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小龙女被打板子

      姑娘,请问……”

       

       

       

      草丛乱石中,站着一个高高大大的少年,眼睛忽闪忽闪地,目光向她投过来。

       

       

       

      “你刚才叫我什幺?”

       

       

       

      少年的眼睛更亮了。他用手狠命擦着自己的粗布衣裳。“姑、姑娘。”

       

       

       

      那女子嗤的一声轻笑,嘴里重复着:“姑娘。”似乎颇为新奇。

       

       

       

      少年低下头,看脚底的乱石。这女子不高,但决不矮,只是瘦,看起来很小的样子,容貌却极是清丽。少年想着:刚才,太阳从那幺多大树中间钻过来,涂在她的脸上,她的脸倒真美,就是太白,有点……太白,白得象水,象雾,象……自己读的书还是太少,反正,就是……说不清楚。少年想抬头再仔细看看姑娘的面孔,可是突然觉得没有了力气。他的心跳得厉害。

       

       

       

      少年这幺想着的时候,耳旁响起了姑娘清亮的声音:“你是怎幺找到这里来的?”

       

       

       

      他回过神来,终于抬了头,看着姑娘的眼睛,笑着说:“那边……就是从那边来的。”说罢转身,手往远处一指。

       

       

       

      这是在密密的树丛里的一处,远方树丛的尽头是一道六七丈高的青草斜坡,斜坡的后面是隐隐约约的群山。少女望着远处山的轮廓,问道:“那幺,你是全真教的小道士了?”问罢顿时脸上孕满笑意,想自己也太过荒唐,这个粗壮憨和的少年怎幺可能是全真教的人呢,人所共知,全真教上下,每个人都是油头粉面的。

       

       

       

      少年也笑着,仍然看着姑娘的眼睛:“我是山下张村里的,今天是偶然路过此地。”

       

       

       

      “你撒谎。”

       

       

       

      少年的笑开始变得不自然:“没,没有,的确是……”

       

       

       

      “小子,想活命就说实话。”少女面无表情,冷冷地对少年说。“你不知道这里是什幺地方幺?”

       

       

       

      那少年大急,紧着擦擦布衣的下摆,忙着对少女说:“姑娘,我说的都是实话。你可以去张村问,我叫张畅。我只是路过这里的,你去问村头的林先生,他知道,我出来前是跟他打过招呼的……”

       

       

       

      少女脸上青气一现,便即隐去,冷笑道:“我道是什幺高人,原来却是这幺一个傻子!”再不搭话,转身欲走。少年心想,这一分别,不知要何年何月再能相见,情急之中,更无可想,猛地里清啸一声,向少女背后抓去,正是川中眉山门的绝学“虎哮奔腾”。

       

       

       

      少女轻轻侧身,却毕竟小瞧了那少年,避之不及,只一念之差,左肩已然被制,一袭白衣上沾了不少泥灰,想是少年手上的。少年连忙跳开,躬身道:“姑娘,这……张某得罪了。”

       

       

       

      两人相对而视。少女心中暗怒,脸上却不动声色,从怀中缓缓取出一团冰绡般的物事,双手一分,右手将一块白绡戴在左手之上,少年定睛看时,却是一只手套。少女跳上一块高石,将手套戴好,向那少年道:“喂,姓张的,你向姑娘挑衅,休怪姑娘不饶你。”说着便要冲将下来。张畅大叫:“龙姑娘,万万不可!”

       

       

       

      少女立时停住,向杨过脸上望去,眼光寒似玄冰。她若无其事地说道:“哦?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竟是承认了。

       

       

       

      杨过见少女一副不理不睬的样子,心中有气,决定戏耍她一番。他想起了村里听到的关于小龙女的传说,想起了那天负气出门,在丛林中迷路后遇到孙婆婆,孙婆婆跟他讲的话……

       

       

       

      他问:“孙婆婆,那位龙姑娘怎么从来不出门呀?”

