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17
    • 【转载】 谁是主人 原作:佚名

      坐在一间昏暗的包间里,KTV里的气氛很是热闹,一屋子里还有七个人,都是些比较铁的朋友了,当然,大部分都是圈子里的人,五个都是M,还有一个是S——叶紫,另外正坐着抽烟的,是我死党——李路,不过我们习惯叫他子路,他是语文系毕业的,正好学的孔子那一套,身上带点墨汁味,却并不迂腐。 似乎他是唯一一个知道我是个变态后还肯跟我勾肩搭背的人了。

      一头碎发,短短的,很利索,正在把着麦克风不放的那个,是小麦,和我一样是个没主的M,不是以前没玩过,只是现在没主而已——就他和我还是本硕连读,所以还是大学生。 不过不同的是,他是个GAY,而我不是。
      包间里气氛不错,却并不包括我……

      “给。” 李路不知什么时候坐到我身边来,递过瓶啤酒。

      “谢谢。” 我笑了笑,不小心触到他的手时才发觉,自己的手十分冰冷,还微微带着汗,心底像是敲了小鼓,莫名的紧张——今天叶紫说是要带个朋友来,是个女s,他说正好可以给我相相亲,那女S也正好没有m

      我低着头,手有些抖,可能是屋里太热闹了,这里安静反而更引人注意,叶紫跑我身边坐下,“闹死了。 小楠,你不去玩会? ”叶紫戏虐的看着我,让我心底发虚,“一会田晓来了你估计就玩不成了。 ”

      “不了,我……”正说着,门被轻轻推开,进来一个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的女孩,宽大的防寒服,围的高高的围巾,不算直的及肩短发,脸上带着点歉意的笑,眼里温和却深不见底,大概就是那个叫田晓的S了,“抱歉,我来晚了。
      叶紫冲我“嘿嘿”一笑,起身过去,一把按住田晓的头,使劲搓着,“还记得来啊,我都以为你不来了。 ”

      “是,是,是,您教训的是。” 田晓一边拉开叶紫的手,一般笑着,“让我看看……”她环视了一圈,看到我时挑挑眉,脱了衣服做过来,身上还带着点凉气,把我手里的啤酒拿开放桌子上去,“这东西少喝。

      “啊? 哦。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下,她“呵呵”笑了,看着叶紫,“还不错。 ”叶紫抓抓头发,“你怎么这么准。 ”田晓挑着眉毛,“可不,打我进来,这小子瞥了一眼就马上低头,手发凉还带着汗,不是他是谁。 ”

      我有点惊讶,稍微抬头看着叶紫,叶紫耸耸肩,“田晓,女,二十四,身高……”还没说完,就看见田晓眯着眼睛,作势要站起来的样子,叶紫马上闭嘴,连连讪笑,“呵呵,剩下的你自己问。
      田晓也不搭理他了,转过头看打量着我,看的我心里毛毛的,“那个……”

      “你叫什么?” 她打断我,实际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林楠,叫我小楠就好。” 我微微一笑,嘴角翘的却不自然,面对一个可能成为自己主人的S,我还是不禁紧张。
      “林楠……”田晓轻念着,双手捧起我垂着的脸,对着我的眼睛,我能看到,我带着点不安和期待的眼神映在她深邃的眸子里,“做我的奴,愿意吗?” 她松开手。

      “我……”我心底萌动着,以前不是没和别的S玩过,但是却都不能让我引起兴趣,但是这个田晓,只是第一次见,就让我有种找到主了感觉,“恩。 ”想了许久,我点点头。
      田晓笑了,甜甜的,哪里还有点S的气质,我瞬间在心底后悔起来。 正想着要不要反悔,她就拉起我的手,“叶子,一块来。 ”然后走出包间,叶紫也在后面跟着,站到田晓的身后去了。
      走廊比起包间里面就安静的多,也空荡的没人,田晓带着压迫的气息立刻涌了起来,即使她还是淡淡的微笑着,“你现在是住校吧? 哪个学校的? ”

      我点点头,“H大。 ”

      “哦?” 她眼睛亮了下,“我是那的导师,缘分不是?
      我一惊,是一个学校,但我从来没见过她,她似乎看出来了,笑笑,“去年留任的,你当然没见过,你怎么也二十五六了吧。
      “二十六,”我想了想,“明年6月毕业,1月就二十七了。 ”
      “哦,”田晓似乎不大关心,忽然严肃了脸,“还是处子吗?
      我的心一颤,没想到她会问的这么直接,“我……”想说和别人玩过,但怕她会嫌脏,忽然看到叶紫在直跟我打眼色——那意思很明显:要我说我是处子。 皱皱眉,心虚的低下头,声音小的我都快听不到了,“是。 ”
      我没看到,田晓的脸黑了下,但她没说什么,沉默了好久,“行,一会就跟我回去吧,明天把你的东西搬我公寓去,就在学校的教师宿舍里。 ”说完,就又进了包间去了,也没管我。

