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紫竹苑(2)

      云霁惬意地斜倚在书房暗室里的软榻上,就着手边的美酒惬意的欣赏着对面墙那边的旖旎风光。说起这面墙,还要归功于他的小娇妻。 是的,月儿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也是“傲月山庄”唯一的女主人。只不过,在这个位于山庄中心的湖心小岛他们的居所“紫竹苑”中,她就是他唯一的小奴婢。他的性子偏静而不喜闹,每天在外头的事务已经够繁杂而且要应酬各方个面的人,不仅劳力而且劳心。 因此,只要他一回到这个属于他们两人的小天地中,就会屏退下人,他可不愿意与娇妻耳鬓厮磨的时候还有一大堆人在旁免费欣赏。而月儿虽然已经嫁给他三年了,但在房事上仍如少女般娇羞,只要房外感受到任何外人的气息,就坚持不让他越雷池半步。 后来,在他又偶然发现对她的家法管教竟然可以大大提高她对情事的敏感和高潮时,他就索性把所有贴身仆从的居所挪到对面湖岸边。只要回到岛上,就会屏退下人,让他们回到岸上,然后发动机关,把连接湖心和湖岸的铁索桥沉入湖底,只有在有事召唤时,才会拉响召唤铃声。 这样,“紫竹苑”就成了他们真正与世隔绝的小天堂。而月儿,他可爱的小娇妻,就成了他真正意义上的“小奴婢”,得管吃管穿管他的一切生活起居。还好,这个小奴婢很聪明伶俐,把他的一切管理得井井有条,还有一手上好的厨艺,紧紧地拉住了他挑剔的胃。 言归正传,说回这面令云霁得意的墙,灵感起于刚成婚时,月儿不满于他的冷落时愤愤地说道:“要是有一面千里镜就好了,我可以随时随地看到你。”这让云霁突然想起,书房的这间暗室有一面墙是与“烟波池”相连的。 听闻西域有产一种特殊的镜子,可以用来透视另一边的东西,而另一边却看不到这边。他早想弄来用于收集情报,没想到也可以派这样一种好用场。镜墙改装好之后,他还暗自得意了好久。月儿搞不懂他为什么要花“天价”来改装一面浴室的墙,他暗自偷笑地哄骗她:这种产自西域极罕见的“水晶琉璃”会散发一种强烈的气场,对人体的健康十分有利,而且裸露的肌肤接受这种气场会有更好的功效。他搂住她低笑:我还不是想把你养的健健康康的好给我生一个大胖小子。月儿听后浅笑不语。后来却悄悄地把软榻挪到这面墙边上,每每在沐浴后还要在软榻上休憩一会,让他得以更近距离地欣赏到她新浴初起时的慵懒风情,这又是意外之喜了。 有时候,云霁也不好意思地想:幸好其他兄弟姐妹不知道,否则,一定会惊讶一向清冷谦和的老三也会有这样的“邪”情逸致,那他的千年道行可就毁于一旦了。而且,大姐若是知道,肯定少不了一顿好训。 这间暗室,是这个岛上月儿唯一不知道的地方。里面埋藏着太多商场和江湖上的黑暗,这许多过往连云霁自己也不愿意面对。在这面镜墙建成之前,他自己都极少到这里来。现在,这里却成了他的另一个乐园。有时候工作疲累之余,他就来到这里,把他的宝贝的许多“小秘密”尽收眼底。 以前,云霁从来都不知道,那个羞怯的小东西会有那么调皮可爱的一面:高兴时,她会哼着小曲调皮的用那春葱般的小手和纤秀玉足把水花高高的挑向空中,又在漫天洒下的水花中咯咯笑;生气时,她只会闷不吭声地跳入水中,如小鱼儿般不停地游啊游啊,甚至和自己赌气般不肯透出水面,直到累了倦了,就趴在池边睡去,好几次都是他实在看不下去,把她抱回房里才不至于着凉受寒。