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梓羲

      梓曦是我大学时热恋的女朋友,不论是在朋友圈里或是在我眼中她都是一个绝顶聪明又极为顽皮的女孩子,我很幸运追上了她,因为在整个系里她算是最漂亮的。

      梓曦和我无话不谈,她经常和我说小的时候因为淘气而被妈妈打PG的事情,因为妈妈打她方式很特别,我有时听的感觉都有点假但还是把她口述的故事编写成小说,供给大家评论(此事90%属实,也希望大家别去寻找真实的人物)。

      第一次挨爸爸的打

      爸爸其实每一次都是站在我这边的,因为每次挨打都是他在替我求情,虽然偶尔能避免挨打,但是大多数妈妈还是很火的,打完我她都会骂爸爸太惯着我,但在我上初二的一次期中考试后爸爸打了我,是我记忆力唯一的一次,也是挨打最疼的一次。原因就是因为考试的时候作弊被发现了,其实是我写答案给我班的一个男生抄袭,他是我的第一个“男朋友”,很帅,鼻梁很像爸爸,平时也都很照顾我,只是他的理想是当“老大”,每次课间休息都会有一群“小弟”在他身边,我感觉他特别的威风,后来他谢了一封情书给了我,我们就开始交往,我们并不在一个班,但是我们学校的考试都是同年级串开考试的,这一次我们被分到一个考场,我当然得照顾他了,谁知道老师眼尖一下就抓到了我递给他的小纸条,因为之前他没有任何管我要的动作,老师就认为我是在“显摆”自己,把我妈妈教到了教导处一顿批,还说我平时上课不注意听讲,上课总说话,就凭借着一点小聪明才能在全年级排到前20,因为爸爸和我们学校的教导主任是大学同学,所以后来这个老师又开始客套的说了一堆,我妈妈就一直铁青着脸,偶尔的转过来骂我两句,其实我心里充斥着对那老师的讨厌,势利眼一个,所以我就有的没的偶尔顶她两句,我妈妈就瞪我说怎么这么没礼貌,我心里并不在怕她了,反正打的也不疼,况且今天爸爸在家。。。。。。

      到了家,妈妈果然让我把裤子褪下来,然后趴在沙发上,这与以往不同,因为平时都是趴在她膝盖上的,然后妈妈显示劈头盖脸的骂一通,骂的什么我都没听进去,我就当她在骂那个监考老师,谁知后来她把爸爸叫来,非叫他打我,妈妈说:“这是你的宝贝女儿,考试作弊不说,班主任还说她早恋。。。。。”

      “别听那老太婆胡说!根本就没那事!”我狡辩到。

      “孩子也该到谈恋爱的年纪了。”爸爸笑着讨好妈妈。

      “放屁。跟不是你孩子似的,今天这孩子这样以后还了得了,都是你惯的,今天你要是不管教她,咱们干脆离婚得了,我也管不了她,你们爷俩过去吧。”我虽然是屁股冲着妈妈,但我能感觉到她是特别的生气,心里逐渐的有点紧张了,因为爸爸还是当不了妈妈的家的。

      “你就不是我亲妈,就像把我打死,擦!!!!”我可能是平时和他在一起久了不自而然的冒出来了一个脏字,其实我都不敢相信我刚才对妈妈说了脏话。

      “你说什么,彦钢,你看看你这什么女儿,啊!都学会骂人了”妈妈暴跳如雷了已经。

      我从沙发上站起来转过身来继续狡辩,说:“我没骂人。”但我看着爸爸已经和妈妈是一样的脸色了,我顿时心跳加速了,然后小声的对爸爸说:“爸,我真没骂人。”但是说什么都已经完了,爸爸已经坐在沙发上说:“看来还真是我把你惯坏了,你给我过来。”我虽然极力不想过去,但是被爸爸一把拉了过来,我像是一个小鸡仔被爸爸拉倒顺势就趴在了他的膝盖上,我脑袋是一片空白,“啪!”“啪!”“啪!”屁股瞬间就是火辣辣的感觉,一股钻心的疼,和以往挨打不同,平时妈妈打我都是打PG左面一下,右面一下,感觉就像是按摩一样,爸爸的手宽厚有力,每打一下我整个屁股都幸免不了的疼,我是又羞又痛,开始求饶:“爸爸,我真的没骂人,哎呦,疼啊!”

