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18
    • 纯粹的sp地狱

      纯粹的地狱
      (静海之里――狂人的小歇之地)
      铃仙默默的浮在空中,下面是静谧的海浪。这位紫发少女已经许久没有感受到月海的海风了,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全身心的感受这狂战前短暂的宁静。当她再次睁开眼睛时,一个模糊的身影出现在了她前方的远处。
      “她就是其他月兔说的那个狂人吗?”铃仙抱着心中的疑问,快速的逼近那个模糊的身影。
      “无论用什么策略,月之民总是有办法解决呢。”一位穿着雅致的年轻女性叹了一口气,扇冠两旁的流苏随着她的金色长发随着微微的海风缓缓飘动,背后七条紫红的灵焰让人感受到了她那绝对的灵力。她看到眼前的紫发少女,说到:“你做的很不错嘛,可以毫发无损的来到我面前,先让我承认我的败北吧。”
      “这个穿着雅致,举止得体,并且主动认输的人,真的是侵略月之都的狂人吗?”铃仙这样想着,举起她那没有拿着手枪的左手,指着面前的人说:“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过我想说的是,你到底是谁?就是你侵略的月之都的吗?”
      “我的名字是纯狐,乃是与月之民过不去的仙灵,正如你所见,月之都空无一人就是我的杰作哦。”七条灵焰貌似燃烧的更旺了,纯狐发现面前这位妄想与自己挑战的紫发少女长着一双月兔的耳朵,不由发出一阵狂笑,仿佛嘲讽般的笑道:“哈哈哈哈哈,月之民已经走投无路到这种地步了吗?把月兔投入地球染上地面的污秽,再让她反过来攻击我,哈哈哈,奇策!真实奇策!”
      “什么,月之都还有与之敌对的敌人吗?我完全不知道啊。”铃仙不禁有一丝慌乱,不过她还是压制住了自己的不安,对面前得意的纯狐说:“不管怎么样,你今天就等着被我打败吧!”
      “哈哈哈,嫦娥!你看到了吗?你曾经的月兔不自量力的想打败我。”纯狐并没有在意铃仙的宣战,转头面对着铃仙,嘴角微微一笑,从容不迫地说到:“怎么,全月之都的人都对我没办法,你还妄想可以打败我吗?嗯?沾染了地上污秽的兔子。”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铃仙并没有向面前拥有压倒性实力的敌人低头,举起手枪指着纯狐说到:“你的部下克劳恩皮丝就是我打败的哦,你那强化他人的力量貌似并没有那么厉害呢。”
      纯狐听到这句话后,笑眯眯的看着眼前天真可爱的小姑娘,说道:“正如你所说的那样,我有纯化事物的能力。我将克劳恩的力量纯化,是她得以强大。不过相对的,沾染了地上污秽的兔子,以我的纯化之力纯化你身上的死秽,可以瞬间无条件的将你杀死。你认为你有胜算吗?”
      “还是那句话,我是不会向你投降的,既然你有那样强大的力量,就让我见识见识吧!”铃仙的手指已经扣到了扳机上。
      纯狐没有理会铃仙,只是仰天长啸道:“我与你的仇恨自从那时起就定下了根源,如今的这番举动只会让我对你的仇恨继续纯化。不共戴天之敌,嫦娥啊!你看到了吗!我会一直折磨眼前的这个孩子!直到你出现为止!”纯狐的手臂微微抬起,冲着铃仙,掌心出正聚攒着紫色的灵光。铃仙也微微弯身,做好躲开弹幕的准备。只是出乎铃仙意料的是,自己身边出现了黑色的雾,而黑雾的来源正式自己!“难道这是纯狐纯化自己污秽的结果吗?”铃仙心里这样想着。此时铃仙已经完全被黑雾包围,只见黑雾瞬间变成了红玉弹幕,从各个方向射向铃仙。
      “撕”的一声,从各个方向飞来的弹幕同时穿过了铃仙的身体,鲜血从空中飘落,铃仙的身体也坠入静谧的月海之中。纯狐不进叹了一口气,感叹被自己杀死的敌人的弱小。
      ……
      “这里是哪儿啊……”铃仙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摸了摸自己的伤口,不过并没有发现有什么血渍,或者说自己根本就没有受伤。
      “这里是我的住处哦。”纯狐看着跪在地上手被反绑的铃仙,用温柔的语气在铃仙的耳旁说道:“这里可是地狱哦,我的小姑娘。”
      铃仙先是打了个哆嗦,之后环视了眼前这个摆放着各种奇怪的或者说让人不寒而栗的物品的房间,摇摇脑袋,对着纯狐说道:“不!不可能!我没有死!我喝过绀珠之药的,在符卡规则下你是不可能杀死我的!你在骗我!”
