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1
    • 长安传6(收费以免费,100,200,免费)

      这半年来我跟着称心学琵琶已经小有成绩,李象则学的是琴,我俩没事的时候会一起合奏弹着玩。近来东宫气氛紧张,我们为了给太子妃宽心,有时也会给她弹奏几曲解解闷。太子妃听后很是夸赞了一番,说我们很是体贴孝顺尊长,并说往后我们两个还可以在主上寿辰时为主上表演贺寿。我听后吐了吐舌头,心想主上都不愿让我入宫,我怎么为他演奏呢。
      太子妃也把我们两个的孝顺讲给了太子听,所以今天太子一回东宫就把我们俩叫过来了。
      “听太子妃说你们俩近来很是乖巧,还给她弹琴解闷是吗?。”阿兄和颜悦色地问我们。
      我看到这几天来阿兄好不容易心情好点,赶紧狗腿地说到“是呀是呀,我们看阿嫂这几日比较劳累,所以才弹琴给她解解乏闷。”
      “是嘛,真不错,今天也给阿兄弹奏弹奏吧。”太子懒懒的靠在凭几上,揉了揉眼睛,看得出他近来很是劳累。
      我们赶紧拿出琴来,给太子弹奏了几曲比较悠扬舒缓的曲子,太子闭着眼睛,很是放松地靠着凭几。
      几曲过后他突然开口到“嗯,技艺不错,跟着谁学习的?”
      “阿兄你忘了,就你前几个月送我们的教坊乐人教的。对了阿兄,我给你说呀,那个弹琵琶的称心技艺很是了得,我这琵琶就是跟着他学的,阿兄要不要让他来弹奏几曲?”
      “嗯,明天再说吧。对了象儿,下个月就是你的生辰了,你想要什么礼物,父王给你提前准备一下。”太子慈爱地对李象说到。
      “父王,儿臣近来正在开弓学射,父王能送儿臣一张好弓吗?”
      李象很是兴奋,他近来正跟着师父学射箭,正是兴头大的时候,很是向往他父王那把好弓,一直也想拥有自己的一把弓。
      “嗯,没问题,你喜欢学射是好事,不过父王送你弓以后你可要好好练习,父王到时候可是会考校你的。”太子摸了摸李象的头说到。
      “嗯嗯,儿臣一定好好练习,争取成为像阿翁和父王一样的神箭手!”李象兴奋抱住他父王的胳膊一个劲的摇。
      我看着他们父子俩其乐融融的样子,内心十分羡慕,也有些失落。从记事以来,就没有人这么用心的为我庆生过。每年我的生辰,只有姨娘会给我煮一碗长寿面,贴身的侍女为我绣几个小玩意,我的亲阿耶从来就没有想起过来,也从未赏赐过东西下来。我黯然伤神,心想我什么时候也能像李象一样依偎在阿耶身边撒娇呢?
      他们父子俩又腻了一会,太子便让李象先回去,但是却把我留了下来。
      “阿鹿,你是不是有些不高兴?”
      “啊…啊?不,不,我没有不高兴。”我还在想着他们父子俩父慈子孝的场面,一时有些走神。
      “阿鹿…不是阿兄不想给你庆生…只是你生辰与母后是一天,宫中每年都要在那天为母后做生祭,阿兄也不好公然给你庆生…”太子有些愧疚的对我说。
      我一时有些愕然,我居然和阿娘是一天生辰?怪不得这么多年来都没有人敢大张旗鼓地为我庆生。
      “阿鹿,明年阿兄一定给你好好过个生辰。对了阿鹿,阿兄看你琵琶弹得着实不错,想安排你上元节入宫为主上演奏,你看意下如何?”
      说实话我并不想入宫,但看到阿兄一直为我回宫筹划着,我也无法拒绝他。“阿鹿听阿兄的,但凭阿兄安排。”说完我对他拜了拜,感谢他一直为我着想。
      “那就好,你这段时间多多练习一下。父皇也弹得一手好琵琶,到时候我们的小公主可不要出丑哦!”他笑着说到,还捏了捏我的脸蛋。
      “知道了阿兄,我一定不会给你丢脸的!”我很有自信的回答道,有称心教我,一定不会有问题的。当当当当,我打卡更新啦!这一章可是大戏,大家快来抢前排哦!为了实现我对阿兄的承诺,这些天我没事便拉着称心教我弹琵琶。称心不仅仅技艺精湛,也很懂得宽慰人,他看到我一反常态地练习,有些担忧我。
      “殿下这几日为何如此刻苦练习?恕奴婢直言,技艺是要日积月累才能练成的,而非一蹴而就能达到的,殿下不必过于心急,慢慢来便好。”
      “哎,称心你有所不知,阿兄安排我明年上元节要为主上演奏助兴,现如今已经冬月了,只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了,我不想到时候丢了阿兄的颜面。”
      “殿下不必担心,如今殿下技艺已然不错,再练习两月定然会更加优秀。弹琴讲究的是音由心生,殿下还是要放宽心,才能弹出好的曲子来。”
      “谢谢你,称心,这段时间确实是我心急了点。称心,没想到你不光琵琶弹得好,宽慰人也很有一套啊!”
