐在他们周围。然后根据身高进了调整。”

      “就这些?”

      “还有……”

      “直说。”

      “还是考虑了一下同学间的矛盾,没有把关系不好的放在一起。”

      赵云萍仔细看着手里的名单,确实对同学间的相互促进会有帮助。棠伊对班里同学的把握实在难得。唯一让赵云萍有些许不满意的,就是棠伊依旧考虑了同学间的感情。不是说不好,而是当孩子们长大,不会有人再会在乎谁和谁感情好与不好,该合作的时候,就要放下个人成见。但是赵云萍并没有多说什么,她必须给棠伊留有一定空间,肯定她的想法。棠伊没有把跟自己关系好的放在周围,反倒是平时不听话的几个同学。虽然棠伊有些散漫,但是定力还是有,不容易被他人影响。这样看来,棠伊也不希望差一点的同学就被放到最后一排,被老师同学放弃。赵云萍并没有问谁和谁关系不好,有什么矛盾。作为老师,对学生的事情要有分寸,她也不希望将棠伊当成放入同学当中的间谍。

      “安排的很好,谢谢。”

      棠伊听了感觉脸上有点发烫,“您别这么说。”

      “我是实话实说而已。但是,为什么本来能做好的事,却要做两遍?你要记住,当我请你帮我做事的时候,你是7班的班长,而不是棠伊,明白吗?”

      “嗯,懂。”

      赵云萍看棠伊的样子觉得这孩子真的可爱,明明心里确实有些害怕自己,又必须收起自己胆怯来回答。“真懂?这个道理,不好懂啊。”

      棠伊彻底搞不清赵云萍想干什么了,只想赶紧回家,办公室的气氛太压迫了。“老师,您要没什么事儿我就回去了。”

      “着什么急,你以为这事儿就完了?”

      “没有,明天一早我会早点来把座位抄到黑板上让大家换好。”

      “嗯,明天的班会,我会就班里的问题说一说,该有人管管你们了。”

      “哦。那老师,我走了。”

      “等一等。”老师叫住心急的棠伊,心说这孩子难不成能感受危险的气息。

      “您还有什么事儿?”

      “做错事儿,就这么简单就完了?”

      “啊?老师,我已经重新排过了。”

      “那是你要改正的错误,不是你要付出的代价。”

      赵云萍的逻辑没有任何问题,可是棠伊心里直接开始敲鼓了,不知道赵云萍想要干什么,“您……您要我付什么代价?”

      “去组长的休息室,面壁站着!”

      “啊?”

      “啊什么,快去!”

      任命地面对墙站好,棠伊感觉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挑战。从小到大,从没有哪个老师对自己这么苛刻过。首先棠伊不惹事,其次棠伊总是被老师同学喜欢的那一个,别说被罚,连骂一句都是少有的事。现在自己竟然在这里面壁罚站,还是被自己最喜欢的老师。喜欢一个人,尊敬一个人,希望得到一个人的重视,可到头来,却是不留情面的质问与责骂。自尊心的伤害转化为怨气和委屈在一点一点增加……

      【6】XXXX(3)

      天已经黑了,整栋教学楼,只有赵云萍的办公室还亮着灯。

      赵云萍看着窗外,什么也看不到,就只能看到自己在窗户上的影子。叹了一口气,怪自己,还是心太急了,或是体罚的方式可能真的不适合自尊心太强的孩子。

      棠伊在里屋罚站时,赵云萍其实一直在纠结。拿起倚在墙角的教鞭,握在手里反复掂量。时代不同了,已经是千禧之年,老师打学生早就不是天经地义的事了。以如此方式教育棠伊,不知道棠伊能不能接受。散漫的性格需要打磨,个性的发展需要引导,而苦口婆心的说教对棠伊骨子里带着的骄傲不会有太大的作用。

      赵云萍拿着教鞭来到棠伊身后,只在心里告诉自己,因材施教,不破不立。可赵云萍怎么也没想到棠伊的情绪会那么激动,看见自己手里拿着教鞭好像立刻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直接质问自己凭什么这么对她,喘着粗气和赵云萍对视几秒,委屈而愤怒地逃离了办公室。

      刚刚发生的一切一遍一遍在赵云萍的脑海里回放,棠伊眼里的倔强和委屈让赵云萍又疼惜又生气。

      不知道是因为‘姨妈驾到’还是真的被赵云萍刺激了,一个星期,棠伊都闷闷不乐,打不起精神。而赵云萍对棠伊明显忽视的态度更是让棠伊有气没处撒。赵云萍对班里整顿的力度之大,让所有的班委和课代表都提起精神,班里的同学也都不敢造次。该听课听课,该写作业写作业,该做值日做值日。可所有的一切,好像都和棠伊没有任何关系,她甚至觉得自己在这个班里突然没有了存在感。班委们各司其职,她却像一个闲人。

      “伊姐这两天怎么不开心啊。”

      “别理我,烦着呢。”棠伊白了一眼体育委员。

      “哦哦哦!懂!要不要给班长大人买点热的?”

