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1
    • 惩罚姐姐

      这是一个关于没有尊严的姐姐的故事

      “公司大小姐最近业绩不佳啊”,”社长估计也脸上挂不住了”,”是啊是啊,咱也不知道财务那里什么情况”,”但这件事闹得挺大的啊,上午还召开新闻发布会来着”,苏沐顶着流言蜚语返回了自己的公寓,她没有回家,而是躲到了自己随手买下的公寓,她知道这次父母不会轻易饶恕,但是她也庆幸,因为某些原因,在国外抽不开身的双亲暂时不会罚她,但她终究还是失算了,刚刚结束学期迎来暑假的苏鹿,收到了父母的电话,所以当他按响姐姐门铃时,刚准备去洗澡的苏沐,只身穿着内衣,骂了一句,“谁啊,快递放门口,老娘现在烦着呢”,便推门进了浴室,苏鹿有些错愕的表情,也暗自决心不能让姐姐好过,只是因为以前从来都是父母责罚,所以沐姐并不怕他,也没有想到苏鹿会来这里,他拿起手机打了姐姐的电话,却连续几个都没人接,不禁有些火大,转身来到院子里,使劲掰下了一根树枝,拿在手里呼呼的挥了几下,望着公寓的眼神不怀好意,许久,舒舒服服洗完热水澡的苏沐将自己扔进沙发上,只披着的一件浴巾下,雪白的皮肤大块的裸露在空气中,“咦,小鹿给我打了这么多电话啊,怎么回事?”,这时,手机又发来一条短信,“我亲爱的姐姐,你就这么将我晾在门外,整整两个半小时,你一定会后悔的”,“啊,” 苏沐轻忽一声,便去起身给苏鹿开门,似乎忘记了自己只披了一件浴巾,门开了,坐在门口的苏鹿抬头,望着姐姐,“怪不得的,原来是去洗澡了啊”,拿着刚刚掰下来的树枝,进了家中,苏沐看着弟弟怪异的打扮,忍不住问到,“你怎么过来了? 你手里这是什么东西,都这么大了还玩这些吗?”,苏鹿有些气愤,“你什么打扮? 很好看是吗?”,察觉到自己的装扮,苏沐不禁羞红了脸,但姐姐的尊严让她不肯低头,“我自己家里,我想怎样就怎样,和你有关系吗?”,苏鹿盯着姐姐,刚洗完澡的姐姐,成熟又妩媚,围了一圈的浴巾让人鼻血直流,此时他只比姐姐高了半头,“有什么关系,父母让我代替惩罚你,你说有关系吗?”苏鹿握紧了手里的树枝,听到这里,苏沐有些慌了,但她绝不想轻易服软,“哼,罚就罚,罚完赶紧走人”,她说完,便打算起身回房换衣服,但苏鹿叫住了她,“回来,谁允许的擅自离开的”,她不禁心中一颤,“惩罚现在开始,姐姐要严格遵守家规”,苏鹿严厉的指着沙发,“跪上去,热臀开始,不记次数”,见姐姐迟迟有些不肯移动,说到,“不遵守命令,惩罚翻倍,现在,把你的浴袍脱掉”,姐姐不由的红了脸,她知道自己浴巾下是全裸状态,但是,她一狠心,便解掉了浴巾,瞬间看到姐姐裸体的苏鹿也是心中一颤,他也没想到姐姐居然没穿内衣,看着姐姐成熟火辣的身体,不禁愣了愣,她下意识的伸手捂住自己,“这会知道羞了?”,姐姐没有说话,只是僵硬的挺直了身体,慢慢的挪到了沙发上,按姿势跪下,“双腿并拢,下腰,姿势标准吗?”,苏鹿说到,顺便重重的打了一巴掌在姐姐的屁股上,姐姐猛的遭受挨打,下意识夹紧了臀部,只是身为姐姐的倔强让她想尽肯可能的做到体面,他知道弟弟可能只是新手,于是尽力平静的说到,“姐姐苏沐,接受惩罚”,“很好,姐姐,父母说过,只要我愿意,我想这么罚就怎么罚,你开始前不听命令,还我和顶撞,这两天你都不用出去了,家里有肛塞吗?,这两天都带上吧”,姐姐心中猛的一沉,他怎么连这些都知道,说着,苏鹿拿起了自己的树枝,重重的扫在了姐姐的屁股上,树枝清脆的响在姐姐臀部,姐姐吃痛,但还是忍住,保持姿势,但哪有这么容易,苏鹿连续快速的挥舞着,姐姐雪白的臀部逐渐鼓起一束束杂乱的红条,喘息声也越来越大,终于,苏鹿停手了,但这远远不意味着结束,他伸手摸了摸,姐姐的屁股已经通红,不少地方都鼓起了红楞,“腿叉开”,苏鹿继续着,并找出了板子,姐姐有些难为情的照做,但苏鹿还是狠狠的补了一板子,“大点,,” 姐姐有些屈辱的低头,然后将大腿分开,下腰,苏鹿此时能清晰的看到姐姐的菊花和阴部,臀缝还是和蛋清一样雪白,在这个屈辱的姿势下,姐姐心里的防线逐渐被击垮,板子呼啸而来,啪 啪 啪 啪 啪 啪 ,打在姐姐的屁股上,很快,红痕就遍布整个臀部,苏鹿很照顾的在每个地方都重重的来了几下,姐姐心理也不再顾得上屈辱,只是希望能赶紧结束,苏鹿用劲打在了姐姐的臀峰,覆盖在之前的红楞上,剧烈的疼痛冲进姐姐的脑海,她终于痛呼一声,“啊,” 