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转 妹妹主

      我是S大学大三的学生,大学的生活平淡而无聊,所以我经常上网消磨时间。跟现在的主动相遇,也是因为网络。

       

      第一次和主动聊天,是因为她在论坛里发帖子,抱怨高三学习生活有多累多苦,因为她是同性恋者,同学虽然不排斥她,可也不愿意和她做朋友,所以她非常孤独,厌倦现在的生活。我本着过来人和年长者的身份,安慰她,劝她好好学习,做起了知心姐姐,顺便消磨无聊的时间。一来二去,我们就成了姐妹,给她辅导功课,一起出来逛街、吃饭、看电影。

       

      后来随着深入了解,我知道了她是sp爱好者,喜欢打人屁股,去她家给她作辅导的时候,她总会让我看一些文章跟视频。

       

      之后我发现自己几乎一点也不排斥sp,看到文章和视频的时候,总是会心跳加速,甚至有些期待尝试。她似乎非常擅长洞察人心,从我的反应就捕捉到了我内心的向往。有一次看完视频,她忽然跟我说,“姐姐其实不排斥sp,也非常想尝试一下被打屁股的滋味吧?干脆就做我的被动,让我打屁股吧?看到文章里那些被打到红肿不堪,不能落座的屁股,姐姐很兴奋吧?我可以满足姐姐的向往哦。”

       

      正如她所说,我不排斥。所以当听到她这么跟我说的时候,我除了涨红了一张脸之外,还有一丝兴奋和期待。于是我就点了头,继而那次作业辅导就变成了我的第一次实践。她命令我,“自己将裤子连同内裤一起脱到膝盖下,趴在书桌上,把光屁股撅到最高。”

       

      我站在那手足无措,其实我心里更加希望被人强制脱下裤子,至少可以减少自己动手的尴尬。我红着脸迟迟下不了决定行动,直到她威胁我说,如果不自己脱掉裤子,她将会做一些让我感到更加羞耻的事,并且我的屁股将会被抽打到三四天都坐不下的程度。

       

      在好奇、向往和威胁的驱使下,我终于下定决心。不得不说,自己将光屁股从裤子中剥出来,实在是一件非常让人难为情的事儿,更何况是当着别人的面。慢吞吞脱下裤子的动作只能加大我的难看,于是我只能自暴自弃的一股脑露出屁股,趴在桌子上努力将光屁股撅高,任凭她非常缓慢的,用手掌掴我的两瓣屁股。

       

      “其实每次看到姐姐,我都会非常非常想用各种工具抽打姐姐的光屁股,直到姐姐撅着红肿不堪的屁股痛哭流涕为止。姐姐小时候有没有被爸爸妈妈打过光屁股?估计没有吧,毕竟姐姐学习很好,可现在却自愿脱光裤子趴着让妹妹打屁股呢。”

       

      手打在裸露的臀肉上,麻麻的刺痛,其实并不怎么疼,我甚至觉得很喜欢。可她边打边说出的话,伴随着清脆的“啪啪”的响声,让我觉得非常羞耻。

       

      “呀,姐姐有反应了,我的手沾到湿的东西了。”

       

      她像是要证明自己的话一样,将手上的湿润抹到我已经发热的屁股上。发觉自己竟然不争气的起了反应,难堪让我将脸埋在胳膊里,嘴里哀求她,“不要说了。”

       

      “这可不行,打屁股应该是惩罚,打得我手都红了,姐姐却舒服的流水了。难道用手打屁股对姐姐来说很高兴吗?那要等到以后奖励姐姐的时候才能用手。”

       

      在用手打了50下,把我的屁股打的发红发热的时候,她边做出这样的决定,边停止了第一阶段的惩罚。

       

      丝毫没有给我缓冲的时间,第二阶段便开始了。我被要求跪在椅子上屁股向后撅,胳膊撘在右边的椅子背上,以便看见摆在右边的电脑屏幕。接着她将第二轮的刑具—拖鞋,展示似的在我眼前晃了晃,接着非常有规律的开始了抽打。

