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6
    • 转载 白雪公主与玫瑰公主

      从前有一位美丽的公主。她有着高挑纤细的身材、象牙般白皙的肌肤、与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国王膝下就只有这个一个独生女,络绎不绝的追求者纷纷向公主示好。有些人是希望与公主结婚就能继承王国,但大部分仍是为了公主的美貌而来的。这些追求者,有些很英俊、有些很富有、有些很勇敢、有些很聪明,也有少数英俊富有勇敢又聪明。但公主一个也不喜欢。她美丽但冷漠,从来没有人能让她感到热情。所以人们叫她白雪公主。

       

      国王一直很遗憾他没有儿子,白雪公主是他晚年才得到的孩子,而妻子又在分娩时难产过世,国王很难过,从此再也没有跟其它女人结婚。现在,他老了,邻国又一直虎视眈眈的觊觎他的王国。在某个寂静的夜晚,国王悲伤的、静静的想。但愿我有一位继承人……但愿我心爱的女儿会结婚,并是个可*的继承人……但愿,她能遇见能温暖她的一个人。

       

      「这些年轻人有妳感兴趣的吗?」老国王低声下气的说,「妳才十八岁,我的孩子。也许像我这样的老狐狸是冷血的。但在妳这样的年龄,亲爱的,妳血管里的血液应该是雀跃又热情的,真的没有年轻人能吸引妳一点点的兴趣?」

       

      「回父王,没有。」白雪公主一脸轻蔑的回答。她看着镜中白皙美丽的自己,想。我是如此的美丽,有哪个男人能配得上我呢?

       

      「那位曼尼非的王子呢?」国王建议,「不错的年轻人,踏实、强壮又勇敢。」

       

      「父王,他的确很英勇,」白雪公主说,「但非常愚笨。」

       

      「不是有位拉迪伯爵吗?亲爱的,他机智幽默又显得很有品味,他怎么样呢?」

       

      「非常机智,」白雪公主冷淡的回答,「但也非常高傲。」

       

      「那博翰大公爵呢?一个高挑英俊的家伙,并受到很多人尊敬。」

       

      「是的,高挑英俊却身无分文。」公主边说边打哈欠,「他只关心我的财富,而不是关心我。」

       

      国王叹了一口气,「伯爵帕索非常的富有,亲爱的,应该比我还富有。」

       

      「他是很富有,」白雪公主回嘴,「但也是出名的胆小。哪个女人跟一个懦夫结婚后还会有面子?」

       

      「真是让人失望,」国王呻吟,「在那群追求者中,不是有个勇气十足、聪明、英俊又富有的年轻公爵吗?史凡博格?」

       

      「他的确是,」公主说,「您忘了补充说他有着大蒜般的口臭。」

       

      「噢,孩子阿,」国王哭泣的说,「想想我们现在的处境吧,如果我死了却没有男性继承人会发生什么事?王国四周都是贪婪的狼,准备要吞食我们的王国。而妳,我亲爱的孩子,他们只会无情的为了争权夺利而利用妳。难道没有任何一个男人可以照顾妳吗?唉,若妳妈妈还在的话一定会给我一些建议的。」

       

      白雪公主并不是个恶毒的女孩,她只是有些冷漠,有点被宠坏了。她用她的方式爱着她的父王。「可怜的父王,」公主态度软化了一些,说,「如果我结婚会让您快乐的话,我会尽量去做,但必须是一个能温暖、感动我的男人,但您刚刚说的那些人未必能做到。」

       

      这个晚上,老国王做了一个梦,他心爱的妻子来到了床边,就像他女儿一样美丽,但充满了热情。「什么事让您如此烦恼呢?我亲爱的丈夫」她轻柔的问。

       

      「噢,我亲爱的,」国王低语,「为什么妳留下我一个人就先走了呢?我该如何保护我的王国?我该去哪里找一个可以照顾我们女儿,能激起她心中的热情的男人呢?我的爱人,帮帮我,不然我们将一起殒灭。」

