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4
    • 闺房之100天

       

      时光飞逝,三个月的时间转眼过去了。紫菁在虹儿姐姐的精心调教之下各方面都有了很大的进步。虽然也因为粗心挨过几次家法,但在众位姐姐眼里还是一个讨人喜欢的小妹妹。一天晚上,虹儿对紫菁说:“还有七天菁儿你入门就满一百天了,到时按规矩会对你执行一次严厉的家法。”紫菁惊恐地把头埋在虹儿的怀里,问:“姐姐我又犯错误了吗?”虹儿微笑着说:“难道姐姐只有在菁儿犯错误的时候才能打你吗?”紫菁低下泛起红云的俏脸,低声呢喃道:“不是,姐姐只要高兴随时都可以狠狠地揍菁儿一顿……”七天很快就过去了,第七天一早,竹梅兰菊四姊妹便把还在梦乡中的菁儿唤醒,带她来到浴室。一盆热气腾腾的浴汤早就准备好了,菁儿缓缓滑入水中,仿佛一朵在水中盛开的白莲。水面上飘浮着刚刚摘下的花瓣好像在衬托着紫菁青春的美丽和少女的体香。水温开始渐渐的升高,紫菁感到说不出的舒服,身体越来越轻,渐渐地进入了半睡眠状态……菁儿感到有几只手在自己身上温柔地按着,原来是竹姐和菊姐在为自己一面按摩一面擦拭着紫菁芙蓉膏,菁儿只感到两位姐姐的手指在自己身上轻柔的抚摸,使自己全身无比的轻松。却不知道紫菁芙蓉膏使自己原本就十分白皙光滑的皮肤变得更加娇美柔嫩,在挨打时会更加疼痛。梅姐拿来一件粉红的肚兜和近乎透明的下衣为紫菁穿上,带她来到了刑讯室。虽然刑讯室里温暖如春,但满屋的刑具让菁儿不禁打了一个冷战。不禁想起姐姐说过这里是天堂,因为这里姐妹情深,但这里也是炼狱,因为这里家法森严。虹儿背对着紫菁缓缓地说:“菁儿,你今天这一天都会在这渡过,你准备好了吗?”紫菁羞怯但是坚定地点了点头。虹儿说:“那就先从打屁股开始吧,你先趴到卧凤台上来。”紫菁缓缓地除去浴巾,顺从地趴好。兰儿用细细的冰蚕丝把菁儿的手脚绑牢,然后把一个圆柱形的垫子垫在她小腹下,使她秀美的双臀高耸起来。虹儿说:“先用枣木小板在菁儿屁股上轻轻打上二十下,菁儿感觉好吗?”菁儿娇羞地说:“姐姐无论怎样打菁儿都好。”虽然虹儿说是轻轻打二十下,可是当板子落在紫菁的屁股上时,她还是感到了火辣辣的疼痛。二十板子打完后虹儿轻柔地伏在菁儿的耳边问:“疼吗?”菁儿低低地说:“疼,不过姐姐打得越狠说明越疼菁儿,所以菁儿不怕打。”虹儿解开紫菁手上的冰蚕丝,说:“接下来要狠狠地打了,菁儿想尝尝碧玉红丝杖还是坚木紫檀板?”菁儿在入门时已经领教过碧玉红丝杖的厉害,心想紫檀板不会比它更难挨了吧?便对姐姐说:“姐姐用紫檀板打菁儿好了。”竹剑把紫檀板递到虹儿手中,紫菁偷眼打量了一下,紫檀板是一根长二尺,宽一寸,厚约半寸的深紫色木板,给人一种结结实实的感觉。虹儿说:“这次要狠狠地打屁股了,先打二十下,菁儿能挺住吗?”紫菁撒娇地说:“姐姐饶了菁儿,少打几下吧。”虹儿严厉地说:“好,饶了二十,改打三十!”说着,板子就重重地落在菁儿已经被打了一遍的屁股上,打得菁儿失声尖叫。板子啪啪地打在菁儿高耸的臀部,菁儿被打得呜呜地哭了起来。她好不容易捱到三十板子打完,已经哭得泣不成声。竹兰二姊妹把她解开搀了起来,看着哭得梨花一枝春带雨的菁儿,虹儿心头闪过了一丝怜爱。