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青茫2

      今天,周一,距离左大人送我回家已经两周零四天,早晨连早餐没吃,火速骑着单车感到学校,谁让昨夜通宵打游戏,你问是什么游戏,那边是4399上面的《金庸群侠传》,谁让咱玩正儿八经的游戏把钱都花的差不多了,不敢再碰,游戏害人啊。

      赶到教室,找到另一死党—白聪,不是白葱,是聪,义气的给我站好位,拿出带给我的至尊豪华手抓饼,这可是价值22元啊,里面有两个鸡蛋,里脊肉,培根,总之是应有竟有,正当我准备往下咬的时候,旁边的葱葱捅了我一下,正准备享受美食的我自然是不满,嘟囔着说:“干啥,都给我了,不还你,我的,我的,是我的。”她却没有看我,直直的盯着我的后背,顺着她的眼光看去,手里的手抓饼掉在了桌子上,是,是左大人。

      “同学,你好,我是刚来的英文老师啊,初次见面,多指教啊。”她笑呵呵的说道

      “指教,你指教,指教就好。”不由感觉好温柔啊

      “同学,上课不可以吃东西哦。”她柔柔的说道。

      却突然语气一转,极为严肃的说“快点给我扔掉,等着我帮你呢。”

      “哦,哦,马上。”女人变脸可真快。

      她在讲台上写下自己的名字—左青桐,不由感叹字真好看。

      “以前不管你们怎样,我的课可以不听,可以不来,只要考试及格,我也不说什么,但是,绝对不可以吃零食,还有所谓的早餐,弄得满教室全是异味。总感觉她是看着我说的,不由背后一阵发凉。

      终于下课了,我拉着大葱葱就想跑,却听见一声。

      “步柒同学,留一下。”一阵苦笑。

      “左大人,不不,左老师,我错了。”

      “我还没问你呢,就知道错了,觉悟挺好啊。”她笑盈盈的说道。

      看着她的笑容,不自觉的盯着她发呆。

      “你离我那么远干嘛。”她问道。

      “啊?”

      “跟你说了别人说话要认真听。”她慢慢的朝我走来。

      “哦,哦”每次和她说话,都感觉自己的智商为负。

      “老师,没事我先走了。”

      “这就急着走了?我人生第一堂课,你就上课吃东西,本来觉得挺听话的孩子,看来不行啊”说着叹了叹气。

      “对不起,以后不会了。”我莫名的紧张不安。

      “我开玩笑的,你紧张什么?”说着摸了摸我头。

      不争气的心跳加快,嘴唇发干,我紧张什么自己也不知道呀,只是好多年没有这种感觉,是在黑暗中的光,温暖安心。

      “走吧,赔你的手抓饼,以后不叫老师,叫大人。”

      “好啊好啊”听到手抓饼三个字我两眼放光的看着她

      惹得她一阵白眼。

      “我要校门口左边的那一家,那家给的料多。“

      “好。”

      “还要一杯coco奶茶,丝袜奶茶,大杯,不对,超大杯。”

      “好”

      “你让我扔的是至尊豪华版,要买那个。”

      “好”

      “算了。我要宇宙至尊豪华,44元的那款”

      “没了。只给买5块钱的,得寸进尺。”

      “别啊,我不要宇宙之尊豪华,要至尊豪华。”

      “奶茶也没了”

      “我……”

      “再说五块钱的也没了哈”

      “哦”低耸着脑袋应了一声。

      笑眯眯的盯着老板,看着正在做的宇宙版至尊豪华手抓饼,至于左大人,去买好喝的超大杯丝袜奶茶了,果然都是刀子嘴豆腐心。

      “姑娘,好了”,老板费了老大的劲儿才把那么多东西包到一张饼内,老板厉害,迫不及待的咬了一口。人间美味不过如此

      “给你。”

      “大人好速度,这就买回来了。”狠狠地喝了一大口,可知省吃俭用的我多长时间没有喝到它勒。却不知,让我一大口吐了出来,好久没喝,忘记了它炙热的温度。疼的我直跺脚。

      “别动,让我看看”

