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19
    • KTV里的陪唱小姐们1-3(转载佚名)

      第一章星光KTV的规矩

       

        “梦舒,大姐头叫你过去。在六楼的私人办公室里哦。”

       

        声音很是甜美,但在梦舒耳朵里却是有着包裹不住的幸灾乐祸。她将头扭过去,向着来人狠狠剐了一眼,咬牙切齿道:“杨雯,你别太得意了。”

       

        被她称为杨雯的女子捧着嘴咯咯笑了两声,眼中似乎都是化不开的笑意:“梦舒,这事是你自找的,你怨我干嘛?你来这里也有两个月了吧,应该还没尝过大姐头的规矩,这次去,可要小心咯。”调笑完后,也不顾楞在原地的梦舒,独自神清气爽的大步离去。

       

        自找的事?难道是……梦舒心里咯噔一声响,心中暗道不妙,那烟里,难道有……这般想着想着,脑子里却是越来越乱,干脆甩了甩头,忐忑着心来到了六楼。

       

        大姐头的办公室,似乎和其他没什么不同。但梦舒站在门外,却是迟迟没有推开那扇门。她伸出了手,却又缩了回来,脑子一晃,瞳孔中却是浮现出两个月前的景象。

       

        这年头,找工作不容易,什么都看文凭,可一路得过且过的梦舒,连大学都没上,难道叫她拿个高中文凭去应聘?公司经理脑子没坏应该都不会要她。而父母却希望她能早点自力更生。

       

        长相甜美有什么用?又不是说你长得好看去吃顿饭不要钱,反而更会被有心人敲竹杠。

       

        要知道如今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这般一路过来接连碰壁的她,在失望之际,还是准备空手回去见父母之际,却是看到了一家KTV的招聘单。

       

        “星光KTV急招正规陪唱小姐,要求五官标致,声音甜美,年龄18到28,年薪不低于20W,有资历者待遇从优。”

       

        梦舒一愣,这上面的条件,不正是为她量身打造的吗?这般想着,她原本死去的心里又燃起了最后一丝希冀。她整理了下仪容,一步一步的走了上去。

       

        “下一个。梦舒。”

       

        听到房间里略微有些威严的声音传来,梦舒心里不由得一紧,她捏了捏已经有些出汗的掌心,故作镇定的走了进去。

       

        里面是居然是一个极为美艳的女子,年龄约莫20出头,比自己也就大个两三岁的样子。不施粉黛,却可一眼倾城,不可逼视。哪怕是梦舒对自己的容貌极为自信,却依旧在此女月貌前低下了头。

       

        只是这女子的眼神却是颇为的犀利,目光所过之处,气场不可直视。

       

        “你叫什么名字?”声音带着四分傲然,六分严厉。简单的一句问话,飘入梦舒耳中,却不禁令她心头一颤。

       

        “梦舒。”她低声回道。

       

        “梦舒是吧,抬起了头来,让我看看长什么样子。”女子蛾眉微蹙,手指咚咚敲了敲桌子。梦舒闻言,缓缓抬起了头,一张俏脸绷得老紧,额前也是悬着几滴汗珠。

       

        “长得挺标致的,小姑娘。”女子的伸手在梦舒脸上捏了捏,“就是脸有点硬。”

       

        梦舒当然知道她是在指她的表情僵硬,她努力想要使脸动起来,却最终只是扯了扯嘴角,尴尬的笑了笑。

       

        女子也不在意,初次以应聘者见到她的,哪个不是这般表情。她挥了挥手,又道:“那么,你以前有陪唱过吗?”

       

        “没,以前没有。”梦舒摇了摇头。

       

        美丽女子也不着急,眼前的女子容貌上佳,假若能唱歌的话,没有资历也是必定能成KTV里的大牌陪唱。

       

        “会唱歌吗?”

