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大哥哥被弟弟打屁股

      (这次给大家发福利,免费)客厅里,一个初中生模样的男孩面对着墙壁,在门口附近跪着,全身上下一丝不挂,红肿的光屁股明显是刚刚挨过处罚,男孩身后,一个小学男生手握发刷,神情严肃地监督着男孩。初中生叫小海,今年14岁,初二,在班里成绩一般,但是和班里同学相处融洽,不论是品学兼优的尖子生还是机灵好动的混混,他都能玩得来。手握发刷的男孩是童童,小海的弟弟,今年9岁,小学三年级,和哥哥相比,童童的成绩在班里出类拔萃却不善交际,时常受班里的坏孩子欺负,不过这事在期中的时候被小海知道了,便叫同班同学把几个欺负童童的孩子叫到一起,逼着他们脱光了衣服裤子互相打对方光屁股,打到红屁股效果满意了,小海才放他们走,之后也就没再听童童说过在学校里遭人欺负了。小海喜欢打屁股,在学校对付欺负童童的孩子的时候,他便依着自己的爱好选择了惩罚方式,看着几个小学生各自把对方的光屁股打得红红火火,小海心里不断告诉自己,是在做一件正义的事,帮助了受欺负的弟弟,也让不守规矩的坏孩子有了教训,自己也能跟着满足一下欲望。不过比起打别人,他更喜欢被人打,在正义的惩罚过去了三四个星期后,周末下午,父母都去上班,留下兄弟俩在家里做功课,小海的爱好又开始在心里发作,家里只有兄弟俩,他也有无数次幻想过自己被弟弟打屁股教育的场景,但是也只是止步于内心的意淫。小海来到童童房间,站在门口看着正聚精写作业的弟弟,脑海里又开始构思起了自己是如何脱光了趴在弟弟的腿上被一下接着一下拍打着光屁股,又是如何低声下气地求饶服软以求原谅,下身的小肉棒早已经抽搐着膨胀起来顶着短裤,晶莹的液体从马眼流出,像墨滴一样在浅蓝色的短裤上染出一个不规则的圆形,圆的直径在慢慢的扩大着… “哥哥?”稚嫩的童声把小海从幻想拉回现实,童童早已经发现了站在门口的他,看着自己的丑态,小海第一反应便是转身回避。“哥哥怎么啦?”稚嫩的童声继续追问着。“没事。”此时的小海早已语无伦次,半晌才憋出了句话,“之前那几个同学,在学校还有欺负过你吗?”“没有啦,哥哥上次帮我教训他们之后,他们不但没有再欺负我,现在还带我一起玩来着。”“嗯那就好……你知道你知道我上次是用什么方法教训他们的吗?”问出这句话,小海也是鼓足了勇气。“不知道,我问过他们,但是他们不肯说。”“嗯。”小肉棒已经缓和得差不多了,小海转身走进童童房间,坐到床沿,“其实就是让他们三个人,互相打对方的光屁股而已啦。”童童不可思议般的张大了嘴,兄弟俩从小就被教育要有羞耻之心,自然是不会在外人甚至是对方面前露出私处,“哥哥这么厉害,这个处罚太可怕了。”“童童有没有打过别人的屁股?”“没有啊,打屁股应该会很疼吧,而且还要脱裤子,太羞了,谁愿意让别人打啊”“那你想试试吗?”“怎么试?”童童还是不理解,他怎么也无法想到自己的哥哥正是喜欢被别人打屁股羞辱的那类人。“就是你我的光屁股。”小海说出这句话时既兴奋又紧张,语气中带着微微的颤抖。“为什么要打哥哥的光屁股?哥哥做错什么了吗?”童童一连串的提问让小海难以启齿,但是下身又开始有了反应,“因为哥哥喜欢被人打光屁股,或者被人羞辱,只是喜欢,并没有犯错,如果童童愿意,哥哥可以被童童打光屁股,但是不能跟爸妈说。”童童盯着哥哥红扑扑的脸蛋看了五秒,“好吧,这个我可以帮哥哥。”童童答应了,在他看来,哥哥平时很疼他,还帮他教训了欺负人的同学,既然是哥哥喜欢,那满足下哥哥的要求也无所谓。“就在我房间里玩吧。”“嗯,好的。”“那哥哥先把衣服裤子都脱了吧,我去哥哥房间找找有没有可以打人的工具。”没等小海回答童童就一溜烟跑了。童童的房间里只剩下小海,脱去短袖后,全身就只剩下那条画着圆的浅蓝色短裤了,刚才的对话早就已经让小肉棒变成了小铁棍,要不是一直用手遮着早就被童童发现了。