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鹿鼎记sp

      第一章方怡的一百戒尺

       

      我是韦小宝,大清帝国康熙大帝的好朋友,官任骁骑营正黄旗副都统,钦赐黄马褂拜鹿鼎公。有了崇高的地位,天地会的反贼半年前已经被皇上剿灭,而我还是官居极品,威风逍遥的不得了。

       

      我对我目前的生活非常的满意,我有七个爱我的老婆,而我也一如既往的深爱着她们,但却并不像少年时追女孩那么宠着她们,几乎对她们言听计从。 毕竟我已经二十三岁了,不再是青涩的少年。

       

      可以说如今的我更懂得享受,甚至荒淫。在我七个美丽的妻子犯错的时候,我往往都会狠狠的责罚她们,渐渐的形成了威严。我们模仿着宫里的等级制度,她们在家里都自称妃嫔,而皇后则是一年中每人轮流一月,其余五个月没有皇后。这样,在我的府里就像一个皇宫,我就是一个土皇帝,我制定了严厉的家规、家法,她们都严格的去执行。

       

      ……….

       

      故事从这个夜开始,月华如水,灯火通明,我的卧房里,阿珂正舒胸半裸,柔媚的为我的下身服务着,我的手在坚挺的乳房上肆虐,偶尔用力,使得身下的女子似痛似舒服的呻吟,黛眉微皱着,格外的动人,楚楚可怜。

       

      然而真正可怜的并不是她,而是,怡妃也就是方怡。方怡穿着袭衣袭裤,笔直的跪在大理石阶上,俏脸略有苍白,神色中有一抹可怜和恐惧。

       

      她已经跪了快一个时辰了,这个月是建宁公主为皇后,故意刁难自己,自己只不过去给皇后请安去晚了些,就借故说自己不敬,以下犯上,要责罚四十板子。四十板子本来没什么,她们用的都是轻板子,不会真的伤筋动骨。但今天关键还是自己的责罚日,从前犯过的错误,当时没责罚的,都被记录,每人每月的责罚日这一天都要以抽签的方式抽出一个过错,进行责罚,而刚刚她竟然抽到当年自己欺骗韦小宝把他骗上神龙岛的错,天呐,这样地过错,要怎样的责罚,她真的有些不敢想象。

       

      终于,在我一阵舒服的呻吟中,阿珂完成了她的服务,缓缓起身坐在了我的大腿上:“夫君,怡姐姐可是已经跪了好久了,既然做错了事就要受罚,这件事不如就交给臣妾吧,我一定秉公处置,好好教训怡姐姐。”

       

      “嗯,好好好。”佳人在怀,软玉温香,我哪里能想到其他,迷迷糊糊就答应下来,而后顺着阿珂白嫩大腿,一路向上抚去,又是一番云雨,在阿珂身上占足了便宜,我才离去。

       

      进入皇宫里,应康熙晚宴之邀!

       

      尽管知道,方怡要吃苦头,但我也没有打算放过她。这些年,我也想明白了,对于自己的女人,就是要严加管教。

       

      ……

       

      “怡姐姐!”阿珂来到方怡身前,看着静静而跪的方怡,美眸一转,似笑非笑道:“怡姐姐触犯家规,君上(因为我是鹿鼎公,算半个王爷,所以家中渐渐都叫我君上),本是皇后责罚,不过皇后突然被皇帝召入宫中,君上却命小妹处置,家法如此,怡姐姐可不要恨我呀。”

       

      “妹妹说笑了….”方怡神色一苦,却不愿丢了面子,仿若要守住最后的尊严一般,尽管她知道这样自己会吃更多的苦头,但还是抬头,看着阿珂轻声说:“姐姐做错的事儿,触犯家规,家法板子自然饶不过姐姐的屁股,君上既然吩咐妹妹监刑,还请妹妹重重处置,不必手下留情….”

       

      “呵呵!”阿珂俏脸一沉,带着一股冷笑道:“怡姐姐果然是个懂事的,既然如此,我今天就代君上好好教训你….,先自己说,所犯何错,犯了哪条家规,该如何处罚?”

       

      我并不禁止家里这些女人相互争斗,只要不真正的对他们造成伤害,伤筋动骨,平日里,我也乐得看她们相互攀比,为了处罚别人的机会,而想方设法的讨好我。

       

      “第一错,给皇后请安来晚,视为不敬,以下犯上,皇后敕令家法四十板子;二抽签抽中,欺骗君上进入神龙岛,以至君上深处险境,险些丧命,此….此乃重大之错,刑罚不定,可由君上或监刑者决断!”方怡声音有些颤抖道。

       

      “嗯!”阿珂点点头,轻喝道:“来人,家法伺候!”

       

      “是!”

       

      立即有四个掌刑丫鬟,搬了一张椿凳,拿了各种家法进入。

       

      “怡姐姐,我们不如先从严重的开始,….?”阿珂笑道。

       

      “….”方怡心头一凛,笑容有些勉强:“不知妹妹要如何责罚?”

       

      “哼!”阿珂冷哼,喝道:“先准备吧!”

       

      说着,对四个丫鬟示意,所谓准备,一般是指挨家法板子前,须得自行去衣褪裤,由丫鬟洗玉臀,洗过之后,则是晾臀,即是趴伏椿凳上,撅着光屁股,直至晾干,而后执行。

       

      “是!”

       

      方怡知道这个时候违背,便是给自己找不自在,于是点点头,咬唇来到丫鬟早就准备好的浴桶之旁。

       

      红着脸,缓缓解开腰间丝带,将仅存的袭裤褪至膝盖处,而后用丝带束紧固定,以防掉落,而后双手拄着浴桶,那白玉般的臀儿向后高高翘起,修长笔直的大腿紧紧并拢,微微颤抖之中,等着丫鬟洗臀。

       

      “哗哗哗!”

       

      两个丫鬟试试水温正好,正要开始。

       

      “慢着!”阿珂陡然大叫,喝道:“怡姐姐今天不止要洗玉臀,而是要全身沐浴,,”

       

      阿珂话音带着戏虐,目光有些肆无忌惮的打量方怡,撅翘光裸的玉臀,说出的话却让方怡娇躯一颤。

       

      “什么?”方怡突然转头,惊愕道“你是要…”

       

      “哼!”阿珂冷哼,笑着道:“实话说吧,今天妹妹就让姐姐尝尝妇刑的滋味,怡姐姐所犯大错,自然不止屁股要挨家法板子教训,今日上身也要受刑,…”

       

      方怡:“……!”

       

      无奈之下,方怡苦涩一笑,只得完全褪了袭衣袭裤,赤。裸的娇躯踏入浴桶,任由丫鬟洗浴。

       

      待得一切完备,方怡再度穿上袭衣袭裤,笔直跪于殿中。

       

      “臣妾方怡,触犯家规,愿受家法处置!”方怡大声道。

       

      “嗯!”阿珂轻嗯,冷笑道:“既然姐姐玉臀刚才撅的那么高,看来是等不及了,那妹妹就先给姐姐玉臀热热身,来人,先赏一百戒尺!”

       

      “是!”

