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41
    • 惩戒列车6 (转载,原作:兰涩紫藤)

      第九章 放下戒心的小野猫

        单黎已经开始在心里念莫生气了。

        身后的珠子往外拉的时候,有一种诡异的、像是被人控制排泄的感觉,偏生对方还来来回回放了又拉拉了又放没完没了的玩儿,他顶着这异常羞耻的感觉幽怨的开口,“如果您不做些恶劣的事情,我也不会对您出言不逊,惩-戒-师-大-人。”

        秦双冽眯了眯眼睛,抬手在那塞得慢慢的小屁眼上抽了一巴掌,两根手指用一颗玻璃珠在那小屁眼上辗转碾摩,“真是抱歉啊小少爷,你还没有谈条件的资格。”

        那你问个毛线,单黎翻了个白眼。

        顶着那串来来回回在他身后串门的珠子抄满两页纸,那死变态才终于放过他。

        单黎有种一直在拉肚子的酸痛感,后面也因为被过度使用而胀痛起来,但秦双冽的手又适时的伸了过来帮他揉按,“抄多少了?”

              单黎有些不耐烦的翻了翻这本厚厚的列车守则,“抄完了两章。”

        “嗯,去坐着抄第八章和第十章。”

        ……坐着?单黎谨慎的思考着这个简简单单的一个坐字背后隐藏的惩罚项目。

        直到秦双冽哼笑着揉揉他的小屁股,“放心吧,含着就行,乖乖抄的话,不给你的小屁眼加刑。”

        这人一副大慈大悲的样子好像是给了自己多大的恩典,然而真用被打肿的屁股往下坐的时候,单黎还是疼的想骂娘。

        偏生那死变态还掀起他裙子的一角,戳着他被压迫的臀肉调笑着问,“疼不疼?”

        单黎坐了一会额上就疼出了汗来,哪还有什么好脸色,“废话!你挨试试!”

        秦双冽抬手替他擦了擦汗,“我又没犯错,自然是体会不到咯。”他看着沉默下来的单黎,悠悠问道,“还是不想告诉我?如果真有什么隐情的话,没准不用这样时刻都疼着呢。”

        单黎手中的笔顿了顿。

              他扭过头,格外冷漠的说,“姓秦的,我给你一个忠告,不要掺和到单家的事来,不然你会死得很惨。”

        “呵。”秦双冽把这话默认为是小野猫对自己的关心,同时也在心里感慨着,这小野猫的嘴倒是真严。

        ……更让人想逗弄了。

        “把屁股抬起来点。”

        单黎停下笔,有些狐疑的看了他一眼。

        不过他正如坐针毡,便也顺从的双腿用力微微抬起来些。

        屁眼里的圆球随着他的动作被拔了出来。

        秦双冽伸手替他揉了揉被压迫的屁股肉,“还记得我说,今天还要挨一根姜条吗?”

        单黎保持着这个格外累人的姿势,闻言又是一僵。

        ……这就要来了吗?

        “保持着这个姿势哦。”

        秦双冽果不其然拿了一根姜条过来。

              他伸手把圆球拧下来,原来其中是用一根螺旋钉固定的,秦双冽把姜条的底部拧到螺旋钉上固定好,然后凑到一脸不祥预感的小野猫耳边吹气,“你自己坐下去含住,好不好?”

        “……不好!”拒绝的话语带着些藏不住的胆颤。

        秦双冽把手探到后面揉了揉,“嗯?怕了?那难道你想一直维持这个姿势?不难受么?”

        这简直是比妈掉水还要难以选择的世纪难题。

        秦双冽还在低声引诱他,“不用怕,我刚摸过了,你的小屁眼里面湿湿的,都不用扩张了,很容易就能坐下去的。”

        单黎保持着这个类似深蹲的姿势,难得与他谈判道,“我……你……我趴着行吗?”