虽然等下要光着屁股挨打,但要是脱了裤子,弟弟进来看见自己硬挺着的鸡鸡……小海可不想童童这么小年纪就知道这么多事,索性闭着眼睛努力分神,可脑海里只充斥着挨打和求饶的场面,小鸡不但没有软下,头反而抬得更高了。“哥哥怎么还不脱裤子?”小海睁开眼,童童已经站在他面前了,手里拿着从他房间里搜刮出来的工具:一只黑色的人字拖,一只乒乓球拍还有一根30cm的钢尺。都是小海日常的生活用品,钢尺是上课用的,但家里没人的时候,偶尔也会拿出来DIY看着童童拿过来的工具,小海知道小铁棍一时半会是软不下来了,便站起身,将双手拇指插进裤腰里,慢慢把短裤褪下,松紧带撩过坚硬处,仿佛怕没人发现它一般,使劲地拨动了几个来回。小铁棍的目的达到了,童童盯着哥哥的小鸡张大了嘴,“哇,哥哥的鸡鸡好大啊。”“嗯是因为因为要被童童打屁股所以很兴奋才会这样。”小海说着,小铁棍跟着点头抽搐着。童童还是无法完全理解,被打屁股鸡鸡就会变大,在他的认知里,打屁股只能跟羞耻和疼痛搭上边,兴奋是无论如何都没有的。小海已经全部脱光站在童童面前了,双手放在大腿两侧,没有一丝要遮挡私处的意思,任凭童童紧紧盯着他的鸡鸡。童童走回书桌椅上坐好,“哥哥先趴我腿上打吧。”第一个姿势就如此羞耻,小海像犯了错的小孩一样趴在弟弟的大腿上,趴好后,两人调整了下姿势,小海不算高不到一米六,童童发育还可以但也还不到一米四,20cm左右的身高差,让这对主被看起来特别有趣,小海趴上去那一刻,铁棍就再一次渗出晶莹的水珠。书桌上的作业早已被收拾干净,取而代之的是三样惩罚工具,童童伸手从书桌拾起一样,啪啪啪,沉闷又轻巧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当工具接触到小海的臀部时,他能明显感受到工具表面粗糙的纹理。“哥哥猜猜这个工具是啥,猜错了要加罚哦。”童童带着些嬉闹又有几分得意的语气问着,没有训诫文里那么严肃,可这挑逗的语气加上年龄差,早已让小海欲罢不能。啪啪啪,“拖鞋。”小海边接受着拍打边应着话。啪啪啪,“嗯,哥哥还是挺聪明的,下一题。”啪啪啪,“打哥哥光屁股的这只拖鞋,是左脚的还是右脚的呢?”这下就真的把小海问住了,只能随便蒙了个,“左脚。”啪啪啪。“错了哦哥哥,这次是右脚啦。”童童将拖鞋递到小海面前让他确认下自己没有撒谎,“哥哥先把鞋叼着吧,不能掉了哦,还有等下要记得加罚哦。”小海张嘴咬住了人字拖的一根鞋弓,这是他身体的感官部位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接触拖鞋,隐约还能闻到鞋子上散发出来的刺鼻气味。啪啪啪,童童用手掌继续掌掴着哥哥的光屁股,打几下便停下来,摸一摸臀部和大腿的连接处,捏一捏哥哥挺拔的臀峰上的肥肉,偶尔越界侵犯下会阴,但是蛋蛋和鸡鸡他却不敢碰,哥哥只说了打屁股,鸡鸡和蛋蛋没有说可以玩,童童也不好意思提要求。掌掴差不多到了五十多下,童童觉得手打自己有点吃亏,小海的光屁股也已经泛着红晕,便招呼着哥哥起来并将嘴里的拖鞋取下,指示他到自己的床上平趴着。童童拿着乒乓球拍坐到了床边,一只手摸着小海的光屁股,“哥哥,接下来可能会比较疼了哦,你要是受不了就和我说。”“嗯,没事,我可能会叫会求饶,但是你不用管,如果实在受不了我会起身的。”弟弟贴心的问候,让小海更加想被他奴役了。啪啪啪,乒乓球拍的声响也有些沉闷但比起拖鞋多了些厚重感,疼痛程度也超过了拖鞋。啪啪啪,啪啪啪,打了几下,小海便开始哼哼起来。啪啪啪啪啪啪又接连打了十几下,小海已经在床上扭着光屁股想缓解疼痛,手里紧紧抱着童童的枕头。啪啪啪,“啊,疼,轻点童童!”啪啪啪,“哥哥这就受不了啦?待会儿还有戒尺呢。”啪啪啪,“轻点,轻点,求你了童童!”啪啪啪,“哥哥这么不经打的,要打就要重重的打,不然就没意义啦。”说着又加大了力度。啪啪啪,“啊啊啊,别,童童,求你了,我以后听你话,什么都听你的。”