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老师的惩罚转载

      本文为转载,原创不详,欢迎提供作者信息孔玉在弹的,正是白韵兰上课教的练习曲,她弹的很好,节奏和乐感都很到位。而房间那头,传来的是阿萍哭叫求饶的声音,她的制服也被拉成了露屁股裙,正扶着壁炉,翘着屁股挨打呢。琴声、哭声、鞭声汇合成了荒诞的奏鸣曲,在白韵兰耳边环绕着,她趴伏在孔玉的脚边,红通通的屁股朝天拱着,梦游般的擦拭着钢琴下的地面。突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是孔玉。“白老师,我这段弹的对吗?是不是有些太快了”轻轻的一句话,却象一个炸雷响在了白韵兰的头上,她停下了所有的动作,僵在原地,一动不动。一只白皙的手伸了下来,轻轻的拍着她的光屁股“白老师,我和你说话呢,没听到吗?我感觉这段曲子弹的有些太快了,您觉得呢”白韵兰身体仍然保持着原来的姿态,无法动弹,只能慢慢的抬起了一直低垂着的头,仰望着和她说话的人,孔玉,正一脸笑容的看着她,笑的很甜很自然,好象她正在SP女高的教室里向她的钢琴老师请教问题一样。记忆的碎片在白韵兰脑子里飞舞着,一点点的拼凑起来,一个可怕的事实越来越清晰的呈现了出来……白韵兰猛的站起身来,用手指着孔玉,大声的嘶叫着“是你,是你弄的,这一切都是你在搞鬼,都是你”孔玉不再理睬她,转过身去继续弹琴。房间那头,苏管家命令阿萍马上离开房间,自己向白韵兰冲了过来,皮拍上下飞舞,脸、手臂、腿,都不放过,白韵兰尖叫着想逃跑,被女管家一把揪住,年轻的白种女人显然是有功夫的,轻易的就把白韵兰的胳膊反剪到了身后,往上提拉着,让她的弯成了一个大虾米,光光的屁股从紧身裙里彻底的挤了出来,朝向空中,女管家这次改用皮拍的细柄抽打她的屁股,带着风声,抡圆了抽下来,已经肿痛不堪的屁股,哪受的了这个,每挨一下都是撕裂般的疼。白韵兰很快就嚎哭了起来,眼泪鼻涕都糊在了一起。等女管家松开了她的时候,她早已无力反抗,蜷缩着跪在地板上,在她前面的长沙发上,孔玉盘着腿靠在那里,正笑盈盈的看着她,手里握着那柄皮拍。孔玉用皮拍轻轻抬起了白韵兰的下巴“啧啧啧啧,真是的,苏,你怎么下手那么狠,我最不喜欢打女人的脸了,你不知道吗?”“对不起,小姐”“给我跪一边去”,女管家跪在了沙发边上…“白老师,真对不起,苏下手太狠了,打疼你了吧”,年轻的女学生轻声笑语的说着,却让白韵兰感到浑身发冷。她哆嗦了一下,啜泣着问到“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只是因为我当掉了你的朋友吗?”笑容不见了,孔玉附身向前,伸手用力的捏住了白韵兰的脸,沉声说到:“只是因为当掉了我的朋友?你是这么看的吗?看样子,你确实需要好好的调教调教,你,一个老师,丝毫也不关心你的学生,你当掉她们,是为了她们好吗,是严格要求吗?钢琴这玩意是每个人都能学好的吗?你当掉她们,只是为了显示你的高傲吧,因为你,我的朋友拿不到特等奖学金,还可能进不了她想进的大学,只因为她手指又短又粗,弹不了钢琴,只因为你这个愚蠢的女人的卑鄙的私心,怎么样,你还觉的自己很冤枉吗?”孔玉越讲越气,掐的白韵兰的脸都变形了,眼泪从钢琴教师的眼睛里涌了出来,她无话可说……一把松开了她,孔玉靠回了沙发上,她突然又笑了,笑的很是邪气,一边伸出长柄皮拍轻轻的在白韵兰挺拔的胸部上游走着,不时在高耸的峰尖上拍打两下,一边说到:“当然了,我很庆幸你是这么的愚蠢,其实我对你这个肉弹的身体感兴趣已经有段时间了,早就想剥开你的教师制服,摸摸你的长腿,打打你的屁股了,真的还要谢谢你给了我一个很好的借口呢,哈哈哈哈”美丽的钢琴老师蜷缩着自己的身子,躲避着皮拍的调弄,她脸羞的通红,看着面前的年轻女孩,那曾经是她的学生,一个单纯普通的高三女学生,再平凡不过的一个学生,而自己,一个30多岁的成熟女人,她的老师,却可怜的跪在自己的学生面前,任她把玩。