而他也为此狠狠训诫了她几次,她才答应以后一定会回房再睡。不过她可不知道云霁是偷 窥得知一切的,只暗暗感叹自己运气不好,每次都被“恰好”回来的爷抓个正着。 还有一次,是在婚后一年左右,半月没有归家的云霁竟然抓住自己的小娇妻在沐浴后,躺在墙边的软榻上自己解决欲望。这个撩人的小妖精,还不知道身体的纤毫都让他尽收眼底。十六岁的少女,身体已经不如初嫁时的青涩,虽然娇小,却该大的大,该小的小,坚挺丰满的玉乳,笔直修长的玉腿,娇颜上欲罢不能的痛苦与快乐相交集,以及高潮时如落花般的颤抖,都撩拨得云霁欲火焚身。加上听觉上的静默,更加强了这无以伦比的视觉美感。他非常吃惊,当然也非常享受。 可是,为了不让她青嫩的身体沉沦且过度依赖于这种自渎的快感,云霁还是在她结束以后走进去,就在浴室的地板上给了她一顿前所未有的严厉家法,痛责以后他抑制不住自己的欲火,就在浴池里狠狠地要了她。为了加强小惩大戒的效果,云霁启用了闺房用品箱子里的那根贞*带,足足让她带了一个月。相信这次管教足以让她终身难忘,因为在那一个月中,他在镜子里看到她即使在清洗私处和乳房时,也是战战噤噤的,唯恐越雷池半步。但令他郁闷的是:这个副作用,又让他花了好长时间的温存才渐渐褪色。 但是就是在那一次,云霁发现了一个他们两人之间的小秘密:家法惩处后的欢爱给他们两人都带来了前所未有的高潮享受。月儿一向在情事上娇怯含羞,而他又不愿意过度勉强她,这就让年盛力强的云霁总有不满足感。月儿也总是因此对他总含着歉意,她也想着尽量附和他,但是总无法达到兴之所至。那一次,被云霁抓住了她最为羞耻的一面,已经让她泫然欲泣,又被光着身子狠狠责打,疼痛和羞耻的混战中,疼痛毕竟占据了感官的主导地位,令她在哀泣求饶、哭喊挣扎中抛弃了一切矜持,也在后来的欢爱中爆发了前所未有的激情,在他的尽情驰骋下尖叫连连,攀上那绝顶的高峰一次又一次。而云霁,看着鞭子在她白皙如玉的肌肤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绯红,看着她在他的身下婉转娇啼,看着她在高潮前欲壑难填的痛苦而又迷朦的眼神,一股难以言喻的热流传遍了全身,一种在他的血液里潜藏的欲望瞬间爆发出来,并主宰着他的情欲,让他也到达了前所未有巅峰。激情过后,他们都仍沉浸在其中,久久不歇。 以后的多次实践证明,欢爱前的轻责浅罚,会大大地加强他们的快感和兴奋度。而随着月儿的渐渐长大,她骨子里头的调皮和叛逆的天性也渐渐抬头,让云霁不得不收紧了管教的力度。而这个可爱的小奴婢,就这样一次一次地在他的调教下渐渐成长,呈现出迷人的风情。此时此刻,云霁看着镜子里,那娇羞可爱的小娇妻终于扶着墙慢慢地蹭进了浴室。当她小心翼翼地把剩下的三件刑具放进浸着冰块的小水槽中时,他甚至能看到她苍白的脸颊上泛起的羞红。 “烟波池”的名字来源于它的特色,这是从山庄里的温泉引来的温泉水,无论什么时候,总弥漫着袅袅轻烟。月儿天生体质偏寒,并不适于为他生儿育女;而他在三年前那场大战受伤后,留下了肺里的病根。为了改变月儿的体质和调理云霁的身子,大姐特意挑选了这处常年不断的极佳的温泉地建庄。云霁一直为月儿用温补的药膳调理,但是她极难受孕的体质在目前也有好处,免得他为避孕头痛,她还太小,他并不希望在她的身体还没准备好时就让她受孕,那样对她的身体损害太大,也太危险。