      我妈还在旁边火上浇油,:“还嘴硬,你就不学好吧,彦钢你使劲打她叫她嘴硬。”

      “哎呦!爸,疼!”我是希望我和爸爸心有灵犀的让他轻点打,谁知爸爸一点减轻的意思都没有。“啪!”“啪!”“啪!”爸爸每打一下我都得紧缩着屁股,我想逃走扭着屁股,哪知爸爸的手像锁链一样紧扣着我的腰,让我一动都不能动,我的眼泪这时已经控制不住的掉下来了,心想这次是死定了,不如威胁爸爸,于是忍着疼痛大喊再也不和他好了,坏爸爸之类的话,果然爸爸的手轻了许多,也渐渐慢了下来,我看挺有效果的,于是就大喊了一通,准备挣脱爸爸的手,谁知爸爸突然扣的更紧了,对我说:“是我对你平时太宠着你了,一犯错误你从来都不认为你错了,今天我就真得管管你了。”说完打得更用力了,我的屁股哪能招架的住啊,十多下之后我这哭的眼泪鼻涕都滴在了沙发上一滩了,嘴里已经不自主的重复着,爸爸我错了,妈妈我错了,饶了我吧,以后再也不敢了,爸爸松开了手,我顺势瘫倒在地上,泣不成声,我也不敢去捂屁股,感觉那已经不是我的屁股了。爸爸站了起来,我害怕的蜷到一边,嘴里忙说着:“我错了,再也不敢了!”爸爸没有过来,他只是向门的方向走去。妈妈脸上也没有幸灾乐祸的表情,对我说:“去把脸洗洗!”我真想狠狠的瞪她一眼,但是心有余悸还是慢慢的把裤子提上,站起来晃晃悠悠向洗手间走去。

      这件事情之后我更恨妈妈,也有点怨爸爸,本来感觉他会很快的对我道歉,谁知并不是像我想像的那样,正好相反的是他一直都不理我,最尴尬的就是一起吃饭的时候,平时爸爸都是说一些笑话,有时我都把饭喷出来,惹的妈妈不高兴,而那却是我最高兴的事。我每天都特别想和他说话,等他和我说不该打我,然后我在和他大发一次脾气的,然而现在爸爸像是不在爱我了一样,我每天都很难过,也可能是我太倔了吧,爸爸也许就是再等我真心的和他说声自己真的是错了,然而我们就这么一直僵着,而妈妈在旁边从来不替我说一句好话。

      直到时候的第二周的周末,我看见妈妈在收拾东西,便没事找事的对她说:“要回娘家啊!”

      妈妈头也没抬的说:“爸爸要出差了。”

      我很意外的说:“要出差?去哪?得多久?”

      “去多伦多做学习考察,得两年。”

      “什么?爸爸呢?”我对爸爸的怨气突然都没有了,就是想见到他。

      妈妈抬起头看看我说,“应该在书房。”

      我急匆匆的把书房门撞开,看见爸爸正在整理要出差带的参考书,他也抬起头来看着我,我一下扑到了爸爸的怀里说:“爸爸,我真的错了,你别走了,以后我肯定听话,再也不犯错了。”说完我就嚎啕大哭,虽然有点表演成分,但是我真的不愿爸爸离开我,我也无法想像没有爸爸的日子是什么样子的。

      爸爸替我擦着眼泪,每擦一下我心里都感觉到有一股暖流经过,我知道爸爸已经不在生我的气了,有一种力量莫名的把我的眼泪拉了出来,和挨打的那天相比,我想现在的眼泪更真实,爸爸边擦边说,:“傻丫头,爸爸又不是生你的气才出差的,这都是爸爸的上司决定的。”

      “那,必须,必须,必须的去吗?”我抽泣着。

      “嗯!爸爸两年就回来了,到时你刚好上高一,好好学习考个好点的高中。用这个礼物来迎接你爸爸。”

      “那你要送我什么礼物?”

      “我的丫头要月亮我就送月亮,要星星我就送星星。”

      “好好,你要每天都给我打电话啊。”

      “嗯!你也要听妈妈的话啊。”

      “我就听你的。”我真的十分讨厌妈妈。

      “别这么说,妈妈听见该生气了。”

      “我听见什么就生气啊?你快收拾吧,司机小王都等着急了。”妈妈满头大汗的走进来,“就说我坏话是不是?”

      “哪有,以后这个家和小曦就交给我老婆大人了,受累了!”爸爸柔声的说。

      妈妈眼角含着泪水说:“经常打电话回来,注意身体。”

      后来肉麻的一幕我没看见,被爸爸赶了出来,之后的日子并没有我想像的那么难过,反倒是妈妈,每天在来电话的时候都抢着接听。就这样,我和妈妈开始了没有爸爸的日子。

      妈妈的惩罚

      前言:梓曦曾经问过爸爸,为什么妈妈总是要打她屁股,爸爸说因为妈妈小的时候也是这么被外婆管教的,而且你和妈妈的性格简直是太像了。梓曦对爸爸说:“就因为她小的时候这么挨打,所以她有孩子了就这么打啊,怎么不知道将心比心呢?”爸爸告诉梓曦外婆管教妈妈时可比妈妈管教你狠多了,妈妈就从来没用那种方法管教你,梓曦问爸爸用什么方法,爸爸却不肯说,梓曦问爸爸,妈妈小的时候是不是很不乖,爸爸说,听外婆说,几乎是和我们现在的小梓曦一样古灵精怪,聪明又倔强。。。。。。