“你……请你原谅我吧,我知道错了”乞求的话还是忍不住脱口而出,泪水更是大滴大滴的滚落下来。“我会想办法还钱的,我去借,我马上就还钱,我会去和校长讲的,钢琴课不会有人不及格的,请你,饶过我吧……呜呜呜呜”“你去借,你去找谁借啊,马铭生吗?听说马太太正在找你呢,你跑到我们学校来教课,不也是为了躲她吗?马太太,马江南生是我们家的好朋友,要不要我帮你打个电话给她啊?说不定能多借点”身子一软,白韵兰就瘫坐在了地下,“马江南生”这四个字伴随着噩梦般的回忆,象条冰冷的大蛇紧紧的裹住了她,让她窒息,呆呆的看着孔玉的眼睛,脸色刷白,连嘴唇也失去了血色。良久,她才哆嗦着,用轻到几乎听不到的声音问到“那你,你,究竟想怎么样……”靠近她的脸,孔玉用同样轻的声音慢慢的说“怎么样?我想怎么样,呵呵呵,我想把你怎么样,你就得怎么样,你懂了吗”几乎让人无法察觉的,白韵兰本能的轻轻的点了点头,她盍上双眼,任泪水无声的涌过面颊……不知道什么时候,女管家小玉去拧了把热毛巾过来,孔玉伏身揽过了白韵兰修长的颈子,开始温柔的檫拭着钢琴老师已经一塌糊涂的脸,甚至捏住她挺拔的鼻子,细心的帮她擤干净,白韵兰不由得睁开了眼睛,胆怯而惊讶的看着孔玉,一动不动的任她照顾着,直到被擦到伤口,才疼的哆嗦了一下。孔玉看着她的眼睛,轻柔的用手指磨蹭着那块皮拍的红印,问到“疼吗?”“疼…”钢琴老师的声音颤抖着……轻轻拍了拍她的脸,孔玉脸上露出了笑容:“恩,这才乖,来,过来”她拍打着自己的大腿,示意着白韵兰。白韵兰的身子抖了一下,马上跪行着爬向孔玉,垂着头准备趴上她的膝头。“不是这里啦,白老师,难道你很想我打你的屁股吗,起来,坐到我腿上来”于是,高挑挺拔的钢琴老师就这样淅沥糊涂的坐在了自己学生的膝头上,靠在了她的怀里。孔玉用自己纤细的手指帮白韵兰整理着纷乱的头发,一缕一缕的细心的抿到脑后,让白韵兰光洁饱满的额头重新露了出来,她温柔的捏住了那个尖而秀美的下巴,说到:“知道吗?白老师,你平时那副高高在上,用鼻孔看着别人的样子有多讨厌吗?漂亮的女人,如果喜欢持靓行凶,是最招人厌烦的,你懂吗,就光凭这个,你也该被好好的打顿屁股”说着,她揽在白韵兰腰间的手滑下去,捏了捏那个已经红肿不堪了的光屁股。白韵兰身体一颤,脸早已经羞的通红,耷拉着脑袋,完全象个犯了错被训的小丫头。屁股上那只手终于回到了腰间,可是下巴上那只手却又慢慢滑到了胸前。那只少女秀气纤小的手准确的找到了白韵兰的乳尖,隔着紧身的衣裙,轻轻的捉住了那个凸起,有力而缓慢的揉捏着,很快的让它挺了起来。手的主人微笑着问到:“多久没让人玩过了……”白韵兰浑身上下都紧绷着,脸上的火迅速的烧遍了全身,连脖子和耳朵也红了起来,她的声音在喉间轻颤着,却无法吐出来,是的,是很久没人碰过她了,除了她自己,而这突如其来的亵弄却来自一个荒谬的对象,羞涩和古怪的刺激感爬满了她的全身。那只手从乳尖滑下,抓住了整个的肉团,揉弄着问到“白老师,你几号罩杯啊”“75D…..”回答的很快,白韵兰已经学会了服从…“75D吗?”,那只秀气的手开始解她胸前的扣子,动作娴熟,接着用力一扯,制服裙的上身就被完全的拉开,堆落在腰间,白韵兰的上半身整个的裸露了出来,雪白的乳雀跃着,坦露在空气中,微微的有点点下垂…喔的一声轻叫,白韵兰的双手只是抬了一小下,就颓然的落下了,很快放弃了遮挡的企图,只是这样半裸着僵直的坐在孔玉的怀里。