       

       

       

      孙婆婆说:“她哪里敢!上次她偷偷出古墓去玩,回来以后就被我打了一百下屁股,她的屁股肿了好多天哪!”

       

       

       

      他听后,头脑中立即呈现出传说中的小龙女被光着屁股挨板子的情景,兴奋不已。

       

       

       

      他又问:“婆婆为什么要打她?”

       

       

       

      婆婆慢悠悠地回答说:“规矩。规矩是不能变的。这是祖师爷定下的门规,凡有犯者,须褫衣杖责臀部,以示警惩。”

       

       

       

      现在这清雅绝俗的美少女就站在他的面前,一动不动地望着他。他想,谁让她出那古墓的,这回她的屁股可要好好挨顿板子了……

       

       

       

      想到这里,他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大声说道:“姑娘还是快回古墓吧,免得屁屁再被婆婆打肿了。”

       

       

       

      话音刚落,只见小龙女身体一振,但仍然紧闭着双唇,冷冷地看着他…… 

       

       

       

      ……小龙女垂着头向石门走去,弯下身子,从门后取了一根黑漆竹板,然后又翩翩地走回油灯下,把板子递给孙婆婆。老妇叹了口气,道:“唉!自作自受!姑娘,趴下受刑吧。”小龙女轻哼一声,走到石室中间五座石头长凳旁边,在第四条石凳上趴了下来。

       

       

       

      草丛乱石中,站着一个高高大大的少年,眼睛忽闪忽闪地,目光向她投过来。

       

       

       

      “你刚才叫我什幺?”

       

       

       

      少年的眼睛更亮了。他用手狠命擦着自己的粗布衣裳。“姑、姑娘。”

       

       

       

      那女子嗤的一声轻笑,嘴里重复着:“姑娘。”似乎颇为新奇。

       

       

       

      少年低下头,看脚底的乱石。这女子不高,但决不矮,只是瘦,看起来很小的样子,容貌却极是清丽。少年想着:刚才,太阳从那幺多大树中间钻过来,涂在她的脸上,她的脸倒真美,就是太白,有点……太白,白得象水,象雾,象……自己读的书还是太少,反正,就是……说不清楚。少年想抬头再仔细看看姑娘的面孔,可是突然觉得没有了力气。他的心跳得厉害。

       

       

       

      少年这幺想着的时候,耳旁响起了姑娘清亮的声音:“你是怎幺找到这里来的?”

       

       

       

      他回过神来,终于抬了头,看着姑娘的眼睛,笑着说:“那边……就是从那边来的。”说罢转身,手往远处一指。

       

       

       

      这是在密密的树丛里的一处,远方树丛的尽头是一道六七丈高的青草斜坡,斜坡的后面是隐隐约约的群山。少女望着远处山的轮廓,问道:“那幺,你是全真教的小道士了?”问罢顿时脸上孕满笑意,想自己也太过荒唐,这个粗壮憨和的少年怎幺可能是全真教的人呢,人所共知,全真教上下,每个人都是油头粉面的。

       

       

       

      少年也笑着,仍然看着姑娘的眼睛:“我是山下张村里的,今天是偶然路过此地。”

       

       

       

      “你撒谎。”

       

       

       

      少年的笑开始变得不自然:“没,没有,的确是……”

       

       

       

      “小子,想活命就说实话。”少女面无表情,冷冷地对少年说。“你不知道这里是什幺地方幺?”

