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长安传7(收费以免费,100,200,免费}

      主上刚一走,太子便赶紧上前查看阿鹿的情况,只见阿鹿面色苍白,双眼紧闭,气息微弱,左脸红肿不堪,鼻下挂着两道血迹,下唇被咬出一道血痕来,很是可怜。太子心疼不已,赶紧把她抱回寝殿,并急忙命令宫人去请医人。太子妃才得道消息,匆匆赶过来,一进门就看到阿鹿伏在睡床上,毫无生气,不禁红了眼眶。郑尚宫和阿圆她们都围在床边守护着阿鹿,一个个都掩面哭泣着。
      “殿下!小妹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太子妃哽咽地问道,怜爱的抚摸着阿鹿的额头。
      “哎,这丫头太过倔强了,她打了十七妹,还死不认错,我本想教训教训她,结果她朝我发起脾气来,正好被陛下看到,惹得陛下大发雷霆,这才…”
      太子很是懊恼后悔,为什么自己要朝阿鹿发火,为什么自己没有站在她那边为她做主,为什么主上发怒时自己没有拦下来!看到趴在床上奄奄一息的妹妹,太子又心疼又后悔。
      “阿鹿…”太子妃终究没有忍住,哭了出来。
      “启禀殿下,司医来了。”门外宫人赶紧禀报。
      “快请进来!”
      吴司医带着几位医女进来,正要行礼,被太子制止住“吴司医不必多礼,你快来看看公主的情况”
      吴司医仔细地检察了慧娘的情况,又细细切了切脉,还好脉象比较平稳,没有性命之虞,只是一时疼痛冲心,气息不稳,才致昏厥。待诊断完后,太子与吴司医退到外间,医女上前查看伤口。几个医女小心翼翼地掀开衬裙,解开汗巾,退下底裤来,只见阿鹿由臀至胫,或青或紫,或整或破,全无一点好处。太子妃一看小妹身后的惨状,顿时泣不成声。医女们仔细地清理伤口,敷上创药,盖上锦被
      。随后吴司医根据医女的报告,为公主开药方,太子忙命宫人去煎药,一时间寝殿里忙乱一团。
      待到药煎好送上来,太子将慧娘抱起来,让她半倚在自己怀里,太子妃亲自喂药。可是慧娘还是没有醒来,药喂进去倒是吐出了大半,太子又命人再次煎制,折腾了好几次终于把足量的药喂好喝下,这个时候都已经快四更天了。太子夫妇都没有去休息,一直陪着小妹,直到天刚刚明,在众人劝阻下,夫妇俩才回寝殿稍事休息。郑娘子和阿圆她们继续陪护着,一刻不敢放松。

    • 2
    • 0
    • 0
    • 484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