       

      戒尺比家法板子轻许多,一般就是打再多,也不会有事儿。

       

      方怡被丫鬟按在椿凳之上,一个丫鬟上前一拽,袭裤再度被褪到膝盖处,而后用丝带系好。两个丫鬟拿了戒尺左右等候,一个按住赤。裸的脚踝处,一个在旁准备报数。

       

      四个丫鬟一同看向阿珂。

       

      “给我打!”阿珂见此,满意一笑道。

       

      顿时,左边丫鬟高举戒尺朝着方怡光裸挺翘的玉臀儿打去!

       

      “啪!”“嗯~”

       

      戒尺拍在方怡右边儿屁股上,方怡那丰盈挺翘的臀瓣,立即泛起一道红痕。感到右边儿屁股疼痛,方怡咬唇,微微轻吟一声,右边屁股疼痛还没散去,左边便也尝试了同样的疼痛。

       

      “一、二….”一旁丫鬟报数之中。

       

      “啪啪啪啪啪~~”

       

      “嗯!”“恩!”“嗯!”

       

      伴随着丫鬟报数,戒尺依次狠狠落下,约莫三十戒尺,方怡撅翘的屁股,就泛起些微红晕,方怡咬唇想忍住这般疼痛,可戒尺狠狠抽在屁股上,身后的疼,却迫使她发出诱人的呻吟。

       

      这声音轻柔,带着可怜!

       

      若是男人听见,必定被迷的失了魂儿去,可听在同为女人的阿珂耳中,却极其的不好听了。

       

      “哼!”阿珂冷哼,看着方怡随着戒尺起落,不断颜色加深的玉臀,俏眸一瞪道:“怡姐姐叫的这么诱人,可惜君上不在,听不见你献媚了,给我狠狠打!”

       

      “啪!”

       

      又一戒尺狠狠落在左边屁股之上,方怡额头沁出香汗,低吟一声,挺翘的屁股也是向着右面一转,好似想要躲过,可戒尺哪里会让她逃过,瞬间右边屁股便也挨了狠狠一下。

       

      “啪!”声音清脆响亮。

       

      “六十四,…”

       

      “啪!”“啪!”~~~!

       

      “……”

       

      “七十二,…”

       

      “啊!”

       

      尽管戒尺不重,但一百也非小数目,打到七十戒尺,方怡便再也忍不住惨叫出声,此刻原本一双白玉凝脂般的屁股,已经布满绯红,正随着戒尺落下,轻微的左右扭动之中。

       

      “啪啪啪啪….”

       

      “九十一,…”

       

      “啊!”

       

      随着一记戒尺狠狠扇在左边屁股,方怡屁股一扭,惨叫出声之际,整个上身都是向上微微一抬,而后赶忙再度趴伏下去,因为按照规矩,挨板子时候,不可以大幅度挣扎,否则便视为不服,有可能加罚的,方怡双手紧抓着椿凳,将酥胸贴在凳腿上,小腿一阵挣扎,却被身后丫鬟死死地按住。

       

      “啪!”

       

      “九十二,…”

       

      “啊!”

       

      又一戒尺狠狠打在屁股上。

       

      “….”方怡叫了声,额头沁出滴滴香汗,咬牙忍着身后臀上的疼痛,内心暗叫道:“快打完了,快了,可是….”

       

      方怡想着,知道这一百戒尺终于要打完了。…可这戒尺只是开始热身,她真不知道阿珂接下来还要如何处置自己。

       

      第二章 受刑 “啪!”“啊!” 一记戒尺狠狠打在红红的屁股上,方怡娇躯一颤,惨叫之中,已经通红发热的屁股也是向上一翘。 “一百!”丫鬟报出最后一个数,继而面向阿珂,禀报道:“启禀娘娘,一百戒尺,行刑完毕,….请娘娘示下!” “嗯!”阿珂轻轻点头,沉声问:“姐姐可知错了?” 方怡额头香汗淋漓,刚刚挨过一百戒尺,尚且绯红一片的光裸的屁股,撅在椿凳上,真是好一副绝美画面。 可惜阿珂的声音提醒她,这一场刑罚,还远远没有结束,有着更加残酷的责罚等着她。….也是,毕竟是欺骗君上,使其身陷险境的重大之错,而今家法岂会轻饶? “吁!”方怡微微娇喘,慌忙说:“臣妾知错,再不敢了!” 说着,她俏脸微微抬起,眸中有水雾凝聚,好似强忍着不掉落下来,端是楚楚可怜。不想,这副模样更引起阿珂的怒火。 “哼!”却见阿珂冷哼之际,沉声道:“既然知错了,那就该认罚,妹妹刚才可说了,姐姐今日不只屁股要被家法板子教训,其他地方也要受刑,先把她扶起来….” 说着,对着丫鬟示意一个眼神。 顿时两个丫鬟上前,把方怡扶下椿凳,使其再度跪于石阶之上,没有命令,丫鬟自然不敢为方怡提上袭裤。 故而,方怡此刻便是笔直而跪,身后红红的屁股光裸着,显露在阿珂和几个丫鬟眼中,等待下一步惩罚。这一幕羞耻,使得方怡羞红了脸儿,好似跟屁股同一个颜色,彼此辉映一般。 为了不再维持这种等待的恐慌和羞耻。 “….”方怡忍住羞涩,抬头看着阿珂,轻声问:“姐姐所犯之错重大,确如妹妹所说,当重重责罚教训,不知妹妹接下来打算如何处罚姐姐?” “嗯!”阿珂几步之间,来到方怡身前,上下打量方怡玲珑有致的娇躯,好似在考虑接下来罚哪里一般,最终眸光一亮,落在了方怡坚挺的酥胸和粉背上,笑着说道:“怡姐姐屁股刚挨了热臀戒尺,不如先让屁股歇会儿,等凉一些再受家法板子教训,接下来先教训姐姐上身吧,怡姐姐勿怪,谁让家法如此!” “这,…”方怡娇躯一颤,只得苦笑道:“姐姐犯错,该受重罚,妹妹身负监刑之责,自可处置。” “好!”阿珂点点头,冷冷笑道:“先让姐姐试试鞭子和女儿刑吧,先给我鞭背五十,再上女儿刑!” “是!”四个丫鬟叫道。 继而方怡被命令自己提上袭裤,腰间亦用丝带系好,而后丫鬟搬来一方小小低矮的榻子,方怡无奈,只好自己动手,将袭衣上撩至酥胸部位,双腿并拢,跪于榻前,双手扶着榻上两个略高一些的扶手,任由丫鬟用准备好的丝带将袭衣固定。 这样,洁白粉嫩的后背就几乎完全裸漏,身前也只挡住酥胸,两个丫鬟拿着鞭子等在身后,一个仍然按住脚踝,一个丫鬟等着报数,四个丫鬟看向阿珂。 “呵!”阿珂满意一笑,沉声吩咐:“怡姐姐也说自己该好好教训,怪不得我,五十鞭子,给我狠狠打!” “是!”丫鬟应声道。 顿时家法鞭子朝着方怡光滑白嫩的背部抽去。 “啪!”声音响亮。 “啊!”…. 这鞭子可不同于戒尺,这是真正的家法,威力自然不同于戒尺的训诫一般,这一鞭子下去,方怡便是叫出了声来,她娇躯一颤,俏脸向上一仰,小腿也一阵挣扎,可惜被丫鬟按住。 再看那粉背上,一道鞭痕浮现。 “一,…”丫鬟开始报数。 “啪啪啪啪….” “啊!” “啪!” “啊,疼啊,…” 鞭子不断落下,方怡惨叫连连,全身香汗淋漓,打到三十鞭,泪珠儿就忍不住落下,滑过脸颊,更添可怜,再看那本是光洁的粉背,此刻已然布满鞭痕,如同一片红红的朝霞。 乍看去,极为诱人! 那一抹风情,好似万种,鞭子下的泪美人儿,更具一种别样魅力,再加上方怡本就漂亮,更显动人。 “啪!” “啊,…” “啪啪啪….” “啊,啊呀,…” “别打了,别….”身后疼痛,让方怡再顾不得尊严、面子,惨叫中,开始忍不住求饶起来,她突然开口叫道:“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饶了我…” 可没有阿珂命令,丫鬟们哪敢停手。 “啪!” “啊,…” “啪啪啪!” “啊,不….” 刑罚继续,鞭子不断落在方怡后背上,带起鞭痕的同时,伴随着凄声惨叫,方怡求饶,可家法如此,岂能饶过。 “啪!” “啊,….” “四十三,….”丫鬟继续报数之中。 “哼!”这时,阿珂来到,她看着方怡,沉声道:“既然知错,就更该教训,还剩七下,给我,….” 说着,从丫鬟手里夺过鞭子,对着方怡狠狠得抽去。‘啪’的一声,极为响亮。 “啊,…”方怡惨叫。 “啪啪啪!” “啊!” 又是三下鞭子狠狠抽落,方怡娇躯一阵颤抖。 “四十七,…” “啪!”“啊,…” “四十八,…” 最后几鞭子在阿珂打来,下手格外的狠厉,方怡哭叫着求饶之中,换来的却是一下下鞭打。 “啪!”又一鞭子抽来。 “啊,…”方怡娇躯巨颤,大叫一声,泪水再度夺眶。 “五十,….” 丫鬟终于报出这个可以暂时解脱的数字,方怡娇躯瘫软,浑身已是被汗水浸湿,上身伏在榻上,好似无力,挺拔的酥胸一阵挤压,如同瞬间成为了两个圆饼,娇喘连连之中。 “哼!”阿珂放下鞭子,好似大发慈悲道:“怡姐姐刚挨了鞭子,妹妹就准许你休息一会,…之后再受责罚!!” “多谢妹妹!”方怡虚弱道,此刻哪里还顾得上什么面子,尊严一类,方怡低声啜泣,心中只想着这场刑法快点儿结束,若不是知道即便求饶,也逃不过家法,她都要开口哀求了。