双乳轻颤着等待着,孔玉托住了一只,轻轻的上下掂弄着,冷笑到“哼哼,这哪来的75D啊,也就是个80C罢了,苏,你给我们白老师看看,什么叫75D”跪在一旁的女管家麻利的拉开了自己深色的制服,坦露出一对饱满浑圆的肉峰,示威般的挺了个老高…下巴再次的被捏住,孔玉的声音不快的说到“你太让我失望了,连这种小事情,你也要逞强撒谎,你这个女人真是没救了,干脆把你送到金沙去跳艳舞算了,反正你很喜欢那里,赚来的钱还可以再去赌,多方便啊”“我……”白韵兰无望的张了张嘴想辩解,又觉的无话可说,过了35岁以后,她确实是从75D变成了80C,可她一直不想承认,自从躲到了SP女高以后,她一直象鸵鸟一样的逃避着现实,包括去赌博……孔玉又操起了那可怕的皮拍,抵住她的下颌,冷冷的问到“你自己说,该不该打”“该打……”“那打哪里呢,是打XX呢,还是打屁股,你自己选”,皮拍甩在了挺翘的乳峰上,不重也不疼,可是发出“啪啪”的脆响,却让白韵兰缩成了一团,鸡皮疙瘩爬满了全身。她泪眼模糊的看着自己雪白娇嫩的胸乳,无法想象这里受到鞭打的情景,良久,才哽咽着说“打屁股……”“呵呵,我就知道我们白老师是个喜欢被人打屁股的料,好吧,就打你的屁股,给我跪着去,把衣服脱光了”,说着,孔玉把自己钢琴老师从膝头掀到了地上。等到面前的白韵兰已经一丝不挂了,孔玉扭头对女管家说“苏,去把玩具都拿过来,让小兰选一选,光打屁股怪没意思的”一个箱子被放到了白韵兰的身边,里面的东西让她的心缩成了一团,小腹里一股热流窜动着。孔玉在里面翻检着,最终拿出了几件东西,“白老师,你自己选,是喜欢这个跳蛋呢,还是喜欢这个狗项圈配狗耳朵,都是粉色系的,你喜欢哪个”这时的白韵兰连眼泪没了,模糊间她听见自己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我选项圈和耳朵……”“好,有品位,我也喜欢这个,来,我帮你带上”,孔玉兴致勃勃的把东西带到了白韵兰的身上,调整着狗耳朵的位置,歪着头欣赏着。“哎呀,不好意思啊,白老师,我忘了,要带这个项圈和耳朵,还要配这个尾巴的呢”,说着,孔玉又从箱子里捡起了一个蓬松的狗尾巴,另一头是一截短短的橡皮棍。“来,趴到我腿上来,我帮你安尾巴”还不等惊恐万状的白韵兰反应过来,人已经被拉到了孔玉的腿上,熟练的一推、一按,她的红屁股就朝天撅了个老高,紧接着修长紧实的大腿被分向两边,屁股上一阵疼痛,两瓣屁股蛋也被掰开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正旋转着戳进了她的菊花。白韵兰再也忍不住了,她扭动着身躯,挣扎着想摆脱入侵,屁股肉被狠狠的拧住了一大块,疼痛使她一下子老实了下来,好在随着一瞬间的剧痛,那个东西已经被顺利的塞到了位置,她身子一软,放弃了挣扎。双膝、双肘着地的卧趴在长沙发前,精致的狗耳朵、狗尾巴、还有脖子上的项圈,残留的最后一丝自尊也被粉碎了,白韵兰已经彻底的接受了现实,任人摆布。一只纤瘦的小脚踩在了女人赤裸的腰间,向下压着,让白韵兰的屁股翘的更高,皮拍轻轻的落在了两扇臀肉上,一个声音懒洋洋的命令到“摇尾巴”。浑圆的屁股努力的摇摆着,想让垂落在双股间的尾巴摇动起来,在随之而来的皮拍连续有力的鞭策下,越摇越快,幅度也大了起来。项圈被拉紧了,孔玉站起身,牵引着地上的女人爬行着,皮拍不时的落在雪白的背上或是肥大的红屁股上,一直来到了一面大大的穿衣镜前,让她面对镜子趴着。蹲在了自己的爱犬身边,孔玉拉起她的头,让她看着镜子里的影象,一只手轻柔缓慢的从肩头开始,抚遍了女人的全身,悬垂的XX,纤长的腰肢,柔软的小腹,和优美的双腿,最后来到了两瓣肥臀之间,把蓬松的尾巴撩到了一边,慢慢的滑入,老练而捻熟的蠕动着……镜中的女人,涨红了脸,颤抖的躯体微微的扭摆着,象是在躲避,又象是在迎合,双股却不由得越夹越紧,肥大的屁股掀动着,久违了的感觉布满了白韵兰的全身,她无法拒绝,终于在无边的羞耻中抽搐着瘫软在镜前,还没等她有片刻喘息,项圈再次被拉紧,巴掌雨点般的密密的落在了已经伤痕累累的屁股肉上。