       

      第一下打左半瓣屁股,第二下打右半瓣屁股,第三下打在中间接缝的地方。拖鞋的威力远大于手掌,冲击大的让我藏在臀缝里的肛门都觉得非常难受。随着抽打我的屁股开始灼热疼痛,可以预知下一次屁股哪里会被抽打,却总也躲不掉,这让我十分害怕和无措,挨打的疼痛仿佛也被放大了似的。

       

      “起先我非常讨厌姐姐,明明不知道现在的处境让我有多痛苦,却为了找人聊天,装作过来人的样子开导我,那时候我真想让姐姐趴在电脑前,一边让姐姐念自己说过的话,一边用鞋底狠狠打姐姐撅起来的光屁股。现在,姐姐开始念吧,每念一句就说一次,对不起,姐姐错了,这么自以为是应该就被狠狠抽打光屁股。”

       

      她的话让我感到十分委屈,尽管当时我也有借机消磨时光的心思,但我始终是在帮助她不是么?所以我闭紧嘴巴不肯读。她显然被我这样的行为惹怒了,因此鞋底抽打在屁股上的力度跟速度都提高了不少。我猜我的屁股已经开始肿了,因为它已经十分疼痛,以至于让我不自觉的开始小幅度晃动屁股,但是却怎么也逃脱不掉鞋底的抽打,所以我忍不住开口叫出声,并开始解释。

       

      “啊,疼。我是想帮助妹妹的…唔,轻一点,不只是为了要找人聊天,对不起,啊哈。”很快的,我就发觉如果不听她命令的话,屁股恐怕就会一直被打,于是我只好用已经带着哭腔的声音,一句句念那些发给她的话,然后按照她的要求承认错误,请求惩罚。

       

      “姐姐的屁股每挨一下都会颤一颤呢,是在表示它很开心挨打吗?”

       

      听话之后抽打的速度果然减慢,每念完一句才会被打一下屁股,也让她有了足够的时间说出戏谑我的话。缓和下来的抽打加上更加严重的羞耻感,竟然让我的下身更加湿润。所以当她发现鞋底被弄湿了的时候,抽在屁股中间的每下力度都非常重。

       

      “非常好,姐姐的屁股被打肿了一倍呢,又红又大的真可爱。为了奖励姐姐,我决定姐姐接下来可以跪在软软的床上。”

       

      在我终于念完了之后,她告知了我屁股的现状。随后开始了第三轮的惩罚。她命令我双膝跟双臂支撑在床上,摆出像狗一样跪趴的动作,并用力压我的腰,一再试图让屁股撅的更高。

       

      我身后灼热发烫的臀肉已经非常痛苦,所以边摆出屈辱的姿势,边哀求她饶过我可怜的屁股,因为疼痛让我觉得,如果再被打,屁股一定会被打烂。但回应我的只是屁股被胡乱且快速的抽打。

       

      “姐姐的屁股离打烂还差得远呢,作为姐姐利用我消磨时间的惩罚,我决定用鞋拔子再打姐姐的光屁股五十下,等它不能再套上内裤的时候,我就原谅姐姐。”

       

      随后她就开始用鞋拔子随处抽打我的屁股,似乎有意要将我的整个屁股都修补的红肿不堪,不知下一次会打在哪的恐惧,远远超过了刚才。害怕与剧烈的疼痛让我失声尖叫,大声痛哭。我只能一边撅着红肿的屁股挨打,一边痛哭着求饶,如果不是被她摁着,我想我一定会逃跑。

       

      第三阶段的惩罚结束后,我终于获得了休息的时间。她让我趴在床上,大发慈悲似的给我红肿的屁股按摩,但这对于我饱受重创的屁股来说只是另一种惩罚而已。我当时天真的以为惩罚已经结束了,而且光屁股被人揉捏玩弄的滋味让我十分抬不起头,所以我推开她的手,并要求将裤子穿上。

       