      “张驰!立刻给本郡主消失!”

      “行行行,说正事儿,这不快运动会了,咱们班这入场式,项目报名都还没弄,要不你下午组织班委开个会吧。还有,你得和赵老师商量商量班费的事儿。”

      棠伊叹了口气,“驰哥,你觉得我像班长吗?”

      “哎呦,伊姐这是怎么了,快给小爷我乐一个看看正常不正常。”

      “去你的!”

      张驰收回了嬉皮笑脸,他也发现最近班主任对棠伊的态度有些奇怪,可是他清楚棠伊是什么样的人,“哈哈,郡主的脾气还在,就是没事儿!班长呀,你可是咱7班的门面。瞅瞅别的班的班长,不是书呆子,矬土豆,就是爱打小报告的小人精儿。像您这样的,气质极佳,呃……其实可以再女人一点,成绩一流,呃……应该是偏科一流,对朋友两肋插刀……其实以后可以对我再温柔一点……的女中豪杰,还是凤毛菱角的!”

      棠伊被张驰逗的露出了笑容,“就你贫。今天放学不开会了,下周一中午吧。我这周末在爷爷家过,得早点走。”

      “好吧……替我向棠司令问好!”

      棋盘如战场,而棠伊这次却是被爷爷杀得片甲不留,甚至丢盔弃甲。

      “啊!不下了,永远都下不过爷爷。”棠伊泄气地往沙发上一躺。

      “来,伊伊,奶奶给削个苹果,不给爷爷吃。”

      棠司令呵呵笑着收拾棋盘,“伊伊,有心事吧。”

      “啊?没有啊……”棠伊嚼着苹果无精打采地说。

      “哼,还说没有,看你这棋,都是乱下。刚才要是我不说,你都要‘相’走‘日’了。来,跟爷爷说说。是不是被老师批评了?”

      “您这都能知道?”

      棠司令爽朗一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同龄人,谁敢欺负你?你爸你妈那么忙,宝贝你还来不及。再看看你身边还有什么人,不就剩老师了。”

      “奶奶,您说爷爷累不累,都退休多少年了,还分析这分析那。”

      棠奶奶笑而不语。

      “我们老师好像针对我一样,管的太严太多了,不是骂我就是罚我。”

      “丫头,你要是不犯错误,老师能说你什么?”

      “爷爷,您怎么还向着外人说话呀。”

      老爷子起身,用拐棍戳戳地,“走,跟爷爷去院子里晒晒太阳。”

      棠伊坐在秋千上,这是小时候爷爷亲手给她做的,这么多年都没有损坏。棠伊前后荡着,看着爷爷。

      棠司令背对着棠伊,看着眼前的一棵树,缓缓的说:“爷爷没上过军校,一开始就是个我们团政委的普通勤务兵。可能是因为在村里念过几天私塾认得几个字,我们政委觉得我还算聪明,就丢给我一本《孙子兵法》。说是全团也就能找到这一本像样的书,让我没事儿看看,等解放了去念个大学什么的。战争年代,唯一的好处就是军事上那些事,天天都可以实践,学到不少东西。因为老在政委边上,团长也认识我,觉得这个娃不错,让我做了排长,然后是连长,营长……那时候的人,没什么道理可讲,稀罕你,就是骂你,我当连长以后,团长就再没好好跟我说过话。带不好兵,打不好仗,直接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哈哈,不过后来团长打不过我了。他牺牲了以后……牺牲了以后就没人再教我什么了。爷爷不是没打过败仗,打败仗的时候,真希望有人能骂我一顿,踢我一脚。可是,不会再有了。你知道老团长牺牲前跟爷爷说了什么吗?”