       

      第三章受刑(续) “吁吁,…嘶..!”小榻之上,方怡娇喘着,泪儿模糊了眼,随着啜泣,娇躯微微抖动着不动还好,一动就牵动了背后伤势,立即疼的倒吸凉气,却不敢叫喊出声,以防引起阿珂的不满,导致来之不易的休息时间不翼而飞。 方怡边哭边想着,内心则暗暗咬牙道:“阿珂,这次我认栽,别犯在我手里,否则有你好看!” 她就这么伏在小榻上,身后背上一道道鞭痕布满,宛如红霞一般,无比美艳。 …….. “踏踏踏,…” 约莫半柱香的时间过去,一连串的脚步声响起,却是阿珂来到近前,此刻方怡基本已经停止了哭泣,只是趴伏在小榻之上,一动不敢动,生怕引起背后的疼痛,听见脚步声,方怡心头已经,她知道该来的,怎么也躲不过! “呵呵!”阿珂示意之下,丫鬟顿时强迫方怡直起上身,而后居高临下,淡淡的俯望方怡,忽然似笑非笑道:“姐姐方才一定是在想,等下次有机会,怎样报复小妹吧,嗯!” “没,没有,….”方怡慌忙摇头,满是急切的大叫道:“是我触犯家规,自然该当手法,妹妹奉了君上之命监刑,自然有权利决定如何处置,姐姐哪敢嫉恨妹妹呢?” 她却是有些被那五十鞭子打怕了,虽然平日也有挨过家法,但大都是家法板子,板子打在屁股上虽然也是极疼,但屁股柔软中带着弹性,臀肉也多,一般怎么打就是修养一阵,就好了,可这家法鞭子抽在光滑的后背上,方怡还是第一次尝试。就这一次,五十鞭,就让她记住了这鞭子的疼。 是故,此刻她哪里敢跟阿珂顶嘴,即便心里恨得痒痒的! “哼!”听了方怡慌张的回答,阿珂冷哼,带着一股冷笑道:“看来怡姐姐确实该教训,难道不知小妹我最讨厌说谎的人?你说不恨我,小妹却不信呢,就为姐姐‘口是心非’,来人,女儿刑伺候!” “是!”丫鬟们应道。 “怡姐姐怎么还不谢恩,还不动手呢?难道不服?”阿珂戏谑道。 “嗯!”方怡娇躯一颤间,只得苦涩一笑,跪直了娇躯,大声道:“臣妾触犯家规,多谢妹妹责罚!” 说着,方怡颤抖着小手,缓缓解开袭衣扣子,顿时滑落,这样一来,方怡上身几乎赤裸,只有一小块儿紫色的肚兜,这肚兜比平常肚兜小许多,只包裹了挺拔的酥胸,方怡手颤抖着,怎么也解不下去,….! “来呀,还不帮帮怡姐姐!”阿珂这时叫道。 顿时丫鬟上前,替方怡摘下了紫色肚兜,霎时挺拔酥胸如同一对小白兔一般,跳了出来,暴漏在空气中。 “……”方怡顿时俏脸一红。 阿珂叫道:“女儿刑,家法伺候!” “是!”顿时三个丫鬟上前,分别抓住方怡左右双肩,另一个还是按住小腿处脚踝部位。 另一个负责施刑的丫鬟,却取出一个白色布帛,布帛上插满了纤细的银针,这并非绣花针一样,乃是特制,与中医针灸所用之针类似,长长细细的,扎起来却是极其痛苦的。 女儿刑? 方怡虽然没有试过,但却知道,这是用针扎乳房,一般是没有数目,直到监刑人喊停为止。 “不,….”方怡想着,美眸露出恐惧,想要挣扎,却如何挣扎的过,丫鬟取下一根银针,顿时想着方怡左边柔嫩出刺去。 “哧,…”顿时一根银针插在了左边酥胸上。 “啊,啊呀,…”方怡娇躯巨颤,瞬间惨叫而起,显然痛苦超出想象,泪水也立即夺眶而出。 这时,丫鬟取了第二根银针,正要扎来。 “不要,不,…我再也不敢了!”方怡慌忙求饶道。 可行刑的丫鬟哪里会管她? “哧,…” “啊~~~~~~”方怡俏脸一仰,发出惨叫,声音尖锐。 她不断摇着头,想要挣扎,她不敢想象,这样的惩罚,要进行到何时?此刻,他甚至恨不得直接晕过去,若是晕了过去,那便也不会疼了,一切都好了吧! 可惜,刑法依然继续! “哧,….” “啊,啊呀啊~~~~~” “哧!”“哧!”“哧”~~~~~~! “啊,我再也不敢了!”惨叫声声。 “……” “哧,….” “啊,不,~~~” 方怡哭喊着,不断想要挣扎,娇躯连连颤抖,什么尊严、羞耻、面子,早已抛诸脑后,只想着结束这难以承受的刑罚,此刻求饶之中,看相阿珂的眸中,已是带了哀求。 “哧,~~” “啊,….”一声凄厉惨叫。 “饶了我吧,我不敢了,别再用刑了~~~”方怡苦苦求饶之中,看样子是真的受不住了,不然骄傲如她,不会如此的不顾一切,如此的苦苦哀求。 阿珂看着方怡浑身香汗淋漓,挺拔酥胸被针扎了几乎半柱香的时间,此刻泪眼模糊,娇躯连连颤抖的样子,也是有些吓住了,在此之前,她还从没看人受过女儿刑,这次只是一时心痒,想要试试,不想竟这般厉害。 她当然不敢真的让方怡有事儿,一旦那样的话,不只是自己心里愧疚,到我这里,也无法交代。 “停下!”想到这里的阿珂急忙叫道。 “~~~~~” 等银针全部拔除,挺拔傲人的酥胸红肿一片,好似更加变大了不少一般,但却没流血,由于是我的妻子,我设立任何家法,都不会真的伤害她们,最多只是疼,却不会伤筋动骨。 “怡姐姐休息一会儿吧~~~”阿珂沉声道。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方怡再度穿着袭衣袭裤,跪于殿中,她披散着头发,俏脸苍白无比,显得极为可怜。 阿珂也觉得差不多了,她也不是心如蛇蝎,毕竟她和方怡之间也没仇,只是家中女人之间彼此争斗,如同争宠而已。不过想到方怡所犯错误实在严重,而今虽然已经罚的不轻,可是家法板子还没打,这可不行! 一般施刑家法的时候,家法板子才是主刑,不狠狠的打一顿屁股板子,怎能算家法伺候了呢?想到这儿,阿珂眸中也有些不忍,却只好看着方怡开口。 “怡姐姐,这次你抽中的错误实在严重,妹妹我也是没办法,家规如此,对不起了~~~”阿珂带着诚恳道。 “嗯!”这下,方怡也不好说什么了,显然她也知道,家法板子逃不过,只好苦苦一笑,声音轻柔道:“是姐姐犯错,妹妹只是依照家规处置,我知道的,妹妹罚吧!” “好!”阿珂咬了咬牙,沉声道:“怡姐姐所犯之大错,本应至少重打一百家法板子,不过姐姐之前已经受过不少刑法,想必也是知错了,妹妹今天就打你二十板子,不过你要闭门思过一月,姐姐以为如何?” “多谢妹妹!”方怡只好感激道。 “二十板子,加上皇后锁罚四十板子,一共六十家法板子,来呀,家法伺候!”阿珂大叫道。 “是!”丫鬟立刻搬来椿凳和家法板子。 由于之前已经洗臀、晾臀完毕,故而无需重复。 无奈之下,方怡解开腰间丝带,将袭裤褪到膝盖处,而后用丝带系好固定,缓缓趴伏在椿凳之上,酥胸一触凳面,立即疼的惨哼一声,却只能咬牙忍着。 挨过一百戒尺的屁股,仍旧有些淡淡的绯红,有些酥酥的微痛,但比起背上、酥胸的疼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方怡想着,内心自嘲着道:“看来我的屁股却真实该受家法板子教训呢?一百戒尺刚打完没多久,就快要忘了屁股上疼痛了,莫非真要家法板子提醒?” 方怡撅翘着绯红一片的屁股,内心胡思乱想不提,四个丫鬟再度靠近,而后一个按住双脚脚踝处,两个拿着家法板子,一个准白报数,四人一同看相阿珂。 “六十家法板子,给我打!”阿珂点点头道。 顿时,一个丫鬟高举家法板子,朝方怡撅起的光屁股狠狠打去,带起一阵风声。 “啪,….” “啊,~~” 一板子下去,威力就是不同于戒尺,方怡屁股一翘,顿时左边屁股一道一道板痕浮现,相比于原来绯红,颜色加深了不少一般,方怡一声惨叫。 “一,…”丫鬟开始报数。 “啪,…” “啊,….”方怡惨叫。 “啪!”“啪!”“啪!”~~~~~~~! “……..” “啪~~~” “啊,….” “三十五,三十六,….”丫鬟报数之中。 随着家法板子不断起落,方怡光裸的屁股颜色不断加深,开始微微红肿起来,板子一下一下打在撅翘的屁股上,方怡惨叫声声,泪水早已滑落脸颊,屁股也左右扭动之中,却怎么也躲不过家法板子的肆虐,那样的无助! “啪~” “啊,哎呀~~” “五十二,…” “啪!啪!” “五十三,五十四,…” 又是两下家法板子狠狠打在已经通红肿起的光屁股上,方怡娇躯颤抖,喊叫的同时,忍不住上身狠狠地一抬,大叫道:“我知道错了,不敢了,在不敢了,饶了我,~~” “啪!” “啊~~~” “……” “啪!”“啪!”~~~~~~! “啊,哎呀,我不敢了,….” “五十九,六十!”丫鬟报数。 六十家法板子终于打完,方怡屁股狠狠一翘,经过一连串的折磨,终于承受不住,晕了过去。

       