      逐渐的我发现在没有爸爸的日子里,我反而的无拘无束,我不怕妈妈打PG,在学校里也是有他在撑腰,日子过的潇潇洒洒的,在升初三的考试当中,我意外的考砸了,全年级500多人我一下跌到了200名,从20跌到200我也受到了不小的打击,老师把我叫到教导处狠批了一顿,然后叫我妈妈明天来学校一趟,我说妈妈最近出差了,爸爸出国了,姑姑现在照顾我,明天叫她来行吗?老师说也行,就这样放我走了。

      叫家长来,在我看来无非是都其进行心理上的侮辱,让人感觉到老师在负责,但是家长又绝对难堪,家长难堪的后果是学生回家就得挨屁板子,我们班大多数学生都是这样挨过来的。我倒是不怕被妈妈打PG,只是她要是来了,我的暑假就全泡汤了,再加上这次期末考试是作为下学期初三分班的凭证,我这会也准是被分到中班了,心想一定得瞒到快开学的时候再说。我托我的“男朋友”到劳务市场上找一个“姑姑”替我妈妈来挨骂,果然,第二天他真的领来了一个憨厚的妇女,我把我事先准备好的纸条给可这位大婶,叫她背熟,上面写的很清楚我的一系列的事情,一切安排的天衣无缝,其实我没有姑姑,也就是说我爸爸没有姐姐妹妹,就这样我还给我“姑姑”起了个名字叫“彦丽”,感觉没问题了,我就带她去了教务处,班主任看了她一眼就说:“您是?”

      “俺是她姑儿,俺叫彦丽。”

      “哦!,那彦梓曦你去班级等着开会吧,我和你姑姑聊聊。”

      我给那“姑姑”使了个颜色叫她机灵点,然后机械性的给班主任鞠了个恭,走出教导处。

      这个姑姑是我花了100块钱雇的,这个难算是花钱免了灾,谁知后来课堂上班主任又说这次的考试是决定下次分班级的考试,明天也就要放暑假了,教务处决定把这次考试做一次总体排名,每个学生把名次拿回家给家长看,然后签个名,明天拿回来交给老师,顺便拿走暑期作业。这分明是拿家长签字来换作业嘛,我本来是想干脆作业也别拿了,后来一想我们家邻居李晓也是和我一个年级的,到时候我没作业必然很快就露馅,拿到名次表之后我就立即想出了解决问题的方法了,因为名次表格都是拿excel表格做的,每一列分别是“序号”“名次”“姓名”“分数”之类的,我把我的名字用刻刀刻了下来,再把这次考试第20名的“李晓”的名字刻下来,然后找透明胶从后面一沾,再到一个复印室一复印,结果就是我第20名,李晓200名了,做成功之后我都发现我很天才了,晚上妈妈大致的看了看,因为我的成绩在平时还是比较好的,所以她也没什么质疑,签完了字她就说了我晚上别看电视看的太晚之类的话,因为500多名学生得4张纸,我料想老师只会看家长的签字,不会看我改的那些猫腻儿,果然我很轻松的拿到了暑期作业,之后我们几个好朋友就商量着要去哪几个公园玩玩,就这样我梦想中的美好暑期就开始了。

      暑假的第二周的周三,我约好了我的“男朋友”还有他的几个哥们去朝阳公园去玩,玩了一天,知道玩到筋疲力尽才回家,回到家门口我就闻到了一股红烧排骨的味道,我急匆匆的跑进厨房,没想到我看见妈妈难得冲我微笑着说:“都等你半天了,你最爱吃的红烧排骨,洗洗手快吃吧。”

      “今天不会是什么节日吧?”我好奇的说,因为妈妈都是爱吃素食的,平时也都是给我买一些熟食,她在做一些素菜的。

      “没什么节日,你这次考试考完了还没给你补补身体呢,爸爸不在家,再给你饿瘦了,他回来你不得告我的状啊。”妈妈笑着说。

      妈妈说道考试的时候我心里还是突然一紧,但是后来她这么一提到爸爸,我才想起来原来是要讨好我啊,她也知道爸爸对我亲,怕我说她坏话,于是就说:“知道就好。”

         吃饱饭后,妈妈对我说:“梓曦,你过来,妈妈给你看样东西。”说完妈妈就走向书房,好奇心促使我去看个究竟,妈妈指着一个像滑板一样的东西,笑盈盈的说:“你跪上来试试!”

      “这是什么东东啊,有意思!”我除了看出底下有几个轱辘,看出这事个什么东西,就试着跪了上去。

      “你双手按这!”妈妈指着滑板两边的托盘类的东西

      “哦,这是什么啊?”我没等妈妈回答把双手按向两个托盘,谁知两个托盘突然下沉,随即两个像手铐一样的东西把我的手铐住了,脚腕也被铐住了,我还没明白这事个什么东西,但是隐约的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妈,这是什么啊?”

