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7
    • 打弟弟屁股(转)

      老师,您不是从古墓里爬出来的吧,抽支烟,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井枫特别不削地看了一眼安茜,其实他一点也不讨厌安茜,甚至像许多BANNED学生一样,挺喜欢这个小老师,只是他不喜欢和安茜谈话,总觉得安茜比他这个年级的高中生还单纯。
            此时,安茜居然不经意间挥起了右手,这个动作着实让井枫愣了一下,本能的用手挡了一下脸。而安茜只是甩了一下手,就放了下去,作为老师,她还是有这点自控能力的,“如果你是我弟弟,我早抽上来了。你先出去,明天让你家长来一趟。”安茜颇有一些恨铁不成钢的感觉,但鉴于老师的身份,又无可奈何。
            20岁的安茜,从加州大学硕士毕业后就归国了,在旁人看来,她可以随意挑选一份高薪的美差,过上一个高级小白领的生活。但安茜却选择了去一所重点高中教书,她觉得20岁,是一个可以体验生活的年纪,她不急着找一份谋生的活干,她也不缺钱,只是想体会一下作老师的感觉。校方也很慷慨的将高一(11)班(理科班)交给了这个高材生,安茜自小就是天才学生,跳级四次,毕业后很快又成为了天才老师,刚到一个月就凭其优秀的教书能力博得了学生的喜爱。安茜也十分喜爱眼前的这一群学生,重点高中重点班的学生,脑子自然是个个好使。
              然而安茜尽管聪明,却不知,做老师,光教学生知识是万万不够的,教书固然难不倒她,育人可就有些困难了,尤其又是碰到了这样一个问题学生……
              井枫,在班级的成绩处于中游,但安茜听说他是以年级第一的成绩进校的(安茜接班的时候已是高一下班学期),其作风却远不像一个重点高中学生,打假闹事时常发生,经常结社一些不良少年。安茜接班后,经常有老师反映其上课睡觉,不交作业,当然这些小事对他而言根本就不能算是问题了。
              不过井枫还算给安茜面子,虽然不做作业,却从不在安茜的课上睡觉。除却他的一些乱七八糟的杂事,安茜很是喜欢这个学生,聪明,又有悟性。安茜毕竟年轻,还算开明,对井枫惹的那些事总是睁只眼闭只眼,从没请过他家长,找他谈过两次,希望这样就能感化这个孩子,好好学习。
            安茜自然太天真,这种方法只适合用于好学生,井枫从没把她的话当过回事。现在居然还明目张胆地在教室里抽起香烟,这时安茜才算有了些怒火冲天的感觉,如果老师能够管教学生的话,安茜无疑会狠狠教训他一顿。

      第二天,井枫的奶奶来到了安茜的办公室,老人的气质非常优雅,但看起来身体状况不怎么好。
      “老师,小枫让您操心了。”老人一看到眼前的这个小姑娘,突然感觉尤其的亲切。
      “您快坐。”安茜马上拿了一张凳子给老人,颇为差异的是井枫怎么没让父母来。
      和老人聊了几句,安茜才知道原来半年多前,井枫的父母出车祸去世了。
      “小枫一直都是很优秀的孩子,只是没什么自控能力,以前有他爸爸管着,现在他爸爸不在了,我年纪大了,也管不了他了。老师一定要多管管他,他毕竟是个孩子,还是能改的回来的。”老人叹了口气。
      安茜突然开始可怜起了这个孩子,更觉得自己不能放任他不管了。
      “您放心,安茜会尽力的。”
      “安茜?”老人的眼神突然变了,直勾勾地盯着安茜,让安茜倒有些不自在。
      “你今年多大了?是不是没有双亲?今年刚从国外回来?……”老人一连窜的问题让安举足无措。
      “20岁,小时在福利院长大的,刚从美国回来……”安茜不知道老人怎么会问这些,大概是井枫回去说的吧。
      老人顿时两泪纵横,“孩子,我是你奶奶呀。”
      安茜这才知道,多年来,自己的赞助人就是井枫的爸爸,也就是她自己的父亲,而她自己,则是父亲年轻时在外留下的私生女。奶奶也是在一年前才知道这件事,父亲死后,就一直代替父亲给自己汇钱。
