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后宫夜未央(转载)

      《虐爱后宫》中的宫内刑罚及妃嫔、宫女等级设定
        
        宫内之刑
        极刑:杖毙、淫棍
        重刑:女杖、鞭刑
        中刑:女板、藤条轻刑:戒尺、掌嘴
        
        妃嫔等级
        正一品 皇后【1名,有权升降、处置、处分、训诫全部后妃】
        正二品 贵妃【3名,有权处分、训诫夫人及以下后妃;处置贵人及以下后妃】
        从二品 妃【6名,有权处分、训诫贵嫔及以下后妃;处置美人及以下后妃】
        正三品 夫人【9名,有权训诫所掌苑内贵嫔及以下后妃;处分所掌苑内贵人及以下后妃】
        正四品 贵嫔【9名,有权训诫所掌宫殿内贵人及以下后妃;处分所掌宫殿内美人及以下妃】
        从四品 嫔【18名,有权训诫所掌宫殿内贵人及以下后妃】
        正五品 贵人【数量不限,无权】
        正六品 美人【数量不限,无权】
        正七品 采女【数量不限,无权】
        
        注
        升降:指嫔妃升级、降级;
        处置:指动用重刑以下刑罚的权力
        处分:指动用中刑以下刑罚的权力
        训诫:指动用轻刑以下刑罚的权力
        
        宫女、嬷嬷等级
        女官:一般由皇后身边的嬷嬷或大侍女出任,管理后宫琐事,有权处置所有宫女
        一等宫女:皇帝、皇后的贴身宫女、近侍嬷嬷,夫人以上后妃身边的大侍女
        二等宫女:夫人以上后妃的贴身宫女、嫔和贵嫔身边的大侍女
        三等宫女:美人以上后妃的贴身宫女
        四等宫女:各苑、各宫粗使宫女;粗使嬷嬷
        
        第一章 选妃
        
        伫立在皇宫青砖铺就的广场上,慕容风汐仰面望著皇宫黑黝黝的宫墙。逃了三年前那场备选,今年终是躲不过了。
        
        夜风拂过,鼻息间盈满了花开荼靡的香气,风汐忽又想起多年前的那个清晨,朝花绰约的庭院前,那少年朗声一笑,马蹄踏起遍地落红,便如命定般洞开了她的心门。
        
        他——如今早该是妻妾满庭了吧。
        
        正怔怔发愣,忽听周围少女低声道:“来了,来了!”
        
        抬头看时,一名总领太监带著七八个小太监出得门来,高声唱到:“奉皇上旨意,择采天下贤良淑德之女子,充实后宫……”
        
        “奉旨遴选——”待那总领太监唱完,周围肃立的红衣太监已齐声呼喝起来,声势浩大悠长,一遍一遍地从广德门前传播开来,直呼喝了十遍方才住声。
        
        众少女何曾见过这般皇家威仪,一个个听得心驰神往,争荣夸耀之心越发强烈起来,纷纷摆出最美的姿态站好。
        
        略等一会,便有数十个太监走下来,逐一核对名牌身份,采择容貌姣好的少女。选中的,便命小太监送入内门去,选不中的,便冷冷喝一声:“出宫!”
        
        正忙乱间,忽听后排“嗡嘤”一声,竟是一个少女紧张得晕了过去。
        
        “抬出去。”那太监看也不看,径直向慕容风汐走来。
        
        只见风汐穿一条素蓝长裙,发鬓轻绾,虽然只是淡淡地打了腮唇,却是天生一段风流态度,眉若远黛,目含秋露,不由自主看得呆了。
        
        慕容风汐自幼生於高门大族,尊贵无比,何曾被人如此猥亵地看过,不觉红了脸,轻轻咳了一声。
        
        这一咳倒惊醒了那遴选太监,再次定睛看时,只见风汐白皙如雪的脸上透出淡淡粉红,美得如夏花初绽,不禁搓手叹道:“尤物!尤物!”
        
