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转载——婆婆来了

      挂了电话,张遥遥呆坐在那里直犯晕。办公室里那帮三八婆热火朝天在讨论着什么,充耳不闻,一直到隔壁的蔡佳拍拍自己肩膀,才回过神来。

       

      “遥遥美女,又想老公啦?”蔡佳调皮的冲遥遥挤了下眼睛。“别想啦,还有半个钟头就下班,你的柴可夫司机马上就出现了哦。”

       

      “他今天不来接我下班了。”遥遥勉强从嘴角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来,“他妈要来,他得去车站接他妈。”

       

      “呀,你婆婆要来啊?”刚才还在呱噪的八婆们忽然整齐划一的停止了无聊的话题,八双眼睛,齐刷刷的盯向遥遥,遥遥只得苦笑着点点头。这一下,办公室重又炸开了窝.没办法,如果你要问,这群闹哄哄的三八婆们最怕什么事?她们准会异口同声的告诉你,那就是,婆婆大人来我家!

       

      张遥遥的婆婆距离自己有十万八千里远。除了结婚回老家办酒席,她鲜少有跟婆婆亲密接触的机会。所以,和那群八婆们比起来,自己经常暗自庆幸。可是,如今,婆婆,记忆中那个瘦小的妇女,就要不远千山万水的长途跋涉天啊,一想到这里,遥遥便在心底无声的呻吟。那群八婆以前诉说的跟婆婆同处一屋的种种吐血经历,仿佛马上,随着自己婆婆的到来铺天盖地的接踵而至了。

       

      终于,熬到下班,遥遥没精打采的走出办公楼,从自己结婚到昨天为止,陈浩可是风雨无阻,从没拉过接自己下班,即使晚上有应酬不能陪她吃饭,也会先接她回家,嘱咐她好好吃饭,然后才能安心去忙自己事情。可是,今天,陈浩是不会来接自己了,妈妈来的第一天,媳妇便被他无情的抛到脑后边了,不仅如此,还要让自己在家里准备好色香味俱全的饭菜,恭候婆婆大人驾临。没了专职司机不说,婆婆还没迈进门槛呢,自己就沦为烧火做饭的小丫鬟了!

       

      想到这里,遥遥不禁嘟起了小嘴,以前都说不放心人家自己下班回家,今天呢?今天就不怕自己如花似玉的媳妇被别人打劫了去啊?!真是的,一个年轻貌美,一个年老色衰,有眼睛都知道到底哪个更不安全吧,偏就有陈浩这么死不开窍的人!再说了,遥遥低头看了看自己那双嫩白水葱似的小手,还叫我烧火做饭,把我这双小手磨成砂纸一样,往后哪个给你弹钢琴听!

       

      张遥遥越想越不平,心里忿忿的哼了一声,你就顾着自己老娘去好了。我惹不起,还躲得起呢,看你到底是妈重要,还是媳妇重要。一转身,遥遥小屁股扭扭,小手一扬,招了辆出租车径直往自己娘家开去。

       

      陈浩从车站接了妈妈,天热,火车上又没有空调,尽管开着小风扇,但赶上旅游旺季,人又多又密,铁皮罐子里闷热的要死,风扇出来的,都是混杂着人体温度的热气。陈浩心疼的替妈妈擦了擦汗,“妈,看把您热的,我说让您坐飞机来,您偏不听。非遭这罪,您儿子又不是出不起这机票钱。”“妈可不敢坐飞机,心里直发慌的,你爸也不放心,还是火车好,这车上有风扇,凉快着呢。。”陈浩妈妈笑了笑,拉着儿子的手看了又看,“浩儿,你可黑多了。不过倒比以前结实不少。”陈浩被妈妈看得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低下头,嘿嘿笑了两声,扶着妈妈进车坐稳,“妈,咱们回家,遥遥早在家做好饭,等着您呢。”

       

