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长安传5)收费以免费,100,200,免费}

      我耳边响起阿嫂的声音,想抬头看一眼阿嫂,可是头却沉得很,根本抬不起来。
      太子听了太子妃的劝告,终于冷静下来,放开了我。我就像是离了水的鱼,伏在案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身体不自觉的抽搐着。
      “阿鹿你没事吧?”太子妃赶紧过来查看我的情况。
      我想对她说没事,可是实在是没有力气说话了。
      “罢了罢了,阿予你带她先下去吧,派人去药藏局请个司医来给她看看。”太子对太子妃吩咐道,然后对我说“你也一样禁足两个月,好好反省过错,伤好了好好跟着你阿嫂学规矩,不许再乱跑了!”
      “是…”我无力的回答道。
      太子不再理会我,丢下戒尺转身走了。阿嫂忙命人将我抬回寝室去,另外派人去请司医,折腾了一晚上终于结束了。我被人昏昏沉沉地抬回了寝宫,恍惚间看到一群宫人围着我团团转,姨娘心疼地摸着眼泪。我本想告诉她不要担心,可是嗓子早就哭哑了,也没有力气说话。太子妃心疼地摸了摸我的额头,问我身上还疼不疼,我艰难地摇了摇头。看到我虚弱的样子,她也忍不住哽咽起来。
      不一会司医带着两个医女过来了,司医在屏风外面指挥着医女检察我的伤势如何。“估计我的后背已经肿胀不堪了吧”我自嘲地想到。医女检察完后阿圆赶紧为我盖上被子,随后召司医进来为我诊脉。他仔细真诊断后为我开了方子,让宫人们为我上药、煎药。
      不一会宫人们便捧来了外伤药,阿圆上来要为我上药,但太子妃让她下去,她要亲自给我上药。我虚弱的趴在塌上,也无法阻止她,只能由着她照顾。太子妃细细地为我涂抹着伤药,药膏凉凉的,涂在肿胀的伤口上十分舒服。
      “阿鹿…”太子妃哽咽的说到。
      “怎么了阿嫂?”
      “你以后可要好好听你阿兄的话,莫要再惹他生气了。阿嫂看到你这个样子实在是心疼地很…”
      “阿鹿知道了…阿嫂,你怎么不早点来救我…”
      “哎,我哪想到你阿兄下手这么重啊!本想着他稍稍罚你一下,让你长点教训,哪想到闹到如此地步,哎!”
      “……”
      “阿嫂,咳咳…以后你要早点来救救我啊!”
      “你还想着以后再挨打呀?你呀你,就不能乖乖地不惹你阿兄生气吗?”太子妃扑哧一声笑了,点了点我的额头。
      我吐了吐舌头,心里却在吐槽“阿兄脾气这么不好,说不好以后常打我呢!”
      我喝完司医开的药,便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太子妃一直陪着我入睡才离开。
      “她怎么样了”太子妃寝室中,太子还没有休息,一直在外间踱步,一看到太子妃回来,马上开口门道。
      “已经服了药睡下了。殿下…”
      “怎么了阿予?”
      “殿下,你这次下手太重了,小妹今天差点就晕过去了……”太子妃幽怨的看了太子一眼。
      “哎!我这不是气昏了头了么。哪想到那丫头竟然如此胆大妄为,受罚还反抗…好了阿予,这次是我不好,下次我一定注意!”
