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韩幼娘

      鸡鸣保卫战就这么结束了,杨凌虽然对他们的行为有些不满,却也无可奈何,毕竟他的职位太低,无法左右这件事情。
      不过他现在还有一件事要去做。
      从城头一下来他就一把拽住韩幼娘往家里走,这自然引来了其他人侧目,韩幼娘被这么多人盯着,自然有些不好意思,杨凌却不管这些,他只是一个劲的拉着韩幼娘往家里走。
      来到家里,杨凌一把把韩幼娘甩在院子里,韩幼娘虽然武功高强,却也不敢向自己的丈夫动手,只得老老实实的任由相公摆布。
      回到堂屋,杨凌一屁股坐在床上,而韩幼娘则小心翼翼的像一个犯了错误小孩子一样低着头,走到他的面前。
      韩幼娘怯怯的叫了一声:“相公……”
      杨凌冷哼了一声:“原来你还知道有我这个相公,我还以为韩大小姐早忘了呢!”
      这话可就有点诛心了,韩幼娘不禁有些害怕,瘦削的肩膀有些颤抖。
      杨凌看到这一幕,虽然心里也有些难受,却还是狠下心来。
      所以直接假装看不到,狠心说道:“我问你,在城墙上为什么不听我的话!”
      “因为我担心你………”
      声音很小,也很无力,让人很难联想到棍扫群虏的女英雄形象。
      杨凌见她这个样子,心里更加难受,可转念又一想今天的事,还是不禁狠下心来。
      冷声道:“不管怎么说,你今天是不是没有听我的话!”
      “是”依然是怯怯的回答,显得是那么无力。
      “那就行了,看来是我这段时间对你实在太好了,你都不知道到底该听谁的话了!既然你犯了错误,就别说其他的了,家法伺候!”
      韩幼娘一听这话,脸不禁红了,她自然知道相公的家法是什么,虽然心中有些害羞,但她也知道这件事自己做的不对。
      况且,别说自己犯了错,即使没有错误,丈夫打妻子,还需要理由吗?韩幼娘在不断的找理由安慰自己。
      “过来,趴我腿上!”
      杨凌的一声断喝打断了她的无限遐想,韩幼娘只得老老实实的趴在杨凌的腿上,丰腴的臀部高高翘着。
      她没有像平常一样穿着长裙子,而是一条比较宽松的裤子,毕竟,在城楼打仗穿着一条裙子,那简直就是直接告诉别人“我是一个女人了”。
      以贤妻良母为目标的韩幼娘当然不会这么做这样的事,可这么一来,现在趴在杨凌的腿上,韩幼娘的屁股的轮廓一览无余。
      可杨凌却没有心思欣赏如此美臀了,毕竟他现在要做的是好好教训这个小丫头一顿,而不是闲着没事的偷窥别人的屁股。再者说,他也不用偷窥。
      “啪”
      杨凌在她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韩幼娘也没有哼一声,她只是有点羞,毕竟,这是相公第一次打自己屁股。
      杨凌说道:“知道错了吗?”
      韩幼娘虽然害羞,但性格还是比较倔强,闻听此言,咬牙道:“妾何错之有!”
      杨凌一听,没有在说话,巴掌不停的啪啪落在韩幼娘的屁股上,韩幼娘身子还是不动,只是喉咙里多了几下闷哼。
      杨凌也有些恼了,一只手拽着韩幼娘的裤腰上,韩幼娘也知道相公的意图,连忙用双手护着自己的屁股。
      杨凌虽然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秀才,但好歹也是一个大男人,要是连一个小丫头的力气都比不过,他还不如去死呢。
      杨凌把她的两条胳膊反剪在后腰上,把右手放在她的裤腰上,狠狠的往下一扯,丰腴挺翘的屁股顿时就映入了杨凌的眼帘。
      结实挺翘的屁股由于之前的责打,已经呈现了诱人的红色,杨凌强压住自己心头的欲望,抬起手,狠狠的在她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
      韩幼娘原本羞得红扑扑的脸庞现在红色又增加了几分。
      虽说是夫妻,但与杨凌结婚这么久,别说房事,就连其他一些亲密的动作也没做过,如今被相公按在腿上当成小孩似的打屁股,韩幼娘实在是羞不可抑。
      “啪啪”
      “啪啪”
      杨凌使出浑身的力气,把巴掌狠狠的抽在韩幼娘的屁股上,喘着粗气,停住了手,说道:“幼娘,我再问你最后一遍,你到底认不认错!”