       

        一说到唱歌,梦舒的脸上也是恢复了一些以往的神采自信。以前她在高中艺术节的时候,便是一曲悠然自得的“南山忆”夺得桂冠,后代表高中参加全市青少年比赛,坚持用一首名不见经传的“风起天阑”出赛,将古风之痴缠展现得淋漓尽致,震惊全席。最后夺得了第四名的成绩。

       

        但她并不知道,前三名都是被预定了的。

       

        看到眼前的少女恢复了神采,女子知道了答案,她微展笑颜,却似百花齐放。

       

        “那么,来一首以作考核吧,唱你擅长的就行。”

       

        听女子这么一说,梦舒心里唯一的担子也放了下来。其实她钟爱古风和中国风,对其他的歌曲,善而不精,,动听而不动人,悦耳却非悦心。

       

        平复了一下呼吸后,她的眼眸似乎失去了校准,连里面的颜色,都淡淡模糊了下来。

       

        那么的专注,那样的专注!瞳孔里散发着异样的光芒,令人着迷。

       

        就是连这美丽女子,在这一刻,都不禁微微有些失神。

       

        下一刻,她朱唇轻抬,似乎连窗外嬉戏的鸟雀,都停下动作,为之瞩目。与此同时,似有悠扬的古筝伴奏自远方响起,蕴在人心中。

       

        碧水天

       

        陪在你身边

       

        想要比永远还远

       

        说好了

       

        生生世世不变

       

        到碧落,到黄泉,到人间

       

        ……

       

        (洛书千年恋)

       

        直到外面的山雀重新开始叽叽喳喳的鸣叫起来,那美丽的女子才回过神来,纵使铁面如她,此时也不禁有些脸红。但她很快便调整过来,眼中对梦舒也是多了一份敬意。

       

        “你,还会唱别的歌吗?我是说比较流行的歌。”

       

        梦舒面色一难,又是低头道:“我能唱,但是不会唱。”

       

        女子眼中的失望之色一闪而过,因为像这种偏中国风的歌曲在KTV里面并不流行,KTV里面要的是一个“嗨”字,而中国风或者古风是与之完全相违背的。

       

        不过既然能唱,声音也是很甜美悦耳,自然也是合格了。

       

        “那么,你是打算上临时班呢,还是上长班呢?”女子面色一正,严肃道。

       

        “这个,请问有什么区别吗?”梦舒有些不太懂行业规矩,小心翼翼的问道。

       

        那女子看了她一眼,又道:“临时班,按天算钱,一天500,小费不计算在内,要陪客人提供什么额外服务KTV一律不管,也不做维护。至于年班,则要遵守KTV里面的规矩,说白了也就是我定的规矩,工资按年付,可以提前预拿,但毁约辞职必须双倍赔偿,年薪按照外面说的不低于20W,年度奖金另算,小费不在内。现在,你自己选择吧。”

       

        梦舒掐着秀气的指头算了算,又想了想自己现在也确实是没有事干,便应道:“我,上长班吧。”

       

        “既然是上长班,那就把这里的个人资料填一下,在把KTV的规矩册拿去,如果你觉得你能够接受,晚上就到我这里来签合同。这里没你什么事了,走吧。”

       

        女子挥挥手,对着梦舒道。梦舒点点头,迟疑了片刻,稍稍鞠了半个躬后,这才转身离去。

       

        “等等”身后,又传来了那女子的声音。梦舒回过身子,疑惑的看向了女子。

       

        “我叫杨玉曦,你以后叫我曦姐,或者大姐头就好。”

       

        “啊,好。大,大姐头。”梦舒有些结巴的应了一声,这才离去。

       

        盯着那渐渐远去的妙曼身影,杨玉曦眼神明灭,最后叹了一口气,喃喃道:“真是个会唱歌的女娃啊,可惜了。”

       

        在路上,梦舒忍不住打开规矩册看了一下。规矩杂多,无非是一些条条款款,其他的公司签约的时候都有。

       

        但真正引起梦舒注意的是册子最后一页,有一行红色小字。

       

        特别规矩。

       

        不允许陪唱人员与客户提供色情服务。

       

        不允许陪唱人员吸冰,更不允许散冰。

       

        违者将被开除,工资以零工计。如不愿被开除,也可以接受相应的惩罚。

       

        “惩罚?什么惩罚?哎,不管那么多了,早点挣钱回去证明给父母看才是硬道理。”梦舒摇了摇头,对这“惩罚”并不是那么的在意。

       