      “这是给你上课的东西。”

      “上课?上什么课啊?”

      妈妈没有回答我,只是把我的裤子和内裤一起褪到膝盖处,因为我的手脚都被铐着动弹不得,突然感觉屁股凉凉的心里不免开始害怕起来,忙说“妈,你要干什么啊?”

      “还用问吗?你屁股痒的不得了,还用问我要干什么吗?”

      “我怎么了,我也没犯错啊。”因为妈妈原来要打我屁股都要说一句:“你屁股是不是又痒痒了?”“你皮子是不是又紧了?”之类的话,我深知是有什么把柄被他抓到了。

      “没犯错?李晓他妈今天在菜市场上和我说‘你们家梓曦怎么都考到200名去了,孩子爸不在你也不管,我今天还看见她和一群小流氓一起了。’我给你们班主任打电话才知道怎么回事?”

      “没有呀!谁和小流氓一起了。”我心想这下晚了,就能避免多少就避免多少吧。

      “现在给你最后承认错误的机会,承认了,就少打50下,要不然就从100下往上加。”

      “没有了,真的没有了。”我只要死不承认估计她也没有证据。

      “你们老师还说你把你姑姑带到学校去了,你哪来的姑姑?”

      “这个也算啊?”

      150下,最后给你一次机会。”

      “真的没有了。”我的脑子一片空白,我满脑子都是想着这几天都是怎么玩过来的。

      “早恋,之前我就说过你了不是吗?”

      “我没有。”

      “没有?邻居李阿姨都亲眼看见你和那小流氓手牵着手逛街,还,亲,亲,我都不好意思说出口。”

      “他们胡说,我没有。”

      “好,他们都胡说,我今天就打你个嘴硬。”妈妈说完,就把滑板的轱辘固定好,她又拿了几个枕头垫在了我的肚子下面,我的屁股已经撅的高高的了,“就打你200下,你自己查着。”话音未落只听“啪”的一声一板子落在我屁股上了,我倒吸一口凉气,屁股还没做好准备,只听见她在后面“啪啪啪”的抽了起来,我大叫“妈妈,你用手吧,疼,哎呦”因为妈妈原来都是用手打的,这下用尺子估计我这200下挺下来,这屁股肯定是得流血了,“不疼你也长不了记性,我知道你讨厌我,这回也让你讨厌到底也得长回记性。”说完“啪啪啪”的打起来,我真是绝望了,只能在心里数着“34”“35”“36”,嘴上不停地哎呦着,夹杂着求饶,屁股的疼痛也窒碍着脑子的想法,看来今天我得挨满这200下了,爸爸啊,救救我吧!挨到100下我的汗珠子已经哗哗的往下掉,但是眼泪我都是忍着的,可能都是女人吧,心里的不服气还是在抵触着。

      妈妈还是有节奏的打着,我的屁股也是在她落下的一瞬间紧一下,我的PP是火辣辣的,感觉像是大了一圈一样,妈妈的尺子一会像滚烫的皮鞭一会又像冰冷的军棍,反正是熬的我要晕过去了,到了150下左右,我屁股几乎已经没有直觉了,她好像也都打累了,边打边说你知不知道错,你知不知道错,我想反正也要打完了就顶了一句:“我没错。”

      “好,今天我不把你管教好,你就不知道谁是你妈了,你给我等着。”

      其实我说完之后也后悔了,不知道妈妈又会打我多少下,一会她从外面回来了,我从余光看见她好像是拿了根藤条,心里不禁紧了一下,她把滑板向前推了推,让我的屁股撅到最高,虽然我身后站的是我的妈妈,但是还是很害羞,我忙说,:“妈,我知道错了,别打了。”

      “你早干什么去了?要打你就知道错了,你是真的认为错了吗?我刚才打了你185下,还差15下。”

      我一想也是,还是能挺住的,也就没有说话,她拿着藤条在空气中甩了两下,“嗖”“嗖”的声音,我顿时紧张极了,因为我不知道被藤条抽是个什么滋味,能不能挺过来也不知道,所以不由自主的想夹紧屁股,但是我被滑板扣住了不能动弹,屁股又撅到最大限度,也没办法夹紧。

      “准备好了,我要开始打了。”

      “嗖!”

      “啊!”一声惨叫,实在是太疼了,她一鞭抽在了我的肛门上,疼的感觉实在口述不出来,“妈,妈,我错了,真的错了,别打了。”

      “嗖!”

      “啊!”又是一下,我这回可真的知道什么叫受不了也得受了,忙叫:“妈,妈,我真的知道错了,你以后说什么我都听。”

      谁知妈妈很坚定的说,“你必须得接受完惩罚,以后再犯就这么惩罚你。”

      “嗖!”

