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琳达的故事

      琳达蜷缩在自己的床上,不安地看着天色渐渐暗下去—她真希望能有什么办法避开晚上将要发生的事,然而,她也明确地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与以往一样的是:差十分七点的时候父亲会回来吃晚饭,而不同的是,晚饭之后,她将面临一场可怕的惩罚。想到这里,她下意识地摸了一下屁股,绯红色已经退去了,但她仍然在意识中感觉到灼热。

      在中午的时候她可怜的小屁股已经尝过一顿绣花拖鞋的鞋底了,从学校接她回家,母亲甚至没有像以往那样首先要求她面壁反省,而是关起房门就恶狠狠地把她拉到沙发跟前按倒在膝盖上,然后掀开她的裙子用力揍打,她当时觉得自己的屁股快要裂开了。总算还好,因为马上就要到午饭时间了,而饭后有母亲每周都要参加的社区活动,因此这顿责打虽然猛烈,却十分短暂,还在她的承受范围之内。但晚上就不一样了。

      “你给我在你的房间里好好反省,直到你爸爸回家之前都不许下来,否则有你好看!”母亲在出门前如是说。当然,她知道即使一直呆在屋子里,晚上也同样不会好受到哪里去,但这种时候她没有勇气进一步惹怒家长。于是她整个下午都躲在自己的床上,连呼吸都刻意地放轻,好象这样做能使父母在晚上忘记她的存在和将对她进行的惩罚。

      四点钟的时候她听见母亲开门回来和在楼下走动的声音,但既然没得到许可,她便不敢做出反应。“天啊,不知道这十天我要如何度过了!”琳达想着。她从过去的经历中知道至少今天晚上,自己一定要趴着睡觉了,然而自己从未犯下过如此严重的错误,因此,这次惩罚恐怕要比以往要重得多—

      可是自己已经18岁了,父亲会看在她已经长成大姑娘的份上手下留情吗?也许禁足和不许使用电脑的时间会增长,但是……琳达胡思乱想着,直到被母亲的喊声惊醒—“琳达,下来吃饭!”母亲的声音尖厉,显然还带着怒气,“你爸爸回来了,马上下楼吃晚饭,吃完饭我们有事情要谈。”

      琳达匆匆跳起来,揉着眼睛,胸口仿佛被狠击一般感到呼吸困难。她竟然睡了过去!刚才母亲喊她多久了?希望没有喊很多声,这种时候出这种事只会加重他们的愤怒,让自己一会更不好过。晚上的节目肯定不止“要谈”而已。

      她拖着拖鞋往楼下跑,边跑边想“天哪,怎么会是这样!”她知道自己的头发肯定在床上压乱了,但没有时间梳理,只好草草地用手指拢了几把。母亲看了她一眼,没有说什么,但她猜测自己的形象一定起了恶化形势的作用—头发乱糟糟,睡衣也压出了皱褶,眼睛可能还因为中午的哭泣而肿着。更糟的是这么个形象在父亲眼中……哦,在知道自己的女儿犯了大错以后又看到她这么个样子,不是火上加油才怪呢!

      晚餐已经准备好了,父亲坐在平时的位置上,一句话也没有说。琳达没有食欲,但看到父母的脸色,就决定把盘中的食物全部吃下,包括不喜欢的胡萝卜。这顿饭的时间似乎是无限长,琳达忽然感觉自己在期待晚饭的结束,伴随哭泣的一顿责打也许比这种压抑而漫长的沉默等待更容易忍受下去。

      她机械地把食物送入口中,直到盘子空了,而父亲仍然在慢条斯理地进食,似乎是有意的。琳达的窒息感越来越强,她觉得把手放在桌面上不好,于是搁到膝盖上,但随即又觉得这样又招来了母亲的目光,她感到害怕,并害怕父母看出她的害怕从而更加愤怒,虽然他们各自低头对着食物,琳达却觉得自己的一切似乎都在注视之下,并且连每一次呼吸也招致更多的不满。

      终于,琳达听到父亲说:“现在到客厅去,关于你在学校的事情,我想我们有必要好好地谈一谈。”随着这句话,他站起身来,朝客厅走去,琳达僵硬地跟在后面。

      客厅。父亲和母亲并排坐在沙发上,看着琳达站在他们面前,手指绞动着衣角。“我听说你在学校发生了一些事。”父亲开口。“你有什么解释吗?”