      “殿下过奖了,奴婢说的不过是实话而已,算不得会宽慰人”
      “哈哈哈,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吧,不过我每次和你说话都觉得很轻松。对了称心,,我有件事情想拜托你。”
      “殿下请讲,奴婢必将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称心一本正经地叩拜道。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近来太子殿下整日案牍劳形,神色疲惫。我想请你去为他演奏琵琶,好舒缓一下太子殿下的心情。”
      “殿下请放心,奴婢定当竭尽所能。”
      我听从了称心的劝说,不再执着于此后确实进步了不少。就在我努力练习的时候,主上携带魏王晋王等人从东都回到长安,太子亲自出城门迎接。主上回宫后太子将监国期间的情况一一汇报给,主上听后很是满意,夸赞太子监国有方。至此太子在与魏王的斗争中扳回一局。魏王虽以为皇后祈福赢得主上好感,但此次监国展示出太子不俗的政治眼光与手腕,更加稳固了太子在主上心中不可捍卫的储君地位,也赢得了朝中大臣的赞许与支持,所以回城后魏王暂时老实了许多。

      主上回宫后不久就到了李象的生辰,虽然李象年纪尚小,但作为太子世子,他的生辰还是很受太极宫与东宫的重视。生辰当天,李象一早便去正殿,叩谢太子与太子妃的养育之恩。太子送与他早就准备好的弓箭,太子妃则亲手为儿子缝制了一套胡服,方便儿子学习骑射。我作为小姑姑亦准备好了礼物——一块古玉打磨成的玉韘。我从书上看到说玉韘为商周时贵族男子开弓用的扳指,虽然现在不再流行,但还是很有美好寓意,正好他近来学习射箭,送此物正能用得上,而且亦是勉励他努力上进。
      李象兴奋地拜谢父母的赏赐后,一时心痒难耐,便戴上玉韘拿起弓箭,去校场试手。太子正好也想考校一下儿子的射箭,便带领我们一起前往观看。李象刚学半年,已经有模有样地拉弓射箭,虽然准头嘛还有待提高,但已然有了基础的水平。太子看到后很是高兴,又慰勉他几句,鼓励他好好努力。正当我们在校场玩闹时,有宫人禀告说太极宫送来了生辰赏赐。主上赏赐非同小可,太子急忙带领我们来到正殿,摆香案开中门,恭恭敬敬地跪地迎接赏赐。听到内侍念着礼单上的物品,我不禁心里有些酸楚,主上连嫡长孙的生日都如此重视,却完全忽略我的生辰,看来我已然不得宠到此。不过今天是李象的好日子,我不能表现出来影响他。
      经过这一番折腾,宫内宴会已经开始了。很多在京的皇室宗亲亲自来到东宫参加宴会,其中包括我很多的哥哥姐姐。看到宫人们一一通报他们的身份,我躲在角落里默默打量着他们,趁机认识一下我未曾谋面的兄姊。宫中未之官未出嫁的皇子公主都过来了,包括我的四阿兄魏王,九哥哥晋王,十六姐鸾鸾,十七姐李敏,十九姐兕子。我在一旁偷偷打量着他们,魏王比较富态,面若满月,袍服都已经快装不下他的肚子了,他身边跟着一个比李象略大的小郎君,可能是他的长子李欣。晋王还是个少年郎君,身材修长,容貌俊朗,倒不似魏王,反而更像太子一点。而十六娘则很是活泼,一来就听到她欢快的笑声,相比之下十九娘则安静一些,不过也很活泼开朗,拉着太子的手阿兄阿兄地叫着,哄得太子开心地把她抱在怀里。看来阿耶把他们照顾的都很好,一个个自信开朗地周旋在众人之间,不似我,人一多就紧张,畏缩在一旁不敢发声。
      李象看出我有些紧张,偷偷捏了捏我的手,对着我笑了笑,鼓励我不要害怕。
      宴会开始了,我寻了个没人的角落坐下,低着头安静地吃这东西,尽量不引起别人的注意。今天主角是李象,他陪着太子太子妃坐在上手,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他们一家身上,说着一些寓意美好的话,果然没有人注意到我的存在。
      酒席进行到一半,我实在是无聊得很,偷偷从侧门溜到园子里玩耍。我唤来阿圆她们几个,让她们陪我在大殿侧面的走廊上抽花签玩儿。