他可不想冒任何失去她的危险。最热的温泉浴池其实只是一个直径约九尺的圆池子,因为长久地浸泡在过热的水温中,也会使她的身体不堪负荷。“烟波池”内最大的池子其实掺入了不停流动的清泉水,与其说是浴池,不如说是一个小小的室内湖,那里才是她尽情戏水的乐园。池子四周植满了四季常青的奇花异草,还有各种各样月儿亲自设计的小玩意。就像这装着冰块的小水槽,她是设计来冰冷饮和水果的,谁知后来却被云霁发掘来冰行刑用具,因为他发现冰过的刑具会制造出美妙悦耳的声响,而且由于冰 火交加的刺激,只要用稍小的力道可以达到同样的效果,不容易太快留下伤痕,可以适当的延长惩罚的时间。 月儿犹豫了一下,还是先走到了“碧波”边。前面说到,“烟波池”其实由两个白玉浴池组成: “烟玉”和“碧波”。“烟玉”是蒸腾着袅袅暖烟的温泉,而“碧波”则水温宜人,由于池面较大且倒映着周边的常青植物而得名。“碧波”侧面有一座小小的假山,有竹管将水引到假山上。平时水顺着山势流下,成为一道小小的瀑布。可是有的时候,这清水却别有用途。只见月儿从假山里拿出一套带着软管的羊皮囊,将皮囊开口接到竹管上,清水就流进皮囊,再将皮囊挂在山巅上,等皮囊充满了水,就会顺着羊皮软管流下。月儿将一切准备好后,羞红着脸跪伏在池边,将软管插入她的小菊花穴,随着温温的水流冲入体内,她的身体微微一颤。云霁不由得微微一笑,他总是搞不懂,在小丫头已经能将这一切做得这么熟练以后,为什么还会为此而羞怯。 小丫头显然没有了戏水的心情,当然,也没有时间!她匆匆将自己收拾干净后,来到了“烟玉”边上,却又驻足不前。她恨恨地瞪着眼前的池子,仿佛这样它就会从眼前消失一般。她当然很清楚,灼热的水温会对她已经饱受笞楚的小屁股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可是,她也同样清楚,这样的水温有助于活血化淤,如果她不完成这一步,不仅过不了云霁那一关,也会使她熬不过接下来的家法惩处。云霁好笑地看着她白玉般的小脚趾小心翼翼的伸出来,试探了一下水温,又马上缩了回去。终于,如壮士断腕般闭上星眸,踏入了池中。 咝!在她沉入水中时,他可以清楚地看到她微蹙的眉心,贝齿紧紧咬得下唇有点发白。好半天,才见她徐徐地缓过来,把螓首*在了浴池边上。正在云霁暗自反省今天的责打是否有点过重了,是否需要减轻接下来的惩罚时,小丫头睁开了盈盈星眸,抬起头来。眼珠子骨碌碌地乱转了一圈后,伸手从池边放置她那堆乱七八糟的瓶瓶罐罐的槽子里,轻挑了一点什么东西弹进了池中。虽然从镜子这边看不清楚那是什么,但从她唇边的偷笑就知道,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云霁立刻否决了自己的担心,既然还有劲折腾,就好好的承担她该受的吧。一支香的功夫很快就要到了,小丫头虽然还在得意于刚刚的杰作,还是赶快起水,拿起那三件刑具匆匆走入“落霞居”。

       

             云霁还真有点好奇,不知道小丫头现在在“落霞居”里如何“准备”呢?早知道把“落霞居”也建到书房隔壁好了,他有点郁闷。端起手边的葡萄美酒一饮而尽,也走出书房。

    • 1
    • 0
    • 0
    • 853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