       

      在他的梦里,他死去的妻子坐在他旁边,让国王依*在她手臂的怀抱里,安慰他,并静静的给了国王一些建议。

       

      隔天,国王请传令官宣布了一个消息。「我老了,」国王说,「也累了,国王这个工作该交给年轻人来做。我愿意辞去王位,和平安详的度过我剩下的岁月。只要有个人,能感动我的女儿白雪公主,能够让她爱上的男人,不管是贵族、商人或是农民,与我的女儿结婚就能成为国王。婚礼与加冕将会在同一天举行。

       

      当这则公告传出,整个王国都洋溢着巨大的兴奋。从城市到小镇,大村庄到小村庄,年轻的男人们群聚的来到宫殿前,每个人都肯定自己拥有不能抗拒的魅力,是唯一能取悦公主的人。他们逐一来到公主面前,公主冷漠的绿色眼睛只是淡淡的一瞥,就一个又一个失望的离开了。

       

      当队伍中最后一位求婚者丧气的离开城堡时,他发现又有一个年轻人正在大步前进。「你最好快一点」丧气的人说,「宫殿的大门就快关闭了。」

       

      「宫殿?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年轻人说,「我刚把我所有的奶酪卖出,正准备要回家。」

       

      「你不晓得国王发出的公告吗?」

       

      「我并不关心国王或他的什么公告,」年轻人说,「我有自己的房子,并有许多山羊,这些对我来讲就足够了。」

       

      那位失败的求婚者就告诉年轻人国王公告了什么,并且今天是如何的,都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取悦公主。

       

      「喔?是这样吗?」卖奶酪的年轻人说,「这听起来很容易,如果到现在都没有人能做到的话,我想我可以帮上一些忙。」说完,年轻人就进入宫殿,来到了国王面前。

       

      「你是谁?」国王问。

       

      「我的名字是贾斯,」年轻人回复说,「我今年二十岁,是个牧羊人,住在森林中的小屋里。我来到这个城市贩卖我的山羊奶酪,听这里的人说,没有人能取悦您的女儿。所以我来到您面前,提供我的帮助。」

       

      「你确信你能让公主爱上你?」国王惊奇的说。

       

      「当然,」贾斯回答,「这没什么了不起的。」然后他看向公主,公主白皙的脸庞、绿色的眼眸仍然冷漠着,表情就像贾斯只不过是一只虫子。

       

      「你仍然相信你能做到吗?」国王又问了一次。

       

      「是的,」贾斯说,「但我有些条件。」

       

      「你以为你是谁?竟敢跟我谈条件?」国王咆哮说。

       

      「人生而平等,」贾斯说,「我只是认为您需要帮助。」

       

      「很好,」国王说,「说说看你的条件。」

       

      「在这冰冷的大理石宫殿里,我没有办法帮助她,」贾斯说,「我想请公主跟我去我的小屋生活一个礼拜。」

       

      「什么?」国王惊叫,「你认为,我会让我的漂亮、未经人事的女儿,一个皇家的公主,跟你单独相处一个礼拜?你这个乡巴佬!」

       

      「我可以保证,公主的贞*不会有任何的损害。」贾斯说。

       

      「就凭你这个牧羊人的保证?」国王咆啸说。

       

      「一诺千金,就跟国王您一样,」贾斯说,「也许我更遵守承诺些。」

       

      这个时候,公主打破沉默,她一直在旁边听,觉得很不可思议。「有人问过我的意见吗?」她冷冰冰的质问,「如果要我住在那有臭味的牧羊人屋子里一个礼拜,怎么没有人要问问看我?」

       

      「我的小屋没有任何难闻的气味,」贾斯说,「我身上也没有臭味。那里干净又温暖,比起宫殿更舒适。有很好的食物,柔软的床,而且我的山羊都很友善。我的母亲在三年前过世了,妳可以住她的房间,并保有妳自己的隐私。」

       

      白雪公主傲慢的看着他,「感谢你的提议,很抱歉我必须拒绝。」她说。

       