      就在我们玩的开心的时候,突然听到几个小娘子的声音从前面传来,看来她们也是嫌这种官样的宴会烦闷,与我一样偷偷溜出来玩耍。还好我们坐在侧廊角落里,她们没有发现我们。不过她们的谈话却断断续续地传到我的耳边。
      “十四娘你看世子又长高了些,长得越来越像他阿耶了。”
      “可不是嘛,果然谁家的孩子像谁家,你看李欣长得就像四阿兄,脸也是圆圆的,胖胖的。”
      “对了对了,你们今天看见二十一娘了吗?听说她都在东宫住了好长时间“对了对了,你们今天看见二十一娘了吗?听说她都在东宫住了好长时间了,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怎么没看见她出席呢!”听到她们提起我来,我心里不免有些紧张。
      “是不是在角落里坐着的那个小娘子啊?看着像是她,啧啧,我还从来没见过她呢。我本来以为中秋她就会入宫呢。”
      “哼!父皇怎么会让她回宫,我看呀她这辈子都回不去了。”
      “十七娘,这活从何说起,她不是身体不好一直养在园子里吗?”
      “这种官面上的说辞你也信呀!阿姊不是我说你,你呀和贵妃娘子就是太老实,否则怎么会人家说啥你就信啥呢。我听我阿娘说,她命理不好,生而克母,母后就是因为她才仙逝的。父皇一怒之下把她关在园子里的,就是为了不让她这个灾星再祸害人呢!阿姊你可别和她多接触,说不定连你也染上霉运呢…”
      我后面的话语没有再听进去,从听到我克死母后开始,我就怒血上头,失去了理智。我一直以为我是不受宠才去园子里的,怎么会是因为我克死阿娘,被阿耶关起来呢?一定是她们中伤我,我虽然不受宠,但也不能如此造我的谣啊!我气得捏起拳头,尽量克制住自己不要发作。
      “那太子殿下怎么又将她接回来呢?太子殿下不知道这件事吗?”
      “太子殿下当然知道了,不过我听别人说,现今父皇过分宠爱四阿兄,惹得太子不快,兄弟俩明争暗斗了好久。父皇就斥责太子不睦手足,容不下兄弟姐妹,不似魏王孝顺尊长,疼爱弟妹。我猜想太子把二十一娘接回来,是想与魏王争宠,以显示他也是和睦手足之人…”
      “嘘!十七娘你疯了,连太子你也敢编排猜测!小心惹祸上身!”
      我已经完全控制不住自己了,什么叫为了讨好主上,什么为了与魏王争宠!难道我只是一颗被人利用的棋子吗?我怒火攻心,跳起来跑到十七公主跟前,一拳就打了下去。
      十七公主没有防备,被我一拳打倒在地,怔怔地看着我,过了好久才开始哭起来,陪在她身旁的小娘子们都吓得尖叫逃开,完全不敢拉我。我犹不解气,骑在她身上继续撕打她。她吓得不敢还手,只是一个劲的哭,哼!看她还敢不敢编排我和阿兄!就在我们在院子里闹起来的时候,早有宫人进去禀告了太子,太子赶紧出来查看情况。一出来就看见我骑在十七公主身上,不停地撕扯她,嘴里还嘟囔着“看你还敢不敢胡说八道!”
      “李慧珏,你给我住手!”太子气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我正是怒气冲天的时候,哪里还听得进别人的话,仍然与十七公主厮打在地上,其余小娘子们有的吓得坐在地上怔怔地看着我们,有的吓得跑到一边。虽然十七公主比我年长几岁,但我这些年来也是常常跟着李象练习弓马骑射,手劲比一般闺中的小娘子大不少,所以就算她还手也是打不过我的。
      “孤让你住手,你竟然敢违抗孤的命令!”太子大步流星地走到我们跟前,一把把我从她身上提溜起来,扔在了一旁,我挣扎着起来还想打她,一旁的宫人们连忙拉住我。太子不再理会我,把十七公主扶了起来。十七公主发髻散乱,妆容被泪水糊了一脸,衣服也被我扯得皱皱巴巴的,现下坐在地上一抽一抽地哭着,很是可怜。

      “敏敏,不要哭了,你说说到底怎么回事,阿兄给你做主!”太子轻轻地哄着她道。
      “阿兄…呜呜…我正和姐妹们在院子里透透气…呜呜…突然她就冲上来打我…呜呜”十七公主并不敢说她刚刚编排我们的话,只好避重就轻地回答道。
      “你胡说!明明是你胡说八道在先!你要是再敢编排我和阿兄,我就撕烂你的嘴!”
