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48
    • 【转载】真三国SP 贤内助的自我修养 原作:黑桃罐头

      司马昭威逼降后主,王元姬含嗔训星彩

       

       

       

       

       

       

       “咕……我,还能打。”手持盾与长剑的少女再也握不住武器,无力地跌倒在皇宫内庭冰冷的石板之上,仍然倔强地试图站起身将剑锋对准与所剩无几的近卫军混战的入侵者们。

       “星彩!来人啊,带星彩下去休息!”年轻的皇帝连忙命令身边仅剩的五六个亲卫将精疲力竭的少女抢回,他望着魏军的将士,血红色的斗气缠绕上全身。

       亲卫们护着星彩后退,而刘禅则抖了抖翠绿色的狐氅,拔出了腰间的青釭剑,对准了面前吊儿郎当的懒散青年。

       “我叫刘公嗣,也许当你对手会有点不够格,这点还请你多多包涵。”刘禅握紧了手中的宝剑,这是已故虎威将军赵云留给自己的武器,是二十年前白马银枪的将军带着不满一岁的自己在百万大军中杀得血染征袍的战利品。

       “蜀国的皇帝,不必妄自菲薄,你是一个不可小觑的对手。”司马昭右手提着单刀踏前一步,身后的贾充和王元姬以及魏军士卒自觉地退后,为两位领袖留出了空间。

       

       

       “我输了。”随着青釭剑被司马昭的单刀挑飞,深深地插入石板,斗气溃散的刘禅踉跄后退,一屁股坐在满是被雷光犁出焦黑沟壑的地面上喘着粗气。另一边的司马昭也是气喘如牛,汗流浃背,但却露出了胜利者的微笑。

       “刘禅大人!”亲卫们冲了上来扶起刘禅,正当他们举起武器准备和侵略者们决一死战的时候,刘禅举起手制止了他们:“放下武器吧,诸君。蜀国已经输了。”

       亲卫们迟疑着,但在刘禅温和却坚定的目光下,缓缓地单膝跪倒,将长剑插在了地上,年轻的皇帝整理了一下凌乱的翠绿色大氅,微笑面对着虎狼之师,温柔地说道,“也请你们收起武器,让这一战结束吧。”

       随后,被大臣们打上昏庸标签的君主平静地直视着司马昭,说道:“我累了,今天在此宣布,我蜀汉投降。”

       “子上*。”贾充的眼中流露出一抹狠厉,握紧了双手的一对飞斧。

       “这是英明的决断,刘公嗣,我接受你的投降。”司马昭一挥手制止了贾充,不用问也知道贾充的意见。他吩咐亲信的卫士,“郑重地将蜀汉皇帝带走。”

       “诺!”

       两名卫士走到刘禅面前抱了抱拳,毕恭毕敬地带着刘禅走了下去。

       “谢谢你。”就在司马昭和刘禅错身而过的刹那,刘禅的声音轻轻地传入司马昭的耳中。

       “蜀帝刘禅……”司马昭惊觉转身,看见面露疑惑的贾充和王元姬,收敛起惊讶,将单刀高举,“蜀国已降。此战,是我魏国的胜利!”

       (*司马昭字子上)

       

       

       

       许昌 晋王府偏院

       “刘禅大人,从一国之君沦为阶下之囚,您真的甘心吗?”女孩蹙着好看的眉毛,手扶长剑站在 青年的身边,“那可是先帝和丞相打拼一世的基业啊!您怎么能就这么许给了逆贼曹氏呢?”

       “甘心也好,不甘也罢。与其让百姓饱受刀兵之苦,让司马昭来统治益州也不失为一个办法。况且,如今你我身在许昌,能安享余生已是万幸,重回西川又有什么意义呢?”刘禅笑盈盈地举起酒爵递给了星彩,“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曹孟德说的没错啊,人生苦短,才要及时行乐。”

       “刘禅大人,曹操作这首诗的目的是为了招贤纳士,不是为了饮酒作乐的。”星彩没有去接刘禅的酒爵,而是幽幽地道,“您是有大仁义大智慧的主君,但是能不能请你认真起来……”

       星彩的说教似乎还要无休止地进行下去,院落外却传来由远至近的脚步声与另一位少女的幽幽叹息:“子上大人,明明是只要肯做就能办得到的人。”

       和少女同行的青年显得有些百无聊赖,心不在焉地敷衍着:“是是,元姬,你说的对。”

