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看别人的

      这1个顾客是从网上看到我的网站的,她有些问题困扰了她很长时间,她觉得我可以很好的帮她解决这些问题。她叫海伦,是一家公司的总裁。问题是因为她在公司的地位太高,没人可以管束她,所以难免会犯一些错误,她认为她需要为此受到一些处罚,所以她找到了我。

       

      我向她解释说,我有好几位象她这样的顾客会定期到我这儿来的,她们都有很高的地位,经常会因为手下所犯的错误而申斥他们,但是她们有时发现错的其实是自己,所以她们就找到我要我来惩罚她们。我让她安排1个时间来找我,我们约定了周五晚上,至于处罚的程度和时间就要根据她的具体情况来定了。

       

      周五晚上七点钟的时候我的门铃响了,我打开门,门外站着一位中年女士,显得很紧张。我请她进来,关上门之后我握着她的手提醒她说“你不想发生的任何事在这儿都不会发生的。”

       

      她脱下外套,我们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然后我让她讲一讲她的情况。她说她是公司的主管,所以她经常会教训手下的人,可是有的时候她事后发现错怪了他们,这就使事情的结果变得很糟。但是她又不方便向他们道歉,所以她觉得很内疚。她认为她的这种缺点可以通过严厉的打屁股的处罚方式来纠正。我告诉她她的想法是对的,而且象她这样的情况还比较普遍,我这儿有一些常客就是这样的。

       

      然后我问她:“你能把你自己完全交到我手上吗?”

       

      她迟疑了一会儿,同意了。她站起身来,我这才发现她是1个很有吸引力的女人,大约35岁左右,身材很苗条。上身穿着一件衬衫,下身穿裙子,长统袜和长统靴。

       

      我移到长沙发上坐好,让她过来趴在我的膝盖上。我把她的裙子抹抹平,然后在她屁股上拍打了几下,不重,只是让她意识到我们要开始了。这时我发现她的身体有点发抖,我想当她真的要面临自己完全不知道的境地时突然有点害怕了。我在她屁股上继续拍打着,有时轻,有时重,有时再抚摸几下,很快她就放松下来。

       

      然后我揭起她的裙子,她有一瞬间表现出有一点点不愿意,但没有坚持。她里面穿了一件很小的黑色真丝内裤,黑色的吊袜带。我在她屁股上抚摸了一会儿,然后开始用我的巴掌用力打她的屁股,左边几下,然后右边几下,然后再左边几下……她的喘息声开始大了起来。我把她的内裤勒到中间她的屁股缝里,这样她整个红通通的屁股就全露了出来。我的手掌开始打在她完全赤裸的屁股上,力量越来越重。巴掌声回响在整个房间。从我的经验我知道她现在已经会感觉到相当疼痛了,她开始扭动身体并时时地伸直双腿。我继续打了一会儿,尽量避免碰到她的性感部位,不让她产生性方面的联想。

       

      然后我让她站起来,脱下裙子和内裤,站到屋角去,我要做一些下1步的准备。

       

      现在该是使用工具的时候了,我把她带到我的工作间,里面有一张鞭刑凳和各种各样的工具。她屏住呼吸看着这些,我告诉她会把每样工具都给她试试,不重,只是让她感觉一下她喜欢用哪些。她趴到了刑凳上。优美的身材、黑色长统袜包裹着的修长大腿和微微泛红的屁股,这真是一幅难得一见的美景。我用手再打了她屁股一会儿,然后就开始一件一件地向她介绍那些工具。先是响板,然后是皮板子、皮鞭,接着是皮带,最后是藤鞭。我用了四号藤鞭打了她六下,打下去的速度很快,但力量控制得不太重。现在我跟她说在正式的惩罚开始之前我们先休息一会儿,喝杯茶。她跟我走到客厅,就这样光着下身,一点儿都没有感觉出不自然。

       

      在喝茶的时候我向她解释说,她是来接受处罚的,所以处罚过程中没有安全词,我会根据我的经验来判断惩罚是不是达到了应有的效果。我告诉她象这样的第一次总是探索性的,如果下次再来通常就会()打得更重一些了。

       

      喝完茶我们回到了工作间,我让她在刑凳上趴好。我告诉她在受罚的过程中必须报出每一下抽打,并说:“一下,谢谢您先生”。如果哪一下没有数就表示这一下没有计算,还得重新再打一下,除此以外她不允许说任何话。她点点头表现明白。

       

      开始还是用我的手来打,但打得非常重,用上了全力。然后我拿出了皮带,在她屁股上比了比,用力地抽了下去。她痛得大声地哭叫了出来,但是我警告她这一下她没有报数。接下的12下皮带布满了她的整个屁股,每一下都和上一下的鞭痕有点重叠。这回她只是轻声地哭泣没有大声地哭出来。

       

      下面该是藤鞭了,我问她要不要绑起来打。她说不用,但是我警告她这比她想象的要疼得多,而且如果她表现不好我会加重处罚。

       

      她在刑凳上重新趴好,我拿出四号藤鞭在空气中挥动了几个,在她屁股上比了比,然后抽了下去。“一下,谢谢您先生。”她大声地哭着说。打完了六鞭,我在这些伤痕上抚摸着。然后又是六鞭,12条鞭痕平行地排列在她屁股上,先是白的,然后就变成了深红。现在我拿出了二号藤鞭,我告诉她下面的鞭打她不需要报数,但是会打得很重,一直会打到我认为合适的时候。

       

      沉重的藤鞭带着风声抽打在她布满鞭痕的屁股上,一下,二下,三下,四下……我一连打了十二下,先前打出来的较轻的鞭痕已经被新打上去的更重的鞭痕完全覆盖了。我告诉她现在惩罚还不足以抵消她的负疚感,我决定再打12鞭,比刚才的12鞭要打得更重。她哭叫着说她受到的已经足够了,但是经验告诉我这种表现只是因为疼痛而不是真正的悔过,所以我继续打了她12鞭。

       

      现在还有最后的6鞭,我拿出了一号藤鞭,控制好力量一下一下地抽在她鞭痕累累的屁股上,先是5下,最后一鞭打得很重。

       

      处罚结束了,她都还在痛哭着。对于她来说这只意味着惩罚,她很勇敢地接受了,没有丝毫退缩。我把她抱到长沙发上,让她趴在我腿上,但这次不是打她,而是给她擦了一些油膏。

       

      最后她穿好衣服,充满感情地吻了我的脸。她说她非常感谢我,她现在觉得困扰她许多时间的一些东西已经不翼而飞了,她说她肯定不久还会来的。

    • 0
    • 0
    • 0
    • 382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