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毕业生3

      “来来来,各位领导都赶紧就坐吧!”老于世故的庄城斌在一旁招呼总部和分公司的众人落座。

      出席宴请的共有七人,六男一女。总部的来宾包括来自市场部的许司铎总经理,冯子路副经理,干事王森,外加总部纪检组的孙忠群经理。分公司的来宾包括部长庄城斌、副部长韩洁和干事林洛。

      服务员很快将一道道制作精美的菜肴端上来,酒杯也被摆列在各位贵宾的面前,众人的话题围绕着今晚喝什么酒而展开。

      “五粮液!我知道许总爱喝什么!”庄成斌兴冲冲对服务员说道。

      “茅台和五粮液都喝腻了,今天就来点红酒算了。”许司铎难得一见地露出一点笑容。

      “喝什么红酒,老许,这不是你的作风啊!”孙忠群在一旁说道。

      “年纪大了,得注意养生了。”许司铎回答道。

      “你在我这五十多岁的人面前吹年龄大!”

      “我哪敢搁孙总面前卖老,最近身体真是不太好,这样,我喝红酒,你愿意喝白酒就喝白酒。”

      “没你陪着喝也没意思啊!”

      “有华东大区的老庄还不行啊,对了,还有韩洁呢,她的酒量你也不是不知道。”

      “哎,你不喝就算了,我可得来点白的。”

      这时王森马上对服务员说:“给这位先生上红酒,剩下的都来白酒。红酒要长城五年干邑,白酒拿茅台53度飞天。”

      小洛本来不想喝酒,但是碍于情面又不好多说,只好静静地坐在一旁。

      桌上的人开始云山雾罩地胡侃起来,说的都是些国家大事,在小洛看来,他们谈论的话题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况且自己人微言轻,也不方便插话,只是洗耳恭听或者把领导爱吃的菜转到领导面前。王森却能够恰到好处地在众人聊天时插入自己的发言,看得出许总和孙总等人都非常器重王森。

      大家正聊着的时候,服务员进入包房把酒给众人倒好,虽然是很小的酒盅,但是小洛看着就已经有几分醉意了。

      庄城斌首先举杯站立致祝酒词:“我代表华东大区市场部,对多年来总部给我们的关心和帮助表示衷心的感谢!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总部领导的指示,就是我们前进的动力,是我们发展的方向,是我们永远铭刻肺腑的箴言!今晚,各位总部的领导,能够在百忙之中,出席我们华东大区的宴请,我们感到万分荣幸!这第一杯酒,就由我先干为敬,祝各位总部领导事业兴旺,身体健康!”说完他一口就把一杯白酒全干了。

      “不愧是酒囊饭袋!”小洛心里默默地念道。

      许司铎等人毫不示弱,举杯一饮而尽,连王森都把白酒干掉。小洛也不好意思不喝,只好稍微抿了一小口,一股直冲脑髓的香气让他感到天旋地转。酒精强烈的刺激让小洛的脸瞬间红透了,一旁的韩洁看到他这个样子,眼中露出了关切的目光。她深知小洛的酒量,方才这一口基本上可以剥夺他三分之一的酒精承受力了。于是小声在他耳边问,

      “你还行吗?”

      “还好!”林洛还在持守着他一如既往的坚强。

      接下来轮到韩洁,她也举杯站立起来,向众人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小洛一直揪着的心也稍微舒缓一些,因为在来时路上,小洛从车内的后视镜不经意地观察,和王森谈笑风生的韩洁其实并不轻松,美丽的眼角仿佛还有残留的泪光,身子不自觉地微微颤抖,恐怕是臀部的疼痛让她很难捱吧。虽然是高档的真皮座椅,但是被强壮如牛的孙总用那么厚实的板子在臀部击打了四十下,正常人谁也受不了,更不用说韩洁这样美丽的女人。

      “各位领导,刚才庄部长把我们华东大区市场部人的心愿概括得非常好,总部领导的确是我们最好的带路人,让我们快乐工作、快乐成长!激励我们不断奋进!我特别还要感谢总部领导对我本人的鞭策,让我能够记住教训,继续前进!”