      “我只是……只是想玩玩……”琳达小声地嘟哝着她自己都知道不足以成为理由的理由。

      “玩玩?我可不认为,偷窃也能作为游戏。”父亲的声音仍然平静,然而冷漠。“三个月前,当你离开家到寄宿学校的时候,你向我们保证,作为18岁的女孩子,你已经有足够的理智,确保你在离开家长管教之后仍然保持良好的品行,但是现在你做了什么?”

      琳达低着头不敢出声……

      “听清我的话,我要你自己说,你为什么受到停学十天的处罚?”

      “我喝酒……我只是和朋友们玩玩……不是我先提出来的……我们吓坏了……”琳达胆怯地辩解着,而父亲几乎是吼了起来“够了!”

      父亲直视琳达的眼睛:“我很失望,琳达。你直到现在还在为自己辩解,但那是完全没有必要的。以你的常识,应该很明确地知道,你今年没到可以饮酒的年龄,而且,你们竟然去偷别人的汽车来作为游戏!告诉我你们中的哪一个年纪幼小到不知道这是犯罪的?而你,你也完全参与进去了不是吗?我却没有听到你对自己的检讨!一群小孩子喝醉了酒,开着偷来的汽车在路上乱撞,直到冲进水塘里,幸好塘水还不足以深到把你们这群无法无天的家伙送入地狱!

      你以为你应该受到的处罚仅限于停学吗?如果不是学校担心影响与事主协商,那么你现在应该在某家针对青少年犯罪的机构,而不是站在这里了!”

      “对不起……爸爸……”琳达无法使自己的声音再大一点。在斥责中她感到羞愧,父亲的话无法反驳,当家人也以她的所为为耻的时候,她无论如何也不能不感到难堪。尤其是愧疚与恐惧夹杂在一起,塞满了她的胸口,使她艰于发声。如果能够重新选择,她一定会宁可面对上帝的审判也不愿意面对失望而气恼的家人的。

      “我认为只凭口头的保证是不够的,”父亲回答。“你应该知道今天晚上你会面临什么。鉴于三个月前你口头的承诺并没有实现,我决定借助于另一种你曾经熟悉的方式来使你记往:有些事是不能干的。也许,今天晚上,你应该享用一顿‘大餐’,不是吗?”

      “哦,不,爸爸……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琳达叫了起来,她太明白“大餐”是什么意思了,尽管她得到这一待遇的时候非常少,但每一次都给她留下了相当难忘的记忆。“……我不是……不是说我应该逃避惩罚,真的,爸爸,可是……”

      “可是你这一次休想随便了事。”父亲瞪了她一眼。“现在,脱下裤子,包括内裤,趴到我膝盖上来。”

      琳达在犹豫,不光是为了即将到来的痛楚,毕竟作为18岁的女孩子,在父亲面前脱光裤子挨屁股再怎么说都令人羞耻。父亲显然看出她的心思,冷冷地说,“从你的表现上来看,你的头脑仍然需要用管教小孩的方式来管教,而不是做了那些事情之后再拿年龄来当借口逃避惩罚。现在立刻趴上来,否则我会强迫你这么做,而那时你将得到的不止是这些。”

      琳达咽了一下口水,事实上什么也没咽下去,嘴里干的象沙漠。她胡乱地扯下睡裤,手指插到内裤里向下拉,带着捂住羞处的冲动,她尽量快地让自己趴到父亲膝上,盯着地板。她的脸颊在发热,也许红了,毫无疑问的是,她的屁股很快将变的更为红热……

      第一轮打击都落在她左边的屁股上,快速而有力。巴掌落下时噼啪作响,从上端开始,以三下为一节奏,落在同一地方,然后向下进行第二组。琳达在头一巴掌打下去的时候短促地吸了一口气,把呻吟咽回去。

       

      巴掌越来越重,灼热的面积在扩大,而痛感也随着加强,在半边屁股都与有力的手掌接触过之后,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0
    • 21
    • 0
    • 20
    • 760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tnnd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一一一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Redreder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111S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fdh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lrsLv.1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DJQ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XL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请按照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xc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cos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11111111111111
    • 0
      wwwwwww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www无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zooy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csy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浅落落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zxccb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小黄鸭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加载更多评论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