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女教师的忏悔(上)(转)

      神父原谅我,我有罪。
        约翰逊神父当天已无数次听到这一熟悉的声音了。他原以为到了这个时候所有忏悔的人们都已离开了他的教堂,但居然还有一个人在忏悔。
        神父。我犯了一项很大的罪孽!
        我的孩子,除了上帝之外,人人都是有罪的。坦白你的罪孽,并按照我说的方式去悔罪吧,你一定能得到宽恕。我的女儿,现在告诉我你犯了什么罪?
        神父已听出了忏悔者的声音。她叫索菲亚亚。沙农,才二十七、八岁,是当地学校中一个的女教师。这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开始坦白她的罪孽。
        神父,我是一所男子学校的教师。这个星期校长借给我一本很珍贵的书。我不小心损坏了这本书,撕坏了其中两页。要修好这本书价格将非常昂贵。我于是动了个歪脑筋。我的班上有个不太聪敏的男孩,名叫约翰。我就将那本书给了他,并使他相信是他撕坏了那本书。然后,我将书还给校长,并说是约翰将书撕坏了。
        校长对我有些生气,但他更恨约翰。他将约翰叫到办公室,用藤条狠狠地抽了他8下。约翰被打得很厉害,打完后还在伤心哭泣,他现在还不能好好地坐着。我没想到他会受到这样的惩罚,而且伤的这么厉害。我也不知道校长还在使用藤条,但他说,这对18岁的男孩子是最有效的惩戒手段。我怎样才能被宽恕?
        神父沉默着,他原以为只是些有关“性”的罪错。而现在这种罪孽他认为要严重得多了。
        神父开口说:“我的女儿,你的罪孽非常严重。你未能妥善保管别人借给你的珍贵书籍,你撒了谎,并设下了欺骗的圈套,最不应该的是,你让一个没有防卫能力的无辜男孩去忍受巨大的痛苦。
        要得到宽恕,只有两条路。第一条是比较好的,那就是你去向约翰和校长讲明真相,向他们道歉,并赔偿修书的费用。你能做到吗,我的孩子?
        不,神父。”索菲亚亚喃喃说道,“我做不到!另一条路是什么?
        那时一条痛苦的路,我的女儿。你自己的身体必须受到与那个叫约翰的男孩一样的惩罚。你能承受吗,我的孩子?
        一阵沉默后,索菲亚亚平静地说”如果你亲自惩罚我,并能保守秘密的话,我愿承受。
        没有理由让别人知道。明天晚上8点你来教堂,那时不会有人。你能从学校带一根藤条来吗?
        能,神父,这我能做到。我该穿什么衣服?我接受惩罚时能穿着衣服吗?
        还是要露出身体?
        约翰逊神父沉思片刻。他是个独身者,他不愿受到不必要的诱惑。
        你必须穿一条薄薄的裤子,不能穿内裤。这能使你不失体面,同时也不会减轻藤条对你的惩罚。
        索菲亚亚带着一颗依然负疚的心离开了教堂,而约翰逊神父也有些茫然,不知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
        第二天晚上8点,神父站在空荡荡,略带寒意的教堂中等待着,他也不知索菲亚亚是否会来。但他未等多久,就见一个身材修长、一头乌发的美丽女人走了过来。她穿着一件长外套,带着一个很大的购物袋。年轻的女教师看见神父时,脸上升起两朵红云。她慢慢地走近神父,打开带子,讲一根细长的藤条地给神父,这是一根大号的学校用藤条。
        我们开始吧“神父一边说着,一边锁上教堂大门。平时教堂大门是敞开的,这只能是个特例了。”将外套脱掉,弯下身子,抓住自己的腿,尽量向下抓!
        当索菲亚亚弯下身子时,他举起了那根藤条。他以前曾是天主教教会男子学校的教师,对顽皮的男孩经常使用藤条,但从未打过女孩,更不用说打一个完全成熟的女子了。女教师向前弯下身子时,她那丰满的屁股就将那条浅黄色的裤子完全撑满了,紧紧贴住的裤子使年轻女教师的臀部曲线毕露。神父尽量克制着心中的欲望,他满意地注意到女教师穿的裤子,看来真的很薄,使他能够看出她确实未穿内裤。
        你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神父。
        神父高高举起藤条。然后用尽全力抽打下来。藤条带着嗖嗖风声,大力抽打到索菲亚亚屁股上,藤条头深深咬进她右半边屁股蛋里。这女教师的屁股上,只是在她还是小女孩时被她妈拍打过,从未受到过如此严厉的惩罚,那种疼痛远远超出了她的想象。她大叫一声,几乎直起身子,但她终于忍住了。
        神父稍稍等了几秒钟,正当女教师屁股上的疼痛渐渐加剧时,藤条第2次落到她的屁股蛋上,这次击打的位置与第1次平行,只是稍稍下移,却是打得同样狠毒。现在索菲亚亚已经知道了藤条的滋味,思想上有了准备,那种心理冲击减轻了。但这剧烈的刺痛实在难以忍受,她觉得自己眼中已涌满了泪水。她紧紧抓住裤腿,并努力去想圣母马里亚所受的苦难,想以此减轻自己屁股上的疼痛。
        神父又用数秒钟时间仔细选择第3下打击的部位,随着“啪!”地一声脆响,那根藤条毒毒地抽在女教师屁股的下缘。神父看到那根柔软的藤条深深嵌入那只被一层薄布紧贴着的臀肉里,然后又高高弹起。这下痛得这年轻漂亮的女教师尖声哭叫起来,浑身都因疼痛而颤栗着。
        当约翰逊神父看着眼前这个女子痛苦扭动的屁股蛋时,他感到了自己心中升起的一股异样感觉。神父是个终生独身者,与尘世上一切享乐绝缘,但眼前这被他痛加责打的青年女教师痛苦地扭动着成熟迷人的娇躯,在薄薄的浅黄色裤子紧紧包裹下,那只丰满性感的俏屁股正痛得乱颠乱扭,这一切不禁唤起了一种久违了的感觉。
        他竭力想赶走这种不洁的欲望,他要狠狠地惩罚这使他产生这种欲望,充满性感诱惑力的俏屁股。他挥起藤条用异乎寻常的力量向女教师的屁股蛋子抽了下去,这一下抽击中似乎还充满了一种宗教式的仇恨。藤条实辣辣地抽在女教师那后翘着的屁股蛋峰上,这正好是女人屁股上最最皮嫩肉肥的部位,随着“啪!!!