        比之这个惩罚,她却是在思量KTV居然主动要求陪唱人员不向客户提供额外的服务。

       

        “真是奇怪,其他的KTV想着办法都要把你送进去呢。”梦舒嘀咕道。

       

        门前,不知为何,“惩罚”两个字突然出现在梦舒脑海里,怎生也挥散不去。

       

        “咚咚”最终,梦舒还是深吸了一口气,在门上轻轻敲了敲。

       

        “梦舒是吧,进来。”里面,大姐头杨玉曦那原本就很傲然的声音今天还夹杂了几分冷漠。显然,今天她很生气。

       

        梦舒胸前有些起伏不定,抚胸想要调整呼吸,却是越来越急。

       

        但又怕里面的人等待过久而愤怒,她只得硬着头皮推门进去。

       

        还是同样的办公室,还是同样的人,却还如第一次见到那般威严,只是多了些漠然。

       

        “你今晚,可有陪客人唱歌?”

       

        “有的。”梦舒有些紧张的理了理额前微微有些紊乱的流海,低头应道。

       

        “看着我的眼睛,手别乱动!”大姐头似乎有些愤怒,都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来。待梦舒抬起头来,她又似乎强压着怒火拿起一根烟嘴道:“你今晚,可陪客人抽过烟?”

       

        “有过,可是,没说不能抽烟呀?”梦舒大概已经猜到了结果,那烟里,多半是夹杂有冰毒。“你抽烟的时候,没有注意吗?这里面冰含量如此之多,你难道什么都感觉不出来吗?”大姐头质问道。

       

        “是有那么一点顺口,比起其他烟…”梦舒小声嘀咕道。

       

        大姐头眉头一扬,冷笑道:“其他烟,看不出你还是瘾君子呢,也罢,事到如今,我问你,你是否愿意辞职离开?”

       

        虽然预先知道了这个结果,但梦舒还是很怕,她生硬的咽了咽口水,虽然对惩罚很是害怕,但“辞职”两字的魔力却是让她毅然决然起来。

       

        好不容易找到了工作,就这样灰溜溜的回去,等别人笑话,那算什么?她捏了捏拳头,又咬紧了牙关。

       

        “我,不愿意。”她语气坚定,不容置疑。

       

        有些意外的看了梦舒一眼,杨玉曦眼中的漠然渐渐变成了淡然,她沉声道:“如果不愿意辞职,那就要接受KTV内部的惩罚,你确定吗?”

       

        尽管在怎么掩饰,梦舒饱满的胸部却是依旧波涛汹涌,起伏难定。她尝试着问道:“我确定,请问是什么惩罚呀,大姐头?”

       

        见梦舒答应,杨玉曦摆了摆手,指了指里面的房间,道:“你跟我来,就知道了,反正今天一定会让你印象深刻。”

       

        说完,对着梦舒诡异的一笑,让梦舒不禁心中为之一颤。

       

        打开门,梦舒眼睛猛然一缩,她赫然发现,墙上悬挂着各式各样的藤条鞭子。

       

        一滴冷汗,不知道从哪里冒出,又在脸上滑过、滚落,触地后,却泛不起丝毫涟漪。

       

       

      第二章  鞭子就是规矩

       

       

        “想必你也知道,我要怎么罚你了。”前面,杨玉曦不紧不慢的声音传来。

       

        其实大姐头的声音很好听,只是语气颇为严厉,再加之平常积威已久,此时传入梦舒耳里,自然也是如同那地狱里的警钟一般,刺耳难闻。

       

        “是。”梦舒只得硬着头皮应道,随后又低声询问道:“请问,这该如何罚呢?”

