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檀木板下翘臀红痕

      十一、掖庭宫

       

      翌日,太平公主去宫中给高宗武后请安,寒暄之语不提,且说离开武后寝宫后,信步走至掖庭宫。忽听里面传来笞挞与忍挨之声,不禁心中好奇。

       

       

       

      掖庭宫是内侍省和宫女的住所,同时也是犯官女眷配没入宫劳动之所,这里面又是如何惩戒呢?想着她不禁从花墙石窗向内窥视:

       

       

       

      只见庭院中并排摆放着两个春凳,上面卧着两个衣着得体的女人,她们的衣裙被撩起,亵裤被拉下,那丰腴的屁股在一柄厚板的笞挞下不住的跳动着。那板子可不是平常的薄檀木板子,而要厚重许多。此时,那丰腴的屁股迎着阳光闪动着红润的色泽,已经明显的肿起。虽然板子声噼啪山响,但那两个女人却极其标准的趴着,双手抓着春凳一端的凳腿,身体竟没有太过明显的扭动,只有头部在板子落下时微微的扬起,口中也只是中规中矩的轻声叫喊。

       

       

       

      就在那两个女人微微仰头时,太平公主才依稀认出这两个人竟是义阳公主和高安公主。她二人是萧淑妃的女儿,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自萧淑妃和王皇后被赐死后,她们就被软禁在这里。但再怎么说她们也是公主,这些人怎么敢打公主?

       

       

       

      “参见公主。”忽然背后有人说话。

       

       

       

      太平公主转过身来,原来是上官婉儿:“原来是上官大人。”

       

       

       

      “微臣不敢。”

       

       

       

      “对了,你来的正好,这些宫女怎么敢打义阳公主和高安公主,难道她们不怕父皇降罪吗?”

       

       

       

      上官婉儿微微一笑:“公主有所不知,由于王皇后和萧淑妃的罪孽连累了两位公主,所以一直被软禁在这,好在皇后开恩,吃穿用度任然照旧供应,只是毕竟两位公主也是有罪之身,所以皇后吩咐每日早晚各领十板以示惩戒。”

       

       

       

      “每日?”

       

       

       

      上官婉儿微微点头。

       

       

       

      “这怎么受得了!”

       

       

       

      “公主多虑了,十板也就是双臀微微红肿,等晚上基本消退了,而晚上的十板次日清晨也可痊愈,如此反复也不会有大碍。况且她们已然适应了,十板也不会太难挨。”

       

       

       

      “你又没挨过又怎么知道不难挨?”太平公主皱着眉头道。

       

       

       

      “公主可别忘了,微臣也是罪臣之女,这个掖庭宫微臣也住过许多年,每日十板二十板也是常有的事,义阳公主如今已二十有八,高安公主也几经二十有五(按史实计算义阳公主这一年应是41岁,高安公主应是38岁,剧情需要),而微臣十八岁那年被皇后选中做了女官之后微臣也每日十板挨了足有半年。”

       

       

       

      听了上官婉儿的话,太平公主再次转过头从石窗想听院内看,此时第十板子已经停了,那丰腴的臀瓣已然明显红肿起来。两个公主由服侍的婢女扶起,红肿的双臀随着身体一阵阵的颤动。

       

       

       

      从春凳上站起之后,她们却没有立刻提起裤子,而是光着红肿的屁股向方才执刑的宫女跪下,扣了一个头,之后恭恭敬敬的双手接过方才打过她们屁股的板子,站起身来,将板子交给身旁的侍女,这才不慌不忙的提起裤子,放下裙摆。

       

       

       

      片刻已经将衣装整理得当,端庄的站在庭院,她们走向树荫下的青石桌椅,欠身坐下,一切竟是那样自然,就仿佛方才光着屁股挨板子的不是她们一般。

       

       

       

      十二、兰亭流觞

       

      驸马薛绍在太平公主授意之下这几日四处搜寻闺阁斥责用具。这些用具不比寻常的罚打所用之物,每件虽然可以造成一定的痛楚,但伤害却是极小的。另外还用一张圆桌改良的一架刑登,圆桌有三条腿,每条腿两侧各有有数个圆孔,这些圆孔可以安插一些特制的木板,木板长约半尺周角圆润,上有皮铐,安装后向内倾斜。桌沿特制成了巨大的圆弧形,桌面又有三具皮铐。

       

       

       

      太平公主看的一头雾水。驸马解释道:“下面倾斜的木板是放腿的,上面的皮铐是束缚双手的。这样受刑人就刚好后出双臀,承受笞挞。由于只有双股和手腕被缚,受刑人的周身均有活动的余地,吃痛后可随意挣扎,更增加了笞挨的乐趣。桌沿的弧度也不会对受刑人的身体造成伤害。”

       

       

       

      “听起来有些意思。可不知用起来如何。”

       

       

       

      “公主不妨试试。”

       

       

       

      “驸马是不是早想看我缚在上面的姿态了?”