       

       

       

      那少年大急,紧着擦擦布衣的下摆,忙着对少女说:“姑娘,我说的都是实话。你可以去张村问,我叫张畅。我只是路过这里的,你去问村头的林先生,他知道,我出来前是跟他打过招呼的……”

       

       

       

      少女脸上青气一现,便即隐去,冷笑道:“我道是什幺高人,原来却是这幺一个傻子!”再不搭话,转身欲走。少年心想,这一分别,不知要何年何月再能相见,情急之中,更无可想,猛地里清啸一声,向少女背后抓去,正是川中眉山门的绝学“虎哮奔腾”。

       

       

       

      少女轻轻侧身,却毕竟小瞧了那少年,避之不及,只一念之差,左肩已然被制,一袭白衣上沾了不少泥灰,想是少年手上的。少年连忙跳开,躬身道:“姑娘,这……张某得罪了。”

       

       

       

      两人相对而视。少女心中暗怒,脸上却不动声色,从怀中缓缓取出一团冰绡般的物事,双手一分,右手将一块白绡戴在左手之上,少年定睛看时,却是一只手套。少女跳上一块高石,将手套戴好,向那少年道:“喂,姓张的,你向姑娘挑衅,休怪姑娘不饶你。”说着便要冲将下来。张畅大叫:“龙姑娘,万万不可!”

       

       

       

      少女立时停住,向杨过脸上望去,眼光寒似玄冰。她若无其事地说道:“哦?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竟是承认了。

       

       

       

      杨过见少女一副不理不睬的样子,心中有气,决定戏耍她一番。他想起了村里听到的关于小龙女的传说,想起了那天负气出门,在丛林中迷路后遇到孙婆婆,孙婆婆跟他讲的话……

       

       

       

      他问:“孙婆婆,那位龙姑娘怎么从来不出门呀?”

       

       

       

      孙婆婆说:“她哪里敢!上次她偷偷出古墓去玩,回来以后就被我打了一百下屁股,她的屁股肿了好多天哪!”

       

       

       

      他听后,头脑中立即呈现出传说中的小龙女被光着屁股挨板子的情景,兴奋不已。

       

       

       

      他又问:“婆婆为什么要打她?”

       

       

       

      婆婆慢悠悠地回答说:“规矩。规矩是不能变的。这是祖师爷定下的门规,凡有犯者,须褫衣杖责臀部,以示警惩。”

       

       

       

      现在这清雅绝俗的美少女就站在他的面前,一动不动地望着他。他想,谁让她出那古墓的,这回她的屁股可要好好挨顿板子了……

       

       

       

      想到这里,他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大声说道:“姑娘还是快回古墓吧,免得屁屁再被婆婆打肿了。”

       

       

       

      话音刚落,只见小龙女身体一振,但仍然紧闭着双唇,冷冷地看着他…… 

       

       

       

      ……小龙女垂着头向石门走去,弯下身子,从门后取了一根黑漆竹板,然后又翩翩地走回油灯下,把板子递给孙婆婆。老妇叹了口气,道:“唉!自作自受!姑娘,趴下受刑吧。”小龙女轻哼一声,走到石室中间五座石头长凳旁边,在第四条石凳上趴了下来。

       

       

       

      孙婆婆手持竹杖,颤颤巍巍地跟来,嘴里不停地说着:“作孽啊……作孽啊……”接着又听到小龙女的声音:“要打快打吧,这样慢吞吞?”

       

       

       

      孙婆婆借着暗淡的灯光,走到小龙女趴着的石凳前,伸手掀起姑娘白裙的下摆,褪下她的长裤,然后慢慢将小龙女的内裤脱去,露出了她两瓣肉嘟嘟的屁股蛋儿。杨过大吃一惊,几乎便要叫出来,心想一生有此遇,虽死也无憾。只见小龙女回过头来,低声说到:“八十下吧。”孙婆婆点点头:“也好,也好。姑娘,准备受刑了。”说着猛然一板子打了下来,竹板虽小,但挥动时加上内劲,便如钢鞭一样,只听清脆脆“叭”的一声,这一板重重打在了小龙女翘着的屁股上。小龙女低吟一声,两臀上的嫩肉不住颤抖,显得极为疼痛。

       

       

       

      孙婆婆专心致志地挥动板子,狠狠揍着小龙女的屁股,而且打得极准,板板命中她臀部中间肌肉最丰满的地方。小龙女紧闭双唇,故做轻松地微笑着,一边笑一边用赤裸的屁股迎着孙婆婆的板子,显得怪异之极。杨过脑海里想象着小龙女挨了板子后屁股由白变红的情状,不禁一股血气从胸向上涌,激动的几乎不能自已。