       

        咚咚。

       

        杨玉曦敲了两下桌子,发出清脆的响声。

       

        “趴上来吧。”

       

        梦舒闻言迟疑了片刻,还是跺了跺脚,走上前去,将上半身伏在了桌子上。

       

        “我的意思是,整个人都给我趴上来。”杨玉曦已经从墙上抽出一根细长的软鞭,材质不清,摸上去极为细腻,但从杨玉曦在空中挥鞭试手发出“嗡嗡”的凛冽风声来看,这鞭子打在人身上想必也不会太好过。

       

        “而且,把你的超短裙连同内裤一起,脱掉。”

       

        “什么!”一听竟然还要脱裤子,梦舒不禁失声道。这也难怪,让她挨鞭子她已经是很难接受了,这还要裸臀受罚,不由得不让她大吃一惊。

       

        “不愿意就辞职回家,这里不喜欢你这这种既怕痛又违规的人。”杨玉曦见梦舒不愿,眼神瞬间便是冷了下来,连带语气都是极为的不客气。

       

        “我,我,我愿意。”梦舒低下了头,不敢与杨玉曦的尖锐目光对视。

       

        比起鞭子,她更加不愿意接受父母失望的眼光。至于裸臀不裸臀,这里就她们两个女人,虽然有些害羞,但却无伤大雅。

       

        虽然是这般说着,也虽然是这般想着,但是当梦舒的双手开始解开超短裙的纽带的时候,却依旧是十分忸怩,手在扣子上纠缠了半天,却就是解不开那一道薄纱。

       

        “快点!不要空说不做!”见到梦舒答应,杨玉曦神色寒意稍褪,但马上又是怒意上来。

       

        见梦舒被她这么一吼反而手忙脚乱起来,她索性将鞭子扔在了桌子上,一个箭步上去,三两下就将梦舒下体剥得干干净净。

       

        随手将梦舒的内裤放在一旁,杨玉曦拾起被她放在一旁的鞭子,又空出手捏了捏梦舒那白皙的臀部。

       

        “该上去了。”

       

        裤子都被脱完了,梦舒反而不在那么忸怩羞涩了,她不答话,只是双腿一蹬,手上用力一撑,整个人便是在桌上了。

       

        “平趴就好。”杨玉曦在一旁指挥道。

       

        梦舒此时却是跪在桌上的,要是以跪趴的姿势惩罚她,她自己却是很难接受的。毕竟那个动作太羞辱了。一听大姐头要求平趴,心中自然也是悄悄缓了一口气。

       

        待梦舒整个人都趴好了,杨玉曦这才点了点头,用手掐了掐梦舒饱满的臀肉。

       

        手感光滑,细腻而不失弹性。

       

        “想不到,梦舒妹妹的臀部这般的迷人,只是可惜今晚过后,就得化化妆了。”杨玉曦一边爱不释手的把玩这梦舒的臀部,一边调侃道。

       

        “是,是,大姐头,开始吧。”梦舒此时却是不知道该笑脸相迎还是哭脸相对,只得哀求杨玉曦快点动手打完,好快点结束这场折磨。

       

        毕竟,这样等着挨打的感觉不好受,俗话说长痛不如短痛,此时梦舒却是深刻的体会到了。

       

        啪

       

        清脆的一声鞭响响起,不用说,肯定是梦舒的臀部已经被鞭子侵袭了。

       

        只是这速度,也太快了一点。

       

        “啊”梦舒一声惨叫,这般措不及防下,疼痛自然是被最大化了。

       

        但这还没完,第二鞭还不待梦舒惨叫结束,甚至才刚刚惨叫,第二鞭就迅猛袭来。

       

        啪

       

        这一下,却是让惨叫声都停歇了,因为惨叫声来不及发出声道,只得卡在了鼻腔里。发出一声重重“嗯”声。

       

        “你似乎,很迫不及待?”杨玉曦没有继续鞭打下去,她轻轻的抚摸着臀肉上那交叉了的鞭痕,慢条斯理的询问道。

       

        “没,没。”梦舒却是被打怕了,尽管对鞭子很是畏惧,但却没料到打在臀肉上会如此疼痛。那是一种堪比十指连心的疼痛。

       

        “哦,那之前有人却是催促我开始呢。”杨玉曦停下手中抚摸的进度,举鞭作势又是要打。

       

        “啊,不。”梦舒却是吓得双手抱头,趴在桌上的娇躯瑟瑟发抖。她眼睛紧闭,蓄势准备着下一鞭的突袭。

       

        然而,许久之后,臀部上都没有痛楚袭来。梦舒有些疑惑的睁开眼睛,想要寻找答案。

       

        下一秒,她便知道了为什么。

       

        啪啪!

