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sp

      南乔紧紧跟随洛北沐,不远也不近,低头默默的走着,也不说话。“嘭”的一下,南乔揉着被撞的酸酸的鼻子,有些恼怒的眸子望向那个“罪魁祸首”。“走路都不看路?丫头,以后走路小心点,再有下次,看我怎么收拾你!”男人转身,眉毛微微上挑,看向那个因为没看路撞在他背上的小丫头,警告意味十足。“上车!”小丫头没说话,揉了揉鼻子,就往后座走去,男人看着小丫头的动作,不自觉的蹙了蹙眉,随后发出那听不出语气的声音:“道前面来。”南乔手上动作一顿,但是并没有上前。只听男人那淡漠又有磁性的声音再次传来。“快点,别让我现在对你动手!”南桥无奈,只能硬着头皮坐到副驾驶上。洛北沐盯着那道倩影坐在他旁边的副驾驶,待小姑娘坐好后,映入眼帘的便是她脸上那道伤口,洛北沐心中那股无名之火又涌上心头,一脚油门就窜了出去。这一举动,下了南乔一跳,两只小手紧紧的握着扶手,不自觉的吞了口口水。二人一路无言,一个专心开车,一个专心保护自己。没人知道对方心里想的是什么,只是南乔的身体一直很紧绷,心里也一直很紧张。很快,二人便到了医院。“下车!”男人的声音冷漠,似乎有点…额…生气吗?南乔不敢多想,赶紧松了安全带,下车,依旧紧跟着男人的步伐。进了医院,没有挂号,没有预约,而是带着她直接走到了最顶楼。顶楼,院长办公室门口,洛北沐连门都没敲,直接推门进去了。正在办公桌上不知道写着什么的男人猛然抬头,浑身散发着冷意,但是见了来人之后,便收敛了周身的气息,露出了狡黠的笑意。“我当是谁这么大胆子呢!这不是我们的洛首长嘛!”男人长的很邪魅,一双丹凤眼微眯,随后放下手中的笔,起身,倒了两杯水走到了二人面前。“子羡,你看看她脸上的伤,不准留疤!”洛北沐冷冷的扫了一眼南乔,对上那清冷的目光,南乔赶紧低下头,瞬间感觉有点莫名的…心虚?对,就是心虚。看着小丫头的模样,洛北沐冷哼一声,转头看向那个叫子羡的男人。子羡看了看南乔脸上的伤,啧啧两声。“啧啧,丫头,这可是脸啊!你这是怎么弄的啊!伤口虽然不深,但是也不浅,看着伤口,划伤脸的东西应该不干净!我先给你清理伤口,再打一针破伤风。”听到“打针”这两个字,一直在降低存在感的小孩儿猛地抬头,一脸惊慌失措的样子看着说话男人。“不要!我,我不打针,没事的,留疤也没事,真的,就麻烦您帮我处理一下伤口就好。”小孩越说声音越低,迎上洛二爷那森冷的目光,不由得又把头埋的低低的。自家小孩,忍忍,再忍忍,不能打小孩,不能!洛二爷心里默默的自我暗示。但是还是没忍住,一把拉过小姑娘,啪啪啪,在那翘臀上拍了三下,虽然隔着裤子,可是酥麻的疼痛感依然让南乔轻声嘤咛了一下。“打不打针?”“打!”

    • 0
    • 0
    • 0
    • 466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