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毕业生6

      “那我就撅着屁股给孙总打啦!”徐敏毫无惧色,带着一脸的诚恳。此言一出,也让方才还心旷神怡的林洛,对这位端庄美丽女教师的好印象瞬间沉入谷底。

      “哈哈,还算徐老师给面子,要不我这老脸就没地方放了。”孙总笑道。

      就在这时,众人听到外面有人敲门,王森把门打开,看到一位二十多岁的高挑美女,穿着黑色的晚礼服站在门口,仿佛一朵盛装的玫瑰花。

      艳若桃花的面庞,堆着笑看着王森。美女身边的服务生端着一个托盘,托盘里面居然放着两根藤条和一条带手柄的板子。

      “秦总您来啦!”王森问候道。

      “孙总要我来还敢不来?”说完秦丽走进包房。身边的服务生也把托盘带到房间里,转身离去。看到房间里站着这么多人,秦丽一点都不觉得尴尬和陌生,上前就对孙忠群用略带东北口音的普通话说道:“孙总,今天怎么这么有雅兴,还能想到我啊?我还以为您贵人多忘事,都不记得我了。”

      “小秦啊,我哪能忘记你啊?再说了,记不住你的脸,也能记住你的屁股啊!”孙忠群说道。

      “还说我的屁股呢,上次的招标项目,多亏了孙总帮忙,要不然创新能源就被排除在外了,就冲这一点,今晚我的屁股就交给孙总了,孙总玩得开心、尽兴,我秦丽屁股开花也在所不辞!”

      “好!痛快!都是性情中人,我喜欢啊,哈哈哈!今天我老孙就好好玩一玩!人生得意须尽欢嘛!”

      “好!好!”众人在一旁纷纷喝彩,林洛在一旁摇了摇头,苦笑着对自己说:“你真需要看一看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

      许司铎看了看手表说道:“时间不早了,大伙慢慢玩!我还有点事情,先走一步了。”

      “要走就快走,好节目不看真是糟蹋了。”孙忠群说道。庄成斌、韩洁、林洛一起把许司铎送出天上人间。看到许总的专车徐徐地消失在北京的夜色之中,庄成斌见没有外人,就对韩洁说道:“小韩,给老许的三十万你怎么处理的?”

      “已经通过王森存到他情人的账号上了,老许很谨慎,直接送给他他是不会要的。”韩洁说道。

      “我估计这三十万递过去,今年的考核应该问题不大,关键是明年,国有企业改革的步伐一旦加大,央企的竞争力就会大打折扣,现在的好日子应该不会维持多久了。”庄城斌道。

      “先把今年的事情办完再说吧。明年再想明年的办法。国家现在反腐抓得这么紧,天上人间都没有多少客人了。”韩洁道。

      “是啊,时局变化真是太快了,像老孙这种人估计也好不了多久。”庄城斌道。

      “那可未必,他的后台太硬了,谁能扳倒他?再说了,扳倒他又有什么好处?”韩洁道。

      “所以说现在就是利益链条太长,牵一发而动全身,对了,小韩,你身体还好吧?不行的话先回宾馆去休息吧。”庄城斌问。

      “都到这一步了,回不回宾馆还有什么意义呢?明天还得去京郊培训中心报道,一周以后才能回去。”

      “那好,你自己拿主意,我们回包房吧。”庄城斌说道。

      走在天上人间二楼的走廊里,林洛就依稀听见有噼啪的声音由远及近,等进了204房间,林洛才看到,方才还衣冠楚楚的两位美女—阜成路中学高级教师徐敏,创新能源副总裁秦丽,如今都撅着屁股,双手拄地,并排跪伏在地上。二人面朝电视,裙子都被掀了起来,内裤也都褪到膝盖处,突兀的光屁股赫然暴露在包房内众人的目光之下。美女们原本丰满温润的臀部已经布满了一道道肿痕,那很显然是刚刚被藤条抽打过的痕迹。

      见到有人进来,二人依然不敢吭声,继续撅着光屁股让孙忠群用藤条抽打。孙忠群叉着腰,旁若无人,一会儿照徐敏的屁股抽一鞭,徐敏只是轻声哼一下,一会儿又对准秦丽的屁股来个横扫千军,疼得女总裁一激灵,努力地压抑着不大声叫出来。

      王森看到三人回来了,示意孙总正在兴头上,不要打扰他。孙忠群手握藤条问两位美女:“徐老师,屁股舒服不舒服啊?”