       

        两鞭几乎是没有间隙的袭来,这次也是打的交叉位置,只不过与之前方位不同,鞭打过后的淡淡红痕与之前的红叉参差对应,却是正好形成一个完美的八棱雪花。

       

        然而在杨玉曦还在欣赏她的作品之际,趴在桌上的梦舒却是痛不欲生。这两鞭的力度加起来或许没有之前那两鞭沉重,但是瞬间带来的疼痛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以至于,梦舒上了高中之后便再也没有出过泪水的眼眸,此时却是在眼角留下了晶莹的水渍。

       

        “还知道哭!你在吸毒的时候怎么没有想到过这些?”杨玉曦一看梦舒掉下泪水,心中不由得一怒,手上亦是加重了几分力气,狠狠的向着那才被鞭子袭击过的臀部挥舞过去。

       

        啪啪啪啪!

       

        接连四鞭下来,破风声夹带着鞭响声,哭泣声并存于惨叫声,一时间各种声音随着那亦是饱受欺凌的臀部一同起伏不定。

       

        杨玉曦看了一眼桌上已经哭成泪人的梦舒,心中恻隐之心暗起,但是脸上却依旧是严厉的冷喝道:“以后还吸冰吗?”

       

        但梦舒只是在桌上哭哭啼啼,没有回应。杨玉曦压不住怒气,又是狠狠的一鞭下去。

       

        “啊,疼啊。别打了。”梦舒忍不住求饶道,她实在痛得不行了,以前都是朋友们的掌上明珠,哪怕是父母,也不曾狠狠的打过她。

       

        哪像如今,光是屁股在桌子上挨着鞭打?

       

        虽然这鞭子打在身上不曾破皮出血,但是却异常疼痛。梦舒敢肯定,这是她有生以来接受过的最难熬的惩罚。

       

        但其实她不求饶还好,她这一求饶,杨玉曦便是更加愤怒了,她最是见不得这种没骨气的人。

       

        刚刚准备放下的鞭子又是一把抓起,对着梦舒那已经满是伤痕的臀部,嗖嗖嗖的就是一阵乱打。

       

        啪啪啪啪啪!

       

        力度比之之前可能要略微轻上半分,但是速度却远远快于之前,如同武侠世界里的刀光剑影,全部对准梦舒挺翘的臀部,折舞而去。

       

        “啊,啊,呜啊。”像是歇斯底里,却那么撕心裂肺,如同被活生生割掉一块肉般凄厉的惨叫从梦舒口中嘶吼而出,原本少女甜美的嗓音在此时却是嘶哑难闻。

       

        由于是乱鞭齐下,其中有几鞭却是打在了大腿与臀部交错的嫩肉上,令梦舒疼痛异常。

       

        “还要哭吗?还求饶吗?还敢吸冰吗?”一连串质问声噼里啪啦的向梦舒问去,其实每当问出这些话的时候,便是意味着惩罚接近了尾声。

       

        “不,不敢了。”梦舒用手拭净眼角的泪水,低声回答道。

       

        “看着我的眼睛,大声说,敢不敢?”杨玉曦将头伸到了梦舒脸前,一字一句大声问道。

       

        “不敢了!”梦舒想要躲闪杨玉曦直逼过来的目光,声音自然也是不够洪亮。

       

        杨玉曦美目一瞪,手上鞭子是放了下去,却用她那纤细的手指在梦舒已经满是伤痕的臀上狠狠掐了几下,只疼的梦舒呜呜直叫。

       

        “看着我的眼睛。”说着,杨玉曦便是在那丰满的臀上又是掐了一下,以作示威。

       

        梦舒却是不敢躲闪了,鼓起勇气直视着那气场爆表的眸子,看了一下马上想要退缩,但又顾虑此时还在她臀上不慌不忙上下游走的杨玉曦的葱指,只得继续看了下去。

       

        “还,敢不敢?”还是这句话,不过语气却是要低沉凝重了许多。

       

