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一个心理医生的秘密

      写在前面:本文严格意义上说是一篇旧文,作者将其略作修改,重发,旨在繁荣社区文学。长久以来,sp作为一种特殊存在,其文学多呈现心理低龄化,文笔幼稚化的趋势。作者想说的是,sp其实不是小孩子们的游戏,所谓管教大多只是个由头,当不得真。如果你是抱着通过sp获得帮助的心理入圈,请做好失望的准备。同时本文也是一篇对作者多年前曾经拜读过的优秀医生题材作品的致敬之作,换个故事,换个场景,你也能写出自己的风采。

      从美国明尼苏达州立大学毕业以后,厌倦了四处漂泊的我踏上了回国的旅程。凭着父母的资助和一纸心理学硕士学位证书,我在市中心开了一家小型心理诊所,专门接待那些外表光鲜内心苦闷的小资和中产人士。心理治疗在国内还是一个刚刚起步的新鲜事物,大多数老百姓对心理健康知之甚少,更不乐意花“冤枉钱”看心理疾病。可是随着社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不堪心理重负,甚至产生悲观厌世情绪,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我在美国曾经看过一则有趣的报道说,每当经济不景气和人们生活压力过大的时期,美国就会兴起马拉松热,这是因为人们无处宣泄内心的压力,只好通过肉体的极限体验来刺激大脑内啡肽的分泌,从而使自己进入平静放松的状态。所以,当我看到近几年国内持续高涨的马拉松热,仿佛也就看到了中国心理医生市场的巨大潜力。可惜的是,由于不懂利用人脉,我的诊所一开始门可罗雀,入不敷出,只能勉力维持。

      好在朋友们知道了我的窘境以后,都伸出了热情的橄榄枝。特别是一些从事高端行业的朋友,不仅热忱为我打广告,还动用私人关系为我拉客户。为了不让大家失望,我对每个来访者都极其重视,并为他们量身制定心理疗法,尽量增加他们的满意度。因为刚刚开张,我的收费并不高,一小时300元左右的价格,远低于现在学生的补课费,而且第一次心理咨询还是免费的。这样一来,很多对心理学或心理医生感到好奇的人都会乐意上门,并成为我的隐形资源。现在我的诊所每天都能接待2,3个人,不至于闲置了。当然,多的时候一天接待4,5个也不成问题,有时甚至需要预约。不过说实话,我总感觉自己在书本中学到的专业知识在实际工作中用处不大——除了一些诸如百忧解,帕罗西汀之类的药名。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心理疾病的治愈需要两个条件:一是改变患者所处的生活环境,二是改变患者自身的行为习惯。而这两者,对于生活在钢筋水泥世界的现代都市人来说,都不太容易。至于上面罗列的那些药名,只能增加患者对它们的依赖性罢了,却不能从根本上改善患者的心理问题。所以更多的时候,我只是在鼓励患者,帮他们重拾生活的勇气和信心。在我看来,这就是心理医生的最大作用。

      一天傍晚,当我送走了最后一名预约客人,准备关门打烊的时候,桌上的电话铃声再次响起。由于白天我已经连续接待了5个客人,早已身心俱疲,所以现在满脑子都是热腾腾的饭桌,可是鬼使神差的,我还是收回了迈出房门的脚步,重新拿起话筒,里面很快传来一个略显紧张的年轻女声:

      “您好,请问这里是康明心理诊所吗?”

      “是的,我就是康明,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

      “原来您的名字就叫康明啊。”电话里的女声似乎忍俊不禁,精神明显松弛了下来,只听她接着又问:

      “是这样,我想跟您咨询一下,性冷淡算不算心理疾病啊?”

