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青茫

      十月的秋季,已然转凉。深夜,路边一排排房屋,一丝微光闪烁着,弱不禁风似得,仿佛一眨眼便会被秋风吹灭。房屋里只有电脑散发着微光,画面是“快乐大本营”,主持人积极的说着营造的气氛,不断地说着笑话,电脑对面的人却面无表­情的看着,听着,想着。思维却想着一周前的一幕幕。

      “我,我们分开吧”

      “好”

      “你有对我认真过吗,哪怕一丝”

      “圈子就是游戏,游戏结束就是关系的终结,我不会付出真的感情,我们的游戏结束了”

      “好,再见,一个大大的笑脸发过去”

      ………

      关掉视频,看了眼表,依然凌晨三点,已经一周了,每天都这么百无聊赖,每天便是吃了睡,看娱乐八卦,当初的画面一幕幕不断的在脑中闪现,心中一阵阵苦涩。游戏么,是啊,游戏。很想歇斯底里的大叫,却连说话都是苦的。轻轻一笑,叹道,游戏便是游戏,再不会投入感情,这种刻骨铭心再也不要体会第二次,拿起桌上的咖啡一饮而尽,似是要把以前的种种回忆一饮而尽。

      清早,阳光洒进房中,懒洋洋的伸了伸懒腰,习惯性的拿起手机,环顾四周,房间很小,大约三平方米,一张床,一个书桌,一个衣柜。简简单单,有只书桌上堆着一堆的漫画书,故事会,和价值不菲的电脑。

      忘了自我介绍我叫步柒,人称“阿步”,情感失意大学生,乐观向上,与人合租两室一厅小房屋。当年误入圈中,潜水多年,终于决定出山,却发生着上述的“游戏”事件。真可谓是出师不利。

      “叮…”,QQ闪烁着。

      “阿步,要不要出来吃饭,这周天天迟到早退,不是我们步步的风格呀”

      发此信息的不是别人,正是本人好朋友之一,“饭团”,据说是她当年以10岁之龄,吃了二十二个饭团,震惊全家,得此之名。

      “好啊,想吃什么,说吧”

      “待我想想,上次那家西冷牛排不错,我们去哪家啊”

      看到这段,我眉毛一挑.”大饭团,牛排好吃是好吃,你得为我的下半个月的伙食考虑,一顿下去,我得吃大半个月的面条。”

      ……

      最终,在饭团的撒娇攻势下,我被迫勉强不情愿同意了。

      到了餐厅外,不得不感叹这果然不适合我,不同于一般餐厅的热闹,略显冷清,从外到内的装修都尽显简约。不远处,看到了大饭团缓缓走来,眉毛不自觉的跳动,因为我看到,我最最亲密的朋友,大饭团同学,是穿着紧身礼服,拿着小包缓缓向我走来。

      “同学,你是参加婚礼吗”,我嘴角不住的抽搐。

      “嘿嘿,吃好吃的呢,一定要穿着恰当,尤其是和我的阿步吃饭,更要穿的好看,我可是挑了好久呢,好看吗?”,说着,原定转了一圈。

      不得不说,饭团虽然叫饭团,身材却是极好的,接近一米七的个头,微微有些婴儿肥的脸庞,却显得天真可爱。

      “好看,不过,我是不是太随意了.”看了看子自己的格子衬衫,牛仔裤,略脏的帆布鞋。

      “不会啦,这样子才能彰显我的高贵优雅,走啊,今天你请客。”说着便不顾满头黑线的我,拉着我的手朝餐厅内走去,她的手软软的,那是一双不论我在多么不如意的时候,都拍着我肩膀,不断安慰着我的手,她是在无数日日夜夜陪伴我的人。哪怕是在此时,也是她察觉到我的失落,约我出来

      “哪次不是我付钱”,小声嘟囔着……

      “你说什么”饭团斜眼瞪我。

      “没,没什么,我说,请你吃饭好愉快”