      不过身体的自然反应不受控制

      “再说一次,别动。”那冰冷的声音连嘴里的温度都降了下来。

      “张嘴”。

      “啊”乖乖的张开我的小嘴,她探头看了看,说道

      “没事,一个小泡,忍一忍就过去了,大街上那么多人,不知道注意。”

      “又不是你烫着勒”。委屈的说道

      “那是我让你烫着的,你还有理勒。”又是那严肃的语气

      “不是,我不对。”蔫蔫的说道

      “走了,等凉了再喝。”接过奶茶,拉着我的手向前走去。那一刻,像极了做错事的小孩子跟在后面。

      学校图书馆附近的百年古树下,坐着两个身影,一个手里拿着奶茶,另一个靠着树背啃着手抓饼,眼睛一直盯着对面人手中的奶茶。

      “可不可以喝了?太干了。”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恩”说着递出了手中的奶茶。

      鉴于前面的经验,我先喝了一小口,紧接着来了来了五连吸,笑眯眯的看着她。

      “你真像小孩儿”她淡淡的说道

      顾着喝奶茶的我没注意听,下意识的回了句“啊?”

      随后肚子上一阵剧痛,有只手,不对,是爪子掐着我肉肉的小肚子

      “疼,疼,松手”扭动着身体

      “跟你说了多少次,要认真听别人讲话,忍着。”

      听了她的话,一手拿着奶茶,一手拿着手抓饼,一动不敢动,还得忍着肚子上的疼痛。只是愣愣的看着她。良久,终于放过了我的小肚子。赶紧放下手中物件,掀起衬衫看了看我可怜的小肚子,红了一大片,有点发紫,想要揉揉,却听“啪”的一声,手上挨了一下,不准揉。瞪着不大的眼睛看着她。

      “看什么看,不准揉。”她回瞪过来

      委屈的地下了头,默默的吃着我的早餐。

      突然,一只手放在了肚子上,轻轻地揉着。“还委屈了,不疼了哈,就是小孩儿,穿的太少,下次多穿些。”

      “哦”,低着头回应一声,怕她看到我红了的眼眶,除了饭团和葱葱,好久没人对我这么好,这是一种与友情不一样的情感,在慢慢的滋润着我那颗已然受伤的心。

      “怎么还低着头,下次不掐了。呦呵,还哭了,爱哭的小鬼头。”她打趣道

      “才,才没有呢,我才没有。是眼睛太涩勒。”

      就那样,我吃的极慢,只怕这样的时光一闪而过。

      打那次之后,好几天我和她都没有联系,有过两次她的课,不过也没什么交集,有时候会不自觉的想起那天树下的情景,不自觉的有着笑意,弄得大葱以为我看上那位帅哥,花痴了。QQ响了,我看了看,原来是由于长时间不言语,被踢出了某群,自己确实是万年潜水党啊,我只加一个群,因为没有申请小号,总是觉得好麻烦,为了避免个人信息泄露太多,每次只加一个群,现在这种情况只能再申请了,登上贴吧,有一个叫“谁的青春不迷茫”F/F管教群,群名字及符合我现在的心情。进去之后便是验证,需要语音,随意的说了两句,便通过验证,群主催促着我赶紧找管教的主动,不过,淡定的我倒是不着急,也不愿意找,打探清楚再说。于是,便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在群中混的风声水起,我的QQ名叫“步说”,佛曰“不可说。”在群里谁见面不得叫个“步哥”,其实我并不善于说话,也只有在虚拟的世界,才会展现自己那隐藏的交际手腕,不停地说,和我的QQ名画风不符。也只是一种情感依托而已。我叫步说,不是不说,有时候只是不愿意说而已。