      说完韩洁仰头把杯中的白酒一口喝光。气不长出,面不改色,美女优雅的动作显示出她良好的教养和素质。这也是林洛所一直羡慕的的,如果没有下午发生的那一幕,林洛或许会一如既往地用欣赏的眼光来暗中观察和品位韩洁的一颦一笑,可是同样是那个气质高雅的女人,同样优雅大方的举止,女神形象被撕裂后而残留的断裂感,让毕业生小洛心灵上的伤口愈加苦楚。

      众人推杯换盏,觥筹交错,和着房间里舒缓的背景音乐,形成一副歌舞升平的气象。小洛已经喝到了极限,眼前一片迷离,不知不觉竟然在椅子上歪头睡着了。客人们互相敬酒和寒暄的声音有如放电影一般,小洛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与意识分离,天旋地转的眩晕使他感到世界末日即将来临的恐惧。理性悄悄地告诉他,自己又在重复着以往的醉酒状态,那种一如既往的难受让他苦不堪言。

      过了不知多长时间,小洛的意识开始苏醒。他努力地睁开眼睛,看到众人还是喝酒的喝酒,讲话的讲话。原本模糊的面孔渐渐清晰起来。他开始一个一个地辨识酒桌边上的人,许司铎—总部那个XXXX者,他还在,歪着头靠在椅子上打盹,脸喝得通红,不知道是不是酒精过敏。让人生厌的王森,正在同经验老道的庄城斌和冯子路副总在一起高谈阔论。孙忠群,那个所谓的孙总,此时正背对着他,举着酒杯,好像正在和身前的一个人说话。那孙总的肢体语言异常丰富,手舞足蹈的,让林洛觉得滑稽可笑。可是当孙总闪开身子,回到自己座位上时,一个上身脱得只剩黑色文胸的女人呈现在林洛面前,在包间柔和灯光的照耀下,女人雪白的肌肤与黑色文胸的对比给林洛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女人的下半身还整齐地穿着套裙,往脸上看,那再熟悉不过的美熟女面庞,让林洛心里发酸,眼泪在眼圈里打晃。

      林洛不知他们是怎样为难和侮辱韩洁,让她把外套和衬衫在众人面前脱掉,近乎上身半裸地与男人们喝酒聊天。王森与冯子路等人的对话,却有如一记又一记重拳,敲击着林洛的耳鼓。

      “庄部长有韩部长这样的得力助手,华东大区市场部还有什么说的。在全国都数得上号!”冯子路看了一眼在酒桌旁垂手侍立的韩洁,对庄城斌不无揶揄地说道。

      “哎!”庄叹了口气道:“这娘们儿的老公是银行的客户经理,说是经理,其实就是一个拉存款的,完不成任务就得卷铺盖走人。现在市场竞争这么激烈,哪有那么好拉的存款啊?所以她家还得指着她的这份工作,再说了,她也没少为她老公的业绩跟客户上床,这些我都知道。”

      “这么说韩部长也是交际面很广的人啊,而且是全身心的交流啊!”王森在一旁说道。

      “小伙子还能进步,有见识!有担当!懂得进退!”庄城斌拍了拍王森的肩膀说道。

      “过奖了庄部长,我还有好多东西得跟您学啊!”王森笑道。

      “跟我学?我都要退休的主儿,跟我学什么?要学还得跟孙总学。”庄城斌说道。

      “对了,就得和老孙学,尤其是领导力和执行力。”冯子路说道。

      “孙总就是总部的一面旗帜啊!”王森说道。

      “你们几个老老少少的,又在说我什么坏话呢?”孙忠群端着酒杯凑了过来。

      “正说要向你学习呢?”冯子路说道。

      “别扯了,一定是说我坏话呢。”

      “总部上下哪有敢说你坏话的,谁不知道你是孙大炮啊!”

      “那个绰号本身就有夸大的成分。我这个人没什么心眼,说实话,我是一个很公正无私的人。你们分公司的人可能对我有看法,觉得我们纪检组抓工作抓得比较严,其实不然,一个组织,没有纪律,或者纪律涣散就不称为组织,对不对?我可以拍胸脯说,我和每一个员工都没有个人恩怨,我完全是履行我自己的职责,而且我爱我的工作。”听孙总这样讲,冯子路、庄城斌和王森全都笑了。

      “你们笑什么?觉得我在唱高调?”

      “没有,我们对孙总人品的景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王森笑道。

      “你们还是不信,总觉得我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东西似的,挨过我孙忠群板子的女员工多了去了,没有一个记恨我的。那华中大区的路蔓,被我揍得屁股开花,到头来还不是业绩更上一层楼。韩洁也是一样,你们不信就看着,经过这次训诫,从北京回去以后,不出半年你们华东大区的业绩保准大幅度提升!”

      “哦,那我得先敬孙总一杯酒,感情我们大区业绩提升还得靠孙总多多提携啊!”庄城斌举起酒杯说道。

      孙总十分豪爽地与庄城斌干了一杯白酒。

      冯子路在一旁道:“方才庄部长这话只说对了一半,除了要感谢孙总外,还得感谢韩洁啊!没有韩洁,老孙哪有这么大的工作积极性啊?”