      20年了,安茜突然有了亲人,她不知道这算不算一种幸福,她从来没有幻想过这辈子还能见到自己的亲人。
      和安茜一样,井枫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有个姐姐,父母走后,他又多了个亲人。
      奶奶患有严重的心肌梗塞,不久后离开了人世。
      安茜自然也就成了井枫的监护人,而井枫也搬去安茜家与姐姐同住。
      姐弟两人都十分珍惜对方,都觉得世上还能够有人依靠是一种幸运。虽说安茜为人温柔,对弟弟也颇为包容,可也容不了他三天两头闯祸,又不好好读书。更何况现如今安茜成了姐姐,不在局限于老师的身份,又怎能随井枫为所欲为。所以刚进家门,安茜就对其约法三章,不许抽烟喝酒,不许打假结社,不许上课睡觉,不许不做作业……,如有违反,必定重罚。井枫这小子哪能听进安茜的话,嘴上是答应,其实左耳进右耳出,果真没出几天就惹出了一堆好事。

      三、安茜的一天
      在这一天里,安茜上午先接到了一个电话,说井枫在医院,她赶到医院看到井枫的额头上贴了一块纱布,BANNED似乎没什么大碍。随后才知道,伤的不是他,而是被他打的人,对方的右腿骨折了。
      “对不起,医药费我会赔给你的,是我弟弟的不是,你好好休息,有什么需要的告诉我,我会再来看你的。”安茜脸上堆着笑,心里是气不打一处来。
      “姐,不用跟他低声下气的。”井枫在一旁叨咕。
      “我为谁低声下气呀。”安茜瞪了井枫一眼,这小子惹出的祸,还好意思说风凉话。
      下午回了学校以后,安茜一整理月考考卷发现井枫居然有二课不及格,虽说他成绩也不怎么好,可怎么也不该有不及格,想着他最近天天玩游戏到深夜,安茜更觉怒火攻心,更觉得这小子是不管不行。
      放学后,井枫在外晃了一会儿才回家,而安茜已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他了。
      看到安茜面如土灰,他居然还嬉皮笑脸的笑到,“姐,谁那么能耐,把你气成这样?”
      “你现在到我房里去。”安茜冷冷地说。
      井枫顿觉心里一丝凉意,不知道姐姐是怎么了,只能乖乖尾随进了姐姐的卧室。
      看到姐姐拿出一把宽尺,井枫突感不妙。
      “裤子脱了,趴到床边上。”
      “什么?姐,你不是要打我吧。”井枫以为听错了。
      “那你觉得呢?我吃饱撑了,在这里和你开玩笑。快点!”安茜冲井枫吼了起来。
      安茜的异常严肃着实吓了井枫一跳,虽说如此,井枫却不怎么害怕,总觉得安茜不能真打他。
      “姐,你别开玩笑了。” 
      “你马上给我趴过去,否则我就自己动手了。”安茜看似娇柔女子,实则却是空手道黑带的好手,制服井枫还绰绰有余。
      井枫知道自己今天是真惹怒姐姐了,只好讨饶,“姐,一定没有下回了,今天就算了吧。”
      “一个礼拜前你怎么和我保证的,有用么?井枫你给我听着,今天你想逃也逃不掉,以前我是你老师,不能管你,现在我是你姐,是你监护人,不仅有权而且必须管你。”
      井枫这才想起了那堆约法三章。安茜拿尺指了指床边示意井枫过去。
      井枫一看,此皆难逃,只能乖乖跪到床边,上身趴到床上,屁股微微翘起。
      “裤子脱了。”
      “姐,能不能不脱。”井枫虽说只有高一,但已有一米八的身高,以前被爸爸打都没有脱过裤子,哪好意思当着姐姐的面把裤子脱了。
      安茜也看出了这点苗头,但她哪有那么傻,井枫穿着那么厚条牛仔裤,她用尺打,估计怎么打也疼不了那小子。
      安茜见井枫迟迟不肯脱下裤子,就自己过去将其皮带解开,一把拉下了他的牛仔裤,井枫的脸刷的一下红到了耳根,一手拉住了内裤,“姐,给我留点面子好么?”