一个声音在耳边命令着“好好的看着你自己,牢牢的记住你今天的这副样子,记住了,你就不会再任性自私、自大了,记住了,你就不会再沉迷赌博了,记住了,你就不会再去做二奶了……”,白韵兰确实记住了,记了一辈子。夕阳中,孔玉躺在长沙发上欣赏着自己最喜欢的贝多芬,琴房里并没开灯,可是白韵兰雪白的肉体还是清晰可见的,她跪在琴凳上,粉红的狗耳朵和狗尾巴随着她的弹奏,有节奏的摆动着,两瓣红红白白的圆屁股向后翘着,微微起伏着……欣赏着钢琴老师线条优美的背影,孔玉愉悦的计划着明天整整一天的节目…又是一节钢琴课,敏感细心的同学发现钢琴老师白韵兰特别的温和安静,和往日的冷漠高傲有了大大的不同,不过小胖是完全没注意到,她无精打采的呆坐在钢琴旁,连琴键也懒得敲打。忽然,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是孔玉,示意她站起来跟自己走,小胖也就淅沥糊涂的跟着她走着,走出教室,一直来到老师办公室,推门进去,发现白老师已经在里面等她们了。看见她们进来,白韵兰有些紧张的站了起来,孔玉随手锁上了办公室的门,现在是上课时间,办公室里并没有其他老师。“小胖同学,对不起,老师不该随意的判你的钢琴课不及格,给你造成了很大的伤害,请你原谅我吧”白韵兰突然开口说到,并深深的鞠了一躬。小胖傻了,晕忽忽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孔玉推了她一把,说“白老师都认错了,你就接受吧,说话啊”“我…我,我原谅你”,小胖结结巴巴的说着,说完也深深鞠了一躬,孔玉的嘴角漾起了一丝笑意。“那么,为了表示我的歉意,请你惩罚我吧”,白韵兰说完,就转身趴在了自己的办公桌上,拱起了自己的屁股。这下,小胖可吓坏了,她惊恐的看着身边的孔玉,眼睛嘴巴都张的老大。孔玉憋着笑,一本正经的说“你看我干吗,白老师说的很对啊,做错事就该受罚,白老师,要不我来执行惩罚,让小胖同学看着,行不行”红晕爬上了白韵兰的双颊,她低声应到“可以”一手按着白韵兰的腰,巴掌飞扬着打向包裹在教师制服下的屁股肉,劈啪作响,一直打了20下,孔玉才扶起了钢琴老师。白韵兰的脸色绯红,她不敢直视小胖,低着头说“小胖同学,谢谢你原谅了我,我会向校长说明,取消你的钢琴课不及格的成绩的”孔玉推了把呆若木鸡的小胖,说“还不谢谢老师”,等小胖向白韵兰行了个礼,就拉着她走出了办公室。在走廊里,小胖才缓过神来,用惊奇的目光看着孔玉说:“老大,我不是在做梦吧,你也太了不起了,你是怎么做到的啊,白老师居然向我道歉了”“傻瓜,关我什么事情啊,我早跟你说了,我们学校的老师都是很讲道理的,你快回去上课吧,我和白老师还有点话要说,记住,今天的事情不能和别人说一个字,谁都不能说”返身回到了办公室,锁了门,孔玉来到了白老师的身边,踮起脚,轻轻的吻上了她的唇,一手环在她的腰间,一手自然的落在了她饱满的胸上,爱抚着,良久,将唇移到她耳边说到“白老师,以后轮到给我们班上课的时候,不准穿胸衣,我不喜欢,记住,到时候我会检查的”,说完,松开她,转身向门口走去。白韵兰颓然的坐在了椅子上,在孔玉开门就要离开的那一瞬间,忍不住问到“你,你……究竟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放过我”高三女生孔玉扭过头,认真的想了想,唇边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等到你再也不想我放开你的时候,我就会放开你…

    • 3
    • 0
    • 0
    • 2.2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