      然而这一系列要求被她视为不知好歹,她十分生气于我的行为,于是我的休息时间便被中止了,因为她决定要给予我第四阶段的惩罚。

       

      “我…我只是以为…以为惩罚结束了…我…”

       

      等我主动将撅高的光屁股移到她跟前,哭哭啼啼的解释,哀求她随便揉捏玩弄,不要在罚我时,已经平息不了她的怒火了。

       

      “我决定将姐姐的整个屁股都打成红肿的样子。现在姐姐自己跪到我跟前来,上身钻进椅子下边趴在地上,自己用双手掰开屁股,把还完好无损的屁股沟跟肛门露出来接受惩罚。”

       

      听到命令后,我迅速的意识到自己应该逃跑。身体先于大脑行动起来,我慌乱的想要提上内裤跟裤子,但随后就发现这是不可能的。将肿胀的屁股强塞进内裤加剧了疼痛,根本连内裤都无法穿好的我,只能捂着屁股蹲在地上哭,像个忍受不了被妈妈打屁股的疼痛,而中途逃跑了的孩子。

       

      我的行为让她怒火中烧,她将我拉起来摁到床上,迫使我将半挂着内裤的屁股向后撅高,随即我便听到了剪子的声音。

       

      “姐姐竟然想穿上裤子逃跑,还敢自己摸屁股,难道姐姐不知道在受罚的时候是不能反抗的么?把内裤和裤子全部剪烂,姐姐就能安心听话了吧?”

       

      “不要,我错了,我按你说的做,不会再反抗了,你打我的屁股吧,不要剪裤子。”

       

      第三方广告 为什么显示此广告?

      Powered By

      Live Chat – Los Angeles

      Bongacams

       Live Chat – Los Angeles

      Bongacams

      妹妹比我矮的身材力气却比我要大的多,挥动着剪刀好像下一秒就要剪烂我的裤子,无法挣脱的恐惧和无力感使我屈服,让我只能按照她说的做。

       

      在这之前我以为跪趴的姿势是最屈辱的,但现在跪撅还要自己分开屁股,露出从来没有见过人的地方挨打,这羞耻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了刚才跪趴的姿势。但打屁股所带来的疼痛与恐惧,让我完全顾不得这些,我立即听话的按照她说的做,生怕迟疑与反抗还会带来其他惩罚。之后我便体会到了远远超出我想象的疼痛,以至于当鸡毛掸子第一下抽在臀缝里的时候,我的手就不自觉的分开了。

       

      “噢唔,求求你不要再打这里了,太疼了。”

       

      “掰开屁股把肛门露出来!惩罚结束之前如果姐姐敢再让你的屁股合上,我就把姐姐的屁股跟肛门全部打烂!”

       

      我的哀求并没有奏效,于是只能拼命的分开屁股,好像要把屁股弄裂一样。

       

      “啊!不要打了,呜,要打烂了,打这里太疼了,啊噢,我要趴不住了。”我发疯似的哀求,扭动屁股,企图减缓似乎要打裂屁股的剧痛,然而她加紧我胯部的双腿阻止了我的行动。在15下的刑罚后,我的第一次实践终于全部结束。

       

      那之后我趴在地上一动都不敢动,因为随便的动作都会牵扯到重伤的屁股。她却命令我立刻站起来,提上内裤陪她写作业。就如同我刚才的尝试,肿大了三倍的屁股根本无法塞进内裤里,所以我只能羞耻的哀求她,允许我脱下内裤,光着屁股陪她写作业。她非常大方的同意了我的请求,要求我跪趴在地上,将屁股最准镜子,以扭曲的姿势回过头观察自己红肿成了三倍大的屁股半小时,并将刚才的惩罚和自己的内心感受写下来。

       

      因此才有了以上的这些文字。

       

      妹妹看完我写的记录之后不太满意,因为我被惩罚光屁股的时候像个犯了错的孩子,所以必须称呼施以惩罚的妹妹为主,或者直接写妹妹,妹妹觉得写“她”的话就显得既不亲切又不尊重。