      「噢,妳当然是会害怕的……」他立刻回击。

       

      「我害怕什么!」公主喊了回去,她的脸颊突然一阵红。

       

      「那就来阿。」贾斯说。

       

      「好,」白雪公主说,「我会到。」

       

      「亲爱的,妳确定吗?」国王说,「你带一些服侍妳的宫女过去,我也会分派一些侍卫给妳。」

       

      「不用。不用带宫女,也不用带保镳。」白雪公主傲慢的说,「若我带这些,这乡巴佬一定又会说我白雪公主会怕他。他没这个胆子碰我的。」

       

      「但…亲爱的…」国王有些迟疑。

       

      「不用再说了,我已经决定了。我不带任何的随从。」白雪公主很肯定的说,「牧羊人,回去你的小屋,好好准备接待皇家公主,你明天再来接我过去。」

       

      「是的。」贾斯平静的回答,并离开城堡。

       

      翌日,贾斯驾着马车来到了宫殿。公主努力不想让贾斯知道她害怕的颤抖,登上马车,跟着贾斯延着森林的小路回到他的小屋。一路上贾斯亲切友好的跟公主聊天,但她只是瞪着眼睛注视着前面,没有任何回应。

       

      阳光照耀在这森林中的小屋,屋子周围有一大群山羊在吃草。牠们看到贾斯,立刻停下吃草围到贾斯附近。当他牵着白雪公主的手下马车时,山羊们好奇的在她身边嗅来嗅去。「走开,可怕的东西,」她吓得大叫,双手挥着要把山羊赶走,却不小心碰到其中一只山羊的鼻子,山羊的鼻子喷着气,摇头晃脑的跑开了。

       

      「不要攻击我的山羊,牠们不会伤害妳的。」贾斯平静的说。

       

      「只要我想,我就会打牠们。」她说,「我为什么不?」

       

      「因为我说的,」贾斯回答,「而且,如果妳打了牠们,妳一定会为此感到后悔。」

       

      「乡巴佬,你竟敢恐吓我?」白雪公主生气的咆哮。

       

      「我没有恐吓任何人,」贾斯说,「我只是给你一个良心的警告。」

       

      白雪公主抬起她那漂亮的脸蛋,骄傲的走进屋子。这小屋的确干净又舒适,烤箱里刚烤好的面包飘出温暖的味道。屋子里放着一张桌子、两张椅子、还有一个老旧的木箱。屋里两个角落一边有扇门通往卧室,一边放着一张单人床。当贾斯安顿好马匹走进屋里时,公主不耐烦的站着。

       

      「你,帮我拿张椅子。」她命令

       

      「妳自己找张椅子坐吧。」贾斯温柔的回答,并走到烤箱前。

       

      公主气呼呼的找了一张椅子坐下,大声的说「我饿了。」

       

      「好,」贾斯说,「已经准备了新鲜刚烤好的面包,并希望妳会喜欢山羊奶酪。」

       

      「拿一些给我,我会告诉你该如何接待公主。」白雪公主尽量礼貌的说。

       

      「食物就放在桌上,过来这边尝尝。」贾斯说。

       

      「噢不,」白雪公主说,「我是个公主,我不自己拿食物的,你必须服恃我。」

       

      「我必须?」贾斯说「恩,我想妳大概宁愿忍受饥饿。」然后贾斯就自己坐到桌子前面,津津有味的大吃了起来,他最爱的那只母山羊在旁边漫步,亲昵的用鼻子蹭了蹭他。

       

      白雪公主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乡巴佬,照我说的做。」她命令,「不然我要惩罚你。」

       

      「妳会吗?」贾斯一点都不害怕的说,「这里只有妳和我两个人,没有别人了,如果妳要惩罚我,妳似乎需要自己动手。」

       

      「很好,我就自己来,」白雪公主说着就站了起来,走到贾斯旁边一巴掌打在他脸上。贾斯瞇起眼睛压制怒气未发作,「这么,我会建议妳别再做第二次。」他用平稳的口气说。

       

