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36
    • 夏之荷2

      我松了一口气如负释重,尽管我并没有经历那样的责罚,但我也感觉十分的刺激和负罪感。下半身早已不受控制的搭起了小帐篷。看着跪着面对墙壁小荷的侧脸。我的心有一点抽痛,但又有着一丝莫名的快感。

      小荷抽泣着,渐渐的恢复了平静。这时她突然扭头看向了窗外我的方向,我连忙蹲下身子防止被她看见。刚刚放下的心,又猛地提了起来。这时我发现床头的书灯还开着,这在漆黑的房间显得格外的明显。

      糟了!不会被发现吧!我紧张地想着,尽管我和小荷从小长到大,但发育后如此私密的一幕还是第一次看见,如果被发现,我不清楚该怎么面对小荷。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对面的一阵关门声,打断了我的思绪。

      “爸爸….”看到爸爸进来,小荷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慌乱。两腿间的木尺啪的一下掉在了地上。

      我再次悄悄地探出头,看着一个戴着眼镜的男子沉默的走进房间坐在床上。

      小荷爸爸并没有说话,他只是默默地坐在床上,看着跪在地上惊恐的女儿,也没有出口责骂什么,就这样默默地看着。

      “你让我很失望。我给了你那么多时间,给了你很多机会,你是怎么像我保证的。”

      看着平静的父亲,小荷愈发的慌乱惊恐,但依然跪在原地不敢动弹答道:“爸爸,我知道错了…”

      “马上都要申请季了,错过了这次,还有多少机会和容错率给你呢?妈妈的教训不够,你必须为你这次的行为付出代价,我告诉过你。”

      “爸爸,求求了!”小荷再次哭了出来,很显然面对平静的爸爸她知道即将发生什么。她也彻底后悔了,为什么自己之前不听爸爸的劝告好好学习。

      “自己把衣服脱了,你知道规矩的。”

      “爸爸,不要!求求了女儿知错了。”

      “脱掉!”

      爸爸瞬间暴怒了,没有想到原本听话的女儿今天会如此的不听话。

      小荷犹豫着,面颊通红的,将手伸到自己的领口一点一点解掉衬衫的扣子。

      “我不希望看到你磨磨唧唧的!如果你再拖延时间,我会考虑附加!”

      听到附件,小荷慌忙的解开衬衫的扣子。随着扣子一颗一颗的解开,褶皱的白衬衫从小荷的肩头滑落露出了羊脂般白嫩丝滑的皮肤和粉色的胸罩。小荷双手捂着胸前停住了。

      “全部脱掉!手放下来,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小荷哭泣着将胸罩解开,露出了圆润的胸部。小荷的手依然放在胸口,两颗粉红的小樱桃若隐若现。

      “站过来,手放下!”

      小荷扭捏着走到父亲面前,但手依然害羞的不肯放下。原本通红的屁股经过刚刚的反思恢复成了深粉色。

      “看来你妈妈还是太心软了,你根本没有认识到自己的错误,这次一定会有附加!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手放下!”

      小荷终于是乖乖的放下了自己的手,满脸羞红的站在父亲的面前。不知是因为父亲还是什么其他原因,小荷的注意力似乎完全不在面前的父亲。

      “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吗?”

      “没有把握机会,不听劝告,明知故犯。”

      “按照规矩应该怎么处罚?”

      “脱光之后打屁股…..”小荷小声的说道。

      “鉴于你刚刚心不在焉的,不配合惩罚的前提下,今天的惩罚会有附加。”

      这时,小荷仿佛才刚刚醒悟过来,抓着父亲的手臂哭着说:“爸爸不要附加,女儿知道错了!爸爸不要附加!求求了!”

      我早已安耐不住内心的躁动,看着小荷恐惧的身影。白嫩的皮肤,摇晃的圆润的胸部。让我的下半身不断的充血,在炎热的夏天浑身难受。

      “已经晚了,希望惩罚结束后你会意识到你之前的错误还有刚刚的错误。现在趴在床上,自己数。”

      小荷绝望的趴在床上,不断抽泣着。

      “不要弓腰,屁股撅起来。”

      父亲按了一下小荷的腰。紧接着刷的一下褪下了小荷的内裤。

      由于刚刚妈妈的责打,屁股已经变成了深粉色,小菊花紧张地不停收缩,黑色的小森林间隐约可见两片小花蕾上挂着一丝晶莹….