      她这才开心一笑,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向餐桌。

      看着菜单,我的心脏已经不能再平静下来,上面的价格吓得我一颤一颤的快速合上菜单,怕再看下去心脏病会突发。

      “怎么不看了,你吃什么”饭团问道

      “不用了,沙拉就行,我最近减肥。”我无奈的说道

      “哦,好吧。”

      按了餐桌上的点餐铃,我拿起手机玩起了合金弹头,觉得的业界良心游戏,我也算个中高手,自己不由得想到,在这个游戏中,输掉了还能重新开始,可是,有些游戏再也不能重头再来。

      “您好,请问需要些什么”

      听着这个声音,玩游戏的手指停了下来,抬起头,看到那个熟悉的面庞。是她,本想着结束了,不会再见,没想到。我俩的四目相对,谁都没有说什么,想问一问,还好吗,有没有对我有一丝想念,你可知没有你的日子是多么难熬,是多么苦涩。

      “请问需要什么”她微笑的重复说道。将我拉回现实,动了动嘴,却什么都没有说出

      “我三文鱼沙拉,奶油蘑菇汤,菲力牛排,布朗尼蛋糕,奶香绵绵冰,摩卡,她就要一个田园最便宜沙拉。”饭团一本正经,强忍笑意的说道。

      “好的,请稍等。”她淡然的说道。

      “等一下”我不知所措的说。

      “还有什么需要吗”

      望着她的眼睛,没有一丝波动,我们之间真的没有感情吗,即便是再见也无话可说。算了,就这样吧。

      “没什么,谢谢”剩下的也只有无比的失落。

      看着对面饭团优雅的吃着她的大餐,不断地和我说笑,我也只是应付着,心思全在她身上。她叫文乐,我们相识在三个月前,随着一次次的谈天说地,最后确认彼此的身份,一切看起来那么自然,那么水到渠成。我们只见过一次,没有传说中的实践,也是因为她要打工没有时间,短短五分钟收场,她很好,不冷不热,很多时候总是不知道要聊些什么,似乎每次都是我问她答,总感觉我们之间缺少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慢慢的,我开始质疑,多思,最终鼓起勇气,问出了一直以来的问题。

      “乐姐,你,一直以来,我都很认真的对待这份感情,可我总感觉我们之间的交流很少,我们可不可以改变一下交流方式”,没想到等来的却是一句“圈子是游乐场,时间到了就会结束,不会有人为此付出真的感情”,这句话一瞬间击溃了所有的堡垒,我懦弱,害怕,无助,失望,不甘,最后,分开。

      一切就像一场梦,飘渺虚幻,我想要抓住,却总是在指尖间流逝,或许,梦该醒了,可是,我却宁愿一直睡着。

      以去卫生间为由,避开饭团,站在文乐身后,静静地看着她忙碌的身影,她似乎察觉到我的目光,转过身来,看着我,良久,说了一句“还好吗”。那一刻,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情感,眼泪不自觉的流出,“不好,一点也不好,没有你不好,想着你不好,做什么都不好,我是不是不好,你才不愿意”,她摸了摸我的肩膀,微微一笑“不是你不好,是你太好,对我太好,我付不起这份责任,承担不起着份感情,如果现在不扼杀住,到时我会伤了你,害了你。阿步,在这个圈子,没有谁会真心对别人,没有血缘关系的感情不堪一击,你要明白,别再这样毫无保留的付出,不值得。”

      我的梦那一刻醒了,彻底的碎了。

      去洗了把脸,回到座位,看着饭团吃着她的大餐,有些羡慕饭团的简单,只要每天吃的饱饱的,她就会很开心,总是想着,我如果也能这样便好了,却永远做不到,等到结账的时候,才发现已付款,回头看到饭团大大的笑容,不禁一笑。

      “呆着干嘛呢,走啦,我可舍不得让你天天吃面条,不过,你要送我回家。”

