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毕业生2

      不一会儿,王森开始发问:“韩洁,现在核对一下你的训诫内容,我问你答,听见没?”

      “是!”墙角的韩洁回答道。

      这熟悉的声音再度印证了眼前的这个女人就是林洛心中的女神韩洁。而对王森不礼貌的语气,林洛眉头紧皱,韩洁怎么说比你年长,级别也比你高,又是女性,问话语气干嘛这么生硬?

      “年龄,”

      “33”

      工作单位

      “华东分公司”

      “职务”

      “市场部副部长”

      “司龄”

      “十一年”

      “婚否?”

      “已婚”

      “家庭成员?”

      “丈夫是银行的客户经理,有一个女儿,在读初一。”

      林洛觉得这种刨根问底的询问简直是对公民隐私的侵犯。

      “以前是否有过训诫记录?”

      “有”

      “几次?”

      “三次。”

      “分别说原因和内容。”

      “第一次是2009年,“金星”项目结算系统故障说明上报不及时,被总部训诫,笞臀五十。

      第二次是2011年,“银河”项目结算系统数据漏报,被总部训诫,杖臀一百。

      第三次是2013年,年终考核指标目标未达成,被总部训诫,重打臀部三百大板,外加三项附加惩戒。”

      随着韩洁亲口说出自己的受训诫记录,那原本圣洁得不可侵犯的女神形象开始在林洛心中不停摇晃,他简直不敢想象韩洁这样美貌端庄的成熟女人居然会有这么多受训诫的经历,而且训诫的内容居然是什么“笞臀五十”、“杖臀一百”、“重打臀部三百大板”!说白了不就是打屁股吗?这简直是对一直尊敬和仰慕她的林洛最大的讽刺!

      “好,这次训诫的内容已经打到投影上,事不过三,你已经是第四次走进总部的3号训诫室,所以内容要比以往更严厉,现在你可以看看投影上的内容,同意后到我这里签字。”

      韩洁侧过身子,依然双手抱头,看到幕布上写着的训诫内容:

      “重打臀部五百大板(裸臀)

      附加主题服务一周

      地点:京郊培训中心

      注:严肃性测试未通过则全部附加刑均需执行。”

      这些惩罚内容在林洛看来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不仅是韩洁,任何女性,甚至男性,都不会接受这种严厉而且带有羞辱性质的体罚的,所以根本无需担心韩洁能否坚持下来。然而出乎小洛意料的是,韩洁居然毫不犹豫地点头说道:“没问题,我无条件接受本次总部对我的惩罚。”

      “既然同意,就过来签字吧。”王森说道。

      韩洁这才转过身,一直抱着头的双手也同时放了下来。当她发现林洛也在屋里时,美丽端庄的脸庞上立刻浮现出两朵红云。

      作为同事,韩洁当然知道林洛还未婚,甚至还没有女朋友,自己此时却以下半身近乎半裸的状态,站在比自己小十多岁的男下级面前,让韩洁觉得尴尬的不光是下身没有穿裙子,方才亲口承认的那些关于曾经被总部体罚训诫的事情,对于一位风韵犹存的中年美女而言,是多么难以启齿的事啊!尤其是当着自己下属的面坦言曾被打屁股惩罚,那自己以后的颜面往哪里放呢?经验丰富的韩洁马上对林洛道:“小洛,你先出去,这里的事我来处理。”

      林洛本不想让韩洁觉得尴尬,于是赶紧转身要离开,可是刚一出门就被孙总撞到。

      “你去哪?”孙总问。

      “韩部长要我出去。”

      “出去干嘛?一起受受教育嘛!”说完把大门一关,林洛又被带进屋内。

      韩洁见状连忙上前恳求道:“孙总,这种事情让年轻人看到不好!我一个人就可以了,让这小伙子走吧!”

      “哎呦,你这是跟我讲条件喽,华东大区的同志态度都是这样的吗?”孙忠群的脸马上就沉了下来。

      “不是讲条件,孙总,您误会了,林洛刚上班时间不长,对公司的规定也不是十分了解,年轻人做事有时毛手毛脚的,让他在这里恐怕会有不好的反应。”

      “有什么不好的反应?谁都是从年轻过来的,进入社会就得一步一步学习,遇到事情前怕狼后怕虎怎么行,韩洁同志不要太呵护年轻同志啊!”