      第四章皇宫晚宴上的惩罚 媚妃 “啪!”“啊~~” “六十,~~~~~~~~~~~~~!” 最后一记家法板子狠狠打在撅翘的光屁股上,方怡惨叫着,通红肿起的屁股狠狠地向上一翘,而后娇躯瘫软下去。 经过这一连串的折磨,方怡终于不能承受,晕了过去,~~~~~~~~~~~! “嗯!”阿珂俏脸一变,立即叫道:“来人,还不扶怡姐姐回房,好生伺候。另外,拿最好的药来,我要亲自为怡姐姐搽上,~~~~~~~!” 在阿珂吩咐下,丫鬟自然不敢怠慢,几人一起动手,很快方怡被抬回了房间里,阿珂内心负疚,亲自上药,双儿等人听说打重了,纷纷前来探望不提。 ………… 与此同时,便在方怡受尽家法折磨之时,我却已经进入皇宫,参加皇帝召开的晚宴,建宁公主在列,自然是一身旗袍,坐在了我的身边,~~~~~! 这次晚宴康熙并没有邀请太多大臣,除了我之外,就只有康亲王,索额图两个。….而今也算天下太平,前几天刚刚新一轮的选秀结束,皇帝康熙心情不错,加上只有我们几人在,也就多喝了几杯,一旁皇后劝了几句没用,无奈只好闭嘴! “来呀,歌舞伺候!”康熙显得颇为兴奋,陡然叫道。 “嗯,难道,~~~~~~”我心中一动,顿时想起入席之前,康亲王曾悄悄告诉我,这次选秀,美女众多,尤其一女,出自江南一户大富商人家,名唤苏媚儿,不仅美艳绝伦,更是天生媚骨,直接被康熙选中,封为媚妃。 虽然还没有侍寝,但无疑此刻是极其受宠的,此刻康熙一叫歌舞,以我对他的了解,不难猜出,他是准备在众人面前显摆一番。 “嗯~”我精神一振,顿时来了兴趣,目中露出了极为明亮的光茫,绿油油的,有些迫不及待想要看看这让康熙忍不住要显摆的女人,到底怎么样?~~~~~~~~~~~~! “踏踏踏~”果然,不多时一个身穿紫色裙衫,身材丰盈,姿容绝美的女子步入,女子微微屈膝下拜,声音柔柔的道:“臣妾苏媚儿拜见陛下,皇后娘娘,见过公主,诸位大人!” “哼~”建宁公主眸中划过一丝不满,皇后仍在微笑。 “嗯~”康熙点点头,沉声道:“媚妃,今日晚宴,你就舞一段儿助兴,如何?” “臣妾遵旨!”那苏媚儿哪里敢违抗啊,微微一福,而后起舞,奏乐声音立即响起。 “~~~~~~~~~~~~~” 一时间,大殿中,美人儿起舞,舞姿翩然,包括我在内的所有男人都是直勾勾的盯去,哪里有心思注意到建宁公主和皇后难看的脸色,~~~~~~~~~~~~~? “好,好哇!”一舞完毕,康熙带头叫好,我们只能附和。 “~~~~~~~~~~”建宁公主与皇后脸色更加难看,二女陡然对视,眸光一亮,各自露出笑意。 “嗯!”这一幕,回过神来的我刚好发现,内心疑惑,却没有表露出来。 接下来,康熙让苏媚儿给众人敬一杯酒,这本来也没什么,可到了建宁公主那里,却异变陡生。 “啊,你,~~~!”那苏媚儿刚要喝酒,不知怎的,酒杯竟然拿不稳,直接扣了我和建宁一身,建宁立即拍案而起,怒叫。 我分明看见她嘴角露出阴谋得逞的笑容,内心苦笑,却只有闭嘴,总不能把建宁公主供出去吧,~~~! “大胆,皇帝哥哥,她欺负我,你要为我做主哇,~~”建宁公主立刻叫道。 “我,不是故意的,~~~”苏媚儿。 “……”康熙无奈的看着建宁,而后又目光向我狠狠瞪来,意思是说:“你自己的女人都管不好,无用~~~” “……..!”我脸色一黑,知道康熙也发现了其中猫腻! “陛下,臣妾,~~~”苏媚儿慌忙想要解释什么。 “大胆!”却见康熙陡然眼睛一瞪,喝道:“错了不认,竟然还敢狡辩,~~~~~”康熙也是没有办法,一边是建宁公主,一边是新近入宫还没侍寝的苏媚儿,自然偏向建宁公主。 “陛下,~~~”苏媚儿吓得跪下。 “哼!”康熙冷哼,沉声道:“皇后协理后宫,此事就交给你来处置吧,~~” “是!”皇后点点头,立刻叫道:“媚妃殿前失仪,已是触犯宫规,却知错不认,企图狡辩,若不严惩则后宫不得安宁。 来人,给本宫家法伺候,重打五十板子,~~” “是!”立即有掌刑太监抬了椿凳和家法板子进殿。 苏媚儿想是知道逃不过,吓得脸色苍白,却不敢再求饶,更不敢反抗。只得顺从的被掌刑太监按趴在椿凳上,这样,快熟透了的玲珑娇躯,就在我的眼里勾勒出惊心动魄的曲线。两个太监拿了板子站在左右等候,一个太监探手去解腰间丝带,苏媚儿娇躯一颤,却不敢反抗,一阵悉悉索索,裙子被拉了下来,上身宫装也撩至纤腰之上部位,继而洁白的袭裤一把褪下,顿时苏媚儿那浑圆挺翘,的屁股就暴漏在众人眼中,白白的,看上去极有弹性,我不由咽了咽口水,内心暗暗想着:本来打算回去狠狠收拾建宁你这小妮子,但若没有你,我也看不到这般美景了吧,于是改变主意,决定只要建宁这妮子表现好些,就从轻处罚,~~~~~! 光屁股撅在椿凳上,等着家法板子责打,苏媚儿好似有些慌了神儿,羞红着俏脸,更显美艳动人。 “哼!”皇后冷哼,咬牙叫道:“家法伺候,给本宫狠狠打~!” “是!”众太监高声应是,立即一个按住小腿脚踝处。 而后,掌刑太监举起板子,狠狠地向着苏媚儿那撅翘的光屁股打去,带起一阵风声。 “啪!”声音清脆响亮。 “啊,~~~~~”苏媚儿顿时惨呼,整个娇躯一颤。 “一,”太监报出了第一个数字。 再看那玉臀上,第一下板子打在右边臀瓣上,随着板子离开,苏媚儿惨呼中,浑圆白嫩的屁股顿时向上一撅,好似存在了惊人的弹性,将那板子也弹了开来一般,而后红红的板痕立即浮现在丰腴的光屁股上,看得我内心一荡。 “啪!”“啊,~~~~~” “二,~~”板子继续狠狠打下。 苏媚儿惨叫着,另一边屁股很快也受到了同样的待遇,一抹红晕顿时出现。 “啪!”“啪!”“啪!”~~~~~~~~~~~~! “啊,哎呀,~~” “二十三,~~~”太监报数之中。 “……..” “啪!” “啊,我不敢了,~~” “啪!”“啪!”~~~~! 随着板子肆虐,苏媚儿那堪称完美,浑圆挺翘的玉臀,上下起伏,左右扭动之中,想要躲开板子责打,可惜哪能得逞,打了约莫三十板子,撅翘而起的屁股上,就遍布板痕,红晕一片,苏媚儿早已泪水划过脸颊,哀求的向着康熙望去,楚楚动人。 康熙视而不见,~~~~~~~~~~! “啪!” “三十七,~~” “啊,~~~~~!”这一记板子,狠狠扇在右边屁股臀峰上,苏媚儿上身一挺,眼泪哗哗而流,那已然通红发胀的光屁股,更是猛然一撅着,向左一扭,她额头沁出香汗,好似再不能承受,开口求饶道:“陛下饶了臣妾,我再也不敢了~~” 这小模样儿,端是可怜,可惜太监不会怜香惜玉!板子依然继续狠狠挥下。 “啪!”左边臀峰亦是狠狠一板打来。 “啊,我不敢了,~~”苏媚儿自然惨叫出声。 “啪!啪!啪!”~~~~~~~! “啊,~~~” “四十一,四十二~~~” “……..” “啪!” “四十六,~~~” 宫中惩罚嫔妃的家法板子虽然比不过公堂所用大板子,可也确实比我家里板子厉害许多,又是太监责打,威力自然更胜不少,四十几下屁股板子打过,苏媚儿整个人儿都被汗水浸湿了,赤裸的光屁股通红肿胀无比,颜色已经有些发深,她两手抱着椿凳,娇躯瘫软,柔柔的趴伏在椿凳上,好似再没了力气。 “啪!” “啊,~~~”可板子打在屁股上,她却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光屁股扭动的同时,娇躯颤抖着,上身总是不自觉的挺起,一张挂满泪痕的俏脸,可怜的向着康熙看去。 这让我知道,这苏媚儿不简单! 此刻五十板子虽然不轻,但却远远没有到她承受范围的极限,否则除了扭动屁股,她也不会有力气和心思博取康熙的可怜与宠爱,宫中女人真不简单,即便这苏媚儿刚刚进宫,也不可小觑!~~~~~~我这般想着,内心感慨,渐渐开始觉得,还是我家建宁更可爱些,虽然刁蛮,但好在率真,不会有那如毒蝎一般的狠辣心机,心中讨厌这苏媚儿,她就是直接光明正大的欺负于她,而不会算计着各种阴谋。 想着想着,我再度改变心底决定,暗道:一会儿回去,不用家法板子,只用戒尺教训她一顿算了,毕竟这不是什么大错~~~~~~~! “啪!” “啊,~~~~~”一声惨叫,带着可怜。 “四十五,~~~” 在我内心胡思乱想之时,苏媚儿那里并未轻松,板子依次狠狠落在通红的光屁股上,那美臀起伏扭动时,随着美人哭泣哀婉的惨叫求饶,给人一种别样的美感与诱惑,让我感到一股邪火涌上心头。 “啪!啪!啪!” 三下板子不间断的,连续扇在两瓣红彤彤的屁股上,苏媚儿娇躯颤抖着,哀声求饶:“陛下,我再也不敢了,不敢了,~~~~~~~~饶了我吧!” “啪!”可惜没人理她,板子仍旧狠狠落下。 “啊~~~” “四十九,~~~” “啪!” “啊呀,~~~~~” “五十!”太监报出了最后一个数。 苏媚儿屁股一翘,上身挺直之际,惨叫出声,而后瘫软,就那么撅着通红的光屁股,趴伏在椿凳上,不见羞涩。 “启禀陛下,皇后娘娘,家法五十板子,行刑完毕~~!”那报数的太监大声禀报道。 “嗯~”皇后恩了声,淡淡道:“媚妃怎么还不谢恩,难道有所不服,还想再受家法板子教训?” “不,臣妾不敢,~~~”苏媚儿慌忙道。 说着,在太监搀扶帮助下,她不敢丝毫怠慢,跪在大殿中央,没有人为她提上袭裤,自己更是不敢。于是,那丰盈挺翘的,刚刚挨了五十板子之后,通红发热的光屁股就这么暴漏在我们所有人眼中,她脸颊带着泪痕,却大声道:“臣妾苏媚儿,叩谢皇后娘娘责罚,以后再也不敢了,~~” “嗯,晾臀一个时辰!”皇后点点头说,又对太监沉声吩咐道:“看着她,让她跪着撅好了,倘若乱动,立即板子伺候~~~~~” “是!”太监大声应是。 “~~~~~”对于皇后的做法,康熙只静静看着,并没有说什么,这时候眼见晚宴也差不多了,于是便沉声道:“今日晚宴,就到这里吧!”臣等告退!”众人自然立即告辞。 我再度瞄了最后一眼,苏媚儿那通红的光屁股,只觉心里邪火愈旺,拉着建宁,远离皇宫,坐上马车,向着我的鹿鼎公府邸而去,一路上我心底想着苏媚儿那浑圆挺翘,红红的光屁股,早已原谅了建宁晚宴上所作所为,不过我却故意没给这妮子好脸色,否则今晚回去之后,怎么教训她呢? 怎么发泄我这渐渐被勾起的欲火~~~~~~? 而建宁也看出我的不高兴,几次想要与我说话,我都不理,只好闷闷不乐的,坐在旁边,不说话了! …………..