      “哦,性冷淡的原因比较复杂,既有生理的,也有心理的。不过除了少数先天性器异常者,大多数人是可以通过心理矫正恢复正常的。”我不假思索却又一字一顿的答道。这也是一种沟通技巧,通过降低语速放平语调来影响对方的精神状态,一来显得自己专业,二来可以赢得对方的好感。果然,女声一下子就来了兴致:

      “这样啊,那您什么时候方便帮我看一下,我觉得自己在性方面可能遇到了一点问题。”

      “不好意思,今天我已经准备关门回家了,明天下午还没有预约,可以为您留两个小时。”

      女声明显犹豫了一下,才又接着说:“我离您的诊所不远,只有半小时车程,您能等我一下吗,就现在?”考虑到性冷淡这个问题有点敏感,在白天讨论可能会让对方羞于启齿,我最终还是不顾肚子的抗议答应了。挂断了电话,我飞快的跑到楼下的麦当劳点了一份麦乐鸡块,边吃边往回走。等我回到办公室,饥饿感已经和手中的鸡块一样所剩无几,于是边喝水边静静的等待客人的出现。

      又过了20分钟,一个留着齐耳短发,穿着中性职业装的年轻女士进了门,我赶忙起身邀她入座。从她的举止步态上看,虽然身材还算标致,动作却缺少女性的柔美,处处透着干练的味道。等她落了座,我又开始细细打量起她的五官,这是一个七分美女:乌黑的秀发,白嫩的皮肤,坚定而明澈的双眸,配上高耸的鼻梁,性感的朱唇,还有那轮廓分明的瓜子脸,虽然只是淡施薄粉,却仍然显得熠熠生辉,只可惜眉宇之间略显阳刚,不像个都市白领丽人,倒有点像电视上的侦查女兵。她见我凝视着她,并没有感到不好意思,反而略带惊讶的说:“没想到心理医生会这么年轻。”我赶紧笑笑说:“心理学是一门科学,既不神秘也不需要丰富的社会知识,每个人都可以活学活用。”她点点头道:“那你看看我应该怎么克服心理障碍呢?”于是我们开始了详细攀谈。

      亚男是这个女孩的名字,似乎打从出生起,她的一切就是中性的,包括名字。也许是因为家中独子的缘故,父母从小并没有把她当作女孩子来对待,而是处处让她向男孩子看齐,无论是穿衣打扮还是性格培养莫不如此,所以亚男人如其名,一直都是周围人眼中的假小子,而生性活泼的她也很热衷于混在男孩堆里。进入青春期以后,亚男才开始变得收敛一些,但和周围的女孩们相比,还是有点格格不入,大多数时间都是独来独往。高中的时候,亚男在宿舍里偶然发现一个小姐妹在看同性视频,不堪入目的画面引起了她的好奇,却也影响了她日后的性取向——似乎同性在一起才正常,而不是男人和女人。正是因为这两段经历,使得亚男对男女之事总是提不起兴趣来,即便上了大学以后有不止一个男生向她表白,都被她漠然拒绝了。亚男的父母对此无比头疼,更怕女儿就此孑然一生,所以一到周末就逼她出门去相亲,搞得亚男的休息日比平时还忙。如今亚男周围的同龄人一个个都成家了,可她还没有找到心动的感觉,于是她就找上了我。

      我问亚男:“你有没有体验过性冲动和性快感?”亚男点点头。我又问她:“那你怎么解决生理问题呢?”亚男笑着反问我:“还能怎么样?”我明白她的意思,便胸有成竹的说:“这么看来,你的身体很正常,性冷淡不是器质性问题,而是心理问题。”亚男再次点头表示同意。那么问题来了,是不是亚男对另一半的要求过高呢?当我对亚男抛出这个疑问时,亚男笑着说,不管是硬汉还是娘炮都不是她的菜。我一时语塞,只好先给她三个建议:第一,不妨先从穿衣风格上面刻意让自己女性化一些,增强自己的女性意识;第二,每天都抽出一些时间来进行有氧运动,健康的性欲来自健康的身体;第三,平时多看一些爱情故事和爱情电影,必要的时候可以看点爱情动作片,但是不要再看同性的了。亚男笑着问我还有没有什么需要补充的,我说有,但是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第一次会面就这样结束了。我觉得亚男可能不会再来,她的问题是我见过的所有心理病人当中最轻的一个,简直就不能称之为问题。所以2个月后的某天傍晚,当她再次不期而至我的诊所时,我着实有点吃了一惊。

      “康医生,还记得我是谁吗?”