      “好”

      饭团的家靠近着繁华的商业区,但小区内却极为安静,这可能就是大隐隐于市吧。整个小区是典型的日式建筑,据说,饭团的爸爸极为喜欢日式品牌,饭团经常打击她老爹,说要是在民国没准就是汉奸,她家是一个不大的别墅,院中种着各种品种的花草,最为显目的是一株罂粟花,极为漂亮美艳,望着那朵罂粟,俯下身抚摸着它不由想到,圈子就是这朵花,让人想要离开,却总是沉迷其中,腐蚀着我们,也让我们离不开它。在花的旁边有个小池塘,不过,里面一条鱼也没有,饭团说都被他老爹祸害死了,小鱼们去世的那几天,她老爹天天自责不已,极其难过。

      看着饭团呆呆的小脸,我说道:“大饭团大人,小的任务结束,就此告辞了”。

      饭团揉揉脑袋说道:“跪安吧,小步子。”

      无奈的笑了笑,握着门把拉开大门,却听见饭团说了声“阿步”

      “啊,大人还有何吩咐。”

      “如果最近无聊了来找我吧,我也没什么事情,不开心的时候,伤心的时候,想哭的时候,我的肩膀都借给你靠,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阿步最近很低沉,可是不论何时,饭团都永远是你的朋友,永远会给你一个怀抱。”

      “谢谢”,那一刻,我什么都说不出,眼里含着泪水,给了饭团一个自己认为最为洒脱的背影,转身的那一刻,眼泪流出,有朋友如此,夫妇何求。

      接下来的日子,我似乎已经忘记了前几日的不快,不再忐忑,不再不安,但自己知道,心中已经有了一道不浅不深的伤疤。生活回到正轨,每日也不再思念着他人,上课下课,似乎生活的忙碌可以填补内心的空虚,但自己知道,我依旧寂寞。自打那件事后,有了失眠的毛病,人家说喝牛奶有助于睡眠,可不论怎么喝都不管用,每晚躺在床上,看着窗外,就那么安静的看着,也只有在那一刻,所有的痛苦一涌而上,占据着心灵,可我却享受着,也只有这样,才会知道自己以前也有过一段不易忘却的感情,这个圈子有自己留下的痕迹。有时候会想,如果一直潜水,只是像旁观者一般的注视着,我就不会再被痛苦支配,或许,一入圈子深似海,这句话曾听一位前辈说过,到今日才体会到。

      手机的铃声将我从自我感叹中拉回,饭团大人来电。

      “喂,小步啊,明天,明天你得帮我去机场接个人,她叫左青桐,是我老爹好朋友的老婆的孩子。”

      “干嘛让我接,你干嘛去。”我弱弱的说道

      “明天我要去相亲,相亲知道吧,都订好了,我要在毕业那天把自己嫁出去。”饭团用着她的狮吼功朝我吼道。

      还是先变成淑女,再想着嫁人,却是在心中摸摸的念到。饭团有着淑女的外表,汉子的心,一说话绝对破功,这也是她谈N此恋爱都失败的最大原因。

      “好吧,体貌特征。”无奈的说道

      “不用不用,明天上午十点,你只要去接,里面最好看的就是,她可是才女,美国南加大毕业本科教育学毕业,是女神,让你去便宜你了。”

      “………谢……谢,我只关心明天的懒觉没有了”。

      (主角出场)

      一大清早我便早早的起床,既然饭团说是美女,我怎么也要穿着得体,挑出最干净的帆布鞋,忘了介绍,我有六双一样的帆布鞋,一双红色,一双黑色,一双蓝色,一双绿色,两双白色。洗漱完毕,楼下全家便利店买了大肉包,找了找橱窗的,无比的帅气,大太阳都在对着我笑,坐上了去机场的大巴,不过,貌似…堵车了。看了看手机,9:30勒,照这个情况,没有半小时是不行的,接人迟到也不太好,想起来没有那个叫左青桐的电话,便打电话给饭团,却被告知已关机,这货必然在睡懒觉,这时我才察觉,相亲是个幌子,她,她这个坑货,明明是自己不愿意早起。看着前面堵成的一条长龙,可真是欲哭无泪。