       

      第五章 方怡 一时间,宽敞马车里,我和建宁两个,沉默中,谁也不说话,最终,还是建宁先忍不住了,她靠近过来,小手抓着我胳膊,有些讨好的说:“君上,夫君,小宝,不生气了,~~~” “哼!”我冷哼一声,对于她接连换了三个称呼,一点儿也不管,好似没有发现她话语中的讨好之意一般。 “小宝,~~~”见我好似真的不打算理她,建宁终于有些急了,想到自己在皇宫里那么做的确不好,只能认错道:“小宝,我错了还不行吗?我保证以后不会,~~~~~” “既然错了,那该怎么办?”我终于露出狐狸尾巴,沉声道,说着,还不怀好意的,向着建宁挺翘无比的屁股瞥了眼。 “你~~~”建宁顿时明白,她俏脸一变,美眸瞬间凝聚水雾,一时好似委屈无限,脸儿带着一股悲愤道:“就为了那个叫苏媚儿的女人,你就要打我,我~~~~~呜呜呜!” 我当然知道这小妮儿子是在装哭,可也不免脸色一变,因为我若不给出合理解释,等于是真的承认,我是为了被苏媚儿勾起欲火而想打她的话,她大概也就真的哭了。 那时候可就不是干打雷,不下雨了! 女人是水做的,若真哭个没完,我绝对招架不住。 “哼~~”想到这里的我,当即脸色一沉,佯怒道:“你这死妮子,胡说什么?我是为了苏媚儿生气吗?” “那是?”建宁果然停止,疑惑道。 “你以为你很聪明吗?你刚刚根本就是被皇后利用,不然苏媚儿和你无冤无仇,就算看她不顺眼,也无需当众得罪人,而且你真的认为那小伎俩能瞒过皇帝,~~~~~你是亲妹妹,皇帝拿你没办法,我这里可要被他瞧不起的,哼~~~~~”说着说着,我想起方才康熙略带鄙夷的神情,不由真的内心涌起几分愤怒。 “那~~~~,我错了还不行?”建宁知道我真的生气了,想想也是那个道理,只好低头认错,小声说道:“等回府里,你想怎么罚我,难道要家法伺候?我的好君上,你就不能饶了臣妾吗,~~~~~~~~?” 说这话时,建宁这小妮子干脆用上了美人计,傲立挺拔的酥胸在我手臂一阵摩擦,一张美丽俏脸,几乎快要贴在我的脸上,柔嫩酥酥的触感,让我邪火上涌,不由一把拉过建宁,让她趴在我的大腿上,大手伸出,对着挺翘的屁股就是狠狠几下。 “啪!”“啪!”“啪!”~~~~~~~~~! 虽然隔着旗袍,却也清脆响亮,我能感到掌下翘屁股好似兴奋的触感,和惊人无比的弹性,不由更是狠狠打了几下。 “嗯~~”建宁轻嗯一阵,娇声叫道:“君上,臣妾知错了,您就饶了臣妾吧,~~~~~我不敢了?” “哼~~”我冷哼一声,把建宁搂在怀里,看着她水润的眼眸,佯怒道:“你这小妮子,犯了错不认罚,竟敢想着歪门邪道,还用上美人计?你真是太小瞧我的定力了,~~~~就凭这个,罪加一等,今晚看来要重重责罚你,~~!” “~~~~~”建宁咬咬嘴唇,小声道:“那君上到底想怎么罚?臣妾以后不敢了还不行,难道真要家法伺候~!” 虽然这么说着,但建宁眸中却闪烁几分亮光,好似期待。~~我向来就知道,建宁有几分受虐和虐人倾向,而今看她这副模样,顿时知道她其实并非想求饶,实则心里是好奇晚上我会怎样责罚她?期待大于怯意~~~~! “怎么罚?那就看你表现,到时候再说了,回府之后先给本君跪在房间里反省,~~~~~我什么时候说起,才可以起来~!”我脸上露出几分威严,沉声道。 “是!”建宁咬了咬红唇,低声道:“臣妾遵命~~!” 接下来,一路无话,建宁低头不语,我则是思索着,回去之后怎样惩治这个小妮子~! ………….. 回到我的鹿鼎公府,建宁不敢违背命令,乖乖的回房罚跪去了,我则是向着方怡的房间走去,想看看这女人怎么样了?我当然知道,方怡这顿打不会轻,毕竟她犯得错误严重程度摆在那!要是罚的太轻,我可是准备找阿珂算账的~! 说实话,方怡当年骗我上神龙岛,险些丢命的事儿,即便我知道不能怪她,她也是受人胁迫,但直到现在,一旦想起来,嘴上不说,内心却不免有几分不舒服,~~~~~~~~~~! 阿珂给亲自上过药之后,双儿她们也来看望、安慰之后,众女已然离去,我的到来惊动丫鬟,丫鬟说方怡受过罚,这会儿睡着了,于是我阻止禀报,轻轻地踏入方怡闺房。 只看到床榻上,方怡平躺着,睡颜柔美,俏脸略有苍白,由于是夏天,她身上只盖着一张极薄的小被子。~~~然而,即便被遮住,我也一眼看到方怡翘臀略微不自然的撅起,不难猜想,今天这翘屁股必定挨了不少板子教训,不然不会睡觉时候都一动不敢动,且明显比平常肿大了不少。 