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玉女、狱女 转载sssssss

      阿芳万万也想不到,自己竟然能和监狱联系在一起,在一个昏暗的房间里她正在独自落泪。阿芳的经历可谓神奇,由于她长的酷似遥远的东方大国--中国的台湾省的一位女明星林心如,再加上本国虽然地处太平洋深处,但却是一个华人聚集的国度,并且目前在她们国家正在流行“模仿秀”,所以在一次“模仿秀”比赛中,阿芳获得了第一名。

            也许是命运在跟阿芳作对,本来是一件好事,但是禁不住有人惦记你……老何自称是一个演出代理人,邀请阿芳来表演模仿秀,可是到了演出地点,阿芳发现只有自己一个演员,但是老何不让她多问,并且让她少提模仿的事,阿芳有些怀疑,但是碍于合同,阿芳没有多问就上台开始了表演。可是,阿芳刚刚唱了一首歌,剧场的灯光就全亮了起来。几名身着制服的警察冲上来把她们都抓了起来,其中一个人对阿芳说:“你以诈骗罪被捕了。”天啊!诈骗…为什么?那人指了指阿芳的身后,粗心的阿芳回头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原来她身后的大条幅上分明写着:“欢迎林心如小姐来我国巡回演出”……想到此处,阿芳不禁失声痛哭,她明白了一切,思绪也回到了监舍中。正在此时,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提审”。啊……

             阿芳被带进了提审室,当她一走进房间的时候,整个房间都为之一亮。因为阿芳刚刚被抓来,虽然哭了一场,但是精神还不错。阿芳上身穿着一件天蓝色的T 恤,下身穿了一条白色的长裤,将阿芳苗条的身材包裹的曲线玲珑。阿芳的皮肤很白,大大的眼睛,纯洁的神情,尤其是那唇边的特征,简直就是一个林心如第二。房间里除了阿芳还有四个人,除了押解阿芳的,对面桌前坐着三个人,两男一女,表情都十分严肃。在讯问了一些基本资料后,其中一名男警对阿芳说:“交代吧,你是不是首犯。”阿芳有些崩溃了,“天啊!我是冤枉的,我什么也不知道。”“你不知道,可他们都说是你,你再不说,看我怎么收拾你。”阿芳痛哭起来。那名男警一拍桌子:“不许哭,快交代,把所有的问题都要说出来。假钞干过没有,白粉干过没有,对了,有没有卖淫,今天都要说。”阿芳已经完全不知所措了,只是一个劲的抽泣,并断断续续的说:“没…有…,没…有…。”“没有,你不老实,你不老实,你不老实,一名男警对她说了三遍。另一名男警则说:”行了,别费话,收拾收拾她。“阿芳听到此处,心跳明显加快,并看见那名女警起身向外走去。阿芳抱住女警的大腿,哭着说:”大姐,我真没有哇。“女警甩开阿芳退了出去。屋内的三名男子过来拽起阿芳向側室走去……

             到了側室,他们不顾阿芳的哭叫和求饶,把她按在一张长长的桌子上。其中一个人对阿芳说:“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你招不招。”阿芳说:“大哥,你们饶了我吧,这里真没我什么事。”“没你,我看就是你,来,把她的裤子扒掉。”最可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阿芳听到这句话吓的魂飞破散。自己是一个女孩子,从小连手都没让别人碰过,今天却要被三个男人这样,而且她明白这种状况一定是扒光为止,所以阿芳拼命的挣扎。但是,一切都无济于事,她的上身被两个人死死按住,另一个人则把手深入她的腰间,很快她的皮带被解开,阿芳觉得腰上一松,她的身体也随既开始颤抖,那人把她的皮带抽出来,并且拽住她的裤子向下拉去,阿芳此时只能拼命蹬着双腿,没想到反而使她的裤子被脱的更快。阿芳白色的外裤都已被脱下,鞋子也已经蹬飞了,虽然还有一条内裤,可是阿芳已经感到万分羞愧。前面的两个人分出一个来按住阿芳的双腿,另一个则把阿芳的双手反过来按在后背上。阿芳还是在作无用的挣扎,并且哭求到:“大哥,你们饶了我吧。”三人齐声到:“想饶就快招。”他们并没有停止动作,阿芳雪白的双腿已经完全暴露出来了,但毕竟还有一块遮羞布,可是阿芳突然觉得一双手已经抓住了她内裤的边缘,并迅速的向下拉去。阿芳觉得屁股一凉,内裤已经被拽到了小腿上,此时的阿芳恨不得有一个地缝才好。由于是处女的臀部,所以阿芳的屁股上一点多余的肉都没有,雪白而有弹性。阿芳突然听到了风声,原来一条两尺多长的藤条已经亮在了她的面前。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你们两按着,我来。”