但是虹儿最不能容忍地就是在挨打时求饶的行为。于是她在紫菁喘息稍定后严厉地说:“菁儿,在挨打时不准求饶你忘了吗?”紫菁低低地啜泣道:“菁儿知错了,姐姐狠狠地打菁儿吧,菁儿再也不求饶了!”说着,就要主动趴到台上。虹儿说:“知错就好,不过知到错了是不是更该多打几下呀?”菁儿低低地说:“但凭姐姐责罚。”“先把下衣脱了。”虹儿命令。紫菁听了,双颊泛起了一丝红晕。但还是转过身照着做了。由于下衣是紧紧地包在屁股上,菁儿的屁股又被打得肿肿的。所以在好不容易脱下来之后,菁儿疼得几乎站不住脚。在下衣随着紫菁粉妆玉琢的玉腿滑落后,她青春曼妙的玲珑曲线一览无余。虹儿说:“接下来姐姐要菁儿尝尝细青枝打在已经伤痕累累的屁股上的滋味,菁儿分别要站在姐姐身边挨十下,趴在卧凤台上挨十下,再扶着卧凤台自己蹶起屁股挨十下,不许挣扎不许叫,否则按老规矩加罚。”紫菁颤抖地站在姐姐面前,把屁股微微地向后蹶起。虹儿把细青枝在她眼前一晃,那是一根只有菁儿小指粗细的细长家法,只从它晃动时的划过空气的声就可以感到它的坚韧,抽在裸露的屁股上带来的疼痛可想而之,更何况菁儿的屁股已经紫胀得像是吹弹得破!所以当虹儿在菁儿屁股上狠狠的抽下第一下的时候,菁儿双手抱着屁股直跳起来。竹剑报数: “十一。”这意味着菁儿不仅白白挨了一下,还增加一下。当她再一次站好,把屁股向后蹶起时,一道深紫色的细痕在她已经紫胀的臀肉上隆起。“啪”又是狠狠地一下,又一条细痕在略微向下的地方浮现。但菁儿坚强地忍住了。竹剑报数:“十下”。接着“啪啪啪啪啪”一连五下平行地抽打在紫菁的左屁股蛋上,打得她手捂住屁股晃动了一下。竹剑报数道:“十五。”菁儿再也忍不住了,低低地啜泣了起来。虹儿一把把她搂在怀里,轻轻地拍了拍她的粉背,说:“菁儿乖,不哭了,姐姐打疼你了,噢噢噢,不哭了。”紫菁渐渐地止住了哭泣。虹儿说:“剩下的几下姐姐把菁儿捆起来再打,这样菁儿就不会乱动了,菁儿同意吗?”紫菁低低地说:“多谢姐姐。”虹儿又在紫菁耳边轻声道:“不过绑着打,屁股上就要多挨几下,菁儿认为应该多打几下呢?”紫菁扬起泛着红晕的俏脸,勇敢地说:“但凭姐姐高兴,愿意打菁儿的屁股多少下菁儿都心甘情愿。”虹儿微笑着说:“好勇敢的小妹妹,那就多加五下吧。不过你不许再大声哭叫了,否则就多打一下,要不嗓子喊哑了怎么办?”菁儿被带到一根上边有凹字形槽的木桩旁边,把俏下巴放在槽上,双手被两个半月形的锁扣固定在槽的两侧与肩平齐。梅姐按动机关使木桩的高度上升到菁儿的脚尖刚好略微沾到地面,然后用细细的冰蚕丝把菁儿娇嫩的足踝,膝盖和不盈一握的小腰紧紧地绑在桩子上,使由菁儿的嫩颈,粉背,玉腿以及饱受折磨的小屁股组成的青春曲线随着呼吸起伏显得楚楚可怜。“啪啪啪”接下来一连三下的抽打又是打在菁儿可怜的左屁股蛋上,菁儿牢记着姐姐的吩咐没有叫出声来。这时在菁儿左屁股上整齐的平行排列了七条细长的伤痕,疼得菁儿细碎的贝齿紧紧地咬着樱唇,两行晶莹的泪水在俏丽的脸庞上无声的流淌。随着的七下毫不留情地抽打在她肿胀的右臀上,菁儿虽然没有叫出声来,但是承受着姐姐严厉鞭打的小屁股却不争气地扭动了几下,由于被绑得结结实实,被打得像盛开紫荆花的屁股无奈的颤栗凭空增加了一丝凄艳的美感……该进行第二项了,菁儿俯卧在卧凤台上被牢牢地绑紧。