      “同学们,咱们有个英文板报活动,想要参加的同学举下手,我统计下人数。”左大人在讲台上淡淡地说着。

      环顾下四周,只有两三个人举手,不行,这不是拂了大人的面子,瞬间,我把手举的老高,顺带把旁边大葱的手也强制性的举起,大葱呆萌萌的看着我,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我灵机一动对她说,举手管午饭,悄悄地,别人都不知道,她双眼发光,把手举得和我一样高。看着她傻傻的样子,心中不由一阵得意,也不由一阵同情,这种话,也只有她信。

      “那么举手的同学留一下。”左大人说道

      “步柒,你负责将各种素材编辑成文章”左大人看了看我说。心中一阵凉风吹过,对着我这种考试踩着及格线的学渣来说,还编辑,能写出一篇看得过去的中文就谢天谢地了,本想要拒绝,看着她的眼神,还是没有说出口。望了望旁边还没有回过神儿的大葱,我心中狂笑,大葱大葱,考试不愁,人家有书,我有大葱,整个学校英语排的上号的大葱,哈哈哈。

      “没问题,左老师,保证完成任务。”我信誓旦旦的说道

      最后,以两份宇宙至尊豪华手抓饼,贿赂了我可爱的大葱同学。最后交上了那篇我看都看不懂的文章。还被左大人好一顿夸,说我英语功底扎实,语法运用娴熟,四级没问题,六级没准儿也能过,让我心中一阵狂汗。

      早晨醒来,便觉得浑身无力,四肢发软,不禁将被子捂得更严实,可能感冒了,最近天气反复,为了风度,就穿着一件薄薄的衬衫。就那样沉沉的睡过去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左青桐看着手机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今天说好的将最终稿的文章上交,怎么不见人呢。略微沉思,拿起包便向外走。

      应该是这里,上一次是送到这儿,看了看四周,左青桐拿起了手机再次拨打,索性,这次通了。

      “喂,找谁”电话那头传来带着浓浓鼻音的声音

      “是我,左青桐,你家在几单元,几号房间”

      没有多想,便报了门牌号码。不一会儿传来了敲门声。本来不想搭理,无奈一直在敲。

      “等一下,来了,等我穿上衣服。”我尽自己最大的声音喊道

      谁啊,这是,敲门不知道慢慢敲,额,左,左大人……

      “怎么那么长时间”左青桐略显不满的说道

      “这不是开了么,都没有耐心。”迷迷糊糊的说着,“你来我屋吧,客厅有些冷”

      “怎么不进来,小是小了点,但还是很温馨的”我满是自豪的说道

      “太乱了”左青桐直直的看着我,这一次,完全可以看出她的不满

      看了看散落在地上的衣服,赶紧捡起来塞到衣柜中,未曾想,一打开衣柜一堆衣服哗的一声全落在地上

      “衣服太多,太多,地方小,见谅,见谅”陪着笑脸,可是丢死人了,一边说一边捡着地上的衣服,谁曾想越捡越多。

      “放下,我来”左青桐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却感到一丝寒意,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像变戏法似得将每件衣服叠的整整齐齐放进了衣柜,我不知所措的就在旁边看着。

      “好棒”一记马屁拍了过去

      “女孩子的房间能这么乱吗?”左青桐直直的看着我,样子有些吓人

      许是神志不清,点了点头,左青桐作势要打,我赶紧改口“不能不能,怎么能这样呢。”

      “最终稿呢?”

      额,大葱还没给我,你问我,我问谁啊,正想着怎么圆过去,却听到她说“你的脸怎么这么红,不舒服吗?”,说着将手放在我的额头上,不知怎的,我万分不好意思,心跳又迅速加快,可能是不经常被别人碰触,导致的不自然反应。

      “头很烫,走”

      “啊,去哪?”

      她给了我一记白眼,蹦出两个字“医院”。

      坐在她车里的我,东望西望。“你就不能安分点,上次不都看过了。”她看了看我笑道

      “上次不好意思乱动,这不是和左老师熟了,我瞅瞅”说着摸了摸车顶的感应灯。

      “左大人,还有电视耶,好厉害,能看吗?”