      等到回了家,陈浩却傻了眼,敢情儿,自己刚才在路上那番说道,全是烧火棍子一头热啊。别说那什么色香味俱全的饭菜了,连张遥遥的人影儿都不见一个,只有墙壁上,遥遥那大副艺术照片,媚眼如丝的冲自己笑着,笑着,却笑得他心里直窜火。

       

      回头,看到有点尴尬的妈妈,陈浩强忍着,把心里的火苗压了又压,镇定下来,挤出一个灿烂的笑脸,“妈,您先搁沙发上坐会,桌上有凉白开,自个儿倒着喝。我给小遥打个电话,她准是到市场买菜去了。”

       

      陈浩走开几步,掏出手机,用力摁下那几个熟悉的号码,力道大的,简直恨不得把键盘整出几个窟窿,心急火燎的只盼着张遥遥赶紧接电话。谁知,电话那端却传来那个讨厌的女音“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好个张遥遥,这个时候,你跟我玩失踪啊!

       

      陈浩的熊熊之火已然蔓延成燎原之势,嘴巴上却恩恩,我知道了,你尽量早回来的应付着。挂断电话,又挤出笑容对沙发上的妈妈歉意的说道,“妈,小遥他们老总临时抓她加班,她脱不开身。。。”“啊,没关系啊浩儿,妈知道你们工作忙。不要紧的,工作重要。”妈妈慌忙摆摆手,反过来安抚儿子。陈浩看妈妈这个样子,心里却愈发内疚起来,“妈,看这样,遥遥一时半会也回不来,不如我带着您,咱娘俩出去吃顿好的!”“别,快别出去花那钱,家里有菜吧?妈给你做顿好吃的,一会遥遥回来,家里也有热乎饭吃,这多好。”妈妈话说着,便站起身往厨房走去,边走边喊着陈浩把她从老家带来的东西给提到厨房里去。“妈还给你带来最爱吃的虾酱,正好把它做了,给你解解谗,呵呵。”

       

      陈浩提着东西跟在妈妈身后,脸上夸张着幸福的微笑,心里却对张遥遥恼火到了极点。他当然知道,只要她张遥遥想联络到自己,绝不会被电话没电这样的蠢事防碍到。如今这样失去消息,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故!意!的!!

       

      张遥遥得意的关了电话,敲开娘家门。遥遥妈很惊讶,今天怎么没打招呼就回来了,还是遥遥一个人回得家,别是小两口吵架,遥遥跑回娘家的吧?!慌忙问,陈浩怎么没一起回来。却看遥遥大大咧咧的躺在沙发上,瘪着小嘴,委屈的说,他妈来了,他跑去接他妈了,才不管我死活。遥遥妈一听,心里惊了一跳,这女儿怎么那么不懂事,婆婆好不容易来一回,媳妇却跑回娘家躲阴凉?要传出去,被街坊知道了,还不得笑话死啊。都怪自己当年太宠这个闺女了,什么时候都这么任性,多会把陈浩惹恼了,不要这个死闺女了,看她还怎么笑得出来,遥遥妈想到这里,愤恨的剜了自己女儿一眼,劈头盖脸一顿臭骂,拎着遥遥的小手袋,连包带人一起扔出门外,喊她快点回家,别在这里死作。

       

      被妈妈赶出家门,张遥遥拎着手袋站在街头,心里更加委屈得什么似的,死陈浩,长这么大,妈妈什么时候舍得大声说我一句,就因为你妈来了,连我回娘家都要被赶出来!都怪你和你那个烦人讨厌的妈!!