      爸爸不慌不忙的抚摸了一下小荷的屁股和紧绷的大腿,让女儿有充分的心理建设能够更好的感受接下来的责罚。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紧接着父亲的巴掌如同雨点般落在小荷的屁股上,没有任何衣物的遮挡,手掌击打臀瓣的声音在深夜里异常响亮。小荷的屁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再次从深粉色变得通红。她努力的压抑着自己不叫出来。

      啪啪啪啪啪啪啪!过了很久,父亲终于停下了巴掌,用手摸了摸了滚烫的屁股。小荷哭泣着抽搐着身体,黑色森林上挂着更多的晶莹,小花蕾在空气中微微的颤抖。父亲抽了张纸帮小荷擦去了私处的晶莹。这一举动使得小荷羞红了脸。紧接着父亲拿来一个枕头说:

      “来,趴上去,你还得再吃一顿竹板。”

      “爸爸….求求你用手打,女儿错了,求爸爸用手打,求爸爸用手打……”

      “再说,你的附加会更多!”

      小荷乖乖的趴在了枕头上,将头埋进了被子里,圆润的胸部压在了被子上形成了极其好看的身体线条。身下的枕头使得她不需要支撑就可以让屁股高高的撅起。父亲起身拿起一遍的竹板,在小荷的臀峰上扫了几下,又拍了拍紧绷的双腿。

      “放松…双腿岔开一下。”

      小荷微微岔开了一点双腿,这样臀部的肉显得相对放松不容易受伤。但黑森林里的神秘却因此一览无余。

      啪!“啊!”随着第一板,小荷忍不住发出了惨叫,一个成年男子的力气完全是一个高中女孩无法承受的。小荷双腿忍不住合拢,右腿忍不住抬起想要挡住接下来的板子。

      “放松,腿岔开放好,难道你想吃更多的附加?”

      小荷颤抖着将腿放回,头埋在被子里哭泣着。眼泪渐渐那一整块被子。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竹板如雨点般落下,父亲为了保证不受伤特地关照了整个屁股,小荷的屁股渐渐从深红色变为了淡淡的紫色。小荷扭动着屁股,想要躲避击打但一切都是无用功,甚至有几板还落在了大腿内侧和小花蕾上让她忍不住的惨叫。最后,小荷原本白皙的圆润的屁股渐渐的变成了酱紫色,私处也变得泥泞不堪。小荷哭的嗓子都哑了,只能麻木机械的数着数字。

      终于,父亲喘了口气放下了手中的竹板看向趴在床上的夏荷。原本白嫩圆润的屁股很多都已经变成了深紫色,由于小荷的挣扎,大腿根部和内侧也被打到留有木板的轮廓变得通红,双腿耷拉在床上。

      夏荷趴在床上无力的抽动着香肩哭泣着,扎着马尾的头绳和内裤散落在一旁,头发也因为汗水和剧烈的运动变得凌乱不堪。

      父亲沉默的站起身望着在床上无声抽泣的夏荷,呆立了一会之后将餐巾纸和轻轻的放在女儿的旁边,起身去衣柜中取出夏荷的睡衣轻轻的盖在夏荷裸露的肩背道:

      “去反省半小时出来把饭吃了吧。”说完便推门出了房门。

      不一会,小荷的母亲便推门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棉球和药膏,望着趴在床上的女儿叹了口气,默默的上前拿着棉签轻轻地擦向夏荷满是伤痕的屁股。

      “嘶…..”夏荷不禁疼的抽了一口气,原本已经平复一些的心情因为屁股上的疼痛和凉意,泪水再次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忍着点,擦好了药药才不会留疤,女孩子家的到现在还要被打光屁股,别怪你爸爸,他也是为了你好,这次你确实不对。”

      说完,继续尝试着去给夏荷涂药,但夏荷因为疼痛仍然不受控制的扭动着屁股。

      “乖,忍着点。”

      妈妈尝试着轻轻抚摸夏荷大腿的内侧的柔软和腰部,尝试着让女儿放松下来不要抵抗,边擦着药膏边抹去脸颊上滑落的泪滴。

      “今晚的附加先帮你记着了,反省完出来吃东西,先不要洗澡,简单洗漱一下好好休息….”说完放下了药膏便走出了房门,不一会便听到了嘭的一声关门声随后飘来了父母的争论声。

      “怎么下手没轻没重的?多大孩子了不能下手轻点?留下疤嫁不了人你负责……”

      “我也是为了她好,再说了我上个月让你在家督促她还这样?都什么时间了你也是留过学的人难道不知道吗?”

      “但你也不能这样啊,女儿已经高中了,就不能下手轻点!”