       

      除此之外,我必须照一张足够清晰的屁股写真,将受刑后屁股的样子完完整整的记录下来。将自己如此羞耻的部位照下来供别人欣赏,如此羞耻的事情让我不自觉的跟妹妹据理力争,然而这却被妹妹当做顶嘴、反抗主动的权威。

       

      所以我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庆幸的是妹妹喜欢将原本白嫩的屁股打的红肿发硬,不喜欢将屁股打到破皮流血。所以那天我的屁股暂时得到了宽恕,没有继续挨打,只需要撅起红肿的屁股反省就够了。我为此感到松了一口气。那个时候,出于对打屁股的恐惧,我老老实实的趴在地上,除了反省自己利用妹妹消磨时间外,丝毫没有考虑到结束与妹妹的关系。对此我也十分想不通,大概我本身也对实践非常向往吧。

       

      挨打之后的那一周时间里,我只能穿着宽松的运动裤,将屁股勉强遮起来,并且尽量微微张开双腿,避免屁股沟和肛门受到摩擦而加剧疼痛。

       

      教室里的硬木椅子着实让我痛苦,以至于第一次看到我慢慢坐下的时候,室友关心的问我怎么了,我只能推说昨天出门摔跤了。屁股红肿着坐在教室里听课,让我觉得自己像个刚被打过屁股的小学生。

       

      妹妹要求我每天晚上必须跪撅着照下屁股的现状,发给她以便确认我的屁股什么时候可以为上次的错误付出代价。所以一个礼拜后的周六,我就意识到明天我的屁股就又将高高撅起,承受妹妹的责打了。那一整天我都坐立难安,害怕却有一丝期待。

       

      等到晚上发照片的时候,妹妹果然很快回复到“姐姐的屁股已经准备好要接受惩罚了啊,明天的惩罚到姐姐的宿舍进行吧。姐姐除了要准备好白屁股,还要确保寝室没有人哦,不然姐姐被打的屁股只能被大家观赏了。”

       

      然后不管我如何恳求在寝室可能会被人听见,妹妹都不肯改变主意,并警告她要早睡以便养足体力,我如果再多说,将会被带到宿舍楼大厅抽打光屁股。于是我只好惴惴不安难以入眠,熬夜所带来的后果便是,转天妹妹等在楼下的时候,我还没有起床。

       

      接到电话之后,我马上手忙脚乱的起了床,边赌咒发誓要买一个闹钟边跑下楼。当我看到妹妹瞪着我的表情时,天知道我多想转身就跑。

       

      当时妹妹非常生气,我意识到屁股所遭受的惩罚将要比原来重的的多,所以非常小心翼翼做出顺从的样子。

       

      “姐姐去趴在窗台上,屁股撅高。”当妹妹看到宿舍楼道里的窗户时,她这样说。我当时非常庆幸妹妹没有让我露出光屁股,于是心怀感激的按妹妹说的做好。随后妹妹的手便大力的掐拧我的屁股,薄薄的睡裙一点保护作用都没有。我忍不住小声的痛苦呻吟,并祈祷不要有人看到。幸好当时是周日,留在宿舍楼里的人寥寥无几。

       

      “我放弃了好不容易可以睡懒觉的周末跑来找姐姐,姐姐却在蒙头大睡呢。姐姐很过分对不对?”妹妹的的手不断掐着我的屁股肉。

       

      “啊噢,是,我很过分,应该被妹妹狠狠打上一顿光屁股作为惩罚。啊。”屁股被掐的感觉实在太疼太难受,我只能如此哀求。

       

      等妹妹掐够了,我便被要求去洗漱干净,并且吃些早餐,因为惩罚我的屁股将会耽误吃午饭的时间。那个时候才十点多一点,听到妹妹的话后我下意识的想捂住自己的屁股,但那是不被允许的,妹妹规定在受罚时我的手不可以随便碰自己的屁股。

       