        的一声简直有点震耳的脆响,就见漂亮的女教师惨叫着跳了起来,双手立刻捂住了她那饱受惩罚的屁股蛋。
        她站直了身子,浑身颤抖着,双腿不断交换着提起又放下,修长的手指轻轻抚摸着疼痛难忍的嫩屁股蛋,俊俏的脸蛋上满是泪水和汗水。神父看着这个可怜的小美人,一种同情代替了原先心中的那股无名火。
        我的孩子,对你的惩罚只进行了一半。我还要在你屁股上打4下。你必须要勇敢些才好。或许让你握住一样东西会好受些。我们到那边的布道坛边去,你可以抓住底下的栏杆。
        索菲亚亚两手依然捂着屁股,蹒跚着走到布道坛下。她照神父说的,弯下身子,紧紧抓住底下的一根栏杆。当神父看到女教师再次翘起的那只成熟丰满的屁股蛋几乎要将薄薄的裤子迸裂,那一股怒火又渐渐升起,不管怎样这个漂亮性感的青年女教师做了一件很卑鄙的事情,即使抽烂了她的屁股,也不算屈枉她。
        他决定后面4下要与前4下打在同一部位,并且要比前4下打得更狠。毕竟她比受她冤枉的那个男孩要大7、8岁,她要受到应得的惩罚。
        第5下藤条狠狠地抽了下来,好像在索菲亚亚的屁股蛋上横着燃起一条灼人的火焰。她尖叫着,屁股上的剧痛使她整个身躯都在痉挛。她以前从未意识到这世界上还存在这样令人难以置信的疼痛,就象是地狱之火在烤灼着她的屁股蛋。
        她的手紧紧握着横杆,手指都发白了。
        啪!!!
        索菲亚亚已在默默祷告,但当第6下藤条抽到屁股上时,她还是忍不住大声惨叫起来。美丽的双眼中涌出痛苦的泪水,流过她那张俊俏的脸蛋,然后滴到地板上。
        啪!!!
        藤条再次狠狠抽打在女教师的屁股下部,由于那条薄薄的裤子在这个部位与屁股贴得最紧,所以更本起不到保护作用,藤条犹如直接抽打在她的屁股蛋肉上,女教师发出了刺耳的尖声惨叫,屁股痛得乱颠乱扭,她现在仅存的一点意识使她只想要甩掉一点屁股蛋儿上的疼痛,更本就顾及不到自己的形象了,更想不到自己现在就好像在以各种姿势和角度向神父展示着她那只性感迷人的屁股蛋。神父注视着这美丽性感的女教师正在颠跳扭曲的肥嫩屁股蛋,竭力抵挡着那不断涌来的欲望的洪水。他挥起藤条用尽全力再一次朝她屁股下部的肉峰上打了下去,就听啪!!!
        啊!!!!!!
        这下正与上一下抽在同一部位,把个女教师打得头猛地向后甩起,一头乌发飞散开来,她的惨叫声久久回荡在空空的教堂里……你可以起来啦,我的女儿索菲亚亚慢慢的直起身子,她呻吟着,稍一牵动下身,屁股上的疼痛就会加剧,她的双腿几乎难以支撑住她的身体。好一阵子后她才站直了身子,回头看着神父,但她说不出话来,她仍在哭泣。神父拿出一块手绢递给她,并让她平静了一会儿,最后说道,”我以圣父、圣子和圣灵的名义宣布,你得到了宽恕。你可以平静地回去了,我的孩子!
        索菲亚亚只能一小步一小步地往前走,即使这样,裤子的摩擦仍然是她的屁股痛得难以忍受。神父将那根藤条递还给她,她迅速将它塞入那只购物袋中。
        回到家里,索菲亚亚小心地脱掉裤子,在镜子里看到她原先引以为豪的屁股蛋已经惨不忍睹,整个臀部都肿了起来,上面清晰地突起7条血红色的伤痕,而最后2下鞭打已经撕破了她两个臀丘肉峰上的嫩皮,重合在一起的伤痕正在渗出细细的血珠。这一夜她光着屁股蛋趴在床上,心中有一种赎罪的轻松,但她的屁股却还要疼上很长一段时间,尤其是每当她坐到椅子时。

    • 0
    • 0
    • 0
    • 1.2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