      韩幼娘脖子一梗,说道:“相公!若是惩罚我不尊夫令,妾自领罚,若是相公令妾背夫逃窜!妾无错,何来认错之说,妾………啊!”
      “啪”
      杨凌被她气得不行,还没等她说完,又接着抡起巴掌狠狠抽她的屁股了。
      “啪”
      “啪啪啪”
      …………
      打了好长一会儿,杨凌也累了,他这副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打人打的自己累的不行,可挨打的韩幼娘撅着屁股,宁愿挨打也不认错,而且连屁股都不带扭得,摆明了是要跟他杨凌犯驴。
      杨凌自从来到这个世上,这个小丫头一直对自己都是毕恭毕敬的,猛的一犯倔,杨凌反而有些吃不消。
      本来杨凌的本意是打她一顿,吓唬吓唬她罢了,可谁知道这小丫头的性格这么倔强,本来心里没有火的杨凌也有些生气了。
      既然巴掌打不疼你,我看你挨不挨得住板子!杨凌咬牙切齿的想着。
      “幼娘,把床下的相公那双鞋递过来!”杨凌吩咐道。
      韩幼娘当然知道这个鞋是用来干什么的,却也没有求饶,乖乖的伸手拿来鞋子递到自己丈夫的手里。
      这双布鞋类似于如今的老北京布鞋,是韩幼娘嫁过来带的,是韩幼娘亲自做的,因为已经入冬,这种鞋子鞋帮布又薄,所以一直没穿,搁在床底。
      杨凌接过鞋,看着爱妻如此听话乖巧的行为,心里也是百感交集,可是一想到今天那血腥的一幕幕,杨凌只好放下心里的悲恸。
      “啪”
      鞋底子远远比巴掌厉害,原本红的还不太明显的屁股在这一鞋底子的打击下瞬间红了几分。
      杨凌狠下心来,接着打她的屁股,韩幼娘咬牙忍着疼,屁股还是一动不动。
      杨凌瞪着眼看她的屁股在自己鞋底子的打击下一起一伏的运动,心里像刀割一样疼。
      杨凌咬牙狠狠抽着她的屁股,心越来越痛,落在她屁股上的板子却越来越重。
      韩幼娘紧紧咬住下唇,忍着屁股上的火辣辣接连不断的疼痛感,原来可爱的小嘴唇已经被咬的没有一点血色了。
      “啪啪啪”
      韩幼娘的红臀在不停的颤动,原来洁白的屁股早已经红肿不堪了。
      看着爱妻的红屁股,杨凌实在有些受不了了,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幼娘,我在问你一遍,你到底认不认错?”
      韩幼娘有气无力的说道:“相公若要惩与妾,妾无怨言,然妾绝不认错。”
      杨凌看着她倔强的样子,一时间竟是有气无处发泄,只好站起来,轻轻把她抱在床上,光着屁股趴在床上,杨凌轻轻的把被子盖在她的身上,掖好,转身离去。
      韩幼娘痴痴的望着相公的背影,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滴在被子上………
      这篇文章写完了,大家不要担心,还会有其他的sp文章在我的主页里更新,直到我的小说创作热情又回来,后面还会有很多回明的情节,本人在此特别声明。

      杨凌坐在轿子里,旁边的高文心一脸心疼的给他包扎着胳膊上的刀伤,玉堂春在旁边低声啼哭。   雪里梅是一个火爆脾气,在一旁愤愤不平的说道:“这个王景隆真该死!咱们老爷都已经饶了他了,他竟然还执迷不悟,还要行刺老爷,真该死!”   杨凌笑着安慰道:“雪儿,别生气了,我不是没什么事吗?说起来也是他自作孽不可活啊!可是………”   杨凌的话锋一转,把脸也板起来了,冷声说道:“玉儿,今天这么多事的主要责任在你!就算你要给你的生父一些供养之物,你也可以和我商量!而不是自作主张!明白吗?”   玉堂春的眼泪顿时溢出了眼眶,看起来特别的楚楚可怜,说道:“知道,老爷。”   “既然知道,那就别说废话了,你自己回到府上自去向夫人领家法吧!”   杨凌一说家法,玉堂春的心里更加害怕,她早就听说过,一些大户人家处罚施舍侍妾的家法都特别严厉,不是木棍就是皮鞭,虽然她相信杨凌不会这么狠心,可以听到挨家法,心里不免有些害怕。   