      我从卫生间洗漱出来,便看到妹妹拿着小刀在给一块两指粗的生姜削皮。我知道那将会用在哪里,所以腿忍不住有些软。

       

      洗漱之后,我便又被命令跪撅在妹妹的椅子下,双手掰开屁股。上次痛苦让我心惊肉跳,要知道我才摆脱了那巨大的痛苦没有两天,趴在那等待刑罚的时候我几乎在颤抖。

       

      “这次先打姐姐的屁股沟和肛门,白白的两瓣屁股中间夹着的肛门却是红肿的,想想就觉得有趣。”

       

      随后妹妹拿起我电脑充电器的数据线,狠狠的抽打我暴露出来的肛门跟屁股沟。电脑的数据线太粗,像鞭子一样的抽打持续了两三下之后我就痛哭流涕了。

       

      “哈啊…妹妹…轻一点…太疼了、啊、我受不了了,要打坏了…”我的肛门不由自主的收缩,尽管看不到,我也能感觉到它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起来。

       

      整整二十五下过后,妹妹要求我用最大的力度掰开屁股,然后松手让它们合拢撞击。我只好放弃轻轻松开屁股的意图,撞击之后的疼痛让我腿软,也让我明白今后至少一周的时间里,我又要体会便秘的痛苦。

       

      之后我就被命令将那块两指粗细的生姜交到妹妹手里,双手将撅起的屁股掰开,露出已经肿到快看不见的肛门,让妹妹将生姜塞进我的屁股里。

       

      剧烈的疼痛和随之而来极度的灼烧感让我的发疯,肛门不自觉的收缩,想将异物挤出去。可想而知的,妹妹对我的这种反应十分不满,随即捏着生姜的尾部,让它大力的在我的肛门里横冲直撞。强烈的灼痛跟摩擦几乎让我崩溃,不顾要被人听到的危险,声嘶力竭的哭爹喊娘。

       

      “送给姐姐的小礼物怎么能掉出来呢,姐姐肛门插着小礼物坐到椅子上去吃早餐吧。”于是我只能忍着肛门传来的灼烧感和剧痛,坐在椅子上吃早餐。充斥在空气中的生姜味道,让我吃早餐的时候味同嚼蜡,直想作呕。然而如果不将早餐吃完,我不知道将会受到怎样的惩罚,所以我只能逼迫自己咀嚼吞咽,手足无措的无力感让我忍不住想哭。

       

      当令人发疯的早餐时间结束之后,生姜也几乎失去了作用。妹妹将它抽出来,让我将牙膏均匀的涂抹在上边,之后裹了一层牙膏的生姜就又回到了我的肛门里。与生姜的灼热不同,牙膏尽职尽责的发挥薄荷的清凉作用,让我的肛门处于非常冰凉和难以形容的疼痛的夹击之中,像闹肚子似的感觉让我不住的小幅度扭动着磨蹭双腿,之后我马上体会到了这么做是多么愚蠢,因为这只能让肛门和生姜更加密切的接触而已,同时还加剧了股沟的疼痛。

       

      “把两个凳子并到一起,双腿分开跪在椅子上,屁股向后下方撅好!生姜夹紧不许掉。”等到妹妹看够了我无助的挣扎后,她这样命令到。尽管腿软我还是按妹妹的要求做好,加紧肛门几乎花费了我所有的力气,但因为牙膏的润滑作用,生姜还是向外滑出来了一节。

       

      “生姜夹在肛门里好像尾巴呀,姐姐这个姿势又夹着生姜,好像在便便一样~”

       

      妹妹语调轻快的说着臊的我抬不起头来的话。

       

      “不过我不是说了不准掉出来么?”妹妹这样说着,“啪”的一声,屁股挨了一记的同时,生姜也被打回了肛门里。

       

      “这是我给姐姐带的第二个小礼物,皮拍子。现在肛门放松,把生姜挤出来。”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以为得到了宽恕,于是放松了括约肌,任由生姜向外滑,但滑出来的生姜随即又被妹妹打回肛门里。于是就这么循环往复,我被打着屁股,同时感受生姜摩擦着已经红肿的肛门。当两瓣屁股中间接缝的部分终于被打红肿,与屁股其他的地方形成鲜明对比的时候,妹妹才停止了这项让我发疯的惩罚。

       

      “呀,姐姐的肛门还不肯合上嘴呢,难道不希望生姜拔出来吗?”

