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爱之深责之切

       轻雪山中轻雪谷,偌大的练武场前一把藤椅,右手边一张圆圆的石桌上放着茶水,左手边确是一张两米长的长方形石桌,看上去十分不对称。此时那两米长的石桌上正趴着一名小女孩,裙衫撩起,露出亵裤,腰间被一双大手死死按住,顺势看去,身后是位中年男子,手持藤条正重重招呼在女孩股上。那女孩子额间汗珠低落,股上扭动试图挣脱师傅的魔掌,一面哭叫,一面求饶到“师傅,徒儿不敢偷懒了,徒儿知错了”看上去哭的梨花带雨甚是可怜。可身后男子却并没有一丝心软,依旧挥舞藤条,一边打一边厉声喝道“不准乱动”那受罚女孩似是被吓到,股部不敢在用力挣脱。就这样哭喊着挨了二十藤,师傅放开腰间大手,坐在石桌中央的藤椅上,那女孩依旧痛的不敢起身,趴在石桌上哭泣。师傅也没有理会,只是自顾自的喝起了茶。过了一会女孩的哭声渐渐变弱,师傅说到“休息够了就到为师这来”比起刚刚教训徒弟时的厉喝,此时的师傅话语间多了分温文尔雅。那石桌上的小徒弟,听到师傅叫自己,刚起身,身后被牵扯的又是一阵疼痛,但比起藤条加身还是能够忍耐的,小徒弟忍痛起身站定在师傅面前。只见师傅抬手拿出手帕擦拭小徒弟脸上的泪水,一边擦一边说到,第一天练武就趁为师不在偷懒,你让为师很是失望。小徒弟眼含泪水说道“是徒儿不好,徒儿实在是站不住那马步了,才想着偷偷起身休息一下,再继续,是徒儿让师傅失望了。”罢了,今天为师第一次重罚你,希望今后你能引以为戒。小徒弟回道“是师傅”。今天不用再扎马步了,去绕练武场跑步。是师傅。

          我叫止柔,是故事的主人公,资深小受一枚,经常被师傅管教,我是师傅的关门弟子,上有两个师兄、一个师姐。听说我是被师傅捡回这轻雪谷的。

          听闻师傅在寒冬之时路过桐州城,夜深人静独自又在城中寻找客栈落脚。路过小巷,乎听到婴儿啼哭声,小巷深处一颗红梅树下一个包裹着红被子的婴儿在雪地上啼哭。远远望去红梅与飘雪、红被与雪地、那婴儿就像寒冬腊月的红梅一样梅花香自苦寒来。(因此师傅总是教导我要有寒梅的气结,任寒风凛冽,依旧坚毅盛开。)师傅曾说捡到我时身上夹了封书信,信中写到:“信封中有留给孩子的祖传玉佩,和一些碎银子,我给孩子取名柔儿,今日遗弃实数万不得已,不求女儿将来原谅,只愿看到此信的您与孩子能够父慈子孝”。师傅收起信件,感叹到不知你生父姓氏,你便先随了我姓,叫止柔,做我的关门弟子可好。师傅连夜将我带回轻雪谷,将我交与师母照顾。

          师父名叫止戈,这名字的寓意是止戈为武,又因师傅轻工了得,并且时常穿白衫。每次出手白衣飘渺,手中暗器投射,似神仙下凡般优美,顾得名武仙。师傅身材高大,体型匀称、一对剑眉看上去增添几分英气,单只是眼睛小了些,一双丹凤眼,生的也算好看,看上去四十几岁的样子,但实际年龄已经55岁,大约是常年习武看上去年轻很多。听师娘说师傅曾也是出身书香门第,饱读诗书、从小一心向武,又颇有天赋,看到的武功遍可依样练习,可叹家中无人支持,十几岁时就自行出门历练,偶遇逍遥道人指点轻工,又颇有机遇的拾得一本暗器修炼书籍。后经十几年闭关苦练,终于武功有所成就,25岁归家,虽父母未曾怪罪当年离家之过,师傅仍是自请在家族祠堂跪了3天3夜,滴水未进,未曾合眼,直至跪到昏迷。师傅25岁这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与从小一起玩耍的青梅竹马兰儿成亲。婚后多年无子,师傅面临被逼纳妾,师傅曾多次拒绝,最后实在被逼无奈,师傅带着师娘再次离家。在这轻雪山创立了轻雪谷,建谷第二日谷口忽有婴儿啼哭,兰儿前去查看,是一名男婴,苦无子嗣的二人觉得是上天赏赐的孩子,取名止怀,被武仙止戈收为第一个入室弟子,也就是我们的大师兄。

       

    • 1
    • 0
    • 0
    • 576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