      “瞧冯总说的,孙总哪是那种人啊?”庄城斌说道。

      “就是嘛!知我者老庄也!不过我也不讳言,我确实喜欢打女人的屁股,尤其是韩洁这种女人,外表斯文端庄,打扮大方得体,举止高雅脱俗,比起那些庸脂俗粉而言,不知强多少倍。打这种女人的屁股,既是我的工作,又是我的一种享受。人一生很难得将工作和爱好结合起来,我有幸获得了这样的机会,我感到很满足,所以,我得敬三位一杯酒,以后还得多给我创造机会啊!”

      三人一齐举杯与孙忠群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孙总接着说道:“你瞅瞅,本来都忘了这回事儿了,你们又把我这瘾给勾起来了,韩洁这回该挨多少板子来着?”

      “500大板,下午刚刚打完40下。”王森答道。

      “还差460下呢!我看不如趁热打铁,接着打下去!”孙总略带醉意地说道。

      “老孙你喝多了吧,这可不是公司总部啊。”冯子路说。

      “我才没喝多呢,我的酒量你们还不清楚,我跟你说老冯,你要是喜欢韩洁就把她带回去开房,我孙忠群绝对不夺人之爱,我从来就不是那种人。”

      “我可没有那想法。”冯子路说道。

      “没有那想法你和韩洁玩什么猜谜语的游戏,猜错了就脱衣服,让人家输得脱了个光脊梁,大老爷们儿光膀子喝酒没什么事,有见到女人光脊梁喝酒的吗?要不是我拦着,连胸罩都得摘下去!”孙总说道。

      “不说不笑不热闹,要不光喝酒也没什么意思,加点料大家哈哈一笑,气氛多好!”冯子路解释道。

      “好!那我就再加点料!让韩洁把屁股露出来给大伙欣赏一下!看看我下午的杰作!”

      “行啊!我倒要看看你老孙到底能搞出什么花样来!你们二位说愿不愿意看!”冯子路说道。

      “必须愿意啊!看看孙总的精彩表演!”庄城斌和王森一老一少居然异口同声地答应。

      孙忠群点手将上身半裸的韩洁叫过来,经过林洛身旁的韩洁,留给他一阵芳香,但他却没有心思品位这份香奈儿香水的味道,心中的女神即将面临着更大的屈辱,自己却无能为力,那种无助感让林洛切实感受到了生活的无奈与悲凉。

      “把裙子掀起来!让大伙儿看看你的屁股!”孙忠群开门见山地命令道。

      韩洁没有动,勉强地微笑着说道:“孙总,您喝多了,要不要送你回去休息一下?”

      “把裙子掀起来!让大伙儿看你的屁股!”孙总又重复了一遍命令。

      “今天这酒确实有点上头,连孙总这种海量都有点多了。”韩洁依然为孙总打着圆场。

      “把裙子掀起来!让大伙儿看你的屁股!”孙忠群这次说得非常大声,眼神中露出不容置疑的坚定。

      “我的话你没听清吗?还要我再重复多少次?”

      韩洁知道孙总是认真的,他是要自己在这些男人面前掀起裙子,露出被重打四十板子、伤痕累累的臀部。

      林洛也不由自主地把头转向韩洁,似乎能够体味到美丽的女上司此刻内心的纠结。但是让他感动的是,女神在稍作犹豫后,毅然决然地点头道:“我明白了孙总。”

      说完韩洁将双手背到身后,蹲下身子,上半身微微前倾,将自己的灰色制服套裙慢慢掀起,直到腰际,被肉色裤袜包裹着的丰满臀部再度呈现在几个男人面前。由于距离很近,男人们隔着裤袜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屁股上那一道道条状的肿痕。孙忠群却依然不满足。

      “把裤袜也脱了!光着屁股让大伙看!”

      韩洁这次没有再犹豫,将裤袜褪到的大腿处,又把裙子掀起来,站直身子,整个臀部都暴露在众人面前,她似乎能感受到男人们猥琐的目光在自己臀部上刻下一道道痕迹。

      “把屁股撅起来!”孙总继续发号施令。韩洁将上身略微前倾。

      “再撅!”韩洁上身又向前倾斜。

      “继续撅!”