姿势也被打散,苏鹿停了下来,“加罚,如果你再乱动,我会把你绑起来”,其实到这里苏鹿已经消气了,只是感觉没有彻底的征服姐姐,于是狠下心决定一定要打出威严来,于是拿出了藤条,姐姐似乎知道他要做什么,终于有些渴求的说,“求你了,别这样,姐姐错了,姐姐不该不讲理由的顶撞你,别用藤条”,“如果是父母的话,是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的吧,我说了,今天怎么罚你都是我决定,别再有下次,认真受罚吧,好好反省自己”,姐姐咬牙底下了头,苏鹿让姐姐搬来椅子,跪了上去,这样她的屁股就刚好在合适的高度,苏鹿让她先跪着,去厨房准备了一块生姜,“对于你前面的表现,我很不满意,上姜罚吧”,听到这几个字,姐姐抖了一下,她知道,弟弟是真的生气了,但随之而来的,却是巨大的屈辱感,她有些颤抖的扒开了自己的臀缝,跪在椅子上,任由自己弟弟将生姜塞进去,苏鹿故意碰了碰姐姐的阴唇,在不断的鞭打中,早已敏感而湿润的流出了不少的液体,此时被触碰,姐姐害羞的想要夹紧,却在生姜的折磨下痛不欲生,“看来你还挺兴奋? 不知廉耻”,姐姐彻底说不上话了,在全身心的与姜罚对抗时,藤条到了,重重的招呼在姐姐的屁股上,犀利的甩在姐姐的臀峰,“啊啊啊”,姐姐开始脆弱的哭泣,同时叫喊,但苏鹿的节奏越来越快,一次一次的抽打在姐姐的屁股,“苏鹿,我错了,啊啊啊,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啊啊”,啪 “啊啊,饶了姐姐这一次吧,我不敢了”,苏鹿没有停手,而接续着鞭打,他知道要真正的征服姐姐,还差一些,同时说着,“最后十下,规矩你知道,错一下,抽臀缝五次”,姐姐现在才明了,他熟练的根本不是第一次,但一路的疼痛屈辱和恐惧早已让她濒临崩溃,现在他说的每一句话,她都不敢抵抗,似乎已经任其摆弄,“跪在地上,手肘撑地,把你的屁股给撅起来,下腰”,苏鹿用手按住姐姐的腰,臀部翘出了完美的曲线,遍布的红痕,愈发吸引人深深的责打,“报数”,说着,他便重新挥舞起了木板,重重的落在了姐姐的屁股上,“啊啊,,1 ,,”,啪的一下,“2,,”,又是几下连续的拍打,丝毫没有给姐姐任何反应的时间,“啊,3” ,啪,“4,,5 6”,姐姐本能的大声的报数,木板已经将姐姐的屁股打的发亮,最后的四下,苏鹿有一下重重的打在了臀腿交接处,姐姐被打的痛苦的颤抖着,尽全力抵抗着,保持姿势,眼泪滚出,抬头又底下,从喉咙里挤出数字,终于结束了,苏鹿有些心疼的看着瘫倒在地,将头埋在臂弯里小声抽泣的姐姐,他为她拿来了浴巾搭上,同时小心的去触摸姐姐的屁股,可怜的红红的屁股碰一下就剧痛难忍,但真的怕了弟弟的姐姐只是抽动,却不敢阻挡,“抱歉,沐姐,但好歹让我把姜取出来啊”,姐姐听话的撅起了屁股,扒开臀缝时又是一顿抖擞,抱着姐姐进了屋,苏鹿为姐姐上了药,姐姐始终没有和苏鹿说话,经历了这次惩罚,她有些不知道如何面对自己的弟弟,总之,她成了一个没有尊严的姐姐了。

    • 5
    • 1
    • 0
    • 4.7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13062Lv.2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感谢作者写的真好感谢作者感谢作者感谢作者谢谢分享谢谢分享感谢作者写的真好感谢作者写的真好谢谢分享感谢作者写的真好谢谢分享写的真好写的真好写的真好写的真好写的真好谢谢分享写的真好感谢作者感谢作者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写的真好写的真好感谢作者写的真好写的真好谢谢分享写的真好感谢作者写的真好谢谢分享感谢作者写的真好谢谢分享写的真好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感谢作者写的真好写的真好感谢作者写的真好写的真好感谢作者写的真好谢谢分享写的真好感谢作者写的真好谢谢分享写的真好感谢作者写的真好谢谢分享写的真好感谢作者写的真好谢谢分享写的真好写的真好谢谢分享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谢谢分享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谢谢分享感谢作者写的真好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