        边说边将枯黄的手伸向风汐悬於腰间的名牌,狠狠吸了吸她身上清幽的香气,方才恋恋不舍地吩咐道:“送入广仪门。”
        
        被那太监的手擦到腰际,风汐此时几欲作呕,眸中亦是闪过一抹寒光,细细记了这太监容貌,方缓步进了昭仪门。
        
        入了广仪门,只见那小小广场上已有数十名红衣太监端然肃立。四周已选入的少女均是面有得意之色。
        
        主持第二轮遴选的总领太监正高坐在大圈椅中,不疾不徐地喝著茶,眯著倦眼打量著陆续进门的少女们。两个小太监跪在地上替他捶著腿,十几个老太监恭恭敬敬地站在他身后。
        
        又立了半个时辰,方见那总领太监将茶碗递给小太监,缓缓站起身来尖声道:“第二轮遴选开始!”
        
        这一轮方式真正的精挑细选,入选者只有十之一二,大批少女被弃,饶是小太监不住向外引导驱赶,广场上仍是哭声一片。
        
        慕容风汐本不愿入宫,此时更是默默低了头发怔。
        
        “让开!”一个少女猛地挤得她一个踉跄,慕容风汐抬头看时,只见那少女容貌颇为艳丽,周身打扮更是富丽堂皇,金钗玉簪插满发鬓,脸上笑容更是魅惑无比。
        
        风汐心下暗叹,又默默退出一步。
        
        却见一个老太监快步过来,细细审视著方才抢上前的那名少女。
        
        “出宫!”半晌之后,那老太监忽地高声唱到。随侍小太监立即上前,要带那少女出去。
        
        “不!!你再看看我!再看看我!我是沈郁芳啊,我是并州城最美的女子沈郁芳!”那少女听得“出宫”二字,登时花容惨变,扑上去扯住老太监衣袖,颤声哀求道。
        
        “莫要胡缠,出去!” 老太监抽回衣袖道。
        
        “你根本不会选人!!我要见皇上,我要见皇上!皇上会宠我爱我……” 沈郁芳神情古怪,执拗地立住脚,那随侍小太监竟然拉她不动。
        
        “什麽事?”主持甄选的总领太监已缓步踱了过来,瞥视著沈郁芳。
        
        “回张总领,她被弃选了不肯走。”那老太监忙躬身道。
        
        “哼,”张总领围著沈郁芳绕了一圈,口气比方才更加阴冷:“庸脂俗粉!给杂家提夜壶也不配!”
        
        “是是是。”那老太监忙弯腰附和,手指沈郁芳:“听见了,还不出去!”
        
        “走开!走开! 我要见皇上!我要见皇上!”沈郁芳此时双眼迷乱,居然生生将两个小太监甩开,一把拉住身后的慕容风汐:“你说,我是不是很美!我中了选,我们母女两人就再也不用受大娘的气了!”
        
        两个小太监见她疯疯癫癫,忙又冲上前来,死死拉住喝道:“你中什麽选,你被弃了!快出去!”
        
        听到“你被弃了”四个字,沈郁芳似乎清醒了一点,霍然松开慕容风汐,大叫道:“不要!不要弃我!大娘一定会说‘早说过你选不中,只能给沈家丢人现眼!求求你们,别弃我,不要弃我!”
        
        沈郁芳挣扎之间,已又有两个小太监赶过来,四人横拖倒拽,便要将她拖走。
        
        “等等!”张总领忽地发话,四个小太监立时停住,将沈郁芳按在地上。
        
        “如此放肆,不教训教训岂不失了体统!”张总领阴测测道:“赏她30下嘴巴!”
        
