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七年的实践经历三

      暑假里面基本上都是一个星期要被揍个3.4次,反正年轻,恢复快,加上自己又很喜欢这个,基本上晚上都是在被打和哀嚎之中渡过,白天没事就在家里养伤,每次晚上结束后都是屁股略微发紫,大概就是200下手心起步,70下木板以及70下水晶拍子。打完过后她会盖湿毛巾,重复几次过后会帮我擦点药,大抵就是云南白药和润肤乳。每隔一个星期所有项目加15下,高中开学前我记得是300下手心,135下木板和135下水晶拍子,那一次打的就是屁股全部发紫了,有些地方发黑,我自己可以说是泣不成声,但是我就是死不求饶,在给我上药的时候她问我你为什么不求饶的,说不定你求饶我就心软轻点揍你了,我摇了摇头说父母打我的时候求饶就会加打,所以一般情况下我不会求饶的。她说没看出来啊,你这么有耐力。我笑而不语。开学前一个星期她没有打我说是给我修养期,我并没有说什么,时间就这么过去了。开学的时候她陪我去学校,交学费,领军服,铺床,我要做的就是把所有的东西从一楼扛到六楼。军训期枯燥无味,顶多就是晚上在吼歌的时候会开心,但是自己内心想要的并不是这样,只有等待才能等到自己想要的结果。终于,军训期15天结束了,我一回到家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就兴冲冲的跑去找她了,她看到我第一句话就是这么迫不及待的,我疯狂点头。她领我进了房间,我看见台子上多了两样工具,一样是热熔胶棒,比较细,直径不到0.5厘米,长10厘米的样子,还有一个是发刷。她说给我加工具了,我点了点头,她说这次就不打手板了,直接上工具了。我感到了疑惑,但是我并没有说。一边趴在床边上一边拖着裤子,还是在想她为啥不打手板的原因。想着想着木板就下来了,开始我没有感觉到疼痛,可能是她在帮我热臀,到了50下以后,她就发力了,响声越来越大,我的叫声也越来越大,木板结束的时候我开始扭动,可能太长时间没挨揍,开始觉得竟然这么疼,但是我还是坚持着没有求饶。水晶板子因为只有一个巴掌大小,她打的时候是左边一下右边一下,那疼痛感可以说是逆袭而来,触动着身上每一个神经,我试图轻微扭动来规避板子的着落点,可是每次她都能打到一个地方,我知道,臀尖已经发白了,板子在一下一下的落,不服输的性格使我倔起来了,我就是不求饶,双手死死的拽住床单,口中的叫喊声已经变成了哭泣的声音,板子结束的时候我一遍遍的问自己,自己在倔什么,答案我可能已经知道,只是不想说出来。发刷降临的时候我倒是觉得没有前两个疼,可能她没用力?想着也不可能啊,响声在这里呢,略微摇了摇头,挨到了发刷结束,虽然我知道疼痛感没那么强,至少屁股上会有痕迹,强大的内心

    • 4
    • 0
    • 0
    • 1.7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