       

      妹妹将生姜拔出后,随即这样说道。天知道我多想让它闭合,可是被生姜折磨后庭这么长时间的肛门一下子根本不可能恢复,只能不自觉的一张一合着缓解疼痛。

       

      “不,不是的,求求妹妹打…打我的屁股吧,求求你,不要再插进来了。”

       

      担心妹妹再将生姜放进来,我只能如此哭求,通红的脸不知是羞的,还是因为哭的太厉害。

       

      “姐姐的屁股想挨打吗?希望被打的又红又肿吗?”妹妹边说着边揉捏我的屁股,臀肉像橡皮泥一样被玩弄着,生姜时不时威胁似的戳弄着肛门。“是的,我想被妹妹打屁股,求…求妹妹把我的屁股打红打肿吧。”“既然如此我就满足姐姐吧。”妹妹语调欢快的说着,随即我就听到了窗帘被拉开的声音,阳光照在身上的感觉非常暖和。可惜现在我撅着的光屁股正对着窗户,并无暇享受。“姐姐没有忘记上次逃跑时的惩罚吧?”

       

      仿佛是读到了我想要逃跑的想法,妹妹这样问道。我随即像被施了定身咒,颤抖着身体却不敢动弹。幸好我的宿舍在六楼,对面也没有宿舍楼,所以并没有被人看见的危险,否则我一定会疯掉。妹妹摁着我的腰,迫使屁股撅的更高,更充分的享受阳光的照射,随即皮拍子就又大力的亲吻起我的屁股。仿佛光天化日下在大庭广众之中被打屁股,羞耻感无以复加,我企图偷偷降低屁股的高度,但尽管如何小心翼翼,这小动作也没能逃过妹妹的眼睛。接着我就被命令将两个椅子背靠在一起,将小腹顶在椅子背上,双手和双脚分别支撑着椅子,光溜溜的屁股就这么被高高架在椅子背上正对窗户。身体折叠着挂在两个椅子上的姿势让我非常难受,小腹上传来的压迫感和在高出的无助感,导致我马上就为刚才的举动感到后悔,可此时的我已经不敢再做任何小动作了,因为那恐怕会给我带来更大的惩罚。在那之后的半个小时里,我无暇顾虑羞耻与难受。因为宿舍里回荡的“啪啪”声一刻都未曾停下,皮拍子不停的击打我可怜的臀肉,疼痛使我像个被妈妈打屁股的孩子一样放声大哭,哀求保证以后不会再犯错,不会再不听话。等妹妹终于停止抽打的时候,我的屁股已经红肿发亮,像个熟透的桃子一样。这当然是从妹妹的形容中得知的,随后我便被命令,“现在姐姐跪倒书桌上去,屁股正对着窗户让它晒晒太阳,让外边的花花草草也看看姐姐的光屁股现在变得多可爱。”“对,再往左边挪一点,正对着窗户。”

       

      “双腿分开,动作快一点。”

       