        “不敢了!以后再也不敢了。”梦舒信誓旦旦的说道,从她的眼眸中,杨玉曦看到了坚毅和畏惧。

       

        杨玉曦的嘴角微微掀起一丝笑容,这正是她要的结果。

       

        坚毅,自然是不吸毒的决心,而畏惧,便是对她鞭子的畏惧了。

       

        “以后若是再有犯规,便不会像今天这么轻松了,明白吗?”杨玉曦笑着威胁道。

       

        “是,是”梦舒见鞭打过去,连忙回道,手上便是要提起裤子。

       

        早一点提起裤子,她心中的不自在便是能早点消去。

       

        但这时,收起鞭子的杨玉曦却是一声娇喝:“别动!”一听大姐头的命令,梦舒的手只得卡在了半空中,悻悻地缩了回去。

       

        一边,杨玉曦却是拿起一块热毛巾,在上面撒了些云南白药的粉末,轻轻敷在了那满是伤痕的臀部上。

       

        虽然有些刺痛,但在这一刻,梦舒却是感觉到了淡淡的暖意。

       

        “谢谢大姐头。”她低声道谢,却被杨玉曦在大腿上掐了一下。

       

        “我惩罚你的目的是让你感受一下疼痛,而不是要在你的身上留下伤痕。”她这般淡淡道。却是让梦舒心中微微有些感动。

       

        “梦舒。”忽然,有她低声传出。

       

        “大姐头,我在。”梦舒应道。

       

        “以后,你便不要吸烟了,不管有没有加冰在里面。”杨玉曦有些复杂的看了她一眼,这般道。

       

        “啊”梦舒又是一阵惊呼,却得到了杨玉曦一个恶狠狠地眼神回应。

       

        “如果在发现你吸烟,不管加冰与否,下场都如今天一般,明白了吗?”大姐头的风范在此时展露无遗。

       

        “是。”梦舒低头撅嘴道,为了一支烟,而挨一顿打,这买卖显然不划算。

       

        “那我,可以喝酒吗?”忽地,她似想到了什么,弱弱的问道。

       

        “那你觉得,墙上的那根藤鞭怎么样?”杨玉曦指了指悬挂在墙上足足有大拇指粗细般的藤条,笑着反问梦舒。

       

        “啊,这,那鞭子很好。”梦舒干笑一声,看来酒也不能喝了。

       

        “你不要沮丧,觉得你好像失去了什么一样。”杨玉曦盯了他一眼,又是低声对她道:“梦舒,你人也长得漂亮,歌也唱得好听,才来KTV短短两个月,便是在KTV内业绩达到了第二位,而若非是第一名黄莺积威已久,你又不擅流行歌曲的话,这第一的宝座除你无人敢坐。”

       

        她顿了顿,又看了一眼正呆愣听她说教的梦舒,接着道:“吸烟对人的肺很有伤害,你长期吸下去,对你的身体,对你的嗓子都是有害无益,这样会极大的影响你的前途的。要知道,你是第二个唱歌能打动我的人。”

       

        谁知梦舒却是听不进大道理的人,杨玉曦说了半天,她却只是呆呆的点点头,嘴里时而一句“哦”,让杨玉曦的手指忍不住又在那娇臀上游走了一遍。

       

        梦舒这才急忙赔笑,自知是不能在吸烟喝酒了,却是也注意到杨玉曦说的“第二个能打动她的人”。

       

        “大姐头,第一个人呢?是黄莺吗?”

       

        “黄莺唱歌也很赏心悦目,但也不过如此了。以她擅长的流行歌曲,来对阵你擅长的古风,那却是相差太远了。”杨玉曦摇了摇头,眼中闪过一丝难明的复杂之色。

       

        “至于第一个么,他现在不在KTV里面。”

       

        尔后,她的声音几乎低到了不可听闻的程度。

       

        “也曾是第一个,亦或是说最后一个,让我甘拜下风的人呢。”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9
    • 19
    • 0
    • 100
    • 2.2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兴冲冲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828454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nihaoaLv.1
      感谢作者谢谢分享写的真好
    • 0
      brooke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beast666Lv.4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DJQ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moodLv.3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我你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xzd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