      “啊!”这下我可绝望了,藤条还没等落到PP上,听见“嗖”声我就已经开始惨叫了。   

      “嗖!”打到第5下我实在受不了了,开始左右扭动屁股,她说,:“你要是再敢躲,我就再加30下。”

      我在也忍不住的哭了出来,妈妈没有任何饶恕我的意思“嗖”“嗖”“嗖”,每一下都打的又准又狠,我害怕多加惩罚不敢左右动,只好在藤条落下的时候紧一下那里,但是还是不能缓解疼痛,直到最后一下打完,她把那机关打开,我一下就瘫在那里,她说,:“把你的错误写在纸上,再教篇1000字的检讨,然后写你下个学期的学习计划,我必须得给你订制一套惩罚的计划。”

      我抽泣着,屁股感觉就像是塞着一个很辣的辣椒一样,她对我说,“听见了没有?”

      我再也不敢对她拗着了,忙哭着说:“听,听,听见了。”

      这件事之后,我对她有点畏惧了,之后她又给我订制了惩罚制度,说实话,我真是那种有制度制约就会有压力的人,虽然我功课是因为谈恋爱耽误了很多,但是后来我还是怕挨打而努力的学习在初三的期末考试中历史性的杀进了前十,避免了挨板子,但是随后妈妈又推出了“关于初四升高中的惩罚制度”,我的压力又很重了。。。。。。

        妈妈的最后一次惩罚、

      前言:梓曦和我说,妈妈最后一次打她是在她初四毕业升高中的那个暑假,那个暑假爸爸也是要从多伦多回到家里,而梓曦也考上了当地最好的高中,然而这一次责打也是她较为深刻的一次。。。。。。

      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妈妈所期望的那所高中,在整个一个学年里我也没受过一次惩罚,其实我并不怕妈妈,但我每一次进书房看见戒尺和藤条时都不自觉的紧了紧屁股,似乎他们有着生命,似乎它们一直在提醒着我,一旦触犯了“惩罚制度”,我们都会有亲密接触的,而现在那张“初四的惩罚制度”也就是一张废纸了,我最高兴的事就是爸爸回国后,我可以骄傲的告诉她我没有让他失望。

      而妈妈的脸色确实是比两年前苍白了许多,我也是在像爸爸的时候翻起两年前我们全家出去野炊时照的合影时发现的,有一张是她对着爸爸笑,这张照片是我给他们照的,那时妈妈的脸都笑的红扑扑的,而这两年里妈妈对我笑从来都没有这中状态,其实妈妈对我也是很好的,记得一次妈妈买了一件我心仪已久的衣服,特别贵的,因为学校是不然学生穿这种时髦的衣服的,妈妈却说我可以放假的时候穿,要是爸爸在,估计我也要磨他很久他才会给我买的。而对于这种近似于讨好的行为,我高兴之余并不会对妈妈有很大的感激。可能是妈妈平时对我太过严厉了,我偶尔还会怨恨着妈妈曾经对我的那个地狱式的惩罚,而如今已经远离惩罚制度制约的我,已经在酝酿着怎么报复妈妈一次,我也不知道这种具有小恶魔心肠的我是不是一点也不像爸爸妈妈,而我的机会也就那么给面子的出现了——

      在爸爸要回国的前一个月,也是我中考完之后的一天,我看见妈妈和隔壁的张叔叔走的很近,而且有说有笑的,我幻想着他走进我们家,然后被我看见,然后我就爆发式的发飙,然后告诉爸爸(我真是很坏啊)。然而这一幕没有发生,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有点失望,而妈妈见到我似乎也是讨好的笑,让我更加的怀疑她。直到又过了几天我看见他们在出门的时候不期而遇了,正好妈妈开门的时候,被我看见了,当时是上午我想也没想的就给爸爸打电话(多伦多的时差比北京少12个小时),爸爸刚好在吃饭,我劈头盖脸的就说:“爸,妈妈外遇了。”

      爸爸先是在电话那头愣了一下,然后笑笑说:“丫头是不是和妈妈又闹别扭了?”