杨凌回到府里就去让高文心处理刀伤去了,雪里梅继续处理明日成亲的具体事宜,只有玉堂春一个人楚楚可怜的走到韩幼娘的住处。   “吱”   韩幼娘一整天都在府里,不知道自家丈夫在外边做了什么事,正在自己小房里梳妆打扮。   见见玉堂春进来了,连忙站起来,微笑着说道:“妹妹这是怎么了,明天就要成亲了,怎么还有闲心到姐姐这里来啊?”   玉堂春红着眼眶,把今天所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韩幼娘。   韩幼娘听完,忍不住责怪道:“妹妹!你可真糊涂啊!就算是你的亲生父亲来了,你也可以跟相公说啊!相公为人善良,待人以慈,要是相公知道了也不会坐视不管,可被你这么自以为是的一搞,别说相公,我都有打你的心了。”   玉堂春被她说的俏脸一红,内疚道:“姐姐,我知道错了,也愿意接受老爷的惩罚,姐姐,咱俩的家法是什么。”   一说这话,韩幼娘的脸顿时就红了,情不自禁的想到在鸡鸣驿被相公惩罚的情景。   韩幼娘很快定了定神,说道:“妹妹,咱们家的家法其实就是………打屁股。”   “啊?!”   玉堂春闻言不禁玉面绯红,檀口微张,凤眼圆睁,有些错愕的说道:“什么,姐姐,这个是不是也太羞人了?”   韩幼娘瞪了她一眼,说道:“臭丫头,你还有脸说!要不是你犯了错,你会挨家法吗?知道羞才好呢!不过今天看在姐妹情分上,不让你褪去衣裤了,过来趴我腿上。”   玉堂春只好绯红着脸乖乖的趴在韩幼娘的腿上,微微翘起自己的屁股。   韩幼娘看着玉堂春乖巧的样子,心里感慨万分,不禁想起来自己当年被相公惩罚时的样子,大概和玉儿此时的心情差不多吧。   韩幼娘神游了一会儿,举起巴掌狠狠的落在玉堂春的屁股上,韩幼娘自幼习武,内气功底子极强,一巴掌下来,自然特别疼了。   “唔………”   玉堂春疼的闷哼了一声,继续乖巧的撅着屁股。   韩幼娘狠下心来说道:“妹妹,别怪姐姐狠心,今天虽然用巴掌打你屁股,但是也不会轻饶了你,姐姐我打你………四十巴掌!”   “啪啪啪”   韩幼娘虽是一个娇滴滴的美女,但是她的手劲可真的不小,几巴掌下来就打的玉堂春哀声低叹。   “啪啪啪”   玉堂春的屁股又挺又翘,韩幼娘的屁股则比较丰腴,两个人的屁股不太相同。   玉堂春挨了十几下之后,忍不住扭了扭屁股,仿佛想要缓解缓解疼痛感,可是韩幼娘的巴掌总是准确而又结实的打在她的屁股上。   此时正是初夏,玉堂春仍然穿着较厚的衣服,但是韩幼娘的力气实在太大了,隔着中裤和粉色裙子照样打的她挺疼的。   “啪啪啪”   “唔………”   玉堂春疼的眼泪溢出了眼眶,娇喘连连,看着挺让人心疼的。   杨凌受伤的胳膊被高文心一阵收拾,总算是收拾好了,杨凌担心家里嘴快的下人告诉幼娘惹得她担心,所以见胳膊没有什么大碍了就连忙过来看她。   “啪啪啪”   杨凌一来到门口就就听到这个声音,感觉有些诧异,推开门一看,顿时吃了一惊。   玉堂春见自己被打屁股的景象被杨凌看到了,顿时羞得满脸通红,韩幼娘见相公来了,也停下来了手。   杨凌有些惊愕的问道:“幼娘,你这是干什么?”   韩幼娘也好奇的问道:“相公,不是你让我用家法惩罚玉儿吗?”   杨凌无力的叹道:“幼娘,我当时就是有些生气一时说的气话,没想到这个小丫头还当真了,真的来找你领罚来了,不过……”   杨凌话锋一转,说道:“虽然这是一场误会,你打玉儿确实有些不对,赶紧跟玉儿道歉,而且必须让她原谅你,要不然相公就用家法教训你!”   杨凌话音刚落,玉堂春连忙过来跪下说道:“老爷,奴婢自知犯错,自愿领罚,怎敢因为自己惹得夫人受罚,奴婢任由老爷惩罚,但求老爷莫要迁怒于夫人。”   “行了,我不打幼娘也就是了,你赶紧去擦擦药去吧,明天咱们成亲。”   “嗯”玉堂春含羞带怯的点了点头,脸上浮现出幸福的红晕。

    • 1
    • 0
    • 0
    • 496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