啪啪啪,“哦?哥哥是要怎么听我话啊?”啪啪啪,“啊啊啊,轻点,求你了,以后我犯错了童童可以罚我,像这样处罚我。”啪啪啪,“还有呢?”啪啪啪,“啊啊啊,还有还有我的光屁股、鸡鸡,只要童童愿意,我的全身都可以给童童玩,我以后就是童童的仆人,什么都听童童的吩咐。”这话使得童童已经挥起来的球拍久久没有拍下去,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打人的乐趣,只要下手重一点,就算是平时可以帮他对付班里坏孩子的哥哥,也得乖乖求饶听话。“这是哥哥说的哦,哥哥以后就是我的仆人了,哥哥的身体我也可以随便玩。”“是我以后都听童童的话,我的身体也是童童的玩具,你想玩哪里都可以。”“鸡鸡也可以?”“可以。”小海说着从床上侧起身子露出私处,原来的小铁棍因为疼痛的原因已经躲起来了,半硬的肉棒倾斜地滑落在大腿上,两坨蛋蛋也紧紧绷着。童童伸手轻轻摸着哥哥的小肉棒,或用小手一把握住,或轻轻将包皮褪下,肉棒在童童手里有了些许反映,但是还没有一开始那么坚挺,这一点童童很不满意。“哥哥的鸡鸡没有刚刚脱裤子的时候那么大了诶?”见小海半天没有回应,童童又接道:“看来是打得不够,还得继续打。”说着命令小海起来跪撅在床上,双腿分开,这样一来,既能打到哥哥的光屁股,又能从两腿中间看到鸡鸡的变化。啪啪啪,钢尺开始伺候着光屁股,小海平时也有用过钢尺DIY,但被别人用来打他还是第一次,疼痛感相比DIY,不知道要多了几个级别。“啊啊啊,童童轻点,钢尺太疼了。”啪啪啪,光屁股随着疼痛自觉地扭动着,胯下的两颗小蛋也跟着左右摆动起来,童童盯着这个摆钟一样的酮体已经完全入迷,哪还听得到哥哥的求饶。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一阵急促的抽打和叫喊声过后,童童终于回过神了,看着眼前的哥哥撅着红的发亮的光屁股,眼角挂着一丝泪花,带着哭腔求饶着,童童心里突然有些不好受。“哥哥,对对不起,是不是我下手太重了。”“没有,童童打得很好,下次还想被童童打呢。”小海回过头,眼里泛着泪花却依然笑着望着童童。“就像刚才说的,我以后什么都听童童的,我考试成绩不好或者犯错了,童童都可以罚我,包括我的光屁股和鸡鸡,童童想玩也都可以玩,但是不能和爸妈说。”“嗯嗯。”小海的话解开了童童的心结,“哥哥的鸡鸡真的是要挨了打才会变大嘛?”说着一把揪住了已经现身的小铁棍。“啊,是的,被羞辱或者被玩弄,我的鸡鸡才会变大。”“对了,刚才猜错的加罚还没有罚呢,既然是拖鞋猜错了,那就打脚心好了,哥哥是猜错了那只脚呀?”“左脚。”小海说着,继续跪撅着将双腿分开露出脚心领罚。“既然是左脚猜错了那就打左脚脚心好了。”说着坐回到了床上,一只手依旧揪着鸡鸡玩弄,一只手拿着钢尺开始抽打小海的脚心。啪啪啪,“啊,谢谢弟弟。”啪啪啪,“谢我什么呀?”啪啪啪,“谢谢弟弟打我的脚心,啊啊啊。”啪啪啪,“还有呢?”啪啪啪,“还有….还有玩我的鸡鸡。”“哈哈哈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哥哥这么低声下气的样子,好了,先起来吧。”惩罚算是告一段落了,小海起身休息了五分钟。“哥哥,接下来是下半场哦,你先去客厅门口那里跪着面壁下吧,等下再跟你说惩罚项目。”这个是小海预料之外的,但既然弟弟这么有兴致罚他,那小海肯定是求之不得了,便起身来到客厅里跪好面壁。童童还在房间里继续鼓捣了一阵子才出来,来到客厅先是从鞋柜里拿出爸爸平时刷鞋用的鞋刷,然后站在背后监督着光着红屁股的哥哥

    • 2
    • 0
    • 0
    • 1k
    • 风格anan001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