      “舒服啊!好久没这么舒服了。”

      “秦总,你感觉怎么样啊?是不是压力都释放出来啦?”

      “太舒服啦!比做瑜伽效果好多啦!”

      “但是我有个问题啊,徐老师,明天你给学生上课的时候总要站着吗?那多累啊?”

      “没关系啊,我站着讲课挺精神的,学生们听着也精神。”

      “那秦总,你在办公室里的大班椅不也浪费了?你这屁股明天还能坐吗?”

      “没事的,孙总,我就是屁股烂了也没事,您怎么happy怎么玩!”秦丽咬着后槽牙说道。

      “那我可不客气啦!”

      说完孙忠群放下藤条拿起板子,照着秦丽的屁股蛋子就打了起来,板子与肉体撞击的“噼啪”声响彻整个包房。王森从孙总脸上咬牙切齿的表情来判断,知道孙忠群来劲了,于是马上把音乐切换到《咱当兵的人》,伴随着歌曲原唱刘斌高亢嘹亮的声音,孙总越打越来劲,再看女总裁秦丽的两边屁股蛋子,早已全国山河一片红了。

      和秦丽一起撅着的徐敏虽然还没有挨板子,但是感觉板子就好像打在自己屁股上一样疼。每当孙忠群的板子落下,就不由自主地夹紧屁股,收缩臀部肌肉,平时威严端庄的女教师竟然如此狼狈地“报恩”!

      “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说不一样!其实也一样!……”

      “啪!—啪!—啪!—啪!……”

      “………”

      “谁来保卫祖国谁来保卫家!谁来保卫家!”

      “啪!啪!啪!”

      秦丽早已疼得秀脸扭曲,屁股似乎已经不属于自己了,本以为歌曲放完了,孙总能歇一会儿,哪知道《XXX进行曲》的前奏又响起来,秦丽只好低下了头,继续撅着屁股挨板子。

      “向前!向前!向前!”

      孙总的神经再度兴奋起来,苦了的却是两个女人的臀部。这回孙忠群是把徐敏和秦丽的屁股当成鼓来敲打,跟从着音乐的节奏,孙总就像一名架子鼓手一样,用板子在徐敏和秦丽的屁股上不停地敲击,演绎着他独创的华彩乐章。

      看到孙总这么兴高采烈,王森注意到一旁站立的韩洁,于是大声说道:“韩部长,趁着孙总高兴,不如把您剩下那三百板子一口气清零吧!”

      这句话也提醒了孙忠群,“对啊,这儿还有韩洁呢!你还欠我三百大板呢!今晚在天上人间就一块儿都解决了吧,反正攒着也没好处,又不能生利息,是不是?哈哈哈!”冯子路、庄城斌和王森都捧腹大笑。

      林洛注视到韩洁脸上那尴尬的表情,他知道韩洁很痛苦,不仅仅是肉体上,更多的是心灵上的创伤,他更清楚只要王森提出那个建议,就意味着韩洁不能说不,下面的步骤就是韩洁继续重复那宽衣解带的动作,露出那已经被结结实实地打了二百板子的臀部,与徐敏和秦丽并排撅在一起,屁股冲着孙总,像等待赏赐的奴隶一样期待粗鄙不堪的孙忠群用厚重的板子在臀部继续肆无忌惮地击打。林洛实在不愿再亲眼目睹这一幕了,他以去卫生间为由,离开了204房间,他期待寻找到一个角落,在那里没有人会发现他,他可以痛快地大哭一场,或者随时大声叫喊:“天朝,我草尼玛!”