        “是!”那小太监哪有怜香惜玉之心,拖起沈郁芳便向她脸上狠狠抽去,响亮的“啪啪”声登时传遍内院。
        
        一时间所有人都停了动作,鸦雀无声地看著沈郁芳被一下下抽著耳光,那小太监已是轮圆了胳膊,没一下都抽得沈郁芳身子一歪,不一时便满嘴是血,不住发出模糊不清地“呜呜”声。
        
        一时打完,沈郁芳早是发鬓散乱,鼻血横流,本来秀美的脸上横七竖八布满指痕,两颊高高肿了起来。
        
        “拖出去!再有放肆不尊者,可就不只是30个嘴巴子了。”张总领目光冷冷扫过全场,在场秀女立时噤若寒蝉地低下头去。
        
        第二章 验身
        
        “啧啧啧!”处置了沈郁芳,那张总领一眼瞥见她身后的慕容风汐,不禁连打了几声响舌,迈着八字步踱过来。
        
        慕容风汐一阵恶心,蹙眉将头垂得更低。
        
        “杂家入宫这几十年,除了丽妃娘娘还从未见过这般美貌,瞧这身段,瞧这眉眼,啧啧啧……”张总领边直着眼看,边喝命身后的小太监:“还不送进去!”
        
        未料到自己竟如此简单地便被选中,慕容风汐绝望地随着那小太监越过高高的修仪门,她知道,自己这一生,可能都要断送在这暗无天日的皇宫之中了……
        
        此时已是人定之时,修仪门内挂满宫灯,一盏盏随风摇曳,更衬托得亭台精细,花柳生春。远远地,若隐若现地龙诞香味袭来,令人幻梦般感觉不真实。
        
        这里方是真正的皇宫内闱,再入一门,便是嫔妃们的起居重地。经过两轮甄选,进得这修仪门得少女不过区区两百余人,引领她们的太监皆已退去,周围更无一人。
        
        众女正等得辛苦,忽见十数个宫装华丽的教引嬷嬷顺次而来,步履优雅,神情高傲。她们极有秩序地将200余名少女分为10队,各自带着进早已准备好的房间。
        
        慕容风汐早听闻宫内遴选要去衣裸体,此时见二十几人一同进房,不禁面色惨白。
        
        进了房间,果见窗子俱用幔布遮着,明晃晃点起许多宫灯照明。只听那引领嬷嬷高声道:“都将衣衫除去,验身。”
        
        众人皆是官宦小姐,家教极严,且又都是未出阁的少女,听了这话,一个个登时面红耳赤,迟疑不动。
        
        “奉旨验身!”那嬷嬷神情肃穆,提高嗓音道。
        
        少女们此时皆是悚惧,你看我,我看你,仍是无人肯脱衣。
        
        “你,脱衣服!”那嬷嬷愈加不耐烦,指着最前端的一个少女喝道。
        
        “我……我……”那少女越发慌乱,反而抓紧了领口,颤抖着向后退去
        
        “不脱是吧?”老嬷嬷冷笑一声,忽然提高声音道:“来人,把她拖到院子里,给我扒光了!”
        
        话音未落,已有两个身强力壮的粗使嬷嬷推门闯了进来,拽住那少女便往外拖。
        
        “妈妈不要啊!!不!!不!!!我脱!!我脱便是!”转瞬间人已被拖出门去,那两个嬷嬷也并不关门,“嗤”地一声撕开罗裙一角,露出白皙的玉腿。
        
        “现在知道听话了?晚了!给我扒了!”那嬷嬷断喝一声,两个促使嬷嬷立时加了劲,众人战兢兢看时,那少女已被剥得精光,白嫩的酥胸和粉莹的翘臀全被晾在月光之下,一双手颤抖着挡住私处,人早已哭得透不过气。
        
        那两个嬷嬷冷笑一声,一左一右扯开她的玉臂,连私处也彻底露了出来,展示般转了两圈,这才将她狠狠推了进来,回身又将门闭了。
        
        “还有谁不想脱啊?”那老嬷嬷桀骜地环视四周,众少女早吓得面无人色,手忙脚乱地解衣褪裙,脱得一丝不挂。
        
        “排好队,手举过头顶!”老嬷嬷手里赫然多了条掸子。
        
        众少女惧怕受辱,一个个紧咬粉唇,将手高高举起,露出春光无限。
        
        “你,腿不直,出去!”
        