       “子上大人!”门外少女恼怒的声音让星彩暂时放弃了对刘禅的说教,星彩的素手摸上了剑柄,上前半个身位,将刘禅护在了后面。

       “欢迎,欢迎晋王殿下大驾光临。”刘禅则不以为然,饮尽酒爵中的美酒,整了整九旒的公侯之冠大大方方地对司马昭见礼,轻轻按了一下星彩的肩膀示意少女后退,流畅的不像是个落魄的亡国皇帝。

       “哈哈,刘公嗣,我这晋王府呆得可还算舒服?你的安乐公府还在修缮,还要难为你再这里多盘桓几日,不过啊,安乐公颇思蜀否?”司马昭爽朗地大笑,丝毫不介意虎视眈眈的星彩,反而是身后的王元姬黛眉紧蹙,右手在袖内已经捏住了赤红色的霖雨镖,死死地盯着星彩的一举一动。

       “此间乐,不思蜀也。我在许昌生活的很快乐。”刘禅笑着回答,上前两步递给司马昭一个酒爵。

       “这里有美酒,”他提起酒壶,先为司马昭满斟了一爵,又为自己斟了一爵酒。

       “也有佳人,”刘禅对着星彩偏了偏头,星彩半羞半恼地白了他一眼,似乎是在埋怨刘禅的胸无大志,但是手还是紧紧地按着剑柄。

       “最重要的是,在这里,我看到了天下百姓安居乐业,迎来大同之世的希望。”刘禅的微笑浑然天成,似乎天生就有一种让人亲近的温柔感。

       “哈?是吗?”司马昭满饮了一爵,将酒爵扔在桌上摊了摊手,“大概吧。不过今天我来找你,其实是有事情要拜托你。”

       “哦?晋王殿下但说无妨。”刘禅的微笑如一座水波不兴的大湖,平静而宽厚。

       “钟会诈称邓艾谋反,夺了邓艾的兵权。虽然邓艾和少数将领率领残兵退守上庸。但钟会已经联合姜维在蜀地起兵,攻下了汉中与益州全境。现在与吴军 一同进攻上庸,上庸城告急。”司马昭脸上仍然挂着爽朗的笑容,“所以,我想让你去劝降姜维和蜀军的将领们,没问题吧?”

       “做梦!”星彩冷喝了一声,唰地一下长剑出鞘,另一边王元姬也举起了霖雨镖紧盯着星彩,“刘禅大人身为,身为……”

       星彩一时语塞,刘禅不再是蜀汉皇帝,现在的他名为安乐公,事实上不过是个华服囚犯罢了,还有什么反抗的余地呢?想到自己的冲动可能会导致刘禅的处境更加窘迫,星彩的长剑渐渐地垂落,王元姬轻轻地冷哼了一声。

       “星彩。”就在星彩进退两难的时候,刘禅把司马昭让到主位,自己重新在左首位置上坐下,自然地招呼星彩,“酒樽已空,再去为晋王取一壶吧。”

       “是,刘禅大人。”星彩又瞪了王元姬一眼,还剑归鞘大步流星地走出了厅堂。

       

       “好啊。”待星彩的身影消失在门外,刘禅看着司马昭道,语气平淡得像是应邀一场晚宴,“益州疲敝,地小人稀。经不起连番大战了,姜维想必也不愿意让西川百姓再遭苦难吧,我去劝劝他。”

       “哈哈,这么说你是答应了?”司马昭抓了抓头发,“那感情好,事不宜迟,明日一早我在许昌西门恭候大驾。”

       “恭送晋王殿下。”刘禅微微躬身,神态自若。

       

       

       “子上大人说的没错,刘公嗣的确不像谣传的一样昏庸。”踏出刘禅的别院,跟随在司马昭身后的王元姬沉声说道,“这个人看得清形势,不是逆潮流而动的愚者。”

       “无所谓,现在他身边除了还愿意追随他的十几个亲卫,连个可堪一用的将才都没有,就算加上蜀国的残兵败将和诸葛恪钟会之辈也不过是反掌可灭的小打小闹。不出两年,这片中原就将决出最后的主人。”司马昭轻快地走在王府的小道上,但眼神中却泛着异样的神采,“到时候,司马家的未来……呵呵,我似乎也能看见老哥看见的东西了呢。”

       “子上大人?”