       

       

       

      “知我者公主也!”

       

       

       

      太平公主莞尔一笑,走向桌子,手扶桌面,先抬起右腿放在了木板上,接着放上了另一条腿,然后俯下身。倾斜的木板紧贴大腿下三分之二处,将双臀和双股上三分之一露在外面,小腿自然垂在下面。腹间抵在桌沿的巨大弧形之上,顺着着弧形酥胸自然的压在桌面上,双臂舒适的前屈,手腕刚好落在皮铐的位置,头颅微微扬起,全部身体竟分外享受这个姿势。

       

       

       

      “公主觉得如何?”

       

       

       

      “不错。难得驸马想得周全。”

       

       

       

      “要不要轻拍几板,切身感受一下?”

       

       

       

      “讨厌,这青天白日的多让人难为情呀!”

       

       

       

      “要不这样吧,把星竹、梦竹叫来陪公主。”

       

       

       

      “哦!怪不得驸马找来的是三条腿的桌子呢,看来早就计划周全将我们主仆三人兼收了!”说着又莞尔一笑:“也罢,谁叫本公主嫁给了你这么个冤家呢,我这就叫她们进来吧。”

       

       

       

      片刻之间太平公主主仆三人身着亵衣赤裸下身缚在了圆桌之上。圆润的双臀仿佛芙蓉园中盛开的芙蓉花,映得一室春色。

       

       

       

      驸马微微一笑:“今天我们来做个游戏。公主和二位姑娘可听说过‘兰亭流觞’么?今天我们就来个‘兰亭流觞’。”

       

       

       

      太平公主由太傅授业,星竹、梦竹也是书香世家,对兰亭流觞的典故自然都有所了解,可在此情此景又如何行兰殇之乐呢?

       

       

       

      太平公主笑道:“就你鬼点子多。怎个兰亭流觞法不妨说个明白。”

       

       

       

      驸马一笑:“我一会随便说一句或古书古句,或诗词赋文,烦请公主和二位姑娘轮流说出下句,一问就是一板,错了就要小心忍挨了,对了这一板就要累计到下一问,如若下一人答错,就要挨两板,以此类推,挨多少板一看个人的记忆,二就要看运气了,同样答错一问可能要挨一板,也有可能要挨几板、十几板,甚至也有可能是几十板。公主和二位姑娘可听得明白吗?”

       

       

       

      “明白倒也明白了,可挨个板子怎还有如此多花样!”太平公主嗔道。

       

       

       

      “公主要退出吗?”驸马挑逗道。

       

       

       

      “本公主有说退出吗?”太平公主傲气十足。

       

       

       

      驸马微微一笑:“公主已然明白了。二位姑娘可明白?”

       

       

       

      星竹、梦竹都微微点了点头。

       

       

       

      “主仆有序,那就由公主开始,接下来是梦竹,最后是星竹。”驸马道:“‘神莫大于化道’,公主可知?”

       

       

       

      太平公主嫣然一下:“‘福莫长于无祸’,《荀子》的《劝学篇》。”

       

       

       

      “公主果然学识渊博。”驸马道:“接下来答错可就是两板了。‘草虫鸣何悲’,梦竹姑娘可知?”

       

       

       

      “孤雁……孤雁……独南翔?”梦竹似乎对这句不太熟,试探着道。

       

       

       

      “梦竹姑娘答对了。”闻听此言梦竹面露喜色。驸马道:“‘轻叶随风转’,星竹姑娘可知下句?”

       

       

       

      “‘飞鸟何翻翻’。”星竹道。

       

       

       

      “很好。接下来又到公主了。嗯,有了:‘致虚极,守静笃。’后面是什么?”

       

       

       

      “……这……驸马,是什么书里的?”太平公主一时语塞。

       

       

       

      “这不合规矩,不过既然公主问了,就破例一次,语出《老子》。公主可想起来了?”

       

       

       

      “小时候代母后修行,读过道德经,可那已是很早的事了,真的记不得了。”

       

       

       

      “记不得了?如果真的记不得了,那公主可要挨四板子。”

       

       

       

      “可否先记下?”太平公主嘟着嘴道。

       

       

       

      “公主如果记下,一会儿别人的板子也记下,那岂不是坏了规矩?”

       

       

       

      “那可不可以轻些?”

       

       

       

      “您是公主,这个自然。现在可要开始了,公主可准备好了?”

       

       

       

      太平公主绷紧屁股:“来吧。”

       

       

       

      啪……

       

       

       

      虽然驸马手中已然轻了许多,但太平公主仍然觉得这一板深入肌理。痛的她将小腿紧紧勾着桌腿,微微红润的屁股在不停的颠动着。接下来的三板子自然一下轻似一下。

    • 2
    • 0
    • 0
    • 502
    • xxyyzzsilence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