        秦双冽哼笑了一声,“小少爷,我说了,你没有谈条件的资格。”

        单黎终于面露难色的沉默下来,人对于看不见的事物总是会抱有未知的恐惧,更何况还要主动去迎合给他带来无尽痛楚折磨的姜条。

              他颤动的眸子望向秦双冽,似乎是在无声的讨饶。

        “哎,别用这么可怜的眼神看着我,我会心软的。”

        秦双冽捏捏他有些发冷的脸颊,“既然是惩罚,自然不会叫你好过,这样吧,我抱着你的腰,帮着你坐,这是最大的让步了。”

        他说着,一只手堂而皇之的环住小野猫纤细的腰肢,“慢慢往下坐吧。”

        他的手刚一用力,就受到了反抗的力度,那小野猫声音极小的说,“别……会疼……”

        “嗯,你那里还肿着,疼是肯定要疼的了,乖乖挨完这根,我给你好好揉揉,嗯?”

        见这人语气坚决丝毫没有转圜余地,单黎只好绷紧着身子,极其缓慢的往下挪着。

        紧缩着的小屁眼才刚刚触碰到姜条的顶端,单黎就一个激灵险些站起来,当然因为腰上那只手,他只是小幅度的弹了弹。

        秦双冽在他屁股上狠揍了一巴掌,“再不好好坐的话我就打你屁股了。”

              单黎被打得呜咽了一声,带着丝希望的问,“……能用挨打换么?”

        秦双冽哼笑着说,“不能,挨打都是附加的,你就别想了。”

        他手下用力,按着小野猫往下坐去。

        单黎紧张得手脚僵硬,下意识的抱着他的手臂,慌乱道,“别……我真的……真的……”

        “嘘。”秦双冽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如果不乖的话,你会挨更多,你知道的。”

        单黎捉着他的手臂,终于忍着害怕再次触到了姜条的顶端。

        秦双冽换了个姿势坐在旁边,时刻观察着他的角度,抱着他腰的手也变成了两只,“屁眼要完全放松,别抵触。”

        你说的倒是容易!

        单黎皱着小脸抿着唇,感受到那根比上午还要粗了些的姜条探进他尚且红肿的后穴,一时之间紧张得连呼吸都快忘了。

        偏生秦双冽还要逗弄他,“小少爷,你的腿不酸吗?我的手都快酸了,长痛不如短痛,不如我直接松手怎么样?”

        单黎又惊又吓的叫了一句,“你不许!”

              秦双冽状似无奈的叹了口气,双手往下挪了挪,转而握着他的两瓣屁股,“那您倒是坐啊。”

        单黎气恼的咬着嘴唇,逼着腿稍稍用了些力气。

        自己往下坐跟被插进去的感觉十分不一样。

        除了进去的过程艰难了几倍以外,坐下后更是格外的胀痛,更要命的是,若是趴着他尚且可以动一动,那姜条也尚且有余地往外滑,但如今他整个人被姜条固定在座位上,不动已经是一片火辣,若是耐不住动一动,那便是自己求着姜条绞穴了。

        单黎一动也不敢动的坐在那里,连守则也不抄了,全部的力气都用来逼着自己不要在死变态面前露出太难堪的表情来。

        然而这正是秦双冽的目的所在。

        他看着泫然欲泣却两手攥成拳放在腿上死命低头忍着的小野猫,一只手探了过去,从小野猫臀缝上方伸了一根手指下去,摸到那正在受罪的小屁眼边缘,当即便受到了一声羞恼的“你别碰!”

        秦双冽哪里会听他的。

              他那根手指不老实的戳了戳小屁眼的边缘,感受着那片火辣,“很辣很疼?不好受吧?”

        单黎又隐隐带上了些哭腔,“废话……”

        秦双冽又说,“疼的话哭出来就好,做什么要憋着呢?这里又没有别人,我又不是没见过你哭的样子。”

        单黎疼懵的脑子里隐约觉得有哪里不对。

        哭?还是当着一个刚认识没几天的惩戒师面前?那怎么行?

        秦双冽一眼就看出了他在想什么,“可是啊,哭是每个人为数不多的权利了,如果不把情绪发泄出来,堆积在心里,时间一长,很有可能会造成难以想象的后果,我于你而言虽然只是半个陌生人,但这样的关系才更应该让你放下戒心不是吗?”

        单黎有些呆愣的看着他。

        秦双冽的眉眼舒缓下来。

        他用手指抚上单黎精致的眉眼,“不必担心。因为疼痛和羞耻哭出来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件事,我不会嘲笑你,只会觉得你很好看。”

              单黎尚且没能完全接受他的劝慰,眼泪就不由自主的掉了下来。

        秦双冽看着那颗晶莹的泪珠,眸子里逐渐被柔情浸满,“可爱的小猫咪,我可以替你吻去泪珠吗?”