       “啊,没什么,有感而发而已。”司马昭从喃喃低语中脱离,对着王元姬笑了笑,把双手背到脑后,又恢复了平时吊儿郎当的散漫样子。

       看着司马昭快步离去的背影,王元姬的嘴角微翘,司马昭的野心终于露出了苗头,而她的目标,从来就只有一样,辅佐他拿下这片天下。

       【乱世已然过去,不过迎来的,只应该是司马家的时代。】

       【刘公嗣是个聪明人,不过……自以为是的笨蛋也不是没有,不会让你妨碍子上大人的。】王元姬想到那个一言不合就喜欢拔剑相向的燕人之女,微微地皱了皱眉头。

       

       

       次日清晨

       “见过晋王殿下。”刘禅骑着一匹棕马,腰悬青釭宝剑,优哉游哉地在马上拱手施礼,身后则是全副武装手执盾剑的星彩。

       “啊,免礼免礼。”司马昭摆摆手,一带战马,“文次骞已经率领大军出发了,安乐公我们也要快点赶上。”

       说罢,司马昭也不理会刘禅,径自打马在许昌平坦的大路上飞驰,王元姬见状也紧紧跟上,唯有贾充留在原地看着刘禅:“安乐公,请。”

       “多谢贾护军*。”刘禅一抖马缰,胯下的战马飞驰而去,往司马昭的方向赶去。

       星彩警惕地打量着贾充,等贾充起步,她才打马跟随,始终夹在贾充和刘禅中间,似乎是担心贾充的飞斧如同它阴险的主人一样随时会脱手飞向刘禅。

       (*贾充时任魏军中护军)

       

       

       “元俭叔,伯恭叔*。感谢你们对父亲和不成器的我的辅佐。”蜀军偏寨的大营中,刘禅深深地对白发苍苍的两位老将军鞠了一躬,“但是,蜀汉的命运已经亡于昏庸的我手上,百年之后我自会去向父亲请罪。已经不需要再为昏庸的我承担责任了,你们如此,士卒们如此,姜维也是如此。就当是为了这片大地上的西川百姓着想,投降吧。”

       (*廖化字元俭,张翼字伯恭。二人皆为蜀汉老将。)

       “刘禅大人……都是我等能力不足才……”

       “若这是您的期望……我等愿降。姜维将军驻扎在主营,请您随我等面见姜维将军。”

       “廖化将军,张翼将军……”星彩悲哀地看着两位前朝老将拜倒在刘禅面前泪如涌泉,刘禅在亲手将蜀汉复兴的最后一丝烛火掐灭,今日过后,廖化张翼二将也许归乡养老,也许迁往他处做一不掌兵权的闲官,而姜维身为蜀汉丞相,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如刘禅一般封一虚爵拘在许昌,余生做个富贵囚徒。但是星彩不能拦阻,文鸯率领的数万精锐就在五里开外,别说是廖化张翼的两营人马,就算是加上姜维的主军也不过是以卵击石,在历史的车轮下多添一只不自量力的螳螂罢了。

       一如星彩所料,姜维见到刘禅和廖化张翼后以头抢地,嚎啕痛哭。随后举营归附魏军,并亲自率领部下袭取钟会的本营,将钟会缚于司马昭帐下。吴军主帅诸葛恪见钟会姜维部皆没,无奈之下亦撤军回归本国。

       上庸城,接到探马急报的贾充抚摸着斧柄冷笑着:“姜维投降了吗?科科……那就只好改日再处置你了。”

       “呐,贾充。你看见元姬去哪了吗?”司马昭挠了挠头发,东张西望,“我就去东城检查一下驻防,她怎么就不见了?”

       “不知道呢。比起那个,子上,你准备怎么处置钟会一族?”

       “钟会及其养子钟毅、钟邕罪无可赦,押送回京秋后问斩。念故太傅钟繇,故车骑将军钟毓之功,免钟峻,钟辿等京中钟氏族人之罪,官爵不变。师篡,胡烈等从属削去爵位,各引本部军马驻守雁门,为我大魏戍守边关,非诏不得回京。”司马昭并未把钟会的事情放在心上,处理的手法十分老道,显然早就有了腹稿,只是眼下他的注意更多的放在了不知所踪的王元姬身上。“我再去找找。真是麻烦啊~元姬她到底跑到哪去了?”

       “仁慈的处置呢,子上。”贾充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容,不置可否。

       

       

       蜀军驻扎地,刘禅和姜维骑在战马上在营地里慢慢地并辔而行。

       “姜维,到许昌之后,有什么打算吗?”

       “愿为刘禅大人马前卒。”

       “我已经不是蜀汉的皇帝了,所以姜维也放下我这个不成器的主君,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怎么样?”

