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毕业生7

      好的。”宋洋居然爽快地答应了。

      她走到窗台前面,伸手要拉上窗帘,却被陈松制止了。宋洋只好背过身去,解开裤带,缓缓地把黑色紧身裤褪下,直到大腿中部,然后上身前屈,双手扶着窗台,将丰满的臀部向后撅了起来,顿时一种纸醉金迷的气息充斥着整个房间。

      “裤衩儿也脱了,光着屁股!”陈松不容置疑地继续命令道。

      宋洋根本无法抗拒,只好把紫罗兰色的三角内裤从臀上除去,这样女人从腰际到股间已经一览无余了。她上身还穿着放风筝时的那件印花V领女士紧身夹克衫,紧身裤缠在结实笔直的大腿上,丰满的大屁股纤毫毕现地裸露在林洛和陈松的目光之下,显得既狼狈又可怜。

      陈松把腰带解下来,折成四折握在手中,站着宋洋身后,完全无视林洛的存在,挥起皮带照着宋洋的大屁股就开始抽打起来。一皮带下去,美熟女雪白粉嫩的大屁股立刻被抽出一道与皮带同宽的鞭痕,宋洋疼得“哎呀哎呀”地叫唤。

      陈松一边用皮带抽打着宋洋的屁股一边还不停地问道:“宋洋女士!这屁股炒肉的滋味怎么样啊?”

      “疼!”宋洋撅着光屁股一边挨打一边还得回答着陈松的问题。

      “哪里疼啊?”

      “屁股疼啊!”

      “知道屁股为什么疼吗?”

      “因为正被陈松同学用皮带惩罚!”

      “为什么要被惩罚?”

      “因为我和周海生校长偷情,破坏了周校长的家庭!”

      “你说你应不应该被惩罚?”

      “应该啊!阿姨的屁股就该打!打烂阿姨才高兴!使劲抽,抽得越重阿姨越受用!”

      “下次如果再和周海生乱搞,我就抽烂你的老贱逼!让你干不成美事!”

      “对,陈松同学说得对!我要是再管不住自己的老贱逼,就请陈松同学抽烂我的老贱逼,免得再害人!”

      陈松毫不怜香惜玉地在宋洋的屁股上反复抽打,圆润丰满的大屁股已经紫肿成一片,而宋洋却依然老老实实地撅着屁股,让陈松卯足力气抽打自己的臀部,口里还不停地呼喊着:“哎呦!抽得好!哎呦,这下过瘾啊!哎呦!太舒服啦!”

      林洛已经彻头彻尾明白了所谓的主题服务意味着什么,同时也丧失了用言语和行动打破现场气氛的愿望。方才还和自己一起共进午餐的高中男生,此刻已经变成一个疯狂的恶魔,就在自己面前,像赶牲口一样,用皮带狠狠抽打一位成熟女性赤。裸的臀部,单纯善良的面目已经变得狰狞!他在用这种极端变态的方式发泄着自己的欲望,而这个男生可能还未满十八岁啊!

      陈松用皮带在宋洋的屁股上连续抽了五分钟,把她打得屁股开花,涕泪横流,嗓子已经喊得破音,这才收手,他对一旁呆若木鸡的林洛道:“哥哥,你也来试试啊?”

      “不用了!”林洛礼貌地谢绝了。

      “客气什么,闲着也是闲着,玩玩儿呗!”

      “刚吃完饭不爱动弹。”林洛努力表现出成熟和世故的一面。

      “那好吧,老贱货,今天就便宜你了,上墙角蹲着去,晚上我回来给你签字,签非常满意!”

      “谢谢陈松同学对我的惩罚!”

      宋洋如释重负地站起身子,艰难地挪到墙角,依然不敢提起裤子,光着屁股,双手抱头,缓缓地蹲了下去,从她脸上近乎扭曲的表情来判断,下蹲时屁股火辣辣的疼痛着实让她痛苦难当。好在她咬牙忍住了,额角豆大的汗珠不停地滚落下来。

      “下午我出去参加训练,你要不要看看?”陈松问林洛。

      “带我去方便吗?“

      “没什么的,你想去就可以去。”

      林洛心想,别看陈松年纪小,但是对于这个培训中心,他比自己要熟悉得多。自己也没什么事情,手机都随身带着,有急事培训中心的人应该能联系到自己,于是就答应了。

      “那我就跟你一起去看看吧!”