      躲在卫生间足有20分钟,林洛还是没有收到通知他回屋的电话,他决定还是回去看看,不管遇到什么场面,他都会坦然面对。

      屋里的情景和他想象的别无二致,三个女人的屁股都已经开花,美丽动人的脸上写满了痛苦与哀羞,泪水、汗水洒了一地,职业女性的节操碎了一地。尽管如此,三人还是规规矩矩地并排撅在孙总身前,不敢乱说乱动。

      孙总手提着一只毛笔,在徐敏的屁股上写下了“为人师表”四个大字,徐敏还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感谢道:“谢谢领导亲笔题词!”

      写完后,孙总把毛笔杆直接插入了徐敏的菊花,“留个纪念吧,徐老师,正宗的狼毫湖笔!”

      “谢谢孙总的礼物,我回去一定好好收藏!”徐敏含着泪收紧菊花,防止毛笔脱落。

      “那我的礼物呢?”尽管屁股开花,秦丽依然积极地表现自己的好整以暇。

      “哪能少了你的礼物啊?”说完照着秦丽的屁股沟就是一藤条,只听秦丽一声惨叫:“啊!—”从菊花到下身就像被咬了一口一样,火辣辣的疼痛瞬间袭来。

      “这滋味怎么样啊,秦总?”

      “我、我太舒服了。”秦丽咬紧牙关说道。

      “还有韩部长,这次终于把500下屁股板子给打完了,这惩戒也算完成了第一步了,就来根烟放松放松吧!”

      说完孙忠群点上一根雪茄,吸了两口之后,把剩下的几乎整根雪茄狠狠地塞入了韩洁的菊花。韩洁的菊花登时一紧,雪茄立即又燃烧起来,热气烘烤着韩洁被打得板花叠叠的屁股,让她切身体会到了烈士邱少云的痛苦。韩洁却依然忍受着凌辱,在众人的哄笑中大声喊出:“谢谢孙总的惩戒!以后我一定加倍努力,为公司奉献自己的价值!”

      回到宾馆时,林洛已经睡意全无,今天一天发生了太多颠覆自己价值观的事情,他无法理解,却又不得不接受,一向冷静客观的他始终难以思考明白,这些平时衣着光鲜的美丽女人为何要牺牲自己的肉体和尊严去换取名利?难道核心价值观都是说给别人听的,没有人真正地去拿那些东西约束自己?如果是那样,这个世界岂不就是一个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世界?在这样的世界里,没有爱,没有情,没有道德,那自己存在的意义又在哪里呢?

      想着想着,林洛的手机突然响了,他打开一看,竟然是韩洁发的短信:“睡了吗?”

      这是韩部长第一次这么晚给自己发短信。

      林洛感到一种异乎寻常的兴奋,赶紧回复:“没有呢。”

      “方便的话请来我房间,我有些话想和你说。”韩洁回复道。

      林洛穿好衣服,走到韩洁的房门前,犹豫再三,还是按响了门铃。

      不一会儿,门被打开了,韩洁穿着睡袍,刚洗完的头发盘好后用头巾包裹着,看到林洛一副严肃的样子,韩洁莞而一笑,摘下了房门的防盗链。

      “请进。”

      林洛硬着头皮走了进去,虽然无法预知韩洁会和他说什么,但至少已经准备好了自己想对韩洁说的话。

      京郊延庆县的崇山峻岭之中,隐藏着一座占地面积大约500亩的培训中心,这里不仅培训设备先进,而且环境优美,一幢幢庭院式建筑错落有致地分布在各个角落,亭台楼阁,叠瀑清泉,在漫天雾霾的京城,难得寻到这样一方远离城市喧嚣的世外桃源。

      在一座庭院的连廊里,一位男客人刚办理完入住手续,一手拿着房卡,一手拖着自己的行李箱,略带疲惫地来到106房间的门口。打开门后,他发现里面还有其他客人。

      “原来是两人一间房啊?培训中心真小气。”他心里不禁咒骂着组织者的粗心和吝啬。

      “你好!”