      “傻孩子……”纯狐撇开铃仙已经蓬乱的刘海,随后用手抬起铃仙的下巴,弯下腰,对跪在地上的铃仙说:“来地狱,就一定要死了才能来吗?吾辈与地狱的女神赫卡提亚·拉碧斯拉祖利已是千年的挚交了,我出入地狱就如同走路一样简单。带个月兔回来又何妨呢?这里的刑具,大多是你们地上与月球上没有的呢。”
      “你……”铃仙用不甘的眼神瞪着纯狐,之后叫到:“你以为我会怕你吗?我铃仙·优昙华院就算是下油锅、坠针山也不会屈服与你的!”
      “嘴上挺刚硬,身子却乖乖投降了呢。小姑娘,害怕就不要逞强嘛。”纯狐用手摸着铃仙的兔耳,看着铃仙微微颤抖的双腿,说道:“反正我与月之民交战已经到了僵持阶段,我也厌倦了,战意也全没了,胜利就随它去吧。千百年来我的乐趣就是享受月之民对付我的齐策呢。到时你呢,叫铃仙的小姑娘……”
      “我什么?”铃仙眼神带着一丝不安。
      纯狐把手放在了铃仙的额头上,使劲揉了揉,说道:“托你的福,我的战意已经没有了啊。你的那股倔强,我很是欣赏呢……”
      “所以你打算用地狱的酷刑来折磨我,来看我痛苦的神情吗?”铃仙眼睛对着纯狐说道。
      “别把我想的那么坏啊,我平时待人还是很温柔的。”纯狐用手拍了拍铃仙发抖的大腿,说道:“再说你这细皮嫩肉的小妮子,又是没有经历过死亡的,我怎么会用那么残忍的刑具对你呢?我还打算待会儿把你送回地上的世界呢。”
      “所以你想怎么样?”铃仙的眼睛里貌似闪过一丝希望。
      纯狐起身,指着墙说:“选一个吧,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哦。你是我的敌人,理应将你投入最痛苦的无间地狱,但是你确是一个值得欣赏的姑娘呢,你死了可是地上的一大损失呢。你放心吧,待会儿我会好好教育教育你以后要如何对待我呢。”
      “什么?”铃仙看着纯狐所指之处,墙上挂满了各种奇怪的东西,不过铃仙心里明白,那都是给予人们痛苦的刑具。紫发少女呆呆地看着这面墙,心想:这次怎么也逃脱不了了。
      纯狐拍了拍铃仙的脑袋,说道:“傻姑娘,你要是不选我可就让它们一个接一个的在你身上试了,试完后我想你也没有必要回地上了。”
      “别……别呀……”铃仙的眼眶终于润出一滴泪水,慌忙的指着墙中间说道:“就,就那个吧,那个黑色的,长方形的,中间有孔,还带手柄的那个。”
      纯狐取下那块黑色的板子,拿到跪在地上的铃仙面前,说道:“你知道这是干什么用的吗?”
      “不,不知道。”铃仙摇摇脑袋,泪水早已从眼眶流到了下巴。
      纯狐用手抚摸着板子,微笑的对铃仙说:“真是可爱的孩子呢,你妈妈没有打过你吗?”
      铃仙摇摇头,说道:“我没见过我妈妈呢,我记事起就跟着绵月丰姬大人和绵月依姬大人了。”
      “好啊,原来你是姓绵月的那两个拆台的人的手下呢,是让你感受一下我对你主人的愤怒了!不过话说回来,你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呢,从小就没有父母。而我啊,自从那时起,我的伯封,就……呜……”纯狐突然留下眼泪的场景让铃仙也不知所措,铃仙心想:刚才自己说错话了吗?会不会激怒于纯狐啊……
      纯狐抹了抹眼泪,解开铃仙的绳子。此时铃仙无力的瘫在地上,早已没有力气反抗。纯狐拉起铃仙,走到一个凳子前面,拉着铃仙的手说道:“那就久违的破一次例吧,小姑娘,你叫铃仙对吧?”
      “对啊,你……你想干什么啊……”铃仙此时也有些不知所措。
      纯狐一屁股坐在凳子上,说道:“来,趴在我腿上。”
      “这是要干……干什么啊……”铃仙并没有乖乖听纯狐的话,依然站在那里。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1
    • 18
    • 0
    • 19
    • 939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cg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老六h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cyfnbbLv.1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乐123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lwbdlasj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妍妍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小学的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12321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cat666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DJQ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474750489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dhh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试剂盒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