      就这样直到韩洁上半身前倾60度,孙总才叫停。接下来孙总开始指着韩洁光裸的臀部对冯子路三人开始讲解自己的心得体会。

      “我这板子打得可是相当有功夫了,名曰屁股开花板,一共四十下,分布多均匀,两瓣屁股蛋子对称着打的,板子打得非常重,但是却没有皮破肉烂,这就是功夫。”

      “您真是人才!不服不行啊!”冯子路盯着韩洁伤痕累累的臀部说道。

      “一般人打不出您这效果。”王森说道。

      “还是孙总经验丰富,手法精准啊!”庄城斌也附和着说,从他垂涎三尺的表情来看,年近六十的他似乎也对韩洁的臀部颇有兴趣。

      作为一位三十三岁的中年美女,为生活所迫,在酒店的包房里,上身脱得只剩文胸,弯腰撅着玉臀供几个陌生的男人品评嬉戏,双手还要抓住裙摆免得滑落,这种难堪与尴尬已经让韩洁羞得粉面通红。林洛更是看在眼里痛在心头。

      四个人似乎在慢慢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聊几句,喝杯酒,吃点菜,不紧不慢地消耗着美女的尊严。韩洁只能继续保持着弯腰撅臀的尴尬姿势,任凭男人们用污言秽语凌辱自己。

      “韩部长的白屁股硬是让孙总给改造成水蜜桃色了。”王森说道。

      “水蜜桃形容得好!年轻人就是有想象力。”孙总说道。

      “老庄以前没少看吧?审美疲劳了吧?”冯子路问。

      “我上哪能看得到啊?”

      “那正好来开开眼,平时只能看穿裤子的韩洁,这回看看光屁股的韩洁,哈哈哈哈!”

      “都是一个人,没什么不一样。哈哈哈!”

      就这样,韩洁撅着屁股“晾臀”足有半个小时,越来越清醒的林洛看到汗水和泪水顺着美女的脸颊流下,犹如一串串珍珠跌落在地,可王森等人却依然意犹未尽。只见孙总附到王森耳边小声嘀咕了几句,王森坏笑着点了点头,离开座位出了房间。

      不一会儿,王森又回到雅颂阁,手里却多了一张挂图,上面打印着公司的员工守则。他把守则用透明胶粘到包房的墙壁上,位置距离地面大约只有一米四不到,然后对韩洁说道:“尊敬的韩部长,按照公司的规定,对您的处罚是击打臀部500大板,您已经执行完毕40板子,现在准备继续执行,这次的数量是160下,击打的部位依然是您的臀部,您听明白了吗?”

      韩洁小声说道:“听明白了。”很显然,撅了30分钟的屁股,已经让韩洁的体力透支到近乎崩溃的边缘,无论如何也要换一个姿势了。

      “那好!就请韩部长一边念着墙上的《员工守则》,一边接受惩戒吧!”王森依然冷酷无情地说着让小洛心灵崩溃的话语。

      韩洁站起身子,感觉腰已经酸得不行了,本想能够休息片刻,哪知回过头一看,韩洁的心里有如泼了一盆冷水,那墙上的《员工守则》挂得实在太低,韩洁身高168cm,如果平视的话根本不能站直身子,而很显然按照规定是不能俯视《员工守则》的。韩洁只好无奈地苦笑了一下,走到《员工守则》近前,把套裙彻底脱掉,然后双手抱头蹲成马步,将准备接受责打的两瓣布满伤痕却依然丰腴厚实的臀部突兀地对着众人。

      “请孙总对我进行严厉的惩戒!”韩洁保持平静地语速说道。

      “恩,确实得对你进行严厉的惩戒,要不让你的屁股多吃点苦头,你们的工作就上不来!”

      呼听门铃一响,一位男服务生拿着托盘走进包房,映入他眼帘的场景让他顿时目瞪口呆!一位女客人此时正双手抱头、蹲着马步面对墙上挂着的《员工守则》,而这位女客人的臀部居然是赤裸的!而且上面已经布满了一道道红色的条状肿痕!他本来就很奇怪为何雅颂阁的客人会要求提供双截棍这种运动器械,好在华天酒店的健身房里还有备品,看到这个情景,服务生的思维马上陷入停滞状态。

      王森上前把托盘上的双截棍取下,给了服务生100元的小费,伸出中指做了个闭嘴的手势。服务生知趣地转身离开包房。

      王森把双截棍交给孙总,孙忠群掂量了一下说道:“大伙今晚算是来着了,周杰伦不是有一首歌叫《双截棍》吗?你们年轻人可能知道,今天我就让各位开开眼,瞧瞧我老孙耍的双截棍,不比那李小龙差。”

      说完孙忠群摆了个pose,比比划划地还真挺像回事,很显然是专门练过棍法。林洛就是再单纯也知道硬塑制成的双截棍是做什么用的,他似乎已经看到了韩洁臀部在轻轻地颤抖,那或许是对双截棍抽打的畏惧吧!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0
    • 25
    • 0
    • 25
    • 852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1qazse4Lv.1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89499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lrsLv.1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徐州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skyyyy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5588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23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comwww.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gvj0k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sssspppp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spcyy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宁长久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联动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king皇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SP123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加载更多评论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