       

      就这样在心里来回嗔怪着,肚子还真有点饿了。这时候赶上饭点,小区里四处飘溢着饭香菜香,遥遥嘬吧嘬吧小嘴儿,掏出电话准备拽上蔡佳去文碗公吃麻辣小龙虾,这死丫头最近想这玩意想得脑袋疼。可刚开机,陈浩的电话却抢先打进来了。犹豫了一会,遥遥还是接了。陈浩的大嗓门在瞬间弹了过来,“张遥遥,你在哪儿呢!”遥遥开始怀疑陈浩练过传说中的狮吼功,不然怎么一句话,就吼得自己肝儿直颤。

       

      “我。。。我在公司。。。”张遥遥环视了下四周,壮着胆子回答。“你再说一遍!”陈浩的狮吼功显然又上升了一个层次,这下,遥遥的腿,也开始发颤,他肯定早往公司打过电话啦,怎么那么蠢。遥遥的小脑袋转得飞快,在哪儿呢,在哪儿呢,在哪儿呢,急得眼珠子都快转出来了,“在。。。在。。。在医院啦。。。”什么叫急中生智,张遥遥算是深刻体会了,“老公啊,蔡佳生病啦,拉肚子拉得好厉害哦!我下班后就赶紧陪她上医院了。”电话那端一阵沉默,遥遥的心儿吊在嗓子眼儿里,悬啊悬。“十分钟之内,给我回家。超过一分钟,你就自己看着办吧!”陈浩酷酷的甩下一句话,挂断了电话。

       

      十分钟?遥遥吁出一口长气,搁下电话,看看表,十分钟可真紧张啊!一边想着一边迅速挥手招了辆出租,火速向家中奔去。

       

      幸好,指针刚过十分钟,张遥遥便准时的推门而入。

       

      “呀,遥遥回来了。”陈浩妈从厨房出来,一见漂亮儿媳妇,满脸绽开笑意。“快,洗下手,我们就吃饭了。”遥遥看了陈浩妈一眼,从鼻子里挤出个“恩”,低头往卫生间走去,却忽然皱紧了眉头,“呀,这是什么味道啊!好臭的!”

       

      她一边迅速的用手捂住鼻子,一边不高兴的四下里张望,眼睛在餐桌上定格,指着那碗热气腾腾的虾酱鸡蛋膏尖着嗓子喊开了,“呀!陈浩!你怎么回事啊!干嘛买虾酱回来吃!你知道我最讨厌闻这个味道了,臭烘烘的,把屋子都搞臭了。快,快把它拿走!”

       

      “张遥遥!你闭嘴!”陈浩帮着母亲把炒好的菜从厨房端了出来,黑着脸,冲张遥遥喝道, “这虾酱,是咱妈大老远从老家给我们捎过来的。”

       

      张遥遥一愣,嘴里小声嘟囔着“我。。我。。不知道。。” 陈浩把菜碟重重的放在桌子上,“妈知道我最爱吃这一口,特意带来的。这味道你不爱闻就滚蛋!”“浩儿,怎么跟遥遥说话呢?!你一个男子汉,怎么跟自己媳妇计较!”一旁的婆婆眼看着媳妇那眼泪在水汪汪的大眼睛里转了又转,忍不住出声责备起儿子来。“遥遥,妈不知道你吃不惯这虾酱,妈把它收起来。陈浩就这牛脾气,咱不理他。”说着,便把那虾酱拾了起来,欲端回厨房,却被陈浩一把拦住,“妈,您别动,我今天就想吃这口了,搁这儿!”

       

      张遥遥的泪珠子终于不受控制落了下来,好你个陈浩,不就你妈来,我没听你话,乖乖在家迎接,老实做烧火丫头嘛。至于当着婆婆面这样骂我叫我滚蛋嘛!果然是,你妈一来,媳妇就靠边站了。靠边站就靠边站!她狠狠的抹了抹挂在腮边的泪珠,一跺脚,转身跑回卧室里去了,门关得震天响。

       

      这顿饭,吃的陈浩母子味如嚼腊。收拾完了碗筷,母子俩坐在客厅心不在焉的看着电视说了会儿话。陈浩妈话里话外催他赶紧上来哄遥遥开心,但陈浩愣是不答应。

       

