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14
    • 表姐按校规受臀笞

      我的舅舅是个一个军人,后来来到了台湾,当时舅妈没有跟舅舅一起去。直到表姐长到十五岁时,她已经是一个婀娜多姿的姑娘,长得十分漂亮,楚楚动人,长长的两个辫子垂向腰际,古铜色皮肤,尤其是她的两只大大的眼睛炯炯有神,舅妈和表姐经过香港来到了台湾。

       

      转学一星期以后,就要期中考试。“还要二十分钟才能交卷!时间过得这么慢!”表姐咬着笔杆,思忖着每一道题目,基本上每道题目都很难做,瞪着乱填都写不到三成的考试卷,心里很着紧,暗暗诅咒着;看着班上其它的人奋笔急书,表姐却脑袋一片空白。明明同样是高一,谁知道台北市学校的进度,比我们大陆的高中快了这么多,更惨的是,刚转来不久就碰到第一次考试,表姐心想:这次考试的成绩算是死定了,在家里肯定要被妈妈脱裤打屁股了,如果不脱裤已经万幸了,记得上小学一、二年级里面还穿开裆裤,当时,妈妈说过里面穿开裆裤打屁股方便,想着想着 …… 还好,今天星期五,明天周休二曰,至少可以暂时解脱。

       

      左边坐的那个男生,正低着头苦苦思索,看起来蛮聪明也蛮帅的,可是表姐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反正班上的人表姐到现在也没几个叫得出名字的。前面的女生已经开始东张西望了,分数大概会跟表姐差不多吧,表姐正在东张西望。不知道谁考得怎么?考得如何了?

       

      正想转头,一个东西从后面飞到了表姐的手背上,再弹到了走道中间。原来是前面的女生把纸条给右边的男生,结果掉到走道中间。表姐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她低头捡起,正想问是谁掉的,就被人一把从椅子上拎了起来: “你!把手里的东西交出来!跟我到训导处去!” 高跟鞋的声音,划破整排教室区走廊的安静,向着训导处喀喀响去,一路夹着表姐结结巴巴的解释和监考老师的怒骂,让一些别班的学生开始向外张望。 “碰!”的一声,训导处沉重的门在表姐身后关了起来,“好冷啊!”表姐突然后悔刚才没有顺手把外套带出来!“在这等着!”老师叫表姐到墙边的一排椅子上坐着,表姐坐在椅子上两腿并得很拢。

       

      老师叫表姐把裙子拉上,表姐的粉红色内裤露了出来。一直进了训导主任的办公室。旁边坐着的两个,看来应该是学姊,一个低着头紧紧咬住嘴唇,两手绞着裙摆,已经快哭出来了;另一个却翘着二郎腿,歪在椅背上,就好象训导处的硬板凳是她家客厅的沙发似的。 三个人坐在椅子上等着,谁也没说话,“训导处的空调特别强吗?”表姐低头默默地想着,“冷到我手臂上的汗毛都根根竖起,站起来动一下好吗?”,她怔怔地看着其他两个人,正这么想着时,正当表姐站起来时,就被旁边的老师骂了一顿:“你不要站起来!坐着把两腿分开!裙子拉上!”。小房间的门突然开了,一个男生慢慢推门出来,红红的眼眶里竟还含着两大滴眼泪。后面跟着出来的,是监考老师,“你们三个,全都进来!”。 “真倒霉!我连学校的教室都还搞不清楚,就先进了训导处!谁知道那个是非不分的训导主任,脑袋装的会是什么豆腐渣!”表姐肚子里一面暗暗地骂道,一面关上了身后的门。“你们三个”一声大吼打断了表姐的胡思乱想,“竟然在考试中作弊!”。“没有啊”表姐嘟囔着,训导主任的眼睛立刻瞪了过来,“你就是从大陆来的学生?大陆来的学生没有好的,他们都在搞什么开门办学,都不喜欢读书。”“是”,“那你显痪到旁边!好好看着!”。

       