      安茜并没有勉强,也无意让弟弟难堪。
      啪,尺子一落到屁股上,井枫就知道不该小瞧姐姐,姐姐平时虽说细声细语,手上的劲是一点也不小。
      啪,啪,啪……尺子一连窜地落到了屁股上,虽说是一整疼痛,井枫倒也没有叫,他觉得男孩子不能打两下就叫疼。
      安茜见那小子脾气挺硬,心里倒还挺高兴,但手上的力更是加重了。
      “啊”打了三十来下时,井枫有点忍不住了,叫出了声,眼泪夺眶而出。
      尽管井枫的屁股上还贴着一层薄薄的内裤,但从内裤边上,安茜看得出已有一条条红棱,估计已打得不轻。安茜从没这么打过人,现看到弟弟的眼泪,倒有些不舍得了,又觉得打那么几下决不足以惩罚这个臭小子,还是咬咬呀,继续打下去。
      啪,啪,又打了十下。
      “姐,我错了,能不能不打了。”井枫呜咽着,一手捂住了屁股。
      安茜见他讨饶,也想借此放过他。
      “以后该怎么做?说不好的话我就继续打。”安茜的语气依旧坚定,但无疑只是想吓唬吓唬那个臭小子。
      “以后不打人,不抽烟,好好读书……”井枫一股脑把能说的都说了。
      安茜心里窃笑,觉得这臭小子是真被打怕了。
      “自己说过的话自己记着。把手拿开,再打十下,不许挡,今天就到此为止。”
      井枫心里觉得姐姐说话不算数,自己说了那么多了,还要打,却也没有办法只能乖乖把手拿开。
      打完以后,井枫觉得屁股火辣辣地疼,连牛仔裤都拉不上去。
      “回自己房间,先把作业做了,一个小时以后,我要来检查的。”安茜的态度还是冷冷的,井枫怕惹火了姐姐,赶快回屋去写作业了。
      那天的作业安茜是格外的满意,也让她觉得自己对他的惩罚是完全正确的,这的确让弟弟乖了好一段时间。

      那天安茜打得绝不算重,过了个周末,井枫就已经活蹦乱跳,像个没事人了,可他也不敢把姐姐的话当作耳边风了,生活上收敛了不少。虽说没他自己保证的那么好听,上课偶尔还是瞌睡,作业也不全做,但不起以前就算是很进步了,至少是不打架闹事了。安茜觉得这样就不错,尤其是井枫在期中考试里拿了班级第三的成绩后,她更觉那小子就是她弟弟,智商一点不在她之下,也不逼他什么,只要不过分,爱怎样就怎样。
      两人处了一个多月,感情自然是越来越好,井枫偶尔还和姐姐撒撒娇,安茜也觉得弟弟就是个小孩子,虽然装得很男人,性子却是非常可奈。
      “姐,明天下午,你来看我比赛吧,明天就决赛了。”井枫伏在安茜的床上,看着坐在被窝里的姐姐。
      “明天下午什么时候呢?两点半前我都有课。”
      “三点开始,你肯定来得及赶来的。”井枫的语气里多了份恳求,“来嘛。”
      “好了,我会去的,早点休息吧,别到了明天比赛时没体力了。”安茜对足球是一点兴趣也没有,但想想弟弟高一就能代表校队出赛,这次又踢进了决赛,做姐姐的却一场比赛也没去给他加油,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恩,那你明天一定来。”井枫给姐姐到了个晚安,就高兴地回屋了。
      第二天安茜赶到时,比赛刚结束,场上已经没几个人了,观众席上的人也在陆续退场。安茜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井枫站在四号出口的地方,便走了过去。看见小弟黑个脸,安茜猜想八成是输了比赛,“亚军也很好啦,以后还有机会嘛。”
      “谁跟你说我们输了。”井枫冲了安茜一下,倒像是训妹妹,“姐,你怎么这样,昨天都说好的,现在都几点了?”