      “****嘴!”太子怒喝一声,抬脚给了我一下,正好踢在我的大腿上,唔,好痛!“你***回书房反省,我一会再收拾你!你们这群**还愣着干什么!快把她拖下去!”宫人们不敢违背太子的命令,赶紧把我拉了下去。
      一场好好的宴会就这么让我给毁了。
      内侍宫人把我拉到太子的书房里,并在外边反锁了门,我就被彻底锁在了书房里。我的怒火还没有下去,仍然气的发抖,十分想把书房里的东西都扔出去。但是理智还是占了上风,这是太子的书房,我要是敢在这里撒泼,那估计就别想要我的双腿了。
      既然说是反省,那必然不能端坐在座塌上,不过我现在气还没有消下去,也并不想跪着,毕竟屋里也没人,跪给谁看呢,我就气鼓鼓地坐在地上,双手抱膝靠在墙边,等着太子过来。
      冬日天短,渐渐地日头西斜,估计参加宴会的人已经都回去了。不知道十七公主有没有回到宫中,主上有没有知道今天这场闹剧,也不知道我的命运将是如何。
      屋里渐渐黑了下来,宫人们没敢进来点灯,我只好在黑暗中等待着。我逐渐冷静下来,慢慢回想起中午的事来。难道我真的是命理不顺才被驱逐出宫的吗?难道我真的是一个不详的人,谁挨着我谁就会倒霉吗?那阿兄呢,他又为什么把我接回东宫来?
      “殿下万福”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门外响起了宫人们的声音,看来是太子过来了,我赶紧爬起来跪好,省的给自己再添一条罪过。
      门锁被打开了,太子推门而入。宫人们赶紧进来把灯点上,室内一下子亮了起来,我眼睛一时有些不适应,赶紧眯起眼睛来。
      等到我再次睁开眼睛时,太子已经现在我面前了,他正一脸怒气的看着我。
      “你可真是长本事了,居然敢殴打你的姐姐,啊?李慧珏,本王是不是好久没收拾你你皮又痒了?”
      “不是的阿兄,是十七公主先胡说八道的!我一时气不过才打她的!”
      “她说什么了?”
      “她,她说我生而克母,克死了母后,才被父皇关在园子里的!她还说我是灾星,谁碰到我谁就倒霉!呜呜…阿兄我说的都是真的…”
      “她真是这么说的?”
      “真的!她真是这么说的,我的侍女阿圆阿篱可以作证!我气不过才打她的!”
      “她就算这么说你,你也不能冲上去打她!她毕竟是你的亲姐姐,你殴打长姐,罪不可赦!来人,拿戒尺来,本王今天非得好好收拾你不可!不许给后院通风报信,谁敢告诉太子妃,立即杖毙!”
      宫人们不好违抗,连声称诺,赶紧下去准备刑具。我不敢相信得看着太子,他居然不给我做主,还要为了十七公主打我。
      “阿兄!为什么要打我!明明是十七公主的错!阿兄你为什么向着她!”我边哭边问。
      “你还有脸问?你作为妹妹殴打长姐,还有没有礼仪孝悌!就这打死你都不过分!十七公主颇受主上宠爱,你就这么把她打了,你怎么向主上交代?再者说十七娘还与魏王交好,东宫与魏王矛盾颇深,魏王一党正愁没机会诋毁我们,你倒好,自己送上门去了!”
      原来还是怕得罪主上和魏王,我突然想起来十七公主说的太子接我回东宫,是为了讨好主上,进而与魏王争斗,看来这是真的了,原来我的真心却换来了利用,这一刻我的心是那么的痛,故而不管不顾地对太子说:“阿兄也不必怕主上和魏王怪罪,阿兄要是觉得慧珏阻碍了你的前程,阿兄把慧珏再关到园子里就是了!”
      太子一听此话脸色都黑了“你说什么!?”
      我看到他脸色铁青,内心十分害怕,但还是继续说下去“阿兄不就是想借慧珏来讨好主上吗?慧珏无用,不受陛下宠爱,完不成阿兄对我的期望!慧珏也不想再作为棋子被人摆布!”