      “再撅高,屁股撅高,把所有的地方都露出来,不然我就让姐姐把光屁股伸出窗外。”此时的我已经不敢有任何异议了,只能颤抖着爬上桌子,按照妹妹的要求将红肿的屁股对着窗户高高撅起,羞耻使我像个鸵鸟一样闭着眼将头埋进胳膊。午后的太阳已经变得非常毒,像烤箱一样将我本就被打的灼热的屁股晒得更加疼痛。幸好15分钟之后妹妹就放过了我,结束了展示光屁股的刑罚。“姐姐的屁股像是被烤熟了一样呢,既然如此就坐在椅子上降降温吧。”妹妹揉搓着我的屁股,确定它已经得到足够的惩罚后,这样说道。妹妹要求我光着屁股坐在她旁边,陪她一起做作业,复习,顺便帮她答疑解难。椅子确实比较冰凉,但那坚硬的触感丝毫不能让我肿痛的屁股轻松下来,我如坐针毡的在书桌旁,不自觉的晃动身子,想要减轻疼痛。这当然是无效的,摩擦和触碰只能加剧疼痛,越疼屁股就不由自主的动的更厉害,如此恶性循环。更糟糕的是,我乱晃的行为惹得妹妹十分心烦,于是我就被命令,趴在妹妹旁边的椅子上自己用力掌掴屁股,直到她把作业写完为止。妹妹时不时的训斥“用力一点,打屁股的声音太小了。”、“不要偷懒,姐姐不听话就该被打屁股。”让我丝毫不敢放松,生怕达不到要求会带来别的惩罚。尽管自己打的力度小了不少,但是疼痛和和羞耻还是让我忍不住流眼泪。所以等到妹妹允许我停止抽打自己的屁股,坐到椅子上给她讲题的时候,不管多痛我都没有再敢乱动。之后还被妹妹戏谑,“姐姐刚才是还想被打屁股,所以才乱动的吧?”那天直到下午三点多,妹妹才让我从椅子上站起来。我如获大赦的穿上宽松的裤子和妹妹一起出去吃饭,暗自庆幸今天的惩罚终于结束了。

       

      那之后没多长时间就迎来了过年,然而高三毕业生的最后一个学期里是不存在假日这个词的。当时我有些不厚道的为此感到庆幸,因为没有假期就意味着我的屁股被打的红肿不堪的次数会随之减少。事实证明我的猜测是正确的,因为妹妹也在为此苦恼。

       

      第三方广告 为什么显示此广告?

      Powered By

      Live Chat – Los Angeles

      Bongacams

      Live Chat – Los Angeles

      Bongacams

      “我再开学就不能经常实践了,姐姐不会去找别的主吧?”说实话,当时妹妹的语气让我联想到了害怕被丢掉的孩子。这样的妹妹让我有些不大适应,以至于近期没有被过揍屁股的我,有些被冲昏了头脑。“不会的,不过高三下学期学业很重吧,说不定被打屁股可以督促学习进步……”我当时尽量注意措辞并且用了半商量半开玩笑的语气,可是看见妹妹逐渐阴沉下来的脸,我还是说不下去了。我猜我当时的表情一定不是很自在,因为尽管当时是在小区里,我也怕的要命,担心会被严厉惩罚的恐惧让我双腿有些发软。

       

      “姐姐这是想打我么?看来一不被惩罚,姐姐就开始得意忘形了呀。要让姐姐的屁股随时都痛着,姐姐才能乖呢。”其实在看到妹妹的脸色时,我就已经后悔了。因为一句话而将逛街变成挨揍的我,真是个白痴啊。听妹妹口气就能预感到她这次又不会轻易放过我,意识到这一点,我的屁股不由自主的紧绷起来。随即我抓着想回家的妹妹,小心翼翼的哀求。“我是开玩笑而已,不会再得意忘形了,我们继续去逛街吧。”

       

      同往常一样,我的哀求并不奏效。所以在妹妹即将开学的两天之前,她要将我的屁股仔仔细细的抽打一遍,直到我想都不敢想去做主为止。

       

      “下半学期恐怕我更没有时间跟姐姐实践了,姐姐可不能偷偷跟别的主跑掉啊,为了避免以后姐姐想被打屁股,而我却没有时间,开学之前我先满足一下姐姐的欲望吧。”妹妹当时是这么说的。我当时心里不免腹诽,谁会想到要随便找个人来打自己屁股啊,你只不过是想报复我动了打你的念头而已嘛。

       