      哄她开心?自己满肚子火还没处发呢!陈浩一想起张遥遥晚上所做的一系列“好事”就恨的牙根直发痒。回到卧房已经10点多了,他随手拧开电视,调响了音量。张遥遥背对着门口躺在床上,小屁股向后撅着,呵,这个搅和的一家人不得安宁的罪魁祸首反而心安理得睡得正香呢!陈浩抬眼,看见电视柜上放着平时画图用的塑料尺,拿在手,照着张遥遥的小屁股就狠抽下去,“啪”的一声脆响,毫不留情。睡梦中的张遥遥,毫无防备的浑身一凛,惊叫一嗓子,整个人从床上弹了起来,手下意识的抚向屁股醒转过来。

       

      “要死啦!”遥遥捂着屁股冲陈浩嚷嚷。“把手拿开。”陈浩的狮吼功又来了,脸比锅底还黑,整个人看起来凶巴巴的。张遥遥一眼就看到“凶器”,那把被陈浩握在手里的尺子,脸上迅速下起雨来。“陈。。陈浩。。。你不能拿这个。。打我。。我屁股。”张遥遥一边哭一边飞快的跳下床,试图与陈浩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双手还不忘保护住自己的屁股。

       

      “你给我过来!”陈浩虎着脸,手中的尺子挥了两下,在空气中发出“忽忽”的响声,指了指床。“我不!”张遥遥哭着摇了摇头, “陈。。陈浩。。你干嘛欺负人!”她一边哭一边向后退去,“不是你让我滚蛋的嘛。。你。。你。。你现在。。。还对人家这么凶。。人家那么快。。从医院。。跑回来。。。你。。你就。。这样对人家。。还拿尺子打人家。。。你。。你。。你对不对得起人家。。”

       

      看着张遥遥一边哭,一边不住嘴的控诉自己,陈浩忽然笑了,不过是被她给气笑的。这个小东西快修炼成精了,当着他面把谎话说得理直气壮啊,陈浩回身从遥遥包里掏出手机扔在床上,“给蔡佳打电话!”张遥遥一愣,大眼睛忽闪了一下,却又面不改色的说道,“才不呢,大半夜的才不打搅人家休息呢。”陈浩觉得自己马上就要爆炸了,“你今天不给她打这个电话,我把你屁股打成八瓣!”手中的尺子用力一挥,狠狠的落在床铺上,发出“彭”的一记闷响。张遥遥瑟缩了一下,看陈浩刚才那一尺下去,打得床垫上印出一道清晰的尺痕,忍不住摸摸自己的屁股,一张俏脸在瞬间变得煞白。

       

      “我再问你一次,吃饭之前,你上哪儿去了?”看着遥遥被自己那一尺吓的小脸煞白,陈浩有点不忍心,他想再给她一次机会。遥遥低着头,站在那里,双手在背后紧张的搓来搓去,”。。。我。。。。我。。。我去医”还没等那个院字吐出来,张遥遥已经被几步上前的陈浩捉住,摁趴在梳妆台上,打碎了一桌的瓶瓶罐罐。

       

      “啊呀。。老公呀。。。”张遥遥感到屁股一凉,底裤已经被陈浩扒到了腿腕子,急得直喊,”老公。。别打我。。妈会听见的。。”不提婆婆还好,一提起婆婆,陈浩的尺子立刻象鞭子一般抽在张遥遥的屁股上,”啪啪啪”的几声脆响,遥遥刚才还白白嫩嫩的屁股,泛起一道道红印子,疼得她头猛然昂起,嘴里”哎呀哎呀”直叫,再顾不得说别的。

       