      “哎,你们真不愧是亲兄妹俩,一个想着以后挨打,一个想着以后打人。算了,时候不早了,殿下请早点歇息吧。”说罢宫人们便服侍着太子与太子妃安歇了。
      第二天快到中午我才醒过来,脑袋还有些不清醒,刚想起身就被后背的疼痛激醒了,一下子摔回到床上,本能地用手一撑,我的天哪,手上更疼!我这才想起昨晚的惨剧。我只能老老实实趴在床上,叫来阿圆伺候在一旁。
      刚吃过午饭,李象就过来看我了,他一脸可怜的看着趴在床上的我。哼,果然从犯挨得罚就是轻,除了双手还红肿着,他已经可以如往常一样走动了,我还趴在床上养伤。不过他还算是有良心,陪着我聊了好一会,又说了些玩笑逗我开心。但是到了下午我却有些发热,一时间寝殿里又是请医人又是煎药,忙的一团乱。我喝了药又昏昏沉沉睡过去了。
      待我再次醒来时天已经黑了,我觉得口渴,刚想叫阿圆给我倒杯水喝,阿圆就给我递来水杯。我撑起身子,刚想伸手拿水杯,突然发现我的手肿胀不堪,完全无法握杯。阿圆细心地将水杯递到我的嘴边喂我喝水,我一饮而尽,然后想吩咐她再倒一杯,一回头发现喂我的根本不是阿圆,居然是太子,我一下子就愣住了。
      “阿鹿,你好点没有?”太子温和的问道
      我想起昨晚他发怒的样子,不禁还有些后怕,怯怯地看着他,没有说话。
      “怎么?在生阿兄的气?”
      我摇了摇头,昨天的事说到底是我的不对,虽然阿兄下手有些重,但也是我逃罚在先。只是昨天阿兄发怒的样子太可怕了,我还是心有余悸。
      “还发烧吗?”说着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试了试体温。“嗯,好多了,饿了吗,要吃点东西吗?”
      我仍然是摇摇头,没有说话。
      “阿鹿,你在害怕我吗?”太子看出了我眼中的恐惧。
      我点了点头“阿兄生气的样子太可怕了…”我小声嘟囔着。
      “那还不是你淘气!你不淘气阿兄会无缘无故地发脾气?你知道你俩不见了你阿嫂有多害怕多着急吗?不是不让你出去玩,至少和我或者太子妃说一声,带着随从侍卫出去,你说你们要是遇上坏人怎么办?。”
      可能是看到我可怜兮兮的样子,他没有再教训下去“不过阿兄也得向你道歉。对不起,阿鹿。昨晚我下手是有些重了,阿兄脾气比较暴躁,阿鹿你不要记恨阿兄。”
      “阿兄…”
      “你不要害怕我,我是你一母同胞的兄长,我们是血脉相连的亲兄妹,阿兄也是关心则乱,这才失了分寸。”
      我有些吃惊的看着他,他是太子,是大唐的储君,未来将会成为大唐的天子,尊贵无比,从来只有别人对他磕头认错的份儿。他是至高无上的储君,我虽然是他的妹妹,亦是他的臣下,雷霆雨露俱是天恩,就算他打杀了我,按道理我也必须向他磕头谢恩。这么高傲的他现在居然这么温和的向我道歉。
      “阿兄,是阿鹿不好,一时淘气闯了祸,阿鹿怎么会怪阿兄呢。”
      毕竟他是我的兄长,是第一个接纳我的亲人,我们血脉相连,我怎么会怨恨他呢?
      太子见我终于开口说话了,欣慰的摸了摸我的脑袋“是阿兄这段时间忙,没机会带你出去。以后太子见我终于开口说话了,欣慰的摸了摸我的脑袋“是阿兄这段时间忙,没机会带你出去。以后再想出门玩一定要提前告诉我或者你阿嫂一声,带好侍卫随从,风风光光地出去。”
      “真的吗?”
      “真的,不过一定要宵禁至少回来。”
      “嗯嗯,阿兄你真好!”
      “你呀你。”太子宠溺着说到。我在床上趴了五天才可以下地走动,期间李象每天都来陪着我,让我很是感动。虽然太子答应我以后可以出门玩,但也并未解除我的禁足,所以这两个月我和李象老老实实地待在丽正殿,安心读书习字。
      可能是怕我们闷得慌,这天太子早早回来,给我们带回了几个教坊的乐人来。据太子说这事我们七叔元昌送给他的,但太子怕我们无聊,就把他们转送给我们,让乐人们给我们解闷。
      这几个乐人各精通一样乐器,琴瑟琵琶样样都有,一起演奏很是好听。其中那个弹琵琶的乐人技艺最好,长得也白白净净,虽是个男子,却斯斯文文地,一说话就脸红,像是个害羞的小娘子似的。我十分喜欢他,给他取了个好听的名字——称心,并偷偷拜他为师,让他教我弹琵琶。据说太上皇和主上父子俩都弹得一手好琵琶,如果我也学会琵琶,主上会不会喜欢我一点?