       

       

       

      “四十下了。”孙婆婆哑着嗓子叫着,小龙女勉力应道:“不,四十五下吧?”孙婆婆大怒:“在祖师爷面前,还敢扯谎!”说罢再次将板子挥起,“啪啪啪……”痛打在小龙女屁股上。这时的龙姑娘已经不笑了。

       

       

       

      不知这啪啪的声音响了多长时间,石室里静得出奇,只有孙婆婆的报数声可以耳闻。“已经八十下了,但依姑娘今日所为,还应重罚。”小龙女低低地应了一声,没有任何动作。孙婆婆道:“受不住了?上次你光着屁股挨了一百下板子,不是也挺过来了么?记着师祖遗训,少跟外面的男人来往!”说着俯下身去,单手握着板子,另一只手轻轻一撩,小龙女的白衣就全被掀了上去,她的整个下身裸露出来。杨过挺挺身,只能看到她身体的侧面,在油灯照耀下,她身体曲线毕露,臀部高高撅起,两瓣光溜溜的屁股蛋儿已经通红通红,虽然上面布满了板痕,但仍像刚剥了皮的鸡子,娇嫩润滑……杨过轻轻移身,没声息地转到屋子的另一角,这里看到了她整个的屁股,圆圆的、向后张开着,像一朵绽开的喇叭花。

       

       

       

      孙婆婆的板子又重重打了下来,在小龙女的光屁股上发出奇怪的劈劈的声音,原来是先前用力过大,板子已然打裂。孙婆婆叹口气:“这么多年,打你用的竹板子都换了几十根了,还不懂事,唉。”说着突然抬起巴掌,狠狠扇在少女屁股正中,声音响亮之极。小龙女全无准备,啊的叫了出来。孙婆婆又道:“这么个样子,怎么去练玉女心经啊,我看连你师姐也对付不了。”“谁说比不过她?”小龙女低声道。“对,你还嘴硬。”孙婆婆说着从小龙女脚上脱下一只鞋子,杨过看到,小龙女光着的脚丫雪白雪白的,想必小龙女的屁股平时就是这颜色的。孙婆婆站到一旁,这时杨过总算看到了小龙女的赤裸的下身。孙婆婆手中的白鞋揍了下来,只听劈-吖,清脆地揍在小龙女屁股上,杨过注意到那一瞬间小龙女两片屁股被打得乱颤。可怜的人儿还不来及叫出声,第二下又打到。只见她死死咬住牙关,双手紧紧抓住石凳的两边。劈-吖-劈-吖-劈-吖-白鞋接连不断地落在小龙女的屁股蛋儿上,她把屁股绷得紧紧,希望早点结束惩罚,哪知绷得越紧,屁股反而越疼,起初她还可以咬牙坚持,二十下,三十下,四十下后她终于抵挡不住,开始小声地呻吟起来,孙婆婆的鞋底也揍得更快,小龙女不停地惨叫着,叫声虽小虽促,但每一声娇呼都能清楚地传入杨过的耳中,他感到下身一阵异常。

       

       

       

      不知二百下是怎么打完的。其实只一顿饭时间,不过杨过觉得太快,小龙女觉得太慢。挨过了板子,小龙女无力地趴在石棺上,一动也不动。孙婆婆给她穿上鞋子,依旧哑着嗓子问小龙女:“姑娘,起来吧。”小龙女没有说话。孙婆婆帮她把里外裤子提好,随手在她的屁股上狠揍了一掌:“道歉去。”

       

       

       

      小龙女身子一歪,瘫在地上。半晌,她终于挣扎起来,跪在第四座石棺前,高高地撅起臀部。孙婆婆道:“道歉。”小龙女仍是没有说话,只是把臀部挺得更高

    • 0
    • 0
    • 0
    • 271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