      啪的一声,紧接着我的左脸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我捂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太子。
      “真是反了你了!看来本王平时太惯着你了!”
      “呜呜呜…又“呜呜呜…又不是我求着你把我从园子里接出来的,我还不如一直在园子里待着呢,呜呜……”
      太子气的手都在发抖,他一把抓起宫人们捧上的戒尺,挥手就要打,我不由得往后退了一下,躲了过去。
      “你好大的胆子!真是反了!你给本王过来!”

      “呜呜呜…我不要…不用你管我,我要回园子里去…呜呜…”我边说边往后退,退到了墙边的书架旁。

      太子拿着戒尺,一步一步朝我逼近,眼底里蓄着极大的怒火。我怕极了,边哭边喊道“你别过来!”并随手摸起书架上的一个物件朝他砸过去,太子一侧身就躲了过去,哐啷一声,一方精致的辟雍砚在地上摔的粉碎。
      这下可闯大祸了,门外的宫人吓得跪了一地。太子冷冷的看着我“我看你还有多大的本事!”
      我吓得坐在地上,呆呆地看着他,眼泪湿透了前襟。
      “放肆!真是反了你了,竟敢谋害储君!”突然一个声音从门口响起来。
      我朝门口望去,只见一个与太子身形容貌很是相像的中年男子站在门口,一脸怒气地看着我。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便上前揪住我的衣领,给了我一耳光。我整个人被横来的大力扇倒,额头眼角直撞地面,一时眼前天旋地转金星乱冒,耳畔轰鸣,鼻子一酸,血液流淌出来,这一巴掌可比刚刚太子给我的那一下重多了。
      就在我还趴在地上眩晕的时候,耳边响起了太子的声音“儿臣拜见父皇,父皇息怒。”
      ……
      居然是主上!我今天肯定活不成了!
      主上摆手让太子起身,然后坐在桌案后的座塌上,把那根戒尺掷我面前,冷冷地开口道“来人,去好好教教你们公主,什么叫做长幼尊卑!”
      宫人们跪在地上,低着头问道“回…回陛下,打、打多少…”
      “打到朕满意为止!”

      宫人们不敢违抗圣旨,上来三个内侍,一个按住我的肩膀,一个按住我的脚踝,另有一个拿起戒尺,朝我身后抽去。
      屋子里静悄悄的,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喘,只有清脆的抽打声和我的呜咽声。还好是冬季,冬装阻隔了一部分疼痛,但板子一下一下不间断地抽在我身后还是很痛。
      就这么打了有十来下,主上突然冷哼一声“东宫是少你们饭吃了还是怎么的?打的这么轻飘飘的!来人,把这个贱奴拖出去杖三十!再敢放水朕打断你们的腿!”
      马上有两个内侍上来把掌刑的那个拖下去了,又换了另一个来重新行刑。这次宫人不敢再放水了,他用尽全力向我身后抽去。
      “啊!”好疼啊!刚刚那十来下还没有这一下疼!
      板子一下又一下地抽在我的臀腿上,火辣辣的疼痛蔓延在身后,我
      忍受不过,想要挣扎,但奈何被人按地死死的,无法动弹。我已经哭喊的嗓子都哑了,但主上完全没有发慈悲放过我。
      “啊!父皇,啊!儿臣知错了…啊!求您饶了儿臣吧!”我哭着向陛下求饶,陛下盯着我,冷哼一声,没有停下的意思。
      “父皇,求您…”太子看不下去了,跪下为我求饶,但还未说完,陛下便打断了他“高明!这个孽障胆大包天,朕绝对不姑息!你休要为她求情!”
      我忍受不住,只好咬着衣袖哭着,身体不住地发抖,继续挨着刑罚,身后痛的我恨不得将肉剜去才好。我泪眼朦胧地看着我的亲阿耶,没想到第一次见面,他就下令将我往死里打。我的鼻子还在不断的流血,混着眼泪淌了一脸,地上也有一小汪血水,真是好不凄惨。
      就这么不知道挨了多少下,我感觉我已经神情恍惚了,随后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父皇,求求您别打了,小妹晕过去了!再打下去会出人命的!”太子发现了我的情况,焦急地求着陛下。
      “罢了!都住手吧!”陛下叹了口气,吩咐宫人道。宫人们如蒙大赦地停了下来。
      “高明,这逆子太没规矩了,等她伤好了,送到宫内来,朕要好好管教管教她!”陛下吩咐完就起驾回宫了。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2
    • 1
    • 0
    • 6
    • 745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