虹儿姐姐并没有立刻打菁儿,而是把美丽的玉手放在菁儿的屁股上轻柔地按摩着,并像哄小孩儿一样温柔地安慰着菁儿。使紫菁饱尝鞭打而变得有些麻木的神经逐渐的放松了下来……虹儿用白布蒙上了菁儿的双眼,开始为她屁股涂抹紫菁芙蓉膏。神奇的紫菁芙蓉膏给菁儿肿胀的屁股带来了阵阵清凉,麻木的神经也开始复苏,随着姐姐双手抚摸带来的丝丝刺痛,菁儿感到屁股又是自己的了。屁股上被青枝留下的伤痕扩散开来,使整个屁股变成均匀的绛紫色,像两个紫色的小馒头。接下来虹儿又高高地举起青枝抽了下来,这次青枝不再是水平地落在皮肉上,而是有意地只用枝头的一小部分抽打。由于受力面积极小,疼痛就变得更加钻心。而且由于看不见姐姐的动作。疼痛变得突如奇来,菁儿的全身心都在青枝下颤抖。二十几下打完,菁儿绛紫色的屁股上便多了二十多个紫得有些发黑的痕迹。虹儿说道:“姐姐今天打菁儿,菁儿服气吗?”菁儿娇羞地应了一声。虹儿说:“光是嘴服不行,下面进行夹肉刑,菁儿要做到一动不动才算是心服,否则所有挨过的打都要从来一遍,菁儿明白吗?”虹儿在紫菁的粉背上放上了一个装满水的高脚杯,说:“如果一会儿受刑时水溅出一丁点儿就不算是心里服气,就要从新再打一遍直到心服口服为止。”菁儿看姐姐的玉手打开了一个檀木盒子,里面整齐的放着一排檀木小夹子,夹子上还带着整齐的屐齿。虹儿拿起小夹子一个个地夹在紫菁的屁股上,并且让每个屐齿都深深地咬在刚打出来的深紫色的伤痕上,每夹一个菁儿都不禁痛得一哆嗦。二十多个夹子错落有致地夹在菁儿的屁股上。虹儿捏住一个狠狠地拧了一圈,然后猛地扯了下来。紫菁跪在冰冷的地上,默默地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家法……数天前,她遇到了虹儿,为虹儿渊博的知识所心折而决定拜在虹儿门下。不过出身虹族的虹儿的家一向家法森严。所以在紫菁今天正式认虹儿为姐姐后要先领受一次家法的教训。紫菁正在胡思乱想,身后的门吱呀一声,虹儿莲步轻移来到了紫菁的面前,随后跟来了梅兰竹菊四姊妹。梅儿和兰儿把春藤凳在紫菁的面前放好,而竹剑和菊儿则各持一根碧绿的竹杖立在虹儿的身后。虹儿严肃地对跪在自己面前的紫菁说:“菁儿,自今日起你既入我门来叫我一声姐姐,就要受我的管束,今天第一次用家法教训你只是让你知道家法的厉害,希望你牢记今天这进门后的第一顿打,以后不要触犯家规,你明白吗?”菁儿娇羞地点了点头。虹儿一声令下,“家法伺候!” 梅兰二姝便将紫菁扶起带到长凳前,让她俯卧在上边,将她低垂的双手用冰蚕丝结成的绳索捆在两侧的凳腿上。又轻轻地褪下紫菁的下裳,只留下贴身的小衣,使紫菁一双粉妆玉琢的玉腿完全的裸露出来。然后梅剑用双手紧紧地按住紫菁的脚踝,兰儿站在一旁准备报数。竹剑和菊儿分立在紫菁的两边,两条碧玉杖压在紫菁有些瑟瑟发抖的屁股上,等待着虹姐的指示。随着虹儿一声娇叱,两条竹杖扬到空中,然后分别重重落下。虽然紫菁已经在心里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她还是忍受不了钻心的疼痛而叫了出来……劈劈啪啪,二十竹杖很快打完了,紫菁终于舒了一口气,把头伏低嘤嘤地哭了。