      二人来到操场外围的塑胶跑道上,午后阳光温暖地照耀着大地,小草吐露着芬芳,天空蓝得清澈透明,沁人心脾的环境让林洛感到有些醉氧。

      陈松已经换上了耐克运动服,胸前挂着口哨,俨然一副教练员的打扮。只见他看了看手表,然后吹了三长一短四声口哨!哨音非常大,几乎整个培训中心都能听见。

      接下来的三分钟里,林洛发现,从各个庭院的客房里面,陆陆续续一路小跑着出来了几乎不下二十个女人。这些女人们都是听到哨声后到操场报道的。她们的年纪看上去大多在20岁到40岁之间,虽然气质和穿着各异,但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都是百里挑一的美女。对于林洛而言,他无心鉴赏这些美女,最让他关心的是美女部长韩洁的下落。

      女人们到了操场后按照身高自动地排成了两队,面向林洛和陈松站好,表情都非常严肃庄重。陈松就像指挥官一样,对着女人们说道:“报数!”

      训练有素的女人们从头至尾依次报数,一共正好是21人。林洛面对着这些女人仔细观察,发现其中并没有韩洁的身影,但是一个熟悉的面孔还是映入眼帘。那不正是昨晚在天上人间遇见的徐敏老师吗?阜成路中学的高三年级组长,她怎么也来到这里了?听陈松说他是阜成路中学的学生,按理说应该认识徐敏老师,可是眼前的场面让人怎么看都觉得陈松反倒是徐敏的老师。

      “立正!”

      “稍息!”

      “立正!”

      “稍息!”

      “向右看齐!”

      “向前看!”

      “原地踏步走!”

      “都给我精神点!中午没吃饭吗?还是屁股板子挨得太少了?”

      “说你呢,听见没有?还看别人?说的就是你!”

      “立定!”

      “来来来!第二排第三个学员给我出列!”

      林洛看到一个穿着修身白色职业套装,脚穿系带高跟鞋的女士优雅地走出了队列,从她脸上从容不迫的表情和优雅的走路姿势来看,此人一定是受过非常好的职业礼仪训练,那种优雅大方的气质让她显得与众不同,当然脸蛋长得也是非常漂亮。

      陈松一点也没有被这位女士的气场所震慑,而是厉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哪个单位的?”

      “厉春燕,铁路卫视时事频道节目主持人兼记者。”女人坦然地回答道。

      “看来她的气质与身份地位完全吻合。“林洛心中暗想。

      “你中午没吃饭吗?怎么没精打采的?”陈松问道。

      “中午吃得很饱,所以很精神。”女人坦然地回答道,很显然她没把这位高中生教官放在眼里。

      陈松见厉春燕说话绵里藏针,感觉自己的权威受到了莫大的挑战。于是用更大的声音喝道:“胡说八道!”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厉春燕依然平静地回答着。

      “我说什么,我说,我—”

      陈松气得一时有点接不上话来,厉春燕脸上露出鄙夷的笑容。

      “你、你这个学员好没有礼貌!”

      “你这个教官好像也不合格啊!耍威风也要适度,别玩得太过了,差不多就行了。我没工夫陪你了,你们慢慢玩。”说完厉春燕转身离开。

      “你给我站住!”

      刚开课就有学员不给面子离开,陈松的脸有点挂不住了。可是厉春燕就像没听见一样,径直一个人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陈松有心去拉厉春燕,但是又怕会造成更大的没面子,于是就骂道:“你等着吧,我会让你的屁股开花的!”

      剩下的二十个女人都没有说话,静静地在原地等着陈松发号施令。

      陈松清了清嗓子,对众人说道:“方才那名学员我们不要向她学习,我保证,她会为她方才的举动后悔的,她一定会受到最为严厉的惩戒!现在我们开始训练!”

      陈松站在排头,引领着队伍绕着操场开始慢跑,女人们穿什么鞋子的都有,因此跑着跑着,队形就散了,到了第三圈的时候,基本上就有人掉队了。陈松吹哨示意大家停止。然后把众人重新集合起来。

      “立正!”

      “稍息!”

      “方才掉队的那三名学员出列!”

      三个女人气喘吁吁地走出了队列。

      “报上名字来!”

      一位穿着粉色衣服,三十多岁的高大女人回答道:“东北大区销售员郭颖!”

      郭颖身边穿橙色衣服,年龄比郭颖略长,同样身材高大的女人回答道:“东北大区销售经理韩冬梅!”

      韩冬梅身边穿蓝色衣服的年轻女孩儿回答道:“东北大区企划部职员刘佳琦!”