      安茜没怎么生气,也觉得自己是不好,“你可怪不得我,校长找我有事,我一完事可就赶来了。”
      “什么事比你弟弟还重要,和他说你要看我比赛不就是了。”井枫是没理也不饶人。
      “你还来劲了呀,你去和校长说去。对了,我要出差两个礼拜,到英国的高中做个交流活动,下周一走。”安茜见弟弟纯属胡闹,也不和他多说比赛的事了。
      这一个多月来,井枫的生活日渐规律,安茜对他也越加放心,心想走两个礼拜估计也没什么事。
      (井枫当然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啦,哪能没事?)
      *感觉没什么人看的样,是不是写得太滥?都没信心写了

      六、逍遥过后
      和姐姐在一起,井枫是规矩了不少,他也挺喜欢姐姐管着他。可安茜这一出差,他还是不由觉得挺爽,可以过两个礼拜的逍遥日子。
      好的学不会,坏的是一点就通。
      井枫很快就过回了以前的日子,晚上打游戏通宵达旦,白天上课呼呼大睡,放学以后,有球赛就买几瓶啤酒回家享受,没球赛就和一群狐朋狗友出去鬼混,有事没事也不忘惹点事。
      安茜回来以后最先收到的是什么惊喜呢?
      “小枫,我回来了。”安茜回家后,里外转了一圈,发现弟弟不在家,挺纳闷周日他能上哪儿。
      “叮铃铃……”
      “喂,您好,哪位?”
      “您好,我是华新路地段警局的,您是井枫的姐姐么?”
      “恩,您有什么事么?”安茜的心已经凉了大半截。
      “你弟弟驾车撞伤了狗,您现在能来趟警局么?”
      “我马上就过来。”安茜罩了件外衣就立马出门了,撞伤了狗她可管不了,顶多赔钱,可一想到那臭小子连个驾照都没有,居然就敢这么开她的车出去闯祸,火一下就上来了。
      把井枫领出警察局,安茜一路上都没开口和他说话,井枫见姐姐不开口,他也不敢说话。
      回到家,安茜还没来得及坐下,电话铃又响了。
      “叮铃铃”“安小姐,你总算回来了,你弟弟打伤了我儿子,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呐……”
      “叮铃铃”“安老师,你回来啦,我正要找你谈谈,这连个礼拜,井枫上课要么不来,要么睡觉,作业一次也没交过……”
      “叮铃铃”
      …………
      一个小时内,电话铃响得没有停过,安茜已觉头昏眼花,脑袋胀得一个有两个大,她拔了电话线,坐在沙发上,深吸了一口气,回想自己从小到大,除了受北岛老师的照顾,似乎从来也没让谁管过,日子过得也相安无事。可小弟怎么就能在两个礼拜里惹那么多事。
      井枫在一旁见姐姐一直用手支着头,气都不敢喘一下。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
      “到我房里来吧。” 
      听姐姐的声音,井枫觉得更多的不是生气而是无奈,明知难逃一打,心里却存有一些内疚。
      “没什么要和我解释么?”安茜很想听听井枫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偷开我的车?为什么打人?凡事总得有个理由吧。”