      韩洁听完更着急了,脸涨得通红。“孙巡视,通融一下吧,您看我今年也33岁了,在公司已经工作了十多年,就请您给我在年轻人面前留点面子好吗?”这时的韩洁很显然已经带有哀求的意思,眼中也噙着泪水。

      “你看看,还是面子问题,我们中国人就是讲面子,面子让我们落后这么多年,是责任重要还是面子重要?在大是大非面前,我们央企的职工应该挺起脊梁,勇于担当,怎么能强调面子呢?韩洁同志,你也是公司的老员工了,怎么这点觉悟都没有呢?你真有点让我失望啊。我看一定是疏于学习的缘故,必须要活到老学到老才行。”

      韩洁见孙忠群的意志非常坚决,知道局势已经无法改变,只好点头道:“那好吧,就让林洛也在现场做个见证吧。”

      “这就对了,不过韩洁同志,从你的思想波动来看,你的问题不小啊!要想真正端正思想,今天你的屁股还真得多吃点苦头才行啊!”

      “那就有劳孙巡视帮我端正思想了!”

      韩洁无奈地答道。然后红着脸来到王森身边,在签字簿署上自己的芳名。

      “好!那就开始吧,韩洁同志,您已经是第四次了,按规矩应该打裸臀,敢问您这裤衩怎么还穿着?难道还要我给您扒下来吗?”

      “哦,不好意思,我这就脱。”

      韩洁背过身子,双手慢慢地把裤袜从腰际卷下来,又脱掉高跟鞋站在地上,然后弯腰将内裤褪下,放在一旁。丰满、白皙、圆润的屁股赫然呈现在三个男人面前,这一连串动作是那么地优雅高贵,而那如羊脂美玉的臀部似乎也在宣示着神圣不可侵犯的尊严。

      韩洁又把裤袜提上,高跟鞋穿好,重新背对众人站直身子,双手抱头,目视前方的投影仪。裤袜恰到好处地提到大腿处,正好将丰满的玉臀和大腿上半部裸露出来,上身却穿着整整齐齐的套装。

      尽管不愿意面对眼前的场景,小洛还是不由自主地将目光定格在自己美女上司赤裸着的臀部,平时衣冠楚楚落落大方的韩洁,如今上身依然穿着让小洛无比熟悉的灰色套装,长发束在脑后,显得干练、洒脱,可是双手抱头站立的姿势让人觉得怪诞,而女人那决不可轻易示人的光裸玉臀却被套装上衣和褪到大腿上的裤袜衬托得格外醒目。小洛发现韩洁部长那雪白的臀部与她风韵犹存的鹅蛋脸一样充满吸引力,与被套裙和内裤包裹时相比,更加挺翘丰满,幽深的臀沟更让人充满联想和遐思。

      孙忠群抄起那条花梨木板子,来到韩洁身后。孙总胳膊上那结实的肌肉让林洛印象深刻,一定是他经常锻炼的成果,而韩洁却端正地保持着双手抱头站立的姿势,只有等待笞打的丰满翘臀裸露在外。

      看到韩洁这副狼狈的样子,孙忠群狞笑道:“韩洁同志,你的屁股今天得改改颜色了,五百大板,按照规矩,先打四十记开花板给你热热身,一会儿还得和许总一起会餐呢。”

      “请孙总给我最严厉的惩罚!”韩洁依然双手抱头光裸着玉臀,训练有素地回答道。

      “你应该受到何种严厉的惩罚?”孙总问道。

      “重打四十板子。”

      “板子要打在你哪里啊?”孙总似乎很享受对韩洁这样的美女进行言语侮辱所带来的快感。

      “臀部。”韩洁小声回答。

      “大点声!我没听见!”孙总突然嗓子一亮,大声吼了起来,吓得小洛心跳加速。

      “臀部!”韩洁大声说。

      “再大声点!”

      “臀部!请孙总用板子狠狠地责打我的臀部!让我记住教训!帮我改过!”

      小洛从韩洁异乎寻常的高亢语调中听出了她内心的无奈与悲凉。与她一起共事的这段时间,韩洁从来没有高声讲话的习惯,即便是面对再难缠的客户,再急迫的工作任务,韩洁总是能够艺术性地处理得十分得体,不卑不亢,从容镇定。他不明白像韩洁这样高素质的职场女神为何会接受这种羞耻的惩罚?她到底受到了何种胁迫?

      “恩,我确实得用板子好好修理一下你的屁股,让你这种女人好好长长记性!”

      说完孙忠群熟练地抡动掌中的花梨木板子,照着韩洁的光裸的玉臀狠狠地抽打起来。那板子呼啸着“啪”、“啪”地连续抽打在韩洁那两瓣蜜桃般的屁股蛋子上,发出非常脆亮的声响。那是纯天然硬木与皮肉亲密接触所发出的声音,击打的力度可见一斑!