      看到比自己先入住的客人是一个高中生模样的小男孩,男子心里更是生气,这指不定是哪个领导的家属,借着公款来这里度假的。还不能得罪,于是赶紧打招呼:“你好!我是华东大区的,叫林洛,你怎么称呼?”

      “我叫陈松,阜成路中学高三学生。”男孩儿回答道。

      “你是来这里休假吗?”林洛问。

      “不是啊,已经开学了,我哪能休假啊?”

      “那你是?”

      “我是学校安排过来参加课外活动的。”

      “都高三了,还有课外活动啊?北京的孩子生活就是充实。”

      “哪里哪里。”虽然声音还很稚嫩,但是男孩的言谈举止却显出与年龄不相称的成熟。

      林洛看了看手表,发现已经快到吃中午饭的时间,于是对陈松说:“去吃饭吗?我们一起去好不好?”

      “好啊!”陈松愉快地答应了。

      二人一起离开了房间,路过园区中间的大草坪,林洛发现草坪的正中有一位女士正带着自己的孩子在放风筝,不由得想起自己的童年,一直都在紧张忙碌的学习中度过,如今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回想起上学的时光,虽然紧张,但是非常充实。如今在这看似闲适的环境下,自己的心情却仍旧不能放松。韩洁嘱咐自己要在北京多停留一个星期,京郊培训中心的人会安排具体事宜,林洛虽然不知道要自己留下来具体做什么,但已经预感到一定不会有好事。

      食堂是自助式的,伙食非常不错,中西结合,就餐的客人寥寥无几,也许是培训中心不对外营业的缘故,这里的服务人员少得可怜。林洛取了几样点心,接了一杯果汁,找到座位坐好,不一会儿陈松也回来了,坐在林洛对面,餐盘里装满了各种烤肉和海鲜。

      林洛笑道:“看来你今天的食欲不错啊。”

      “那是啊,吃饱了下午好参加课外活动啊。”

      “哦,你们要开展什么课外活动啊?拓展训练吗?”

      “差不多吧,反正挺消耗体力的。”

      “那你多吃点,下午好好表现一下。”

      “嗯,这里的饭菜还真不错,口味比以前更丰富了。”

      “你以前来过这里?”

      “来过四次了。”

      “都是来参加课外活动吗?”

      “差不多吧。”

      “看来你在学校里一定很受老师欣赏啊。”

      “不是啊。”

      “太谦虚了,要不然这种活动怎么总让你参加啊?”

      “和这个没关系,主要是我喜欢。”

      “你喜欢运动吗?”

      “运动当然喜欢了,但是课外活动更喜欢。”

      二人吃完饭后,陈松回房间午睡,林洛一个人在培训中心的园区里散步。中午时光依然风和日丽,远山近景,空气清新,林洛感叹这些腐败分子真会给自己找好地方,这一处培训中心,造价至少亿元以上,位置又这么偏僻,来时绕着盘山路不知开了多少圈,几乎就是与世隔绝一样。韩洁不知道现在在干什么?主题服务一周,那就是说她此时此刻也应该在这里,具体哪个房间就不得而知了,所谓的主题服务又是什么名堂?真搞不清楚。陈松这小子说话也神神秘秘,讳莫如深,这个家伙为何来到这偏僻的地方开展课外活动?而且也没见他的同学和老师跟他一起过来,他到底是什么来头呢?