      陈浩停了手,用力恩住遥遥试图抬起的腰,把她的睡衣往上撩了撩,使她的屁股更加彻底的暴露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那柄”凶狠”的大尺放在她的屁股上轻轻拍拍,已经让遥遥吓得屁股缩了又缩”最后问你一次,下班没回家,你到底跑哪儿去了?”屁股上的剧痛,让遥遥的心儿直哆嗦,一个劲儿哭,连话都倒不出空说。陈浩看她只知道呜呜的哭,却对自己的问题支字不答,以为她是准备负隅顽抗到底,气得再次挥动尺子,一连串的揍在遥遥的光屁股上,象雪片一样,每一下都打得毫不留情,那”啪啪”的脆响声,几乎要盖过了电视里的流行歌曲。一时间,遥遥狼狈极了,屁股已经扭到不能再扭的地步,双手也象群魔乱舞,试图护住屁股逃出**,若不是陈浩恩着,连身体也几乎要弹了起来,再也顾不得会不会被婆婆听见,只是不住嘴的嚷着,”啊。。。。。哎哟。。。哎呦。。。老公别打遥遥了。。。。疼疼疼啊!。。。啊!。。。。”眼泪鼻涕成串的流下来,混在一起,黏黏糊糊湿达达,粘了一桌子。可陈浩并不为此所动,一把拉住遥遥乱舞的双手,冷声喝到,”你的手要是再敢乱动,屁股扭来扭去,信不信,我拿绳子把它们全捆起来,屁股抽到烂为止?!”

       

      一句话,真把遥遥吓住了,手老老实实放在梳妆台上再也不敢乱动,屁股也不敢再象踩着鼓点一般扭来扭去了,此刻的张遥遥已经完全没了先前的嚣张劲,蔫头蔫脑老实的趴在梳妆台上,”屁股给我翘起来,要敢缩回去,后果自负!”陈浩还嫌不满意,用尺子轻轻撩了撩她的屁股,张遥遥一边迅速的按照他的指示翘高屁股,一边噼里啪啦的继续掉眼泪,想想,陈浩什么时候对自己这么凶过,委屈,遥遥心里委屈得要死,哭得愈发凶猛.

       

      “啪”的一声,陈浩手中的塑料尺子毫不犹豫的抽在遥遥高高翘起的屁股上,随之而来的,还有他那让遥遥肝儿颤的狮吼。

       

      “公司加班是吧!”陈浩怒道,手也没停下,尺子一下一下,狠狠的咬着张遥遥已经绯红的臀肉。“哎呦。。。没。。没有。。”张遥遥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忍住哭声抽泣着说。“去医院陪蔡佳对吧!”怒吼继续,并且又逐步升级的危险,那柄高悬在遥遥屁股上空的尺子,也不遗余力的继续在她的翘屁股上制造声响,“啪啪”的脆响不绝于耳,“哎呦。。。疼啊。。疼。。老公。。。别打了。。我没。。没。。。没去医院啊!!”张遥遥凝着一双泪眼,扭过头,可怜巴巴的望向陈浩,戚戚惨惨的,活象个泪人儿一般。

       

      可此时的陈浩,象铁了心肠一般不为所动,那尺子抽打在屁股上,疼,是疼得钻心,“撒谎成瘾了是吧!”“啊。。。。。。没没没。。。没有!。。。我没有!”张遥遥再也忍不了屁股上的酷刑,一个高儿弹了起来,挣脱了大手的桎梏,一边连绵不绝的淌着眼泪,一边迅速的别过身去,把可怜兮兮的屁股藏在身后,“老公,太疼了,你别打我了,我错了,下次不敢了还不行吗?”

       

      “下次?你还想有下次?”陈浩气得头发都快要炸起来了,“怎么着,你还真是撒谎上瘾啊?”“不。。。我不是那个意思。。陈浩。。啊。。。”还没等遥遥把话说完,整个人已经轻易的被陈浩摁倒在大床上了,当然,屁股朝天。天啊,可怜可怜我的屁股吧。。。。。。张遥遥的哀悼还没完,塑料尺子已经再次的跟她的屁股接吻了,并且来势凶猛。“是不是我平时对你太好了,所以你对我的瞎话是张嘴就来啊!”“啪啪”的声响伴随呼啸的风声再次落到张遥遥的屁股上,疼痛蔓延得象太平洋的海水,无边无际,陈浩真要把自己屁股打烂啊,遥遥大颗大颗的泪珠滚落,“老公。。。别打了。。。你。。。你听我说。。我没有。。我真的没有。。”“现在你还说你没有撒谎??恩???”陈浩铁青着脸,一手紧紧摁住遥遥的腰身,一手挥起尺子,一下两下三下,每一下都打得屁股肉一阵乱颤,“哎呦。。。。哎呦。。。。。停停停。。。屁股真的真的不行了。。。要被打烂了呀!”张遥遥真是疼得厉害了,结婚这么长时间,陈浩从没这样狠心过,“。。老公,我错了,我不敢了,真的。。你饶了我吧好老公。。我没说我没撒谎,我是说我没撒谎上瘾的啊。。。哎呦。。。好疼啊。。”