虹儿为她倒了一杯水,一手轻轻地梳拢她披散的秀发,把水轻柔地灌进她的樱桃小口中,使菁儿感到了从没有过的关怀与甜蜜。看着菁儿哭得梨花带雨的小脸儿,虹儿抚着她的粉背轻柔地问:“屁股疼吗?”菁儿害羞地点了点头。正当她以为责罚已经结束时,虹姐告诉她刚才只是让她适应一下气氛,接下来才是真正是家法,听得菁儿全身颤抖了起来。虹姐轻启樱唇,微露贝齿发出了让菁儿魂飞魄散的命令:“自己褪去小衣伏在床上再打二十下,挨打时如果叫喊挣扎则不算数,并加打一下!”梅、兰二姝解开了菁儿手腕上的绳子,扶她站了起来。菁儿一边揉按被捆得发麻的手腕,一边满面娇羞地走到床边。在她要褪去小衣时有了一丝犹豫,毕竟从小到大她还没有在人前脱光衣裳的时候,但当她望向虹儿姐姐充满温柔和鼓励的目光时。心想:“ ……还从来没有人对自己如此关心,别说让自己脱光衣裳打几下屁股,就是……” 她开始轻轻地褪去下衣,但是已经红肿万分的屁股只要稍微一碰就疼得苦不堪言。这时,虹儿走上前温柔但坚定地用手把菁儿按在床上,慢慢地替她褪下小衣。虽然菁儿能感到姐姐的动作已经像云朵一样轻柔舒缓,但是丝丝地刺痛还是不断地从自己的屁股上传来……已经褪去小衣的菁儿满面娇羞地趴在床上,下腹部垫着枕头使已是伤痕累累的屁股向上跷起。竹、菊二姝接过两位姊妹的竹杖分立两旁,虹姐姐在菁儿耳边鼓励了她几句后坐在了一旁。站在左边的竹剑(青儿)毫不留情地挥下第一杖,斜斜地打在菁儿已经满是伤痕的左屁股上,菁儿不由自主地一声惨叫,双手捧着屁股跳了起来。当她又勇敢地重新在枕头上趴好后虹姐姐严肃地说:“刚才一下不算,再加一下,还有二十一下!” 右边的菊儿抽下的第二下平平地拍在菁儿的屁股上,痛得菁儿全身一阵扭动。然后,竹剑又是一连五下平行地抽在菁儿左屁股上,使菁儿已经伤痕累累的左屁股上又错落有致的隆起五条紫红色的伤痕。结果菁儿失声的叫了起来。于是,虹姐姐毫不留情的将剩下的杖数增加到了二十五下。接下来,竹、菊姊妹每人交替的各打了三下,由于竹杖打在已经满是伤痕的皮肉上所带来的痛苦是菁儿难以忍受的,几乎每一下都会让菁儿叫出声来。这使菁儿已经饱受责打的屁股至少还要再挨二十七下。虹姐看着被打得痛哭流涕的菁儿心里也有些不忍,她轻柔地说:“菁儿,先站起来歇会儿。”紫菁抚着火辣辣的屁股艰难地从床上爬了起来,晶莹的泪珠不断的从杏腮上滑落。望着板着脸而俏目生寒的姐姐,聪明的菁儿敏锐地捕捉到了姐姐心底对自己的关心,她一头扎进姐姐的怀里撒娇的哭了起来。虹儿用手轻轻的拍着菁儿因哭泣而上下起伏的后背,使菁儿不安的情绪渐渐地安定下来。虹儿俯在紫菁的耳边轻柔鼓励道:“屁股还没打完呢,我的妹妹应该很坚强的呀!” 菁儿伏在姐姐的怀里低声地呢喃:“再打的时候,姐姐搂着我好吗?” 虹儿慈爱的横了泪光涟涟的菁儿一眼,然后在她饱受责打的小屁股上轻轻地一拍,轻嗔到:“没出息……” 虹儿吩咐侍立一旁的四姊妹把长凳挪了过来,把菁儿抱到上边趴好,自己坐在床边,然后让菁儿的上半身伏在自己的双膝上,而将她的纤腰和脚踝捆在凳上,菁儿双手像树藤一样穿到虹儿背后紧紧的抱在一起。接下来执刑的是兰、菊二姝,促狭的二人为了给新来的小妹妹一点见面礼,她们站在菁儿的脚后狠狠朝屁股打了下去,一连六下,毫无疏漏把菁儿屁股上原有的伤痕连在了一起。