        “什……”单黎完全理解不了,他有些迟钝的听着那人说“没有拒绝的话,我就当你同意了”随后便缓缓凑了过来。

        那张俊美的脸上的确没有任何的嘲讽或是不屑,反而更像是……带着欣赏与怜爱。

        单黎总是不能拒绝这样的秦双冽。

        挂着泪珠的脸颊被什么柔软的东西轻轻的触碰,单黎脑中仿佛轰然一座火山喷发,滚烫的熔岩不禁融化了他的意识,也将他心里那道墙融出了一个洞。

        好一会,他才被身后热辣的痛感唤回了神智。

        而那人已经整理好姿态,悠哉的拄着脸颊找了个最好的角度瞅着自己了。

              他又问,“是不是很疼?”

        单黎抿了抿唇,却终于撑不住的应了声,“嗯……很疼……”

        秦双冽的唇角挂上了笑容,他将手递了过去,“疼的话,可以握住我的手。”

        单黎仅仅迟疑了两秒,就把自己攥得死紧的手递了过去。

        他死死的握着秦双冽的手,脸上满是痛苦和难耐,他甚至开口叫了秦双冽的名字,“秦双冽……后面……真的受不了了……能不能……拿出来……”

        秦双冽假装看了眼手表,“不可以哦,还有两分钟。”

        单黎带着些委屈的闷哼了一声。

        他的脚趾难耐的蜷着,疼痛之下只好拼命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到底是谁……发明了这个东西啊……”

        秦双冽饶有兴致的回他,“听说是中世纪的时候,商人在马匹的身后放上姜条让马看来更有活力一些。”

        单黎的脸痛苦的扭曲着,几乎都要把秦双冽的手握变形,“这什么……黑心商人……两分钟……还没到吗?”

        他又掉了两滴眼泪下来,都被秦双冽温柔的吻去了。

              他要用疼痛给小野猫催生出一个条件反射来,哭泣的时候,我会安抚你,你可以信任我,在我面前肆意哭泣。

        在这样孜孜不倦的亲吻下,两分钟好像也没有那么漫长了。

        “好了,放松吧,我扶你起来。”

        单黎几乎是全然失力的被秦双冽半抱着放在了桌上。

        身后还残留了威力不小的后劲,他趴在桌上,刚要庆幸终于熬过去了,哪料后面突然被抵上来一根光滑的竹棍。

        单黎几乎是惊弓之鸟般收紧身体夹住了那玩意,随后屁股上又挨了一巴掌,是在提醒他放松,“最后再打十下小屁眼,今天的惩罚就结束。”

        单黎如遭雷击,扭过头不可置信的看向那黑心的惩戒师,“为什么?你明明没说……”

        秦双冽用竹棍在他臀缝上下轻轻滑动,单黎很快就受不住这样的摩擦而松开了臀瓣。

        “每天的‘最后惩戒’都会很严厉,是为了让被惩戒人好好记住疼痛,所以这十下会很疼,你可以哭喊甚至闪躲,不过我不会手下留情哦。”

              单黎已经哭出来了,两条腿无助的躲着,“能不能别……我那里还好痛……”

        “嗯,刚含过姜条是最疼,也是最有效果的。”

        秦双冽不由分说的掰开他的屁股,“要开始了哦。”

        “嗖-啪!”

        “啊!!!”单黎发出了根本忍不住的惨叫,在他身心刚被安抚过,最为脆弱之时,这样的责打终于让他卸下了所有防备,不顾脸面的痛哭起来,“疼……太疼了……”

        凌厉的竹棍敲在尚且热辣的屁眼上,连带着整个臀缝都被抽得一片火辣,秦双冽没有诓他,最后的惩戒真是要了命的疼。

        “好好忍着,”惩戒师的声音染上了一丝严厉,“夹着屁股的话,这一下就重新抽。”

        他说着,手上又是一棍子抽了下去。

        “啊……唔……”单黎整个人就跟离了水的鱼一般扑腾了两下,但他越是挣扎,掰着他屁股的手就会越用力,甚至还在他屁股上抽一下,“趴回来。”

        单黎又怕又疼,但还是毫无办法的挪了回来,将最脆弱的地方暴露在那人的刑具下。

              “嗖-啪!”