        “你,身上有疤痕,出去!”
        
        “你,皮肤粗糙,出去!”
        
        ……
        
        老嬷嬷一掸掸指过,早又有六名少女被淘汰掉,接着又摸样古怪地挨个闻了腋下,再次撵出去一个,这方满意地道:“手放下吧!”
        
        随即回头指着慕容风汐:“去榻上躺下,分开双腿!”
        
        慕容风汐一惊,未料到自己竟第一个被点,微一迟疑,“啪”地一声,身上竟已挨了一掸子,只听那嬷嬷厉声道:“想在这里验,还是被拖到外面去验!”
        
        风汐此时嘴唇几乎咬破,但一想到被赤裸着拖去外面,登时什么羞耻也顾不得了,几乎是浑身颤抖着挪到那美人榻上,闭着眼将双腿分开。
        
        那老嬷嬷此时已是近前,一双粗糙的手一左一右握住她的双乳,细细地揉搓按压。
        
        慕容风汐自幼养在深闺,连容貌都极少被外人见到,更莫说这般被人搓弄,登时觉得一股异样由胸部传至全身,说不清是难受还是什么,禁不住一声呻吟自紧咬的唇角溢了出来。
        
        这一下众少女全都目光烁烁地看了过来,慕容风汐只觉得羞愧欲死,两行眼泪早是夺眶而出。
        
        那嬷嬷却了然笑了一声,一双手直直向她下体探去!
        
        “你……你干什么?!”慕容风汐猛地反应过来,急忙夹紧双腿颤声道。
        
        “验身,看你有没有被破过瓜!膝盖弯着,腿分开!”那老嬷嬷这次虽没下掸子,说出的话却让慕容风汐更加羞愧无地。
        
        “我,我……”见那老嬷嬷目光瞄向门外,慕容风汐再不敢违拗,迎着她的目光艰难地分开双腿。
        
        那嬷嬷伸手向前,竟将两指生生探入她私处大大撑开,直疼得慕容风汐冷汗涔涔。接着又命一个粗使嬷嬷捧一碗宫灯近处照着,细细向内探看许久,方又下令道:“趴下。”
        
        慕容风汐未料验身之后还有程序,却早已无心反抗,只盼早早结束这番羞辱。听到命令,便老老实实翻身趴在榻上。
        
        那嬷嬷定睛看时,却见灯光之下,慕容风汐一双玉臀圆润晶莹,白皙得几近透明,不由得暗暗赞叹,将一双粗手重重覆了上去。
        
        慕容风汐只觉一双手狠狠揉捏着臀部,不一时竟被分开屁股,一根指头向她身后的密穴探去。
        
        “啊!”一根指头用力下按,突破肉轮,探入幽穴深处,慕容风汐又羞又痛,禁不住发出一声惊呼。
        
        后穴又被那手指来来回回进出了好几次,方听那老嬷嬷道:“穿了衣裳,带她仪敬殿外候着。”
        
        第三章 对手
        
        仪敬殿外比之修仪门装饰得更加繁复,雅致中带着威仪高贵,空气中飘荡着的龙诞香味道也愈发馥郁,竟有些沁人心脾的感觉。
        
        此时殿外已经聚齐了一百三十四名被选中的少女,果然是个个明眸皓齿、楚楚动人。
        
        众少女皆知下一轮便是面君圣选,不禁又是雀跃又是紧张,皆是难掩兴奋之意,立不多时便相互攀谈起来。
        
        慕容风汐此时心中烦乱,只是微微垂首立在一旁。
        
        却见一个梳着当下最是风行的贵妃鬓的少女傲气十足地对身边另一少女问道:“你是谁家的女儿?”言谈之中,竟然是一派居高临下的气度。
        
        那被问的少女也不介意,亦是矜持地一笑:“我是京畿戍卫指挥使的女儿,你呢?”言下之意,不免颇多得意。
        
        那问话的少女听了,也不急做答,却慢吞吞抬起手腕理了插满钗环的发鬓,又摆弄了一下腕上的极品玉镯,这才咯咯笑道:“我是姬太尉的女儿,说起来,令尊还是家父的门生呢!”
        
