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穆桂英受辱

      话说北宋时代,真宗皇帝重用奸臣潘仁美,此时辽兵犯境,杨继业率领杨家将奋起抗敌,却被潘仁美施毒计害得可怜杨家男丁在此次战役中死的死,俘的俘,浴血奋战之后,辽兵总算得以遏止,但潘杨两家却因七郎比武打死潘虎、潘仁美又射杀七郎而结下世仇。

      转眼数年过去,忽一日,探子来报,肖太后又率领50万大军挺进中原,真宗一听,当时就没了主张。他的爱妃是潘仁美的女儿,就怂恿皇帝派自己父亲去,妄图借此掌握兵权。然佘太君极力反对,称杨门女将愿意效力于朝廷,去战辽兵。皇帝不愿意得罪爱妃,也对潘仁美挂帅有些放心不下,于是便派穆桂英为先锋,八妹杨八妹为赞军使兼军政司,助潘仁美统帅宋兵60万,去敌辽兵。

        这年,杨八妹刚刚21岁,穆桂英年方18岁,一个刚嫁少妇,一个待字闺中,都生得风姿绰约,细腰丰臀,极其端丽!临行前,太君一再叮嘱:潘仁美对杨家痛恨不已,你等要小心他公报私仇。八妹、桂英表面记下,但是心里却都道:我等岂会怕这个老匹夫!

      次日,大军从汴京城郊出发,照例早晨点卯,潘仁美心里想:穆桂英啊穆桂英,这次我一定要让你知道知道我的厉害,心中打定主意,跟别的将官说好的点卯时间比对穆桂英说的要早一个时辰桂英果然中计, 来迟了一个时辰。潘仁美脸色铁青, 大怒道: 大胆穆桂英, 你身为先锋官, 大军尚未出发, 你就如此不守军纪, 我若不重重责罚, 军纪何在? 来人啦, 与我拉下去重打四十军棍! 军政司给我好生监刑。

        由于桂英是御封的灵波郡主、正三品女将,又尚未与宗保完婚,依大宋军律,未嫁的女将受罚当在后帐去衣由健妇行刑。杨八妹虽是疑心老贼做鬼,为桂英私下不平,但心想自己监刑,不辩也罢。当下到了后帐,便暗示桂英暂且忍着,又叫过兰剑、梅剑两个贴身女兵,暗中吩咐一番。二人让桂英伏到刑凳上,也未去衣,便抡起军棍,照桂英的娇臀打下,看似声音很大,实则并无大碍。

        大约打了二十棍,潘仁美忽率众将径自到了后帐,便要令两名健妇将桂英带到另帐去验伤。原来潘仁美令八妹监刑,原本就是放线钓鱼之计。后帐监刑的另一位军政司女副使赵思思,乃是其姘头,早将行刑情形密报潘仁美。却说验伤的两名健妇少顷来报:穆将军双臀微红,杖伤极轻。潘仁美大怒,当下令人将掌刑的女兵先打五十荆条。杨八妹自知理亏,拦阻不了,只得眼睁睁地看见兰剑、梅剑当场被扒去了战裙,双手抱膝,羞答答地撅起屁股,过来两个彪形大汉,取下荆条,一五一十地狠打。可怜两位姑娘都是出身好人家的黄花大闺女,,虽练过一些武艺,毕竟是女儿家,细皮嫩肉从未受到如此酷刑,疼得是呼号惨旦。

        少顷,五十荆条打完,两位姑娘的屁股俱是又红又肿。这时,潘仁美冷笑道:“杨八妹,本帅五十荆条就将这两个贱婢打成这样,你是如何监刑的?”

        杨八妹道:“大帅,你的五十荆条是健卒掌刑,男女力道相差极大,桂英的伤自然也轻。

      潘仁美一时语塞,这时军政司副使赵思思急忙上前,一番耳语后,潘仁美又捻须奸笑道:杨八妹你奉命监刑,为何只去了铠甲,未除小衣,分明是有意徇私!依大宋军律,该去衣者未去,监刑官该当何罪啊?赵副使!”