      陈松装模作样地用目光审视了三个女人一通,然后开始训话。

      “你们三个是怎么回事啊?总掉队?难道你们是猪吗?吃饱了就跑不动?”

      林洛发现这三个女人虽然年龄各异,但是体态都很丰盈,说她们是猪确实还有那么点意思。

      “你们都是因为什么来这里受训的?给我讲一讲,先从你开始!”陈松用手指了指郭颖。

      郭颖站在比自己还矮半头的高中男生面前,简要讲述了自己来京郊培训中心的原委。

      其实过程再简单不过,郭颖负责东北大区几个重点客户的销售工作,到了年终考核时,她的顶头上司韩冬梅发现郭颖有拿回扣的嫌疑,这在垄断型国有企业里是非常普遍的现象,因为行政垄断导致供求关系不平衡,造就了畸形的卖方市场,业内的潜规则是给销售人员销售金额5%的回扣,但是韩冬梅发现郭颖并未按照潜规则给自己返点3%,而是全部自己独吞,于是乎大为光火,不仅在销售人员年终总结大会上批评郭颖在开拓新客户方面进展缓慢,还按照《东北大区销售人员绩效考核奖惩条例》的规定,决定对郭颖进行业务退出的惩戒,这无异于堵死了郭颖的来钱道。郭颖当然也不是省油的灯,到处搜罗韩冬梅XX公款的证据,上总部纪委举报,后来经过初步调查,郭颖和韩冬梅都有亵渎职务廉洁性的行为,按照规定都应当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两人得知消息后顿时都傻了眼,这年头上哪找这么好的工作啊?要移送司法机关岂不是连前程都毁了。经过多方奔走,中间人给两人传递了信息,说总部纪委有个孙总,实力和背景深不可测,连公司老总都忌惮他三分,这个孙总有个特殊的嗜好,就是打女人的屁股,但也不是谁的屁股都打,必须得是让他看得过眼的女人,好在孙总看了郭颖和韩冬梅两位风韵犹存的东北美妇的资料后,感觉还可以,如果二人愿意接受孙总打屁股惩罚的话,孙总可以帮忙解决二人其他的问题。

      得到中间人传递的信息后,一开始两个人都是拒绝的,虽然在职场上彼此是敌人,但是在这个问题上,女性固有的矜持还是一致的,毕竟两个三十多岁的成年女人,因为工作原因,要被人用打屁股的方式惩罚,其羞耻是让人难以接受的,可是经过反复思考和中间人的劝说,再加上这份工作本身的魅力和前期投入的成本,二人相继妥协了。最终郭颖被以销售指标没达成为由,打了五十大板,韩冬梅作为主管人员,负有领导责任,被打了一百大板。两个女人就在公司总部的三号惩戒室,同时褪下裤子,露出外人很难轻易看到的臀部,结结实实地里挨了一通屁股板子,两个丰满的大屁股被打得姹紫嫣红,相映成趣。随后二人又被安排到京郊培训中心进行所谓的脱产培训。

      而刘佳琪却非常倒霉,她本是韩冬梅家的远房亲戚,音乐学院毕业后一直没有正经工作,后来花了二十万块钱通过韩冬梅的关系,经过运作进入了东北大区企划部,工作干得倒也顺利,可是偏偏一不留神参与到郭颖和韩冬梅之间的职场斗争中,韩冬梅无非让她整理了一下郭颖收取客户回扣的材料,可是这么一件小事居然被刘佳琪当时的男朋友冯斌知悉,后来刘佳琪和冯斌闹分手,冯斌觉得憋气,就把刘佳琪给郭颖整理黑档案的事情告诉了郭颖,郭颖当然不会善罢甘休,就通过调查,把刘佳琪利用韩冬梅的关系进入公司工作的事情也给捅到了总部纪委,后来就和韩冬梅的事情一起并案处理。结果刘佳琪也面临了与郭颖和韩冬梅同样的艰难抉择,简而言之一句话:“要屁股还是要钱。”如果要屁股,主动退出公司,一切万事大吉。如果要钱,那就是重打三百屁股板子,这还是中间人经过多方斡旋后的结果,要不然行贿20万元,按照孙忠群的标准,最起码六百大板起。刘佳琪实在舍不得这份花钱换来的工作,经过反复的思想斗争,她毅然决定勇敢地接受这三百板子的惩罚,好在自己年轻,才24岁,今后在公司的日子很长,忍一时之痛换取长期的铁饭碗也是值得的,最可恨的就是自己错误地交往了冯斌这个人渣男友,害得自己受皮肉之苦。当倔强而又自我的刘佳琪在总部3号惩戒室掀起裙子,双手扶墙,露出那娇羞而又不失丰满的臀部,咬紧牙关一下又一下地挨板子的时候,她除了感到屁股上撕裂般的疼痛之外,还担心自己被打屁股惩戒的事情万一走漏风声,让前男友冯斌知道,冯斌会做何感想?即使事后被发配到京郊培训中心受训,她的担心仍未解除,梦中时常浮现身后冯斌恶毒地盯着自己伤痕累累的臀部窃笑不止的情景。