        “唔啊!”单黎的臀肉剧烈的颤抖着,一时之间也顾不得脸面了,“你轻点……能不能轻点打……”

        “不能,我刚才说了,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又是一鞭子抽落到红肿可怜的小屁眼上,得到了主人剧烈的痛哭,“疼……疼……”

        秦双冽一边落下竹棍一边抽空看了一眼哭得直抽抽的可怜猫咪,心说看来今天真是收获满满啊。

        然后下一竹棍,他就受到了小野猫的叫骂,“额!秦双冽!你这个王八蛋!”

        秦双冽心里觉得好笑,手上却没理会,一板一眼的进行着严厉的惩戒。

        “啪!”“呜……王八蛋死变态!”

        “啪!”“啊!呜啊……”

        只剩三下的时候,秦双冽将手里的竹棍往上拿了拿,用末端点了点颤栗不已的小屁眼,“最后三下了,都要抽在这里,准备好了吗?”

        单黎疼得七荤八素,连王八蛋都骂的十分没气势。

        “屁股往上撅一撅,腿再分开点。”

              虽然是这么命令了,但是这些姿势基本都是秦双冽帮着他摆出来的,他一只手最大限度的分开小野猫的臀瓣,感受到那下意识的抵抗,手中竹棍轻点,“最后的三下不许乱动,要好好挨着。”

        他说到做到,即使面对凄惨的小屁眼,也没有收敛力度,竹棍的末端不偏不倚的抽在小屁眼上,带来难以言喻的疼痛。

        单黎的哭声已经渐渐弱了下来,只是周身颤抖得越发厉害了,嘴里念的也从王八蛋变成了秦双冽。

        好像那三个字,有什么特别的魔力一样。

        最后的三下秦双冽没再过多折磨,下手又快又狠,嗖嗖嗖在那小屁眼上落下三下,而后收回竹棍,终于又恢复了温柔模样,抬手揉了揉小野猫湿漉漉的头,“好了,今天的惩罚都结束了,黎黎很乖哦。”

        疼羞成怒的单黎顶着一张哭花的脸,抬起头不管不顾的恶狠狠的咬住了秦双冽的手。

        秦双冽看着哭得惨兮兮的小野猫,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片刻后。

              趴在床上的单黎警惕的看着拿了什么东西坐到床边的秦双冽,一双红红的猫眼当即就瞪圆了,连带着身体也往里躲了躲,像是生怕秦双冽因为自己方才咬了他而再对自己疼得要命的后面做点什么。

        秦双冽见他的反应颇觉有趣,假意板着脸道,“趴回来,屁股撅起来。”

        单黎的声音当即就带了慌张,“秦双冽……”

        简直像只猫爪在心上挠一样。

        秦双冽噗嗤了一声,“行了,给你后面冷敷一下,不然上药的时候你受不住的。”

        单黎像是真的怕了,猫眼带着些怯意,惹得秦双冽忍不住亲了亲他的眉眼,“乖,不是疼的厉害吗?我给你敷一下。”

        单黎才总算松了攥着被子的手。

        秦双冽给他拿了两个枕头来垫在小腹下,一手轻轻掰开肿胀的臀瓣,见那小屁眼肿得老高缩一缩都困难,忍不住心疼的凑过去吹了吹气。

        轻柔的微风带来些许凉意,单黎紧绷的身体终于稍稍放松了些。

              “可能会有些凉,别怕。”而后果然凉凉的东西覆了上来,单黎不适应的颤了颤,随后才终于从那阵阵凉意中感受到了舒适感。

        他还因为刚才的痛哭而时不时要打个哭嗝吸吸鼻子,惹得秦双冽忍不住去哄他,“乖啊,一会上了药揉一揉就不会痛了。”

        他原本没以为能收到回复,孰料那小野猫竟然极其微弱的“唔”了一声。

        我这是……被猫主子舔了?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4
    • 41
    • 0
    • 99
    • 3.6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025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腻二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我问问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qji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ihsbhxhdj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兔火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gsxtsxf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yy123Lv.1
      好nice啊 [s-43] [s-43] [s-43] [s-43]
    • 0
      云梦客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yy123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361628807Lv.3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Guga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fish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jejshd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策天凤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加载更多评论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