             阿芳吓的连声哭求:“不要呀……求求你们,不要打呀……啪……啊……没等阿芳多说,那手指粗的藤条结结实实的抽在阿芳的屁股上,啊……哎呀……阿芳的声音也变成了惨叫,啪……又是一下,阿芳雪白的屁股上已经显现出两条交叉的血痕,啊……啊……阿芳拼命的嚎叫。藤条并没有停下来,啪啪……啪啪……”说不说“,啊……啊……没…我……呀……没我……啪……啊…阿芳想躲开藤条,所以拼命扭动着屁股,但是不管她如何摆动,藤条象长了眼睛一样总是准确地落在阿芳的屁股上。藤条每落一下,就会在阿芳的屁股上留下一条血痕,并且富有弹性的臀肉会随之震颤,啪啪……啊…啊…饶了我吧…饶了我吧…阿芳实在受不了了,所以被人打屁股还要喊饶命,这样屈辱的话也喊了出来。无情的人手中的藤条是无情的,求饶的话不会有任何作用,啪……啪……啊…啊…饶了我吧…啊…大哥,饶命啊……啊……大老爷,饶了我吧……求求你呀……啪啪……啊……啊……阿芳拼命挣扎,左右摆动着她可怜的屁股,每次藤条落下,阿芳的屁股也会痛苦的向上一翘,然后继续摆动。啪啪……哎呀……我受不了了……我说……藤条停了下来,可是阿芳说什么呢,她根本就没作过,只是她实在受不了了,这是一种本能的叫喊。阿芳微微的抬起头,清纯的脸上挂满了泪水,由于身体继续受制,她用眼睛的余光看了一下自己的屁股,她发现平时被她精心保养的屁股,已经被摧残的不成样子,一条条手指粗的血痕,布满了整个屁股,而她的屁股也一直没有停止颤抖。

              按着阿芳的两个人并没有松手,拿藤条的人用手照着阿芳可怜的屁股拍去,啪……啊……啊……啊……阿芳又是一阵惨叫。“怎么样,说吧,”那人开口对阿芳说了一句。阿芳用颤抖的声音说:“大哥,我求求你们,别再打了,我实在受不了了,你们就可怜可怜我吧。”啪……又是一巴掌拍在阿芳的屁股上:“说正事。”“哎呀……疼死我了…大哥,我真没干过。”“好,敢玩我们,打,把她的屁股打成四半。”啪啪……无情的藤条再次抽打在阿芳的屁股上,“啊……啊……别打……饶了我吧……饶…饶…阿芳已经有些变的神智不清了,她用尽最后一点力量还在呼喊求饶,渐渐的阿芳的声音越来越小……

              等到阿芳醒来的时候,已经被送回了监舍,她觉得除了屁股的剧痛,浑身都非常难受。裤子已经被重新穿上,好象内裤已经粘在了屁股上,她强打精神,忍着剧痛把内外裤又脱了下来,让屁股露在外边,她趴在冰凉的地板上,心潮澎湃,不知她的苦要受到什么时候。因为她清楚,她们国家的警察在审讯女犯的时候,尤其是象她这样年轻貌美的女犯,一定要问出一些“内容”,比如什么道德败坏;卖淫;傍大款;贪图享受;虚荣心强;很现实等等,好象只有这样审讯才算到位,而一旦审讯出这些结果的人,好象也就成了正人君子、男子汉等等。

    • 5
    • 0
    • 0
    • 2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