菁儿全身一阵扭动,姐姐温暖的怀抱给了她无穷的力量,使她忍住了没有叫,虹儿已经从她颤抖的身体感到了紫菁已经是在用最大的意志在忍受。她用目光暗示兰、菊二姝不要再打屁股了,用手指了一下菁儿粉妆玉琢的双腿……接下来竹杖狠狠抽打在菁儿玉腿上发出的噼噼啪啪的声音像悦耳的仙乐一样在静寂的夜空中回荡。一连串的杖责使菁儿的双腿从上到下的隆起了十六道整齐的紫红伤痕,菁儿在姐姐的怀里低低的哭泣呻吟,不停的撒娇扭动。“还有五下,趴到我膝盖上来” ,姐姐向菁儿发出了命令。菁儿顺从地照办了,她柔顺地趴在虹儿的双膝上,把因为饱受责打而满是肿胀伤痕的小屁股勇敢地呈现在自己敬爱的姐姐眼前,等待姐姐用充满疼爱的巴掌来责打。虽然看不见,但是菁儿已经感到姐姐的玉手已经高高地扬起在空中,使她紧张得闭上了眼睛。第一巴掌带着风声狠狠地抽在菁儿的屁股上,痛得她叫了起来。姐姐说:“加打一下,还有六下!”虽然屁股被打得很疼,但是菁儿的心里却涌起了幸福甜蜜的感觉,因为姐姐狠狠用力的打自己屁股是把自己做为亲妹妹来要求了!“啪” ,虹儿的玉手又一次狠狠地抽在菁儿的屁股上,但菁儿这次坚强的忍住了。“啪啪”又是两下,使菁儿已经伤痕累累的两瓣屁股上又是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两个鲜红的手印凄艳的凸现在的伤痕之上。使菁儿的右手不由自主地伸上来企图阻挡。虹儿用左手牢牢地把它锁在了背后,然后又是狠狠地一连三下……“还有一下” ,姐姐警告说。虹儿并不急于打最后一下,而是用手轻柔地替菁儿揉按屁股上的伤,当菁儿饱受责打的屁股上已经有些麻木的神经复苏后,虹儿的玉手又一次狠狠地打在菁儿毫无防备的屁股上。使菁儿娇美的嗓子唱起了天鹅咏叹调……虹姐把菁儿抱在怀里温存安慰了一会儿,然后让她跪下。当菁儿忍着屁股上的伤痛艰难地跪下后,虹儿轻抚着她的俏脸说:” 不是姐姐狠心,打得你这么狠还让你跪下,而是要让你记住,从这以后你每次犯错误都要受罚,不只是我,梅兰竹菊四位姐姐也都有权随时对你的错误进行责打,即使打得不对你也要接受。另外,每年在你的入门纪念日、生日和授艺纪念日你都会受到例行的责打,你明白吗?” 菁儿用低低而十分坚定的声音说:“姐姐待我这么好,别说是因为认为我犯错误而责罚我,就是在生气时狠狠地打菁儿屁股一顿出气菁儿也是心甘情愿,只要姐姐们高兴,随时可以让菁儿趴在床上打一顿屁股。”虹儿一把把菁儿搂到怀里,轻轻地抚摸着她屁股上的伤痕:“好乖的妹子,屁股还疼吗?”菁儿娇羞地俯在姐姐的耳边说:“菁儿在姐姐面前永远是贱骨头,菁儿喜欢让姐姐打屁股,姐姐打得一点也不疼……”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0
    • 4
    • 0
    • 13
    • 918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阿O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晨幽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