      「我自己决定我要做什么,」白雪公主不改初衷,「我才不会受乡巴佬威胁。现在,照我说的做,服侍我用餐。」

       

      正当贾斯准备要响应时,那只母山羊的鼻子碰到了白雪公主的手臂。她生气的大叫了一声,一脚踢过去,山羊痛苦的咩了一声跑走了。

       

      从公主身后,一只手紧紧握住她挥舞着的手腕。公主惊讶的用力挣扎。她在贾斯的眼睛里看到某种她从来没有看过的东西。那是愤怒。

       

      公主有些惊恐,扬起另一只自由的手再给贾斯一个巴掌。但还没碰到他脸颊,手腕就又被握住,两只手都被牢牢地抓住了。

       

      「我已经警告过妳了,白雪公主」贾斯沉稳的说,「我已经告诉妳不要打我的山羊,以及不要打我。然而妳认为只要妳想妳就可以打任何人。恩,我的女孩,这是妳要学习的第一课,尽管你是公主、是女皇,妳还是不能为所欲为。」

       

      贾斯强而有力的大手,紧紧的铐住公主的两只手,将公主拉向他,「你最好记得你说的话,」白雪公主大声叫,「这就是你遵守承诺的方式?」

       

      「我保证我不会伤害你的贞*,」贾斯回答「但我没有做任何其它的承诺。」

       

      他到桌上拿起一个平平的东西,长得像划船用的桨,是个十二英吋长的薄木板,四边被磨得圆圆的,并有手把可以握。

       

      「公主,妳知道这是什么吗?」贾斯问。

       

      「为什么我要知道?」

       

      「没有为什么,我告诉妳,这是一只魔法棒。」

       

      「才没有那种东西,」白雪公主嘲笑「那是骗小孩子的童话故事。」

       

      「也许吧,不过这东西还是能创造出些简单的魔术。正确来说,这叫做锅铲,是我做奶酪时使用的。不过它还有另外的用途……为了妳,亲爱的公主,妳很快就会知道了。」

       

      公主立即知道的事情是,地板是由六英吋宽的木条组成,因为她脸朝下的被压在贾斯的大腿上,鼻子差点就撞上了地板。「立刻放开我!」她愤怒的大叫,「你以为你在做什么?你这卑鄙的家伙。」

       

      这么说似乎有些奇怪,但公主真的不知道等下会发生什么事。她从来没见过母亲,而父亲从她出生就非常溺爱她。在宫殿里,也没有任何人敢指责她。虽然有一两次她的侍女们有向她奶妈抱怨过,但奶妈思虑过后决定什么也不做。所以,在她的十八年生活中,从来没有任何人在白雪公主面前用手指指过她。

       

      不过,她曾经听说淘气的孩子会被打屁股。现在,她突然意识到她这个皇家公主等下可能会被打屁股,一种说不出来的侮辱感…….

       

      「你竟敢!」她尖叫。「放开我!你这个粗人,这太荒缪了,立刻放开我!不然我要叫卫兵了!」

       

      「尽管叫吧,」贾斯一边将她的裙子掀到腰上,一边响应说,「方圆五英哩内除了我和我的山羊以外,没有任何人了,随便妳怎么叫。妳的屁股真该好好被打一顿了。妳自己的所作所为造成了现在这个情况,我一定会让妳感受应得的教训。我敢说应该没有其它人能教训妳了。」

       

      「救命阿,」白雪公主奋力的挣扎哭叫,「放开我!你这个差劲的乡下人,你要为此付出性命!」

       

      「也许吧,」贾斯一点都不紧张,「但我也可能会活得好好的。我倒是可以确定的跟妳说,白雪公主,我的女孩,在妳十八岁的这年,妳的屁股将被好好揍一顿了。」

       