      “那你说怎么办?万一懈怠错过了时间她自己也着急….”

      听着父母的争执声渐渐的小去,夏荷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一不小心牵扯到屁股上的伤口疼得她又倒吸了一口凉气,缓慢的走到镜子前看着自己近乎完美的身材,扭过身去看着惨不忍睹的屁股眼里再次涌出了泪水脸上多了一丝绯红。走到墙角再次保持之前的姿势跪下。

      我望着夏荷的胴体和侧身诱人的身体线条,散落在肩头的秀发,凸起的胸部和可爱的小点,紫色的屁股在灯光的照耀下显得如此耀眼和格格不入,仿佛纯白的颜料中洒落的一块朱红。

      我心中不知道为何涌上了一种莫名的感觉和一丝心痛。就连夏荷充满吸引力的完美青春期少女的身材带给我身体的冲击都小很多,那一刻我多么希望替她上药的人是我,甚至潜意识中有点想冲过去把她抱进我的怀里告诉她不要这样了。

      可是一直以来我都把夏荷当成我妹妹看待,我不觉得我对小荷是同学传言中的“童养媳”“天生一对”之类的观点,但这时我动摇了,我不确定我对夏荷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我到底是因为今晚所看到的一切而产生的一时冲动还是我真的对她有除了妹妹以外的感觉。

      这一刻我不知道,也无力去想,也不敢确认。

      随着时间的流逝,就连夏日里的知了也渐渐的变得疲惫声音渐渐变得微弱。深夜,一丝微风吹动了我的窗帘也吹动了夏荷的发梢。

      我也一直保持着跪立姿势探头静静地看着远处的少女,尽管已经相识多年,但我似乎第一次认识这个少女。

      不知过了多久,母亲在此走进房间扶起夏荷披上睡衣便出去吃饭了,这次我才感受到腿部的一阵酸麻感,踉跄的起身时头撞到了我书架上的佛耶戈的手办。

      撑着书桌,擦过额头的伤口,手指上留有一丝殷红,抬起头正好看到佛耶戈手办上的字:

      “她是唯一的星光,看顾着我的长路,自她离去,前方只剩黑暗。”

      我疼得龇牙咧嘴,踉跄的走出房间,来到洗手间,看见额头上被佛耶戈的剑划出的一道口子,心中不觉得自嘲这就是报应吧。坐在马桶上脱下内裤,才发现自己的内裤早已变得不堪入目……

      连忙将内裤丢进水盆,我冲了澡,并把水调的比平时都凉一些想让自己保持冷静。但夏荷的身影和刚刚一幕幕的场景总让我热血澎湃,下半身忍不住的挺立起来。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我不断的告诉自己要冷静,但这一切都发生了…..

      回到房间,我没有开灯,偷偷的再次蹲在桌子前向夏荷房间望去,她正在拿毛巾擦拭自己的头发显然刚洗过头。我看着梳洗整理的夏荷清秀的脸颊不禁呆住了。

      不一会少女似乎乏了,她站起身来到了窗前。估计是因为伤口的缘故她依然没有穿上内裤和睡裤只穿了上半身粉色的丝绸睡衣小,屁股仍然是青紫的估计短时间应该是好不了,小腹下次那一小片黑色的小森林处处充满着神秘……

      她来到床前关上窗户,准备拉窗帘,这个时候她停住了…

      我咽了一口口水赶忙压低身子不让她发现,同时看了一眼床头的书灯确保它没有关上,证明我的一切“都没改变”….

      她身形半隐在窗帘后,望着我的方向嘴里好像说了些什么,之后便拉上了窗帘…

      直到半个多小时后,我才缓缓的起身,透过窗帘的灯光,隐约间我仿佛可以看到夏荷趴在床上的身影。

      关上窗拉上了窗帘,我躺在床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但生理的反应和视觉的冲击让我觉得身体无比燥热。我尝试着伸手去摸遥控器想要开空调但又想起妈妈的叮嘱。

      算了,开空调才多大点事,大不了也让我妈打死我算了….

      我胡乱的想着,随后朦胧中,我昏昏沉沉的睡去了….

      睡梦中全是和夏荷从小长大相处的笑脸以及那少女的胴体和那红扑扑的小屁股…..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2
    • 36
    • 0
    • 42
    • 790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瓜皮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黎明q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Snowing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1593572580Lv.2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magicG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天天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www.Lv.2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hyzs6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导心师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xxxxrt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曦月嘉琪Lv.2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niobi啊Lv.2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残尘4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v文文g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dlkly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游客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加载更多评论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