      “爸爸,你别不信我的话,我看见她和隔壁的张叔叔在一起走了。真的。”我听爸爸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就有点着急了。

      “在一起走了就叫外遇啊,你个小丫头可千万别胡说,前两天妈妈还打电话对我说你考试考的非常的好,邻居的张叔叔都夸你了,他们家的薇薇明年也要中考了,人家羡慕我们有个好女儿呢,还有你个死丫头,爸爸平时都白疼你了,这么长时间也不知道给爸爸打个电话,还是妈妈知道爸爸在惦记你,每天都会给爸爸打电话,几乎家里发生了什么,爸爸都知道。”爸爸说完之后,我感觉也是有点诬赖妈妈,但是仍想狡辩一下,就说:“可是爸爸,可是。。。。。。”我一抬头看见了一脸乌云的妈妈,她对我做了一个挂电话的手势,我顿时感到一阵寒风飘过,随即改口到:“可是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和妈妈都想你呢。”

      爸爸在电话那头也没听出我的意思“还有20多天就能看见我的宝贝了,爸爸也很想你,以后可千万别说妈妈坏话了,她听见会伤心的。”

      会不会伤心我到是不知道,但暴走是肯定的了,我看见妈妈的手势就说:“好的爸爸,你快点回来吧,我有事就先挂了啊。”

      “好了,乖女儿,爸爸挂了啊。”

      我挂了电话,然后小声的堆起笑容对妈妈说“妈妈什么时候回来的,不是去买菜吗?”

      “出门忘拿钱包了,”她停顿了一下又说“你是这么看妈妈的?”

      看妈妈这么生气,无疑是刚迈出去门就用回来了,也就是说根本没有和张叔叔有“约定”之嫌,我之前的“外遇”推测这回连自己都不会相信了,我和爸爸的话,妈妈也是全都听到了,这下死定了,与以往劈头盖脸的一顿训相比,这次妈妈的沉默更让我害怕,我害怕戒尺打PG,更害怕藤条抽在小屁眼上,既然都已经抓到现行了,我索性就自觉一点,找个能承受的住惩罚主动承认错误吧,看见妈妈一脸怒气坐在沙发上看着我,像是要把我给看化了的感觉,我走到书房拿了那把戒尺,然后走到妈妈的面前,把裤子自己的褪到膝盖的地方对妈妈说:“妈妈,我这次错了,你打我100下吧。”妈妈接过尺子,让我趴在了她的膝盖上,没有说话,只是用左手把我的衣服向上撩了撩然后就听见戒尺在空中下落时带的风声,“啪”的一声打在了我的屁股上我“啊”的一声,很久都没有这种火辣辣的感觉了,妈妈逐渐的把尺子打在屁股上的节奏加快,“啪啪啪”,“啪啪啪”,这种没有半点准备的打PG方式,让我这个久经考验的屁股也完全吃不消,再打到20下的时候我就开始不停地求饶,屁股也在躲闪尺子,但是腰已经被妈妈扣住,每一下都还是不避免的疼痛夹杂着清脆的“啪啪”声以及我的求饶声,我不停的喊着:“妈妈,我再也不胡说了,哎呦!我再也不挑拨您和爸爸的感情了,哎呦,我以后要好好学习。”其实我也不明白自己这件事情会和学习有什么联系,可能是在暗示妈妈自己学习还算是好的,会让她欣慰吧,逐渐的妈妈的板子没有那么重了,屁股挨到30多板的时候已经木了,没有刚开始那么疼了。但是我还是不停的求饶,因为就怕妈妈以为我不那么疼了,再给我用“地域惩罚”,打到40多下,果然,妈妈放下了戒尺,我的求饶声立马提高了一个声调,趴在妈妈身上不敢起来,而且为了表示悔改的诚意,我又把PP厥高了一点,嘴里对妈妈说:“妈妈,我知道错了。。。。。”妈妈很冷的说了一句:“起来。”

      我哪敢起来了啊,假设用藤条抽我的小屁眼补足100下,那我死的心都有了,眼泪也很及时的涌了出来,这时的求饶就带了更真实的色彩,我喊着:“妈妈,我知道。。。我知。。。错了,再也不敢了,别。。。别拿藤条了!”

      妈妈用手轻轻的揉着我的屁股,说:“妈不打你了,知道你错了。你起来,去洗洗脸吧!”

      我如获重生一样,站起来提上裤子,虽然带着哭腔但是已经没有眼泪了,对妈妈说:“妈妈也会我一定好好学习。”我在用一种自己很容易叫别人接受的优点来抚平妈妈生气的心情。可是妈妈没有再理我,站起来直接走到卧室,把门锁上不再出来了,我只好靠吃方便面来填报肚子了,说实话我真的没怎么吃过方便面,妈妈一直在饮食上对我很讲究的,荤素结合,有菜有汤,虽然妈妈不吃荤但是她也总是每顿都会给我搭配不同的荤菜,但是偶尔吃一顿方便面还是可以的,但是到了晚上妈妈还是没有出来,我饿极了但是还是不想再吃那东西了,眼看着天越来越晚了,妈妈一直不出来,我有点着急了,在门边叫着妈妈,等到了天完全黑的时候我突然有种害怕的感觉,突然感觉爸爸不在身边,妈妈也不要我了,我感觉又凄凉又饥饿,一旦妈妈不在身边的时候我是感到了一种近似于绝望的伤感,于是我不停的在妈妈卧室的门边叫着她,又道歉又说好话,可是妈妈都不肯开门,我只是听见妈妈嘤嘤的哭声,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却比我哭时伤心的多了,我对妈妈说:“妈妈,这次我真的知道自己错了,我帮你打我自己。”我把戒尺拿了出来跪在沙发前,开始使劲的抽自己,虽然疼,但是我更希望的是打出更大的声音来,希望能让妈妈听见。一会妈妈出来了,眼睛红红的像是哭了很久,我不知道自己会让她这么难过。妈妈把我扶起来,帮我把裤子提上说:“都是妈妈不好,没有教好你。”其实我能听出妈妈对我的失望以及对她自己的赌气。一时之间我只有不停的重复着“我错了”的话,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让妈妈消气。