      要不是被那特别的中性声音唤醒了心底记忆,我说什么也不能把眼前这个打扮入时,长发飘飘的美女和亚男的影像合二为一。如今的她,完美的诠释了“女人”的含义:一袭剪裁合体的黑色套装恰到好处地包裹着丰盈饱满的胸部和浑圆挺翘的臀部,一双肉色丝袜套在修长结实的美腿上,下面则是一双黑色高根露趾皮鞋,浑身洋溢着妩媚的气息。我看的有些出神,直到听见眼前这个性感尤物说真是贵人多忘事,才注意到自己的失态,马上露出歉意的笑容答道:

      “你不是亚男吗?人家说女大十八变,你是一百八十变啊。”

      亚男知道我在恭维她,笑着坐下来,问我可不可以继续上次的心理治疗,我说当然没问题。接着她又说这2个月来完全按照我的三个建议来改造自己,已经有了做女人的感觉,但是想被男人征服的欲望还不强烈。我问她看没看爱情电影,她说看了一些,不过并不都能看的下去。我又问她喜欢哪种类型,她的脸上忽然露出一点怪怪的神情,反问我知道五十度灰吗?我点点头,心中有点惊喜,同时暗暗闪过一个念头——我在美国的时候曾经偶然加入过一个sm俱乐部,打过几个大洋马的屁股,那感觉真是回味无穷,但是自从回国以后一直没有机会再体验,总觉得是个遗憾,眼下说不定……于是我用尽可能平静的语调对亚男说:

      “其实sm不失为一种治疗性冷淡的方法,人体在受到疼痛刺激的时候就会分泌内啡肽和肾上腺激素,前者会引起舒适的感觉,后者会引起亢奋的感觉,和性高潮时引起的快感非常近似。所以在国外有很多青年男女都把sm当成一种情趣和调剂品,增加性生活的质量,你不妨试一试。”

      亚男小声嗫嚅着说:“可是我还没有男朋友,而且这样会被当作变态吧,多不好意思。”

      我觉得时机差不多了,便对她说:“sm的种类有很多,不一定非要发生性关系,比如打屁股也可以啊,你小时候有过这种经历吗?”

      亚男摇摇头又点点头说:“偶尔打过一两下,那算吗?”

      我笑着说:“算啊,但是打一两下可起不了什么作用,身体还没来得及生成快乐激素就结束了。”

      这时亚男忽然来了兴致:“那需要打多少呢?”我看时机已经成熟,让她把我的微信加上,说回去以后会给她传一些视频,就这样我们的第二次会面结束了。

      到家以后,我把压箱底的存货翻出来,挑了几个自认为比较好看的视频传给亚男(那些明显有表演成分,叫的很夸张的视频和比较血腥的视频都被我pass掉了),并半开玩笑的告诉她,如果想体验的话可以再来找我。其实我心里面很忐忑,亚男毕竟是我的客户,假如她对我的提议很反感,说不定会给我刚刚有点起色的事业带来隐患。不过管它呢,现在可不是前怕狼后怕虎的时候。过了几天,亚男果然发来信息问我什么时候有时间,她想试一次。我一想起她那喷血的身材,就抑制不住内心的狂喜,不过还是对她说最好别在办公室里,这种事情应该在一个私密空间进行。我趁机邀请她到自己家做客,亚男同意了。

      亚男再来找我的时候,穿着一身真丝棉质的长衣长裤,虽然遮住了一些身材,不过和初次见面比,已经女性化多了。为了培养情绪,我们先坐在沙发上一起看了一段视频,视频里的小被也是一个长发披肩的美女,戴着黑边眼镜,显得非常优雅,从浅棕色的肤色看,应该是拉丁裔。很快她就把自己脱到只剩一件性感胸衣,上身俯趴在一条皮质长凳上,做好了挨打准备。一个中年男人过来用手拍打她那两半丰满的臀肉,力度拿捏的恰到好处,不一会就变得红通通的了。女孩的忍耐力很好,只是偶尔“嗯”,“啊”一声,镜头切换到她那张俏脸上时,竟然看不出一丝痛苦,反而面带微笑,露出一口整齐雪白的牙齿,似乎不是在挨打,而是在享受。随着男人的力度不断加大,女人开始不时秀眉微蹙,嘴巴也不停的一张一合,就像一条刚刚离开水的鱼,但还是看不出多么痛苦的样子,倒像是进入了高潮一般。我注意到亚男看的很入迷,最后好像完全被带入了角色,两条腿向内并在一起,轻轻摩擦着。于是我拍拍她的肩头,问她准备好了没有,她点了点头,脸上飞起两朵红云,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亚男害羞的样子。