      “啊?”井枫抓抓后脑勺,却怎么也想不出个可以减轻挨打的理由。
      安茜倒不是想给他什么机会,只是觉得凭她自己的个人经历是怎么也无法理解眼前这个问题儿童的所作所为。
      “说啊。”
      “他自己讨打。”井枫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在这个时候冒出这么句话,那不是自己讨打么。
      “你给我趴过去。”安茜终于恼了。
      这个时候,井枫哪敢有一丝违背,乖乖跪倒到床边,还没等他趴好,啪,啪,安茜已经拿皮带抽上来了,皮带可比尺子疼多了。
      “啊!”刚一抽上去,井枫就叫出了声。
      啪啪啪,安茜一刻不停的往井枫屁股上抽,就如同火山爆发,一刻喘息的时间也没留给他。
      “啊,姐,疼!”打了有二十来下的时候,井枫突然嚎叫了一声。
      啪,安茜没去理睬他。
      “啊,疼,真的很疼,我不行了!”才打了二十来下,按理说也不该疼成这样,但听到弟弟杀猪似的惨叫,安茜还是停了下来,把皮带放到了一旁,生怕真把他打坏了。
      这正是中了井枫的下怀,疼是固然,可自然也没疼到这般田地,姐姐的脾气他也算是摸出了点门道,稍许装一装还是有必要的,她舍不得真把自己打坏。
      “把裤子脱下来,我看看伤哪了。”
      “不用了,疼点没什么,你别再生我气就好。”嘴上说得是乖,心里还不知在打些什么鬼主意。
      “少贫,把裤子脱了。”安茜可没原谅那臭小子。
      “不要了,姐,我不好意思。”井枫又使出了老招。
      这回安茜可没依他……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摆乌龙当然是要付出代价的咯。)
      五、代价
      话说井枫对姐姐的个性倒是揣摩得不错,安茜的确是个容易心软的主,凡人稍有可怜之处,安茜必定心生怜悯。这点光在学校就看得出来,她班里的这帮学生,谁犯了点错,讨个绕,装个可怜,安茜必不追究。然而井枫那小子是知其一不知其二,安茜不仅心软,而且非常较真,她要知道打伤了你,能放心让你这么疼去么。
      “趴在那里不许动”井枫自知即将穿帮,却也不敢坚持。
      安茜先褪下了井枫的牛仔裤,然后轻轻拉下了他的白色内裤,生怕把他弄疼了。井枫的臀部就这么裸露出来,净白粉滑,圆润翘挺……
      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美丽的臀部显然是没受什么伤,只是微微泛了点红。
      安茜见状,从旁边拎起皮带就狠抽下去。
      “啊!”井枫都没来得及反应,皮带就抽到了自己的光屁股上,疼得跳了起来,他自知接下去会很惨,痛恨自己耍心眼,聪明反被聪明误。
      “我疼你,是让你来唬我的呀。”安茜本没那么生气,被弟弟这么一折腾,自己倒委屈地想哭。
      安茜平复了一下的自己的心情,“趴床上去。”
      井枫乖乖地趴到了床上,心里自然是害怕得要死,安茜在井枫的腹部下垫了两个枕头,屁股一下子就高高地撅了起来。
      “五十下,你自己给我数着。”安茜火上心头,打死那臭小子的心都有了。
      井枫一听,吓得哭了起来,“姐,我错了,我不该装,不该骗你。少打几下行么?”