      “还没吃饭呢吧?”妈妈对我说。

      “嗯!”

      “今晚做不了菜了,我给你煮面吃吧!”

      虽然我极不喜欢吃方便面,但还是点头说:“行。”

      也许是太饿的缘故,也许是妈妈的厨艺了得,总之把我不喜欢吃的方便面都做的非常美味,那晚我吃了很多。

      接下来的20多天里,我都是很小心的和妈妈相处,我害怕妈妈不要我,这比挨打要痛苦的多,妈妈也很少和我说话,但一日三餐依旧是很细致的做给我吃。。。。。。。

          爸爸对妈妈的惩罚

      20多天之后,爸爸如期而至的到达了机场,我和妈妈去机场接到了爸爸,之后和爸爸单位的一些叔叔吃了一顿饭,在饭桌上叔叔们都夸我聪明,夸我考上一个特别好的高中,而爸爸一直在夸妈妈教育的好,而且在营养方面也很用心,语言中充满了柔情,说每句话的时候都望着妈妈,弄得旁边的叔叔们都笑着说:“你们这老两口都多少年了还和小年轻一样呢,真受不了啊,”,李叔叔说:“小彦,这是第一次出远门,也难怪,你看我这个媳妇不来接不说,到现在还没给打个电话呢!”旁边的叔叔也都附和着说一样的。吃过饭刚好过中午,我们一起进了屋,我和爸爸有很多很多的话要说,一直腻歪着他,爸爸亲着我,用胡子扎我,我(*^__^*)…嘻嘻的笑着,一会爸爸很严肃的和我说,要我去找同学们玩,我刚开始死活的不愿意,后来一想难道是爸爸要和妈妈做坏事吗?虽然感觉自己的爸爸妈妈是不可能做那些事情的,感觉都有点恶心,但是听班级的同学说过,是夫妻都是做过那种事才有的小孩,我一想妈妈这么长时间都在想爸爸,也是应该给他们一些自己的空间,所以我就不情愿的说去同学那,晚上6点准时到家,而且强调了“准时”2字,然后就关上门走了出去。

      在楼道里,我还是有种好奇心在驱使,爸爸妈妈真的会做那种事情吗?于是我悄悄的做回家门前,偷听了一下没有声音,又轻轻的把门打开了,看见他们都没在客厅,于是我蹑手蹑脚的走到他们的卧室门前,门是虚掩着的,我听见爸爸很严肃的在和妈妈交谈着事情。

      “你对梓曦太狠了,自从你说你用藤条打她,我这就一直担心,你再把她打坏了,你说你在我走之前怎么保证的?那个保证书还在吗?”

      “在这。”妈妈小声的说。

      “你自己念念,这是你自己说为了让我放心,给我写的保证书,我从没向你要求过什么吧!”

      “嗯!都是我自己想这么写才能让你放心的去工作,所以才写了这个保证书!”

      “你自己念一下你都写的什么?”

      “在丈夫彦钢出差的时间里,妻子黄小妹向心爱的丈夫做出以下保证:1.不对女儿彦梓曦,用责打方式来惩罚;2.绝对保证女儿的营养餐食,不论任何原因都不得耽误女儿的饮食;3.每周至少去看双方父母一次,不得找任何理由作为不去的理由。4.。。。5.。。。”妈妈大概念了10多条。

      “其他的你都完成的特别好,唯独答应我女儿的事情,你都没有做好,我在家的时候你可以以责打的方式来管教孩子,可我走的时候你偏偏是答应我以说教来代替责打的,梓曦已经不小了,她是一个大姑娘了,你非得这么管教他吗?”

      “她那时是太不听话了。。。。”

      “那你为什么还向我承诺这些呢?你念念你当时写的如果违背保证书该怎么办吧!”

      “我写的有点重,老公,你能不能从轻处罚啊?”