      不过因为有称心他们在,禁足剩下的日子过得有趣多了。
      等到禁足结束,正好到了中秋佳节。太子与太子妃这几日正商量着怎样带我入宫拜见主上。我知道后很是紧张,一方面很怕面见主上,一方面也怕中秋过后我就要去宫内生活了。我已经适应了东宫的生活,太子妃和李象都对我很好,我一点也不想离开他们。所以宫中人人都开心地准备着过节,只有我一个人闷闷不乐。
      这天太子回来的格外早,一回丽正殿便与太子妃在书房里谈事,很是反常。我正好与李象在院子里玩耍,看到他们反常的样子,不禁有些好奇,偷偷跟了上去。阿兄一进屋就开始大发脾气,摔了好多瓷器。我吓得躲在窗边,不敢出声。
      “大朗,你这是怎么了,一回来就发这么大的脾气。是因为慧珏的事吗?”太子妃柔声问道。
      “青雀这个家伙,处处与我作对不说,连这次慧珏回宫的事他都下绊子!”太子愤恨地说到。
      “魏王他这次做了什么?”
      “哼!本来今天主上还问我慧珏近来在东宫的情况,我趁机为慧珏美言了几句,刚想提出中秋节带她入宫参加宫宴,哪想到青雀却突然张口说为母后祈福的佛像即将完工,希望主上能亲自去查验。主上一听就红了眼睛,连声夸赞青雀,说他在母后过世这么多年还能时时刻刻念想着她,是个孝顺的孩子。主上都这样说了,我怎么还提把慧珏带进宫参加宫宴的事情!青雀每次要挤兑我的时候都要抬出母后,好像只有他一个人是大孝子一样!”
      “这么说送慧珏回宫的事只能暂且搁置一下了。大朗你消消气,既然事已至此,我们只能再慢慢寻求机会。”太子妃宽慰道。
      “哎!这个青雀,这些年愈发地不老实了,明里暗里地给我下绊子,真是愈发不能小觑了!”
      后面的我就没有再听下去,只听到我不用进宫了我就开心地回到自己寝殿里。太好了,我现在既不用入宫赴宴也不用进宫生活了,开心地我晚膳都多吃了一碗饭。
      到了中秋那天晚上,太子太子妃带着李象等孩子们去了宫中赴宴,我则独自留在东宫。姨娘听说我不能进宫以后很是难过,长吁短叹了好几天,而我则开心地不得了。我命人将今晚的晚饭摆在了庭院里,一边吃饭一边赏月,好不惬意,可比宫中官样的宴会好多了。虽说听阿兄的意思我的这位四哥哥不怎么喜欢我,也与阿兄不对付,所以才搅黄了我进宫的事。不过这次我还是得谢谢他,因为我一点儿也不想离开东宫去太极宫生活。从去年开始,魏王就在洛阳大兴土木,于龙门山开凿佛窟,为母后追福。等到佛像即将完工,魏王又上奏请求主上查验。过完中秋后,主上携带着晋王等幼子幼女亲自前往龙门检验。主上看到魏王做的一切令他十分满意满意,大大夸奖了魏王一番,并命令中书侍郎岑文本撰文,起居郎褚遂良书写,刻发愿文《三龛记》于石碑之上,而阿兄作为太子则留守长安监国。
      开始阿兄因着魏王献宠于主上很是生气,一直心情不好,东宫里的气氛也紧张起来。宫人们小心翼翼地服侍着,生怕出了差错。我和李象这段时间也老老实实地读书习字,不敢再淘气惹祸。后来随着太子监国事项越来越顺利,阿兄的眉头也就不再紧皱着了,只不过还如往常一般早出晚归,我们也着实松了口气。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1
    • 0
    • 0
    • 0
    • 126
    • Zouxinchen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