        话音未落,周围几名少女已是发出了惊叹声。那方才还满脸得意的少女更是又尴尬又嫉妒,忙低声下气道:“原来是姬大人的千金,家慈几次欲带我去拜见,不想今日竟在这里见到姐姐,姐姐果然是天姿国色、气质高贵,今日遴选过后必能得蒙圣宠。”
        
        这番话极是谄媚,那姬太尉的女儿听在耳中,不免又添了得意:“令尊亦是从三品朝臣,你也算高门出身,若能被皇上选中,咱们姐妹以后还可有个照应。”言下之意,竟把自己选中入宫看做了理所当然之事。
        
        周围少女被她的显赫出身震慑,都不由得矮了一截,温顺的低下头来。那姬太尉的女儿更加得意,扫视了一圈,忽见一旁慕容风汐怔怔而立,面上疏无恭敬之意,不觉怒从心起,大跨步走上前来。那京畿戍卫指挥使的女儿和几个爱攀权势的少女也忙呼啦啦跟上来。
        
        姬太尉的女儿近前细看时,只见慕容风汐微微垂首,长长的睫毛半遮眼眸,怔怔而立却自然而然地带着一种难以言说的风流妩媚,竟是天姿国色,心中未免又添了妒意。又见她只穿一件普通至极的素蓝长裙,头上插一支官宦人家常见的金钗,耳上戴两个小巧的珍珠耳环,周身上下并无一件奢华饰物,更加断定她家道不兴,便故意高声讽刺道:“这位妹妹衣衫华贵、首饰精工,想必是位名门淑女喽?”她身边几个少女也看出慕容风汐钗裙均十分普通,都忙附和着姬太尉的女儿哄笑起来。
        
        慕容风汐直至此时方回过神来,隐忍退后一步道:“小女出身寒微,不便在诸位姐姐面前提起。”
        
        “哎哟,怎么会呢?看你刚刚的态度,我还以为你是首辅大人的女儿呢!”姬太尉的女儿见慕容风汐不说,更断定她出身低微,存心羞辱于她,好在众少女面前立威。
        
        “小女并无不恭之意,请姐姐莫要误会。”慕容风汐又退一步,这一次言语之间却是不卑不亢。
        
        姬太尉的女儿冷笑一声,冷不防一把扯下慕容风汐的腰牌,高声念道:“光武将军慕容文远之女慕容风汐!哈哈哈,光武将军,光武……”连说了三声,那姬太尉的女儿终于反应过来,笑声立顿。
        
        四周少女亦是鸦雀无声。虽然同是正二品大员,但慕容氏是三朝重臣,门楣比之姬太尉又光耀了许多。
        
        “让姐姐们见笑了。”慕容风汐依旧是一派云淡风轻的表情,轻轻取回了名牌。
        
        姬太尉之女此时早是涨得满脸通红,那京畿戍卫指挥使之女更是尴尬无地,从名分上说,她父亲是姬太尉的门生;但从官职上看,光武将军正是他父亲的顶头上司。两人呆立当地,进亦不是,走亦不是,窘迫到了极点。那几个攀权附势的少女早已仓惶溜到一边去了。
        
        正尴尬间,忽听一个柔和清润的声音道:“诸位姐妹,我等身为女子,应以女德女仪为上,其余外事还应少提及为是。”几句话之间,便将那窘迫的场面化解开来。
        
        那姬太尉之女和京畿戍卫指挥使之女齐齐向她看了一眼,均是面露感激之色。
        
        真是个厉害角色!
        
        慕容风汐心头一凛,抬头看时,只见那少女一双杏仁眼,五官极是标致,但组合在一起却又无特别美丽之处,只是气质端庄,行动之间隐隐有威仪之感。
        
        “姐姐教训得是。”慕容风汐谦恭地低头,目光却有意无意地扫过她腰间名牌,上面隐隐露出三个墨字——端木岚!
        