      棠伊痴迷地看着眼前略带悲伤却依旧挺拔的老人,摇摇头。

      “他用尽最后的力气垂着我的胸膛说,‘小兔崽子,拿下403高地,老子下辈子给你当儿子揍’。现在想来,说不定你爸爸真是我团长。”

      棠伊听了笑出了声,也思索着爷爷说的话,“爷爷,当司令,是什么感觉?”

      “当司令?当司令,不能有感觉。在那个位置,就不能想自己是谁了,因为所有的决策必须理智,不容有失,这就要求你要放下全部的情感,军令就是军令。全军的司令,可以是个有血有肉的人,但不能是一个不顾全大局的将军。”

      棠伊惊觉爷爷说的话,有些似曾相识,“我以为当司令很威风的。”

      棠司令又是爽朗一笑,“丫头,我倒希望你永远都这么想。如果你觉得有个司令爷爷很威风,爷爷这个司令还是没白当的。对了,那个,等会儿让你王叔送你回家,省得他说自己在司机班白吃国家粮食。”说完,老爷子自己进了屋,留棠伊一个人在院子里。

      棠伊望着天,太阳有些晃眼。低下头,看着小时候和爷爷共同栽下的小树苗,现在,树干也有碗口粗细了。为了让树先长主干,爷爷每年都带着自己给它修枝剪叶。小时候自己还天真得问过爷爷,说小树会不会痛,记得爷爷那时的回答是,等你十年以后问它,爷爷保证它说不痛。

      【7】XXXX(4)

      站在办公室的门外,棠伊犹豫自己要不要敲门进去。虽然进去是一定的,因为班里确实有事要找老师说。可是,又怕单独见老师会尴尬。

      赵云萍倒是惊讶棠伊会主动来找自己。当老师这么多年,自己确实没有因为一个学生这么头疼过。可造之材,却找不到方法。赵云萍不是故意冷落棠伊,她在寻找一个平衡点,寻找一个跟棠伊之间恰当的距离。

      很平静地说了运动会的事,然后又是班费,赵云萍大放权,说这种事以后让棠伊自己看着办,收班费,花班费,她一概不过问。

      没有问题了,棠伊低头也不说话,办公室里陷入了静默的尴尬。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儿?”

      棠伊抬眼看了眼赵云萍,深吸了一口气,“老师,那天的事儿……”

      赵云萍放下了手中的笔,转过转椅,看着棠伊,“那天的事儿,是老师有些心急了。”

      “不是!”棠伊有些激动,她知道赵老师是在意她的,面对喜欢的人向自己说软话,她还承受不起。棠伊急切的想表达她希望得到老师的教导,“老师,我是……我想……我想当一个称职的班长!当一个你认可的学生!”

      孩子眼中有羞怯,还有坚定,却少了那时的倔强。

      “我知道我做的不好,也不太知道怎么才是一个合格的班长,但是您知道对不对?”

      看着棠伊眼里的期盼,赵云萍不知道这个星期发生了什么,可是却让棠伊心里有了斗志。

      “我不只知道什么是好的班长,我更知道如何塑造一个好的领导者。”

      “帮我!”

      略显生硬的语气,让赵云萍觉得有点好笑,骨子里的骄傲,天生的领袖气质。

      “你也知道,我的手段可能有些极端。这两天我也在想,偏激的方式可能不适合你。”

      “只要您能帮我”,棠伊咬了下嘴唇,“打骂我都接受!”

      “我能知道为什么吗?”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不想被忽视,想帮助别人,不想别人对我失望,想负起我该负的责任。没有人,会拒绝变得优秀吧……”

      听着棠伊的话,赵云萍知道,这些天,确实是冷落了孩子,让孩子没了安全感。这是当老师的失职。

      “去组长的休息室,咱们先算算上次的帐。”

      棠伊很自觉面冲墙站好,心中满是惶恐不安。赵云萍依旧掂量着教鞭,想着瘦弱的棠伊,究竟禁不禁得住鞭笞的惩罚。

      “棠伊,转过来,看着我。”

      看着惊恐紧张的眼神,赵云萍承认自己有些心软了,但是又立刻告诉自己,连学生自己都能下决心,这个当老师怎么反倒优柔寡断起来。

      “打你,就是给你的惩罚。会疼,但是你要学会隐忍,疼痛就是你该承受的。所以,不许叫,不许躲,明白吗?”简单地要求与警告,赵云萍下了狠心。毕竟第一次,总是要刻骨铭心的。

      棠伊犹豫地点点头,看着老师手里木质教鞭,觉得应该会非常痛吧。

      “还觉得那天的事情是我在针对你吗?”