       

      陈浩差点被张遥遥最后那句话逗得笑出声儿来,不由得停了手,看着遥遥早已红红肿肿的屁股,依然冷声冷调的喝道,“以后还敢不敢这样撒谎任性了?”“不敢了,不敢了。”张遥遥忙不迭的摇头答道。“哼,你以后要是再敢这样撒谎连篇的话,你的屁股绝对不会象今天这么好过,知道?”“恩恩恩。。。知道了。。”遥遥趴在床上,点头如小鸡啄米一般哽咽答应,生怕哪句话再说错,又给自己屁股招了祸患。

       

      “咚咚咚。。”这当口,卧室的门忽然被敲响了。“浩儿。。你们俩干嘛呢。。那么吵。。。”是婆婆的声音,完了,张遥遥的脸在瞬间变的比屁股还红。

       

      “看电视呢妈,武打片,吵着您了吧。”陈浩一边应着,一边故意把电视机的声音调高。“您快回屋歇着吧。”“哎,你们俩也早点睡啊,忙活一天了,别看太晚啊。”婆婆的脚步声逐渐走远。陈浩关了电视,回头,看见张遥遥正趴在床上,小手揉着屁股,嘴巴里还嘟囔着,“什么武打片,是挨打片好不好。。”

       

      陈浩笑着叹了口气,没辄啊,对她总是很难一直板着面孔装大灰狼。从包里掏出样东西,悄声走过去,轻轻戴在她的脖子上,张遥遥正奋力揉着自己受苦受难的屁股,冷不防脖子上多了个东西,低头,是那款自己心仪了很久的钻石项链呀,实在忍不住兴奋的爬起来照镜子(女人啊..呵呵),虽然眼睛哭得象两颗烂桃核,但钻石晶莹的光泽依然衬得皮肤白皙的张遥遥楚楚动人,好漂亮,遥遥心里暗暗得意,却忽然撇了下嘴巴,“陈浩,你这是不是就叫打一巴掌给颗甜枣吃啊?”

       

      这死丫头,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啊。陈浩咧了咧嘴角,照着遥遥的小屁股温柔一掌,打的她娇呼一声,憋了憋嘴,眼看又要掉下泪来,急忙说,“这项链是我早就买好的,你不一直都很喜欢吗?我知道,我妈来了,要麻烦我的好老婆多多照顾,我也难免有时顾着妈妈冷落了你,所以呢,想提前给你买样礼物,贿赂一下,多多理解行不行啊?”

       

      “陈浩。。。”遥遥眨了眨美丽的大眼睛,泪水转了几个圈圈依然掉了下来,“你真讨厌!”她照着陈浩的胸膛轻轻捶了一下,抬头,“恩。。。既然。。你要贿赂我呢,不如,把我的香水也包了吧,如何啊?”小手轻轻一指地板上的碎片,刚才还挂满泪花的眼睛,已满是坏坏的笑意。

       

      “哦。。这个啊。。。”陈浩假意为难的摸了摸下巴,“不行。。。送你香水的话,不就成了打一巴掌给棵甜枣吃了,不行的老婆。。。”“不要嘛陈浩,不要小气嘛,象这样的甜枣,我不仅要吃,还要多多的吃,大大的吃才好啊。。陈浩。。。”张遥遥笑着粘在他身上不肯下来,两人一起栽倒在大床上。

       

      “来,老婆,我们一起吃甜枣啊。。”“咦。。。讨厌啦。。。。屁股还疼呢。。。揉一下啊。。。”

    • 0
    • 0
    • 0
    • 425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