      “不能,你一点都不像生病的,把座位调低,躺下睡一觉,醒了就到了。”她淡然的说道

      看她说话又回到了冷冰冰的样子,我也只有照做。

      到了医院量体温—39.9℃,医生看我穿的如此单笔说,要多穿衣服,最近天气反复,很多人都生病。我拿着体温表笑了笑道“好像快爆表了。”却发现没人回应,抬头一看,那是一双冷的可以冻死人的眼睛。

      “真不像生病的,还笑的出来”

      “那是步哥生性乐观,阳光向上”我说。左大人眉头略微一皱。

      “我带你打退烧针”。

      站在护士面前,护士姐姐说:“脱裤子”,死死的拽着裤子,宁死不屈,护士姐姐好说歹说硬是说不懂,我也不想,可是当着别人面脱裤子,不脱,不脱,就不脱。护士姐姐无奈,叫来在门口等着的左大人说明了情况。左大人径直走到我面前说:“脱不脱”我往后退了一步,摇了摇头。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身子便被按了下去,趴在了左大人的腿上,身后一凉,裤子好像就那么被脱了,不断地晃动着身体XX着,手机也掉落地下,护士姐姐不好下针,略微无奈的看着左大人。啪,身后挨了重重的挨了一下。“别动,再动还打”,我只能感到自己的脸很热很热,连护士姐姐打完针都没有感觉,“起来吧,想继续趴着啊”,赶紧起身,背过身去,提上裤子。左大人捡起我掉落底下的手机。

      “走,打点滴”,我没说话跟着她出去了,等到另一位护士姐姐来扎针的时候,想也没想把手递了过去。“这次倒挺主动,小孩子怕挨揍啊”她笑道。说的我把头低的更低了,咕咕哝哝说了句只有自己能听清的“不一样,不用脱”。却不曾想被听得清清楚楚。故意的拉长音“哦,不用脱啊”。

      “坏人”弱弱的说道

      “我冷,有衣服吗”转头望望她。

      “没有”说着站起来,坐在了我身旁,依偎在她怀里,很暖很暖,一股倦意涌上。

      “可能还要几小时,先睡一会”

      一阵手机震动的声音响起,左青桐掏出自己的手机,没有显示信息。想着步柒的手机也在她身上,拿出来一看“谁的青春不迷茫”信息推送……

      缓缓地睁开眼睛,闻着淡淡的体香,看到自己正倚靠在左大人的胸口,连忙擦了擦要落下的口水。

      “醒了就起来,还想靠多久。”看到已然拔了针头的手,望着她说“打完了”

      “恩,走吧”

      坐的太久,一下子没站住,扑向了前方,本以为会和地面来个亲切的拥抱,不曾想竟然是软软的,抬头望了望,看到左大人从牙缝里挤出两个“起来”。

      做回车中,气压依旧很低,为了活跃气氛,我没话找话的说道

      “这车的颜色真好看”

      “黑色,有什么好看的”

      “这车的布置真温馨”

      “新车,还没布置”

      “唔,这车……”

      “闭嘴,生病了就安安稳稳的”

      哦。

      大约走了一半的路,不安分的我又当起了好奇宝宝。望着那个小电视,手不自觉的谁了过去,啪的一声,又挨了一下,捂着小手,看着凶手。

      “说了不可以看就不可以,别一而再挑战我的极限”

      一路无话,到了家门口左大人送我回家,回到了从未那么整洁的小屋,嘱咐我按时吃药,便要离开。

      “等一下”我叫道。

      “还有事儿吗?”左大人问道

      “没了,没了,路上小心?”我说

      “对了,我的最终稿你还没给我呢”,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我虽然不是什么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但却不善于撒谎,虽说也不是那么诚实,但每次干坏事总能被揭穿,这,这,这改如何是好。

      “最终稿还没写完”,不敢正视她,低着头说道。

      看出了些许端倪的左青桐问道:“没写完?,我给的时间很充裕怎么没写完?”