        赵思思得意道:“回大帅,监刑官该当去衣,鞭臀三十。”

        杨八妹没想到赵思思竟也精通军律,无奈自己身为军政司正使,不能不遵军律,只得红着脸伏身刑凳上,掀开战裙侯打。

        “不,元帅,不能打八姑姑……”桂英不愿杨八妹再代己受过,当下跪求道。

        “大胆,本帅依律行刑,尚未问你的逃逸刑罚之罪,还敢多嘴!”潘仁美怒道,“来啊,给我掌嘴”

        当下,便有健卒一拥而上,将桂英小姐按在另一张刑凳上,过来一个赵思思的女亲兵,褪下裙裤,抡着比男兵还粗的胳膊,照着光裸的屁股,“啪,啪,啪,啪……”一连掴了十来下。桂英小姐怎么也没想到掌嘴竟成了掴打光屁股,羞痛之下,岂敢再言。

        这边,赵思思亲自动手,把杨八妹的裙裤扒个精光,又命她撅起屁股,而后亲自执鞭,狠狠地抽落在少妇那雪白肥嫩的大屁股上,可怜八妹只觉得整个屁股如被毒蛇撕咬一般,疼得她连声呻吟。

        鞭完三十之后,潘仁美又道:“杨八妹,你还不从实招来?八妹,身为军政司正使,徇私枉法,该当何罪!”

       

        一旁的赵思思急上前奏到:穆桂英避刑,依律加倍处罚,当重责八十军棍;杨八妹身为军政司正使,行杖徇私,较穆桂英罪加一等,当处以裸臀重杖一百;另外,穆桂英受刑本该去衣,却因杨八妹徇私未去,依大宋律今后二人受罚一律当众裸决。

        潘仁美得意道:“好!不过,本帅念在杨家一门忠烈,穆桂英又未婚嫁,这名门闺秀当众裸臀受杖,未免不便;杨八妹也是御封的清萍郡主,今日你二人便在这大帐之中受刑吧,但是为防徇私舞弊,本帅当和众将在此亲自监刑。众将以为如何?”

        那帐中众将多是潘仁美的心腹,余下几个并非亲信的,但一听说要将两个美女光屁股杖责,哪个不爱看,于是众口一词,都道:“元帅所判极公!”

        当下,军牢手上下按住桂英和八妹,轮起军棍狠狠地责打起两位女将军的屁股。只见那七尺长的红漆大棍带着风声,落到她们的细嫩的光腚之上,发出清脆的声音,每抽打一下,姑娘们嫩臀白晰皮肤上就隆起一条很高的青紫色伤痕。 刚打完五十军棍,两位女将已经痛得昏死过去,潘仁美令人将其用水喷醒继续杖责。一桶水向桂英和八妹头上泼去,二女缓缓舒醒,“啊呀,痛杀我也”,只感到屁股象着火一般。“给我狠狠地打”,潘仁美喝道,于是,军棍又飞向二位女将的屁股,丰满的屁股已经被打得凹进去又突出来,臀浪翻腾,臀波滚滚,臀肉好似飞溅出来。桂英和八妹咬紧牙关,决不向老贼求饶,军棍打完,二女将军已是香汗淋漓,气喘嘘嘘,屁股均是杖痕累累,或青或紫,红肿甚至扩散到大腿,鲜血迸流,滴到了地上。穆桂英感觉到双腿之间一阵湿热,还闻到一股燥臭味,原来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竟被打得小便失禁了,想到在这么多大老爷们前撒尿,穆桂英真是又气又羞,眼泪差点流了出来,紧接着,潘仁美令人将桂英和八妹吊在门外,裸出臀部示众,要众人谨记教训。

    • 2
    • 0
    • 0
    • 752
    • mood小豪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