      左青桐站在机场门口,看了看表,已然10:45,不禁皱了皱眉。昨日被告知10:30便会有人来接,不曾想竟然没有人,应该是迟到了吧,无奈的走回机场内,去了星巴克点了杯摩卡,做下消磨时间。

      大饭团同学醒来开机,发现有28个来自阿步的未接电话,不禁暗自说了句死了。淡定的拨了回去。

      “喂,阿步啊。”

      听着那睡意未醒的声音,阿步恨不得给她泼盆冷水。

      “堵车,要接的那个人的电话,给我。”

      “哦哦,我忘了,小步步不会生气了吧,回头姐姐请你吃大餐哈,乖,发给你,我家信号不好,先挂了。”

      嘟嘟嘟嘟嘟

      步柒无语的望着手机,误交损友啊。

      “喂,你好”左青桐淡淡的说道。

      “你好,请问是左小姐吗,我是步柒,是饭团,不是,是章驰的朋友,我到机场了,请问您在哪里。”

      “你到星巴克来,我穿着蓝色裙子,戴着墨镜,就在星巴克门口。“

      “好的好的,谢谢。”

      左青桐老远看到一个身影,以百米比赛的速度朝她这边跑了过来,不禁皱了皱眉头。

      “你,你,你是左小姐,我,我,我,我是步柒。”步柒边擦汗伴随着不均匀的呼吸说道。

      “52分钟。”

      “啊?“

      “你迟到了52分钟”,左青桐不急不慢的说道。

      “不好意思,堵车”

      “堵车应该在你的计算之内,算了,走吧。”似乎是不想多说,左青桐拉着行李箱大步向前。

      我撇撇嘴,小声嘟囔着:脾气挺大。却看到左青桐不经意的看了她一眼,吓得马上闭了嘴,小跑过去,说道:“左小姐,我帮你拿行李。”

      坐上出租车,说了目的地,我才仔细打量坐旁边的左小姐,高鼻梁,大眼睛,符合当代审美的尖下巴,长发及腰,身材纤细,真的如饭团说的是个大美人,再看看自己,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不由得有些自惭形秽。

      “你和章驰是朋友吗”淡淡的声音传来。

      “啊?”反应慢半拍的我下意识的说了一句。

      “你和章驰是朋友吗?”她看了我一眼。

      “嗯嗯,是,好朋友。”我赶紧说道。

      “下次别人说话,反应要快,知道吗。”

      “哦哦,好。”

      一路无话,和她坐了一路,一身的不自在,气场太强,加上初次见面的尴尬,让我不知道说什么。“到了”,随着司机师傅的一句话,简直是救我于水火之中啊,看着她想要付账,马上掏出钱包,这个时刻可不能丢了面子,我要挽回自己的形象,看了一眼计价器上的数字,我石化勒,包里的钱不够啊,似乎看出了我的尴尬,她掏出了200大洋,给了司机师傅,灰溜溜的下了车,看了看目的地,貌似是一家很高档的酒店,跟着她进去,东瞅瞅西看看,谁叫咱是穷人家的孩子,没怎么见过大世面,像个小孩子到处乱逛,等她办完入住手续,将她送进房间,我也算是圆满勒,起身告辞。

      “不早了,一起吃个午餐再走吧,也算是谢谢你来接我。”

      看了看四周,想起今天的囧状,虽说她是个美女,但还是急急忙忙的说道。

      “不用了,我回家了,再见哈。”