      无视于她的尖叫与挣扎,贾斯注视着眼前这迷人的景色。公主的身材高挑、苗条,但仍有着优美的曲线,她的屁股翘起美丽的弧度,除了一件白色丝质的小裤子以外,没有了任何其它的保护。在那个时代里很少有人穿着内衣裤,贾斯之前从来没看过这样的穿著。他将手放在小裤子上抚摸想感受那材质,却感受到在小裤子之下肌肤的柔软。他快速的拉下小裤子,让整个屁股完全的露出来。那饱满、白皙、毫无瑕疵的屁股翘了出来,吸引住所有的目光。

       

      「公主,妳的臀部非常的漂亮,」贾斯抚摸着那冰凉光滑的肌肤说,「但在我看来,它有个很大的缺点,它太白了。我很乐意让它变成红色,像玫瑰般红、像日落般红、像成熟的苹果般红润…,嗯,很快我们就会见到了。」

       

      「亲爱的公主,这支魔法棒将要开始变魔术了。现在,因为妳白皙又冷漠的脸庞,看起来高傲又冷酷,人们叫妳白雪公主。当我的魔法棒发挥效果后,妳将会变成玫瑰公主,有着红通通的脸颊。」

       

      「妳可能会认为这魔法只是短暂的,妳很快又会变回白雪公主,而我也没有办法反驳妳。不过,也许这魔法很短暂,但只要妳需要,它就会再次把妳从白雪公主变成玫瑰公主。」

       

      「那么…公主,」贾斯扬起木板说,「就让咒语开始吧!」

       

      如同他所说的,他用木板平坦的那面重重的落在白雪公主右半边的屁股上,公主没有预料到这会如此的疼痛,哭了出来。她的十八年生涯中从来没有这样的感受,像是被火烧起来般的疼。肌肤上立刻浮现一块明亮的粉红色印子,像是被热铁烙过。贾斯饶富兴趣的看着,然后用同样力气打在另一半屁股上。

       

      啪!啪!啪!啪!木板毫不留情,一下又一下的打在白雪公主充满弹性的屁股上,她随之哭泣尖叫,一双长腿用力的踢动挣扎,用尽所有词汇咒骂贾斯会得到报应。

       

      在连续打了十二下后,十二个印子推迭在那雪白色的小丘上,贾斯停下来欣赏他的杰作。白雪公主臀部上的每一吋肌肤都散发着温暖的红色,看起来比之前更漂亮了。

       

      公主以为惩罚结束了,想要爬起来,但贾斯强壮的右臂仍将她牢牢的压在大腿上。「噢不,亲爱的,」贾斯用木板轻轻拍着她的屁股说,「还没结束呢,这才刚要开始,」

       

      「年轻的小姐,你有三堂课需要学习。妳的第一堂课就是,国王的女儿也不能任意虐待任何的生物。希望这顿打能帮助妳记得这件事。我的女孩,妳还是可以继续漫骂威胁我,但妳会发现这是没有用的,木板仍会继续打在妳的光屁股上,我只会在我认为足够的情况下结束这次处罚。」

       

      贾斯移动了一下,再次将公主压紧继续给她惩罚。老实说,贾斯并不是第一次如此教训年轻女士了,但白雪公主是最美丽的一个,也是最应该要接受处罚的一个。这顿打持续了十几分钟,贾斯感到十分满足。

       

      起初公主还在尖叫与咒骂,然后开始哀求并抗辩自己没有错,最后她哭湿了双眼,保证她一定会听话,拜托…拜托贾斯不要再打她可怜的…灼热的…一碰就痛的屁股了。但不论她怎么说什么或做什么,小木板还是毫不留情的升起、落下,施展魔法让她可爱的两半屁股从白雪般的白,变成玫瑰般的红。

       

      贾斯一边打着屁股,一边用和缓、绅士般的口吻告诉她,她是如何的应该受到惩罚,还有她的小屁股挨了板子后,是变得多么羞红,肌肉疼痛得颤抖是多么的好看。

       