      陈松听完三人的简要介绍,点了点头,似乎对这种事情已经司空见惯,于是说道:“你们这些学员来到这里受训,就是要端正思想,使自己从过去错误的阴影中走出来,重新建立起健康向上的人格。”

      听陈松说得头头是道,林洛心中暗自骂道:“其实最需要重建人格的就是你这种小小年纪就极端变态的人!”

      “你们三个方才掉队了,我就罚你们三个给我原地蹲马步,蹲到我允许你们动弹的时候为止!如果姿势不标准,我就踢你们的屁股!明白不明白!”

      “明白!”三个人异口同声地回答。

      “再大声点!”

      “明白!”

      “明白就赶紧去做!”

      郭颖、韩冬梅、刘佳琪三个女人只好在众人面前,头顶着午后的烈日,蹲着马步,双手抱头,接受着残酷的惩罚。不到一分钟,韩冬梅就有点站不住了,毕竟她已经四十岁了,在销售经理的位置上,养尊处优多年,哪里受过这份罪?陈松见韩冬梅要蹲不稳,上前抬起一脚重重地踢在韩冬梅的屁股蛋子上,人们就听见“砰”的一声!这一脚把韩冬梅踢得向前踉跄地走出五六步,差点没摔倒。

      女销售经理韩冬梅狼狈地站起身来,咬牙忍着臀部的剧痛,强压怒火,不敢有任何怨言,又回到原来的位置,双手用力抓住染成栗色的干练短发,继续蹲马步。

      郭颖和刘佳琪见到韩冬梅在众人面前被陈松结结实实地踢屁股,本来已经快要崩溃的状态立马得到缓解,她们知道如果蹲不稳的话,自己的屁股也会和韩冬梅一样的下场。哪知她们的想法大错特错,陈松就像一个足球运动员一样,站在三个女人身后,看谁不顺眼就飞起一脚,踢在女人们挺出的臀部,郭颖挨了一脚以后回头下意识地瞪了陈松一眼,陈松拉着长声道:“就是看看你站得稳不稳?要是站得稳的话,挨了这一脚身子就不会晃动。”

      郭颖心里气得不知该说什么好,这分明就是消遣自己啊!

      刘佳琪也好过不到哪去,陈松就像主罚定位球的球员一样,退后四五步,经过短暂的助跑,来到刘佳琪身后,抡起右腿,照着刘佳琪的屁股和大腿相交处就是一脚,刘佳琪像球一样被踹出十几米远扑倒在地,陈松放声大笑!

      “这就叫无敌腚根脚!让你们也长长见识!”

      刘佳琪趴在地上半天没起来,挨了三百大板后,屁股本来就已经不堪一击,方才这一记腚根脚差点没把自己中午吃的东西给踢出来。刘佳琪“哎呦”、“哎呦”地呻吟着,捂着屁股就地翻滚。林洛连忙上前把她搀扶起来,美女面目表情痛苦万分,秀眉紧蹙,娇喘不止。

      陈松依然冷酷无情地说道:“看来还是缺少锻炼,下盘根基不稳。看看你怎么样?”接着又开始踢郭颖的屁股,郭颖用尽全身力气把大屁股尽量向后挺出,哪知陈松这一脚正好缓缓地蹬在郭颖的屁股上,这样一来郭颖实在站不住了,一个大马趴扑倒在地。陈松又是一阵狂笑。

      这时刘佳琪稍微缓过来一点,看到林洛扶着自己,脸一红,连忙忍痛站起身来,回到原位继续撅着屁股蹲马步。

      陈松踢够了之后,又装作语重心长地对三人说道:“你们三个现在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没有?”

      三个女人已经无法再承受这非人的折磨,异口同声地回答:“认识到了!”

      “认识到了就好!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嘛!好了,看你们表现还可以,赏赐你们每人一个火箭撺腚,然后归队!”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0
    • 3
    • 0
    • 3
    • 562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16640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5588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