      “你念!”爸爸很严厉的对妈妈说,这是我从来没见过的,平时在我眼里,爸爸一直很绅士,妈妈都是在骂爸爸,但是像今天这样的爸爸,我真的很意外,依稀的感觉到他打我屁股的那次。

      “若有违背第一条,掌打PG100下,若有违背第二条戒尺或藤条100下,若有违背第三条,,,”

      “后面你不用念了,就这两条你没有做到,而且还超出了范围。”

      “老公!”妈妈开始撒娇了,我差点笑出来,或许是我在做梦,梦到了不一样的爸爸和妈妈。

      “叫什么也都没有用了,和你结婚的时候妈妈亲手把这个戒尺和藤条给我,说以后你在不听话的时候就用这个打你,可是我从来没有打过吧!”原来这两个害人的东西是外婆给爸爸的“尚方宝剑”啊。

      “可是你每个月都会用手打人家。”妈妈嘟囔着。

      “那不都是你一个月犯的错攒下来的吗?不是把刚买的葱落在卖黄瓜的摊上,就是钱包被偷,你说你哪个月不犯这样的错,我不打你,你更记不住,再说我打你有超过30下吗?”

      “那你就因为女儿,打我这么多下是吧,就女儿是天,我什么都不是是吧?”妈妈委屈的要哭了。

      “小妹,你要是像孩子一样的耍赖,今天我就得像教训孩子一样来教训你,把裤子脱了。”爸爸要打妈妈了,又好像是在为我出头,这是我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因为一直妈妈都是家里的大王,却没有想到,爸爸背地里都是对妈妈犯的错误做出惩罚,只是我从来都不知道。

      “老公,你不会回来就打人家吧,别,别,不要啊。”听妈妈的叫喊,估计爸爸已经把妈妈的裤子褪下来按到了膝盖上了。

      “我这么长时间不在家估计你犯的错远比你这次要挨的还多,亏你是这么大孩子的妈了,这回得叫你常常你老公的巴掌。”话音刚落,我就听见爸爸的巴掌声和妈妈的叫痛声,爸爸随即又说,:“今天,我再给你加一条,前20小不许出声,要是敢出声,就加20下藤条听见了吗?”

      “听见了。”我真的无法想像此时的那个挨打的人是不是妈妈,于是蹑手蹑脚的靠近了他们卧室的门口,“啪!”特别清脆的一声,“唔!”妈妈闭紧嘴强忍着不出声,但还是从鼻子里哼出了声音,不知道爸爸,会不会给她“加刑”,爸爸没有说话,开始左右开攻“啪”“啪”“啪”,妈妈一直忍着不敢喊,只是从鼻子里发出轻轻的“哼”声,再不就是要喊出来硬憋回去的发出的“唔!”声,我从门缝里隐约的看见了爸爸的背,他坐在床上刚好背对着卧室的门,妈妈趴在他膝盖上头和双手都被床沿挡住,我看不见她的表情但是听见爸爸“啪啪”的打PG的声音就能感受到妈妈的疼痛,毕竟我是领略过爸爸的巴掌的,隐约的看见了妈妈的PP已经红了一片了,到了20下妈妈就开始求饶,什么好老公,我错了,别打了,疼!加上妈妈哎呦的叫声,我逐渐的快感已经消失了,开始同情妈妈了,真想推开门阻止爸爸,但是一想以后改怎么面对他们啊,爸爸不停的打着,嘴里还教训着妈妈:“死丫头,叫你以后总丢三落四,叫你以后不听话。”

      妈妈只有不断的求饶:“老公,我不敢了,真的不敢了。”

      爸爸随手拿出了那把戒尺,说:“还有戒尺100下呢,把屁股厥高一点。”

      妈妈似乎绝望的厥高屁股,说:“老公,在打PG就烂了,我晚上还得做饭呢,再说,你不是说要在孩子面前都我说了算吗,打烂了,孩子一问我多没有面子啊。”

      这句话似乎打动了爸爸,爸爸说,“那就欠着下次打?”

      “老公,真好”妈妈像个孩子一样起来亲爸爸的脸,然后就要把裤子提上去,爸爸说:“谁让你提裤子了?”

      妈妈似乎心领神会的,撒娇的说了声:“讨厌!”

      我听的肉麻就悄悄的走了出去关上了门,等到晚上6点我从加楼下的小公园回了家,进屋之后,爸爸笑呵呵的对我说着宝贝闺女长,宝贝闺女短的,妈妈在厨房忙里忙外,似乎下午并没有发生什么,等开饭的时候,我们庆祝爸爸回国的时候,妈妈做到椅子上还是“哎呦!”的喊了出来,我刚想问:“妈,疼吗?”的时候,妈妈自己说:“刚才在厨房摔了一跤,还挺疼!”我就对妈妈说,你小心着点啊。

      这件事之后我有很长一段时间同情着妈妈,到了后来真正遇到了爱情,才知道,其实这也是一种爱,是一种感情的调味剂,而非真正的“惩罚”。。。。。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1
    • 9
    • 0
    • 9
    • 761
    • 无名的埋葬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木多多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202617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7778587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wwwwwwew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gvj0k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