      说着一路小跑的逃了出去。

      回到我的小屋内,室友好像还没有回来,去厨房翻出了仅剩的一包方便面,对不起啊室友,就一包了,让给我吧,在心中默念道。边吃着泡面边想,本来中午有大餐的,现在却在啃泡面,死要什么面子,受罪了吧,受罪了吧。不过,那个左青桐凶巴巴的,一脸严肃,不好嫁啊,我在想什么,人家嫁不嫁的出去,关我啥事。看了看钱包,还有半个月到月底,这个月的生活费就快用完了,看来又要发宣传单去了。果然不能打游戏啊,真是烧钱的主儿。

      不像其他学生参加各种社团,学生会,每天的我除了上课,便是游戏,或者漫画,怎么看都是一个颓废青年。或许是从小便样样不如别人,学习也不好,不被老师喜欢,后来,为了改变那种现状,强迫着自己不断与别人说笑,总是虚与委蛇,希望着自己被关注,再慢慢的,过上了在别人眼里极为洒脱,自由,自己却并不开心的生活。现在的我极为迷茫,找不到真正的自己,极为痛苦,极为难过。明明内心深处急切的想要证明,却踏不出那一步。自卑往往被扩大,我也不愿参加社团活动,只有着为数不多的朋友,或许,我的幸运便是遇到了这几个不离不弃的朋友。我不知道明天会怎样,但今天的我是自己所不喜欢的。

      为生活所迫,寒风瑟瑟,我却在大马路上发着传单,传单传单就是传到你手上便落单,它会被你无情的扔到垃圾桶里,不过还是很开心的,一天30大洋,管午餐。看着所剩不多的传单,不由一阵欣喜。走在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都有着自己忙碌的生活,想想自己单调的生活,失落感涌上心头。

      “阿步,阿步。”这个声音,必然是大饭团。

      抬头望去,看见饭团和一个女生手拉着手提着大包小包的在远处站着,我忙跑过去,才发现那位女生不是别人,正是左青桐。看见她,本来准备和饭团的一堆话化为了

      “哈哈,好巧,逛街哈”

      “阿步,这是青铜姐,人称左大人,青桐姐,这是我最好的朋友阿步,你俩应该认识的哈。”

      “认识,她可是少数拒绝和我共进午餐的人啊,怎么能不认识呢。”左青桐淡淡的说道,脸上也毫无表情,不知道是不是开玩笑还是生气。

      我只能摸摸头尴尬的笑着。饭团马上提议一起吃饭。

      被饭团领着,一行人莫名其妙走到了那家牛排餐厅,心里狠狠的揪了一下,不知道还能不能再次见到文乐,又是上次那个餐桌,来的确实另一位服务员,松了一口气却也有着一丝遗憾,饭团一边点餐一边对我说,“阿步,放开吃,左老大请客。”这家话果然喜欢到处蹭吃蹭喝。这顿饭,绝对是最为辛苦的一顿,她们俩聊着各自的家事,完全插不上话,加上对面坐着的人冷冰冰的,让我更没有说话的欲望。

      吃完近几天最为丰盛的午餐,饭团说学生会有事情,先回学校,由左老大送我回家,本来想拒绝,看着那张冷冷的脸,怕说出来惹别人生气,便答应了。

      “那个,车不错啊。”坐在车中,实在是没有话聊

      “恩。”

      她打开音乐,怕是不想和我聊,放的是《蜗牛》,还以为这种海龟喜欢英文歌。

      “那个,歌挺好啊。”我又说道

      “恩。”

      “那个,你心情不好吗?”试探的问道。

      她转头看了看我,

      “我开车不喜欢说话,别介意。”

      “右拐,右拐,到我家了。”急忙说道。

      “好,你家还挺偏僻。”

      “额,恩,离学校近,便宜。”

      “谢谢左大人。”我客气的说道。

      “左大人?”她轻轻一笑。

      “下次见”,她又说道。

      随着车子的离去,我依旧呆在那里,她,笑的可真好看…

    • 0
    • 0
    • 0
    • 676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