      为了让气氛更加轻松惬意,我在电脑里选了几支轻音乐循环外放,然后示意亚男站起来,把她拉到我的膝盖上。亚男非常配合,马上就摆出了小孩子挨打的姿势,没有一点扭捏。我开始隔着裤子拍打她的肉臀,通过手被反弹回来的力道,感受着她的屁股的丰盈。打了100多下我才停下来,虽然只用了一半力度,不过亚男表现得很适应,我知道她具有优质小被的潜力。给她按摩了几分钟后,我将她轻轻拉起,做了一个脱裤子的动作,亚男会意的解开裤带,又重新摆好了刚才的姿势。我把她的上衣掀起到胸部,提着裤腰把裤子褪到膝盖部位,然后又把内裤一起拉到相同的位置。亚男的屁股真的很美,皮肤白皙而不失细腻,长长的臀缝末端连接着两条美妙的圆弧,那就是传说中的微笑线,趴着的时候,两个屁股蛋活像两个小山包高高耸立着,让我不由得想起了当年的大洋马,亚洲女人能有这么完美的屁股实在难得。我把枕头摆在她的身前,让她趴卧在枕头上,保持肩部放松的状态,然后左右捏了两下屁股,看到她把头低了下去,做好了挨打的准备,这才开始新一轮掌击。亚男的屁股不软也不硬,还能隐隐闻到沐浴乳的清香,简直让我有点爱不释手。要不是以心理治疗为由头打她,我真想俯下身去给她的屁股深深一吻,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克服自己的生理反应,我不得不把目光从她的屁股上移开,然后往脑子里塞一些别的事情:中午吃了什么饭,明天有几个预约需要处理——这也是当年和大洋马玩的时候培养出来的经验。等平复了一下心情后,我注意到亚男的屁股已经开始泛起了红晕,但是上半身还很放松,几乎没有什么反应,大概是前面的热身起了效果。于是我开始一点点加力,等到使出8成力的时候,亚男终于不由自主的收缩起臀肉来,我的肩膀正好也有点酸了,就停下来给她轻轻揉了一会,边揉边叮嘱她臀部要保持放松,绝不可以收紧(事实上她收紧以后震得我的手很疼)。亚男虽然没说话,不过接下来的表现可圈可点,即便我用全部力量揍她,她也只是一会把头深深埋进枕头里,一会支起手臂把头微微后扬,嘴里发出一些轻微呻吟,却没有用手遮挡过一次。我的右手不停的上下挥舞,左手有时按在她赤裸的腰部,有时是胯部,有时想象她是我的女人,有时想象她是我的女儿。等我打完最后也是最重的一下时,亚男也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而她的屁股已经像晚霞一样艳丽了。

      亚男离开前,我给她的屁股做了很长时间按摩。我一边问她“疼不疼”,“哪里疼”,一边享受着她的屁股的微妙弹性——那有着滚烫的温度和美妙的弧度的屁股,的确令人终身难忘。有时她说“这里疼”,我就停下来,使一使坏,用力揉捏几下,疼的她直打哆嗦。但是她并没有让我停下来的意思,就好像已经沉迷其中。最后还是我轻轻拍了一下她的屁股,说了声结束,她才起身穿好衣裤,让我不知道谁更恋恋不舍些。此后两年时间里,我和亚男一直保持着联系,前后打了她十几次,体验了各种各样的姿势和工具,尽管都不太重。我想以我们的默契完全可能成为最好的恋人,但是我们从来没有上过床,所以,我也不知道亚男的性冷淡最终治愈没有。我曾向她表白过,但每次她都不置可否。不论结果如何,只要她需要,我会一直默默的陪伴她,并希望给她一个性福的人生。(全文完)

    • 3
    • 0
    • 0
    • 3.3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