      「白雪公主,妳并非是一个真的坏女孩,」贾斯说,但并没有停下他的手,「妳就是太被宠坏了,妳很自私又不懂得体贴。我认为妳未来几年还是很需要打屁股的提醒。不过,能有机会打妳屁股的人,真会是个幸运的男人。」

       

      当贾斯一放开她,她不顾自己还在啜泣,气喘吁吁的一溜烟逃到贾斯母亲的卧室里,趴在床上揉揉那滚烫的小屁股,放任眼泪肆意地流,感觉是又痛又愤怒。他怎么敢?他怎么敢?这个畜牲!这个乡巴佬!她可是白雪公主,不把任何男人放在眼里的公主,没有人敢伤害她任何一根毛发的公主。

       

      –这个粗鲁的鄙夫!果然只是个牧羊人,竟然…竟然敢…打她屁股,而且还是用个厨房的炊具打她光屁股!真是忍无可忍,这是对皇室的不忠!她,可是这个王国里的第一夫人…竟然被如此羞辱…被一个牧羊人打屁股!他一定要死,她要把他关到最深的地牢里,狠狠的鞭打、施以酷刑、然后处死!明天!明天她一定要传唤皇家侍卫把这个脑袋塞满稻草的呆子抓起来,这个不懂得如何向女士求爱还打她的家伙一定要死!一定要慢慢的折磨他,而她会在旁边幸灾乐祸的看着他痛苦……

       

      想到这,白雪公主感到安慰些了,她哭累了,慢慢的睡着了。几个小时后她突然惊醒跳了起来。已经是深夜了,月光透过木屋的缝隙洒进房间。她站在那里,一下子想不起来自己身在何处。然而臀部上一阵疼痛让她想了起来,她在那牧羊人的小屋里,而且牧羊人还打了她屁股!

       

      瞬间她又感到非常的愤怒。不过,她的屁股不像一开始那么痛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刺刺麻麻的感觉。公主意识到一种新感觉:某种温暖的情感在她血管中窜流。那种感觉彷佛是从那刚挨过打的臀部窜出。白雪公主在半梦半醒间,发现她的手不自觉的就会滑到屁股下面,臀部上还热热的,彷佛在渴望着关心。

       

      手指头碰到私密处,那里很热又湿润。手指头顺从着欲望滑动,迷蒙间,贾斯的脸出现在眼前。他现在睡着了,一只脚露在外面。当贾斯将她压在大腿上之前,他的脸看起来愤怒又如此坚决,她感到好丢脸……

       

      也许她真的有一点该受到处罚?这种想法让她很惊讶。这是公主长那么大以来第一次尝试设身处地为别人想想。贾斯说她很自私,说她被宠坏了,然后一边揍她屁股。她看到她自己在这简单的小屋里,荒谬的摆架子,想得到注目,还打了他的脸。这样的行为似乎是应该被打屁股的?

       

      白雪公主轻轻的呻吟,她愉快的在背后的小丘上重新感受她的处罚。她同时扮演两个人:是白雪公主,傲慢又惹人生气;是贾斯,生气并决定动手。贾斯响亮的拍击让她屁股变红,她感受到他的愉悦;她感受这些拍击,疼痛降临在她那毫无防备的屁股上,痛苦又带着奇妙的刺激。她打人又挨打,她是贾斯也是白雪公主……她的愉悦不断的膨胀,爆出一股暖流,像是太阳下的成熟果子般流出汁液……

       

      白雪公主的脸庞染上了红晕,嘴角带着微笑,满足的沉睡了过去。

       

      当公主醒来时,太阳已经高高升起了。外面传来贾斯在跟山羊讲话的声音,他的声音听起来是如此的友善和愉悦。公主发现自己很难去恨他。以农夫来说,他的长相还不难看。没错,他是狠狠的打了她的屁股,但这应该还不是最糟糕的事。公主沉思着,简单来说,她可不想再被打一次了,这应该不会太困难。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4
    • 6
    • 0
    • 25
    • 1.1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lby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1
      修行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wsq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dmndzj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L5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1
      msb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