      教导主任在此任教多年,在打女生脱裤光着屁股的时候,面对着挨打的女生那肥大、柔软而富有弹性的屁股,手里的戒尺一下接着一下不停地笞打,那种形象,那种声响,还有手底下的那种感觉,如果说一点也不能激起性的感觉,那反而倒是不可思议的。表姐小心翼翼地挪到墙边,这才开始打量眼前的情况。不算小的房间里,除了训导主任的办公桌,还散放着几套办公桌椅和课桌椅,大概是让她们写悔过书用的吧,但配上体育用的跳马,却构成相当奇怪的办公室布置。另一边,训导主任已经开始发飙了:“温萍萍!黄清兰!你们都读过校规,应该知道在我们学校作弊,处罚是很严重的,都高三了竟然还知法犯法,应该要加重处罚。尤其是你,黄清兰!之前就纪录辉煌,光这学期你就已经是第二次了,你的处罚要加倍!”。站在桌前的两个学姊,一个把头低的更低了,肩膀还微微颤动着,另一个原来一脸的不在乎,现在看来也有些紧张了。 “黄清兰!你先过来!”,学姊拖着脚步慢慢走向主任,“再拖拖拉拉,你的屁股就得再多挨二十下!”,“打屁股?这个高中竟然会打学生屁股?大陆从来没有这种事情,简直是笑话。只记得,小时候调皮,被妈妈掀开开裆裤打屁股。”

       

      表姐的脸开始发烫。“快点!像上次一样,裤子脱掉,裙子拉到腰,在课桌上趴好。”, “脱掉裤子?”表姐的头里面发出嗡嗡声,转头看见学姊上身已经趴在一张课桌上,两条腿光溜溜的悬在桌沿,屁股就翘在桌边上。一阵凉意直窜心头,“我无辜的屁股,等一会也会这样光着屁股接受处罚吗?”。 “一学期作弊第二次,藤条50下,高三加10下,一共60下”,主任打开柜子,抽出一根藤条挥了两下,咻咻的风声画破办公室凝结得像冰的气氛,表姐不禁倒抽一口气。“黄清兰,我警告你,如果在处罚中,你用手挡藤条、离开桌子,或是嘴巴里不干不净,每发生一次就再加5下”。

       

      表姐现在知道为什么另一个学姊的表情这么难看了,表姐想我现在的表情大概也差不多。 “咻”“啪”,藤条落在清兰学姊的屁股上,这时,黄清兰正在放屁,只听“噗”“噗”的声音。教导主任说了声:“屁放得那么臭。”表姐偷偷的去看,学姊的上身震了一下。“咻”“啪”,又一下,第一次打的印子,已经浮了起来,红红的,横过屁股的中间。“咻” “啪”、 “咻”“啪”、 “咻”“啪”, 接连几下,学姊震动的越来越厉害,屁股上平行的排着七八条鞭痕,“咻”“啪”,“该死!”,主任只是冷冷的回答“再加5下”,“咻”“啪”,又一鞭,学姊紧紧咬住牙,努力不让嘴巴漏出半个字。 主任的袖子已经挽到肘上,手臂的肌肉结实得就像是举重运动员,每打一下,藤条都随着他跨步的动作,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在学姊原来是雪白的屁股上,准确的留下鲜红的痕迹。在打到第十几下的时候,学姊的每一次震动已经明显的带着哭音,“咻”“啪” “呜~!”、 “咻”“啪” “呜~~!”,主任每多打一下,学姊的身体就弹动一次,两片屁股随着身体的弹动,微微的张合着,彷佛希望也能哭喊出声音似的。 不知打了多久,清兰学姊的屁股上已经没有没被打过的地方了,鞭痕横斜交错地布满了整个屁股,连大腿的上段也有几处被波及,每一下藤条,都咬进已经肿起来的屁股里,学姊的手几乎要把桌边抓出缺口,呜呜的啜泣声早已转成一鞭一声的哀叫,表姐转过脸去不敢再看,主任的手仍然没有停下来。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4
    • 14
    • 0
    • 38
    • 2.2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余光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晨幽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sdfcurry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Skskska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0001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小学的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张伟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蓝天染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征临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