      “看来姐姐最近对我很不满意嘛,开始对我说的话不服气了呢,还妄想着想做主,看来非要给姐姐淘气的屁股一点严厉的教训才可以。”大概是刚才腹诽的时候,脸上做出了不满的表情,所以妹妹才会这么说吧,我不禁懊悔,今天为什么一直在给自己的屁股找麻烦。尽管懊悔,我还是忍不住想,哪里只是一点严厉,明明是严厉到让我痛哭流涕了。这一次偷偷在心里反驳的时候,我没有忘记低下头。这样就看不清我的表情了吧。然而低着头却听不到妹妹的动静,这样的处境加深了我的恐惧。我只能重新抬起头,发现妹妹正在阳台上四处打量着。我心里怀着一丝幻想,希望妹妹不是想在阳台上打我。可这想法马上就被妹妹打破了。

       

      “姐姐去拿一床被子挂在晾衣杆上,把藤拍拿过来,然后把裤子内裤脱到脚踝,站在被子前反省。姐姐最好不要迟疑马上就去做,再惹我生气的话,姐姐的屁股今天恐怕会被打烂呢。”妹妹微笑着说出让我不寒而栗的话,我马上意识到了妹妹生气的程度,所以身体不由自主的执行命令的同时,眼泪也不自觉的想往外涌。今天会比以往每一次都羞耻都痛,这个想法很快就得到了证实。我尽量以最快的速度按照妹妹的命令做好,希望能获得一些宽恕。于是我在将藤拍交到妹妹手上之后,尽管非常难堪,我还是马上站在被子后边,将光屁股从裤子中露出来反省。我十分庆幸此时的被子像门帘一样把我从胸部到小腿的部分都遮住了,只有脱到脚踝的裤子从被子下边露出来。可尽管如此,光天化日站在阳台上赤裸着下半身罚站,还是让我面红耳赤快要疯掉了,我只能极力贴近被子,像是想要躲进被子里似的。我尽量低着头不去看窗子,因为看着窗外住宅或者行人,让我有一种被观看的恐惧。

       

      “姐姐有没有一种小时候被妈妈在院子里打屁股的感觉?”妹妹一边说着一边用藤拍戳弄我的屁股。“啊,我都忘记了,姐姐小时候是乖孩子,没被打过屁股呢。可现在却隔三差五的因为不乖而撅起屁股挨打呢。”我就这么手足无措的站在那里,任凭妹妹边说出让我羞耻的话,边玩弄的我屁股。我丝毫都不敢乱动,因为反抗可能会让妹妹把最后一层遮挡也拿走。只能默默祈祷,这次的惩罚快点结束。不知是不是我的祈祷有了作用,妹妹很快命令我向后撅起屁股,承受藤拍的抽打,阳台门上的玻璃忠实的映照出我被打屁股的剪影,强烈的羞耻感让我提前哭了出来。但妹妹并不为此感到满意,因为她边快速痛打我的屁股,边命令我抬起头来看着窗外。“姐姐说,看到的人会不会都认为我在晒被子,他们肯定想不到,被子后边有个一光屁股在受惩罚。藤拍的花纹印到姐姐的屁股上了,很好看哦,姐姐要不要看?”我的身体没有任何支撑的撅起屁股挨揍,加上妹妹不断说着的让我羞耻话,精神和肉体的两层攻击让我崩溃,等我反应过的时候,我已经抱着屁股跪坐在被子后边了。

       

      妹妹站在我身后拿着藤拍不说话,我也丝毫不敢回头去看她的表情。只能马上站起来恢复了刚才撅着屁股的姿势,嘴里不停的求饶“对不起,我…我…那太痛了,实在太痛了。我不会了,妹妹不要生气,继续打我屁股吧。”尽管我颤抖着双腿撅起屁股,做好了挨打的准备,可是下一次抽打来临的时候,力道之大还是让我往前冲了一下。我痛苦的呻吟着马上调整好了姿势,却听到妹妹说,“去拿三个枕头过来。”我丝毫不敢迟疑的回到房间,可当我抱着三个枕头回到阳台的时候,发现挂着的被子已经被扯掉了……

    • 1
    • 0
    • 0
    • 507
    • silver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