这般想着,我已来到床榻之前坐下,探手轻轻掀起薄被。只见方怡娇躯平躺,可能是刚上了药,亦或是怕疼,袭裤已褪至膝弯处,洁白的大腿紧紧并拢,光屁股撅翘着,再看那两瓣臀,通红通红,其上遍布板痕,微微发胀肿起,看起来绝对不比皇宫里苏媚儿挨板子轻,甚至更重,我怜香惜玉之心骤起,情不自禁的探手摸去,不想触碰了伤处,佳人惨哼一声,醒了过来。 “嗯~~”方怡幽幽而醒,眼见我的大手正轻抚在她高高撅起的光屁股之上,俏脸不禁一红,而后声音柔柔的道:“臣妾身犯大错,屁股挨家法板子教训也是应该的,君上是来验刑的吗?~~~~~~臣妾已经知错了,不过君上若觉罚的轻了,便请君上继续教训就是了,臣妾不敢有怨言的~~~~~~” “胡说!”我只当她是挨了家法板子,心里委屈,想想也是,毕竟这顿打不轻,于是立即安慰道:“我是有些担心,才来看你伤的严不严重,哪有什么验刑之说?” “……”谁料,方怡却摇了摇头,轻声开口说着:“当年我骗你进入神龙岛,虽然迫不得已,但终究是我的错,你虽然原谅我,但这些年来,嘴上不说,我知道你心里还是不舒服的,~~~~~~~~~~~! 我今日受罚虽说不轻,但相比于那个错误来说,却远远不够,~~~也是阿珂心软,才从轻责罚,你既然回来了,就将下的那一部分,阿珂给省下去的补上吧。 我的君上,臣妾方怡有错,请君上重重责罚~!” “……..”我哪里能下得去手,于是柔声道:“算了,过去的事儿就当过去了吧!” 谁料,方怡却坚定的摇摇头,大声道:“君上,臣妾方怡有错,触犯家规,请君上重重责罚!” 说着,已经通红的屁股,微微撅起,似等着责打。我看她认真的模样,明白她是内心负疚,对于神龙岛那事儿一直耿耿于怀,我若不亲自狠狠的打她,这种愧疚难消,总搁在心里终究不好,于是我皱眉沉吟起来。 半饷,我才想到办法~~~~~~~~! “方怡~”我看着方怡,面色一沉,问道:“你可知错了!” “臣妾知错,以后再也不敢了~!”方怡娇躯一颤的说。 “错在哪了?该如何责罚,~~~~~?”我沉声问道。 “臣妾不该欺骗君上进入神龙岛,致使君上身处险地,此乃重大知错,该受家法重责,如何责罚,请君上裁定!”方怡大声道,同时,她的光屁股微微颤抖,想是有些惧怕了。 “的确大错,该当狠狠教训,不过本君念你今日挨打不轻,就准许伤好之后再做重责,~~~~就罚你,闭门思过,禁足一月,一月之内,需得‘晨昏定省’,你可心服?” “君上明断,臣妾不敢不服~~!”方怡小声叫道。 ……….. 而后,我安慰一番之后,离开这里,向着建宁闺房走去。刚一进入,就见,建宁公主已经脱了旗袍,只着袭衣袭裤,在床榻之前,几米远处笔直而跪,膝盖下乃是一块带着楞的‘跪板’,这一般只有建宁罚跪的时候才会用上,其他人一般都是直接跪地,这也看出建宁这妮子骨子里,受虐倾向明显。 “踏踏踏~~”我踏步靠近,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沉声道:“反省的怎么样?知道错了,~~~” “臣妾知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请君上重罚!”建宁娇躯一颤的说,我隐隐听出她内心的小期待。于是,自然不能不责罚于她,但毕竟不是什么大错,不可罚的太重了。 “嗯!”我点点头,沉声道:“看你表现还不错,今日就不给你动家法板子了,自己拿‘香闺责;来~~” ‘香闺责’不属于家法,虽然也是板子,但比家法板子轻许多,却又比戒尺重,因此一般女人们不犯大错的时候,大多是这‘香闺责’亲吻她们,撅翘的光屁股。 “是,君上!”建宁小声道。 由于没得到我的允许,建宁不敢擅自起身,只好穿着袭裤,膝行着,取来‘香闺责’的板子。 此刻我已坐在床榻上,淡淡的的看着她。她拿到‘香闺责’的板子,再度膝行来到我面前,小手握着板子,举过头顶。 “你可知错?”我沉声问。 “臣妾让君上在皇帝面前丢脸,此乃触犯家规,该当重重责罚,如今取来‘香闺责’,臣妾恳请君上重重责罚,狠狠教训臣妾的屁股,~~~~好让臣妾记住家规,以后不敢再犯,~~~”建宁高举板子,大声道。 “……..”我没有说话,淡淡的看着她。 “臣妾请君上狠狠教训臣妾的屁股,好让臣妾记住家规,以后不敢再犯,请君上重重责打!”建宁只好再度道。 …………..

       