      “不会,是我想的不全面,也……也不应该质问您。”棠伊低着头说。

      “那我有资格惩罚你吗?”

      棠伊仰视着赵云萍,发现么此时老师竟会有一丝紧张。原来,老师也会担心自己的不信吗?“有。”棠伊笃定地说。

      “以后不要轻易低头。做任何事,格局要大,不能总想自己”,赵云萍柔抚了下棠伊的肩膀,“转过去吧,手扶着墙,撑住了。”

      深呼吸。

      棠伊没想到疼痛会来的这么快,伴随着“嗖”的一声,只感觉屁股要被砍裂了。

      “啊”的声音被棠伊强忍着遏制在了咽喉。

      “嗖,啪!”

      “嗖,啪!”

      棠伊的指甲扣着光滑的墙面,手掌使劲挣着墙让自己不至于跪下去。

      “嗖,啪!嗖,啪!嗖,啪!……”

      棠伊将头埋在两臂之间,大口地喘着气,赵云萍看着确实心疼。一个18岁的孩子,为了她想做到的事,真的能有这份隐忍,赵云萍没有不教的理由。

      “嗖,啪!嗖,啪!嗖,啪!……”

      质量本就不好的校服裤子对臀部起不了什么保护作用,每一下都实实在在不减一分力地打在肉里。棠伊不敢挣开眼睛,因为一睁眼就会看见地上老师挥鞭的影子。她宁可闭着眼睛默默承受。

      “嗖,啪!”

      “老师!”疼得实在忍受不住了,棠伊很想说太疼了,可是‘疼’字终究没说出口。眼泪在眼睛里打转,就是强忍着不能掉下来。但是,哪怕叫一声老师,可以让赵云萍留给她缓缓的时间也好。

      赵云萍听见棠伊叫自己,知道孩子受不了了,同时她也知道,孩子再疼,估计也不会求饶。因喘气而浮动的瘦弱身躯,因疼痛而不停在颤抖的双腿,全部在昭示着渴望成长的内心正包裹在骄傲中接受着考验。

      “嗖,啪!”没有给棠伊太多停歇的时间。

      “嗖,啪!”

      棠伊的身体随着教鞭的挥动起伏,却也真的不敢妄想躲避严厉的的鞭笞。棠伊记得最喜欢的电影里有一句话,‘人得自个成全自个’。自己狠不下心,只能全部依靠身后这个人。心中那个伟岸的背影,自己渴望去追寻。小丫头,也渴望有一天可以独当一面。咬紧牙,学着去隐忍。稳住身体,再疼,也扛得起!

      “嗖,啪!”

      “嗖,啪!”

      “嗖,啪!”

      赵云萍放下了教鞭,够了。孩子已经承受了她应该承受的。赵云萍也不再下得去手。

      “能直起身吗?”

      棠伊从来没觉得赵云萍的声音如此天籁,这是意味着惩罚结束了吗?

      疼,除了疼再没有其他感觉。

      “你可以在这里缓一缓。”说完赵云萍就拿着教鞭出去了。惩罚就是惩罚,她没必要在打过之后嘘寒问暖。

      棠伊慢慢直起身,左手伸到后面碰了一下自己可怜的部位,“嘶!”应该是肿了,不然不会有硬硬的感觉。试着迈腿,好像还可以行走,就是觉得好热,好烫,好胀。

      站到赵云萍面前,用干涩的嗓音说“老师,账,算我还清了吗?。”

      赵云萍安奈心中的疼惜,这孩子,有的时候,也真是不可爱,“嗯,两清。”

      打量了一下棠伊,确定这孩子没有太大的问题才开口说,“怎么回家啊?”

      审视的目光让棠伊有些不好意,“走……走回去,家离得不远。”

      赵云萍尽量用平静地语气说:“嗯,注意安全。别忘了明天把报运动会项目的事儿落实了。”

      “好的。老师再见。”

      回到家,棠伊的妈妈难得没有演出排练,而是在家做饭,可棠伊没有心情亲近,只说太累了就挪进自己屋。洗了个澡,没把自己疼哭,却差点把自己吓哭,屁股上全是红肿的印子,最严重的地方还泛着点紫青。

      艰难地吃着晚饭,艰难地在妈妈的监督下练琴,艰难地写好作业,艰难地趴到床上,踏实地闭上了眼。

    • 0
    • 0
    • 0
    • 540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