        竟然是她!
        
        大权在握的枢密长史之女,当朝太后的亲侄女!
        
        慕容风汐心内忌惮又多了几分,尚未及说话,忽见一名穿金戴银的嬷嬷出来传旨道:“皇上、皇太后召见!十人一队,入殿觐见!”
        
        众少女未及动身,那姬太尉之女已抢上一步,率先进了殿去,慕容风汐和端木岚等人也随后垂首进殿。
        
        只见大殿之上金碧辉煌,两排宫女一步一人立于宫灯之侧,殿后更有十数个老嬷嬷恭谨而立,却是一个太监也无。
        
        “臣女姬氏绯媛参见皇上、太后娘娘!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姬氏一改殿外嚣张跋扈的模样,声音婉转,风姿绰约地行礼拜见。
        
        “姬氏……是姬太尉的女儿吧?”皇上尚未说话,一个威仪的女声已传了过来,自然是太后。
        
        “回娘娘,是。”见太后识得自己,姬氏目光中暗暗闪过一丝得意,再次深深行礼道。
        
        “姬太尉素日劳苦,他的女儿自当留用。”太后仍是缓缓道。
        
        “母后说的是,留用,递上牌子。”皇上声音清朗,心情似乎不错。
        
        “是。”姬氏缓步上前,双手捧上牌子,动作之间,竟然美目盼兮,向皇上递了个柔情似水的眼神。
        
        皇上未料她竟如此大胆,微微一愣,随即朗声大笑:“好,好一双剪水双瞳,传旨:封姬氏为媛美人!”
        
        “谢皇上、太后娘娘!”姬氏心花怒放,忙跪下谢恩,随宫女出去时又投给慕容风汐一个炫耀的眼神。
        
        第四章 封为贵人
        
        “停!”不知打了多少下,皇上忽地下令道。两个嬷嬷立即停下了板子,躬身站好。
        
        原以为自己终于熬了过去,不想却听皇上问道:“多少了?”
        
        “回皇上,二十七板。”一个老嬷嬷恭声答道。
        
        “唔。”皇上不可置否地唔了一声,大殿上便再无动静,太后半靠在椅背上,乜斜着眼竟似睡了一般。
        
        初时慕容风汐疼得厉害尚不觉什么,时候一久才猛然发现自己竟被光着屁股晾在殿上,一瞬间只觉得殿上数十双眼睛都在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赤裸的屁股,不禁羞愧得几欲自尽,拼命夹紧了双腿,眼泪更加汹涌地冒了出来。
        
        “下一个。”不知苦捱了多久,忽听皇上声音远远传来。
        
        “下一个?!”慕容风汐惊得几乎晕厥,莫非皇上打算将自己晾在这里继续点选?!
        
        “臣女花氏清柔参见皇上、太后娘娘!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一个清脆的女声传了过来,慕容风汐登时如遭雷击,忍不住回头看时,只见那娇俏的人儿就跪在自己赤裸的屁股旁,微微低头浅笑着。
        
        皇上是打算这样看她一人?还是打算看过殿上所有的人?又或者……他会让自己一直这样光着屁股趴在这里,直到外面那一百余人全都面君结束?
        
        这念头一起,慕容风汐才知方才被扒裤子时的恐惧还远远没有到达极限,此时她周身上下包括被打得面目全非的屁股全都在颤抖,连牙齿打颤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下一个。”朗声笑着收了花清柔的牌子,皇上仿佛没有看到慕容风汐一般开口。
        
        又一个少女在慕容风汐赤裸的屁股旁跪了下来,慕容风汐此时耻辱得几近崩溃,想要开口哀求竟连完整的说辞也想不出来。
        
        “臣女端木氏岚儿参见皇上、太后娘娘!皇上、太后娘娘万安!”

    • 0
    • 0
    • 0
    • 1.2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