      “唉——”叶紫听了叹口气,语气似乎有点悔不当初,“你真想当她的奴?
      “恩,”跟自己的哥们,我倒是放开许多,田晓像天生是我的主人一样,让我觉得压迫,但是,“我很喜欢她。
      叶紫看看我,“幸好你撒的谎,她有洁癖,你要是给人玩惯了她可不要你,我还真怕你就实话实说了,”想想,他又拍拍我肩,“不过这样是虽进了她的门了,但……”叶紫顿住了,没往下说,只是又叹了口气,“她毕竟给了你一个机会,好好努力,自求多福吧。 ”说完,也推门进了屋,留我一个人在门口纳闷,只是多想也无意,便耸耸肩,也推门进去,只见田晓正坐李路旁边聊着什么,样子很是开心。 看见我来了,跟李路说了句什么,李路点点头,她跑过来,在我耳边轻轻的说,“回去了。 ”说完,去拿自己的衣服。
      我不算高,也就一米七多,她穿着休闲装,运动鞋,也只比我矮了半头不到,鼻息就打在我的脸上,却弄的我全身都有些酥了。
      她穿好衣服,看我还愣着,撇撇嘴,语气有点不满,“小楠,快点。
      “哦!”我一惊,赶紧套上外套,才发现屋里的人都看着我,痴痴的笑,“瞧给你美的!”我的脸一红,低头就要往外走,临到门口却给田晓拉住了。

      “怎么不多呆会,”叶紫嘟囔着也要去拿衣服,“我送你们?”

      “不用了。”我忙着摇手,却给田晓在手上拍了下,轻声一叫,“啊。”却是惊讶多于疼。
      “送吧,我记得你开车来的。”田晓笑的眼睛都眯上了。
      叶紫已经穿好了衣服,摸摸鼻子,“早知道不和你客气了。”却给田晓往腰上一拍,“都是朋友,客气什么。
      “行了!送你。”叶紫跟屋里挥挥手,“我也走了,你们玩吧。”说完,逃也似的跑出了屋子,田晓也拽着我跟上。
      到地下停车场,叶紫刚掏出来着车钥匙,就给田晓抢了过去,“后边坐着去吧,我送你去医院。
      我一惊,“怎么了?!”

      叶紫笑着说没事,田晓却瞪我一眼,“一会路过学校你先下车,把自己东西都带去我住的地方,”特意加重了“都”字,说着,把钥匙掏出来,“然后在客厅里跪着,别开灯,衣服穿着就行。
      “东西都带过去?!”我问,看田晓回头瞥我一眼,低下头,“哦。””
      叶紫却给笑了,“这么迫不及待就欺负他啊,还是个处呢。”田晓却幽幽的回了句,“你当你那点小心眼我不知道?”随机,带点阴险的一笑,“你要是力气富裕,一会我叫小默来给你治。
      叶紫当时就不敢再笑了,“别,就是感冒发烧,用不着这大医师。
      一路上,车里一句话也没了,到H大门口时,已经夜里11点了,学校10点就门禁,田晓跟着下来,才到门那就给保安拦着了,“你们,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哪个班的,名字?”

      田晓微笑,“大二一班导师,这学生我带着去了趟医院,刚回来。”说谎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保安一看是老师也不拦了,哼唧一声,“进去吧。
      “我送叶子到医院就回来,你动作快点。”说完,转身又回车里去了。

      我本来想溜达着去宿舍的,这回也不敢走慢了,直接跑着过去,最近的医院离学校也就二十多分钟的道,学生宿舍和老师宿舍却隔着挺远的。

      跑回宿舍,本硕连读的学生待遇不错,给的都是双人间,正好我室友这两天回家住,晚了也不怕有人问,赶紧收拾着,东西不是很少,几件衣服和一台笔记本,重点是有几摞的书——小说,漫画,文学,杂志……整整装了一箱子,搬都搬不动,只能拖着,幸好楼里有电梯,不然铁定连下楼都难。
      一路半跑着到田晓宿舍里,好不容易给东西都堆在客厅里了,我早弄的一身都是汗,不住的在那喘气。也不敢开灯,关了门,把鞋子脱在架子旁,规规矩矩的到客厅中间跪好,估计有一刻钟,门外传来了敲门的声音,“小楠,开门来。”“哦!”我应了一声,赶紧跑去开门,几步道就觉得脚底沙沙的,也不知道是什么。田晓进了屋,身上带着凉气,冻的我一哆嗦,“啪”的一声,灯给打开了,白炽的光有些刺眼,看田晓瞬间就黑了脸,声音冷冷的吓人,“怎么回事。”