       “唔……”姜维低头沉吟,“我想把丞相的坟茔迁回南阳,然后就在南阳躬耕,为丞相守灵,了却余生。”

       “姜维不要总是活在父亲和丞相的愿望中,偶尔也为自己活一下怎么样?”刘禅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喃喃低语,“毕竟我们过的是,连梦话也不能大声说出来的日子啊。”

       “维曾为魏将,蒙丞相和刘禅大人知遇之恩,纵是刀斧加身,肝脑涂地亦无怨无悔。只恨才疏学浅,累刘禅大人蒙患此难。”姜维右手锤胸,一脸严肃,也不知到底有没有听见刘禅的轻喃,还是故作不知,仅仅是用胸中的大志麻醉自己。

       “唉,算了算了,要是有困难的话就来找我吧。我多少还有几分薄面。”刘禅看着慷慨激昂的姜维,摇了摇头,“说起来,星彩她到哪里去了?从魏军主营回来就不见她的影子了。真是让人放心不下啊。”

       

       

       就在两个男人为自己的妻子苦恼的时候,殊不知两位女子却正在某处小山沟里针锋相对。

       “把我叫出来,有什么事情?”星彩右手按住剑柄,左手擎着盾牌,冷冷地看着背对着自己的青衣丽人。

       “和你聊一聊而已。”王元姬转过身,“子上大人是一位宽容的君主,不仅善待了投降的蜀军将领和刘禅,就连那些在反抗中阵亡将领的家属也妥善地安置了。夏侯霸,黄月英,关银屏,关兴,关索,马岱,张苞等人都将以县侯之礼厚葬。”

       王元姬每报一个名字,星彩的脸色就冷一分,腰间的长剑已经抻出了半截,王元姬看在眼里,冷笑一声:“怎么?燕人之女就只学会了以怨报德吗?虽然不期望你的家教能有多好,但是成为一个贤内助是正妻的本职吧?连这也做不到的话,至少也要尽到为臣为妻的本分,不给自己的夫君添麻烦才是。只有下等的妾室才会仗着主人的宠爱肆意妄为,因为她们以青春年华和巧言令色讨得主人的欢心以换来优渥的生活。”

       星彩的宝剑“噌”地一声从鲨鱼皮的剑鞘中拔出,王元姬依旧不紧不慢地继续着她的冷嘲热讽:“你以为作为正妻只要有武力就足够辅佐丈夫了吗?幼稚得可恨,可笑!”

       王元姬不等星彩反驳,右手四枚赤镖反手甩出,带着雷光的飞镖一枚打掉星彩的长剑,另外三枚分别卡进星彩翠绿色的肩甲和胸甲。猝不及防的星彩浑身被电流麻痹,双膝一软无力地倒在地上。

       “可恶!”星彩的右手摸向掉落一旁的剑柄,努力地试图抬起手臂。眼睁睁地看着王元姬走过来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坐到一块大石头边,把她拉到自己的膝盖上。

       “呜……干什么?!”星彩努力地与王元姬和麻痹的肌肉争夺身体的控制权,但是王元姬用力地将星彩的胳臂扳到身后,伸手撩起星彩的短裙——说是短裙,其实不过是前后两块用腰带箍在一起,简单到色.气的屁股帘——露出了内里的黑色T字内裤。

       “真是缺乏教养的西川蛮子,居然在里面穿这种下流的东西。现在看来,教训你的理由又多了一个。”王元姬看着星彩大胆得过分的内裤,微红着脸轻啐了一声。对于出身名门的王元姬来说,裙摆及膝的低胸连衣裙和白色的短款亵裤已经是女为悦己者容的最大让步了。

       “呜…..”星彩的脸蛋比王元姬的还要红上几分,几乎要滴出血来,“要……要你管?这是我们的服装特色!对,特色!”

       “呵。”王元姬不作反驳,而是高高扬起素手,重重的一巴掌掴在了星彩的右边臀上。

       “噼啪!”

       “呜哇!”星彩如同小兔子一般惊呼了一声,还不等她开口,第二下巴掌结结实实地印在了另一边屁股上。

       “噼啪!”“噼啪!”“噼啪!”

       “你这家伙!啊痛!”星彩感觉自己正在逐渐地从麻痹的肌肉手中夺回身体的控制权,但是不断落下的巴掌逐渐唤醒着小时候对父亲的巴掌的恐惧,泪花儿逐渐地在眼眶中充盈了起来。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4
    • 48
    • 0
    • 137
    • 1.9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adsp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Ddtgdyggg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123a.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修行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墨公子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14119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339Lv.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三国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墨染翾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龙心Lv.2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玖月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SPW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2655813806Lv.1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147258asLv.1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购买了付费内容
    • 0
      阿西vip
      购买了付费内容
    • 加载更多评论
    • 发布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