      林洛百思不得其解,在外面散步30分钟后,觉得有些乏累,于是决定回房间休息。哪知他刚推开门,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只见一个衣着整洁,烫着波浪卷发的女人,正背对着自己,站在陈松面前,低头听着陈松训话。这个女人看着特别眼熟,从衣着打扮来看,不正是方才带着孩子放风筝的那位母亲吗?她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房间里?为何又会垂手侍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松看到林洛进来,没有任何表情,依然把腿架在茶几上,倚靠着沙发,一边喝着茶水,一边慢条斯理地问:“宋洋女士,你的问题反省得怎么样了?”

      “我一直在反省啊。”女人唯唯诺诺地回答着。

      “那你说你的问题是什么?”

      “我—”

      “干嘛支支吾吾的?敢做就不敢说吗?”

      “我是—”女人似乎难以启齿。

      “不想说就算了,你回去吧。”陈松似乎胸有成竹。

      女人犹豫了一下,从她的表情来判断,她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可以看见额头上开始冒汗,脸颊也开始泛红,但她最终还是站在原地,没有离开。

      “我其实也是为了孩子上学,后来有人介绍我和阜成路中学的周校长认识了,我们成为朋友,一直发展下来,也做了有些过分的事情。”

      “有多过分?”陈松饶有兴趣地问道。

      “我和周校长关系很亲密,破坏了周校长的家庭和睦。”

      “你还知道会破坏人家的家庭和睦啊?这说明你是明知故犯啊?看来你属于恶意的小三了,明知对方有老婆孩子还和人家乱搞?”

      “嗯,是的,我错了。”女人本已低下的头垂得更低了。

      “你说你做了这么缺德的事情,应该不应该受到惩罚?”陈松问。

      “应该。”

      “你接受不接受惩罚?”

      “接受。”

      “接受任何惩罚?”

      “嗯,我接受任何惩罚。”

      “包括让你儿子退学?”

      “不,千万不要这样!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儿子能上这所小学,对我怎么惩罚都可以,千万不要让我儿子退学啊?”女人央求道,声音中带有一丝哭腔。

      “那取决于你的表现。之所以安排你儿子和你一起住进这里,你以为是亲子度假吗?告诉你,如果你表现得不好,我不仅会当着你儿子的面把你的屁股打开花,还要一根一根拔光你下身的毛,最后还能让你儿子彻底离开阜成路小学!你明白吗?老贱货!”

      面对眼前这个少年冷酷无情的威胁,女人的心理防线早已崩溃,她哭泣着说:“求求你了,如果要是惩罚我的话,千万别当着我儿子的面好吗?算是阿姨求你了。你看阿姨今年都是奔四十去的人了,你要是和阿姨弄起来的话,阿姨都替你可惜,你长得这么帅,等阿姨给你介绍几个漂亮小姑娘做女朋友好不好?”

      “少跟我讲条件!你以为你有资格跟我讲条件吗?我想怎么搞你就怎么搞你,要是不同意你可以马上回去,看看你儿子的课桌还能不能保住。”

      “不不不!千万别这样,陈松同学,你误会了,我不是和你讲条件,我真是替你惋惜,如果你真的不介意,那阿姨我还有啥说的,算是阿姨占了大便宜了,阿姨高兴还来不及呢。”

      “呵呵,你还真以为我愿意玩儿你那松垮的老逼啊,太高看自己了吧!周海生那个老东西愿意搞你,在少爷我眼里,你那老贱逼还真就不值得一探!”

      “那是阿姨想多了,阿姨哪有那么好运呢?”女人满脸堆笑说道。

      “其实把你叫来也没什么事情,刚才吃中午饭时有点撑,就想活动活动,消化消化食儿,吃完饭就睡觉对身体不好。”

      “是啊,吃饱了应该适度活动一下身体才健康。”女人附和道。

      “哦,既然这样,我就活动活动胳膊,你把裤子脱了吧,屁股给我撅起来!”陈松命令道。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1
    • 19
    • 0
    • 19
    • 1k
    • 李合宾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ykyfyb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13456789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m@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1qazse4Lv.1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明明Lv.1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三连星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Sandm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dhh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张强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354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sunwenq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霜降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狼途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路这样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16640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