      “你做错那么多事,不知道反省,在我这里浑水摸鱼,还敢跟我讨价还价。”安茜啪地一下就抽到了井枫高高翘起的臀部上,“我让你给我矫情,这下不算,给我数出来。”
      “啪”“一”井枫是叫出来的。
      “啪”“二”
      …………
      “三十”井枫早已泣不成声,喊得声音都走了样。安茜见弟弟的臀部已经是通红透亮,肿了起来,外加这哭声,自然有些受不住,可也绝不打算收回自己的话,何况这小子本身就欠揍,不让他受点苦,今后更不知会变本加厉到什么程度。
      可井枫哭得实在太伤心,安茜被他哭得心里发毛,觉得这么打个孩子是不是出手太狠了,于是把手中的皮带搁到了桌上,走到客厅,坐了一会儿。
      (本节未完,继续更新中。这节自己都觉得写得俗不可耐,基本是没有什么情节啦,大家随便看看吧。偶写的sp和论坛里的帖子比起来就像是小儿科,不过偶就是喜欢小儿科,神经太细,重量级的受不了哦)
      安茜在客厅里坐了大约有半个小时,井枫也不敢乱动,听他的哭声渐渐小了下去,安茜又回到房里,拿起了桌上的皮带。
      井枫见姐姐又拿起了皮带,眼泪哗啦啦地又流了出来,“姐,我知道错了,以后不敢了,以后真的不闯祸,不会骗你了,你今天就饶了我吧……”
      虽说看着可怜,安茜却没有搭话,还是抽了下去,但被井枫躲了一下,没有抽到。安茜没有多生气,只是把井枫放到了原来的位置,屁股高高地翘起,右手摁住了他的腰,硬生生再抽了他二十下。
      随着皮带噼里啪啦如雨点般抽到井枫已经红肿不堪的屁股上,那小子疼得直蹬腿,一个劲地哭,“姐,我以后不敢了……”(挨打那么不安分,换个人估计都要重新打过了)
      打完以后,井枫的屁股肿得厉害,几处都有瘀紫,安茜自是不想多看,看着心烦,心一横,也就恶人作到底,指了指床旁边的桌子,“站过去,把检讨写了,裤子不许提。”说罢就去洗澡了。
      洗完澡,安茜的火气都给冲没了,看到井枫还站在桌边写,再看看他一片狼藉的臀部,心里一酸,去给井枫拿了一件睡袍,替他换上。“回屋去吧。”声音已然柔和了不少。
      到了凌晨一点,安茜还没有入眠,总想去看看那小子,心想自己是怎般没用,打了他几下,就心疼成这样。犹豫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下了床,去了井枫的房间。
      井枫趴在床上,听见有动静,回头看了一眼。
      “怎么那么晚还没睡?”安茜见他睁着眼,打开了灯。
      “疼,睡不着。你呢?”井枫是明知故问,最好姐姐说是担心他。
      “我起来上厕所,顺便来看看你。”安茜撒了个小谎,然后回房里拿了点化淤的药膏。
      安茜拉开了盖在井枫身上的被子,轻轻地掀起睡袍,从腰际一点点替他擦试药膏。
      “疼的话吱一声。”其实安茜擦得特别小心。
      “姐,你现在是不是特气我?”井枫看着姐姐,眼睛里泪汪汪的,其实他刚还有一肚子的委屈,埋怨姐姐出手这般重,只是越想越觉得自己理亏。
      “小枫,你十六岁了,不是小孩子了,怎么那么没有自控能力,哪能老是靠人管着?我十六岁的时候都一个人在美国读大学了,什么事情还不得靠自己。”安茜说这话的时候觉得自己突然 到了妈妈,自己才大井枫四岁,可他还全然像是个不懂事的小孩。
      “姐,你以后有我,不用全靠自己了。”这小子的思维可不是一般的跳跃,自己的事还没反省好,倒可怜起了安茜。
      安茜替井枫擦完药后,帮他盖上了被子,刚要起身,被他一把拉住,“姐,再陪我一会儿吧。”
      “你以为就你明天要上课呀,我也要上班的。”安茜要走,可那小子却死活不肯放手。
      “姐,我疼。”可怜巴巴的眼神,没办法,安茜只能又坐到了他的床边,轻轻替他揉着屁股,哄他入睡,井枫觉得格外温暖和舒心,似乎被这么痛打一顿也值了,很快就睡着了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4
    • 7
    • 0
    • 16
    • 2.2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kx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MyAccount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十三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616514580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小黄鸭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