      韩洁却只是咬紧牙关,双手抱头,站立在原地不敢动弹,任凭身后的板子在自己的玉臀上肆虐。每挨一下,韩洁便大声报数:“1!—2!—3!—4!—5!……”吐字清晰而高亢。

      孙总非常有经验,板子一下接着一下重重地打在韩洁的屁股上,韩洁雪白的臀肉被打得刚凹进去,又凸出来,接着马上又凹了进去。“啪!啪!啪!”的声响混杂着韩洁清晰而又准确的报数声,在3号训诫室里回荡着。每一次击打都在中年美女丰满的玉臀上留下清晰的板痕,那一道道浅红的板痕从韩洁的臀峰到腰际整齐排列着,无情地掠夺着一位成熟女性的尊严。

      林洛此刻正忍受着万箭攒心般的痛苦,敏感的男生已经从韩洁看似平和的报数声中感知出了一丝变调,或许是因为太疼了吧,忍住不发出呻吟声也许是因为自己在旁边作所谓的见证,作为成熟的职业女性,因为违反公司规定而接受惩罚,即使再疼也要在下属面前苦苦支撑着自己最后尊严,哪怕是女人本应精心呵护的臀部正在遭受木板无情的笞打。

      林洛不忍心再看孙总用板子一下又一下抽打韩洁屁股的情景,干脆把头扭向另一侧,可是墙角那面镜子折射出来的情景更让小洛沉入谷底的心情雪上加霜。从镜面反射正好可以看到韩洁被笞打时的面目表情,韩洁那曾经让小洛习以为常的热情洋溢的表情早已荡然无存,美丽的鹅蛋脸涨得通红,眼里噙着泪水,汗水沾湿了额角的几缕秀发,冲淡了原本就不是很重的素妆,伴随着越来越沉重的呼吸,丰满的胸部一起一伏。而最让小洛心疼的是,臀部每挨一板子,韩洁就秀眉紧蹙、咬牙切齿的模样,抱着头的双手在发髻上狠狠地一抓,接着竭力吞咽下即将脱口而出的呻吟,努力用平稳的语调地报出自己的屁股已经挨了多少下板子。

      “啪!三十八!”

      “啪!三十九!”

      “啪!四十!”

      足足打了韩洁四十下屁股板子,孙总终于停了下来。韩洁雪白的屁股已经印上两片红云,仔细观察可以发现上面布满一道道略微隆起的肉棱,表皮虽然没有破损,但有些地方已经开始肿胀,而从侧面也可以看到她不知是因为疼痛还是羞愧,熟女的鹅蛋脸也变得绯红。一个三十三岁的中年美熟女,在男人面前露出臀部本来就是很丢脸的事情,更何况露出臀部的目的是为了挨屁股板子!疼痛已经不是主要的,羞辱才是最刻骨铭心的疼!

      孙忠群像画家审视自己刚刚完成的作品一样,欣赏了一会儿韩洁被打完四十下花梨木板子的屁股,两个通红的屁股蛋儿和大腿雪白的颜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韩洁同志,这四十开花板的滋味如何啊?”

      “谢谢孙总的训诫,这四十板子打得非常好,让我意识到自己的错误。”韩洁双手抱头,光裸着红肿的屁股规规矩矩地应声答道。

      “今天我手下是留了情的,要不然就我这四十板子,早让你屁股开花了,明白吗?韩部长?公司总部都叫我孙菩萨,这可不是子虚乌有啊。”

      “谢谢孙总的关照!”

      “别老让我关照,还得靠你的工作表现!我能总关照你们吗?就说华中区的路蔓,我关照她多少次了,有用吗?还是总来我这报到,累得我连胳膊都抬不起来了。”

      “孙总说得很对,我一定会加倍努力做好自己的工作,不辜负孙总的信任与关照!”

      “知错就是好同志嘛,先揍你这四十板子,剩下的再说,我还有点别的事,先告辞了,严肃性测试就王森负责了,韩洁同志晚上还得参加宴请呢!到时候可得好好喝几杯啊!”

      “孙总放心,我一定去!”韩洁放下双手转过身面对着孙忠群痛苦地微笑着说道。

      林洛赶紧低下头,不忍心朝韩洁的正面看。孙总却根本无视韩洁光裸的下身,收起板子,哼唱着京剧,离开了3号。

      王森来到半裸的韩洁近前说:“韩部长,严肃性测试准备一下吧,你选一号还是二号?”

      韩洁看了看手表,发现时间已经快到下午四点,于是对王森说:“就选一号吧!”