      臣妾恳请君上狠狠教训臣妾的屁股,让臣妾记住家规,以后不敢再犯,请君上万勿怜惜~~~~~”建宁见我没出声,只好再度大叫道,说着将板子高举,向我递来。 我:“……….!” “请君上狠狠责打臣妾的屁股,~~~~”建宁举着板子,再三恳请见我始终并不说话,好似明白了什么。 “君上~~”建宁秋眸水润,咬了咬红唇,再度看着我大声说道:“臣妾有错,就算君上不责打,自己亦不能轻饶了自己的屁股,如何处罚?请君上示下,~~~~~” 让建宁自己处罚自己,这也不是第一次了,故而,见我几次不出声,她自己便明白过来,此刻小妮子美眸似有些委屈的望着我,好似勾引,我视而不见~~~! “嗯~”微微沉吟之中,我沉声道:“一百鸳鸯板,重打,若偷懒的话,本君可要加法的,呵呵~~” 说着,我不怀好意的朝建宁那,被袭裤包裹的翘臀看去。这香闺责威力比家法板子差得远,却略强于戒尺,但也是一样,属于即便再怎么打的多,也不会有事儿。 这一百鸳鸯板,即是左右两边屁股各自一百板子,也就是说,今晚建宁的光屁股,至少要狠狠挨上二百板子,这还是不加罚的情况下,这对别的女人来说的确算重罚,但在建宁这有些受虐倾向的小妮子来说,却只是中等。 “嗯~~~”此刻听了我的吩咐,她娇躯一颤。 却不敢违背命令,她缓缓站起身来,探手褪下袭裤,以四代固定在膝弯处,又将上身袭衣撩起到纤腰以上固定,使其不会落下挡住屁股~~~~~~~~~~! 这样,建宁那浑圆挺翘,白白嫩嫩的光屁股就暴漏在了我的眼中,由于只有我们两个人在,这妮子也丝毫不觉羞涩。她就这么光着屁股,再度双膝跪地,双手举着板子说:“臣妾有错,该受屁股板子教训,请君上监刑~~~” “嗯,~~~”我眼睛早盯在翘翘的光屁股之上,此刻故作平淡的嗯了声,示意建宁开始。 “是!”建宁低声应是,膝行来到一个矮榻之前。 这是我每个女人闺房里都会有的设备,为的就是随时随地教训她们的屁股,只有真正动家法时候,才会用到椿凳、并有洗臀、晾臀等繁杂的程序,此刻平常责罚,却是无需如此麻烦。 只见建宁上身轻靠,倚在踏上,洁白笔直的大腿紧紧并拢着,屁股向后高高撅起,就连一双白嫩小巧的嫩足,都是赤裸着,脚心向上。自然,那美好的光屁股是对着我的方向,使我这里看去,能一览无余那佳人美好的身段,~~~~~~~~~~! 建宁左手拄着扶手,右手持着超过一米长的板子,从左肩伸到身后,俏脸带着一抹绯红的转过来,正好能看见自己撅起的光屁股和并拢的大腿,这样的姿势是我规定自罚时候必须执行的,因为这种姿势,不仅在我这里看来独具美感,若是自己打到屁股的话,那就必须时刻关屁股撅到最高,上身还不能大幅度乱动,否则板子便会打偏,对于我的女人来说这是种比较难熬的姿势,~~~~~~。 不仅如此,这样更能让建宁自己行刑的时候,随时能看见自己的光屁股,在板子责打之下,扭动、变红、颜色加深。 “啪啪啪啪~~”几下轻微的啪啪声。 却是建宁摆好姿势之后,用板子在自己左右两边屁股上各自轻拍了两下,好似在调整状态,试试打哪一边比较不累一些,因为板子足够长,因此就算这样姿势,也能打到左右两边。 “啪啪啪~~~~”轻拍声音。 连续试了好几下,她也没能做出决定先打哪边。 “君上,先教训臣妾哪边屁股,请君上示下好了~~~”最终,她只好气恼的向我看来,希望我给她一个建议。 “嗯~”我点点头,沉声道:“右手右边屁股,二十下换手,在打左边,也省得你胳膊太累,打轻了本君可要加罚~~~~” “是,臣妾谨遵君上吩咐!”建宁幽怨的应了声,而后猛一咬牙,举起板子狠狠向着自己右边臀瓣扇去。 “啪!”一声脆响。 “啊~~~”建宁立即小嘴微张的娇呼一声,右边屁股挨了板子,自然向上一翘,微微扭向左方。我目光落去,却见那翘翘的右臀瓣,一道红红的板痕浮现,与其余地方的白皙形成了对比,建宁秀眉微微一皱。 看来这妮子怕我加罚,没敢给自己手下留情,因而这第一下板子,声音极为响亮,她整个娇躯都是一颤,小声叫了出来。 “嗯~”我满意的看着这一幕,继而又沉声道:“自己报数,~~~~~~~~” “是,君上!”建宁低低的叫了声,而后再度举板,狠狠朝着右边屁股打去,带起轻微的板风。 “啪!”一记脆响,光屁股再度一撅。 “啊,二~~~~~~”建宁叫了声,却不忘报数,更可怜的说:“臣妾知错了,以后不敢了~~”接着再度举办打下。 “啪!” “啊呀,三~~~” “臣妾知道错了,日后绝对不敢再犯~~~” “啪!” “啊,四~~~~~~请君上原谅,臣妾不敢了~~” “……….” “啪!”“啊呀啊~~~~~” “十八,臣妾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 “~~~~~” 板子依次落在建宁右边屁股蛋上,那屁股不断撅翘扭动之中,已染上了绯红之色,由于自罚,故速度自然不是那么快,每一板子打过,那右边臀瓣颤抖着,浮现一道红红的板痕,报数之后,建宁总会自觉的加上一句认错的话,说什么以后不敢再犯之类,我知道她是在讨好我~~~~~~~~! “啪!”“啊~~~” “二十,臣妾不敢了,以后不犯了~~” 二十板子打完,建宁额头也是有些细汗,不只因为屁股上的疼,也因为这个姿势实在不好过,再看那撅起的光屁股,两个臀瓣,此刻相对于左边白皙,右边臀瓣却整整挨了二十板子,在我的监督下,这妮子自然不敢丝毫偷懒,此刻已然染上了绯红,与左臀瓣形成鲜明对比。 “愣着干什么?”我沉声道。 “臣妾有错,该受家法板子教训,~~~”建宁再度低低的叫了声,而后换手,换成右手支撑,左手穿过右肩,要打左边屁股,她摆好姿势,手里板子高高举起,对着左边屁股便是狠狠落去。 “啪!”“啊~~~” “一,臣妾有错,屁股该受板子教训” “啪!”“啊~~~” “二,臣妾知道错了,以后不敢了~~~~” “啪啪啪啪~~~~” “啊~~~” “十八,臣妾有错,屁股该受板子种种责打,~~” 如此这般,板子一下下狠狠落在左边屁股上,二十下屁股板子打完,在那光光的屁股上,两面臀瓣,已都是染上了绯红,实际上也并不重,但自己打自己,还能下的去手,得要不少决心,而且这姿势实在难熬。 “君上,~~~~~”建宁可怜的向我看来。 “再打,狠狠打~~~”我却丝毫不为所动,狠心的道。~~~不是我折磨她,事实上,我知道这正是她想要的。 “是,君上!”建宁只好叫道,而后再度换手,开始右边屁股的二十板子。 “啪!”“啊~~~” “一~~~~,君上,臣妾知道错了,求君上饶恕~~~” “啪!”“啊~~~~” “二,臣妾屁股该受板子教训,以后不敢了~~” “……..” “啪啪啪~~~~” “啊,~~” “十九,臣妾知错了,君山饶了臣妾吧~~” “~~~~~” 如此,建宁一下一下狠狠责打自己的光屁股,我则是大饱眼福,那混元挺翘的光屁股,扭动着,在我眼里不断变幻颜色,几轮下来,在板子的肆虐之下,两瓣美臀都是通红发热起来。 “啪!”“啊~~~”建宁声音也带了哭腔。 “十九,臣妾知道错了,求君上饶恕~~~~” “啪!”~~~~~ 一共打了三轮,也就是说建宁两瓣屁股蛋子,已经各自狠狠的挨了六十板子了,此刻这小妮子也是满身大汗,在没力气了一般,不是打得重了,而是这个自罚的姿势实在难熬。 “君上~~”无奈之下,建宁只好觉着红红的光屁股,可怜的看着我,声音带着祈求的说:“臣妾犯错,屁股该受板子教训,剩下板子恳请君上执行,臣妾愿意加倍受责,求你了君上~~~~” 看来这妮子是在受不了这自罚姿势了,都愿意加倍受罚!

    • 6
    • 0
    • 0
    • 3.3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