      我一惊,顺着田晓的眼神看去,纸箱子拖出一条长长的泥印子,在整洁干净的屋子里扎眼的不像话。脑子一炸,就闪过了一句话——天,我完了。
      “扑棱”一下就跪了下去,“对不起,我错了,我立刻收拾……我……我……”
      田晓深吸一口气,黑着脸换了拖鞋,绕过跪着的我和一地的污泥,径直走去了屋里。我不安的跪着,一下都没敢动,听到屋里抽屉被拉开的声音,不禁深深吸了一口气——会是什么?鞭子,板子,藤条?浣肠,导管,甘油?蜡烛,□,跳蛋?这些以前都是见过的,试过的,她会用什么……想着,我不禁红了脸——恐惧里竟然还有一丝小小的期待,我竟然这么下贱。我甚至觉得自己恶心,但我是个M,本来就是个M……

      “过来。”田晓坐到了沙发上,茶阶上是两张白纸,一支笔,和……一把塑料尺。” f0 V- m0 n* s, h

      我看看地上,一道道爬不过去的泥道子,站了起来,那把尺子就飞了过来,直接砸在我的脑袋上,田晓的声音带着点好笑,“我叫你起来了?
      我又赶紧跪下,额头有点疼,把掉地上的尺子叼起来,看田晓点点头,一点点爬过去,虽然很小心,但还是把衣服弄脏了。
      田晓皱着眉头看着我,“衣服脱了。”伸手把我嘴里的尺子拿出来,看着上面晶莹的液体,厌恶的撇撇嘴角,我正脱着毛衣,胳膊直直向上伸着,她在我衣服上找出干净的地方擦了,却正是我最怕痒的腋下,蹭的我痒痒的,无意识的避开了。

      “哼,”田晓冷笑一声,我脱的只剩一条内裤了,正犹豫的提着裤边,她吓的我一个激灵,赶紧把最后一层也脱了下来,跪好在她眼前,垂手低头。我能感觉到,她正冷淡的审视着我,那目光像外面的风一样,冷的冻到人心里。

      “过来,看看这个。
      我爬两步,茶阶上的白纸一张打着格,另一张确实满满的一篇字,“主奴的契约,”田晓把满是字的纸交到我手里,“我要的不是几天来一次的M,而是一个完全的奴隶,你能明白吧。如果你愿意,现在签字,这张纸你自己保存,如果你只是想找个S玩一玩,那就当作没有今晚的事,或者我也可以给你提供一个晚上的服务。好好考虑下,我先去洗澡,你要是签了,出来时我便不希望看到地上还有那些扎眼的污泥。”说完,也不理我,直接去了浴室,门“咔”的一声锁上了,脱衣的“西索”声告诉我她很麻利,我并没有多少时间。
      看着那份契约,只有一份,而且是我保存,她的意思是说,如果忍受不下去,我随时可以选择离开,只是,签,亦或不签?来之前我确实只是想找S认主,然后依旧过自己的生活,只是每周或每隔几天来这里,但田晓显然是不接受的……) b)
      心底满是期待,只是她一个人的奴隶,这个想法叫我激动,但又隐隐的担心,不知犹豫了多久,浴室里的水声不见,没有时间了,终于还是期望压过了恐惧,我有些兴奋的签上字——如果不行,我还可以离开的……我这么告诉自己。

      “咔”的一声,浴室的门开了,田晓一声慵懒的睡衣,宽大的毛巾正给她捧着擦着头发,走过来就砸坐到了沙发上,像是脱力了一般,却透着清爽的味道,看着墨迹未干的契约,她笑笑,“犹豫这么久,至少也一个小时了吧。还不去擦地。
      “啊?!不是吧……”那么久,我根本都没有察觉,她抓起尺子,敲着我的头,“看你呆的,看看表,给你半个小时,收拾好客厅,去洗澡,用绿茶的洗发液,灰色的毛巾,然后到书房找我。”

      “啊,是!”她说话很快,带着点笑意,弄的我竟一时没反应过来。

      “呵呵。”一声轻笑,我看见她走进书房,刚要起来,她有探出头来,“惩罚是按超过的秒数记的,现在已经2分钟了。
      “嘶——”我深吸一口气,赶紧站起来,跪了一个多小时,腿酸麻的厉害,针扎似的疼,我一瘸一拐的去一找扫帚和墩布……

      洗澡是很纠结的,主人给的洗发剂和沐浴液都很滑,不好冲干净,不知我浪费了多少水,也总算是洗干净了,没有穿衣服,满心惶恐的走到主人的书房,不用看表,我也知道肯定过了时间了,而主人的规定是——按秒算……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2
    • 17
    • 0
    • 55
    • 1.4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无奈2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洛赋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banana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洛心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疾如风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火火火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8754366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源君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七七三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8754366Lv.2
      打赏了10金币
    • 0
      1604012Lv.3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龙少Lv.3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qzxsw.top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excuseme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