      “好,那您准备一下吧。”

      林洛呆若木鸡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只见韩洁忍着臀部的剧痛,挪到皮床旁边,皱着眉头一屁股坐在皮床上,脱掉了高跟鞋,又将肉色裤袜彻底脱下,把白衬衫的前下摆用力向下拉了拉,一度完全暴露着的女人下身浓密的黑丛变得若隐若现,然后将双腿平伸坐在皮床上,把脚底亮出,双手抱头。

      王森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根羽毛和一块秒表,只听他问了声:“准备好了吗?韩部长。”“准备好了,请对我受训诫的态度进行严肃性测试!”韩洁回答道。

      王森按下秒表,接下来他居然恬不知耻地用那根羽毛去搔韩洁的脚心,韩洁竭力忍耐着脚心的奇痒和臀部的剧痛,但还是很快就痒得受不了,双脚开始不停地屈伸,但是玉腿依然不敢挪动,伸出脚掌和脚心让王森去用羽毛挠痒。

      原来这就是所谓的严肃性测试,挠脚心还不能笑!林洛不知道韩洁笑出来会有什么样的惩罚,但是可以看到韩洁那尴尬的表情是在竭力压抑着脚心钻心的奇痒。

      王森足足挠了韩洁10分钟的脚心,韩洁顽强地忍耐着,粉面憋得通红,最后王森略带遗憾地说了声:“恭喜韩洁部长,严肃性测试通过了。”

      韩洁是与林洛和王森一起离开的3号训诫室,一路上王森还在和韩洁开着玩笑,韩洁也认真聆听着王森的调侃,林洛却跟在旁边低头不语。

      当王森谈到华中大区的美女经理路蔓在严肃性测试中连两分钟都没撑过去,本来该打一百板子,一下变成了二百板子,被打得屁股肿了三圈,连续三周都趴着睡觉不说,在办公室里都得站着工作,明明是经理,结果成了站立服务的业务标兵,韩洁也附和着爽朗地笑道:“是嘛?那多亏我忍住了,要不我不得成了全天候站立服务标兵啊!”

      别看屁股刚刚被打了四十板子,韩洁依然挺身保持着优雅的走姿。不同的是灰色的制服套裙里面内裤已经不见了,林洛亲眼看见韩洁把黑色内裤塞进自己的手包里,然后提起肉色裤袜,包裹着自己刚刚被板子打得通红的屁股。

      华天酒店的大门口,庄成斌和冯总侃侃而谈,冯总点了根烟,不时看看手表,仿佛在等人的样子。不一会儿,一辆黑色的皇冠轿车开到酒店门口,服务生打开车门,从里面下来了两男一女。见人来了,庄城上前问那女人:“怎么才来呢?”

      “路上有点堵车。”韩洁的回答没有让林洛感觉意外。一路上,坐在副驾驶位置的林洛心里都在思索这个社会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为何韩洁这样的女人居然能够接受这样的凌辱!为何要让王森那样猥琐的人这样小人得志!一贯理性而不苟言笑的他虽然用冷漠和看似不经意的世故来化解车厢里的尴尬,但是心中那熊熊燃绕的烈火已经使他的思维陷入无渊地狱。

      酒店门口穿着水红色旗袍的美女迎宾员们热情洋溢的笑脸,在北京夜晚犹如幻境般的灯影下,让小洛体验到更加强烈的被侮辱感。那一声声柔美的“欢迎光临!”仿佛魔界里的妖艳女郎在召唤因迷失而茫然不知所措的灵魂。

      小洛如坠云里雾中般来到酒店三楼的雅颂阁包间,宴请将在这里举行。站在房门外,就可闻到弥散在空气中的酒香,不胜酒力的小洛皱了皱眉头,喝酒这种本领他是无论如何也掌握不了的,以前韩洁带他出去和客户吃饭,觥筹交错之后他总是第一个倒下,而且一旦倒下就不省人事。

      知道他酒量有限之后,遇到有为难他的人,韩洁就主动替他抵挡,搞得小洛非常不好意思。诸如替领导挡酒、打圆场之类的角色,本应该是自己扮演的,结果自己的酒量又那么不争气,他曾多次试图婉拒韩洁参加聚餐的邀请,但是一向通情达理的韩洁对这个问题的看法却始终非常坚决。那就是:如果没有特殊情况,这种活动都要尽量参加。这是一个刚走出校园的男孩成长为男人所必不可少的经历,要想成为一个对家庭和社会有所担当的男人,就必须勇于面对各色人群,学会与之打交道。浸淫职场多年的韩洁发现小洛的性格有些过于内向,所以刻意地锻炼他与人沟通和交流的能力,对此小洛内心是十分清楚的,确切说也十分感激韩洁对自己的鼓励和帮助。但是此时此刻,韩洁在小洛心目中曾经的积极正面形象已经摇摇欲坠,小洛甚至不敢想象一会儿在酒桌上会发生什么。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0
    • 24
    • 0
    • 24
    • 780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liu2270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血幽岚Lv.1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小奇葩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1qazse4Lv.1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嘘嘘嘘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冷冷冷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22222588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zm8650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skyyyy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5588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spankings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联动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spcyy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dhh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式神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ywLv.2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宁长久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加载更多评论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