      “最,最近学习比较忙,就没顾得上”依旧低沉着头说道

      “一桌子的漫画书,学习比较忙?看着我的眼睛,说实话。”最后一句简直从未有过的严厉。

      “那个不是我写的,是白聪写的”情急之下,喊也似的说了出来。回过儿神来,才发现后背一阵冷汗。

      左大人一直那么看着我,时间好似过了好久,淡淡的说了一句“骗我有意思吗?”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不想让你失望,我英文不好”缓缓地低下了头。

      “让白聪快点交上来,下不为例”她不急不慢的说

      “嗯嗯”,摸摸口袋,却找不到手机,抬起头看着左大人哭丧着脸说:“手机好像丢了”。

      却看到她手里拿着那熟悉的手机,不由一笑。

      “下次不要丢三落四的勒,刚才手机响了,我看了一眼”,赶忙答应着,打开手机便看到,“谁的青春不迷茫”的推送消息,不由得紧张抬头看看了左大人,她依旧在那站着等着我和大葱联系,松了一口气,看来左大人不知道圈子的存在。

      大葱说已经写好了,放到了你办公桌上。

      “嗯”。

      “有没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大人坐在我的书桌旁翻着漫画。

      “左老师谢谢你照顾我“

      “还有吗?”

      “额,医药费我会还你的”我咬咬牙说道

      “还有吗?”这次她说的极慢,我想了又想,最后摇了摇头。

      “那好吧,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说着便要起身离开

      “那你把卡号给我,我把钱转给你”

      “不用”只留下这两个字和一道淡淡的身影。

      生病了的步哥,躺在床上,也只有手机这么一个玩具,打开群,开启了我的聊天神功,凭借着这张嘴还是混的风生水起的。这时,群主@我,问道:“什么时候找管教的主动?”

      “再等等,步哥还在观察”

      “这是管教群,你得找啊,不找我只能踢了。”

      这个时刻,平时的好人缘瞬间爆发出来了,纷纷为我说情

      “她,我收了。”一个叫青涩的极光的人对“凶恶”的群主说道。

      青涩的极光在群中属于严主,她一出来,方圆十里无人敢轻举妄动,一般她出动,我就躲,以免无妄之灾。果然,冷群了,大家都在窥屏看热闹

      “我可以再考虑考虑吗?”,这个时刻脑中浮现出的是左大人,她怕我烫伤,揪我小肚子,在医院,趴她腿上,靠着她睡觉,挨骂一幕幕的全部涌现。

      “你有喜欢的人?”青涩的极光问道。

      “嗯,算是,她,她不是圈子里的,只是喜欢。可能是喜欢,嗯,也许吧”我磕磕绊绊的打出这一行字

      “好,我知道了”自此,青涩的极光没再说过话,可能是生气了,女人果然小气,哪有我的左大人大方。左大人再好,也就想想。

      想什么来什么,左大人的电话降临,激动地按下接听键

      “喂,我是步柒”

      “恩,病好些没,明天还要去医院,我来接你”。听到这,不住的傻笑

      “好啊好啊,来接”

      “好好吃药了没?”看了眼放在书桌上还没开封的药,咽了口口水说道

      “吃了。”

      “骗人,没吃吧”左大人睿智的说

      “你,你怎么知道的,是不是安了摄像头”。说着慌忙起身检查

      “没什么。就是这么随口一问,果然没啊,又骗了我一次,记下了。”

      “额,这不是怕你担心”心虚的说道

      “现在,起床,倒水,吃药,吃完再和我说话。”对面传来她霸气的声音

      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我完成了上述的一系列动作

      “好,好了”

      “恩,别玩手机,早点休息,明早我来接你,再说一遍,不许玩”说完,便挂了电话

      呆呆的望着已然挂掉的电话,许久,关机,睡觉,明天我可是有人接送的人勒。

    • 0
    • 0
    • 0
    • 245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